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中也!TAXI! #文豪野犬 #双黑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黑泥潜水员


*这次试试写武侦宰,一发完结


1

当中岛敦踏入侦探社时,他不禁被办公室内久违的宁静感动了一下。乱步先生和国木田从昨天起就出国执行任务,没有了侦探和侦探社妈妈,其它成员都进入了摸鱼模式。

贤治在浇花,与谢野医生和镜花在一起看时尚杂志,谷崎兄妹贴在一起也许在写作业。连太宰先生都在……

“太宰先生!你怎么也在办公室?!”中岛敦简直不敢相信永远迟到的太宰先生居然比他还早就来上班了。

“敦,你今天是最后一个哦。”太宰治旋转椅子,向中岛敦打了下招呼。他摘下耳机,You Win伴随激昂的游戏音乐声从耳机中传出,“国木田不在我就来办公室蹭网和电脑啊。要打败一个学不会认输的小狗需要最好的设备。”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环顾一周,没有一个人在认真工作,中岛敦无奈地说。

“当然没问题,我的报告你不是帮我写完了吗。简单的委托都解决了,乱步不在我们也没有复杂的案件。当然要趁这个机会好好享受下横滨的和平。”说罢,太宰治又带上耳机,准备再开一局游戏。

FLAG立起来马上就会有结果。福泽谕吉从社长室中走出,他用比平时更加严肃的声音对太宰治说,“我接到了军警的委托,三溪公园海岸边发现了大量遗体,太宰君,乱步不在这个任务交给你负责。”

“那个地方吗,有趣。没有侦探在我这个武装就要迫不得已顶上吗?社长的命令也没办法。敦君,今天就由你做我的武装了。”完全没有推诿,太宰治接下任务资料,在电脑上飞速输入了一些文字后就拖着中岛敦出了侦探社。

让摸鱼第一的太宰治这样兴奋,他肯定能从中得到什么乐趣吧。中岛敦觉得自己平静的一天可能刚开始就要结束了。




2

“太宰先生,我们现在出发去哪里?坐地铁吗?还是公交车。国木田先生说绝对不能让你碰社里的车。但我又不会开车该怎么办?”站在路边,中岛敦茫然地问。

然而太宰治完全没有行动的欲望,他漫不经心的盯着路口,“不要着急,先等出租车。”

“但是经费……”日本的出租车费贵的惊人,打车的话肯定会被国木田骂。

“敦君,这次是个紧急任务,我们必须要尽快行动。”

“可是我们就只是在路边站着啊。”

“所以我叫了全横滨最快的TAXI!”在太宰治说话的同时,一阵音浪从街角传来。太宰治招手打车,然后在引擎轰鸣和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中,一辆红色的跑车停到他的面前。“看他来了。”

“他是?中原中也!?”

车门打开,穿着便装但依然带着帽子的中也从车里下来,他指着太宰治,恶狠狠地说道,“胆子真大啊,青花鱼,敢像召出租车一样把我叫过来。”

“谁让你刚才挑衅我却被我打得落花流水。看敦君,今天我们的出租车司机就是这位不服输的中也君了。”太宰治自顾自打开车门,把中也敦塞进后排座椅,自己坐在副驾驶上,“帽子架,快点履行你的职责,我们要去三溪公园。”

可恶,要不是刚才的电子游戏输了,今天中也就能在公寓里享受自己难得的假日了。中也狠狠瞪了太宰一眼,按住自己的帽子转回车里。只是给他当一天司机而已,这个赌输就输了,勉强可以接受。

“你们两个,都给我系好安全带!”从后视镜看到中岛敦在后座不安地蠕动着,还有抱着头在左边哼着小调的太宰,治中也忍无可忍地吼道。

“是,中原先生。”完全没接触过这样一看就超级贵的跑车,手脚都不知道在哪里放的中岛敦在后座摸索着安全带的位置。

“不要紧张啊敦君,小矮子的车只是看起来吓人,其实是国外走私进来的,根本没有注册过。就算被炸了也没有保险公司赔钱,完全不需要在意。”太宰治在车里戳来戳去,打开各个格子好像寻宝一样。

