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嗣】Bless For Your Everyday #EVA

sodasinei 2021-07-14

原作者:NaCl

 

    明日香说,放学后一起去吃芭菲吧。学校对面新开了一家甜品店。

    好啊。我看着她手里晃的传单花花绿绿,又加上一句,要不要叫上绫波?

 

    我对着菜单犹豫几秒,最后还是和服务员说要和她们一样的。

    我们三个各自对付面前的一大盘冰淇淋水果冻,水珠划出痕迹。四人桌的我永远坐在单独的一边,明日香会皱着鼻子说比起笨蛋真嗣更宁愿和绫波坐。我们三个总是待在一起。成套的鞋子书包手机壳,同级同班的小学初中高中。严丝合缝。我们是三角形。只能坐四人桌并不可惜,明日香和绫波构成底边,我就是顶点。

    我喜欢三角形。尖锐的角一致对外,稳定沉静。我在学校食堂出从来只点同样的饭菜。不加思索,不用犹豫,付同样的钱得到同样的回馈。这种平稳让我安心。我们拿弹珠下跳棋。她们总到我家来,妈妈做的蛋包饭把她们留住。

    透明弹珠里流动着五颜六色。我们各占一角,只能覆盖住六边形棋盘的一半。弹珠反射午后阳光。我盯着棋盘研究许久,犹豫地拿弹珠向前跳两步,结果正好给绫波搭了桥。我和明日香瞪眼看绫波拿紫色弹珠,隔一格跳一步,弯弯绕绕,跃过我的那颗弹珠,把最后一棋下进了大本营。

    明日香的吁声中我长长仰叹,手往背后下落,猛地撑到几颗弹珠。我痛的大叫,绫波端起茶杯看明日香笑出的眼泪。

    弹珠完美的圆形,温润剔透,色彩在某种通路中来回,丈量下午的炎热。我仍然记得那天的绿茶,没有加任何佐料。弹珠像眼球或球面镜,都是能装下比它本身更大东西的存在。

 

    我们在读高二的时候,班里来了一位转校生。月白的头发和皮肤把他突显,他被扔到人海里也能一眼找到。

    我最不愿意成为的人。

    不记得是如何发生的,我做值日,从后排扫出半块橡皮一个笔盖。后排总能扫出因残缺而被丢弃的东西。但如果不去问一下,怎么知道它们的失主是谁,或者它们还有没有失主呢?班里没几个人。那天教室的窗子看不到夕阳。很快,无人认领的橡皮和笔盖被我放到了讲台桌上。

    他盯着我走过整个教室一路问过去。你真有趣,一般不会有人给只剩半块的橡皮和只剩笔盖的笔寻找失主。他说完笑起来。我瞥一眼他像樱桃汁一样的眼睛。也许吧,我斟酌着说。

    我和别人说话总要先想好如何表达。但他对于我完全陌生,他是那种和我的小世界自转方向完全相反的人。这意味着我的防线要被轻易地破开一个口了。

    我叫渚薰,你呢?

    真嗣,碇真嗣。

    一段新的关系要发生了。他习惯于寻找我。我要学着去应对一个我不熟悉的人,我旁边永远空着的座位可能从此有了所属。变幻的四边形。他会把四边形的另一个顶点拉到身边或者推开吗?他会不会成为新的重力中心,像恒星把其他人从原有的轨道上剥离呢?

    做完卫生,我问明日香还去那家甜品店吗。明日香的习惯是连续去一家新开的店,直到吃过菜单上的所有东西为止。

    明日香问,什么甜品店?

 

    薰君伸出手。有一道隐秘的光照在他脸上,像黑白无声电影。他做出口型,从、头、开、始。

    我开始做有关薰君的梦。每一次都是在星空下,他站在那里,让星空发烫,让荒野燃烧。我想起所有关于星星的故事。火车即将启程。前方到站银河站!龙胆花和风铃草,蓝色紫色,都有杯子一样的形状,盛满昨日的露水,明天的月光。¹他无声地说,让我们飞走。飞向月球,飞向木星。

    我记不清他关于木星的话。梦境的筛网只留下朱庇特这个名字,薰君说人们用这个万神之王的名字给木星命名再恰当不过。²醒来后我发现房间的桌子柜子都消失了。我的衣服和书包堆成一团,袜子和衬衫散在地上。

 

    红色弹力绳形成交叉的方形。明日香和绫波翻花绳,在下午的自由活动时间。我问明日香不去找弓道部的加持老师吗,她正好把花绳翻乱了,回头把弹力绳打到我手背上。

    笨蛋真嗣在说什么啊,我们学校什么时候有过弓道部?

