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我竟站反了CP?! #黑羽快斗 #工藤新一 #服部平次 #白马探

sodasinei 2021-07-14

原作者:桃夭辞风雪

 

本文又名《并不快乐的一天之服部平次》

《我的好朋友今天抛弃我了吗》

《快乐的一天之小泉红子》姊妹篇

*磕就完了(微微微探平)

*服部平次为第一人称

*迫害黑鸡(划掉)

 

0.

       大家好,我是服部平次,写下这篇文章呢,主要也是想诉诉苦某位跟某位在一起之后简直就是没人性,见狗就屠,那粮撒着不要钱似的,生怕狗撑不死。

 

1.

    就拿那次冲浪来说吧。

 

    由于天气太热了,而我们的居住地离海边不远又好久没聚了,我就组织了我们3/4一起出来冲浪,防晒衣组合正式出道!

 

     截至冲浪前,黑羽和工藤还十分正常,转折点就在我们准备冲浪的时候!工藤一直不肯穿上泳裤,这么好的嘲讽好友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把握不住!

 

    “工藤,虽然我知道在我的身材衬托下你一定会自卑,但是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我懂的。”然后我突然感觉我旁边白马探的神情有点不太对劲,仿佛在看一个智障。

 

    没等工藤说话,黑羽先怼我了,“自卑黑不过你?”

 

    你知道一个人可以无语到什么地步吗?要不是因为他是工藤的老婆,是的,当时我就是这么以为的,那个小偷怎么可能攻得过工藤呢,工藤这名字,既有攻又有一,说他是受谁信?咳咳,跑题了,我们继续,要不是因为他是工藤老婆,我早给他扔警视厅去了,不要认为我没有这个能力。emmm可能真没有。

 

2.

    由于工藤三番五次的拒绝换上泳裤,冲浪穿这么保守还怎么撩小姐姐,所以我毅然决然的打算帮他一下,当我一个闪现撩起工藤防晒衣的一角,也就到了从下往上数第二根肋骨吧,我就被这俩人拍飞出去了,真的,体验过飞一样的感觉吗?

 

    咳……继续。

 

    我当时就愣住了,倒不是因为我会飞,而是我看到了工藤慢身的深浅不一的草莓印子!是的!草莓印子!我最好的朋友居然被黑羽快斗那条狗啃成了那样!这我能忍?干就完了!

 

3.

    想知道结果吗?

 

    医院WiFi不太好。

 

    别误会,不是他们打的,但是也差不多。

 

    我气势汹汹地去找黑羽快斗算账,白马探又是一脸看戏的表情,好奇怪。

 

    我:“黑羽快斗!作为一个合格的小受受!不可以把你心爱的老公啃成这幅样子!”

 

    当时我看见黑羽快斗愣住了,我默默在心里为自己点了个赞,为好朋友挺身而出,真棒!

 

    当我准备第二轮理论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工藤抑制不住后不加抑制的笑声,我觉得他一定是被我见义勇为的行为打动了,他那么严肃的人,我们一般都看不见他笑,不过白马探你笑什么笑,大概是为了有我这样优秀的朋友而开心。

 

    “黑羽快斗,我跟你说……”我看着黑羽快斗的脸越来越黑,越来越黑,我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太妙。

 

    果不其然,我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在海里了,是的,黑羽快斗非常有分寸,并没有用不知名但是威力极大的魔术道具把我扔的太远。

 

    我到医院是因为我回去的路上被海蜇蛰了一下,这酸爽,然后浪也没冲成,他们陪我来医院检查了一下。

 

    啊!这岁月静好!

 

4.

    好个鬼!白马探汇报了我被黑羽快斗摧残的时间,精确到毫秒那种,我那你当好朋友,在我有困难时你看戏也就算了,你居然还计时?!没人性的家伙!可能是白马做汇报的时间有点长加上没什么意思,坐在隔壁病床的工藤听的昏昏欲睡,黑羽揽过他的肩,让他靠在自己怀里,与此同时示意白马将声音降低一点。

 

    好吧,万恶的小情侣。工藤真是一点作为攻的自觉都没有。

 

    工藤睡熟后黑羽好像想起了什么,小心翼翼的将工藤安抚到床上躺好,然后离开了。

 

     我身为侦探的敏锐的观察力告诉我事情好像跟我想的不太一样,于是我和白马嘀嘀咕咕说起了悄悄话:“白马,为什么工藤没有一点身为攻的自觉?”

 

    “你不会还以为工藤是上面那个吧?身为黑羽快斗多少年的好朋友,他什么性格我清清楚楚,他只会让自己做受,而不会让自己做受。”

 

    好一句绕口令,成功把我绕了进去,不过似乎每个字都在透露着我攻受站反了。

 

    “难道……我攻受站反了?”我难以置信地问。

 

    白马探掏出了一个随身携带的笔记本:“2021.7.3.14:52:15:73,服部平次终于意识到自己攻受站反了,值得庆祝。”(设个谜:注意这串数字,这可能是这篇文章里,探平唯一的粮)

 

    好家伙,呵忒!

 

5.

    当我准备生气的时候黑羽回来了,还拿着一些药——有一些普通常备药,治疗跌打损伤的,治疗皮下淤血的,润……润滑的?还有什么清洁剂,黑羽还挺爱做家务,工藤能轻巧一点,不错。wtf?还有byt?!好家伙好家伙,如果有一天我这个单纯的单纯的小可爱,有时沙雕有时也很坏~(dbq最近案子太多压力太大总想一展歌喉),总之,就是如果我化身污师,那一定是这对的功劳!