“太宰!你对我的车放尊重点,再敢在我车里安炸弹我发誓一定把你的脑袋揪下来。”中也探身过去,按住乱动的太宰治给他扣上安全带。

“炸弹?”中岛敦更加不安了。



3

在繁忙的市区里,即使是时速四百公里的超跑也要遵守交通规则。路上的时间,太宰治给中岛敦介绍案情。

旁听到的案情让中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打断了太宰治“但那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让我当司机。你们侦探社连车都没有吗。这案子被派给你和人虎了?如果你求我帮忙的话倒是可以考虑……”

“让中也给我当司机确实可以省一大笔支出。我们侦探社可不像森先生那样有各种捞钱的手段。”

“穷鬼,跟你这种便宜的青花鱼很搭。”中也嗤笑道。

“但这不是主要原因。”太宰治微微眯起眼睛,换成认真的语气,“根据发现尸体的时间和潮汐水文推断,抛尸地点是在旧外国领,真正的案发地点很可能在擂钵街。”

跑车猛地变换了方向,在一处偏僻的小路急刹停住。中也抓住太宰治的衬衫领子,把他拉向自己,“你有什么阴谋。”

“擂钵街算是港黑的地盘,不,那块没油水的地方准确的说是你的地盘。可惜小矮子总是在天上飞,结果臭虫泛滥成灾了都不知道。你也不想让别人冲进去替你除害吧。”太宰治看着中也在自己的话语下变换神情,他果然还是不能抛弃过去。

“我自己带人去查。”中也放开太宰治,他需要这个消息,但他不想让太宰治牵扯进来。

“太宰先生,擂钵街是哪里?”看到气氛略有缓和,中岛敦赶紧问道。

“是我和中也相遇的地方哦。”重新坐好,太宰治一边整理着衣领,一边用余光注意中也的神色,“森先生从来不管具体行动,现在红叶姐负责的都是上流社会和商业的场合。港黑的底层行动居然由没有大脑的蛞蝓指挥。你真以为自己的策划会比我更出色吗,提醒你,时间可能剩的不多了。”

“你想要什么?”中也咬着牙问道。

“今天应该是美好的一天,我只想把这个案子快点解决”太宰治盯着中也,神秘地说。



4

中也把车停稳。这里是离岸边最近的停车场。看着圈满警戒线的海岸,中也对太宰说,“我在这里等你们。”

他的身份不适合与警察交流。现在太宰治也有了新的后辈和搭档。所以他只能在这里等待。怀着难以言喻的情绪,中也看着太宰治和他的后辈走远。

等在这里太无聊了,就给他帮点忙吧。


“太宰先生,我们把中原先生卷进这案子里真的合适吗?他毕竟是港黑的人啊。你还说案发地点在他的地盘。”进入警戒线内,避开一边的警察,中岛敦低声问道。

太宰治一边观察周围的环境,一边随意问,“敦君,横滨是个什么城市?”

“为什么这么问,横滨就是横滨啊。”

“抛开租界,治安不稳,还有一大堆怪胎聚集,横滨是日本最大的海港市。Mafia的本质是获取利益,真正赚钱的东西不是难以找到买家的人体买卖,而是大量的,每天都能卖出去的商品。他们的漏洞可能被这次的犯人发现了,但我肯定港黑没有参与。”

“还有中也,”站在防波堤上,太宰治眺望着远处的人造岛,擂钵街的位置,他若有所思的说道,“他永远不会做这样的事。好了,这里没什么要查看的了,我们去下一个地方。”

中岛敦大概知道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以前是很好的搭档。而最近他们也联手解决了洛夫克拉特和涩泽的异能龙。这两个人一定有着很深的羁绊。既然连每天都要恶作剧的太宰先生都可以是个好人,那一直被太宰先生欺负的中原先生应该也是个可以相信的人吧。

中岛敦不知道太宰治在这里发现了什么,他跟在太宰治身后回到停车场。中原中也正倚靠着那辆拉风的跑车,查看着手机,“我管部下要了最近擂钵街那边的监视器资料。但好用的没几个,应该很容易被避开。”

