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北国三日 (第一夜)#文豪野犬 #双黑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黑泥潜水员


* 这是纯洁的坦诚相见的一夜


太宰治的奇妙路线再次突破了中也的想象。开着租来的车,他们没去任何一家看起来像样的酒店,反而向郊外驶去。不过几分钟就进入了没有路灯也没有来往车辆的道路。荒原之上,能看见的就是远处漆黑的树林,车灯落在雪上的反光,好像世界上只剩下了中原中也和太宰治,这感觉让中也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中原中也当然不害怕鬼,也不害怕任何敌人。但只要是有思维能力的生命对异常都会有所反应,更别说太宰治还在哼着什么双人自杀的小调。不自觉地,中也发动了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蛞蝓不知道不要在车内开灯吗!你闪得我都看不清路了。”太宰治用单手打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搭在中也的脸上解除了他的异能。这辆租来的走私二手日本车像是醉汉一样在结冰的路面上打了个转,最后缓缓停下。太宰治指着前方阴沉的建筑,“我们到了。”

“这是你这个木乃伊向吸血鬼借来的城堡吗。”中也下车打量着这个明显无人的建筑。如果在白天,也许不会感觉阴森,但在夜晚,这种荒郊野岭没人没灯光的建筑就怎么看都不舒服。

“这里可是附近最豪华的乡间别墅,如果不是他的主人在两年前在这附近被熊吃了,不会被用来当民宿出租的。”太宰治用明显不是钥匙的东西开了门,手探进屋内打开了整栋建筑的灯光。“进来吧,还是你害怕这里的熊?”

“如果被熊吃掉是你给自己安排的死法,那就算任务失败我也要看。”中也一边说一边走进去。映照在灯光之下,这栋房子看上去正常多了。屋内是老派甚至有点金碧辉煌的装修风格,不得不说正对中也的胃口。客厅内的壁炉里还生着火,室内温暖的空气让中也稍稍放松下来,

“这里还不错,你是真的花钱租下来不是破门而入吧。”中也回头道。太宰已经瘫在靠近壁炉沙发上,慢慢解着大衣的扣子。

“当然是租下来的,我还请人提前烧好了火,准备了药草茶和蜂蜜水。因为最后统统都可以让森先生买单,就让小矮人也跟着一起享受一下。”太宰治指着桌上的茶壶和水果点心说。

给自己倒了一杯散发着药草和果味香气的红茶,是和在红叶大姐那里喝的完全不同的味道,但并不讨厌。在这样温暖的屋子里,耳边只有噼噼啪啪的木头爆裂声,连安静地躺在沙发上的太宰治看着也不那么讨厌了。“切,那就只有今晚了,如果有熊要吃你就叫我。我的房间在哪里,我要休息了,跟你捆在一起整整24小时,都要被你的鱼腥臭熏死了。”

“等等。今天的节目还没完呢。”太宰治从沙发上翻身坐起来,抓住要离开的中也,眼里闪着也许可以被成为期待的光,“我租这里可是因为它有全套的俄式桑拿房,休息好了就去陪我体验一下。这可是我那个语伴强烈推荐的活动。”

“你要跟我一起蒸桑拿?”中也困惑的问道,太宰选的这个项目是在过于健康而显得有些异常。

“因为之前你盯着电视上的温泉节目的样子看上去实在太可怜。森先生的任务又派的的那么多。这样子下去,就算一直干到蛞蝓身体里的水分都蒸干也不会有机会去泡汤的。虽然俄式桑拿和日本的温泉不同,中也你没有其它的机会了。”

中也对西方的沐浴方式并不了解。但在这种夜晚足有零下三四十度的环境里,哪怕只是冲个热气腾腾的澡也不错,就算水池里有一条讨厌的青花鱼也能容忍了。而且就算一听太宰治的语调就知道他有阴谋,可要是拒绝了一定会被他嘲笑。

“怎么,害怕了吗,胆小鬼中也。”太宰治眯起眼睛,露出得意的笑容。

果然有阴谋,但不管太宰治在打什么鬼主意中也都不会认输给他。中也把太宰治从沙发上拽起来,“不要废话了,现在就去。”

别墅的后面通向庭院,走到室外,中也首先看的是一个露天泳池。是在这里泡吗?但不同于中也在电视上见过的露天温泉,水面上并没有冒着热气,在这样的寒冬,如果是温泉的话应该有明显的热气的。

