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放飞囚鸟(下) #文豪野犬 #双黑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黑泥潜水员


预警,人物OOC,剧情雷很多

年龄操作 20岁律师太宰 14岁少年犯中也
因为这个年龄差,在故事正文部分,中也未成年的时候不会有爱情发展,确认关系会放在番外。但觉得不适的话快跑。


5
一周之后,太宰治第二次见到了了中也。还是同一个问询室,但这次中也脸上的伤痕都消失了,所以太宰治的心情也稍稍好了一些,而且他做了充分的准备,这次一定能剥开中也的硬壳。

“中也,看到你健康的样子真让我欣慰。”跳过寒暄,太宰治直接说道。

“你这种自杀狂也知道什么叫健康吗?”中也瞥向太宰之前受伤的手腕,“那个伤好了?”

太宰治把手腕递过去,上面依然缠着绷带,却不再带着药味和血腥味,“伤口愈合的不错,你要再捏捏看吗。但这次不要太用力,我很讨厌疼痛。”

“我对你不感兴趣,也不想跟你聊天。”把太宰治的手推回去,中也说。

“别这样说啊中也,我总比那些跟你关在一起的暴力狂好吧。”

中也露出得意地笑容,“那些混蛋被我教训过就知道要绕着我走了。你也学着点。”

“我的委托人真是暴力。我这次给特意你带了礼物。放心,拘置所里的嫌疑犯也可以有个人物品的,只要不是违禁品就行。你常看的那几本书都作为证物的一部分被封存了。我买了几本新的给你。”

然后太宰治在原来中也记感想和灵感的地方填上了对他的点评。不知道这个小矮子能不能记住他自己写过的东西,他的脑袋看上去只有那么一点点大,如果不记得就不能体会到太宰治那么有深度的批评了。

“我没钱给你。”也许中也只是想避开陷阱,他用了最容易被反驳的理由。

“你的脑子只有蛞蝓那么大吗!我都说了是礼物。”太宰治用手指夸张的比划着蛞蝓的样子,大声说道。

“你到底想要什么!”中也再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要遇到讨厌的太宰治,他总是很难控制自己,真是的,如果是阴谋为什么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如果是真心那为什么这么讨厌。

“难道我就不能像你那样不求回报的帮助别人吗?中也,我好心碎,你原来这么看我。看,我现在就在不求回报的帮助你,接你这个案子得到的补助金连我这些天的车马费都不够。”像是为了故意挑战中也紧绷的神经,太宰治像撒娇的小孩子一样尖利地说。

“哼,你不过是因为觉得好玩罢了。你真的有二十岁了吗,怎么这么幼稚。”实在被太宰治打败了,中也抓乱了自己的头发,试图把谈话引入正题,“关于我的案子我没什么好说的,你快点把程序走完,我们就能摆脱对方了。”

“这可不行,中也。我不想摆脱你,其它的案子完全没有你这么好玩,所以你也不可能摆脱我。”

“你还真是混蛋。”

“但我也不想和你谈案情和上庭,这太考验你的大脑功能了。我们来聊天吧。这可是大优惠,其它人想找我咨询一小时都要十万日元。”

“这么想赚钱还不如去银座当牛郎,不要来烦我。”

毫无廉耻,太宰治听到中也的职业推荐不仅没有生气还抛出了个媚眼。“我就把这当做是奉承了,毕竟不能期待小矮子的语言能力。看你写的那些没逻辑的诗和歌词就知道。”

“等等,谁让你看我写的诗!”中也涨红了脸,大声吼道。

“为找一些有利于辩护的内容你写的东西我一字不漏的读了,可惜除了被你拙劣的作品愉悦了一下以外毫无帮助。所以你的梦想是做诗人吗,还是作词家,或是想做歌手。”太宰治故意摆出了不屑一顾的表情。

“可恶,我的诗都还没有给别人看过,就让你成为了第一个读者。”中也像是吃了难吃的东西一样,做出恶心的样子。

“那还真是荣幸,我不仅是第一个读者还是你第一个批评家哦。送你的书上就有我写的评论,要好好学习呀中也,等你成名之后就可以对外界说最感谢的人是太宰治大人了。”

