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梦的解析 #文豪野犬 #双黑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黑泥潜水员

 

* 本质上还是武侦宰×港黑中
* 是我写太中后最满意的一篇,已发完结,希望大家喜欢


1

这本该是让太宰治无聊到发疯的一天,没有案件,没有意外,没有可以捉弄的小矮人。太宰治待在武侦的办公室里,旋转着办公椅,一圈又一圈,一天又一天。

中也去国外出差的第七天。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一个太宰治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来电。“安吾,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太宰,我代表异能特务科,并传达夏目漱石先生和港黑的意愿。有一个在伦敦的异能力事件需要你的帮助。”坂口安吾努力克制声音中的颤抖,“为了被卷入的大量民众,还有港黑的干部,中原中也。”



2

中原中也穿着黑色的学生服,单肩背着书包,拖着脚步迈入校园。这是他从伦敦转学到横滨的第三天,身上的校服,日本的环境,还有他的老师和同学都让他感觉很不习惯。

并非不能适应日本的校园生活,他遇到人更是热情的惊人。但他总觉得这样的平淡生活,不是他告别兰堂,一个人来到横滨读书的理由。

尽管遇到人都友善到永远好好好,中也说的都对的样子,让他连吵架都提不起劲。中也还是无法对这样的横滨产生归属感。他总觉得这里缺少了什么。

中也走进教室,拉开椅子坐下。周围的同学好像看见了什么珍惜动物一样围过来,在他们最前方的是白濑和柚杏,这所学校的学生会长和风纪委员长。

白濑看到中也立刻露出了热情地笑容,但他马上严肃说道,“中也君,我们放学后有一个仪式,你要参加吗。”

“什么事?”中也避开了那闪亮到刺眼的笑,随意问道。

“是我们班一位同学的葬礼,他在你转学来的那天不幸去世了。因为他是孤儿,会来参加仪式的只有老师和同学。你要和我们一起吗?”

“他叫什么名字?”

“太宰治。”


虽然是没见过的同学,但带着同情,中也还是凑数参加了这个草率的葬礼——本该由家属主持的仪式由他的班主任代办,来吊唁的也都是学生。

挤在灵堂之内,同学们互相窃窃私语着,完全没有严肃的氛围。中也打量着祭坛,遗像上是一个面容姣好却裹着绷带的少年。尽管他的嘴角微微勾起,眼中却毫无笑意,好像在嘲讽着来参加葬礼的人一样,让中也觉得十分讨厌。

“中也,遗体告别的时间到了。”柚杏招呼中也站到棺材前。

按照礼仪,中也应该对遗体鞠躬然后上香。但盯着躺在棺材里人,不,身体,中也突然感到自己的胃部抽搐起来,冷汗从额角渗出。

他,太宰治的身体并不难看,不带一丝血色的脸庞被柔软的褐发装饰着,消瘦的身体包裹在衬衫和西服中,简直像是睡美人在沉睡。

中也觉得这个他从未见过的同学比这里所有活着的人看上去都体面。所以,他到底为什么死的。中也悄声问旁边的柚杏。

“在鹤见川意外溺水,太宰同学真是太不幸了。”然而柚杏的语气里没有一点可惜,“不过我们都觉得他是自杀的。因为这家伙有自杀的怪癖。不管怎么说都是如他所愿了。对吗,中也?”

中也盯着那张了无生气的脸庞,恶心的感觉更强了,“开什么玩笑,什么自杀,这家伙怎么会死在十五岁,他才不会死。”中也语无伦次地说道。

中也为自己的话惊讶,他掩住口,想要压下呕吐的欲望,“这里散发着青花鱼腐烂时的臭气,我待不下去了。”他转身离开,不想看他同学们对他失礼行为的鄙视,也不想看死去的太宰治的脸。



3

“起床了小矮人。蛞蝓,太阳要把你晒死了呦。”

