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放飞囚鸟(上) #文豪野犬 #双黑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黑泥潜水员

 

预警,人物OOC,剧情雷很多

年龄操作 20岁律师太宰 14岁少年犯中也
因为这个年龄差,在故事正文部分,中也未成年的时候不会有爱情发展,确认关系会放在番外。但觉得不适的话快跑

写这个文是的初衷是觉得,中也那种闪闪发光的人性的光辉是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都能展露出的,太宰也无论在什么情况,只要看到了那样的中也就会被吸引。因此,这个AU里的所有人设和剧情都只是为这个想法服务的,涉及到的法律刑事内容全是瞎编的。如果觉得文内对法律相关情节的描述幼稚或者三观不正请快跑。

这个星期内日更完
最后谢谢能包容这篇日常背景但有很多敏感点的雷文



1
六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天气炎热,是一个对缠着绷带的还要穿正装的太宰治很不友好日子。

终于在法律上成年,终于可以拿着律师执照营业,或者终于从住院部被放出来,太宰治可以预料到在他步入森法律事务所后每一个遇到的人都会对他致敬,说些恭喜,崇拜,期待他的表现之类的话。也许他就是因为这个才选择在19岁的最后一天在浴室里放掉身体三分之一的血液。

但就像过去的无数次的失败一样,太宰治依然停留在这个不停氧化的世界。所以他现在必须要去工作,做些无聊但轻松的事。轻松的就像胜诉,因为在法律上他从没失败过。


打发走前来祝贺的事务所内成员,太宰治随意瘫在他的椅子里,漫不经心地眺望着远处的海景。他的办公室豪华程度仅次于事务所创始人森鸥外,位于横滨最高的大楼中,俯视着周遭的一切,就如同太宰治和森鸥外的组合在法律界的统治力一样。

尽管太宰治才刚刚拿到律师执照,但他的赫赫威名早在几年前就传遍关东法律界。自十四岁考入东京大学法学部起,太宰治就作为事务所的“助理”被称为森先生的怀刀,他参谋过的案件没有一起败诉。如今他终于可以正式上庭,可以当面摧毁那些站在他对面的人。

也许那会让他的生活有趣一点……

“太宰先生,我是立原。”

敲门声打破了平静,太宰稍稍直起身体,说道,“请进。”

立原道造抱着一摞文件夹进入了太宰的办公室。“森先生昨天就将您的办公室换上正式律师的铭牌了。太好了,您终于可以直接站在法庭上。我都能看见那几家我们的老对手瑟瑟发抖的样子。”他活力十足地说,“森先生还说等您完成一个案子,他就把您的姓氏加在我们事务所名字里。您以最小的年纪拿历史最高分通过了司法考试,用不了多久您就能成为最年轻的合伙人。太宰先生真是太了不起了。”

立原是事务所现在唯一的未成年人,一个兼职实习生。他之前的职位是助理太宰治的助理,现在他终于转正成了律师助理。同样是刚刚升职,他可比太宰治有热情的多。

“森·太宰法律事务所吗,想想都让人恶心。这些就是现有的委托吗,我的第一个正式委托要挑个有趣些的。”接过立原递来的文件,太宰治随意翻阅着。森鸥外可不会放过他刚刚出院的可怜手下,工作时间到了。

“这些是还没有分配的委托,我按照委托金排序过了。”

破产,商业纠纷,名誉权,还有离婚案,太宰治迅速的浏览每一个案子的介绍,都是些平凡普通的案子。如果在六年前刚刚接触诉讼时,人类相互争斗的样子还能引起他的兴趣,现在太宰治对这些已经厌烦了。

如果没有特殊的就挑委托金最高的吧,然后把新出的游戏卡带和游戏机买全。太宰治胡乱想着,对于他来说需要动手的电子游戏比只用动脑的事难度更大,所以就选……

突然一张照片从文件夹中掉出,吸引了太宰治的注意。那是一个少年在拘置所的身高背景墙前的照片。他的身高刚过150厘米线,脸庞还带着小孩子那样的圆润感,也许刚满十四岁,但就算到了承担刑事责任的年龄,会被起诉的也只有谋杀这样的重罪。