“我才不会看你写的废话!总之你记住,我的事跟你没有关系。”

“但中也,如果你不想采取措施的话,这些梦想就很难实现了。真的不想想办法吗?你有让自己无罪的选择吧。”太宰治描述着中也将会遇到的种种困难。

他站起身,看着中也在话语的攻击下逐渐缩在椅子里。中也知道他为了保护别人要付出的代价,但就算他自愿承担也一定会有迷茫和沮丧的时候。然后太宰治就可以用这些弱点来操纵中也,或者解放中也。

“我之前想见泉镜花,她本来是个很好的突破口。”太宰治漫不经心地说。

“不许你把她牵扯进来!”

不出太宰治的预料,只是一个名字,就换来了中也最激烈的反应。

“但没有见到,申请被精神病院的医生驳回了。她受到了强烈的精神冲击依然处于失语的状态。检察官很可能利用这点在法庭上塑造你穷凶极恶的形象。虽然我们都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

“镜花她……我能给她写信吗?”中也问道。

“我不认为她的医生会转交。毕竟他们都认为你才是造成她痛苦的元凶。”

“可恶,我应该早点想办法让她远离那里。”中也攥紧了拳头,抵在桌上。

就是这样的现实,不负责任的福利系统,虐待孩子的监护人,靠别人的悲剧牟利的政客,还有无数冷漠的旁观者,而现在唯一需要承担责任的是一个孩子。太宰治曾经无数次利用过这些现实来获得想要的判决,但现在他无法接受。如果中也向他求救,那太宰治会毫不犹豫的消灭一切想伤害他的人,但如果他不求救……

那太宰治的麻烦就大了。

“但我相信她会好的。毕竟她并没有做错事,谁会指责一个8岁女孩的反抗呢?可是,如果她发现唯一重要的哥哥因为某个罪名被判刑,你认为她会怎样做。会觉得如释重负,然后问心无愧的迎接新生活吗?”太宰治逼视中也。

中也咬牙说道,“人死了就要有至少一个凶手,一个凶手比两个凶手更好。毕竟我确实刺了他。”

“愚蠢,你的案子在司法系统内变成了烫手山芋,穷凶极恶藐视法律的少年犯和现行法律的冲突。或者监管失格的福利系统导致悲剧,厚生省也不想让背后的事揭露出来。哪怕只是装的无害一些,这样大家都可以轻松的把这一切混过去。坚持一个人扛下,单方面卸去别人的包袱只会让其他人失衡。给你做个预言,不论接受你帮助的是好人还是恶人,都不会有好结果的。”

但中也的回应只有沉默

明明是个小矮子,像是柔软的蛞蝓,却比太宰治能预料的坚强的多。这是太宰治的从业经历中唯一的大失败。在担任森先生的助理或直接操作事务所的其它律师的案子时,太宰治能轻易挖掘到别人想掩盖的真相,也能操纵别人得到有利的证言。所以他曾觉得那一边读书一别暗地里执业的六年都是无聊的浪费时间。

但那不是浪费,也许我在那六年做无聊的游戏就是在为这次做准备,来参与这世上唯一有意义的一局。

“中也,我们至少有一个地方是一样的。我们都试过杀人,也都没有成功。”

“我和你不一样。”

“那今天就这样吧。还是之前的方案,学不会说话就闭嘴,不要拖我的后腿。”

“太宰……”中也低声说。

似乎只有在告别前中也才会变得柔和一些。太宰治不希望这温柔是因为中也觉得可以摆脱他。中也应该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找他真正想表达的话。“什么?”