“看,这就是专门做BANYA的的地方了。”太宰治指着泳池边的建筑说。那是一栋风格粗犷的原木屋,和日式的温泉旅店看上去完全不同。但中也能闻到木头燃烧的味道,烟气也在不断从木屋的烟囱里冒出。在零下三十度的晚上,所有温暖的地方都能激起中也的好感。

太宰治当然也是第一次来俄罗斯,第一次来西伯利亚,第一次蒸桑拿还是俄式的BANYA,但他永远游刃有余,给中也介绍各个步骤。“首先在这里冲澡大概5分钟,那边有浴巾,当然中也想要让我看他的裸体我也没意见,反正早就看过了。快一点,我去那边的桑拿室等你。”

中也的任务大部分都不需要太宰出场,但如果他们必须一起行动,那就意味着超乎寻常的危险,哪怕是他们两个也无法全身而退。所以中也和太宰当然见过对方的身体。在只有对方这个最讨厌的搭档时,受伤的他们互相为对方包扎。或者精疲力尽的完成了任务,躲在安全屋里,为了尽快洗去身上的血迹和尘土,两人在浴室里互相推搡。太宰熟悉中也的身体。而中也,他觉得可能自己也是看过最多绷带的人。

如果现在真的是度假时间,不是为了任务潜伏暗杀窃取情报,只是和太宰治窝在异国别墅里还要一起洗桑拿,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在难以言明的情绪里,中也迅速冲洗了下身体,只裹了浴巾便走到太宰治之前告诉他的地方。

同样裹着浴巾,当然身体上也依然缠满绷带,太宰治等在门前,用狡猾恶劣的眼神打量着中也。

“死青花鱼不要盯着我看。”中也生气地说,虽然身高还需要一些时间来长高,但他的身体可不像那个见不得人的绷带费装置。中也对自己不用异能力也能干掉一百个太宰治的身体可是很满意的。“你骗不了我,就算是俄罗斯也不会有缠着绷带蒸桑拿的习惯的。”

“绷带是我重要的象征,不会放弃的。不过看,中也,我用了不同的缠法,这样更透气一些。”太宰治特意中也面前挥动双臂。和平常相比,他的绷带现在可以说是挂勉强在他的身体上,松松垮垮的还露出了大部分关节。当太宰活动时,中也能隐约看见绷带间露出的皮肤,这样半遮半漏的造型是中也从没见过的样子。他几乎强迫自己移开视线,径直推开太宰身后的门,进入充满热气的房间。


*


“这跟我想象的不大一样。”中也有些沮丧地说,他环顾了一下简陋的房间,原木墙,木长椅,还有边角处缓慢燃烧着的木材。屋子里很暖和,但看上去实在太简陋了。“我想我还是喜欢在院子里泡温泉。”

“因为会有你的同类加入吗?不对,和蛞蝓比起来猴子可是高等生物。”虽然照常嘲笑了中也,但太宰治想下次能找到机会敲诈森先生的话,就可以带中也去箱根泡温泉。“你对这个国家最重要的仪式这么不敬。真是狂妄的小矮子啊。”

“我以为你之前一脸期待的样子会有什么特殊呢。”中也随口回道,他随便坐在长凳上,手不自觉地压住浴巾。肯定太宰治是不可能的,但温暖的空气确实让他感觉舒适。

“那是因为你没有认真的体验,我们打个赌怎么样,谁先出去谁就输了,要答应对方的一个要求。”

“蒸桑拿有什么了不起,我现在就可以想该让你做什么了。”如果是智谋相关的赌中也还会小心一些,但这种比身体的项目,中也怎么可能输,不管太宰他有多少阴谋诡计都不可能输!

“中也居然能猜到我要说的话,不错的进步。”说罢,太宰治晃悠到火堆处,从旁边放置的水桶里舀水,泼在火堆旁烧热的石头上。蒸汽和滋滋作响的声音一起在狭小的屋子里弥漫开。随着湿度的增加,还有旁边晃来晃去的太宰,中也觉得这屋子里更热了。

太宰走到中也身边坐下,侧身压在中也肩膀上。“混蛋青花鱼离我远点。”绷带和皮肤的触感,甚至太宰的头发扎在中也的肩膀上的感觉,中也从来没发现自己的皮肤这样敏感。当然是因为房间里的温度和湿度,中也脸涨的通红。