太宰治好奇起来,他把没用的案卷扔到一边,专注在文件堆里寻找这少年的案子。

那不是一张好勇斗狠的小混混有的暴戾的脸,他的神情并不嚣张,也没有紧张和惶恐,几乎是一种超乎他年龄的冷静。但他的眼睛,是燃烧着反抗和愤怒的蓝色火焰。他做了什么?他杀了谁?他为什么要那样做?太宰治出生以来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大脑在全速运转,从照片的每一处,从蓬乱的头发和微皱的眉头分析这个人。

太宰治终于找到了案卷,他的名字是中原中也。把桌上其它没用的文件都推到地上,太宰治快速却专注地看着案卷的每一个字。

“太宰先生?”立原一边收拾地上散落的文件夹一边问。

“就是这个了。”太宰治挥着中原中也的案件说,他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终于,找到有趣的事情了。

“啊,对不起太宰先生,我把这个法律援助的案子混在了里面。森先生希望您考虑下我们几家关联企业的委托,他们都想请太宰先生……”

“那些案子赚到钱是比政府的办案补贴多上一百倍,但这个人的脸可比那些蠢货好上一千倍,不,一万倍。告诉森先生,这个中原中也归我了。”



2
这是太宰治作为律师处理的第一起案子,也是他从来事务所实习开始,六年来唯一想要获取胜诉的案子。

他之前从没输过,那是他巧妙玩弄规则和人心后自然取得的成果,太宰治才不在乎他过去的委托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但现在,太宰治却渴望着一场辉煌的大胜,得到无罪判决,放出这个中原中也,要是有人找过他麻烦就顺便起诉给他捞点赔偿。

尽管警方认为中原中也是冷血的杀人者,检察厅以故意杀人罪起诉他。
但那和太宰治有什么关系。

除了一件事,太宰治想要做的,想要达成的,所有的事都如他所愿。

所以不过三天,在森事务所的全力催促下,太宰治就作为中原中也的辩护律师来到了他被关押的拘置所,等待和他的第一次见面。

坐在拘置所的问询室内,太宰治第一万次摆弄中也的照片。作为警察或法官的话,靠看脸判断是否有罪很荒谬。但以太宰治的经验,真相可以在所有方面体现,和中也的照片相比,警方的调查虽然有少许参考价值但本质上都是些胡话。

中原中也,刚满十四岁的孤儿。他原本在横滨郊区的一个孤儿院长大。两年前孤儿院人数不够被取消了,又正逢政府推进家庭寄养制度,中也便被送到职业寄养家庭,佐藤健二的家中。
也许那称不上真正的家,但有一个固定监护人,中原中也,八岁的泉镜花和四岁的梦野久作一起成长着。直到四月三日,刚过十四岁生日三天的中也打电话给警察自首,他杀死了他的监护人。

警察赶到现场时佐藤躺在客厅里已经死亡,他的腹部和大腿各中一刀,死因是股动脉破裂引起的失血。三个孩子都在现场,其中泉镜花和中原中也全身失血,凶器也很快被发现了,是一把水果刀上面有泉镜花,中也和死者三人的指纹。

证据确凿,中也承认了杀人,虽然现场的其他两个孩子,泉镜花受刺激导致失语,梦野久作年纪太小,都无法提供有效证词。中也作为唯一的嫌疑人被逮捕了,而他成为罪犯在警察和检察官眼里也只等开庭宣判,走完程序而已。

而中也本人除了承认杀人外对所有其它问题都沉默以对,完全没有找借口装可怜寻求脱罪的意愿,现在看起来唯一想让他无罪的只有太宰治一个。看起来除了检察官,连自己的委托人都是敌人了,但这样才有趣吧。

在这样的期待中,询问室的门终于被打开,中原中也在两个警官的押送下走了进来。在旁边成人的对比下,中也的个子显得更小了。但他并没有退缩或不自在,太宰治能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支撑那小小的身体,让他即使身陷囹圄也能保持冷静。也许从内在看,这小的像蛞蝓一样的家伙要比太宰治自己还要强大。

中原中也看到太宰治明显一愣,脚步迟疑了一下午。感受到了中也狐疑的目光,太宰治露出得意的笑容。他可不会像其他菜鸟律师那样用老气的套装让自己显得专业,为了给他的委托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太宰治特意穿了昂贵且风格花哨的黑西装,让他比起律师,看起来更像从酒会溜走的电影明星。

