【快新】More than love 岂止钟情 #k新#ks#怪盗基德#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sodasinei 2021-07-14

原作者: 辰海曦月

 

*私设:一切尘埃落定后,新一自己推理出了斗子的身份

*全文5.2k+

 

Summary:对你的喜欢不仅仅是夏日限定,是地久天长。

 

No.1

法国巴黎,戴高乐机场。

黑羽快斗作为整个机场里唯一的一个连行李箱都没有的旅客,显得有些特别。

不过既然他只是来参加下午的一场魔术表演,晚上就直接飞回日本,想必也不需要带上那些麻烦的行李。

不慌不忙地朝出口走着,黑羽快斗忽然就被不远处几个小姑娘激动的尖叫声吓了一跳,仔细一听才反应过来她们喊的是:“KID——”

被粉丝认出来的黑羽快斗下意识地压了压帽檐,心里暗暗吐槽那些女孩子隔着口罩墨镜还能认出自己的迷之天赋。

“很惊讶能在这里碰到我的粉丝,”黑羽快斗抬起修长的右手,白皙的指尖勾下脸上的黑色口罩,很是温柔地笑道,“谢谢你们喜欢我,不过不要因为我耽误了自己的事情哦。”

“我们喜欢你很久了,这次是特意来看巡演的,”为首的女生脸颊绯红,手忙脚乱地从背包里翻出了笔和本子递给黑羽快斗,“KID哥哥可以给我们签个名吗?”

黑羽快斗被一众女孩子们簇拥包围着,有些尴尬,只好接过怼到手边的笔,在扉页上签下花体的KID三个字母,还顺手画了一个爱心。

停笔时黑羽快斗笔尖一顿,他看着笔下熟悉的三个字母,恍惚间有些片刻的失神。

即使曾经的怪盗基德已经在几年前退出了舞台,黑羽快斗还是没有抛弃KID这个名字,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了什么。

也许是为了纪念那段璀璨在月夜里的日子,又或许是放不下曾经与作为KID的自己斗智斗勇的那个少年——毕竟不论是工藤新一、还是江户川柯南,记住的都仅仅是“小偷先生”而已,如果彻底将KID这个名字遗忘在时光里,是不是他们就再无联系了?

胡思乱想之间,几个女孩子的声音将黑羽快斗的思绪拉回现实。

“谢谢KID哥哥!”女生笑嘻嘻地道谢。

黑羽快斗温柔地笑了笑:“不客气。”

提起笔尖的一瞬间,黑羽快斗敏锐地察觉到不远处有人在注视着自己,他面露疑惑之色,偏过头来往视线来源的方向看了一眼,一个青年的身影便这样闯入了他的眼帘。

青年的身形和自己很像,其他人若是单看背影大抵都会分不清两人。他戴着的口罩遮住半张面庞,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眸拥有着天空一样的蓝色,恍若美丽的蓝宝石。

——是名侦探?但又有点儿不一样……

两个人的目光跨越人群在半空中交汇,黑羽快斗只觉得自己周边的世界仿佛在刹那间安静下来,心跳声逐渐加快,快得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黑羽快斗谨记poker face的原则,微笑着做出一副潇洒的样子,故作镇定地对着那个酷似工藤新一的青年微微颔首。

没等那边的青年回应,他又连忙转过头,欲盖弥彰地避开了炽热的目光,转而冲那个索要签名的女生继续道:“你们要To签吗?”

几个女孩子更激动了。

再等黑羽快斗签完名抬起头,机场里早就没有工藤新一的身影,黑羽快斗重新戴好口罩喃喃自语道:“大概是我看错了吧……”

——名侦探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嘛。

 

No.2

剧场,15:00p.m.

后台的休息室里,黑羽快斗刚刚换好演出服,检查着早已确保万无一失的魔术道具,漫不经心地打发时间。

小泉红子象征性地敲了敲门,也没等里面的黑羽快斗开口就径自推门走了进来,把手里的化妆箱往化妆台上一放,一转椅子看向黑羽快斗:“赶紧的,我也赶时间。”

“你赶什么时间?着急跟白马约会?”黑羽快斗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自觉地坐在椅子上等小泉红子在他脸上涂涂抹抹,“哦对了,我怎么没看见白马?”

“约会就算了,我可还没答应他呢。”小泉红子闻言翻了个白眼,手里的粉底像是不要钱一样往黑羽快斗脸上招呼,“那家伙正在外面帮你应付粉丝呢,估计一会儿又要捧着一堆礼物回来。”

话音刚落,白马探便捧着一束白色风信子进来了。

“呦,今天就只有一束花?黑羽君你最近是不是人气下降了啊?”小泉红子见状挑了挑眉梢问道,“而且你的粉丝不是一般都送玫瑰吗?”

