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钟塔之声 #k新#ks#怪盗基德#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sodasinei 2021-07-14

原作者: 辰海曦月

 

*黑羽快斗生贺,文不对题系列

*私设:酒厂已倒闭,动物园运行中

*全文8.4k+

 

Summary:只要有恋人好友和家人陪在身边,即使过了18岁生日,KID也永远是一个孩子。

 

No.1

6月21日,江古田高中,高三(B) 班教室。

“快斗——”第一节课的下课铃刚刚打响,中森青子便迫不及待地冲到了黑羽快斗的座位旁,“今天晚上来我家吃饭吧,我和爸爸一起给你过生日。”

“诶?今天是黑羽君的生日吗?”小泉红子闻言也来了兴趣,胳膊拄在桌子上撑着下巴笑道,“中森同学介意今晚吃饭时带我一个,给黑羽君开生日party吗?”

中森青子刚想点头同意,就看见黑羽快斗抬手比了个“暂停”的手势。

“抱歉啦,青子大小姐~”黑羽快斗抓了抓自己本就乱糟糟的头发,脸上露出了一丝惭愧的神色,“今天晚上的话,我已经有安排了啦!”

“这样啊……”中森青子听见拒绝不由得一怔, 沉默片刻才反应过来,有些遗憾地撇了撇嘴,“早知道是这样,人家就不费那么大力气学习怎么做巧克力蛋糕了……”

“你做的蛋糕给我留着就好了嘛,“黑羽快斗连忙递出一-朵蓝色小雏菊,小心翼翼地哄着心情突然低落下来的青梅小姐,“我办完事回来会吃的。

“……那好吧,”中森青子接过小雏菊,勉为其难道,“记得早点回来,不然蛋糕就不好吃了。”

得到原谅的黑羽快斗如蒙大赦,亳不犹豫地点头答应。

一旁的小泉红子和白马探一脸若有所思。

上课铃响起后,坐在黑羽快斗后面的白马探踢了他的椅子腿一脚,示意黑羽快斗转过听他说话。趁着老师还在捏着粉笔写板书,黑羽快斗身子向后仰了一点,白马探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问道:“今晚你有约了?和谁——工藤君吗?”

“假洋鬼子你在说什么?“黑羽快斗一边试图跟上老师写在黑板上的笔记,一边保持着poker face应付身后的某位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拆穿他的侦探,“工藤君是在说那位侦探工藤新一吗?我怎么会认识他啊。”

“谁知道是不是工藤新一啊,”白马探也低下头写了两行笔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道,“不过说到工藤君,他今天大概会和怪盗基德度过一个不错的夜晚。”

“我听说铃木财阀近日展出了一枚宝石,”白马探手中水笔转了两圈又停了下来,他漫不经心地开口,“今天又恰好是个月圆之夜,想必那位怪盗先生一定会出手。”

“所以呢?”要是黑羽快斗回过头,一定能看见白马探眼底狡黠的笑意。

“啧,如果今天是怪盗基德的生日的话,他是不是很惨啊——”白马探的话里充满了暗示的意味,“就连一年只有一次的生日,都还要在行动中度过。”

“……”黑羽快斗觉得自己只要再使一点儿劲,大概会捏断手里的笔,当他忍无可忍地扔了笔,刚想回头和假洋鬼子理论一番时,一截从讲台上飞来的粉笔头就准确无误地砸中了他的桌角,然后滚落在了地上。

老师推了推眼镜,和善地微笑着:“黑羽快斗同学,请你来说一下这道题的答案。”

“答案是——”黑羽快斗飞速抬眸扫了一眼老师写在黑板上的题干信息,站起来面不改色道,“W=GMm/2R-GMm。”

“……回答,正确。”老师刚刚推上去的眼镜滑了下来,她拧起眉毛不可置信地叫起了方才在与黑羽快斗闲聊的白马探,“那么白马探同学,下一题呢?”