“我是太宰治,你的辩护律师。”太宰治起身说。

“中原中也。”虽然不够热情,但他至少还算礼貌的回道。

两人简短的打了下招呼,在警察的注视下坐在的桌子的两端,让太宰治可以近距离观察中也的状态。

表面上看,他过的并不好。橙红色的头发蓬松凌乱,好像根本没有梳理过。刘海拨在右侧,略微遮挡着眼角的淤青。和左脸的线条相比,右脸颊也略有肿胀。警察不会在脸上留下伤痕,被关押的其它嫌犯欺负了吗?但他的神情没有丝毫畏缩,这可不是一条败犬,他一定狠厉地回击了,想要欺负他的人一定受到了猛烈的报复。

被太宰治一言不发的盯着,中也的神情从茫然变得不耐烦起来,他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来找我干什么?我没什么好说的,你是法庭指派的律师吧,只要把程序走完就行。”

太宰治调整了领带,摆出更正式的样子,他说,“虽然这是我执业的第一个案子,但我可不是那种满口爱和正义的菜鸟。你到底是什么人,做了什么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想要的是结果,是胜利。所以我们现在就来想一个让你无罪释放的辩护方案怎么样?”

“你们律师不是喜欢高收费或者能成名的案子吗,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说罢中也靠在椅子上,避开了太宰治的眼神。

“你不觉得自己很倒霉吗。14岁零三天的杀人犯同学,只差3天,如果你提前三天杀掉他,你就可以直接从警察局走出去,不负任何责任。”
“你配合的话,我们只要练习一下怎么好好说话,让你无罪释放的方法至少有300种。”
“不要对你的律师也这样沉默啊。和审问你的警察不同,我们是一伙的。”

但这些都无法撬动中也,太宰治觉得中也在小瞧自己,但是他不想摆自己的光辉战绩。他叹了口气,看来对普通委托人的方法没用。用挑衅的方法试探下吧。

太宰治探过身子,左手搭在中也的脸颊上,他怜惜地说,“真可怜啊,在拘置所里被欺负了吗。无论是年龄还是体型你都是这里最小的一个,这里关押的都是一些欺软怕硬的渣滓,一点都不会欣赏美丽的脸庞。你的案子不是法庭指派给我的,是我努力争取来的哦。只是为了让我第一个正式的委托人不要太丑,现在你的脸可太让我失望……”

“混蛋!”如太宰治的预料,中也暴起抓住太宰治的手腕,他有着和他的体型完全不相符的怪力。太宰治觉得如果不阻止的话自己的手腕也许会就这样折断。但这样也不错,换来小矮子怒气冲冲的样子,比带着面具可爱多了。

疼痛从手腕处蔓延开,那里一星期前还是皮肉翻卷的地方。伤口应该绽开了,血浸湿了缠绕的绷带,从袖口溢出来。太宰治看着中也像小狗一样鼻尖抽动,对血腥味这么敏感吗?他看中也发现了自己的“暴行”,表情几乎瞬间变得无措,一点也不像警方记录中的冷血杀手。

中也立刻甩开了太宰的手,他的视线在太宰的脸上和手腕游移着,问道,“你受伤了吗?”

太宰治坐回椅子,他撸起袖子查看,“桡动脉应该裂开了。”太宰治说,同时刻意把浸满鲜血的部位展示给中也。

“那是什么意思!”好像被太宰无所谓的态度激怒了,中也不在压抑怒气高声说。

“不用担心,这不是你的错。我上周割腕的伤口还没有愈合。而且你也不用这样害怕吧。股动脉破裂时肯定比这个壮观的多,也许我下次应该试试那里。”

“你……”中也实在不知该说什么,他缩回手抓了下自己的头发,最后勉强说道,“你真是个怪人。”

