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今宵醉(17岁太子斗×23岁太傅新)#ks#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sodasinei 2021-07-14

原作者: 辰海曦月

 

*cp:17岁太子斗×23岁太傅新(新一是丞相家的公子)

*元宵节贺文,全文总计5.5k+

 

Summary:上元佳节,长夜漫漫,我将一盏河灯点亮,献给团圆的尘世,却只求了你一人。

 

No.1

正月十五,戌时,丞相府。

工藤新一倚在窗边翻看着一本早已看过很多遍、都快要倒背如流的书,半天过去却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自己作为太子的少傅,平日里几乎是与太子殿下朝夕相伴,结果一碰上春节,两人除了几场宴会时在大殿上遥遥相对之外,倒是好几日没说上话了。

没了黑羽快斗天天缠着自己,工藤新一难免感到有些不适应。

“新一哥哥!”熟悉的声音响在耳畔,走神的工藤新一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思念太子殿下过度,以至于产生了幻听。

回过神来,才发现旁边的窗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推开了,窗外的人眉眼弯弯,露出一张笑脸道:“新一哥哥,我们一起去逛灯会好不好?”

“殿下怎么自己一个人跑出来了?”工藤新一惊得手中的书卷都掉在了地上,呆呆地盯着窗外的俊秀少年看。

“父皇母后忙着月下花前回顾往事呢,哪有空管我,”黑羽快斗四下张望了一番,确认没有人跟着自己,这才笑嘻嘻地回答道,“我就自己跑出来了。”

说来也是一桩才子佳人的往事,当今圣上黑羽盗一还是太子的时候,也曾像黑羽快斗在上元节偷溜出宫逛灯会,好巧不巧因为一个偷荷包的桥段结识了如今的皇后黑羽千影。

从那时起,民间就流行起了上元节寻找心上人、以及同爱慕之人告白的习俗。

“殿下还真是顽皮……”工藤新一抬手按了按眉心,怀疑自己多年来的教导成果都被黑羽快斗就着今年春节的年夜饭吃了。

“新一哥哥就陪我出去玩一晚上嘛!”黑羽快斗伸出手扯住了工藤新一垂下来的袖口,眨巴着湛蓝的眼睛撒着娇,“上元节可是难得没有宵禁的日子啊。”

工藤新一此时有点儿动摇,理智告诉他现在应该把不听话的小太子打包送回东宫,但感情上竟然想不顾礼法与黑羽快斗同游。

“去嘛去嘛~”黑羽快斗看出了工藤新一眼底的动摇,撒起娇来更是变本加厉,眸中浮现出一丝委屈,“新一哥哥……”

工藤新一最受不了黑羽快斗用这种语气唤“新一哥哥”四个字,平时黑羽快斗都规规矩矩地叫先生,私下里对着他却是一口一个新一哥哥。

一听他这么叫,工藤新一就不由得想起黑羽快斗小时候偷懒不愿意做功课,又委屈巴巴地求他不要告诉陛下的样子。

“……走吧。”工藤新一无奈地妥协了。

低下头的工藤新一并没有看见黑羽快斗眼底一闪而过的狡黠的笑意。

 

城里解了宵禁,明明已是戌时,街道上仍是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各式各样的花灯排放在街道两旁,一时间万人空巷。

“殿下小时候就喜欢这种亮晶晶的东西,”工藤新一被一个摊位上的西域水晶摆件吸引住了目光,白皙修长的手托起精致的摆件,唇边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当年一把抓住臣,就是因为臣腰间佩了一个西域的宝石。”

“先生还记得。”黑羽快斗掩唇轻笑,眼睛亮亮的。

“怎么可能忘掉啊?那个宝石还是陛下刚赏赐给我臣的,”工藤新一撇了撇嘴,毫不掩饰对黑羽快斗那时举动的不满,“刚出门挂坠就被殿下你拽到手里了。”

“哈哈哈哈,我那时哪是喜欢挂坠啊,”黑羽快斗一点儿都不客气地笑出了声,想起自己幼时的往事也有些怀念,“我只是单纯看那年新晋的状元郎长得那么好看,想认识你才抢你挂坠的啦~”

然后被工藤新一恼羞成怒地一巴掌拍在了脑门上。

“好看是形容男子的吗?”青年工藤新一的脸颊因为愠怒染上浅浅的绯红,花灯散发出的柔和光晕,更是在青年的眼中添了一抹光彩,“我这些年都教你什么了?”