“中也真贴心。”太宰治凑过去从中也手中抢走他的手机。他拉开副驾驶的门,“敦君,快点进去我们要走了。”

缩进后座的中岛敦看着前座的两人,中原先生在认真开车,完全不管太宰先生在使用自己的手机,还有刚才太宰先生的脸差点贴在中原先生脸上,中原先生也没有推开,还有……

总感觉我不该在车里。



5

中岛敦,太宰治,中原中也,本不该凑在一起的三个人大摇大摆地潜伏进擂钵街边缘地带。

“太宰先生,我们不用做点伪装吗?”左顾右盼还不时回头的中岛敦说。

“不用担心,小子,那家伙自带隐身术。只要他想就没人能捉到他。你没发现他一直走在监控死角吗,我们也没遇到这里的居民。”因为看中岛敦小心翼翼的姿态十分不爽,中也替太宰回答。

对中也来说,他从来不需要潜入,而太宰治则无论进入什么隐秘的地方都如履平地。

“说起来中也,这几年港黑的监视技巧完全没有进步。还因为程式化多了不少漏洞啊。”时隔七年,同样分属两个组织,太宰和中也又在擂钵街为一个目的一起行动。就好像十五岁的重现,太宰治今天也比往常更加雀跃。

“你快点说我们要做什么!专心你的任务!”

灵活地躲开中也的飞踢,太宰治蹦到路的另一边继续毫不在乎的继续向前走,“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不要废话了,你不是说很急吗。”

出于责任感,龙头战争之后中也请首领把擂钵街划归自己管辖。他不允许恶性犯罪,也干掉过几波想要入侵这里的其它势力。但这里依然贫穷,混乱。而他能做的只是用暴力维持基本的秩序。以及在发现臭虫之后,把它们都碾碎。

太宰治停在一栋废弃的公寓楼边,“这里的地下室是他们杀害那些女性的地方。这个组织并没有异能者,使用的武器可能有几把冲锋枪。完全没有难度的任务。”

“敦君,你也去,这可是我们的任务。遇到受害者就把她们带出来,只放黑漆漆的小矮人进去一定会吓哭里面可怜的女孩子们。”

“是我一定会把她们救出来。”

“小子,敌人交给我,其他人赶紧带走,我要把这里全部毁掉,没问题吧,太宰。”中也漫不经心地说,普通武器从来就伤不了他。

“尽量留活口。我还有问题要问。”

“麻烦。”中也压了下帽子,发动能力,以人眼看不清的速度冲进敌人的据点。他不知道敌人有多少,用什么样的武器,有什么样的陷阱,他只需要知道这是太宰治的计划,便绝不会失败。

在太宰治不在的时候,中也自己也能很好的做策划,偶尔有些小问题但在他的能力下很快就跟解决。但那与双黑不同,曾经太宰治总能找到合适的时机,最佳的行动路线,交给中也让他尽情冲锋。青出于蓝,太宰治的方案永远是真正的最优解。

他了解一切,他了解中也。从第一次并肩作战开始,在战场上,在智慧和武力的联合里,中也能感到太宰治对他的理解。中也知道他被看透了,但他不会害怕自己的搭档,而在生死之中交付所有信任后产生的贴近感,甚至连同那家伙上床时也比不了。

他永远拒绝不了这个。



6

“跟我想的一样。这些人果然是藏在港黑的走私船里来的横滨。你们在东南亚负责走私的成员被买通了,森先生要好好清理一下内部的叛徒啊,尽给人添麻烦。”带着监听耳机,坐在副驾驶的太宰治用中也的笔记本电脑飞速查询各种信息。

刚从变成废墟的建筑物里出来的中也和敦马上就被太宰命令着前往下一个地点。中岛敦还可以窝在车后座稍作休息,中也却要一边开车一边应付太宰治,一刻都停不下来。

“中也,开快点,反正你的是黑车不用怕罚单。”

“要是你不在车上我当然能开的更快,你那没用的异能力只会脱我的后腿。”中也一路疯狂鸣笛,摆出不在乎事故的架势。路上的其它车完全不敢和这辆擦上就会倾家荡产的豪华车较劲,他们飞速向港口驶去。

“敦君,联系侦探社请与谢野医生照顾擂钵街那边的受害者,请社长联系军警接收犯人。”

“是。但我们现在是去做什么?”