“你也是个奇怪的家伙。对审讯的警察一言不发是个很好的策略,但对作为你律师的我也这么不尊重,不怕我放弃你,让你被检察官和法官随意定罪吗?”太宰治把话题拉回案情。

“那跟你这个自杀狂也没关系!”虽然中也还是拒绝交流案情,但在刚才的冲击之后,他没法毫无情绪的敷衍太宰了。

“如果你以为能靠年龄得到轻判就错了,这次的检察官是主张打击青少年犯罪的强硬派。不想想办法的话你也许要在监狱里呆到成年。”太宰治观察着中也的神态,没有变化,他看来确实并不在乎刑期。是因为无知,还是有比这更重要的原因。

“我讨厌你,真不走运,第一个案子就是不配合的当事人,但我是不会让我上庭的第一个案子就失败的。算了,你就一直保持沉默到庭审结束吧,剩下的都交给我,这样至少不会拖我的后腿。”没有足够能撬动中也的筹码,太宰治知道第一次见面能得到的就只有这些了。他示意一旁的警官结束会面。

中也同样不想延长会面,他冷漠的起身,完全没有说什么律师你一定要救救我这样的话。和太宰治之前见过的刑事案被告完全不同。

“太宰……”在离开前,走到门口的中也停下脚步,被拉住双臂的他回头对太宰治说,“你的手腕,快去医院看看。但是我是不会付你医药费的!”

太宰治露出一个邪恶但对于他来说最真心的笑容。他快速走到中也身后,使劲揉乱了中也的头发。

哈,这小矮子性子那么倔,头发却这么软。

被看守的警官推开之前,太宰治俯身在中也的耳边轻声说道,“期待我们的下一次见面。”

下一次,太宰治会拨开中也的伪装,找到他隐藏的一切。

这才是太宰治想要的,不是吗?



3
森法律事务所,太宰治的办公室中,太宰治向森先生抱怨道,“我的委托人简直像蛞蝓一样讨厌。”

“不走运的太宰君,第一个案子就卷入政治了。本来刚满14岁的孩子,即使故意杀人罪成立也不会重判,何况自从09年恢复了陪审制度,只要太宰君和这位中也君上了法庭,稍微表演一下无罪判决也毫不费力。”

森鸥外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但是,负责这个案子的检察官显然有政治上的野心,他秉持对犯罪严肃主义。没什么比把一个孩子投入监狱更能显示他的铁腕了。我了解福地樱痴,那是一条咬住了就不会轻易松口的猎犬。”

“而我的当事人一点都不配合我,给他写好的剧本也会被他撕掉。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找这种麻烦啊。”太宰治继续他的抱怨,同时用不知道哪里摸来的橙色蜡笔在法律书上涂画。

画出来的东西一点也不像那个小矮子,但这不是太宰治是画技的问题,是蜡笔的颜色完全表现不出中也头发的光泽。

“如果太宰君想换一个更有趣的工作我可以安排别人接手这个案子。K商社的社长非常希望你能帮她进行离婚诉讼。那位夫人是我们重要的客户,如果不是她只相信太宰君我也一定会让她满意的。请一定为夫人和我们的事务所赢下来。”

森鸥外推销着他那可以带来功成名就的商品。虽然太宰治没兴趣,但为了多准备一些筹码,必须先做些无聊的工作。

“离婚案我接了,但说有趣的话,没有谁能超过我的小蛞蝓了。我会留下你的重要客户,但你的检察官和法官人脉都要让我用。”

“真稀奇啊,这是第一次见到太宰君这么有斗志。”森鸥外说,“那么合作愉快。”

太宰治摆了摆手作为回应,他收拾起桌子上的案卷,准备外出找能帮上忙的人。第一次他对未来没有一个清晰的预料,但太宰治觉得拯救一个蛞蝓公主,被困住的小矮人,似乎比死亡本身更好玩。


太宰治不喜欢交朋友,他也完全不想花时间在经营人脉上,这是庸才们的手段。如果他需要什么,自然可以通过更直接的方法获得。

比如东大法学部的所有学生,只要他们都知道成为太宰治的敌人很可怕,以及付出足够的代价,让太宰治站在自己这方就能确保胜利就足够了。而太宰治可以肯定,在过去六年进入过东大法学部的所有学生,直到退休都会记住不能与他作对。

