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诺中心】全世界丧钟悲鸣 #oc

sodasinei 2021-07-14

原作者:NaCl

 

 给亲友的oc写的

*带点赛博朋克的架空战争pa

 

    我已经死了。我死的时候还很年轻,在热血不时地涌上的年纪。死亡就那样突然地封住了我的嘴,我再不能说话了。一想到我曾经那么小,穿一条有兔子图案的连衣裙从来不稳稳当当走路,得不到想要的礼物就愤愤地跺脚,头发总往上翘,像我的个性怎么都压不下去。我最开心的日子是爸爸回来的时候,我可以坐在爸爸脖子上,比最高的山还高。那个小女孩总是放肆地尖叫,不论是兴奋,愤怒,疼痛,悲伤还是困惑。我也是像其他孩子一样平凡地长大的。可再没有人会知道我如何变成如今的样子。

    在我死前,我看到一生中某些场景串接成也许能被称之为“走马灯”的东西。我看到我在一个个昨天中踽踽独行。所有人都记得我死了,但是没人记得我曾活过。这些场景,我也不能确定对我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我毕竟无法再诉说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睁大眼睛,看着,看着。

    听说人死后会去电影院,我无力地看屏幕放映既熟悉又不熟悉的画面。我观看,记录,知道自己将失去一切。我自己悼念自己。

 

    爸爸带我去我一直心心念念的水族馆。水族馆的周年出售能闪光的纪念发卡,爸爸牵八岁的我向前走,鱼群的漩涡在我身旁旋转,管状和鹿角状珊瑚在我脚下养海星,鲾鲼从我头顶路过。

    我四处张望,爸爸的手掌温暖干燥,宽厚刮得下一层茧。有些人戴着和我一样的发卡,光在将要死去的我的眼里影影绰绰。这是爸爸在两年中第一次回来。玻璃隧道穿进水母展区。爸爸指着水母群,看这些水母,柒夏,这是月光水母,那些游过去的是箱形水母,很难看清。

    触手交错。线。杂乱的线条不按顺序,随意地摆在眼前。触手上的刺丝像细长藤蔓上的叶子,水母的胃像藤蔓开出的四瓣花。我激动的差点又尖叫出来,当时我不知道这些美丽的幽灵可能含有多么致命的毒素。

    小型水母群淡去。不知怎么的有些什么东西消失了,白气散逸,冰层消融发出咔咔声响。我看到头顶上一只巨大的橘红色水母悬浮着。我半张嘴说不出话。

    是这样,记忆最擅长欺骗,把过去美化成不可触摸的回忆,你追溯,以为过去的总比现在好,发现自己错过的永远无法挽回而怅然若失。我看着那只巨大的水母,周围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在陈旧的相片中静止,橘红色把整张照片晕染得潮湿。我只想到一个东西,太阳。发散的触手是日珥。

    我从此知道太阳在人类的意识中占据什么地位。拉神呼唤众生的名字而创造出生命,他的眼泪和汗水是人类的羊水。埃及人面对炫目的太阳而战栗,俯首躬身做拉神的牛和羊……¹

    水母从中间炸裂,它升上高空真的绽放成四瓣花。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九岁的我在烟火大会的人群中挤过。场景开始混杂了,我知道摩涅莫绪涅正擅自剪裁、拼接我的记忆。²夜空燃烧。每一年的烟火大会都很热闹,我穿一件新的牛仔,一步一步走着,茫然地看四周。烟花的声音交杂,烟火大会的颜色应该绚丽,可我记不清它是什么颜色。那一年的烟火大会在深秋举行。当时战争还没有爆发。

    烟雾一样全都看不清,我抓住一只伸来的手。爸爸的手总是比我的温暖,合上可以把我的手整个包起来。像我学跳舞,我的鞋踩在爸爸的皮鞋上。我的脚随着爸爸的提起又落下。

    柒夏,烟花好看吗?脚下踩着落叶咯吱响。爸爸蹲下,与我平视,当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只看着我而不看烟花,很久以后我才发现,爸爸是在看烟花映在我眼睛里的倒影。我用力点头说好看,爸爸笑着揉了两下我的发旋。知道烟花为什么好看吗?它燃烧了自己。燃烧是不可逆的。烟花展现了最耀眼的光后就要熄灭,此后烟花知道的就只有无边的黑暗,难以忍受的水的冰冷,还有漫漫长夜。它选择了这种方式完成使命,没有任何一种选择不伴随以失去……但是烟花自点火起就注定要燃烧。火不可逆转地改变了它。

    我甚至不需要刻意回想。爸爸的话像机器自动存储又播放出来。九岁的我似懂非懂,但是尽力把爸爸的话全记下来,谁知道作为执法队队长的爸爸下一次会在什么时候回来呢。

 

    爸爸的书房是我最常待的地方。说是爸爸的书房,其实爸爸几年才回来一次,把他的纸质文件全放在书房里。

    说起来我后来的经历简直就是爸爸的翻版。爸爸平时有意或无意向我灌输的东西,我这时候才想起来,发现还有什么等着我去改变,等着我创造出来或者毁掉。有些事情我不可能抛却。总有一天我要去面对,也许我即将到来的死亡就是早已注定的命运。命运女神偷着懒把爸爸的武器和代号原封不动送给了我,或许女儿照搬了父亲的人生不算是抄袭?

