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asinei:关于十二月份以及少年[上](中岛敦x你)

sodasinei 2020-09-17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乙女向注意,be注意
*灵感来源于标题同名文素
ready? 

go!

一月,中岛敦接到了一份委托。

委托人是一位少女,她的眼睛里盛开着鸢尾花海,哪怕只看过一眼的人都不会忘记。

【不知道有多少无知的少年郎溺死在这片蓝紫色的海洋中,敦你可不要陷进去了,这是作为前辈的忠告。】

武装侦探社的撩妹担当,太宰先生在看到少女的第一眼是这么说的。

『太宰先生你在说什么啊,这位小姐是来委托的,我怎么可能会对她下手。倒是先生你才会溺死在这片海里吧。』

“中岛先生说对了,您,的确会溺死在水里呢,只不过不是这片海水罢了。”

少女开口了,声音像夜莺一样婉转,说出来的却是类似于死亡预告一样的话。

“我是前来委托的,我希望你们能帮我毁掉一柄伞。”

『欸?一柄伞有什么……』

少年的声音止步于此,紫金色的眼睛生平第一次怀疑自己所看到的景象

那柄伞长在少女的右手上,是一柄经常在饮料杯上看到的,装饰性纸伞

少女是一名诗人,至少她自称是一名诗人,她为这柄伞感到痛苦,她无法握笔,甚至无法与人握手。

【这还真是稀奇呢,只怕侦探社也没办法解决,小姐还是请教他人吧】

『太宰先生……?』

【敦,那不是异能哦。这种事情还是少管吧,我总感觉那个少女怪怪的】

『是啊是啊,毕竟人家之前同意和你殉情了,正常人怎么会怎样呢』

【敦君的意思是我不是正常人吗?好伤心!】

忽视某个棕发笨蛋过于夸张的肢体动作,少年对少女表示了歉意。少女仿佛早就知道一般走了,这事以国木田的过肩摔收尾。

『总感觉有点对不起那个女孩子啊,手上长伞一定很可怜吧』

几天后,从乡下回来的贤治说遇到了一个眼睛很漂亮的女孩子,光着脚走过了麦田,明明离麦子成熟还早。还脱帽向田边的稻草人行礼,像一种告别的仪式。

[真是好奇怪啊,她没有打伞,被雨淋的浑身湿透。]

『她打伞了,只是没人看见而已』

中岛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说出来的话,太宰先生又要烦了。甚至,他自己也很好奇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月末的时候,中岛敦的办公桌上放了一束天竺葵,在太宰先生“自家养的猪终于找到白菜地了”的欣慰眼神中,把花瓶摆在了书桌最显眼的位置。

二月少女又来了,带来了新的难题

她金色的头发上盛开着粉红色的蔷薇,过于苍白的脸上泛着局促的红

『害羞……?小姐是恋爱了吗?』

心底涌起的感情是什么呢?是之前从未有过的体验。

“恋爱?怎么可能啊。再说了,我又不是来找你咨询感情问题的。”

“虽然原因不明,但是右手上的那把伞消失了,其实它还挺好看的,我已经能尝试用左手写字了,何况也没人和我握手。”

“这次要是不能解决的话也没关系,这样还挺好看的。”少女满不在乎的说,仿佛身体有异变的不是她。

『那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我是特地来见你的啊,亏得我送你天竺葵呢,你现在都不明白吗?”

『明,明白什么?』

“唉呀唉呀,真是服了你了”少女做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天竺葵花语是偶然的相遇,而蔷薇花语……”

『美好的爱情』

“什么嘛,你这不是很明白嘛。”少女笑了,就像一朵盛开的蔷薇。

二月中旬的时候敦又遇到了她,实际上,在少女毫无缘由的表白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中岛敦甚至不知道少女的姓名。

少女一个人在跳舞,在河里跳舞

『小姐?!这样会感冒的!』

“不会的,适当的运动只会有助于健康,再说我只是在和河流先生跳舞罢了。”

『河流先生……总之你先从河里出来吧』

“中岛先生其实完全不用管我哦,毕竟我可没把你当男朋友看嘛,不过中岛先生也是一样的嘛,我们算两清。”