“谢谢你给我带的书,我会看的。”然后他不再说话,转身走出了太宰治的视线。

太宰知道中也会看的。他原来的那本书被翻过无数遍,上面记满了他的笔记,他写的歌词,他的诗。一篇比一篇成熟,就算被一大堆烂事缠着,中也的文字却不带一丝沮丧,像是在用苦难打磨自己,像等待破茧的蝴蝶。

走到拘置所门外,太宰治回望这个外表可以称得上不起眼的建筑,他产生了一丝无用的联想,这里和肖申克那样的监狱没法比。中也被关在这里,无论太宰是否送书给他,他肯定都不会停止在脑海中的创作,像他这样的鸟就算被关住也注定会得到自由。

但也许有一天中也后悔了,想停止在里面浪费自己的时间,然后他大概就会挖一个洞从里面出来,像电影里的主角那样。毕竟他是无辜的,无辜的囚犯逃狱的故事大家都喜欢看。

除了太宰治。太宰治不喜欢电影,不喜欢唱歌和写诗,所以他要毁掉这个可能会成为经典电影的剧本,把它改成,开场十分钟就把主角拐走,全剧终。

因为那只鸟不适合笼子。因为他的心是自由的,而太宰治,世界就是他自己的牢笼。

这样看,到底谁是被关住的人啊。


6
之后是第三次见面。很遗憾这次太宰治是带着坏消息来的,中也在街区里组织的少年自卫团伙羊背叛了他。

本来羊是一群因为家庭关系不好经常在社区里游荡的少年,两年前中也认识了他们。对于刚出福利院的中也来说,这是他第一次交到外界的朋友。

然而这些孩子可不是乖乖学生仔,他们经常会和年龄更大的不良少年甚至黑社会底层发生冲突,中也会为了保护羊的成员经常跟高中生甚至成人打架。

但当羊的成员为了消息费接受媒体采访时,这就变成了中原中也是不良少年的证据。也许这是福地樱痴的手段,或者更可悲一些,羊的小鬼早就想把中也卖个好价钱。

“那个叫白濑的小子还挺会夸你的,明明是个小矮子,却吹成了危险暴力的雅库扎预备役。就算现在日本本土社团已经被打的落花流水,也不会收只有一米五的成员。”坐在中也面前,太宰治嘲讽着这个愚蠢的小团体中的每一个人,尤其是最蠢的中原中也。

“情况对你很不利。如果你坚持不让泉小姐出庭,那我也没法保证你得到无罪裁决。”中也不帮忙的话,在法庭上只有太宰治一个人装可怜替他说话,那不就像小丑一样吗。

“泉小姐还是不能说话,她的医生也拒绝了我的见面请求,但她的神志在恢复。等那孩子恢复了行为能力应该会直接找警察说出一切吧,要是没人相信她,那就算直接跑来劫狱都有可能。只要看她的眼神就知道,那不是会让别人为她承担责任的人。”

“我会跟镜花说清楚。”中也还是毫不动摇。

“无论如何我们速战速决吧。我会提请尽快开庭,这样你总不会有意见了吧。和福地樱痴的对决还算可以,但花时间在这些小丑身上简直是浪费生命。我才不要用这种方式自杀。”太宰治把印着中也“恶行”的报纸扔在地上,对旁人来说,这一定让他像个自暴自弃的无能律师。

“然后我也可以摆脱你了。虽然你像青花鱼一样又黏又滑又腥又臭,但还是谢了。”被太宰治终于选择放弃惊到,中也尽量客观的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如果你服刑结束你想做些什么?”太宰突然问道,“当然,我不是说我会输掉,只是设想一下最坏的情况。那时你学业完蛋了,从监狱踢出来后自己谋生,就算唱歌再好也成不了歌星,现在这时代也没人看诗集了。你的朋友都抛弃了你,泉镜花也许会记得你,但她会送到其它城市的寄养家庭中,可能你们一辈子都见不到了。那时,如果你什么都没有,没有希望,你会做什么?”