    爸爸在我面前总是以爸爸该有的形象出现。我有时会忘记他还是个军人。每次他回来时整理被我翻乱的书柜,沉默的、似乎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身影,和在工作的电话中显露的威严相去甚远。我站在墙边,嘴唇被咬得发白。爸爸有时像变了一个人。

    我那时并不知道人是矛盾的集合体。我还处在对所有人所有事都用同一种方式对待的阶段。和爸爸在一起的时间给了我永生难忘的回忆,也把大人世界的冷酷提前在我心里投下一片阴影。

    爸爸明显并不很擅长教导像我一样小的孩子。他的话比起教导更像是自言自语,我能听懂的少之又少。印象中的爸爸经常笑着揉我的发旋,他把仅剩的柔软给了我,愁苦和危险留给自己。他最经常提起的是一种叫做“使命”的东西,他说烟花和太阳的使命是燃烧。烟花的寿命短暂,而太阳虽然看起来是永恒的,但它在五十亿年后也会熄灭,变成灰烬。这是和人生老病死一样无法改变的宿命……但是,黑暗的天空有了它们才会被点亮。有太多东西比生命更重要。你不是很喜欢卖火柴的那个小女孩吗?他朝身后的书柜看了一眼。你喜欢的不是那个女孩也不是她经历的苦难,你喜欢的是在苦难中成长成这样,挣扎着却仍然坚定,憧憬不止,悲悯不绝的那个女孩。

    现在看爸爸的所有言行,都与他的军人身份脱不开关系。爸爸做出的每一个选择和举动,一句无关紧要的话,一个无意间投出的眼神,在后来都成了某种预言。这些到底是我一直都知道的,还是我直到将死之时才想到的呢?但无论是怎么样都没有区别了。

    我沉默地看着,然后是沉沦。我坐在电影院里。人死后会去的电影院……

    只有大屏幕是亮的。电影的画面倒很清晰,战火好像要烧穿屏幕扑到我脸上。我悄悄瞥一眼爸爸,坐在我身旁目不转睛,炮声轰隆轰隆。爸爸也是一名枪炮师,我没来由地想,“赤阳重甲”的炮口是橙红色,我总有错觉里面会流出岩浆。

    呐喊。流弹。鲜血。秘密。不舍。绝望。希望。眼神。爱。你很难想象战争到底意味着什么,因为战争远远不止是灾难。战争之下一切都被放大。一个士卒嘶吼着倒下了。他身上穿的作战服,配备的武器、装备昂贵的相当于奢侈品。这就像成千上万人戴着金银钻石,一个接一个跳入火场,一个工人做一生的活计都赚不到的价值转瞬被大火吞噬,闪耀的钻石变成黑炭……这个士卒倒下的尸体被踩踏,没人想把他的装备回收。他胸前的口袋里掉出一张照片。镜头给了照片一个特写,这是唯独在战争中最令人动容的情感:照片上,一个三口之家幸福的微笑沾上了血迹。

    很老套的情节。血迹是新鲜的,还散发着热气,但不久就会干涸。干涸的血在照片上永远洗不掉了。

    这只是在战争中显露的那些秘密之一。这个士卒付出了所有,为了保护比任何装备或奢侈品都珍贵的东西。

    爸爸带只有十岁的我看这部战争片,看起来很难以理解,但对我和爸爸而言这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预兆着某种必然。镜头转换着。背景音时响时断。爸爸的嘴唇轻微颤动,声音极低地从喉咙里滚出来:丧钟为谁而鸣?

    从我记事起,爸爸的书房墙上一直贴着一张纸。我最初的记忆就是站在书房里踮脚凝视纸上一格一格的图形。复杂的点划勾折,缠绕成我不能辨别的符号。随着我长大,纸上的一部分图形对我显示出某些含义。那是汉字。我的识字量很快增多,纸上的字从形单影只开始连接起来,像从海底浮上的高低不平的山脉。我没有求助其他人,只是耐心等待它自己现出原貌。我现在才知道,它哪里只是一张泛黄的纸,那是爸爸心中无形的“照片”。

    纸上写的是,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粒尘土,是大地的一部分。如果一小块泥土被卷走,大陆就少了一点,如同一座海岬少了一点一样;任何人的死亡都是对我的缩小,因为我处于人类之中;因此不必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是为你而鸣。³

    硝烟自顾自弥漫。枪和炮自顾自啸鸣。爸爸的使命……军人的职责……有太多东西比生命更重要,所以不惜一切,无所畏惧……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粒尘土……大陆的安定,要靠尘土的牺牲换来……战火燃烧……尘土在战火中飞扬……

    爸爸的眼睛在战火中闪着光。他把我藏到补给站里,我除了他什么都看不见。

    不要。不要说。

    别怕,柒夏。爸爸慢慢地揉我的发旋,他的手很快就会支离破碎什么都碰不了了。会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来,玩个游戏吧,答应爸爸不要违反规则……?