    我翻找数学作业,书包的三个夹层,我来回找三遍,三次忘记要做什么。又轮到我做值日,拿起扫把又放回,鞋带开了两次系不上。几个同学从身边走过。明天见,真嗣。

    再见。我后知后觉地发现不对劲。除了她们两个,还有谁会和我道别?即使是她们也不会说“明天见”,这种只能给人心理上安慰的保证。我在心里犹疑,实际上是咀嚼着如获甘饴。

    薰君说,你在找什么呢。

    不知道。也许我把什么留在那里了吧。

    多少有些自言自语的性质。我似乎还在梦中……铁路横穿银河,河滩上白鹭起落翩跹。桔梗色的天空,我随手掏口袋就拿出一张珍贵的车票,像幸运曲奇掉出的纸条。¹这样的幸运真的会降临在我身上吗?

    他说,每个人都在找些什么。你在找些什么呢,真嗣君?

    ……啊,我的数学书不见了。我想到这个借口。

    没有反应。我看一眼课程表,“数学”被国文和保健掩埋了。

 

    这座城市在瓦解。

    明日香抢过绫波手上的遥控器,找一个播新电影的频道。电影的一幕幕像车窗外的景色远去,我被掰碎揉进每一帧。没人注意到所有频道都只播电影了。画家给临终的妻子画肖像;迟暮的芭蕾舞者在轮椅上的最终一舞;沙滩上升起火焰的烟雾;几个学生冒着雨狂奔笑闹。

    我们在罹难。仿佛进入了世界的另一个通道,我缠绕其中,搅乱万物,而这种扰乱只有我自己观察得到。我是电影中无意义地响起的空旷之声。城市像一份桌子上的拼图。拼图摆在那里,那么脆弱……一个孩子稚嫩的手都能随意拆下几块。毁灭就是这么轻而易举的事。

    这些变化由我自己造成,从薰君在那天说出那句“你真有趣”开始。虽然我不认为自己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我在心里犹疑,实际上是咀嚼着如获甘饴。

    那么,还有谁有这样的力量?

 

    体育课教传地滚球。体育课只剩足球这一项运动。

    地滚球以两个人为一组互传。我自觉抱着球走向墙壁,我唯一的搭档。老师出于职业责任问过我需不需要和其他人轮流练习。我说不用啊,墙壁是最好的搭档,你传什么球给它它就还给你什么球。

    薰君叫着我的名字走过来,我才想起班上的人数已经不是单数了。

    薰君不断提醒我着力在球的中上部、左脚的朝向,终于说晚上一起去看星星吧。

    车站的站牌精简,或者说简陋了许多。我和薰君坐上来的第一辆公交车。

    玻璃窗外的城市如此陌生。随身听里只有一首曲子,一遍又一遍重播直到没电。我们一直坐到终点站。应该说公交车直通到终点站,那么多站点都消失了。

    薰君每一科的成绩都优异,会四种乐器,读过十个国家的诗和散文集。在我身边的只有薰君。他哼着欢乐颂,第九交响曲最负盛名的片段被他的声带洗涤。而我深陷于自我。

    我把自己变成软弱无能的上帝。孑然一身,冒冒失失地吞噬了一切都上帝。千百年来,什么都学不会,空洞,贫乏的上帝。大楼悄无声息地崩塌、分解、消失,正像冬青在路边不翼而飞……我坐在公交车的腹腔里,任凭笨重的钢铁猛兽把我带到哪里去。

    薰君突然说,不管到哪里,我们都要一起去。

    我们可能走了很久,也可能只走了几分钟。和坐上随便一辆公交车还有在随便一站下车一样,我无意义地跟着薰君走。矿泉水瓶里只有一半的水。

    但是我们要到哪里去呢?我问。

    他拉住我的手。被我吞噬得无影无踪的楼房让视线开阔。我愣了一下,没有挣脱。

    我不知道。他这样回答。

    我们在杂草的尸体上坐下。鼓起仿佛平生聚集的勇气,我对他大声地说,我们是要一起去的对吧!