“会有希望的。我能赚到养活自己的钱,如果我能写诗唱歌,就一定会有听的人,也能交到新的朋友,还有,我一定会找到镜花,无论她被送到哪里。”中也毫不犹豫地回答。

“你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这就是太宰治一直无法理解的地方,为什么无论多糟糕的事发生在中也身上,他依然还能看见希望。

中也沉默了好一会,也许他没有答案,或者并不想分享。但最后,他还是皱着眉头,不情愿但坦诚地对太宰治说,“因为,太宰,至少你会喜欢我的诗和歌。虽然你这个怪人在给我的书上写了一堆废话,但你不喜欢的话不会仔细读我写的东西吧。连脑子有问题的自杀狂都能做我的读者,以后肯定会有更多读者的。”

这次换成太宰治愣住了。这推理完全没有逻辑,太宰治才不喜欢中也的诗歌,他只是,他太宰治只是喜欢中原中也而已。喜欢看他在泥潭中挣扎的样子,明明在越陷越深却又不放弃。因此让太宰治觉得,在这一刻,他想活下去,为了见证中也的未来。

“就算是这段时间,也不是没有发生好事情,也许算不上好,但由你做我的律师也不坏。总之别有压力。”中也继续说,他似乎想安慰迫不得已放弃的太宰治。

“算是你说的对吧。”太宰治不想给出中也的其他优点,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只是喜欢他的一部分。而太宰治也不想让中也知道他喜欢中也的全部。所以就让中也以为太宰治是个喜欢无病呻吟的三流诗歌的品位糟糕的家伙吧。

“为了让你拙劣的作品继续给我带来愉悦,我还是找到了一个最后的选择。如果你签下这些文件的话,我保证在不涉及泉镜花和其他受害者的情况下让你重获自由。来选吧中也,信任我的策略还是用你那愚蠢的方式保护他们。”说罢太宰治从他的公文包中拿出一沓文件递给中也。

中也试着想读懂这些到底都是些什么鬼东西。但太宰治故意用了尽可能生僻的汉字,假名也多是选用来源于德语的词汇。尽管从法律上是百分之百的严谨,但靠词句就能干掉一半以上混日子的律师。

中也不可能看懂,这完全处于他的知识领域之外。作为委托人他可以要求太宰治讲解。但那混蛋故意搞出这些不说人话的东西就是因为他不想让中也明白他的计策。

中也看向太宰治,这次太宰治收起了那种心不在焉的戏谑。他是认真的,让中也必须去选择,是否要把人生交到这个自杀狂手上,一个连自己的人生都负责不了的人。

“你让我选择,可自我的案子落到你手里,我就再也没有选择了。”

太宰治觉得他听到了中也的嘟囔,但那也可能只是个幻觉。

“你保证,不把镜花卷进来。”

“你会相信我的保证吗?”

中也嘴角扯出一个略显扭曲的笑,他在一页页纸上签下姓名。

“我相信。”



7
如果幸运女神真的存在,那这次她终于愿意青睐那个最漂亮的小矮子。

森先生的人脉,武装侦探社的调查,安吾和织田作分别从检察官和警察的方面帮忙。为了万无一失的把中也捞出来,太宰治放弃了他以前操纵人心的手段,他求助于这些熟人,或者说朋友。然后横滨难道有能难住这个组合的事件吗。

终于在8月开学之前,太宰治拿到了释放书。这一次,他可以把中也亲自带出来。

告诉自己是为了庆祝第一个案件的胜利告终,去见中也时太宰治换了套新西装,还搭配了宝石袖扣与领带夹。但这些准备都毫无用处,当他来到拘置所的会议室时,太宰治竟然第一次感觉控制心脏的跳动变成了难事。

“你这家伙是从什么婚礼仪式里跑出来的吗?”对这次突然的见面,还有太宰治夸张的衣着,中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可不像某个品位糟糕的小矮子,你需要学会欣赏真正的时尚,而不是你那糟糕的撞色和古怪的帽子。”和中也互相嘲讽帮助太宰治找回了感觉。

“谁允许你翻我的衣服了!”中也佯怒,他轻轻一拳打在太宰治肩膀,但这次没有警官来挡住他,他们在把中也送到会议室后便离开了,现在这里只有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两人。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只有两人的独处,中也意识到这一点后,气氛几乎立刻便古怪了起来。