白马探同样谦和有礼地笑着:“L= 4sina/cos2a·h,L与h成正比。”

No.2

下课后,白马探没等黑羽快斗来找他理论,就拿着假条光明正大地出了学校大门。

——目的地是走过几条街的帝丹高中。

中午午休时,工藤新一接到了一通意料之外的电话。

“现在是11时52分36.47秒,“电话那边传来了熟悉的开场白,手里握着怀表的白马探礼貌地打了招呼,“工藤君,午好。”

“中午好白马君,"工藤新一轻轻挑起眉梢,“请问你是有什么很着急的事情吗?”

“着不着急……这件事我倒是无所谓,”白马探站在帝丹高中校门口,仰起头望向教学楼的方向,“就是不知道工藤君有没有兴趣,给怪盗基德送上一份生日礼物和一句祝福呢?”

难道今天是小偷先生的生日?

工藤新一立刻就对这通电话上了心。

白马探已经猜到了电话那边的工藤新一是怎样的反应,于是主动提出了邀请:“我现在就在帝丹高中,工藤君不如下来和我见一面?”

 

银座,12:30p.m.

“你说今天是KID的生日,"工藤新一若有所思,“那他今年几岁了?”

“过了这个生日的话,正好十八岁,”白马探想了想回答道,看见工藤新一有些不可置信的表情,又很是无语地补充,“不要把那家伙想的年纪很大好吗?”

工藤新一尴尬地偏过头,他只是有点惊讶而已——毕竟他真的没想到KID竟然比自己还要小上一点。

“白马君既然能知道KID的生日,想必也对他很了解吧?”工藤新一做出一副漫不经心地环顾四周的样子,“那你觉得他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白马探早就注意到了一路上工藤新一有意无意的试探,现在更是确定了怪盗基德,或者说黑羽快斗在他这位宿敌心里的地位。

“别的人我不敢说,不过如果是工藤君送的礼物,”白马探耸了耸肩道,“那家伙大概都会喜欢。”

如果没有工藤新一在场,黑羽快斗那家伙怎么可能会在自己生日当晚还出来行动——明明就是想和心上人一起过生日嘛。

“就算他都喜欢……也不能敷衍对待,”工藤新一抿了抿嘴,耳尖染上一抹薄红,“根据他人的喜好认真挑选礼物,也算是一种尊重吧。”

其实他刚才那么问只是想旁敲侧击着打听一下小偷先生的喜好而已。

“你就当是给一位朋友挑生日礼物好了,”白马探抬手摸了摸下巴,回忆着黑羽快斗的某些喜好,“他爱吃甜食而且钟爱巧克力冰激凌,花切和魔术特别厉害,喜欢怪盗基德和名侦探工藤新一, 经常收集和他们有关的新闻资料……”

白马探还想接着吐槽黑羽快斗对他们俩同框的画面情有独钟,却发现空气陷入了一阵微妙的寂静。

对上工藤新一露出的一对半月眼,白马探连忙补充:“我说的可是平时的他,跟KID没有关系啊!”

“……嗯,我知道了。”工藤新一耳尖的薄红已经蔓延到了整个耳朵。

——根据白马探方才说的,自己在小偷先生心里似乎是很重要的存在。

交谈的几分钟里,两个人刚好走到一间出售怪盗基德相关周边的礼品店,于是工藤新一就毫不犹豫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两位想买点什么?”店员小姐露出了招牌式微笑,“可以先随便看看。”

工藤新一直接切入正题,径直走到柜台前询问道:“请问有KID和工藤新一两个人相关的手办吗?”

“有的!您想要什么样的呢? "店员小姐闻言眼睛一亮,态度立刻比刚刚热情了不少,一抬头看见工藤新一的脸庞更是激动的不行,“啊——请问你是工藤新一先生吗?!”

“咳,是的。”工藤新一尴尬地摸了摸鼻尖,有些心虚地承认了。

店员小姐摩拳擦掌着准备亲自给两位客人介绍,眼底几乎要溢出来的兴奋光芒,让工藤新一怀疑自己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

“这些都是KID和工藤新一相关的手办。 ”店员小姐带着工藤新一和白马探去了二楼, 指着右手边一整面墙的展柜如是道,“有海报也有模型,还有很多拼图、文具什么的。”

这种进货方式,店主一看就是资深ks粉了。

首先映入工藤新一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钟楼模型,他有些茫然地问: “……这个钟楼?”