但他确实还有两个朋友,巧合的是他们这次恰好能帮得上忙。在实习检察官坂口安吾和搜查课刑警的织田作。

“安吾,织田作,你们到的好早!”太宰治蹦蹦跳跳的进入了LUPIN,他的两个朋友已经在吧台等待了。

“因为你的短信说的很着急,所以我下班后就直接过来了。”织田作说。

“拯救蛞蝓公主的大作战,这是什么新暗号吗。我还有一堆工作,要是恶作剧我可不会帮你。”安吾没有好气的说道。

太宰治坐在两个朋友中间的椅子上,“是我第一个正式委托的代号,很重要的。但首先,看老板,我成年了,这次可以卖给我威士忌了吧。”太宰治掏出他的驾照挥舞起来。

“但是你刚出院三天,酒精对伤口愈合不利。养伤的人应该多补充含铁的食物,你之前好像是这样说的吧。”织田作说。

“没有比菠菜更补铁的了,老板,菠菜汁一杯记在我的账上。”坂口安吾立刻接到。

“织田作,我才不会被酒精影响。还有安吾,你终于愿意帮助我自杀了吗。菠菜汁这东西比加了洗洁精的威士忌还要像毒药。”

但太宰治的抗议无效,他最后还是只能用同样铁含量丰富的草莓汁和两位朋友干杯。“敬蛞蝓公主小矮人。”

“好吧,敬你的公主。”

“敬小矮人,但和小矮人搭配的不是白雪公主吗。”


“安吾!检察厅的实习还顺利啊?”太宰治首先转向了安吾。

“当然。但是太宰,你为什么要问这个。”听到太宰治那过分欢快的语调,坂口安吾几乎马上感到了胃痛,到底是哪个检察官得罪了这个恶魔,“打探情报的话,一直在森鸥外那里谋划策的你比我更了解检察厅吧。”

“了解资料和实际打过交道不同,我想知道一些更具体的细节。那个福地樱痴,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太宰治需要可信的第一手情报

“福地检事长?他负责都是些谋杀案和森事务所的业务应该不重合。你们不是以经济纠纷的案件为主吗?”

“安吾果然消息灵通,我要知道他的所有事,尤其是他正关注的案件。”

“最近他在起诉一些未成年犯罪案,已经走火入魔了。我知道很多少年犯都毫无悔改之意,只是想用年龄脱罪。但福地检事长的做法也不过是强迫法官按顶格处罚宣判,就像他现在主攻的少年杀人案,被杀的寄养家庭抚养者明显有问题,但福地检事长完全不管那些疑点,只是想让那少年尽快进监狱,我实在没法认同他的做法。”

“看来安吾也知道中原中也的案子了。”

“你是说我才提到案子。太宰,你知道了应该对外保密的未成年嫌疑犯的名字,那就是说……”

“我就是为了我可怜的小委托人来打听消息的。第一次出庭就要正面对抗横滨地区的检事长,太令人兴奋了。”太宰治说道。真是好运,比起森先生的消息来源,安吾要可靠的多。

“那个案子我也知道,”织田作插话道,“因为这个案子的事实太过明显,所以并没有做尸检。但我觉得这个伤口有点不对劲。一刀刺入下腹,那里没有致命的器官和血管。致命伤是腹股沟旁的股动脉破裂,死于失血过多。但这个位置,就算凶手只是个孩子,这个伤口位置也太低了。如果尸体还在做详细尸检也许能从刺入角度证明一些,但……”

“尸体早就被火化了,现有的证据只有现场拍的一些照片。”太宰治知道这个方向在辩护上没用。

“警方询问过中原的同学和邻居,据说他和监护人的关系很不好。”织田作补充道。

“所以福地检事长才选中这个案子,他很可能联系媒体在开庭前就把这孩子含恨杀人的动机坐实。”安吾皱着眉说,“太宰,你应该提前做好准备。”

“这边也只想尽快结案。”织田作说,“未成年犯罪是警方最讨厌的工作。据我了解办案警官只收集了一些那孩子的不良记录就不再调查了。对不起我知道的可能帮不上什么忙。”

“不,你们的消息都非常有用,我基本能确定了。”检察官和警察的消息证实了太宰治之前的想法,果然,没有人想要帮中也,他们都只是想摆脱麻烦或者利用他而已。而中也自己也没有自救的想法。

“确定什么?”