躺在床上的中也动了下身体,缓缓从梦中醒来。首先浮现在脑海里的是昨天的记忆,不知道为什么大闹了不认识的同学的葬礼,之后中也回到租的公寓里到头便睡。

现在是早上,要去上学,真不知道那些同学会怎么看他。闭着眼睛,中也烦躁的想着,昨天我真是发了疯。但随着中也逐渐清醒,异样越发明显。

“小矮人!小矮子!黑漆漆的小矮子!”聒噪的声音刺激着中也的神经。

邻居在看白雪公主吗,声音放的太大了!忍无可忍的中也掀开被子床上坐起,然后立刻被震惊住彻底清醒过来。

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有个人坐,不对,飘在在我的床上。中也瞪大了眼睛,盯着莫名出现的少年。那个杂草一样的头发,阴暗的眼神,嘲讽的微笑,还有同款的西服领带。明明只见过照片和遗容,中也却瞬间认出这个人。

为什么那个死掉了的太宰治会出现他的卧室啊!

“你终于醒了,中也,我等了你好久。”太宰治抱怨着,他飘向中也,满意的看着中也被他接近后露出紧张不安的神色。

这是真的见鬼了。中也不自觉咽下口水,手紧攥成拳,眼也不敢眨地死死盯着太宰治。不知道为什么,当看清这存在的第一眼起,中也就知道他不是有飘浮异能的活人,或者别人的恶作剧,他的样子,他的声音,都只可能是那个太宰治。

“你是来找我报仇的?因为我大闹了你的葬礼?”仔细看去,太宰治的身体显得微微透明,好像电影里的幽灵特效。

太宰治摆摆手,“我才不在乎葬礼,那些按着礼仪来鞠躬上香的人都无聊死了。倒是差点在灵堂吐出来的小矮子比较有趣。我就算是死了都可以恶心到你,真是对我最好的夸奖。”

“那你为什么缠上我!”中也感觉太宰治并不像鬼故事里来报复的恶灵,他稍微放松下来。

“是你召唤我过来的。你说了我才不会死,就把我从甜美的死亡中拉了回来。现在我变成了这幅不人不鬼的样子,你要负责。”

太宰治伸手搭在中也的手腕上,他没有用力,如果收紧手指只会穿过中也的身体,毕竟他现在是没有实体的幽灵。但即使无法造成触感,中也还是能感受太宰治的存在,从皮肤相触的地方开始清凉传遍中也的身体,让他不自觉放松冷静,甚至怀念这感觉。

为什么我要怀念?

中也打消突然冒出的古怪念头,专注当前。他承认自己昨天做错了事,就当这是报应了,他决定对太宰治负责。“你想要我做什么?”

“谁知道呢,我们对这个世界知道的很少。也许我像故事一样完成心愿就能成佛升天了。也许我会跟你一辈子。”

“那你有什么心愿?”

“中也,你要帮助我实现愿望吗?好体贴!”太宰治双手合十在胸前,睁大了双眼,雀跃的说。

“恶心!我只是不想让你跟我一辈子!”中也反驳道。

“但是我也不知道我的愿望啊。我失忆了。”

中也看着这个不论是成为幽灵还是失忆都毫不在乎的“人”,他的话真假难辨,目的不明。中也有预感太宰治是会让他头痛到抓狂的大麻烦。他之前是抱怨过生活太平淡,但这混乱来的太过猝不及防。

“你是把我唤醒的人,我的愿望就交给你了。”



4

“跟你说好,不管你有什么想做的事都要等我放学再说。”中也整理着书包,努力无视在房间里飘来飘去四处乱戳的太宰治。

“哈哈哈,跟小矮子上学也很有趣啊。你的学校是小学到高中联办吗,走在校园里会不会被当做小学生,只有一米五五的小矮人。”太宰飘起来躲过中也扔过来的书包。虽然不躲也只会让书包穿过幽灵的身体,但躲开中也的袭击,看他抓狂的样子更好玩,“打不到!打不到!”

