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emope】Save Our Soul #marenol #mopemope

sodasinei 2021-07-14

原作者:NaCl

 

*我流美穗很恶劣嘴臭,不是曲绘里软妹

*注释很乱,建议先看完正文再看注释

*mopemope是海子老师家的设定,之前忘记做标注非常抱歉

 

    我必须策划一场自杀。

    实际上不去死而体验到死亡的感觉十分简单,只要吞下几粒有蓝色环的药片,像亨伯特给他的洛丽塔吃下的那样,吞下糖果似的药片是堕落的开始,不用管是从哪里得到的,告诉我你进入了什么幻境?你看到了什么?

 

    今夜是我的银河铁道之夜。

    躺卧在铁轨上,头枕着枕木,晚风下的枯草窸窸窣窣,水一样流淌的梦幻,看着星空像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水面,夜空亮如白昼而我黯淡。黑夜即白昼。¹远处有火车的汽笛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明显,我可以想象得出灯火辉煌的车窗,遥远的城镇里闪着光的工厂,歌声摇曳,但是山楂树下的两个青年再也等不到他们追求的姑娘了。²

    就那么想去死吗?

    我一下瞪大眼睛,汽笛声消失了。

    我迅速站起身来,脚下踩着的铁轨吱吱呀呀,显出它原来破败支离的样貌,我看见坐在月台栏杆上的一个小女孩晃荡着她格子百褶裙下的双腿。你是谁?我的声音有些嘶哑,像随时能发起攻击的蛇,为什么会有其他人进入我的梦境?!

    她轻巧地从栏杆上跳下来,摆弄着黄蓝相间的头发上的发卡,她咧开嘴一笑,体验过生活中所有的痛苦和快乐而想去死,简直就像看见画面而联想到声音一样呢。我还没对她奇怪的比喻发表什么评价,她咯咯地笑了几声,走近几步仰视着我,如果你想死的话,加上我一个吧?我后退一步。

    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家伙......梦是潜意识的投影,但是当我准备全盘否定她在我的意识中出现时我又犹豫了。她像一朵花,她头上别的蓝花和眼睛里细长的花瓣在我看来都那么熟悉,但是......

 

    我在我的海里,像一条鱼。

    我头朝下脚朝上,呼出的几个气泡拂过我的手指、脚趾尖飘到水面上去,单薄的连衣裙像轻纱一样飘摇,我向下坠去,从一个地狱坠落到另一个地狱。³实际上洛丽塔在吃下药片前就早已堕落。我的明天在哪里?我没有其他感觉,除了冷还是冷。果然我没有任何挣扎着求生的欲望,我还记得从一个视频里看到的舞步,张开双臂像展翅的鸟,旋转,旋转,跳一支水中芭蕾。疯狂地旋转,凌空飞翔,不要停下,要知道人没有了欲望就等于行尸走肉——

    水里很冷吧?

    上下颠倒。陡然间我站在了岸上,脚踏实地,空洞的水面映着我的倒影,上一秒我还处在倒影的位置。看起来像她的话硬生生拽住我的头把我拉了出来。

    ......我简直无法表达我的愤怒,不是害怕我的梦被打破,而是我从没和这么烦人的人相处过。

    美穗很想成为倒影吗?

    滚开。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想否认她提出过的所有问题却无法多说一个字。因为她的每一句话都如此正确。

    美穗会跳舞吗?她拉起百褶裙的裙边,穿着想象中华丽的晚礼服在地上迈着前前后后的舞步,我听过很多圆舞曲呢——虽然没有在真正的舞会上跳过舞——圆舞曲是三四拍,也就是三个音节三个音节的重复哦,咚哒哒、咚哒哒......