“好好好,先生是顾盼生神、芝兰玉树、雅人深致……”黑羽快斗被打了也没生气,反而很是耐心地哄道,恨不得把自己学过的所有成语都用在工藤新一身上。

小孩子们提着小灯笼四处嬉闹,偶尔也能看见带着面具的少年少女站在某盏花灯下,两人低声说着什么,俱是紧张的脸颊微红。

不知道是在向心仪已久的人告白,还是恰好遇到了一见倾心的对象。

黑羽快斗装作不经意似的牵起工藤新一的手,笑着挤进了热闹的人群中。

 

No.2

花灯散发出的柔和的光与皎洁的月华、细碎的星光缠绵交织在一起,映红了不知谁家屋檐上薄薄的一层积雪。

黑羽快斗拾起摊位上的一张狐狸面具,拿在手中把玩着,转头高声问道:“老板,这个面具怎么卖?”

“大的五文钱一个,小的三文钱一个,”摊主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笑得一脸慈祥,“公子要是买两个可以算便宜点儿。”

“我要这两个,”黑羽快斗拿起手边另一张面具,朝老翁晃了晃,又从荷包里翻出八枚铜板放在摊位上,“一大一小八文钱,不用少算了。”

工藤新一跟在黑羽快斗身后,眼里隐藏着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宠溺。

“喜欢吗?”黑羽快斗把画着黑猫的那张面具扣在工藤新一脸上,笑嘻嘻地后退几步做出欣赏的样子,“我觉得先生和面具上的黑猫特别像。”

工藤新一对上黑羽快斗灿若星辰的眸子,一时竟忘了开口,失神片刻才反应过来,悄悄地红了耳尖,欲盖弥彰道:“……没大没小。”

“真的很像啊。”黑羽快斗再次歪头打量,又将另一个狐狸面具自己戴上,转身在另一个摊位处拿了十几盏花灯。

“珍珠一样的美人就应该配这样的簪子,”黑羽快斗懒得等摊主算账,干脆的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嵌着浑圆的珍珠的簪子,放于摊主姑娘的掌心,“不用找了。”

少年温文尔雅的样子让姑娘看得羞红了脸。

工藤新一看得拧了拧眉毛,心里涌起一丝异样的情绪。

不知道从何时起,他越来越看不得黑羽快斗同女孩子调笑的样子,工藤新一晃了晃头,将这种情绪归结于不想让太子殿下过于风流。

“殿下——”工藤新一扯住黑羽快斗衣袍的袖口,眼含警告地开口道,“公然调戏女子,有失皇家风度。”

“先生言重了,”黑羽快斗一怔,随即言笑晏晏道,“从皇子到官家子弟,除了先生一人洁身自好,那些十几岁的公子哥,谁还没逗过几个女孩子啊。”

工藤新一顿时急了:“殿下不可以!”

“诶?为什么?”黑羽快斗眼睛亮了亮,似乎是有些惊喜,“难道是……新一哥哥看到我同女孩子讲话——吃醋了?”

“臣只是……”工藤新一白皙的脸上染上一抹薄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臣只是不想让殿下和那些纨绔子弟一样。”

“我以后不这样了就是,”黑羽快斗闻言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规规矩矩地答应,“新一哥哥别生气,好不好?”

工藤新一轻咳两下以作掩饰,拒绝回答黑羽快斗的问题。

“我给先生看个好东西。”黑羽快斗重新提起花灯,回过头冲工藤新一眨了眨眼睛,足尖一点,提着十几盏花灯轻松跃上了对街一家首饰铺子屋顶上。

 

周围逛街的老百姓很快被黑羽快斗飞上飞下的修长身影吸引了,纷纷走到首饰铺子前,仰起头张望。

首饰铺子的掌柜看见自家店外围了这么多客官,欣喜地出门迎接,却发现大家并不是来逛首饰,而是都仰头看着他家店铺屋顶。掌柜的也好奇,转身仰头一看,就见一个身穿白色描金滚边长衫的少年,正在他家店铺房顶上……摆弄灯笼?