“诶?工藤君你难道不记得了吗?”店员小姐眨了眨眼睛,脱口而出道,"这个是江古田钟楼,也是ks一见钟……不是,是ks初次对决的地点啊。”

如同潮/水般涌来的回忆让工藤新一下意识忽略掉了店员小姐话中的“KS”和没说完的“一见钟情”两个词,片刻后,他终于想起来很久以前遇到过的一位小偷先生。

原来那个马戏团团长就是怪盗基德啊。

“就要这个吧,麻烦帮我包起来。“工藤新一看着玻璃展柜里的钟楼模型,下意识地勾起了唇角,“可以的话,最好再帮我拿一张空白的贺卡,谢谢了。”

店员小姐小心翼翼地将模型取出来,又顺嘴问了一句:“原来工藤君是要送人的吗?”

“嗯,打算送给某个宿敌先生当作生日礼物。”工藤新一笑着点了点头,用着一种有些暧/昧/不/清的方式说道。

跟在后面的白马探表情变幻莫测,好像干了一大碗狗粮。

宿敌就宿敌嘛,为什么要用这么宠溺的语气说的好像是恋人一样?你们两个提起对方都笑得这么开心,真的对得起说出来的"宿敌”这两个字吗?!

店员小姐觉得自己已经从工藤新一的话里推测出了礼物最终会送给谁,但总觉得自家cp突然就HE了这种事情,有点不太真实。

“请问,贺卡可以用明信片代替吗? "店员小姐完全凭借着职业本能打包好了礼品,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张ks的明信片放在柜台上,试探着询问道。

明信片上的画面是KID将宝石戒指戴在工藤新一手指上,并且单膝下跪亲吻工藤新一指尖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暧/昧,简直冒着粉红色泡泡。

工藤新一却面不改色地接了过来看了看:“没问题,谢谢你了。”

“不客气,明信片就当是本次购物的赠品了,"店员小姐飞快地将明信片装进礼品袋,面带笑容地把工藤新一和白马探送出了店门,“欢迎下次光临!”

她才不会说那张被当做赠品的明信片,其实是ks的一位同人镇圈太太的封神之作。

“啊啊啊啊ks是真的!”

谁知道店主小姐姐回来时发现自己竟然和与偶像近距离接触的机会擦肩而过,会后悔成什么样子。


No.3

从礼品店出来后,白马探直奔江古田高中而去,工藤新一想了想却没有往帝丹高中走,而是给宫野志保打了个电话。

“下午好工藤,我没记错时间的话,你现在应该在上课不对吗?”宫野志保将手机开了免提后扔在了一边,想要继续记录实验现象。

“我请过假了,翘了下午的课,”工藤新一只想拜托宫野志保帮个忙,于是连忙打断了寒暄,“我想麻烦你帮我查一个人。

宫野志保来了兴趣,饶有兴致地问:“谁啊?能让你这么认真地去调查?”

“一个男生, 生日是6月21日, 今年18岁,十分擅长花切和魔术……”工藤新一在脑海中努力捋清一 条条有关怪盗基德的信息,“喜欢巧克力、冰激凌等甜食,是怪盗基德和我的……额,粉丝?应该和白马探认识且关系不错,很有可能是江古田高中的学生。”

“这些资料还真是详细,”宫野志保坐在了电脑前,按照工藤新所说的信息一一筛选对比,又突然反应过来,“等等,既然知道这么多了你怎么不直接说名字?”

在宫野志保看不见的地方,工藤新一脸一红:“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才叫你帮忙的。

“……”宫野志保闻言差点摔了鼠标。

“拜托了,这种事情我只能找你来解决了。”工藤新一自知理亏,连连道谢,想了想又补充道,“那个……你知道哪家甜品店做的巧克力蛋糕比较好吃吗?”