“他们新诱拐的受害者藏在马上就要入港的货轮里,一旦他们知道躲在横滨的人马都被逮捕了,就会立刻杀掉那些受害者清除证据。我们要赶时间。”

“那些混蛋”中也再次加了油门,提高速度。


“我用小矮子的权限让他们准备好了快艇,兴奋吗,敦君又可以炸港黑的船了。”到达港口后,太宰治引领他们去了港黑的秘密码头。虽然离开了港黑四年,但他走在这里就像逛花园一样轻松,比常来这里的中也还熟。

“太宰!这是你们侦探社的任务,不许用港黑的资源。”中也一边骂边把自己的手机扔给太宰治。反正就算不给太宰也肯定会登录中也的账号,战斗时用不上手机,提前给太宰免得被他入侵破坏系统。

“去吧中也,在森先生的船上大闹一场吧。哈哈哈。”太宰治最后还是忍不住笑出声,看着无奈地中也认命去往自己为他设立的战场。

“青花鱼,我不在的时候别被人打死了,等我回来。”

战斗当然和预想的一样简单。这一次,森先生除去了叛徒,敦君长了些见识,中也看护了地盘,犯罪得到了制止。还有太宰治,在岸上看着开始爆炸的货轮和烟雾中闪着红光飞来飞去的小矮子。太宰治看到了这样的中也。

真是最好的任务了。


“你怎么不告诉我这船里全是榴莲!”把不停爆炸的货轮扔在身后。从天空之上降落,中也向在岸上等待的太宰治吼道。

“这是港黑的走私船,我以为你会更比我更清楚。你们卖的最好的货品不就是热带水果吗。”太宰治凑到中也身前,故意把手掩在鼻前,做出恶心的样子。欣赏着中也更加跳脚的可爱模样,“帽子架。你的帽子以前还只是丑,现在好臭啊。”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策划的啊。”中也小心地扇动自己的帽子,在榴莲堆里打了一架后身上和衣物都不可避免沾上了味道。

“看到案情简报开始。涉及到港黑的证据应该被你清除的差不多了。告诉森先生,他欠我个人情。”给港黑扫尾不是太宰治的目的,但既然有利可图,当然要多拿一份报酬。

把受害者和俘虏的罪犯交给赶来的军警后,中岛敦回到码头。他看着在那里争吵的两人,感慨地说,“太宰先生,你一开始就知道港黑被牵扯进来了吗。如果只是帮军警破案,我们就没有时间救下那些少女了。”

“那只会让军警和港黑先打一架,拆港黑自己的船还是让他们的小矮子自己做更合适。我们武装侦探社又一次保护了横滨的和平,还不用花大力气,真好呢。”太宰治一边说一边躲避中也的袭击。

“快来上出租车啊,敦。我们的司机中也还没有完成他的任务呢。”

在几小时之内爬过废墟,穿越过燃烧的巨轮,浑身污迹的中岛敦无语地看着连汗都没有出一滴的太宰治。还有抓着太宰先生手臂拖着他往前走的中原先生。

中岛敦觉得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啊。



end

中也的跑车在侦探社前停下,车门开启,太宰治无情地把中岛敦从后排座椅上拽出来。

“敦君,你今天任务完成的很好。现在这次任务的报告就交给你了。”肯定地拍了拍中岛敦的肩,太宰治马上又钻进中也的跑车。中岛敦还来不及说话,震耳欲聋的声响之后,他就看着跑车消失在道路尽头。

“你把那小鬼拽来就是为了让他给你写报告?”现在车内只有中也和太宰,气氛立刻变得莫名起来。

“那是其中一个原因。”太宰治在发现这案件涉及擂钵街后就想好拉中也进来。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与中也在一起机会。太宰治对镇压敌人没什么兴趣,但他对使用中也镇压敌人非常非常地感兴趣。