“不许说我的身高,明明你自己也是个矮子。我,我还在生长期,以后我绝对会超过你的。”中也重重地跺了下脚,可恶,打也打不到,打中了也没有伤害,看他厚脸皮的样子讽刺也没用。

“其实我感觉如果我多活一段时间,会长的更高的。”太宰在空中站直了身体,飘到中也身边和他比起了身高,“但你啊,我可以做个预测,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比现在的我还高了。”

中也勉强按下愤怒,跟死掉了不会变的幽灵比身高有什么意义,“我要出发了。快点跟上来。”


这一天,中也不是自己一个人踏进校园。太宰飘在中也身后,仗着别人看不见幽灵,他在中也和其它同学问好时疯狂搞怪。中也从来没觉得控制表情是这样难的事情,但和昨天相比,这样的生活让他感到更有趣些。

另一方面,他昨天的失礼行为可能没有传开,他的同学面对他没有任何异样,和以前一样热情到让中也觉得怪异。为了躲避过多的寒暄,中也挑着不起眼的小路走,同时小声回答号称失忆了的太宰治的问题。

“那个雕像上长发大胡子老头是谁?”

“学校的理事长,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但他挺和蔼可亲的。”

“那你的想象力真丰富。操场上的那个黄头发呢,看起来是个外国人哎。”

“是我们的体育老师,绰号叫队长。”

“切,看到那张脸就想给他五枪。”

“你这家伙对我的老师放尊重点。”中也小声喝骂。

“才不要。”太宰治做了个鬼脸,飘到中也的另一边,“我对你那个叫大佐的班主任印象还可以。我的葬礼被他组织的还挺有趣的。但你的同学都很讨厌,尤其是那个白头发和粉头发。”

“白濑和柚杏都是好人。”

“什么!他们居然没有欺负孤零零的小可怜中也吗?”

“我在横滨遇到的最讨厌的人就是你了。”中也甩着书包,驱赶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快要贴在他身上的太宰治。


和太宰治一起上课比中也早上想过的还要难。同其他人说话时,中也必须忍住不被在一边点评的太宰影响,上课时要无视他飘在讲台上表演哑剧的样子,他连中也做题时都要来打扰,把中也冥思苦想的答案轻飘飘的泄露又不分享解题思路。

但这是第一次,中也觉得自己有了朋友,不是服从他,毫无原则地迎合他的人。是可以一边嘲讽,一边信任的人。只是如果太宰治有可以打得到的身体就更好了,在第一百次忍无可忍用拳头穿过太宰治的身体之后,看着露出不明笑容的太宰,中也这样想到。



5

终于熬到放学,中也不用再敷衍同学,可以享受他自己的时间。当然,也是和太宰治在一起的时间。

中也背着书包走在回公寓的路上,他偏过头对一旁的太宰说,“现在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可以陪你了。快点完成心愿从这里滚蛋。再和你一起上学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考上大学了。”

“蛞蝓有脑子这种东西吗,没有脑子的生物怎么可能升学,不要做梦了!”

“算了,看你失忆了脑子不好的样子也想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事。”中也转开视线,看到街边的游戏厅,“你喜欢玩游戏吗?”

中也带着太宰治进了游戏厅,挑了他最喜欢的街机游戏。在音乐和击打声的掩护下,中也小说但得意地对太宰说,“让你欣赏下我的表演。”

他熟练的操纵游戏人物过了一关又一关,却每每倒在最终boss面前。太宰治最开始还安静了一会儿,但从中也第一次失败之后就马上开始嘲讽。

又输了一局,中也忍不了在一旁贬低他的太宰,他猛敲了一下街机,冲着太宰大吼道,“够了,我只是太久没玩,再熟悉一下就一定过关给你看。”

太宰治看着在周围人困惑的视线下羞窘地缩起来的中也,提议道,“我们两个一起怎么样?”

“你又没有身体怎么打游戏?”中也避开太宰治的视线,重新投币。

“你可以看见我的动作,替我操作。如果我按键了,不管你在蓄力什么招式都放弃跟我做。”太宰治的手指戳进游戏机按钮,“相信我吗,我们能赢。”

中也想这家伙一定是也想玩游戏了,看着别人玩时他的嘴闲不下来,如果让他动起来至少会闭上嘴巴,“来吧。”

“决定了,这是羞耻与蟾蜍的大作战。”

“我更喜欢窗格子外的雨这样的作战代号。”

“中也,”太宰治笑着说,“我的作战策略不会失败。”