“长话短说,你可以跟我走了。”没有讨厌的看守来阻止,太宰治终于可以直接向前抓住了中也。

“去哪里?你在说什么?”中也迷惑看着太宰治,但他并没有挣脱,感受着手腕传来的陌生的温度。

“我很想告诉你,我觉醒了异能力,干掉了外面的所有警卫,现在是来带你逃亡的,这样的故事听起来更精彩吧。”太宰治用舞台剧表演一样的语气说,“但事实是,我找到你案发当时不满14岁的证据,因此不用承担刑事责任,所以你被释放了。因为案情真相对裁决不重要了,泉镜花和梦野久作以及你之前调查过的那些人都不会牵扯进来。这是你想要的吧?代价是你要背负逃脱法网的杀人犯的名声一辈子。”

“我不明白?”

“你的生日不是四月一日,那是福利院捡到你时根据猜测乱填的,而你现在的处境不过是因为那个无用的日期早了3天。比起和福地樱痴在法庭上争论正义罪责这些无聊的东西,甚至还要考虑其他愚蠢的小孩子的的心理健康。索性直接把棋盘掀掉,让一切没有讨论的必要。”

“婴儿不能凭空出现,总要有母亲、医院、医生护士。我委托的侦探找到了你的出生记录。你血缘上的阿姨当时只有15岁,你的母亲她的姐姐突然死亡后,你的存在让她不知所措。所以明明可以联系政府机构正式把你托付出去,但她太慌张了选择将你直接扔到福利院门前。按照你真正身份的出生证明,你的出生日期是4月29日。恭喜你,13岁11个月零5天的杀人者不用承担任何刑事责任。我让森先生做了你的监护担保人,你连少年感化院都不用进。”

“你自由了,中也。”太宰治终于一口去说完,他看着中也,期待他的反应。

中也彻底呆住,他甚至任由太宰治牵着自己的手。消化着这些突如其来的消息,他最终只含糊的问道,“这是真的吗?”

太宰治明白中也要问的不是他是否获得自由,而是一切的真相。但他不会回答。得不到答案的中也会永远怀疑着太宰治,怀疑比放下更好。

“你说呢?”太宰治狡猾地回答,“老实说,用这个解决方式不是我想要的胜利,但胜利就是胜利,循规蹈矩可不是一个大律师该有的标签。现在对这一切不满意的大概只有福地樱痴了,但你在乎他吗?你血缘上的阿姨自此可以摆脱抛弃你的负罪感。泉镜花和梦野久作,还有其它有过寄养经历的人都会慢慢忘记这段时间,没什么是时间不能消磨的。怎么看我的剧本都比你的更好吧!”

“所以上次你让我签的文件都是……”

“亲缘关系检测证明的许可书,大致都是这类的东西。”太宰治含糊的说。

“你还真是阴险狡诈。”中也挣脱开太宰治的触碰,却不是为了摆脱他。是时候掌握自己的主动权了,中也再次握住太宰治曾经受伤的手腕。伤口应该已经完全愈合了,绷带只是太宰治的伪装。而曾经流出的鲜血,也许没有被洗去而是流进更深的地方。

太宰治是个怪人,但中原中也同样是个奇怪的家伙,所以,“太宰治,你带我走吧。”

“好。”

没有分开,太宰治引领着中也,中也紧握着太宰治的手腕,两人一起离开了拘置所,一起走到蓝天之下。

“之后要做什么?”
“不知道能不能回学校,但总会有地方念书吧。”
“他们不同意就起诉他们,我的第一个案子糊弄过去,第二个必须赢得漂亮。”
“放过那些可怜的老师吧。”
“所以你知道我有多厉害了吧。”
“啧,感觉一辈子都摆脱不了你。”