渴望并肩的从来就不是只有中也一个人。

“中也想不想加入侦探社。你不知道吧,福泽社长和森先生最初也是搭档,还是师兄弟的关系。但是一个又一个,港黑的人都选择了加入福泽社长的麾下。现在武侦有我做策划,执行我的方案更容易吧,小矮子可以尽情大闹。我这边的后辈也都很好用。”太宰治随意地说,他知道这样的话无法将中也拐走。但这样轻松的设想也让他愉快。

如果用挑拨,用阴谋,太宰治能想到三百个带走中也的方法,如果他不在乎中也的意愿。

“你要是有合适的理由,我可以帮你,太宰。”中也不会离开港黑。但他无法否认自己享受着和太宰治的合作。不仅是在床上,在任何地方,都是。

“像出租车一样我招手就会过来吗?”

这样也可以。

“你不许提出租车了!可恶,下次打游戏绝对会赢你。”

“这辈子下辈子都不可能。好了,我们快点回你的公寓把臭烘烘的小蛞蝓洗干净。”太宰治这次好好地系上了安全带。

“你滚开,快点回去工作!”但中也没有把赖在副驾驶的太宰治推出去,他转向熟悉的道路。

“今天是中也的休息日,当然也是我的休息日。快开车司机,目的地是我们家。”

只要两人可以回到同一个地方。


-我会说灵感是意大利Mafia走私大蒜吗,那港黑走私榴莲有什么不对吗?
-为什么这个剧情这么难过审,勉强把案件描述都删掉了

】论宰治因为讨厌中原而写的27本笔记 #文豪 # #
原作者:盐舟   *是短打 灵感来自于最新一话的文豪汪 *大家除夕快乐!!   中原一脸不耐烦地一脚踹开了宰治家的门。 本来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正是个适合细细品酒的日子,刚好前段时间...
】关于早安吻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完全没有认真写,一个月前的东西真的莫名其妙 # # #文豪   ***   宰治总是比中原晚起,还总是拖着中原一起睡回笼觉。若是在休息日中原意思意思挣扎...
】恋人答题十问01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短打小甜饼,关于回答问题什么的奇怪故事!!很久之前的脑洞,现在翻出来写一写! #文豪 # # #宰治 #中原   #   今日特邀嘉宾:武装侦探社中岛敦...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很傻之逼,真的,半小时不知道写出来个啥。 *第一人称 *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文豪   ***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我的脚会向我的爱人走...
】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文豪 # # #宰治 #中原 奇怪的产物,无聊的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芥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的什么部位...
】你的名字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原著向3000+ # # #文豪   ***   认识这么多年以来,宰治几乎没有叫过中原的全名。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那张看上去好看,说出来的话却...
】Forget me not(不要忘了我). # #文豪*短甜
原作者:終桃   *短甜   2000+ *不要再屏蔽我了我不补了垃圾APP *一帆风顺已发冲呀 # # #文豪     不要忘了我   七月的风乘着海浪声悄悄接近,武装侦探社旁边新开了...
】酒鬼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甜饼 *呐,瓦塔西真的化了,不要再ban了 *我给补吐了 # #文豪 #   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但是我不能控制住自己。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感受,我...
[/]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的幻梦 #文豪 # #
原作者:逢夜   文豪 宰治/中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一种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一支点燃的烟在冬日...
宰治的作案报告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大叔,意识流9000+,# # #文豪 *补了很多次,再不行就不在这里发了,爱谁谁吧 *甜饼   我叫南村卜,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   首先请停止你们的随意猜测和...
】与中原的漫长殉情 # #文豪
都没有污浊这个能力,满身红光跳来跳去的蛞蝓已经足够有活力了。但站在首领的角度,开启污浊的组合实在好用,下达一个任何其他人都不可能完成命令,然后宰会把和自己送入敌人内部,一场大乱,最后任务的...
【奇迹/文乙女向】如果他做了有颜色的梦 #子的篮球bg #赤司征十郎 #青峰大辉 #文豪 #男神x你 #中原 #芥川龙之介
可能继续了,那就向始作俑者要一些补偿吧。   文豪   [中原]:无言   “日安,中原干部~”   你对这位无时无刻都在散发成熟靠谱的男人魅力的上司很是仰慕。   “嗯。”   中原有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