宫野志保毫不留情地挂断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宫野志保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巧克力蛋糕的话,毛利先生的事务所对面的那家咖啡店好像有卖的,听孩子们说味道很不错的样子。”

工藤新一顺势拦了一辆出租车,打算先到事务所对面的咖啡店买个蛋糕再说。

 

令白马探惊讶的是,一直到放学后,都没有看见怪盗基德发出的预告函。

“现在是18时42分37.56秒,怪盗基德还没有发出预告函,”白马探担心自己耗费的一片苦心没有用武之地,只好主动来询问,“喂,你今天难道真的不打算行动吗?”

“说过好多次了,我不是怪盗基德!”黑羽快斗将书包单肩背上,转身冲白马探翻了个白眼道,“而且他怪盗基德不行动关我黑羽快斗什么事?说不准还真是今天过生日不打算工作了。”

“那你今天晚上有什么安排啊?”白马探继续不死心地追问。

“准备去拜访一位……”黑羽快斗夺门而出,又探了个头回答道,“十分想念,但又不太想见面的宿敌先生。”

白马探:……

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但他今天真的吃不下晚饭了。

“快斗以前每次生日都是在我们家过的来着,”中森青子在一旁和小泉红子有理有据地分析着,“今天为什么突然说约了人啊?他会不会是谈恋爱了要去找女朋友?”

小泉红子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其实是男朋友的话也说不定。”

“啊?”中森青子总觉得小泉红子的话哪里有点不对,但又不知道如何反驳。

白马探默默地在心底回道:哪是说不定,明明就一定是男朋友。

 

No.4

工藤宅,20:00p.m.

黑羽快斗落在了工藤新一房间的阳台上,坐在栏杆上笑着打招呼:“晚上好,名侦探。”

“晚上好,小偷先生。”工藤新一本来还因为没收到预告函有些失望,没想到黑羽快斗会直接来家里拜访他。

“喂喂名侦探,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好吗,"黑羽快斗走了进来,语气里带上了丝显而易见的无奈, “是怪盗不是小偷啦!”

“好吧,怪盗先生——”工藤新一眼睛里带上了满满的笑意,“生日快乐!”

黑羽快斗听见祝福后不由得一怔,呆呆地看着工藤新一,完全没料到工藤新一竟然会知道他的生日,他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过生日的?”

“是白马君特意告诉我的,”工藤新一拿起放在一旁的礼品袋递给黑羽快斗,还欲盖弥彰地解释道,“我就……顺路给你买了一份礼物。”

“原来只是顺路啊……”黑羽快斗在听见是白马探通风报信时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看到工藤新一故意装出不在意的样子,他只好憋着笑配合,“但还是谢谢名侦探了。”

工藤新一没听见黑羽快斗追问,心里忽然有些失落,便将注意力放在了礼物上:“你不打开看看吗?”

“名侦探送什么我都会喜欢的。”黑羽快斗迫不及待地解开了礼品盒上系成蝴蝶结的绸带,想要快一点看到生日礼物的真容。

 

缩小版的钟楼被黑羽快斗捧在手新里,透过树叶间罅隙倾泄而下的月辉将其笼罩其中。

“这是江古田钟楼, 也是唯一的一个我因为私心才行动的地方,”黑羽快斗的指尖从钟楼的表盘上掠过,湛蓝的眼眸中浮现出怀念,“你为什么会想到送我这个?”

“我听那位店员小姐说,那是我们初次对决,也就是初遇的地方。“工藤新一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温柔,“这么想的话,如果我把它送给你,也算是很有纪念意义了。”

黑羽快斗抚摸指针的手指一顿,他哭笑不得道:“原来你就是帮助中森警部阻止我行动的那个家伙啊。”

本以为那年4月1日在天台的邂逅是我们的初次相遇,却没想到在此之前我们就曾遇见过彼此。

他们的人生轨迹原本就像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直到那一次意外的“遇见”,轨迹偏离了方向。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当时还很惊讶来着,”工藤新耸了耸肩, 忽然又勾唇笑道,“你说咱们两个的相遇为什么总是这么出人意料?”