“喂!”掌柜的弄不清这人想干什么,慌忙吼道,“你是何人!这是要干什么!”

屋顶上的黑羽快斗并不回应,蹲在屋顶将十多盏灯笼摆放成一个圈,背影缓缓站直,屋檐下围观的人这才发现,原来是个身形修长悦目的公子哥。

黑羽快斗拔出腰间的佩剑,一个侧空翻,轻盈的用剑尖挑起一盏花灯,转身单足点地,横剑缓缓将花灯移开,对地面上的围观人群微微颔首。

屋檐下围观的姑娘们顿时倒吸一口气,被灯光后映照出的那张俊美面容惊呆了。

工藤新一也仰头呆呆看着远处屋顶之上、圆月之下,那挥剑起舞的身影。

他这个角度看见的月亮又大又圆,掩盖了屋顶那几盏花灯的光亮,白衣少年修长身影在月光的衬托下成了一个凌厉的剪影,仿若一幅肆意潇洒的动态水墨画。

第一次在这样的距离注视黑羽快斗的身影,有种说不清的兴奋感从心口涌出来,屋檐上的白衣少年恰好回过头来,对上了工藤新一的目光,浅浅一笑。

与他对视的一瞬,即使只是匆匆扫过的惊鸿一瞥,都能让人确信自己被那双浅瞳用心的注视过了,好像自己得到的注视与旁人不同。

 

“他下来了!”不知是谁惊呼一声。

众人转回头,就看见屋檐上那一身白衣的翩翩公子手腕一转,剑尖挑起花灯中一盏红灯,一跃而下,稳稳落在工藤新一面前。

那盏红色的花灯被剑尖抛向半空,黑羽快斗利落地收剑入鞘,翻开掌心接住落下的花灯,捧到工藤新一面前,引得周围的人群一片哗然。

“就当是赔罪了,”黑羽快斗眨了眨眼睛,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小心翼翼地冲工藤新一低声道,“新一哥哥别生气了好不好?”

黑夜仿佛被这盏花灯点亮了。

“臣没生气……”工藤新一伸手接过花灯,小声地辩解着。

两人周边灯火阑珊,让对面的黑羽快斗看不清青年耳尖泛起的淡淡的樱粉色,但这并不影响他知道自家小夫子害羞了。

“先生没生气的话,”黑羽快斗抬手掩饰着唇边清浅的笑意,轻笑着转移话题,“那便再陪我逛逛罢,我们去河上泛舟如何?”

 

No.3

工藤新一坐在河上的画舫中,望着漫天的灯火,只觉得有些恍惚。

桥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人群有说有笑,洋溢着浓浓的欢乐之感,河岸边的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猜着灯谜,笑着闹着。

“上元佳节,良宵美景——”黑羽快斗提着两盏河灯走过来,在工藤新一身侧坐下,“先生不打算放盏河灯许愿吗?”

工藤新一刚想开口拒绝,便听黑羽快斗继续道:“我知先生想说什么,但纵然是九天之上的谪仙人,也不是无欲无求的。”

“——就算是图个开心也好,”黑羽快斗又拿起手边的酒杯晃了晃,清浅的眸子里倒映着阑珊的灯火,满是笑意,“新一哥哥你说是不是?嗯?”

少年轻轻挑起的尾音响在耳畔,勾得工藤新一心里痒痒的,好像突然被什么拨动了心弦,便接过了其中一盏河灯。

 

两盏河灯依偎着朝下游流去,黑羽快斗不动声色地靠在了工藤新一肩上:“先生方才对着河灯许了什么愿?有没有求姻缘?”

“噗,殿下又在开玩笑了,”工藤新一抬起手,白皙的指尖在黑羽快斗的额头上不轻不重地点了一下,“臣所求不多……”

“但求一太平盛世,四海安康,百姓安居乐业,”工藤新一漫无目的地抬头望向夜空,注视着那几盏缓缓升起的孔明灯,“惟愿殿下,一世无忧顺遂。”

青年勾唇浅笑,笑容里却带着一丝苦涩,声音清澈悦耳又略显缥缈,一如他藏于心底、祈求多年,但偏偏不敢宣之于口的愿望。

“每次许的都是这种愿望啊……”黑羽快斗语气中带了一丝失望,紧接着又朝工藤新一卖着关子问道,“那先生可想知道我许了什么愿?”

