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asinei:【末日企划·明石线】第二章

sodasinei 2020-09-17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企划文,cp是明石国行×女审神者
小学生文笔,ooc致歉
 

街道上空无一人,天空是黑沉沉的。空气中透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浓重的血腥味,耳边不时传来女人的尖叫,短促却凄厉,这声音熟悉的可怕,是母亲的声音。

这里是哪里?

布兰卡独自一人走在街上,十二月的寒风吹的她直打哆嗦,不,也许不完全是天气的原因吧。

怪物横行在街道上,而它们眼里泛着的紫光却成了这座城市唯一的光亮

这里是地狱。

咦?脚下踩到什么了,黏糊糊的

猩红的血液呈半凝固状态,挣扎着向四方蔓延。

低头看已经是一个错误了,而紧接着她又犯了一个更大的错误:寻着血迹寻找源头

人类的好奇心为什么会那么可怕呢

面前的场景带有着无形的压迫力,让布兰卡双腿一软直接跪坐在地上

面前的尸体,不,那已经没有人形 最多称之为“尸块”堆积如山

而更令布兰卡绝望的是,她在里面找到了父母的头颅以及,自己的头颅

强烈的不适是那样的突如其来,胃里似乎在翻江倒海,布兰卡的身体遵从着人类的本能,面对眼前的场景狂吐不止。

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熟悉的环境,不是地狱,没有怪物,父母也没有死。

太好了啊,原来只是做了个噩梦啊。

虽然非常想这么说,但很可惜,左腿传来的剧痛还有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血腥味不断提醒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平时得意的能力到关键时刻一点用都没有,就是会用所有的武器也掩盖不了她根本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事实。

这种感觉真的是,糟透了。

又一次回想起梦中的场景,布兰卡浑身打了个寒颤。难以自制的将颤抖着的双手放在脖子上,又抖着双手将脸摸了个遍。

太好了,头还在,我还活着。

对了,得和那个救了我命的人道谢才行。

翻身打算下床,左腿突如其来加剧的疼痛差点让她直接掉下床二次受伤,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要检查身上的伤口。

情况不太乐观啊……

左小腿直接肿了起来,和这个相比头上磕出的伤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啊。

麻烦了啊,该不会骨折了吧?

总之既然有淤血而且肿起来了冰敷总归没错的吧……记得冰箱里应该还有冰袋来着。

连为父母的去世悲伤的时间都没有,首先得确保自己的存活才行,在这种乱世里,负伤存活的可能性为零。

强忍着疼痛爬下床,想了想冰箱的位置几乎绝望

上帝啊我不可能以这种状态穿过客厅开冰箱的吧?这条腿不动就疼走路岂不是要断掉。

布兰卡想着,扶着墙就走了出去,毕竟疼一点又不会死……个鬼。

几乎钻心的疼痛让布兰卡根本就没办法站稳,更何况就在这个时候,布兰卡摔了一跤。

???我还没有弱到平地摔的地步吧?

低头一看,哦原来我只是被一个人绊倒了。

等等一个人?我靠家里哪里来到其他人啊?就算是尸体也不应该在我房间啊而且大哥你谁?我们认识吗,深夜潜入少女房间是犯罪啊!哦现在也没什么法律可言了,冷漠.jpg

“那个,先生?”蹲下身推了他一把,天哪居然还在呼吸,这个发现让布兰卡几乎窒息,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睡得着的吗?“先生,能不要睡了吗?地板上很凉…不是,总之您能先起来吗?虽然很失礼但是您挡住我的路了,先生?先生!”