黑羽快斗权当自己没听见。

“其他礼物我都放在隔壁了,”白马探把那束花递到黑羽快斗面前,“这个有人指明了要开场前送给你,你可以看看。”

黑羽快斗接过花束,发现一大束风信子中央放着一张对折的卡片,隐约可以看出上面有手写的留言。

“你说有没有可能是粉丝跟我告白了?”黑羽快斗笑嘻嘻地对白马探说,笑声却在翻开卡片的一刻戛然而止。

上面的字迹他再熟悉不过,因为他曾经模仿过无数次,用这个字迹写过的东西有多少连黑羽快斗自己都记不清了——那是工藤新一的字。

侦探就算喜欢上了怪盗,也没什么不可以吧?

几年前,黑羽快斗也曾给工藤新一留下了一句类似的话。

 

藏于心底许久的字迹和话语,让黑羽快斗放置在记忆深处的往事,如同涨潮的海水一般充斥在脑海里。

当年黑羽快斗在寻找Pandora时无意间发现,自己调查的神秘组织和那个与工藤新一对立的黑衣组织有着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交易。

——毕竟不论是Pandora还是APTX-4869都是寻求“永生”的东西,两个组织会有合作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后来黑羽快斗以怪盗基德的身份与警方达成了协议,两方将手里的资料交换后,最终找到了合适的时机,将两个犯罪组织一举歼灭。

他直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多年前那个天空灰暗的雨天。

爆破声不断在耳边响起,警方和两个组织均是伤亡惨重,医护人员用担架抬着一个又一个伤员,却没有人注意到重伤的两个少年。

鲜艳到刺眼的血染红了怪盗身上洁白的西装,如同红玫瑰的花瓣散落一身,怪盗先生将侦探少年背在背上,脚步踉跄地朝前走去。

披风和高筒礼帽早就不知道刚刚被撇到了哪里,黑羽快斗却还固执地不肯摘下鼻梁上的早已被雨水弄的模糊不清的单片眼镜,他声音颤抖地唤着背上的工藤新一:“名侦探,你可一定要醒过来,你说过要亲手抓住我的啊……”

雨下的很大,被打湿的发梢粘在额头上,显得整个人都狼狈不堪,水滴自黑羽快斗的脸庞滑下,不知道是雨水还是眼泪,亦或是二者都有。

 

工藤新一伤的比黑羽快斗严重的多,当黑羽快斗伤势好的差不多准备出院时,工藤新一仍然陷在昏迷中迟迟没有醒过来。

或许我应该去看看名侦探,不然大概下次就不会有再见面的机会了。

已经走到医院大门口的黑羽快斗想到这里,不由得脚步一顿,又转身上楼朝工藤新一所在的病房走去。

“小小姐,我想单独跟名侦探说几句话。”黑羽快斗对坐在病床边的宫野志保如是道,眼睛却始终注视着双眸紧闭的工藤新一。

宫野志保的目光在两人之间徘徊片刻,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地起身离开。

“……名侦探,”黑羽快斗指尖颤抖着拿出口袋里的单片眼镜戴在鼻梁上,走过去轻轻牵起了工藤新一的手,“你要不要趁现在把我的单片眼镜摘下来?”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下次我就不会这样毫无防备了哦。”

黑羽快斗眼眶泛红,抬手牵引着工藤新一无力的手指覆上自己的面颊,冰凉的液体顺着工藤新一的指尖滑下。

寂静的病房里,秋风穿堂而过,窗帘飘起一角应和着风的低吟。

怪盗就算喜欢上了侦探,”黑羽快斗像是在对沉睡中的工藤新一告白,又像是仅仅是在喃喃自语,“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吧?

“新一,我喜欢你。”黑羽快斗俯下身,单片眼镜上的四叶草挂坠扫过工藤新一的脸庞,他轻轻地在工藤新一唇角处落下一吻,无关乎情欲,只是爱惜和珍视。

少年站起身,重新取下单片眼镜,压下心底的留恋离开了病房。

空无一人的病房里,没人发现在黑羽快斗离开后,躺在病床上的工藤新一原本无力的指尖微微动了动,脸颊上多了一道清晰可见的泪痕。

窗帘飘起的一角落下,像是方才穿堂而过的那阵风从未来过。

 

“黑羽快斗——”小泉红子手上的粉底在黑羽快斗脸上狠狠一按,“你要是敢哭出来弄花你脸上的妆,你就这么上台吧!”

被吼了一嗓子的黑羽快斗猛地回过神来。

“看留言就看留言,你哭什么啊?”白马探站在一旁一脸茫然,“就算是有粉丝跟你告白你也不用感动成这样吧?”