“偶尔也让我休息一下嘛,搭档。”太宰治虚弱地说。

如果从离开横滨起开始计时,他们也都快一天整没有休息了。中也还好,他只是动用了几十秒的能力,运动量还没有平时休息训练时大。而太宰,他也是第一次执行重要的跨过任务,之前也一直是他在谈判,也许他确实有点累了。

不管是真是假,他都示弱了就放过他吧,反正之后还可以让太宰治答应一个他的要求。中也决定不把这条青花鱼推开。

也许太宰治确实被疲劳击倒了,之后他都没有像之前一样嘲笑中也。他把话题转到这次的交易,港黑和俄罗斯黑帮的关系,他们回横滨后可能遇到的新变化。将中也情绪的琴弦作为演奏的工具,太宰治可以奏出激烈的乐曲,当然也能弹出舒缓的曲调。

时间在这样环境里失去了意义,中也甚至有点开始享受这里的温暖和惬意了。不断上升的温度和湿度让他大汗淋漓,他开始觉得太宰确实选了个不错的活动。

“我去再加些蒸汽。”太宰治按着中也的大腿支起身体,他摇摇晃晃的向火堆走去。

“喂,你怎么—”中也话还没说完,他就看着太宰一头向火堆栽过去,“太宰!”

中也抢身上前把太宰抓住,把他从火炉边拖开。中也双手捧住太宰的脸,不是错觉,这家伙的肌肤比桑拿室的空气还要烫。电视节目介绍过泡温泉时间长也会中暑,就是他这种情况吧。“太宰,你中暑了吗。应该做什么啊!”中也无措的问道。

但这条该死的青花鱼只是紧闭着双眼,一声不吭,甚至连呼吸都微弱的不得了。“你不会昏了吧。”中也感受到太宰好像失去了知觉,他不得不搂着太宰的腰,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中暑的话似乎应该降温,透气,也许还有补水?真是会给人找麻烦的家伙,中也只好把像是死鱼一样太宰治扛到肩上,带他去室外降温。

室内与室外的温差足有七八十度,如果中也不担心那条青花鱼的话,这种火热与寒冷的转换刺激应该会让他觉得很舒爽。但现在,连寒风都无法冰冻他心中的燥郁。他从来没有中暑的经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如果让他的保护对象没死在敌人的手里而是被中暑带走,那他就根本没脸回横滨了。

“即使是你这种自杀狂魔,也不该用蒸桑拿这种方式自杀吧。”全身赤裸的中也扛着只有绷带的太宰,站在桑拿房外的泳池边,吹着西伯利亚的寒风,这怪异的发展让中也的大脑功能完全崩溃了。

“中也……”似乎寒风起了些作用,太宰治恢复了意识,“放我下来,你的肩膀顶到我的胃了。好恶心,不放我下来就吐在你身上哦。”

“你以为我想抱着你吗!”强忍把太宰拍在地上再往身上踏几脚的冲动,中也把他放下,“你到底有没有……”

太宰治发动陷阱的时机终于到了,在中也重心不稳的时候,落在地上的太宰治刚好出脚绊住中也,上身也顺势拉住他,两人一起栽进旁边的泳池里。

这真是最刺激的入水了。不是因为接近零度的水,而是因为意外在水中不停挣扎的中也。他的头发在水中凌乱地飘动着,睁大的双眼闪着比冰雪更刺骨的光。为了看这样的美景,就算中途被小矮子趁乱打了几下也值得了。

“你在发什么疯!”体术更强的中也终于在水中站稳并压制了不停捣乱的太宰,他崩溃的低吼道,“中暑,自焚,然后是入水,你今天到底有几个自杀计划啊!”

不再挣扎但太宰还是缠住了中也,太宰说道,“小矮子偶尔也是会做些好事的吗。我的计划是在温暖的水汽中窒息,被烈火焚烧这样的死法不符合我的个性。”

“算了吧,无论是蒸的还是烤的青花鱼都只会一样难吃。放开我,不管你有什么打算今天都到此为止了!”中也觉得太宰今天疯的有些过分,他不想再继续纵容下去。今天的拯救自杀者份额已经用光了。

“呐,中也,你现在觉得很舒服吧。蒸桑拿的步骤本来就包括出来泡冷水澡哦。”

在冰水里,中也却不感觉寒冷,也许这是桑拿的功效吧,但重点不是这个,“所以你这是故意把我绊倒的?你之前为什么不说清楚?!!”