如何叫醒睡梦中的明石国行是一个世纪性的课题,能做到的人大概可以直接申请诺贝尔了吧,当然了这件事情是布兰卡以后才知道的。

而现在,布兰卡面对着和尸体没什么两样的人犯了愁,她已经认出来这是昨天救她的恩人了,但是在刚刚过去的三分钟内,她尝试了呼喊,推搡,甚至顶着极强的负罪心里揪了恩人的耳朵,然而他还是没有醒。

“可能是昨天为了救我太累了吧……毕竟要干掉那种怪物一定很费力吧,让他多睡一会好了。可是我要怎么过去啊……”

这样自言自语着,布兰卡小心翼翼的在不惊动对方的前提下尝试翻过去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躺着不动的那个人翻了个身,这个动作直接导致了布兰卡又一次的摔倒。但这也成功的唤醒了躺在地上的明石国行,废话一个人摔在你身上你不醒才怪。

……所以说你早不醒晚不醒干嘛偏偏挑这个时候醒,我该庆幸是摔在你身上不然我这条腿肯定要骨折

“啊……你醒了啊。呃,摔在你身上我很抱歉”话是这么说但是歉一定要道

“……这是哪儿?还有你是谁来着?”

大哥这话我还想问啊,你到底谁啊?

“这里是我家,还有您是在问我的名字吗?我叫布兰卡·卡洛琳。”

“明石国行,你的名字好麻烦啊可以直接叫卡卡吗卡卡?”

布兰卡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明石国行是他的名字“明石先生?感谢您救了我但是卡卡这个名字不行请您至少叫我布兰卡”

“啊我开个玩笑而已不至于那么认真吧?”名叫明石国行的青年搔了搔头

“不过你可别对我要求太严啊毕竟我的卖点就是没干劲嘛”

“……你真的叫明石国行?”终于想起来哪里不对的布兰卡反问

“我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骗你吧?”

“可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明石国行应该是一把太刀……”言下之意就是你应该是把刀不可能是个人

“所以说……我就是那把刀啊。明明是个审神者连这个都不知道吗?喂你干什么”明石拍掉了布兰卡伸向他额头的手“事先声明我没有发烧所以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

“哦”简短的应了一声布兰卡就低下了头,完蛋了这个人搞不好比发烧更严重啊,现在都2505年了哪里还有审神者那么古老的职业啊明明长得那么好看怕不是个傻子哟,但是没办法还是要配合他演下去毕竟他救了自己的命呢,揭穿事实一定会对他造成很严重的心里创伤的吧

“你说我是审神者?那证据……嗷!很痛啊你干什么!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动脚!我左脚还有伤啊!”眼眶因为疼痛而湿润,啊没想到在乱世里第一次分泌眼泪不是因为父母去世而是因为这种情况吗?

“你自己看啊鬼叫什么很吵欸”明石用手堵住耳朵一脸嫌弃“既然你知道明石国行是太刀那也应该认识这个吧?”

“欸?这是什么看起来像白菜一样……好啦我知道这是明石国行的刀纹不要用看傻子的眼神看我!”布兰卡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在脚踝上出现的花纹。

“对啊,这就是证明嘛。你看我这里也有一个。”明石脱下鞋袜给布兰卡看,在同样的位置的一个用小籇写的“兰”

“这样你总该相信了吧?审神者大人,或者我应该称呼你为主殿?”

“……算了你还是叫我布兰卡吧,主殿也太羞耻了”

“是是布兰卡,今后请多指教啊”

没有任何犹豫的握住了对方伸出来的手,少女轻轻的笑了,根本没有拒绝理由嘛

“请多多指教啊,明石国行先生。”

看来神明大人并没有完全抛弃我啊

“还有你能帮我从冰箱里拿下冰袋吗我腿疼的不行了。”

“呜啊,这么快就叫我干活吗?真是的我要离家出走啊”

“够了到底是谁让我摔倒两次的啊你还有没有良心了啊?算了我自己去拿”

“……还是我去吧你要是再摔一跤我觉得你就差不多可以等死了”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啊我真的没有平地摔属性相信我!”

看着青年转身离去的背影,布兰卡又一次开口

“明石先生!”

“还有什么任务啊一次说完行不行?”