“我的委托人是个大傻瓜。”太宰治仰头把草莓汁饮尽,“难喝死了!可恶,等我解决掉不听话的小矮子,下次聚会你们一定要请我喝威士忌,或者消毒液鸡尾酒。”



4
第二天,在开始太宰治自己的调查之前,他首先来到了一间咖啡厅,寻求一个人的帮助。

“你们森事务所的人都很讨厌,这委托我不想接。”穿着侦探服,看不出实际年纪的男人一边吃着甜点一边嘟囔道。

“实际上我也只是来咨询的。毕竟直接证据已经消失了,即使是江户川大侦探也没法变出不存在的东西。”太宰治故作遗憾说道。

“我讨厌激将法,除非你给我提供一个月的粗点心。而且要放在我可以看到但不会让别人发现的地方。你是那个有名的太宰的话应该能做到吧。”

“成交。”太宰治将案发现场的照片放在江户川乱步身前。

江户川乱步睁开眼睛仔细看着照片里的尸体,仅仅几秒种后便说道,“放弃让那女孩出庭吧。我倒是可以做专家证人,但法官不会采纳的。像你说的那样,没有证据。你快走快走,不能被社长和其他人看到你跟我有联系,粗点心三天内放好。”

太宰治没有放弃,他来找江户川乱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

“一年份的粗点心,乱步先生,我还有一个委托全日本只有你能完成。”


来到中也之前居住的社区,太宰治开始了他的调查。当然不是为了庭审做准备,胜诉的方案太宰治能想到至少三百个。

为了胜诉,他根本不需要花时间跟中也的同学、邻居谈话,做这些毫无帮助的事情。

为了得到钱或者名声的话,按照森先生的教导,现在太宰应该先联系媒体再尽快打赢官司,然后把这赚不到钱的公益案件变成提高身价的工具。

他的调查只是因为他想了解真正的中原中也,而无论他查到了什么,他都不打算把中也的内在分享给别人。

按照和中也的互动多少,太宰治在本子上一个个划去调查过了名字。

经常帮邻居奶奶搬重物,是他能做的事。
这条也很有趣,在宠物店做大型犬的遛狗人,那小个子在公园里一定会被狗拉的到处跑吧,真想见识一下。
和同街区的孩子关系很好,经常为他们出头。这个笨蛋,为什么要允许那些比自己高一头的人躲在自己身后啊。

中也两年前来到了这个社区,他在这里生活了两年。而太宰治的课余时间也都在横滨,他却从没有见过中也。为什么不早点相遇,那样太宰治就可以早些解放中也。而他自己的人生也不会那样无聊。

最后是中也居住过的地方。

无需详述用过的手段,总之太宰治可以自由进入被封存的案发现场,只要不带走里面的东西,他想怎么看都行。

在这栋房屋里曾经一起生活的四个人,现在一个躺进骨灰盒,一个关在拘置所,一个住精神病院,只有最小的小鬼被送到别的寄养家庭。怎么看都是一个大悲剧。那中也又为什么不想办法改变呢?

匆匆看过客厅和其它人的房间,中也在那些地方没留下什么痕迹,没有研究的价值。太宰治进入中也自己的房间,然后一件件查看中也的物品,透过它们他好像能看到中也使用时的样子。

这个书桌是成人款的,完全不适合他的身高,所以中也学习时会拼命拉长身体吧。这样的想象让太宰治不自觉笑了出来。

书桌上有几本诗集,带着翻阅过无数次的磨损痕迹。太宰治并不意外的在其中看到了中也的笔记,但居然还有他的灵感和创作。喜欢写诗,真是可爱的爱好。他写诗的样子是怎样的?一蹴而就?不可能,他才不会有那么多的脑细胞,一定是一边抓耳挠腮,一边把草稿揉成纸团丢的满屋子都是。
用普通人翻书的速度,太宰治看过每一本有中也字迹的书,虽然在心里嘲笑了中也的作品无数次,但他同样记住了那每一个字。

最后要检查的中也的衣橱。拉开衣橱,太宰治不禁呲了一声,真是糟糕的品位。像是一百年前的老式礼帽,堆成一团的暗红暗绿的休闲服,这都是什么搭配啊。

唯有一件黑色的大衣还不错,但那样小小的身体被长款黑风衣包裹,简直像是个漆黑的小矮人。等他被释放后就让他穿这件给我看,然后再嘲笑他。他裹着这件衣服跳脚的样子一定很好玩。