『就算不是男朋友……我就不能以朋友的身份关心你吗?』

“你管一个只见过三次的,行为举止都不太正常的人叫朋友?那么,连朋友的名字都不知道,你还真是……朋友失格。”

『啊抱歉,请问你的名字是?』

“在我提了之后才想起来问吗,还有你其实没必要道歉的。”

“卡萨布兰卡,这就是我的名字。”

三月,少女把敦带到了一个村庄,美名其曰是约会

『那个,卡萨布兰卡小姐……』

“用你喜欢的叫法就可以了,你不觉得这个名字很烦吗”

虽然很想说自己宿敌的名字和这个差不多麻烦但好像自己从来没有叫过他全名哦,话说回来这位小姐是姓卡萨名布兰卡还是姓卡萨布名兰卡?总感觉这个名字不好断句啊……这样想叫简短一点也没办法了。

『那,布兰卡小姐……?』

“我说了可以用你喜欢的叫法,我无所谓的”

『布兰卡小姐,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不管是与河流先生跳舞还是对一个只见过两面的人表白。』

“为什么不这么做呢?只是因为你们不这样,所以我的举动就是错误的?”

“没有任何的理由可言,我不想和大家一个样而已。”

“不过说的难听一点,也就是叛逆罢了,虽然我早就过了那个年龄。”

中岛敦有那么一刻非常想问您今年高寿,话到嘴边却突然刹车,如果没记错的话随便问女孩子年龄是非常不礼貌的一件事情。

“的确非常不礼貌,换成别人早就把你扔到井里去了”

忽视掉中岛敦一脸惊异的表情,少女接着开口

“麻烦你脑子里想事情的时候面部表情不要太丰富,这样读心一点都没有成就感。”

哦,所以说是自己的表情出卖了自己是吗。不过说到底我还是不知道你今年多大啊,白白被骂还被威胁了啊。话说回来你真的能把我扔到井里去吗?

压抑不住内心的疑问中岛敦终于开口了

“布兰卡小姐,我不认为你能把我扔到井里去啊……”

名叫布兰卡的少女陷入了沉默,然后一语不发的把敦连拖带拉的拽到了一口井边上,然后用力一推。

『呜啊啊啊啊啊谋杀啊!』

“闭嘴吧你,你仔细看看清楚。”

『欸?』

井枯死了,井底堆积着厚厚的落叶,井的一边甚至有一个缺口,苔藓顽强的活着。

“看到了吗?那里有一个缺口,只要我把你从那个缺口里推下去就行了。”

“当然了,这井已经枯死很多年了,而且因为落叶的缘故,你掉下去不会摔死,最多骨折。”

『……可是我会饿死在里面吧,根本没有爬出来的方法啊!』

“只要定期给你送饭就死不了”

“而且爬出来的方法是有的,不要否定你做不到的事情。”

天空中传来鸟儿振翅的声音,中岛敦抬头有意回避这个话题。

『果然春天到了呢,燕子也飞回来了。』

少女撇了撇嘴角,充满嘲讽的开口

“那是麻雀”

『欸?不是燕子吗?』

“这个村庄不在路径上,燕子是不会经过这个村庄的。”

『这,这样啊……布兰卡小姐真是学识渊博啊……』

“看到那只黑猫了吗?对面窗台上那只,它快死了。”少女又一次若无其事的转移了话题

『啊……的确,奄奄一息的呢』

就像这个村庄一样,到处都是破败的建筑和死亡的味道。

少年这样想着,在少女的歌声中渐渐睡去,在昏睡前想的最后一句话是

『真是奇怪啊……布兰卡小姐 ,为了将要死去的野猫唱歌什么的。』

墙角,油桐花的枝叶悄然生长。

四月,少女简单的向中岛敦道别之后就离开了横滨。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日子回到了中岛敦认识卡萨布兰卡之前的生活,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她走了之后,中岛敦终于只需要处理太宰先生一个人的跳河溺水事件。

