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让他降落 #文豪野犬 #双黑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黑泥潜水员

 

*原著向,7K+一发完结

1
中也在入海口发现了太宰。他的脸埋在水里,随海浪起伏的黑色大衣让他像一个被抛弃的垃圾袋。

于是从中也从天空坠下,他没等部下开快艇过来。中也抓住太宰的肩,固定住他的身体,让他仰面躺在自己怀里。太宰治还活着,因为中也不能使用能力,只能在海里用力游着,但涌入大海的河水,退潮时的海流,甚至他们自己的衣服,他们自己的身体都在对抗着他。

带着太宰回岸上后,中也快要精疲力尽了。尽管自己的呼吸都不稳,中也还是像他学过的那样,先确认太宰的呼吸和心跳,然后抬起他的下颌,俯身给他做人工呼吸。中也对着假人练习过多次,他知道自己会用到这个。

他用到了。


太宰治恢复自主呼吸后,中也瘫坐在一边,恹恹地看着他。现在的太宰,从内到外,心灵和外表都像垃圾一样。

太宰身上的绷带在做人工呼吸时被中也拆掉了,和撕开衬衫时崩开的扣子一样散落在礁石上。太宰治的衣服上挂着水草和塑料袋,还有些中也认不出的东西,而他的全身更是浸满了咸腥的海水,连闻起来都是垃圾的味道。

然而,此时中也却觉得太宰很美。不是太宰光鲜亮丽的时候,而是太宰最狼狈的时候,中也无法抑制的觉得太宰治很美。

因为失去意识的太宰治正微微笑着,任性地,自由地笑着。他不在乎部下看着上司跳进鹤见川的心情,他不在乎中也接到电话飞到天上找他时的心情,他估计也不在乎如果中也晚到一步,中也终于可以抱着太宰操控他的身体时的心情。

他是什么都不在乎的太宰治,所以他现在就算全身都是肮脏的东西也能像是做了美梦一样笑着。

而中也觉得这样的太宰治很美。


2
一只鸟从天空中坠落,中也发现了它,中也接住了它。

中也九岁或十岁的时候,他也记不太清了。他在海边呆坐,看海浪一次次在脚边拍击时,那只鸟就像从另一个世界中出来的一样,突然坠落。

如果中也不接住那只鸟,那它必定会坠入海中,淹死在那里。

那是一只麻雀,他的右翅骨折了,再也无法扇动。中也把它带回了羊的驻地,他给鸟的翅膀裹上绷带固定,希望它能好起来。但就算它不能再飞,养一只鸟中也还是能做到的。那只鸟非常温顺,它只在中也最开始碰它的翅膀时叫了几声,之后无论中也是否弄痛了它,它都没有去啄中也。

中也那时以为自己救了它,为此高兴不已。他给小鸟准备了温暖的纸盒,放了水和面包屑。那只鸟温柔地回应中也,至少中也是那样相信的,但它不喝水也不吃东西,不再鸣叫也不再扇动翅膀,它很快死去了。

中也把它放进海里,那是它自己选定的葬身之地。

那是自由的鸟,它不是为中也降落的。


3
“太宰?”中也摘下眼镜,手掐着额头挡住屏幕刺眼的光。他已经写了两个小时的报告了,和任务相比,事后总结没有任何难度,太宰也早就列好的框架,留给中也的只是填充细节。

这种小事是太宰最讨厌的工作,中也同样讨厌,但他的搭档是个任性的混蛋,丢下剩下的部分就是不做,那作为组合的另一半,中也就只好替他完成。

更讨厌的是太宰治无论醒着还是睡着都有办法刺激中也。在中也努力替他工作的时候,太宰却趴在中也的桌子上睡着了。

中也使劲眨了眨干涩的眼睛,看着太宰,蓬松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颊和眼睛,只有挺翘的鼻子和微张的嘴唇暴露在中也的视线之下。