“那个,谢谢你把我从书架底下救出来还把我放在床上。真的,谢谢你救了我,我一定会报答。”

“啊……说到底你是我的主殿,救你是应该的。真想报答我的话以后就不要让我干活好了。”

“等我腿好了,我一定不让你干活”

“也就是说现在还是要干吗……”

当然很久以后每当布兰卡想要让明石稍微干点活明石都会把这句话搬出来倒是布兰卡原先没有想到的

至于现在?布兰卡用明石拿来的冰袋敷着腿。刺骨的寒意多少缓解了疼痛。

感谢神明让他出现,自己似乎没那么想哭了呢。因为自己已经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啊

sodasinei:【末日·线】七夕番外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乙女向,文,第一人称,第三者视角注意。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你们就当我昨天发烧把脑子烧坏了吧。 我是一株玫瑰,不同于市面上看到的其他玫瑰,我有...
sodasinei:【末日·线】第一 伊始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乙女向,cp是国行x原创审神者 小学生文笔,ooc致歉 我真的不是故意不让老板戏份多一点的!   “喂?是我,布兰卡……今天不回来吃饭了?可是...
sodasinei:【血族·清光线】第二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乙女向,文,ooc严重 清光血族设定 都能接受请继续           “嘿!你觉得这两种口脂哪种更适合我后天穿的裙子,石榴红还是玫瑰红?”罗...
sodasinei:【血族·清光线】第一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乙女向,文   当斜阳的余辉已经温柔地铺洒在湖面上,斑驳的树影在地上呈现出光圈的时候,罗赛塔终于到了目的地——一所位于森林边缘的略显老旧的教堂...
sodasinei:【血族·清光线】第三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玫瑰花的香味溢满整个大厅,玫瑰花一样的姑娘站在他面前嘴角带着笑意。                “嗨呀嗨呀你可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
国行】浮栈 ● 刀剑乱舞● 填词● 国行● 近侍曲
偷偷摸摸揉了这个梗进去。)   浮栈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母里治树 主题:国行-《刀剑乱舞》   访迷津,堤风抚江流, 西起东逝,今还有。 残旧,无甚奇趣堪留; 临渡一步倦收...
sodasinei【翻译练习】川啄木「閑古鳥」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郭公鸟     川啄木   晨晓将近,春夜渐, 窗前烛影微曳, 今闻其一声,拂晓之 唤声或作别?郭公鸟。   闻其一声。非也,我仅是, (是怅苦之心的呼喊...
sodasinei:「太宰治乙女」破产大小姐想让我表白
世界末日。没钱了就再赚回来呗。   正当你快为《还猪格格Ⅳ》中小麻雀和紫丁香的绝世凄美的爱情流泪留下会化成钻石的眼泪的时候,第二通电话打了过来。你咋了下舌,抱着吃了一半的薯片心不甘情不愿地接起了电话...
sodasinei【读书笔记】菊池宽「恩讐の彼方に」
,三郎兵卫之子实之助三岁,尚在乳母怀中酣睡,不知父亲竟如此死于非命。          第二讲述市九郎与阿弓出逃后数年的共同生活。二人本设仙人跳赚取钱财,但市九郎逐渐体味到做恶事的快乐,也逐渐不想在这...
sodasinei【翻译练习】中勘助「独り碁」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5.22  中勘助生贺)   独弈 中勘助     昭和三十三年十二月   没有家的我,在三十岁前后时,借住在谷中的一所名叫真如院的寺庙里。那时候,从上野...
sodasinei:神話傳說英雄的異世界奇譚 第九卷隨意翻 第一 無貌王篇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璃雪瑛   グランツ大帝国の北方地域には多くの名家が存在する。 葛蘭茲大帝國的北方地區有許多名門存在
色调·GREEN ● 刀剑乱舞● 石青● 切丸● 笑面青江
提前请您过去。”“知道了,代我回禀那位大人,我明日便去。” 第二日,切丸整理好行装,便出发前去那位大人家。 那位大人的府邸因为有小妖作祟而显得异常败落,家中的女主人因此也显得格外憔悴。“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