    爸爸在战争中把我藏到补给站里。他会对我说“来玩捉迷藏吧”,然后没有回来找我。并且永远不能回来找我了。而十一岁的我会傻傻地答应。

    来玩捉迷藏吧。我很快就回来。

    不要。不要答应。

    ……好……那你一定要快点来!

    我成了电影的演员。我在我观看的电影里饰演我的过去。但我什么都改变不了,世界只能按照既定的剧本运转。

    爸爸会按下赤阳重甲的自毁键,同时谱写了爸爸的结局,也谱写了我的。爆炸的重炮会像一朵巨型烟花,烟花自点火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燃烧。火不可逆转地改变了它。

    我会捡回赤阳重甲的碎片。碎片会被改装成新的“赤阳重甲”,融入新生的重炮的骨骼,肌肤,血液。我会继承爸爸的代号“阮诺”。在一次战争中我身旁会只剩下一个队友。她是个天才机甲师,她也刚好会是十一岁。

    在补给站蹲到腿发酸,我飞快掠过一些句子。这些句子在“未来”都会发生,因为它们根本不是预言。它们是已经在“过去”发生过的。时间在这里不起作用,地球停止自转,我在人生就要戛然而止的时候混淆着过往与将来。

    那么,当下在哪里?

 

    “阮诺,阮诺!”

    阿什利的脸。阿什利是那个十一岁的机甲师。

    “你醒了!你能想起来发生了什么吗?刚才你被炮弹碎片擦到了左臂,是水蛇的POS-11,⁴毒素估计在二十分钟后会蔓延到……总之现在我们要先……”

    战火烧穿了屏幕。

    原来我也和爸爸一样,是在战场上死去的吗?

    直到天昏地暗。挣扎着坐起来,至少右手还完好,只要有一只手,抓上赤阳重甲的操作杆……阿什利和我在她的机甲里,她的手指下代码和数据翻飞。

    所有的因和果像连接着烟花的引线。线。杂乱的线条不按顺序,随意地摆在眼前。我完全明白该怎么做了。

    “阿什利,打开你的机甲,让我出去。”

    “你疯了?!”

    “来不及了。你不会知道时间溯行军的速度有多快,我们仍然死路一条。队长他们应该在赶来的路上……我们能做的只有拖延时间,吸引敌方的……”就是这样。唯一的选择。阿什利的手被我攥出红痕。“现在安静点,听我说——”

    呼吸急促。我死死盯着阿什利,我的瞳孔很快就会涣散什么都看不见了。

    “玩过捉迷藏没有?”

 

    要尽量离阿什利的机甲远一点。

    我仍不知道那些场景对于我到底意味着什么。不论如何,我所需要的我都已经具有。会有这种奇迹发生的时刻,它可能平地拔起高山,也可能只造成一道细不可察的罅隙。但是无论大小,改变已经发生了。我面目全非的过往,早就在这么多冰冷而危险的日子中迷失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但当我想象重炮的爆炸时确实有一种难隐的喜悦。爸爸也是这样死去的。他燃烧自己的光芒比赤阳耀眼十倍,比烟花璀璨百万倍。太阳和烟花差别很多,但终究殊途同归。

    手指操作得精确无误。启动自毁程序-输入安全码-确定-进入倒计时。

    10

    逃走吧,阿什利,不需要再次有人成为我。

    9

    逃走吧逃走吧逃走吧,远走高飞逃到无人能及的地方去。

    8

    趁你还能燃烧,趁你还能在黎明到来前呐喊之时……

    7

    逃走吧逃往无人之境。

    6

    不要在乎你会去天堂还是地狱。

    5

    收起你的荣耀和泪水。去寻找你渴望和恐惧着的自由,再没人能阻挡你。

    4

    重重束缚,深深阴影……

    3

    逃走吧去打破一切掩埋一切开创一切。你不属于这里。

    2

    你当在你的归属中重获新生。

    1

    而我会失去一切。全世界的丧钟为我而鸣。

    0

 

——The End——

 