 

    我的外貌和我的心灵相通。

    他们总是宣扬“不要只看到外在的容貌”“内在的心灵美才是真的美”,但外貌是内心浮于表面的表现形式,就像知道一个人生长的地区就能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一样,心灵也受到外表的影响。伽西莫多不是怎么也改变不了他古怪的性格和强烈到卑微的情感吗?引领爱斯梅拉达走上歧途的不正是她的美貌和善良吗?⁴零星的话语布满我的全身,细细碎碎,刀一痕一痕,秒针一转一转。他们说地球是圆的,他们说橙橘有籽,苹果有皮。¹流言像影子似的跟我走到任何地方,每经过一秒就有一个我倒下。我看见在阳台上拉小提琴的我,把食物塞进早已撑得装不下的胃袋的我,在阳光下看书的我,在窗台前久久伫立的我,所有的我都像商场里的假人一样倒下,所有的我都没有脸。

    所以我的内心和我的外貌一样空虚。

    我身上从脚底蔓延到脖颈的伤痕密密麻麻。在醒着时我也时常这么做,所有争吵和暴怒只要碰到我手腕上一条细细的伤口就会立刻消融。把自己弄成破破烂烂的泰迪熊,泰迪熊代表少女美好甜蜜的幻想,所以我要杀死泰迪熊,在浑身都感觉到火烧一样的疼痛时笑出声——通过迟钝却终于传来的痛觉确认自己还活着的笑声,即使我已经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

    清脆的笑声让我全身恢复了原样。她像是想伸出手指着我,最终还是把手臂收回去背在身后,美穗脸上的大洞是通风的吗?左右转头会发出风声吗?

    我转头就走。

    她蹦蹦跳跳地跟上来,刚才的那么多美穗,都是以前的美穗吗?我推开她将要挽上来的手。美穗的记忆力很强哦,能记住那么多自己的样子......她突然三步并做两步,一个大转身挡在我面前,我也想要这么强大的记忆力,人是依靠记忆生存的吧?我不需要记住其他东西,只要能记住美穗六天的模样就行了,只要经过这六天,即使去死也没有任何遗憾了吧......

    我已经不再回答,或者说无法反驳她的话了。她说出的每一个字词都那么准确,准确到可怕的地步,像钟直击我的内心。连内心都不再安全的我该何去何从?

 

    我在流水似的花丛里前进。

    红的白的彼岸花交相掩映。他们常给这种花冠上华而不实的名号,捏造分隔生死的传说,其实哪有那么多玄虚,它只不过是一种花,生着大蒜的根,菊花的瓣。我蛮横粗鲁地前进,没有目的地向左边走去,即使所有人都指向右边。我没有亲人。从某个时刻,或者说罅隙起我就逐渐失去了所有亲人和朋友——真的是这样吗?弗洛伊德关于潜意识的理论至今无法证实,因为即使你找到引起一切变化的契机,也再也无法将那些变化复原了。让我陷入深渊的契机,埋藏在我潜意识里的种子早已被我找到,甚至不只一个,有的是某人的不辞而别,有的是某人不掺任何杂质的恶意,有的是某人支离破碎的家庭和健康,关于那些“某人”我已经完全记不清了,这也许说明所谓潜意识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我现在要怎么死而已。

    我看到了她。坐在花丛里抱着膝盖,在她出现的一瞬间彼岸花就全部变成了白色,她仿佛要和花丛融为一体了。美穗你看,我是唯一一朵蓝色的花呢!她歪着的头随着我旋转,简直像一朵恶心的向日葵......她到底是谁?!

    我还没开口说一个字,她就扑闪一下眼睛,知道我要说什么似的做起了迟到的自我介绍,我是mope,蓝色的mope,叫我小花吧,美穗可不要把我忘了噢——拉长了尾音把脸藏到膝盖后面,拙劣的把戏。

 

    我陷入了一场数字循环。

    罗马数字闪动,像月相一样盈亏的从一到六的循环往复。³我在数字的暴雨中寻找特殊的那一个七,那一个唯一的七,一个V两个I,或者八,随便什么数字,只要能突破六的限制。什么都是六,手机里第六个应用的第六条消息,书架上第六本书的第六页,六月的第六天正好是星期六,我只穿衣柜里的第六条裙子,我说的一句话从不会超过六个字。

    我已经厌倦了。

    我穿过罗马数字的丛林,大踏步在幻境里越走越深,我可以和风一起远去,没有人追得上我。我找到了一个阿拉伯数字的六。倒吊的九。不是七更不是八。但已经足够了,只要它能带我逃离六的循环。

    两只手从一个黑色的“Ⅴ”的空隙中伸出,把整个红色的背景生生撕裂。我像一片叶子一样落下,踩在坚实的地面上,而不是落到尖刺上,巨大的本来可以把我拦腰截断的尖刺。尖刺和绳套都是猎人的陷阱。她的手里拿着那条绳索,刚刚还是一个六的形状,摊在她的手里像一条将死未死的蛇,它在我的脖子上勒出的红痕还没有褪去。