“这就叫serendipity,”怪盗少年思索片刻,看似开玩笑却又不失深情款款地朝侦探先生开口道,“缘分天注定。”

工藤新一注视着黑羽快斗的眼眸,一时竟慌了神。

绅士的白衣少年有着湛蓝如深海的眼眸,注视着他时如同看着天空与海洋的交界处,而那寥寥的明月便从那海天一线的地方升起。

莫名其妙的,工藤新一不想和别人分享这样的目光。

“听说你喜欢吃巧克力蛋糕,”工藤新一垂下眼眸掩饰自己片刻的失神,“我今天特意去买了,要尝尝吗?”

黑羽快斗眨了眨眼睛:“乐意至极。”

所以果然礼物也是名侦探特意去挑选的,自己在名侦探心里还是很重要的。

工藤新一从冰箱里取出蛋糕,端着蛋糕倚在桌边开口道:“小偷先生,你连吃蛋糕的时候都还要带着你的高筒礼帽和单片眼镜吗?”

突然就想起了那些女孩子关于礼帽和眼镜是怪盗基德本体的猜测。

“噗,礼帽当然无所谓,”黑羽快斗摘下礼帽放在胸前,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至于单片眼镜……还是留给我的命定之人亲手取下来吧。”

“留给命定之人?”工藤新一喃喃自语着将蛋糕放在桌上,眼底划过微不可察的落寞和遗憾,“原来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啊,她也喜欢你吗?

“不知道,可能只是我一厢情愿而已,”黑羽快斗注视着工藤新一的背影,无意识地勾起唇角,“他大概只把我当成宿敌和死对头,也有可能是默契的搭档。”

黑羽快斗带着宠溺语气说出的“宿敌”两个字让工藤新一瞳孔一缩——也是宿敌吗?那他在KID眼里算什么?原来自己也不是独一无二的啊……

“怪盗基德可是被誉为‘偷心盗贼’的家伙,”工藤新一勉强礼貌地笑了笑,唇边却满是苦涩,“连铃木大小姐都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有女孩子对你没有好感?”

“或许怪盗基德很完美,但事实上我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高中生而已,”黑羽快斗不知不觉就多说了很多,又或许他只是潜意识里想让工藤新一更了解自己,“至于我喜欢的人,他甚至不知道我的名字。”

工藤新一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不轻不重地揉了一下,他心里一疼,没有继续回答黑羽快斗。

“那些女孩子们喜不喜欢我,我不感兴趣也不在乎。“黑羽快斗走到工藤新一身后, 两只手撑在桌面上,不动声色地将工藤新一圈在了怀里,“那么……名侦探你呢?我唯一的宿敌先生,你对我是什么感觉?”

工藤新一愣住了。

他刚刚说……唯一的,宿敌?那KID喜欢的人,原来是自己吗?

“你问我对你是什么感觉?”工藤新一转过身正对着黑羽快斗,轻轻扬起了眉梢,“在说这句话之前,我都把你当作宿敌和搭档。”

黑羽快斗有些失望地垂下了眼眸,没有说话。

“但现在我改主意了。”工藤新一抬头对上了黑羽快斗隐藏在单片眼镜后的眸子,“小偷先生,可以给我一个亲手摘下你的眼镜的机会吗?”

黑羽快斗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空气沉寂片刻,等到黑羽快斗反应过来时,工藤新一微凉的指尖已经触及到了他的脸庞,他甚至能感觉到侦探先生指尖因为紧张而产生的颤抖。

下一秒,深海掀起洁白的浪花与天空拥吻,刹那间海天一色,温柔更缱绻。

“你明明已经很清楚我的答案了。“黑羽快斗眸中的错愕被欣喜的笑意取代,他直起身勾唇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重新认识一下吧。”

“我叫黑羽快斗,今年十八岁,就读于江古田高中高三(B)班。“白衣少年清晰地念出了自己的名字,说到一半忽然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我喜欢的人,是工藤新一。”

两个少年相视一笑,黑羽快斗小心翼翼地搂住工藤新一的腰,低头落下轻柔的一吻。

“我们这样……工藤新一不好意思地偏过头避开黑羽快斗的目光,“算不算早/恋?”