但中也没放开太宰,那就是他想要的一切了。


End
转眼就是第二年的樱花季,太宰治和中也四舍五入的同居生活了七个月。工作狂森鸥外的公寓当然和事务所在一栋大楼,他买了整整一层的公寓。其中分出一间给中也住,以便搪塞来访的社工。而太宰治作为事务所的元老,他怎么可能在这里没有自己的公寓。

同居在一栋大楼里,相互只隔着一面墙当然也是同居。

太宰治甚至还把中也拉倒事务所里兼职自己的助理,但入职第一天中也就被森先生劫走送到了别的部门。森鸥外相信要是让这两个人一起工作,那他的事务所就会变成太宰治的游乐园。所以中也现在是尾崎红叶的助理,而他干的还不赖。

但除此以外,中也的生活就全是麻烦了。日本的校园里怎么可能少的了霸凌,尽管想对中也动手的人第一天就被直接打了回去(用的还是疼痛却不会留下伤痕的方法,让那些混账连告状都没办法),但其他学生包括以前的羊的成员都不和他交流。中也肯定不会因为别人不和他玩就找别人麻烦。总之他现在没朋友了。

除此之外,泉镜花和梦野久作都被送到了别的城市抚养,这样中也只能在假期短暂地见到他们。
诗歌投稿被拒数次,这个倒是可以预料,现在诗歌出版萎缩的不成样子只有成名作家才有机会。
中也又执意为自己写的词谱曲,所以这一项也在无限期停顿中。

尽管在太宰治看来,中也的生活是一团糟,但这个小矮人还是整天精力十足,好像永远不知道妥协和放弃。那太宰治就只好陪他玩下去。

用别针当钥匙打开中也的屋门,太宰治轻快的走了进去。今天两人约好去公园赏樱,虽然他们之间经常会打架,但这类活动他们都找不到其他更适合的人选。

中也正系着围裙在厨房中准备外出要带的便当。太宰治窜到中也身边偷走一个蟹肉饭团,“下次要多加点蟹肉。”

“滚开啊,挑食混蛋。我还没有忙完。”中也一肘把太宰治推开,“谁让你撬锁进来的,我们约定的时间还没到。”

“在出去玩之前先干点正事,你的老师来找我告状了。”中也的老师是个负责到讨人厌的家伙,之前太宰治被抓住听了整整一下午中也的校园日常,虽然他不讨厌听小矮子的事,但那位老师的嗓门是在太大了。

“啊?学校的话也没有很糟。”中也有些迷惑。

“你的偏差值只有75,和我当时的成绩比差了一大截,这样你进不了东大法学部了。”

“谁要和你满分的偏差值比啊。我的天赋又不在那里。我有自己的路要走。而且说起麻烦,你不就是我最大的麻烦吗。”

“中也。”

“听好了,下次去船上参加宴会不能再往海里跳,否则我就在把你捞出来之前先让你生吞十条青花鱼。也不许去其它地方入水。”

“你真可怕,我不去入水交换你把所有帽子都扔掉怎么样。我可不想再看到你像个糟糕的帽子架一样了。”

“算了,反正你也不会听我的。我还是想想下次捞你之后的报复方式吧。快走,赏樱的好位置都要被占满了。”中也把野餐包塞到太宰治手中,挑了他最喜欢的一顶帽子戴上。

横滨公园里的樱花并不壮观,在众多游人的拥挤下就更显得吵闹而庸俗了。但这是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第一次赏樱。太宰治之前从来不做这样浪费时间的事,中也是从来没机会参与这样的活动。但也许,他们只是都没遇到能一起赏樱的人。

在一株并不繁盛的樱花树下铺开垫布,混在公园内众多的游人里,太宰治和中也看上去同样平凡。

春日的暖风吹落花瓣,同样送来周遭人的言语,普通人交流着恋情,担心工作,为成果高兴,为学习困扰。但这些琐碎不再让太宰治厌烦,因为中也被类似的事缠绕着,他的所有举动都让琐碎变得有趣起来。