音乐响起,中也和太宰的一局开始了。在简单的关卡前太宰并不插手,只是在中也身后环抱着他。当难度加大,在中也动作间隙,太宰治用指示给中也查缺补漏。中也不知道该惊讶太宰的高超技术,还是他对中也的了解,每一个行动都完美符合中也的节奏。两个人的操作居然这样合拍。

不知不觉,中也完全跟随起太宰的动作,两人一起摇杆,一起拍击。中也的手掌和太宰的手重叠,就像在牵手一样,清凉感让他不禁一个激灵,他沉醉在这样的感受之中,迎来两人共同的胜利。

“喂中也,你为什么要选这个青花鱼玩偶。”出了游戏厅,太宰治的手在半人高的青花鱼上拍来拍去,嫌弃的看着他们的奖品。

“因为你像青花鱼一样讨厌!”中也把玩偶换了方向,帮它躲开太宰治的袭击,“总之,既然拿到最高分有你一点点的功劳,就看它没那么不顺眼了。除了我肯定没人会选这东西,在那游戏厅呆到倒闭也没人要。”

“那下次我们去赢一个蛞蝓玩偶给它作伴吧。”太宰治放弃袭击被中也抱在怀里的青花鱼了,他双手搭在脑后飘在中也身侧。

“没人喜欢蛞蝓玩偶吧。”

“我喜欢。”



6

此时夕阳已经沉到了天边,中也和太宰治一同走在鹤见川的河堤观景道上。中也用比往常拖沓的脚步磨蹭着,他并不想太早回家,他不想只是在地点之间轮转,像是完成任务一样的打发时间。

此刻,他享受着风,听着鹤见川的流水潺潺,眺望远处繁华的人造岛。横滨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美好,还有飘在他身边的太宰治,夕阳的照射下,那略微透明的幽灵身体被染上暖色,好像太宰治变成燃烧的火焰,让中也感到惬意和温暖。

我应该帮他完成愿望,用眼角瞄着太宰治的侧颜,中也想,但如果他想留在我身边,就这样一起生活下去也不错。

“你不去吃晚饭吗。”太宰治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怎么,幽灵也会饿吗?”

“我看到你柜子里有蟹肉罐头,晚饭就吃那个吧。”

中也完全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买了蟹肉罐头,那应该不是他的口味才对。不过看着太宰治吞咽口水一脸期待的样子,他说,“要我供奉那个给你吗。这样也许你能吃到。”

“哈哈哈,中也你真可爱。”太宰治换到靠近河水的一边飘着,“我应该不是正常的幽灵,估计收不到供奉。不过既然我是被中也召唤过来的,也许你吃了我就能尝到味道。”

“你口味真奇怪,不过既然我买了那东西,为了不浪费……”中也决定纵容一下太宰,但就在这时,一阵强风从岸上刮来,太宰治就像一个气球一样被吹起,飘向河中心去。

为什么他没有控制自己的方向,中也瞪大了眼睛,无措地飘在空中的太宰治让他的心揪了起来。这里是鹤见川,是他……

该死,我为什么要选这条路走。中也甩开书包,向已经飘到河上方的太宰治扑过去。他必须要抓住他,不能让他沉在河里。

但直觉代替了理智的结果就是只有中也狠狠的落在了河里,炸起的水花从站在河面上的太宰治的身体中穿过。他不仅没有掉在水里,甚至连水花都沾不上他的衣角。

中也挣扎着把头探出水面,羊毛学生制服吸饱了水沉重的将他向河中拖去。现在有麻烦的是中也了。

看着毫发无伤的太宰治,中也一边呛咳一边吼道,“你是故意的,你根本不会被河水拖走。”

“当然不会了,中也,有会飞的能力的人怎么会落到水中呢?”太宰治俯视着在河中挣扎的中也,“但你现在的样子是在太有趣了。真想多见几次。”

太宰治自顾自飘回岸上,在一旁看中也从河里爬出。他没有去拉中也,毕竟他现在只是个幽灵,“你的衣服都湿了,我们快点回家吧。”

中也浑身湿透,水滴滴答答的从他的头发和衣角落下。和在前面毫发无伤,蹦蹦跳跳地飘着的太宰治相比,中也倒是更像河里爬出来的水鬼。

他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刚才自己会冲进河里,去救一个死去的幽灵,而现在又明明一身狼狈,却不后悔,一次也好,一万次也好,中也都会去救太宰治,哪怕他并不需要。