黑羽快斗挑了挑眉梢,示意工藤新一看看蛋糕上的蜡烛:“新一哥哥,我满十八了——不算早/恋。”

“不许叫哥哥,我又没比你大多少。”少年一声像是在撒娇一样的“新一哥哥”让工藤新一再次红了脸,他欲盖弥彰地清咳两声,“对了,你要不要看看给你的生日贺卡。”

工藤新一说这话的时候,显然忘记了明信片背后的图片是什么。

“原来新一哥哥想这样收回宝石吗?“黑羽快斗仔细打量着明信片上两人的动作,眼眸里带着狡黠的笑意开口道,“那我下次行动就挑一个宝石戒指好了,会完全按照新一哥哥的要求来归还的。”

“不许叫哥哥!”工藤新一恼羞成怒。

“好吧好吧,“黑羽快斗的眼眸里满是笑意,仿佛洒满了细碎的星光,“我也觉得名侦探更好听。”

“名侦探,谢谢你送我的生日礼物,"黑羽快斗重新戴好单片眼镜,抬起手压了压高筒礼帽的帽沿,退到阳台上向着屋内的工藤新一微微欠身,“那么,在下一次的月圆之夜,期待与你的相遇。”

谁知道黑羽快斗口中的生日礼物到底是那个钟楼,还是那张明信片,亦或是方才一触及离的吻。

工藤新一看着夜空中飞远的白鸽,耳尖和脸颊又烫了起来:“你难道不会走门吗?”

拎着礼品袋和那么大一个蛋糕还要耍帅。

宫野志保的电话打了过来,少女对着电脑上的信息打了个大大哈欠:“喂工藤,我查到你要找的那个男生的资料了,他叫——”

“不用了,”工藤新一抢先开了口,“我已经知道了。”

“……”宫野志保眯起的眼睛里充满了杀意,她将手机狠狠地扣在了桌面上,“工藤新一你以后别想找我办事。”

No.5

为了避免被群众看见,黑羽快斗在半路上就换下了那套白色西装,疲惫地赶回家的黑羽快斗并没注意到别墅里开着的灯,推开门后习惯性地说道:“我回来了!”

还没等接着说下一句,黑羽快斗就听见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声音:“欢迎回来!”

紧接着被五颜六色的彩带喷了一身。

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拿着彩带礼炮笑意盈盈的中森青子、端着巧克力蛋糕的小泉红子,还有站在一旁笑得意味深长的白马探。

小泉红子率先开口:“黑羽君,十八岁生日快乐!”

“蛋糕我们给你留着了哦,我费了好大力气才做出这么完美的一个,“中森青子紧随其后,指着小泉红子手中的巧克力蛋糕说道,“快斗你一定要吃,不许嫌弃!

“见到工藤君了吗?”白马探被另外两人感染,也笑了起来,“是不是收到了很不错的礼物?”

黑羽快斗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忽然就红了眼眶,哑着嗓子道谢: “……谢你们。”

“咳,别这么煽情啊——”黑羽快斗眨了眨眼睛,把差点落下来的泪水憋了回去,又故意朝中森青子见了晃手的蛋糕笑嘻嘻道,“有些可惜了,已经有人送过我蛋糕了哦!”

中森青子瞪大了眼睛,作势要拿起扫把:“先吃我亲手做的!”

“好好好,先吃你做的。“黑羽快斗走到沙发旁,招呼他们三个过来吃夜宵,“热爱聚会的青子大小姐,不打算陪我弄一个生日party吗?”

四个人一边吃蛋糕一边玩着桌游,黑羽快斗和白马探还开了几听啤酒用来打赌谁的酒量更好。

等到两个少年一听接着一听都喝的脸颊绯红时,黑羽千影的视频电话打了过来:“快斗,生日快乐哟——”

“日本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我来提醒你们明天还要上学。”远在美国的黑羽千影此时似乎正在与朋友吃饭,她端起高脚杯冲着屏幕晃了晃道,“还有警告快斗和白马君少喝点酒。”

完全忘记时间并且喝的迷迷糊糊的黑羽快斗和白马探:……

中森青子扑过去夺过手机:“我会监督他们两个的,千影阿姨再见——”

“阿姨再见!”小泉红子在边缘笑着挥了挥手。

另一边,黑羽千影看着黑掉的手机屏幕笑骂道:“不听劝的孩子。”

“没赶上快斗十八岁生日啊……”坐在黑羽千影对面的男人很是遗憾地叹了口气,“不过,或许我还有机会陪他过明年十九岁的生日。”

黑羽千影举起酒杯和男人手里的杯子轻轻一碰:“一定会的。”

明年的6月21日,注定会被很多人期待。


End.