“哦?是想要转移话题还是蛞蝓脑子太小了还没有发现?刚才是你先从屋子里出来的吧。蛞蝓果然无法体会俄罗斯民族的桑拿精髓啊。所以那个赌是你输了。”

“我是为了救你!是我救了你!”

“是你输了,按照俄式桑拿的流程,蒸上十几分钟就要出来浸泡温水降温,然后再进行下一轮。我们只是把第一步稍稍延长了一点。总之就是你输了。”

“我们刚才在那里呆了至少有一小时!所以这又都是你计划好的。刚才要昏倒的样子也是你装出来的!”

“输家要答应赢家一件事。俄式桑拿有一个环节我想试试。这次就放过你了,你只要今天听我指挥就好了。来,现在身体冷下来了,我们去开始下一轮。”太宰治不想和中也争执他是不是故意,当然全都是计划好的,包括之后的活动。

太宰治拉着中也从泳池中出来,正如太宰所说的,之前汲取的都逐渐散发殆尽,如果是只有自己那再来一轮确实不错,但跟这家伙一起,别再来其它意外了……

无论如何,中也是愿赌服输的人,虽然他每次输给太宰都是因为盘外招。“你确定只是正常的蒸桑拿?啊!我讨厌这里。”

“会让你喜欢上的。”



半信半疑的中也被太宰治再次拽进了桑拿室。他们才出去了几分钟,火焰就烤干了空气。

“所以我们就跟刚才一样?”不打算让太宰再靠近火炉,这次是中也拿着瓢探过去去浇水。突然,他感觉背上被什么东西抽中了。

中也回头怒道,“混账,你又做什么!想在这里打架吗?”

太宰治站在中也身后,他双手拿着树叶编成的小扫把,摆出街机格斗游戏里的姿势。

“和裹着浴巾的我格斗,中也的爱好真奇怪啊。不过这个不是用来打架的,是按摩的工具啦,看上去很有意思吧。在上一轮我还没来得及教导你。来体会下这个吧。”

“那为什么不是让我抽你,我很乐意这么“服侍”你。”

“为了好好“服侍”中也我是特意学习了用这些树叶的手法哦,才不是没脑子的蛞蝓想的那样乱打一气。快点过来兑现赌注,过程中的感受也要如实告诉我。”

太宰治在长椅上铺开浴巾,招呼中也过来趴下。将手中的橡树叶小扫把沾水,然后在中也赤裸的背上拍打起来,“感觉如何?”

“还好。”中也咕哝这说。他当然不会说感觉非常好。树叶挥动时带起的热气混着草木香气向他袭来,落在身上的拍击感和冰冷的触感恰到好处刺激肌肉。以及,被太宰治“服侍”着的满足感……

中也很久没有这么放松了……



“这个力度怎么样?”

中也没有回答,他进入了深深的睡眠。连太宰治扶起他的身体,把他紧紧搂入怀中也没有醒来。在经过好一阵子折腾之后,太宰治身上的绷带松脱了大半,他的皮肤摩擦这中也的皮肤,这感觉比他想象过的更好。

只要不是对敌人和太宰,无论是陌生人还是同事,中原中也都可以称得上是个友善的好人。但他依然有着很强的防备心。中也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一直活在混乱之中,如果没养成时刻警惕的习惯,即使有着强大的异能力,他也早就被敌人干掉了。就当是他生命的最初几年一直在睡觉吧,诞生后的中也即使在睡眠时也警惕着外界环境,随时做好起来战斗的准备。

唯有这一年,中也开始习惯在太宰治身边沉睡。

最初是因为精疲力尽的战斗。他总是会在战斗结束看到太宰之后昏迷过去。而每次醒来之后,身上也许会多几处乌龟涂鸦,但中也感觉得到和失去意识前相比,他绝不会多一处伤口、淤痕,连擦伤都不会。无论他在怎样混乱的地方失去意识,太宰总能把他安全的带出去。所以,中也的身体比他的意识更相信太宰。当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中也就好像要把之前不足的睡眠都补回来一样,不受外界影响,直到身体彻底修整完毕才会醒来。

安静地躺在太宰治的怀里,中也发出微弱的鼾声。他全身湿漉漉的,头发打着缕贴在脸颊上。

太宰治对中也说的第一个谎是他不知道荒霸吐。他当然知道荒霸吐,那个太宰治老家的特产,只剩一个丑陋的陶偶证明存在的古老的神。但从太宰治第一次见到中也开始,他便绝不会把中原中也,他的能力,他的来源,还有他本身和任何其它东西联系在一起。