    他抬头仰望。这里的星空清晰的不像在城市中。不管星星多么明亮,我看到的夜空始终是黑暗的。正因为星星的光,夜空的黑暗才显得像一个深渊贪婪饕食着的巨口……薰君沉默着沉默着,他的眼角流下了眼泪。³

    真嗣君,你知道吗。他完全没有顾及流到衣领上的泪水。宇宙从大爆炸中诞生,星星冷却下来的余烬播散到远方,无终无止。余烬残存的热量生长出宇宙,宇宙中的银河系,太阳系,围绕太阳转动的第三颗行星,还有生命,当然也有你我。他的视线从星空转移到我。用从没有过的郑重语气说,我们都是星辰。

 

    我们没有了书包。每天要抱着十几本书上学放学,绫波还额外提个装课外练习册的袋子爬楼梯。不过她很快就不用在四层楼梯上走走停停,教学楼也逃不过灰飞烟灭的命运。

    我趴在课桌上打露天的瞌睡。所有的钟都不走了,灯再无力抵挡黑夜的到来。电力和覆灭的电线杆一起远去了。

    时间懈怠,走三步退两步。明日香和冬治吵嘴。我想起前几天晚上做的梦,像春天的柳絮挥之不去。薰君向我伸出手。也许有那么几句话是薰君真的说过的?我的掌心冒汗。“我就是为了与你相遇才出生的。”“两个人一起的话会有好事发生的,真嗣君。”

    没有空调和风扇,后背燥热起来。明日香朝冬治吐舌头。她不该在班长面前这样,要是换做我绝对不会和冬治多说一句话……薰君又哼着欢乐颂走过来了。他要做什么?优秀出众,在哪里都受人喜欢的他到底为什么要接触我呢?我一直放不下对他的敬称。是刻意,还是自然而然?……薰君问了一句什么。我想了一下,回答得牛头不对马嘴:这座城市像个天坑。

    是啊。

    很多东西都消失了。

    是啊。

    它们被黑暗吞噬……不,也许应该说,它们是被我吞噬的……

    是啊。

    但是,嗯,它们在你出现的那天开始消失。

    是啊。

    不晓得是在现实还是梦中,眼前的一切碎裂了。我也说不清自己更倾向于哪一种。生活叫我到处都做选择,选择题排除后总剩两个选项,对每个人我要用不同的方式对待,我永远不知道硬币的哪一面更好。有岔路口的地方都留下一个我徘徊的影子。如果选了另一条路会如何,我终究不得而知。但是,唯独这个问题我不想去解答。

    城市完全崩塌了。太阳骤然降落,像它升起时一样突然。所有人的头骨与颈骨分离,喷向上空的血蒸发得干净。

    只剩星空。银河滚烫得要烧起来了,我能听见宇宙射线贯穿我的身体,城市留下的虚空中我听见无声。

    惟有我和薰君。星星聚拢成漩涡,一段被肢解的宇宙。像黑暗河水反射的灯光。时间和空间中都闯入一片真空,它拖走的东西以某种形式被抹杀了,只有我们二人永存。我就活在这样一个宇宙的星球上。可想而知,被抹杀掉的那个城市是多么渺小啊。我站在宇宙中心呼喊。我无限大也无限远。如果那些死去的东西都像《青鸟》的故事中一样有灵魂,那么它们的世界一定尸横遍野。

    薰君还没我的指甲盖大。

    他看向一个方向。你看,那里的原野多么漂亮……那是真正的天界啊。

    薰君,不管去哪里,我们是要一起去的吧。

    夜空中出现一个真正的深渊,比黑色还黑。那是天空的洞穴。

    真嗣君,再见了。唯独这一次我们不能一起去……不用担心,就算在那巨大的黑暗中我也不怕。

    在我从未真正抬头仰望过的星空中,他倒了下去,像风中落叶,像飞蛾扑火。木星环占满视线。我从没觉得他这么脆弱过,我仿佛醍醐灌顶:所有英雄在成为伟人之前首先是人。

    等一下!不是说好,不管到哪里都要一起的吗?!³

    他穿过我的指尖,小小的身影坠落到宇宙彷徨的深渊里去了。我在吞噬了整个城市后,又让完美的、散发着光辉的、影响周围一切的、做什么都超群绝伦的拯救了我的薰君死去了。

    真嗣君,这次,至少要让你一个人获得幸福⁴……我真心地真心地祝福你,我祝福你的每一天……

 

    啊。

    我如梦初醒,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夕阳像柑橘一样的光辉,温暖让我有了现实的触感。

    我们三个喝路边买的冰奶茶。我总是点椰果,绫波喜欢布丁,明日香偏爱珍珠。明日香大声嚷加持射出那一箭的姿势多么帅气。她回过头让我想起薰君的侧脸,他只不过是我的一场梦。