    她把那条绳索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她朝我嘿嘿一笑,那条绳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系在悬浮的一点,她处于那个宇宙至高的极点,太阳升起的地方,她创造出那个宇宙就是为了让我看到,她的癫狂她的一无所有,她希望渺茫的明天,在红与蓝唯一的一个交界点、只有她!!我冲上去斩断那条绳索,用我早已熟知的方式,救下一个我最厌恶的人只因为她要做出我最厌恶别人做出的事。

    呵,再见了,数字循环。

 

    我的生命斑斓多姿。

    用你手中的画笔涂抹吧,在靛蓝的画布上尽情泼洒,笔尖所到之处都生出花,艳丽的色彩和你的思想一样繁杂,旅人啊,不要沉溺于虚妄的梦话,你短暂的旅程掺杂真假,不必低头寻觅于六便士和泥沙,你的月亮在屋子各处生根发芽......⁵

    我的手上长满花花绿绿的霉斑,像霓虹灯一样的颜色,虽然我还活着,但我已经是一具死尸。我超越天际的思绪被囚禁在这副身躯里。苦难像慢性病,我苍白的皮肤上逐渐蔓延着疤痕,暗斑,疱疹,各处的藓,水泡,活着还不如死了,当我意识到这些时我已经病入膏肓。

    在我两手间的空隙出现了她的脸,像猫一样微微提起的嘴角。含着奇怪笑意的眼睛。我厌恶地后退两步,你想干什么?已经足够了吧。她却像发现了什么一样在眼里闪烁着星星,美穗的牙齿有点尖尖的诶!³我身上的霉斑全消失了,她围着我转圈,不厌其烦地说话,美穗还从没有叫过我的名字呢,为什么美穗从来只穿一件蓝灰色的连衣裙,那些鲜艳的斑纹是细菌还是真菌引起的呢,我的身上也能长出这些斑纹吗,只要能让美穗的痛苦转移给我——

    你说什么?

 

    我又回到了那片花丛。

    茂盛地开放着的,肆意流淌倾泻的,是彼岸花,全部变成了红色的彼岸花。每一根花茎都是她的一条手臂,每一片花瓣都是她的一个手指,我是mope,红色的mope,叫我小花吧,美穗,叫我小花吧,不要说你把我忘了呀——疯狂地叫嚣,S O S、S——O——S!拯救我们的船,拯救我们的灵魂!!⁶你想去死吗?你想轻易地抛下这一切吗?大声地说出来,笑着说出自己的全部疼痛,倾诉想杀死谁的想法,自私地愈走愈远,自己能不带牵挂地死去却看不下别人的死亡、只要能和这个世界永远告别就能不顾一切吗?!

    你能不顾这一切吗?

    ......我已经没有任何眷恋的东西了。一切只是徒劳。我还在我的少年时代,我在太过年轻的年纪看到了生活的每一面,提前知道了自己最可能的命运却没有能承受它的心理能力。我已经厌倦了。我被困在生命之下,只要能摆脱生命,付出多少代价我都愿意,因为我已经没有什么代价能付出了。

    那就是全部吗?

    你是否认为自己无可救药,没有值得骄傲的才能,活着只是浪费别人的生命?

    你是否总是对自己的一切感到厌恶,贪恋着别人的所有,又觉得总在别人身上找寻自己的梦想是可耻的?

    你是否经常被噩梦惊醒?

    你是否不能再像过去一样生活,无法和过去吃得一样多,无法和过去一样心口如一?

    你是否想通过逃避的方式克服困难?

    你是否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虚度光阴,没有什么东西是有意义的,整个世界都充斥着没有意义的事物?

    你的手是否经常颤抖,拿不住东西?

    你是否常常觉得自己如果自己死了别人会生活得更好?

    你是否感到早晨是一天中最糟糕的时候?

    你是否生活在他人的阴影里,越向光明走近就在黑暗里陷得越深,总被人群的声鸣和浪潮包围?

    你是否觉得没有人关心自己,永远无法得到祝福,死后所有人都会很快忘记自己?

    你是否认为被所有人遗忘就是真正的死亡?

 

    “——不是的!!!”