但中也还是想到,如果那时我在就好了,我能把他捞起来,我会救他,我永远,永远都不会让他死在我面前。



7

回到家后,太宰治支着下巴,坐在餐桌旁看中也硬着头皮吃了一餐蟹肉罐头拌饭。出乎中也的意料,多汁的蟹肉搭配上太宰治羡慕的视线,味道还不坏。

“你有尝到味道吗?”中也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问。

“没有,不过看你像小狗一样唏哩呼噜的吃饭样子更好玩。”

“真受不了你。”中也按住额角,不想跟连饭都吃不到的太宰治计较,“之后想做什么?”

“现在中也是学生,难道不要写作业吗,还是这么想和我一块玩。”太宰治像蝴蝶一样在空中飞来飞去,他可一点都没有劝学的样子。

“那你不要在我写作业的时候打扰我。”中也把书本倒在桌子上,皱着眉头看着好像已经准备好捣乱的太宰。

“让我看看没有脑子的小蛞蝓会被什么题难住。”太宰治凑到中也身边,头挨着中也,蓬松的发丝融进中也的脸颊,让中也不自觉颤抖。

“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当学生肯定比你更优秀。”中也的笔狠狠划破纸张,他嘟囔着。

太宰治的指尖落在中也的课本上,“我确实不是好学生,但中也,你这道题又做错了。如果你的老师是国木田君,明天绝对会被大吼一番。”

“国木田是谁?”中也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太宰,“你的记忆恢复了?还是你根本就没有失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这名字。”太宰治耸了耸肩,“专心作业啊,中也,你不想当学生吗。”

中也啧了一声,把视线转回数学课本。他不想跟太宰追根究底了,反正太宰治就是个迷,也许他说的所有都是假话。但既然被他缠上了,既然决定完成他的愿望,就不用管那些细节。


如果太宰治想,他比中也的数学老师更厉害,两人一起很快就完成了作业。之后他们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放的烂片,太宰治对电影的嘲讽让中也大笑,在手机游戏大杀四方,看对手被太宰治的计谋耍的团团转。

直到时间慢慢转向零点。



8

按照中也的作息,他早就应该去睡觉。但今天他不想就这样结束,被幽灵缠住,现在更像被迷惑了一样希望和他一起生活。这简直像在做梦,而如果现在去做梦的话,说不定就会从这个梦里惊醒。

双眼盯着电视,中也的思绪却转向一旁的太宰,幽灵会睡觉吗。如果我去睡觉,他就要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什么也不能做,通宵看这些烂片吗。

电视射出蓝光,打到太宰治的脸上,让他的皮肤更加苍白,甚至透明。

“太宰!”中也从沙发上跳起,他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向太宰治照射过去,“你比之前更透明了。怎么回事?你就要成佛了吗?”中也颤抖着问道。

死灵可以成佛升天应该是好事吧,也许今天无意中完成了太宰治的愿望,但是中也自己,他才决定接受和这幽灵生活在一起,就又要被抛下,回到原来的生活中吗?

太宰治抬手挡在闪光灯前,明亮的光线透过他的手掌照射到后方,“和中也一起上学,打游戏,还有一起入水确实很好玩。但我的愿望还是没有实现。只是没有时间了。很可惜,这世界不够和中也一起平静的渡过一生。”

“你在说什么?”中也迷惑的看着逐渐透明的太宰治。

“我的人间失格让这世界不再稳定,我被驱逐出去留下你一个人,或者我们待到世界毁灭,中也,你要选哪个。”

“我不明白?”中也无措的看着太宰,为什么话题变成了世界毁灭?