    我怀疑着不知所措,随身听已经停了很久。按下重播键,第九交响曲的旋律根本不需要辨认。大合唱撼动我的灵魂。我在听到他哼的曲子后,把随身听里原来的曲子换成了欢乐颂。我怎么知道呢,也许在我内心深处,始终藏着成为像他一样的人的渴望。

    这种渴望,我在发现他永远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回来后才发觉。

    他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我在自己的生活中孤立,而他穿越人群而来。这感觉就像劫后余生。世界把我拥有的一切夺走,又换了一种方式全部还给我。

    快跟上!白痴,又在想什么呢?

    不知道。我说,感到些许熟悉。也许我把什么留在那里了吧。

 

——The End——

 

¹《银河铁道之夜》的情节。

²Jupiter,英语中的朱庇特和木星。罗马神话中朱庇特是掌管宇宙的大神,相当于希腊神话的宙斯。

月球和木星都在TV版的ED《Fly Me To The Moon》中出现。

³《银河铁道之夜》1985年猫版动画中的原创剧情。照搬了部分台词。【这段情节真的太好哭了我好爱】

⁴渚薰在《破》结尾的台词。

【明日香中心】人类濒临边缘 #EVA #新世纪福音战士
丑陋不堪。明日香爱碇真软弱愚钝,听不懂她曲折的话,明日香爱加持良治是个混蛋从不看她一眼,明日香爱凌波零冷冷淡淡,一句话不说夺走她的一切,明日香爱妈妈精神错乱认不出她。     但明日香不会爱渚...
【梅閃】空中急診英雄 #梅闪
。   「放開那份診斷書!!!讓我來!!!!!」   END   用接吻治療過度換氣的影視作品是漫畫版EVA的國民HOMO 千萬別這麼做...
qqkongj歌词翻译(困顿灰境 The Grey by The Icon for Hire)
 the grey It burns for a moment, but But then it numbs you Takes you & leaves you just Caught in the...
【新快】there for you #黑羽快斗 #怪盗基德 #柯南 #工藤新一
原作者:兮梨   由“there for you”这首歌衍生出来的脑洞 一直觉得这首歌很适合他们 算是“光芒”的后续? 有小小的私设: 新快交往 互留了电话 互知身份 昴先森没有住在工藤家 有一些些...
【零】その居場所は #偶像梦幻祭
:“是什么病?什么症状?哥哥有去医院吗?”   “别担心,今年的健康诊断也写着我很健康。只是最近工作看到身边的君就会集中不了注意力,好几次都差一点搞砸了;还有,有时吃饭的时候听着广播,有君的声音会突然...
【零】2LDK与爵士乐 #羽风 #偶像梦幻祭
原作者:13蘑菇   夹在各位大佬中间偷偷发 想看零吵架的产物,结果和自己一开始想的完全不同而且越来越欧欧西真的非常抱歉!!变成了很少女心的和非常无辜的老零之间的争吵 如果这样也可以接受请往下...
【零】君の居場所へ #偶像梦幻祭
原作者:13蘑菇   无聊的暗恋梗,视角倒苦水大量发生+奇怪私设+老零失智发言有,慎慎慎❗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他走出星奏馆,站在夜风里好久才拦到一辆出租车。他钻进去,简短地报出目的地...
【零】假象是真
原作者:蜜糖罐子   先是视角,然后是零视角 提前OOC致歉qwq IF OK PLEASE↓↓   一个人要说多少遍真话,才会被误以为是谎。   ■SIDE 人类总是视觉动物,能将天地万物在...
「未授翻/弓茨」In Your Arms, It’s Warm - It’s Cold Here Without You
by/ 沙姜   原标题:In Your Arms, It’s Warm - It’s Cold Here Without You 原作者:Mikanshi   Summary:   因为某些原因...
排球乙女——What's your name? ● 排球少年乙女向● 及川彻● 赤苇京治● 宫侑●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What's your name?【及川/赤苇/宫侑/木兔/黑尾】 预警:是吃醋的老梗,即可能威胁他地位的是哪个?有私设,第二人称,有长有短,OOC致歉...
qqkongj(Pillow Thoughts II 075)
the way you smell, how you dress for special occasions, your favorite color, the wall hanging in your...
当今的SharathJois瑜伽教学
past,certain elements of the practice were reserved for highly dedicated students.The methodology h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