工藤新一挑眉不语,等着黑羽快斗自己忍不住说出来。

“我想在这样寒冷的雪夜捧一只手炉,把冰凉的春雪都融化……”黑羽快斗倚着栏杆望向流动的河水,不知是不是在看河面上的花灯。

片刻后,黑羽快斗忽然回过头注视着工藤新一,眼里只有一人的身影,他继续道:“将一人永远的存放在我的眼中,再住进他心里。”

那身着白衣的翩翩少年郎,只一回眸,便如同石子丢进了原本平静的湖面,在工藤新一的心中泛起层叠而清浅的一圈圈涟漪。

波光隐映月华明,万物消失了声响,天地便仿佛只剩那浅浅一笑。

过了许久工藤新一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似乎猜到了黑羽快斗话中潜藏的意思,却又不敢相信,只好干巴巴地问道:“殿下,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新一哥哥觉得呢?”

黑羽快斗那双摄人魂魄的桃花眼,瞳色是天空与海洋相交的湛蓝,恰似珍贵的坦桑石,让人不自主的凝神看进去,想找到他视线的焦点。

“这么说的话,殿下便是有心上人了?”工藤新一在看向黑羽快斗的一瞬间失了神,他故作镇定地问,“是哪家的小姐啊?”

工藤新一只觉得就连殿试的时候,自己的心跳都不曾这么快过,没听见少年的回答,他又迫不及待地追问道:“是中森家的郡主?还是小泉家的千金?”

“新一哥哥很希望我喜欢她们中的一个吗?”黑羽快斗蹙了蹙眉反问道。

大街小巷分明还是犬马声色,工藤新一却觉得周遭都静了下来。

 

夜空中的圆月被云层遮挡,光突然暗下来,黑羽快斗那一双湛蓝色的浅瞳,在夜色下那样迷离地看着工藤新一,平白添了几分微不可察的深情。

“殿下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工藤新一眼里隐约有水光在闪动,像是急切地在等待少年的回答,也像是等待死亡判决。

黑羽快斗没让他等太久,突然俯下头吻住工藤新一冰凉的双唇,伸出手将倾慕已久的人轻轻搂进了怀里。

工藤新一的眼睛一瞬间放空,耳朵里听见的全是自己疯狂的心跳声,做梦一样的感觉。

良知和自小学习的礼义廉耻在拷问工藤新一为什么让这个吻持续了这样久。

当眼前这个自己一手教导的少年伸出舌尖,企图撬开他的牙关的时候,工藤新一的灵魂才回归到身体里。

工藤新一直觉自己此时应该推开黑羽快斗,但多年来被礼数所束缚的情感仿佛在一瞬间爆发出来,促使他抬起手臂环住了黑羽快斗的脖颈。

“新一哥哥说实话,”黑羽快斗感觉到了工藤新一主动的回应,心里更是惊喜,下意识地将怀中的青年搂得更紧,“你方才许的愿望,真的只是那些吗?”

对视了几秒,黑羽快斗忍不住与工藤新一额头贴着额头,鼻尖抵着鼻尖,近到可以看进对方如黑夜般的眼眸深处,有星星升起。

“不止,”工藤新一低下头将额头抵在黑羽快斗的肩上,“其实每年都求了姻缘。”

他身为臣子,本不应肖想君上的垂青,可低头对着那河灯柔和的光,却偏偏鬼使神差地求了姻缘,似抱着一丝侥幸,又带了几分奢望。

天边逐渐升起了更多的天灯,将清冷的夜空染上人间的烟火气息,黑羽快斗的眸中也升起了点点光亮:“这么说的话……祈福还真是有用啊。”

“就是等的时间久了点,”工藤新一闻言也笑了起来,“这姻缘我都求了好几年了。”

阑下波光摇月色,不知什么时候,空中忽然飘下了小雪,河面泛起阵阵涟漪,天灯倒映在河面,河灯映暖了夜空。

圆月看着河面上画舫中拥吻的两人,羞得躲进了旁边的一缕云中,风吹过,摇碎了渺渺波光,好似梦一场。

是上元节啊。

 

End.