 

    “我关心你,我关心你!我祝福你,虽然我的祝福也许不能带给你任何东西,我永远记得你,记得一个叫美穗的姑娘,她在学生时代曾梦想过一次永无止境的假期,她游走在人群外,她一意孤行,她带着自私的想法想杀死自己、但希望你活下去!!如果是为了你能活下去的话、即使我自己也这样活下去也没有关系......

    “睁开眼看看我啊,你还记得我吗?”

    我惊醒了。

 

    我叫美穗。我是一名抑郁症患者。

    我经历过很长一段时间不去学校也不请假的日子。在那段日子的某一天,我从某个地方得到了一小瓶致幻剂,标签上写着marenol,啊,不用管是从哪里得到的。

    我吃了安眠药,吃了阿司匹林,利眠宁,谷维素,和着marenol一起每天吃下去几片然后陷入睡眠,把整瓶marenol都吃完了。我是怎么活下来的,谁知道。

    我本来以为我能在睡梦中死去,不管是痛苦地还是轻松地死去,或者只是让我体验到死亡的感觉,怎么样都好。并且我开始写日记,有时是每天写一页,有时是过几天后把那几天的梦境全写下来。我死后也许会有人翻开那本日记,看到在某一页后日记戛然而止,那就是我死亡的时候。

    如你所见,我在做这些记录时记忆和意识都很混乱,我弄不清时间和地点,因此我无法记录下来做梦的具体日期。而且这些不同梦境的顺序可能都被我打乱了。要不是我记录的是真实的事而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同人文,我自己看着都会觉得很假。

    是的,我本来应该在梦中死去。但是她出现了。在每一次梦中都出现,阻止了我的死亡。她是谁?

    我想过她的无数种可能,我童年时的同伴,动漫里的角色,在某张海报或者某次表演里看到的演员,被我遗忘的一个同学。但都不是,那些人都不是她。后来我找到了答案。她是我的脑海里抹不掉的一个存在。我的幻想,我还是个普通的小女孩时发生过的所有美妙的想象,我的泰迪熊。

    在最后一次梦中,我惊醒了。那是我唯一一次突然的惊醒,其他时候都是在漫长的痛苦中缓缓醒来。只有在那次惊醒后我看到了房间的窗台上,花盆里的一朵花,蓝色的六片花瓣,圆圆的花盘像向日葵。六片花瓣,哈,所以我会在梦中陷入六的循环。她是我的想象在那朵花上的投影。为什么我说她是我的泰迪熊?我幻想过自己穿着浅色的鸡心领毛衣,里面衬着白衬衫,头发上别着细长的发卡,还有格子百褶裙,她穿的百褶裙,我曾经最喜欢的式样,只是这些都在这段浑浑噩噩的日子里被我从记忆中抛掉了,只存在于我的潜意识里。就像很多人小时候想象中自己的玩伴,作文里出现而实际上不存在的兄弟姐妹,每个人心中的另一个世界,理想中的自己。

 

    救赎了我的你只是一个幻影。

 

    她出现了,在我的梦中。我是多么希望我真的不再孤独。有人能理解我。原本我以为没有任何人能给我祝福,拯救我。结果还真他妈的没有人能救我,只有我自己。她是,也只能是我自己的求生意志。所以我会救下她,我想杀死自己却看不下别人轻视自己的生命。我救下她后对她大吼——也许这件事我没有写下来,不管了——我对她要轻易离开这个世界的自私的想法那么愤怒,但是我和她又有什么不同呢?(还真的没什么不同,因为她就是我。)想象一下,如果真的有一个烦人的小家伙因为一句假得不能再假的谎话,或者一个幼稚轻狂的梦想就在自己的脖颈上缠上那条绳索,而一个仿佛与死亡同在的人挽救了她的生命......多么讽刺。但是直到那个时候我才明白死亡的真正意义。

    但我将活下去。在这个操蛋的世界里活下去。

    只是有的时候还是会想死。但是我再看看窗台上的那朵花,在我写下这段话时花已经枯萎了,只剩下一个花盆。我就对自己说,随便吧,不管如何,先活下去再说吧。虽然活着真的很他娘的麻烦。

 

——The End——

 