 

6.

    这在尴尬到狗子都不敢吐舌头的氛围里,工藤终于醒了!

 

    我觉得为见义勇为付出不少的我怎么着也能得到一句感谢,没想到他醒来第一句话就是:“快斗……这儿睡的不舒服……”

 

    哎呀,这娇的,我都没眼看,要说宠还得看黑羽快斗,这都能耐着性子问他哪睡舒服。最近我睡的也不是太好,就想着听点经验,哦,工藤新一说黑羽快斗怀里舒服。

 

    挖了个亲娘!挖了个亲娘!这是人说的话?行吧,有老婆……啊不,老公了不起总行了吧。

 

7.

    黑羽快斗抱着工藤新一走了,又是我和白马探的悄悄话时间,“喂喂,白马,你什么时候知道工藤是受的?”

 

    “早知道了,就你觉得工藤是攻的时候。”

 

    “可我还是想不明白,明明工藤的名字里既有攻又有一,怎么他就是受了。”

 

    “可能就是负负得正吧,我也走了,你自己好好休息吧。”走了?好吧,真走了。

 

    在我仔仔细细思考我的推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才导致我攻受站反的时候,白马那家伙回来了!抱着跟黑羽买的差不多的药,说将来我留宿他家万一出点意外可以用上。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那儿不对劲。

 

    不过这都不重要,看见了吧,这就是好朋友!工藤黑羽那样的,可以光荣退榜了。

 

    不对!白马探的意思是我会在他家把自己摔了?!怎么可能!如果有,那一定是因为他买的润滑剂!亏我还感动呢!

 

    垂死病中惊坐起,小丑竟是我自己!

 

——完——

揭秘时间到——14:52:15:73=你是吾爱,一往情深

好啦,晚安~

】304宿舍 # #怪盗基德 # #3/4 #服部 #白马
,“……这是你兄弟……?”   _   自称侦探的“宿敌”的舍友叫。似乎是个已经很有名的厉害的魔术师。解释道,两人长得一样似乎只是因为巧合。   服部不禁感叹这巧合的强大...
】纪实文学:第一百零反攻是如何失败的 #
当然选择骂好友。       莫名其妙被骂通并且推理出发生什么但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服部表示:,这特么人干事?       暗爽,并且决定一会儿让自己把...
】白雪王子 # #
!!!” “为什么啊不就是兄弟之间面对面吗?!!” “你不懂的啦你这个白痴。” 一眼服部这个白痴。 就是因为对象是才不能接受的啊!对面可是诶!那个恶劣的情书小偷,自恋狂魔...
】向你说出喜欢 # # #3/4
?” 口气,回他:“没什么。” 然后服部继续吃饭。 然后他抬头看到坐在对面的,他和白马坐在一起吃饭。 然后他看到,用能杀人的眼神把自己从头到脚扫视遍。 “好可怕...
】震惊!魔术师与大侦探是那种关系! # #
被养出点婴儿肥的脸蛋,“,寺井爷爷说要直播,想不想上个镜?”       “滚。”       “好嘞。”已经习惯,每晚上玩游戏玩到太晚,侦探的第二天永远起床气爆棚,非得等他...
】恶魔游戏 # #
原作者: 辰海曦月   *私设子和酱都在东京大学,3/4组在一个宿舍 *有那么点点元素? *双向暗恋梗   白马服部出门上课,又专注于手上的案件,唯独一个人...
】盘俩核桃吗? # #
医院的保安撵出来!赌注就是,如果,明天就带着去夜店!”       白马:“刚刚你就输是下午来的。7月9日15:24:37:73服部再次下赌。即将遭殃。”       毛利...
】雪夜(冬天的夜晚就应该和男朋友一起在被窝里腻歪) #k#ks#怪盗基德##
,party结束吗?” “还没有,”柔声道,“不过现在打算回去。” “今天晚上刚下雪,路上比较滑……”那边的已经换好衣服,拿着车钥匙准备出门,“开车去接你。” 笑着...
】震惊!gtxy的室友是他对象?! # #
想着干脆坦白吧。       “名侦探,其实……”坦白之路被中森警官的句怒吼打断,“其实人不错。这儿就交给你。”说完就展开滑翔翼飞走。       :?似乎没告诉过他...
】芳菲(冥神x司花神) #k #ks #怪盗基德 # #
也不在意,像是讲述故事一样,将那桩前尘往事向娓娓道来。 千年以前,天界冥界兵戈相向,冥神身受重伤,司花神散尽神力将自己的元神化作株姻缘花留在冥界,阻断两界相连之路,自此保冥界平安...
】钟塔之声 #k#ks#怪盗基德##
做出副漫不经心地环顾四周的样子,“那你觉得他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白马早就注意到一路上有意无意的试探,现在更是确定怪盗基德,或者说在他这位宿敌心里的地位。 “别的人不敢说...
】二死亡 # # #怪盗基德 #江户川柯南
你的二生命。但是不超过两天,你又会死。   二生命带来二死亡。”   “你……”脸上常挂的笑容有点僵硬。   “是,是你二生命。”抬头,认真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