她走了之后,没有人再温柔的唱歌给他听,她曾经放过的风筝跌落在沙滩上,像一条搁浅的鱼。

芥川依旧时常来找茬,港黑也依旧每天在大街上搞事。和平时的生活没什么不一样。

随手扔掉攥在手里的狗尾草,这种草生命力旺盛又随处可见,这根狗尾草是中岛敦在一个草垛里随手拔的,没有任何特殊意义,自然不会有任何惋惜的扔掉。

如果是她在这里的话,大概又要说什么,不能因为它常见就否定它的价值了吧

可惜她不在。

五月,卡萨布兰卡依旧没有任何音讯,中岛敦尽了全力搜寻她的下落,尽管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

无所谓幸与不幸,他找到了。或者是,布兰卡找到他了。他接到一通电话,是布兰卡打来的。

“我去流浪了”

但是无数个夜晚,中岛敦却不止一次的梦见吉他在尖叫,酒杯在狂欢。但是布兰卡在哪里?她是不是也沉浸在纸醉金迷的生活中?

街边卖花的小女孩挎着篮子,苦苦相求路人买些花,都是一大束一大束的薰衣草干花。

『一束薰衣草干花多少钱?』

[两百六十円,先生。买一束吧,能有助于睡眠的,买了放在床头就能有好梦]

衣衫单薄的小女孩说着仅知的知识,甚至说了违心的谎言。

『给我来一束吧,三百円不用找了』

啊,想起以前在孤儿院的经历了

当时的自己,是不是也想这个小女孩一样对未来充满不安的恐惧呢?

这样,今天回家以后能做个好梦了吧

[先生等等,我有东西要给您!]

[这是我之前找到的蒲公英,还没来得及许愿,就送给你吧。谢谢先生!]

许个愿然后一口气吹散吗?

那么,我希望她回来。

这个五月伴随着飞舞的蒲公英种子结束了。

六月,中岛敦独自一人在海边散步,沐浴着落日的余辉,享受难得的安宁。

略带咸腥的海风拂过脸颊,有点疼。

海风同时将一顶太阳帽吹到了他脚边,帽檐上还缀有浅蓝紫色的丝带。

『帽子?估计是哪个小姐不小心被风吹走的吧,还是在这里等着失主吧』

“中岛先生?”

熟悉的声音,中岛敦猛然抬头后又一次不禁沉溺在那片海洋中。

“中岛先生,果然是你啊,我还担心是不是认错人了呢。那个,能先把我的帽子还给我吗?”

『这是你的帽子?』话一出口少年就后悔了,人家都来要了,说这话真是蠢极了。

“是啊,我的帽子。帽檐内侧不是有名字缩写嘛。”

布兰卡接过帽子带在自己头上,走了几步后突然像想起什么似得扬了扬手里的酒瓶,又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了两个酒杯。

“为了庆祝久别重逢,来喝酒吧?”

『喝,喝酒?布兰卡我还没成年呢』

大概是被少女的话吓到了,中岛敦甚至忘记了敬称。

“终于不是布兰卡小姐啦?敦~君?”

刻意用上了调戏的语调,如愿的看到少年脸上绯红一片,甚至连耳尖都是红的。

“放心吧,这是果酒,度数一点都不高。就当喝饮料呗。”

自说自话的将两个杯子都倒上酒,在递给中岛敦酒杯之后,布兰卡将自己的那杯一饮而尽后将酒杯倒转180度,几滴酒液顺着杯壁流下,然后在沙滩上失了踪迹。

“好啦我都喝了,敦你就当给我个面子呗?明明已经两个月没见了。”

『明明是你突然走掉,还说什么要去流浪然后一连两个月一点音讯都没有』

『我很担心你啊……』

少年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干脆把头也低了下去

“嗯嗯?我没听错吧?中岛敦先生,你该不会是真的爱上我了吧?”

『怎么可能啊?你自己想想你哪里能让我喜欢上!』

中岛敦突然抬头,提高音量来掩盖自己的心虚。

“是是,所以你千万不要喜欢上我啊中岛先生”

少女信步走到海边,任由海浪亲吻她的脚趾,舔舐她的脚踝。这时中岛敦才注意到布兰卡没有穿鞋。

“怎么样?中岛先生现在还是不肯喝酒吗?你不喝的话你我喝咯?”