¹引自《我们在哈瓦那的人》。原文:“他们说地球是圆的——

我的疯狂执意抗拒。

他们说橙橘有籽,

苹果有皮,

我说黑夜即白昼,

而我一无所图。”

这里是想写出美穗的一意孤行,美穗最自我也最孤独。

²即歌曲《山楂树》的情节。《山楂树》中,少女同时受到青年锻工和碹工的追求,不知道要选择谁,久久彷徨而向山坡上的山楂树发出询问,歌曲最终也没有说明少女选择了谁。歌词:“歌声轻轻荡漾/在黄昏水面上/暮色中的工厂/在远处闪着光/列车飞快奔驰/车窗的灯火辉煌/两个青年等我/在山楂树两旁”

³本家的溺亡实际上是头朝上脚朝下的,而且美穗在溺亡时没有穿连衣裙;吊死的背景是罗马数字从一到十二的循环;各种死法的顺序也和本家不同,是打乱的;美穗其实一直都没有脸。这里为了情节需要和表现出美穗记忆的混乱做了调整。

⁴伽西莫多和爱斯梅拉达都是《巴黎圣母院》中的人物。前者相貌奇丑,后者相貌十分美丽,两人的结局都是惨死。

⁵《月亮与六便士》中,主人公思特里克兰德为绘画抛弃了自己的一切,最终在一个偏远小岛上的一座木屋里画出了自己一生致力追求的画,画面铺满房间的墙壁和天花板。

⁶SOS在英文里有两种解读,一种是拯救我们的船(Save Our Ship),一种是拯救我们的灵魂(Save Our Soul)。

Crimson Soul 歌词中文翻译 鬼龙红郎solo 偶像梦幻祭
原作者:中山いい子   Crimson Soul (绯红之魂) 作词 松井洋平 作曲 西川マコト 编曲 山本恭平(Art Refact) 歌 鬼龙红郎 翻译 砖家意见...
哈利波特经典语录● 斯内普● 小天狼星● 邓布利多
 our friends. At the same time, we also need a lot of  courage 勇气有许多种类,对付敌人,我们需要超人的胆量,要在朋友面前坚持自己的立场,同时...
qqkongj摘抄的写心情美文佳句:我们可以抵达的地方
we exist, but our soul is the real existence. The flesh will die and grow old, and the existence of...
ATX常用操作整理
; # 截屏存储 c.screenshot('screen.png') c.screenshot().save("screen.jpg")...
【谜鹅】我爱你,虽迟但到 #哥谭
。”      “I can save you, but also kill you.      I suffered shot, and also frozen.      I still here...
[安莉洁x你]神旨 #凹凸世界乙女向 #安莉洁x你 #女神x你 #gl
  with  my  soul.   我的灵魂安好。”   4.   教堂来访的人日益增多。   镇上的人们听说来了一位年轻的修女,能看透人心。   你只是帮忙接待来寻访修女的人,对她所说的话却抱有怀疑...
Young and Beautiful(愿你们永远青春美丽)● 秋元才加● 宫泽佐江● Miyazawa Sae● Akimoto Sayaka
?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即使歌词的下文没有给这个设问一个相应的回答,Sae也会说一句“I will...
【咒回乙女】裙子底下有什么? #咒术回战乙女向 #五条悟
自己是对她一见钟情这样的话,但那真的只是开玩笑,现在看来,你搞不好还真的是对她一见钟情了……甚至还随着相处,越来越觉得你们是soul mate。   好好一姑娘怎么说弯就弯了?   你纠结了一宿...
【海贼王乙女向】三个瞬间的一见钟情 #艾斯 #男神x你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艾斯单人,校园AU 不太甜,但是是个温暖的小故事 BGM: My Soul     (1)   “听说那个新来的家伙啊……父亲是杀人犯呢。”   “哗……真是看不出来...
【喻文州x你】月海 #全职bg
文学泛滥使用以至于过度普及,是有点土,但让我这个一向究极龟毛的人有一点小欢喜。就像喻文州穿着夏威夷风的花衬衫和大花裤衩,土得让人嘴角上扬。 可是soul吗? 我悄悄地用余光瞟喻文州,他还是很好看,像我...
Sharath Jois:瑜伽呼吸的重要
our mental state by the way we arebreathing, in the same way that we can control our mental state...
Parampara 传承
, experiential knowledge passed in succession from teacherto student. Our teachers have commit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