中原中也就是中原中也,如果要加上其它的修饰词,那也只能是太宰治的蛞蝓,太宰治的帽子架,太宰治的狗,太宰治的中原中也。

而且,看着中也陷入睡眠后平静的面容。太宰治伸出手指刮了一些中也脸上的汗水,含在口中。像横滨的海一样是咸的。如果他真的是神祗的化身,那也是从海浪中升起的阿佛洛狄忒。

让太宰治感受到了美的神祗。美与爱的神祗。

只有两个回合的桑拿吗,要是被费奥多尔知道会被嘲笑的。但蛞蝓的身体比较重要,出了这么多汗要先补充些水分。蛞蝓可是最容易脱水而死的生物了。太宰治拿起一旁的水杯,想了想还是自己先含了一口水,再把嘴唇覆在中也的嘴唇上。

中也的舌尖在太宰的口中探索着,吸吮渴望的液体,一杯水便以这种方式被两人饮尽。太宰治觉得中也身体上最像蛞蝓的地方倒是出乎意料的可爱。

“今天先放过你了,好好休息吧,中也。”太宰治抱起中也,离开了火热的房间。三日的第一天结束,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因为太宰治的预测永远会实现。



- 俄式桑拿是本来就想写的,但是查资料的时候突然听到介绍BANYA的俄罗斯小姐姐提到了陀翁,那句洁净灵魂,治愈身体是我随便翻译的,有了这个奇妙的巧合就把费佳拉来串个场。

- BANYA还有很多神奇的操作,比如在下面生着火的巨大铁锅里泡澡,太神奇了,我想象了一下宰那么泡澡,就真的变成青花鱼汤了,没法写,没法写。
 

北国第一) #文豪 #
原作者:泥潜水员   【北国 * 我要趁着新小说出来前多写点十六七岁的,本来想一发写完但想写的梗很多有可能爆字数,每天写多少发多少吧。 “宰君,我有一个任务交给你。”在黑漆漆的首领...
[/]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的幻梦 #文豪 # #
原作者:逢   文豪 宰治/中原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一种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一支点燃的烟在冬日...
】酒鬼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甜饼 *呐,瓦塔西真的化了,不要再ban了 *我给补吐了 # #文豪 #   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但是我不能控制住自己。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感受,我...
宰治的作案报告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大叔,意识流9000+,# # #文豪 *补了很多次,再不行就不在这里发了,爱谁谁吧 *甜饼   我叫南村卜,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   首先请停止你们的随意猜测和...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很傻之逼,真的,半小时不知道写出来个啥。 *第一人称 *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文豪   ***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我的脚会向我的爱人走...
】恋人答题十问01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短打小甜饼,关于回答问题什么的奇怪故事!!很久之前的脑洞,现在翻出来写一写!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   今日特邀嘉宾:武装侦探社中岛敦...
】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奇怪的产物,无聊的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芥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的什么部位...
】论宰治因为讨厌中原也而写的27本笔记 #文豪 # #
原作者:盐舟   *是短打 灵感来自于最新一话的文豪汪 *大家除夕快乐!!   中原也一脸不耐烦地一脚踹开了宰治家的门。 本来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正是个适合细细品酒的日子,刚好前段时间...
】你的名字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原著向3000+ # # #文豪   ***   认识这么多年以来,宰治几乎没有叫过中原也的全名。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那张看上去好看,说出来的话却...
】关于早安吻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完全没有认真写,一个月前的东西真的莫名其妙 # # #文豪   ***   宰治总是比中原也晚起,还总是拖着中原也一起睡回笼觉。若是在休息日中原也意思意思挣扎...
】Forget me not(不要忘了我). # #文豪*短甜
原作者:終桃   *短甜   2000+ *不要再屏蔽我了我不补了垃圾APP *一帆风顺已发冲呀 # # #文豪     不要忘了我   七月的风乘着海浪声悄悄接近,武装侦探社旁边新开了...
】新婚夫夫和他们的十个孩子 # #文豪
原作者:泥潜水员   *沙雕,港和武侦的极恶之,几乎全军覆没,是迫害名单超级长的一篇   宰治肯定自己是在做梦,所以他才看到了小小的也,大概五六岁,鼓着胖嘟嘟的脸颊正在他的枕边沉睡,还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