黑羽快斗眨了眨眼睛把即将落下的眼泪憋了回去,不动声色地将手里的卡片装进口袋,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回答道:“没什么,看见上面的字和一个朋友的字迹很像而已。”

——原来那时候他说的话,名侦探都听到了。

黑羽快斗忽然想起了白色风信子的花语——白色风信子象征着暗恋、不敢表达的爱,大多数人将它赠送给自己喜欢却又不敢表白的心仪对象。

倒是适合名侦探这样不善于表达喜欢的人。

这样想着,黑羽快斗又忍不住弯起唇角。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又哭又笑,”白马探怀疑好友可能是犯了神经病,“但我还是要提醒你,演出马上就开始了。”

“咳,我这就去准备。”黑羽快斗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我突然想表演一个,计划之外的魔术。”

 

No.3

帷幕缓缓拉开,舞台上的青年绅士地抬起手置于胸前,微微弯腰行了一个礼。

“KID!”“KID!”

魔术秀在观众的欢呼与掌声中开场。

黑羽快斗注视着观众席第一排正中央的青年,眼中重新燃起了斗志和激情,眼眸深处却又掺杂着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深情。

那个让他魂牵梦萦许久的人,真的来了。

黑羽快斗收回目光,唇边不自觉地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Ladies and gentlemen,”黑羽快斗直起身来,脸上的神情一如既往地自信且张扬,声线依旧华丽而优雅,“it’s show time!”

就像曾经无数个针锋相对的夜晚一样,我用心策划出场的每一场魔术盛宴,再满含期待地希望你能来到现场,看你带着看破一切的笑容破解我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谜题。

名侦探,这次的演出,你会看出我每一个魔术所隐藏的手法吗?你的眼中又是否会闪烁着与当年一样兴奋的光芒?

 

表演完节目单上的最后一个魔术,黑羽快斗忽然勾唇一笑,蜷起另外几根手指,食指的指尖轻轻抵在唇上:“在下将手捧玫瑰,于情人节为各位献上最诚挚的浪漫。”

在女孩子们惊喜的议论声中,工藤新一感觉到了黑羽快斗专注且炽热的目光,仿佛那句话就是对自己说的一样。

他可以肯定,黑羽快斗绝对认出自己了。

话音刚落,一支娇艳欲滴的香槟玫瑰就出现在了青年的手中,黑羽快斗手腕一晃,漫天的玫瑰花瓣自空中飘落,散落人间。

“哇!好美啊!”观众席上的女孩子眼睛一亮,纷纷伸出手去接身边落下的花瓣。

工藤新一也抬头去看,便发现一枝完整的香槟玫瑰径直落在了自己身上,再一抬头,舞台上黑羽快斗手中早就空空如也。

显而易见,送给自己的玫瑰便是原本在黑羽快斗手中的那一枝,玫瑰的茎上还系着一张卡片,上面是手写的一段话。

 

予告状

塞纳河与银河共影,玫瑰与月色相映

光之魔人与白色罪人重逢之时,爱情桥上将有奇迹出现

——小偷先生

 

预告函结尾处,落款不是记忆中不变的怪盗基德和那个手绘的Q版头像,而是简简单单、却只有他们能明白的四个字——小偷先生。

看明白卡片上留言的意思,工藤新一的心不争气地加快了跳动——黑羽快斗是在约他今晚在塞纳河上的爱情桥见面。

黑羽快斗看着工藤新一明显泛红的脸庞,不由得露出了笑意。

自己送给工藤新一的每一枝花都有想要表达却不敢说出口的寓意,就是不知道名侦探这样不解风情的人,知不知道香槟玫瑰的花语呢?

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没有你的我就像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

我只钟情于你。

但我对你,又岂止钟情。

 

No.4

穿着白色西装的优雅青年独自一人站在桥下,引得路过的行人纷纷侧目注视。看见工藤新一的身影,黑羽快斗手捧玫瑰走上前,深情款款道:“名侦探,我喜欢你。”

“没有潘多拉和黑衣组织,我和你也不是怪盗基德和江户川柯南,”黑羽快斗将手中的九支香槟玫瑰递给工藤新一,“现在只有黑羽快斗在对工藤新一告白。”

工藤新一抬眸,愣在当场。

“那年秋天我说的话依然作数——”青年此时的声音清澈悦耳,和当年优雅华丽的声音一样令人沉沦其中,“魔术师就算喜欢上了侦探,也没什么不可以吧?