如果放着太宰不管,那他的肩颈明天一定会痛的不行。这是他应得的任性的惩罚,但以中也对太宰的了解,太宰治一定会想出什么歪理把责任扣在中也头上。

所以为了明天让太宰治安静一点,中也放下手中的还未完成的工作,他抱起太宰,把他放在办公室休息间的小床上。

“中……也……”太宰治缩在被子里咕哝着什么,也许在叫中也的名字。

中也的手插在太宰的乱发中,这家伙的发丝和他的性格一样乱七八糟。同样是蓬松的发质,中也觉得自己比太宰可稳重太多了。他稍稍用力,按摩太宰的头皮,那家伙就以哼声回应。

该死,中也在心中暗骂,他应该把太宰推在地上,把他叫醒,让他完成他该干的工作。中也最不应该的就是把太宰带到自己的休息室,放在自己的床上,裹着自己的被子,还给他按摩。

太宰治总是把不想做的事丢过中也,中也无法摆脱的责任感会让他接手,除此之外,私心上中也纵容着太宰,他们两人中,至少有一个任性而自由。

但有时,中也同样想任性一下。这是他的房间,他的床,他同样很累,首领明天才会看任务报告,他还有很多时间去做。中也把太宰推到床的内侧,自己躺在太宰原来的位置上。两人的呼吸声慢慢重合到一起,中也在太宰身侧睡着了。


游戏音乐就像是刺耳的闹钟声吵醒了中也。他从床上翻身坐起,衬衫睡了一晚之后皱巴巴地裹在身上。中也揉着眼睛走进办公室,毫不意外地看到太宰坐在他的位置上用他的电脑打游戏。

中也抬头看表,已经早上八点半了。首领说过今天十点要听他们的报告!他冲到电脑前,把太宰连同椅子一起推开。不理会太宰治的抗议,强行退出太宰玩的游戏。中也打开他昨天写了大半的报告文档。

“中也写的真是太慢了,那报告我只用很短时间就写完了。”太宰治拖着办公椅挨到中也身边。

“那昨天你是故意看我头疼吗?”中也死死捏着手机,直到塑料发出碎裂声。

太宰治按在中也手上,操控中也重新开启了游戏,“我们还有时间,来一局双人对战吧。”

太宰治真的写完了报告吗?还是他故意在报告里留出破绽,甚至嘲笑中也的话?就算他认真完成了报告,他们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去见首领,这也不是合适的游戏时间。

但太宰治从来不在乎这些,他总是按自己的胡思乱想做事,没有任何规则任何人能束缚他,中也同样不能。

他只能同意。“好啊,这次一定是我赢。”


4
现在卧室绝对安全了,太宰也没办法破门而入。

中也用过无数种锁,但无论是精巧的机械锁还是密码锁,甚至是检测虹膜的电子锁都无法拦住太宰。所以中也转换了思路,他这次干脆不用锁,而是移来了一整个衣柜堵在门口。当中也想出去的时候,搬开零重力的衣柜就像开门一样简单。而凭太宰的体格,他一辈子都推不开中也的门。

中也留下一盏夜灯,昏暗的灯光只射出一二米,屋子角落还都处于黑暗中。中也侧躺在床上,除了自己的呼吸外再无声响,而黑暗和黑暗中的一点点光落在他身上,这样的环境让他想起太宰。

他最近想了太多次太宰。

中也半褪下睡裤,手停留在腿间。晨起时,工作时,还有晚上,中也深深浅浅地吸气和吐气,思绪逐渐混乱。他想了太多次太宰,在不该想他的时候。

锁芯被插入了什么,发出极轻的声音。如果在平时中也一定不会发现,但现在他的感官正处于最敏锐的阶段。

太宰治在撬中也的锁。

也许不到一秒,太宰就开了锁,但他推门的动作被堵在门口的衣柜挡住了,把手和柜门撞击,空洞的响声盖住中也的喘息。

太宰治就在门外,他们的直线距离不到五米。中也加快了动作,太宰治的存在本身就让他更兴奋了。但这次,太宰治无法闯入,他看不到中也在干什么,他更不可能知道中也在想谁。

门口的撞击声很快停止了,太宰不是那种做无用功的人。中也勾起嘴角,又深深吐气。这是他难得的大胜利,把讨厌的青花鱼关在了门外。中也闭上眼睛,现在他只关注他脑海中的太宰。