 

大家猜一猜最后和千影女士一起吃饭的男人会是谁呢

希望不管过了几次生日,快斗都能是无忧无虑的孩子,就像是KID这个名字一样

ps:你们说斗子今年许了什么生日愿望? (探头)

 

】More than love 岂止钟情 #k#ks###
。” “没有潘多拉和黑衣组织,我和你也不是和江户川柯南,”将手中的九支香槟玫瑰递给,“现在只有在对告白。” 抬眸,愣在当场。 “那年秋天我说的话依然作数...
】渐远 #k #ks # # #
,是的第一次相见。 无关,也无关江户川柯南。   潘多拉还没有被销毁,就证明我还要继续寻找它,所幸的是我不必费尽心思向名侦探隐瞒身份了,真是省了一个大麻烦。 今天又要行动了...
K柯/柯】Trick or Treat?##k#ks ####江户川柯南
除了发型和瞳色以外,身上一切都与自己作为‘’时一模一样。 再加上少年开口的一瞬间,扑面而来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他是!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说了?”倚在门框上挑挑眉梢笑道,“哦...
】吐真剂 #k#ks###
才不会说曾经自己追捕时,看到慌乱中从小偷先生身上掉出来的暖宝宝和巧克力之后直接在原地笑到岔气。 已经迈出天台的脚收了回来,重新稳稳地踩在了台阶上,却没胆子伸手接过递来的...
】偷心(子诱惑玩游戏然后告白的故事) #k #ks # # #
:“大侦探你什么时候会说情话了?” “这都是和小偷先生你学的。”勾唇笑。 “是啦!”条件反射一样反驳道,然后又猛地想起自己这个身份已经退出大众视野很久了,“什么嘛,我早就不当...
】红衣主教 Cardinal #k#ks###
。” 下一刻,整个展厅陷入了黑暗。 当灯光重新亮起时,全都不见了,只在两人方才站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画着Q版头像的白色卡片。   甲板。 此时线,他真的很想吐槽——为什么...
】月神泪 The Tears of Artemis #k###
的是这个,抽了抽嘴角解释道:“怎么可能嘛,我说到做到!” 话音未落,直接将抱起来放在了栏杆上,微微仰头对上了天蓝色的眼眸:“情人节的玫瑰和浪漫都是要献给心爱人...
K/K柯】你的名字?# #ks ####江户川柯南
下了眼镜/单片眼镜 当我不再是侦探/ 一切都会变得如此顺其自然吧 所以,还请你记住我   “那么……你的名字是?” “初次见面” “我是/” “余生,请多指教。”  ...
】暗夜星辰 Night Star #k # # #
? “那个可能不是!” “只是个高中生而已,不要总对我们的工作指手画脚!”中森银三不耐烦地打断了,准备带领手下冲到楼下抓捕。   当中森银三冲出房间时,角落处易容成警员的不动声色地...
】你的终点. #k柯 # # #
。既然如此,就帮我保守一个秘密吧。”   “,名叫。”   “你要是死了的话这件事迟早会大白于天下!”还是柯南的不死心的企图阻挡,“会不会有别的办法……”   “没有了哦,名...
】金色夕阳 Golden Sunset #k # # #
,“喂!” 握住的手腕,放在自己的鼻尖处嗅了嗅,果然闻到股同冰镇的柠檬果汁一样的冷冽清凉却微微甜腻的香气。 “我是应该叫你,”抿唇笑,稍稍顿了一下接着道,“还是应该叫...
】雪夜(冬天的夜晚就应该和男朋友一起在被窝里腻歪) #k#ks###
,party结束了吗?” “还没有,”道,“不过我现在打算回去了。” “今天晚上刚下了雪,路上比较滑……”那边的已经换好了衣服,拿着车钥匙准备出门了,“我开车去接你。” 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