但他没有时间困惑了,一声巨响传来震碎了玻璃。中也向外望去,海岸边的人工岛被黑色的火焰笼罩。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灾难景象。

“太宰我们先出去!”中也试图抓着太宰的手腕带他出去,他当然只能抓了个空,但太宰治难得顺从地飘在中也身后,他们走到外面的街道。横滨正处于完全的混乱之中。

不仅仅是远处的爆炸,还有街角传来的枪声,路上的行人也好像都精神失常互相厮打着。混乱刺激着中也,但他不感觉害怕,他的身体,他的心脏,他的一切都适应这样危险的局面。他只是需要开始行动,在太宰治的策划之下。

“太宰,你的计划是什么!我们得快点行动起来拯救横滨啊。”中也回头看着太宰,他需要太宰的智慧。他们是最佳的搭档,他们一起可以消灭所有敌人。

“可是中也,是我的出现才让这世界开始毁灭。而我消失才是唯一拯救这里的方法。”

“中也是个普通的学生,不需要拯救世界。上学,打游戏,找个普通人的工作,这不是很好吗。在这里你的朋友不会你背叛,更没有敌人,所有人都爱着你。”

“但你讨厌我,你嘲笑我,你拿我取乐,你还骗我往水里跳!”中也可以感到大地在颤抖,空气里飘着火花和血腥。而太宰治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他微微垂眸凝视着中也,他自称罪魁祸首,却好似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太宰治说的对,选择这个世界,兰堂会是他负责的监护人,白濑和柚杏一辈子都会是善良的好人,发须皆白的学校理事长永远不会发狂,班主任大佐一定能长寿,那个金发体育老师只会教他们运动而不是开枪,所有人都可以在这世界幸福的生活下去。

但中也还是选择相信太宰。像他们玩游戏时那样相信太宰,像只见过几面却能和他并肩作战那样相信太宰,像可以把性命交到他手上那样相信太宰。

不需要任何理由地相信太宰。

“就算你是世界上唯一讨厌我的人,我还是相信你,太宰。”

“那好吧,中也。”太宰治向中也靠近,十五岁正是太宰和中也的身高相差最少的时候,所以太宰治可以感受到中也的呼吸,看清他睫毛的颤动,湛蓝的眼眸中的混乱与信任。

有这份信任就足够了,如果不能让中也想起,那他也可以在中也的信任中和他一起死在这里。最后看了中也一眼,太宰治闭上眼睛,他用这辈子所有勇气,说出了最小声的一句,在爆炸声和枪声中轻得如同尘埃落地。

“没有讨厌,我也爱着你,中也。”

太宰治微微低头,中也会避开吗?中也会想起吗?中也会选择和他回到险恶但真实的世界,和太宰治渡过一生吗?

然后中也碰触到太宰了,不是穿过幽灵体的冰冷,他感受到了太宰治的嘴唇,湿润的,温暖的。他连在梦中都想象不出,却一直渴望的事。

虚假被打破,现实的记忆不断冲入脑海,让他头痛,让他疯狂,所以中也捧住太宰治的脸,不断和他加深着吐息。

周围的世界在崩塌,死去的人将重归尘土,中也必须要告别这里了,因为太宰治在真实的世界里等他。

“你从来就没给过我选择。”终于和太宰分开,中也捏着太宰治的肩膀,他模糊意识到名为梦的解析的异能正在褪去,太宰治不再被世界排斥,他会带着选择真实的中也从梦境中醒来。

“因为中也会选择我,每一次,永远。”太宰治抚摸着中也的脸颊,他们的身体都在逐渐消散,“梦该醒了,一会见,中也。”

“醒来后我们会忘记这个梦吗?”

“中也想忘记吗?”

“才不想,难得你进到我梦中,居然还是一个美梦。”



尾声

站在小镇的边缘,坂口安吾看着笼罩着镇子两天的迷雾终于开始消散。太宰治,还有被他背着的中原中也从雾中走出。

中也趴在太宰治肩头,他在这两天里完全没有饮水进食,不可避免的虚弱了下来。结果被那个叛徒坂口看个正着。

“太宰,辛苦你了。”

“你可以跟钟塔交代了,现在去给我和中也安排饮食和酒店。”太宰治快速吩咐着。

“我们联系了医疗队伍,葡萄糖水和其它能量棒都有,但是为什么需要酒店?我们不马上回横滨吗?”