¹拉神是埃及神话中的太阳神。拉是生命之祖,通过念出每种生物的真名而创造出它们。人类诞生于拉的泪水和汗水,因此埃及人自称“拉神之牛”。

²摩涅莫绪涅是希腊神话中的记忆女神。

³出自诗人约翰·多恩的一篇布道辞,有删改。海明威的小说《丧钟为谁而鸣》标题就来源于这篇布道辞。

⁴炮弹型号为虚构。POS是单词poison(毒)的缩写。

【金泰亨×阿】● BTS乙女● 防弹少年团同人
。 但是我们泰亨小盆友还在赖床,走进房里准备叫醒他, “泰泰  起床了  太阳公公晒屁股啦” “唔  阿 我再睡一会 就一会(⌯꒪꒫꒪)” “再不起床  这周就没有草莓和可乐咯” “不行...
/你是什么做成的?【贾邵】● 脑叶公司oc● 小喵家的孩子
原作者:柒七七夜   是来自小喵家的oc 贾斯丁x邵 的同人小段子! 灵感来源于某个测试   邵是什麼做成的? 拐杖糖、勇氣 和打歪的領帶。 邵是這些東西做成的。 / “内维斯,你看这样可以吗...
【卡盒oc】恋爱游戏是真的会恋爱 #凹凸世界乙女向 #男神×你 #卡米尔
by/ 时亓在高中监狱   凹凸乙女 卡盒oc 现代pa 是很久很久以前要送给盒子的卡盒。 鸽子精来营业了。   正文:   窗外雪花纷飞,长青的松枝上已经有了一捧一捧的积雪。  九祁顺手将怀里的...
【柒南】带走或者埋葬 #oc #gb
席卷全世界的危机出现后他才有了回忆往事的时间。     雨越下越大,他和柒时不时往屋外的远处看一眼,没有门的门框在大雨中看起来像落地的毛玻璃窗,沉重的雨滴打下几片风信子的花瓣。     柒半伏下身逗弄她...
【鬼灭乙女向】当你轻唤他的名字,他就成为了你的花●鬼灭之刃●男神×你● 灶门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 悲鸣屿行冥● 嘴平伊之助● 童磨
眼睛烙下了一吻。 “即便如此,伊之助的心意也还是很令我感动的呢~”你对他说。 在你温柔的眼神里,猪猪又变得轻飘飘的了呢。   悲鸣屿行冥――【雏菊】 推开窗前你绝对没有想到,站在你面前的会是岩柱大人...
【JoJo黄金之风/迪亚波罗中心】衔尾蛇咬着你的心脏 #乔鲁·乔巴拿
原作者:逢夜   我来给阿沧讲睡前故事了。是个温馨的故事。 #老板中心向,无cp,仅仅是充满了对老板的善意 #有少量茸   “关于一千零一夜这个名字——有一种说法是源于迷信,这片大陆上的人们普遍认为...
北海的光与火● 海贼王● 黄猿● 波鲁萨利
原作者:残页   对于波鲁萨利而言,相较于阳光,或许他更依恋那盏烛光。 壹 “老夫想去趟北海。” 萨卡斯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是在一个普通到过于平和的下午。阳光从窗口蔓延,恰巧延伸到了他的左手不远一...
星尘【骨个人中心】● 海贼王● 布鲁克
音符,却如断了的弦,匆匆的结束了。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无意识的颤抖着的手,手中的双刃剑在颤抖中发出了悲鸣。他尝试,再尝试,却依旧是于事无补。那天晚上,他站在曾经战友的墓碑前,到了最终也没有拉出那首安魂曲...
【海贼王乙女向同人】当你们去逛百货公司●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路飞● 索隆● 山治
。】毕竟你可不希望走失儿童中心有一个大龄儿童。   【行了我知道了,有时候好歹也该信任我一下吧!】他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可能随便在这种地方迷路。   酒喝了三大杯索隆突然尿急,顺着箭头走都没找到厕所,万不得...
【脑叶公司oc】我曾经也想一了白了。(狄洛)
,这里确实是适合你的部门。”   “为什么,我不接受!!!”   “你想被公司‘辞退’?”   狄瓦正在办公室的桌上准备写今天的工作情况总结,殊不知却被门外的争吵声打断了思路。他只能放下笔,打开休息室...
【秋弋】黑阳 #gl #oc
咖啡馆啦。咖——啡——馆,你在听吗?     我知道啦……你从去年冬天就一直在念叨。     错!是前年噢!       咖啡馆的灯光很暗。     闻人弋给自己点了一杯特浓卡布奇,无视嚷着要和她一样的...
【蕉橘】以你为名的世界 #镜音双子 #蕉橘 #小虐
,细碎的光影悠悠地荡进眼底,一点也不温和地扎着他的眼睛。 04.『Stornoway 斯托韦 』 写完作业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困意已经向她袭来,镜音铃扶着自己的脑袋毫无形象可言地打了个哈欠,起身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