带着这样的想法,太宰治把黑色大衣拎出来,看来那小矮子真的格外偏爱这件衣服。太宰治感到了衣物一边的垂坠。大衣的内兜里藏着中也的记事本。

随着翻阅,太宰治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这不是他想象的日记,而是一本侦探手册。中也的记录很零碎,但太宰治能分析出其中的真相。中也在调查佐藤的过去,以及曾经被寄养在这家庭中的孩子们的情况,尽管中也的记录很隐晦,但无能的成年人对无法反抗的孩子能做的就是那些事。

办案的警员并不想挖掘这案子的每一个细节,谁都没有检查中也的衣物,也没人知道这里有一个重要的证物。

写下的只有只言片语,但中也应该已经找到足够的证人和证据把佐藤送进监狱。这应该是他本来的计划,他本来不需要刺那一刀。 

而现在只要让这些过去的孤儿或者泉镜花证明佐藤有虐待或其它不良记录,那轻易就能用自卫来替中也辩护。梦野久作的年纪太小,无法提供有效证词。泉镜花应该可以作证,但中也不会选这个。

拼图补上了最后一块,如果镜花不能是凶手,如果其他孤儿不能曝光他们的伤口,如果所有人都需要得到幸福。

那中原中也就只能保持沉默,当在黑暗中保护别人的英雄。

但是太宰治讨厌英雄,他不会让中原中也如愿。
 

放飞(下) #文豪 #
原作者:泥潜水员 预警,人物OOC,剧情雷很多 年龄操作 20岁律师宰 14岁少年犯也 因为这个年龄差,在故事正文部分,也未成年的时候不会有爱情发展,确认关系会放在番外。但觉得不适的话快跑...
】关于早安吻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完全没有认真写,一个月前的东西真的莫名其妙 # # #文豪   ***   宰治总是比中原也晚起,还总是拖着中原也一起睡回笼觉。若是在休息日中原也意思意思挣扎...
】恋人答题十问01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短打小甜饼,关于回答问题什么的奇怪故事!!很久之前的脑洞,现在翻出来写一写!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   今日特邀嘉宾:武装侦探社中岛敦...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很傻之逼,真的,半小时不知道写出来个啥。 *第一人称 *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文豪   ***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我的脚会向我的爱人走...
】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奇怪的产物,无聊的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芥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的什么部位...
】你的名字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原著向3000+ # # #文豪   ***   认识这么多年以来,宰治几乎没有叫过中原也的全名。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那张看上去好看,说出来的话却...
】Forget me not(不要忘了我). # #文豪*短甜
原作者:終桃   *短甜   2000+ *不要再屏蔽我了我不补了垃圾APP *一帆风顺已发冲呀 # # #文豪     不要忘了我   七月的风乘着海浪声悄悄接近,武装侦探社旁边新开了...
】酒鬼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甜饼 *呐,瓦塔西真的化了,不要再ban了 *我给补吐了 # #文豪 #   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但是我不能控制住自己。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感受,我...
[/]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的幻梦 #文豪 # #
原作者:逢夜   文豪 宰治/中原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一种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一支点燃的烟在冬日...
宰治的作案报告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大叔,意识流9000+,# # #文豪 *补了很多次,再不行就不在这里发了,爱谁谁吧 *甜饼   我叫南村卜,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   首先请停止你们的随意猜测和...
】论宰治因为讨厌中原也而写的27本笔记 #文豪 # #
原作者:盐舟   *是短打 灵感来自于最新一话的文豪汪 *大家除夕快乐!!   中原也一脸不耐烦地一脚踹开了宰治家的门。 本来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正是个适合细细品酒的日子,刚好前段时间...
】新婚夫夫和他们的十个孩子 # #文豪
。”   “首领!”也失声喊道。只能是森鸥外的少年穿了他给爱丽丝买的洋装,不悦地审视周围盯着他的人,但现在他的眼神毫无威胁力。除了也还保留了一些尊重,宰治和与谢晶子迅速拿出手机拍照录像。   “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