『只,只是一杯的话……』

少年学着布兰卡的样子一饮而尽,然后被呛到说不出话来。

“什么嘛,不会喝酒就不要这么喝啊。顺便说一句,这不是果酒,是龙舌兰。没想到你那么容易就上当了啊”

少女一边笑一边给中岛敦顺气,忽视了少年眼中不明的神色。

称呼,变回中岛先生了啊……

为了掩盖心底的情绪,中岛敦开口

『布兰卡小姐之前在这里做什么呢?是在看海吗?』

“很遗憾不是,我在看这边的城市。”

“如果视力足够好的话,也许可以看到北海道的樱花呢。”

『可是现在不是樱花开放的季节啊?』

“哎呀,总归会有奇迹一类的东西嘛”

sodasinei关于十二月以及少年[下](中岛x
。 七月中旬,确切的说是七月十五日,中岛在思考了半个月后决定试一试 于是在夜晚,少年把少女约了出来。 “该不会放弃了吧?现在可是夜晚啊?” 『没有放弃哦,至少,我已经按照我的理解去完成任务了...
sodasinei关于十二月以及少年[he结局](中岛x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少女死后,中岛将她埋在在北海道的一棵樱花树下,墓碑没刻少女的名字,只是雕了一朵栩栩如生的天堂鸟。 『抱歉啊,天堂鸟不是这个季节有的花,但是我还是...
sodasinei【翻译练习】中岛「十年」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5.5  中岛生贺)   十年 中岛     十年前,还是十六岁少年的我,躺在学校的后山上仰望着空中漂浮的云,一边想着:“那么,我将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文野乙女]横滨不相信爱情 #文豪野犬乙女向 #男神x
白发时,少年的耳尖又泛起不正常的红晕,他有些僵硬地直起身,   “好,好的!”   微微眯起眼,   还是那么纯情啊人虎, 嘛挺可爱的。   转身进入吧台, 中岛还愣在原地,   啊,小姐的手好软...
sodasinei:【末日企划·明石线】第一章 伊始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乙女向,cp是明石国行x原创审神者 小学生文笔,ooc致歉 我真的不是故意不让明老板戏多一点的!   “喂?是我,布兰卡……今天不回来吃饭了?可是...
[文野乙女]横滨不相信爱情(完) #文豪野犬乙女向 #男神x
。 于是不得不多打几工。 这导致了一个后果, 基本睡不什么觉。 真·生活不易。:)   34. 生活不易第一弹之·《咖啡馆昏迷记》 …… 昏昏沉沉地端着盘子走到吧台前,递给中岛中岛察觉了...
sodasinei:【10fo点文】山姥切x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乙女向,现代paro cp是绘画老师x学生山姥切 严重ooc预警!   注意那位一直坐在角落的学生很久了。 一头金色的短发,比宝石更加好看的蓝色双眸...
[文野乙女]横滨不相信爱情(二) #文豪野犬乙女向 #男神x
+春愁   ✧全员x,本篇主中岛(可能横滨f4?)。单箭头向。   ✧可能会撞梗先致歉orz。   ✧ooc有,文笔差请见谅。   ✧愿爱与同在。     “我心中仍有希望。”     16...
sodasinei:【文野乙女】【太宰治x】日落之际的接吻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为了庆祝第三季开播第一次写文野,写的不好是肯定的。 我流太宰,女主没有名字。 想写一个温暖的,关于救赎的故事。 如果打动就太好了。 以后也许会有...
[鬼灭乙女]少年郎 #鬼灭之刃乙女向 #男神x #bg
的道一个人影,于是探出头远远地叫了一声,   “前面的那位请小心!!!”   说完又缩了回去,但是走着走着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于是站住了脚步又探出头, 最后发现离人家的距离一步就能撞去。 吓...
【文豪野犬乙女向】病床 ●太宰治●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中岛● 男神×
氧气的按钮,看着仪器逐渐平稳的线,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他摘掉的面罩,印的唇。 ~~~ 中也 有些烦躁的在的病房里走来走去,站在窗边看着灰白色的天空又走回床边。 “我一定会让好起来的,丫头...
【文豪野犬乙女向】在我的葬礼 ●太宰治●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中岛●江户川乱步● 男神×
的人也爱不了自己所爱的人。   ~~~     在的葬礼,他一直沉默着,拥有过的才不想放弃,让他看见了光芒,如果下辈子还可以再次相遇,就算在微小的希望他也会紧紧抓住,多年后,很多人劝他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