“当然是因为小矮子睡了太久,等他恢复好,我们要做些醒着才能做的事。”太宰治窃笑着说。

中也哼了一声,他的的嗓子实在太干哑,只能把下巴更用力戳进太宰治的肩窝发泄不满。

安吾看着那两个人溜走,完全没有留下帮他解释情况处理烂摊子的打算。他扶了下眼镜,哀叹自己要继续加班的命运。

“前辈,你知道都发生了什么吗?”跟安吾一起派来伦敦的辻村深月问。

“我知道的也不多。根据钟塔的调查,制造这起事件的是两天前去世的心理学家佛洛依德的异能力。”

“死者?和涩泽龙彦一样?”

“弗洛伊德博士生前从未让他的异能被外界得知。他只是让患者进入梦境,在那里死去的人可以复活,遗憾可以弥补,从而治愈心灵创伤。但他死后暴走的异能力将整个镇区的居民,包括来此出差的中原中也卷入了共同的梦境。没有医生带他们走出,所有人都会死在沉睡中。即使太宰的人间失格可以让梦中的人强行脱出,但那相当于摧毁他们的精神世界。所以只能让太宰自己凭人间失格潜入梦中,但他是梦境世界的偷渡客,唯一能让大家醒来的是陷入梦的人自己选择真实。”

“那太宰治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唤醒了中原先生?”

“他才不会告诉我们,但他一定已经得偿所愿。”


-异能力者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异能力 《梦的解析》
-社长教育家都可以当异能者,弗洛伊德博士也可以吧,《梦的解析》也是百年畅销书了

】你名字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原著向3000+ # # #文豪   ***   认识这么多年以来,宰治几乎没有叫过中原全名。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那张看上去好看,说出来话却...
】关于早安吻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完全没有认真写,一个月前东西真莫名其妙 # # #文豪   ***   宰治总是比中原也晚起,还总是拖着中原也一起睡回笼觉。若是在休息日中原也意思意思挣扎...
】论宰治因为讨厌中原也而写27本笔记 #文豪 # #
原作者:盐舟   *是短打 灵感来自于最新一话文豪汪 *大家除夕快乐!!   中原也一脸不耐烦地一脚踹开了宰治家门。 本来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正是个适合细细品酒日子,刚好前段时间...
】我脚不是我自己脚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很傻之逼,真,半小时不知道写出来个啥。 *第一人称 *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文豪   ***   我脚不是我自己脚,我脚会向我爱人走...
[/]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幻梦 #文豪 # #
原作者:逢夜   文豪 宰治/中原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一种离开你时模糊痛苦,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一支点燃烟在冬日...
宰治作案报告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大叔,意识流9000+,# # #文豪 *补了很多次,再不行就不在这里发了,爱谁谁吧 *甜饼   我叫南村卜,一个满脸胡渣中年大叔。   首先请停止你们随意猜测和...
】恋人答题十问01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短打小甜饼,关于回答问题什么奇怪故事!!很久之前脑洞,现在翻出来写一写!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   今日特邀嘉宾:武装侦探社中岛敦...
】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奇怪产物,无聊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芥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什么部位...
】Forget me not(不要忘了我). # #文豪*短甜
原作者:終桃   *短甜   2000+ *不要再屏蔽我了我不补了垃圾APP *一帆风顺已发冲呀 # # #文豪     不要忘了我   七月风乘着海浪声悄悄接近,武装侦探社旁边新开了...
】酒鬼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甜饼 *呐,瓦塔西真化了,不要再ban了 *我给补吐了 # #文豪 #   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但是我不能控制住自己。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情绪什么样感受,我...
】新婚夫夫和他们十个孩子 # #文豪
原作者:泥潜水员   *沙雕,港和武侦极恶之日,几乎全军覆没,是迫害名单超级长一篇   宰治肯定自己是在做梦,所以他才看到了小小的也,大概五六岁,鼓着胖嘟嘟脸颊正在他枕边沉睡,还发出...
】蛞蝓王子,祝你好 #文豪 #
原作者:泥潜水员   我十六岁后遗症就是只想写温柔文了,很短傻白甜   “宰,我睡不着。”也低声说,他力气在之前两小时里跟他血液一起几乎流尽了。现在他能发出声音就像刚出生猫在撒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