太宰治倚靠在树上,他垂着头,似乎在对中也,似乎在对自己说,“最初做律师是因为我想见识人类真正的战场。不同于和平的日常,人类为了利益用各种手段伤害别人,被伤害的人也想办法反击。死亡,背叛,欺骗这些平常生活中被掩盖的事在法庭上被揭露出,一点一点的解剖。我以为,我能在这里找到生命的意义。”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找到。”中也没有嘲笑太宰,但他坚信自己的判断。

但我找到了你。

太宰治也许永远都无法找到自己生存的意义,但他也永远无法否定中也生存的意义。
因为中也会克服任何困难,中也会实现梦想,中也会把太宰治为自己设下的囚笼破开。

“中也,要和我一起生活吗,你马上就满15岁了符合成人收养的条件。你愿意让我做你的监护人吗?”

“你就这么想和我绑在一起啊,摆脱不掉的超级麻烦的青花鱼混蛋。你把申请书拿来吧。”

“你同意就好,申请书之前你就已经签过了。”

“签过了?什么时候!是混在庭审前的那堆委托书里是不是!你那么早就计划好了吗!”

太宰治没有回话,他只是笑着抢走了中也的给自己做的点心和饮料吃喝起来。

比那还要早,当太宰治第一次见到中也时,他第一次发现中也的照片时,或者在他过去毫无目的的活着时,他就在等待中也的来到,这样,太宰治就可以和中也一起飞翔。


写完啦,如果我能再写番外的话就够单篇两万字了。算是我的大突破。谢谢读完的大家。

放飞(上) #文豪 #
风格花哨的西装,让他比起律师,看起来更像从酒会溜走的电影明星。 “我是宰治,你的辩护律师。”宰治起身说。 “中原也。”虽然不够热情,但他至少还算礼貌的回道。 两人简短的打了招呼,在警察的注视...
】恋人答题十问01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短打小甜饼,关于回答问题什么的奇怪故事!!很久之前的脑洞,现在翻出来写一写!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   今日特邀嘉宾:武装侦探社中岛敦...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很傻之逼,真的,半小时不知道写出来个啥。 *第一人称 *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文豪   ***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我的脚会向我的爱人走...
】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奇怪的产物,无聊的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芥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的什么部位...
】关于早安吻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完全没有认真写,一个月前的东西真的莫名其妙 # # #文豪   ***   宰治总是比中原也晚起,还总是拖着中原也一起睡回笼觉。若是在休息日中原也意思意思挣扎...
】你的名字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原著向3000+ # # #文豪   ***   认识这么多年以来,宰治几乎没有叫过中原也的全名。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那张看上去好看,说出来的话却...
】Forget me not(不要忘了我). # #文豪*短甜
原作者:終桃   *短甜   2000+ *不要再屏蔽我了我不补了垃圾APP *一帆风顺已发冲呀 # # #文豪     不要忘了我   七月的风乘着海浪声悄悄接近,武装侦探社旁边新开了...
】酒鬼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甜饼 *呐,瓦塔西真的化了,不要再ban了 *我给补吐了 # #文豪 #   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但是我不能控制住自己。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感受,我...
[/]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的幻梦 #文豪 # #
原作者:逢夜   文豪 宰治/中原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一种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一支点燃的烟在冬日...
宰治的作案报告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大叔,意识流9000+,# # #文豪 *补了很多次,再不行就不在这里发了,爱谁谁吧 *甜饼   我叫南村卜,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   首先请停止你们的随意猜测和...
】论宰治因为讨厌中原也而写的27本笔记 #文豪 # #
原作者:盐舟   *是短打 灵感来自于最新一话的文豪汪 *大家除夕快乐!!   中原也一脸不耐烦地一脚踹开了宰治家的门。 本来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正是个适合细细品酒的日子,刚好前段时间...
】新婚夫夫和他们的十个孩子 # #文豪
原作者:泥潜水员   *沙雕,港和武侦的极恶之日,几乎全军覆没,是迫害名单超级长的一篇   宰治肯定自己是在做梦,所以他才看到了小小的也,大概五六岁,鼓着胖嘟嘟的脸颊正在他的枕边沉睡,还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