塞纳河畔,被流水无声卷走的秘密;爱情桥上,被晚风懒懒吹散的秘密。那个我从十七岁时就藏于心底的秘密,是我深情深似海,是我喜欢你。

“你……”工藤新一接过玫瑰花,接触到黑羽快斗温热的指尖时,手不由得一颤,他好像听见自己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远处的万家灯火黯然失色,河对岸的景色模糊不清,明明仍身处于喧嚣的都市、热闹的人群中央,却又仿佛陷入万籁俱静之中。

看得清的唯有站在自己眼前的心上人,能听见的只有那人一字一句的告白。

“新一,对你的喜欢不仅仅是夏日限定——”耳畔出现黑羽快斗的呼吸声,潇洒帅气的青年说完下半句,“——是地久天长。”

那一刻,绚烂的烟花在墨蓝色的天边绽放,工藤新一觉得,那天空中落下的烟火像是落在了自己的心上。

工藤新一过了许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故作镇定地开口道:“我们去坐船吧。”

“咦?”黑羽快斗闻言一愣。

他真的没想到名侦探听见自己那么浪漫的告白之后,竟然还能这么淡定。

“巴黎不是流传着一个说法吗?”工藤新一微微偏过头,试图隐藏自己泛红的耳尖,“传说只要和相爱的人坐船穿过亚历山大三世桥,就永远不会分开。”

“没问题,”黑羽快斗眸中的笑意直达眼底,“男朋友~”

 

End.

小剧场:当两个人乘船下来后。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忘了自己订了晚上的飞机票来着,现在赶去机场还来得及吗?

唔,思来想去,既然已经错过了,那就和男朋友在巴黎多待几天吧~

 

*注:法国的“爱情桥”一般指被游客挂满爱情锁的Pont des Arts(艺术桥),本文中所指的是另一个:亚历山大三世桥。比起大家所熟知的同心锁,还是这座桥上作为灯饰的小爱神雕像和那个浪漫的传说比较戳我,所以就选择了这个hhh

 

】钟塔之声 #k#ks###
做出副漫不经心地环顾四周的样子,“那你觉得他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白马探早就注意到了一路上有意无意的试探,现在更是确定了,或者说在他这位宿敌心里的地位。 “别的人我不敢说...
】红衣主教 Cardinal #k#ks###
。” 下一刻,整个展厅陷入了黑暗。 当灯光重新亮起时,全都不见了,只在两人方才站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画着Q版头像的白色卡片。   甲板。 此时线,他真的很想吐槽——为什么...
】吐真剂 #k#ks###
才不会说曾经自己追捕时,看到慌乱中从小偷先生身上掉出来的暖宝宝和巧克力之后直接在原地笑到岔气。 已经迈出天台的脚收了回来,重新稳稳地踩在了台阶上,却没胆子伸手接过递来的...
K柯/柯】Trick or Treat?##k#ks ####江户川柯南
除了发型和瞳色以外,身上一切都与自己作为‘’时一模一样。 再加上少年开口的一瞬间,扑面而来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他是!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说了?”倚在门框上挑挑眉梢笑道,“哦...
】渐远 #k #ks # # #
,是的第一次相见。 无关,也无关江户川柯南。   潘多拉还没有被销毁,就证明我还要继续寻找它,所幸的是我不必费尽心思向名侦探隐瞒身份了,真是省了一个大麻烦。 今天又要行动了...
】金色夕阳 Golden Sunset #k # # #
,“喂!” 握住的手腕,放在自己的鼻尖处嗅了嗅,果然闻到股同冰镇的柠檬果汁一样的冷冽清凉却微微甜腻的香气。 “我是应该叫你,”抿唇笑,稍稍顿了一下接着道,“还是应该叫...
】偷心(子诱惑玩游戏然后告白的故事) #k #ks # # #
:“大侦探你什么时候会说情话了?” “这都是和小偷先生你学的。”勾唇笑。 “是啦!”条件反射一样反驳道,然后又猛地想起自己这个身份已经退出大众视野很久了,“什么嘛,我早就不当...
K/K柯】你的名字?# #ks ####江户川柯南
下了眼镜/单片眼镜 当我不再是侦探/ 一切都会变得如此顺其自然吧 所以,还请你记住我   “那么……你的名字是?” “初次见面” “我是/” “余生,请多指教。”  ...
】月神之泪 The Tears of Artemis #k###
的是这个,抽了抽嘴角解释道:“怎么可能嘛,我说到做到!” 话音未落,直接将抱起来放在了栏杆上,微微仰头对上了天蓝色的眼眸:“情人节的玫瑰和浪漫都是要献给心爱之人...
】巧克力与玫瑰花 # # # #k
。”   _   此话不假,的真身还是个学生,每次的情人节他总是能拿到超多的巧克力。与其他男生相比,非但来者不拒,而且多多益善。   准备将本命巧克力送给竹马的中森青子被他气地在原地跺...
】暗夜星辰 Night Star #k # # #
? “那个可能不是!” “只是个高中生而已,不要总对我们的工作指手画脚!”中森银三不耐烦地打断了,准备带领手下冲到楼下抓捕。   当中森银三冲出房间时,角落处易容成警员的不动声色地...
】你的终点. #k柯 # # #
。既然如此,就帮我保守一个秘密吧。”   “,名叫。”   “你要是死了的话这件事迟早会大白于天下!”还是柯南的不死心的企图阻挡,“会不会有别的办法……”   “没有了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