*注:

①不同朝代上元节风俗有所不同,本文综合了唐宋两朝的风俗,包括但不限于赏花灯、逛灯会以及猜灯谜等,且据我所知,文中提到的上元节放河灯的习俗只在济南盛行。

②气候是按照北方写的,所以二月末还比较冷,有积雪也大概率会下雪。

③古代的一些知识我也弄不太清楚,为了避免误导大家,如果有问题还请各位指出。

 

感谢各位老师带上我,我来拉低活动平均水平了(捂脸)

】偷心(子诱惑玩游戏然后告白的故事) #k #ks #怪盗基德 # #
嘴唇更加贴近了一些,他只好通红着脸拒绝回答:“不知道!” “我可是喜欢名侦探你很久了呢,”稍稍低了下头,足以让两人的唇瓣轻轻触碰,却又不妨碍他对的告白,“17那年在钟楼,我就觉得那个...
】犹恐相逢是梦中(特种兵x医生) #ks##
申请延长志愿时间了。” “不行,结束了就赶紧回去,”蹙了蹙眉,语气中透露着不容置疑的命令,“战场危险,别让我担心。” 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他倔起来连都劝不住:“你在这里天...
】钟塔之声 #k#ks#怪盗基德##
?” “或许怪盗基德很完美,但事实上我也只是一个十八的高中生而已,”不知不觉就多说了很多,又或许他只是潜意识里想让更了解自己,“至于我喜欢的人,他甚至不知道我的名字。” 的心脏像是被...
】侠盗壹肆壹贰. # #怪盗基德 #
不为人知的事件,一点一点的浮出水面。看着,却只觉得心情沉重。 异性亲王家在晚上全家失联,从此再无音讯。 在九的时候就溜进皇宫里,做的仍然是安定天下的事,辅助皇帝治国的事。 家...
】离思(妖神x人类)#k#ks#怪盗基德##
高中生一样。” “噗,小你真可爱,”噗嗤笑,摇了摇身后的九条尾巴,“唔,虽然零头记不清了,但我大概得有个几百了好吗?” “可你长得比人类慢好多……”很想抱住身后摇晃的...
】雪夜(冬天的夜晚就应该和男朋友一起在被窝里腻歪) #k#ks#怪盗基德##
怀里的青年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像是喝了酒一样。 “真是的,明明都叮嘱过你少喝点了……”蹙了蹙眉,眼里有着责备,但更多的是珍视和心疼,“又不听话。” 直到进屋后将放回床上,才...
【K柯/柯】Trick or Treat?##k#ks #怪盗基德###江户川柯南
除了发型和瞳色以外,身上一切都与自己作为‘’时一模一样。 再加上少年开口的一瞬间,扑面而来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他是怪盗基德!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说了?”倚在门框上挑挑眉梢笑道,“哦...
】红衣主教 Cardinal #k#ks#怪盗基德##
,毕竟眼前的男生说到底还是个17的高中生嘛。 ——但是这种时候还能相信谁呢? 指尖轻轻敲打着沙发的扶手,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大概有想法了。” ‘海洋之梦’这个很简单,这次作案地点就是名为...
】点绛唇 #k#ks#怪盗基德##
样子:“哈哈哈哈,看你的脸!” 按了按眉心:“嗯,看到了。” #自家老攻调皮的像个三小孩子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很好看吧~盖了章可就是我的人了啊~”手上使劲,将没有防备...
】戒指 #k#ks#怪盗基德##
的时候觉得还是有些头疼,或许是酒喝多的后遗症。他坐起身揉了揉太阳穴,又俯下身在还没醒来的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早安吻。 昨晚酒后的记忆此刻全部涌回了的脑子里,他恨不得挖个地洞钻...
】More than love 岂止钟情 #k#ks#怪盗基德##
不知所措。 谨记poker face的原则,微笑着做出副潇洒的样子,故作镇定地对着那个酷似的青年微微颔首。 没等那边的青年回应,他又连忙转过头,欲盖弥彰地避开了炽热的目光,转而冲那个索要...
】机械之心*机器人x工程师 #k#ks#怪盗基德##
话是出自真心还是指令使然,他的眼泪夺眶而出,只是遍遍的重复着:“你没事,真的好了、好了……” “别哭了,以后我帮你赚钱好不好?”伸出手臂将揽入怀中,轻声哄着怀中啜泣的少年,“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