太宰治从海中走出,他一件件脱去自己的衣服,一圈圈拆解着绷带。太宰治从天空飘落,风吹起他的衣服和头发,他一直一直坠落。还有太宰治向中也走来,只是他的脚步声间隔很奇怪,三短三长三短,像是摩尔斯电码中的SOS。

太宰在求救。

中也睁开了眼睛,太宰治隔着玻璃出现在他眼前。他腰间系了个绳圈,整个人吊在空中,他拍打着中也房间的玻璃,海风吹得他不断摇晃,黑色的大衣几乎融进夜色里。

他像幽灵一样突破了中也的幻想,中也屏住呼吸,也想止住脑海中和身下的激流。手在床单上摩擦几下,被太宰死死盯着的中也不敢有太多动作,在被子里勉强整理好自己,中也跳下床,打开窗户,环住太宰,固定住自己不会被他拉出窗后便割断太宰腰间的绳子,抱他进来。

太宰治没有捣乱,当中也抓住他时,他便搂住了中也的脖子。但他披在肩头的风衣却在过程中吹落了,黑色的布料打着旋在空中飞舞,很快消失在他们眼前。如果中也不在这里,如果中也不去救太宰,那就也会是太宰的命运。

“你这混蛋。”中也坐回床上,闷声说道。他垂着头,刚好看到太宰的鞋子正踩在他的地毯上。这是中也最喜欢的一块地毯,现在中也赤着脚,脚趾陷进柔软的羊绒里。但之后就算他再怎么清洗都无法洗掉太宰带来的印记了。

他永远洗不掉太宰治的印记。

“蛞蝓?”太宰治在中也身前盘腿坐下,他抬头看着明显不对劲的中也,“你用了什么堵门,衣柜啊,看完全没用。中也是挡不住我的。”

太宰治双手扶住中也的膝盖,凑的更近,鼻尖皱着,“中也刚才在干什么,你可不是这么早睡的人。”

太宰的鼻息吐在中也腿间,中也不自觉绷紧了那里的肌肉,“跟你没有关系,滚远点!”

不行,至少不要在这个时候。中也涨红了脸,也许不止脸。

“可是中也把我离开的门堵住了,又割断了我下来用的绳子。所以是中也想让我留下来的。”太宰治熟练地推卸责任。

中也翻身躺下,拉起被子蒙住自己。他也知道这行为傻透了,明天,以后永远太宰都会拿这反应嘲笑他,但现在他只想远离太宰,就算不能把他从窗户扔出去,至少不要见到他的脸。因为……

太宰治掀开中也的被子,红头发的男孩不自然地颤抖着,床单上的湿痕,空气中的味道,这对太宰来说太明显了。

“中也长大了呢。”太宰治跨在中也身上,摇晃着中也的肩。

中也睁开眼,他只能看到太宰,任性的,自由的,美丽的,这些都和他幻想中的一样。

只有一点不同,太宰的眼眸中盛着中也。而中也怎么能拒绝。


 
5
那天以后,中也和太宰的关系并没有改变,他们还是互相讨厌的搭档,只不过他们互相讨厌的方式多加了一种。他们不大花时间在电子游戏上了,对方的身体是更有趣的玩具。而无论输赢,中也都很享受这种游戏。

一年,两年,有时候中也觉得他们现在的关系已经是最佳状态,战场上,他们能给对方带来胜利,床上能给对方欢愉,在其它的场合,同太宰吵架也比别的事更有趣。他不奢望其它状态能比现在更好。

但中也知道太宰治不这么想,大概他已经开始厌倦了。

中也回到自己的公寓,推开门看到室内的光之后他便知道太宰来了。现在他们在一起执行的任务并不多,中也能理解首领的安排,横滨没有组织愿意挑战双黑,挑战港黑了,再让他们绑在一起只是对战力的浪费。

而另一方面,首领也许只是想维护港黑的名誉。大概从一年前开始,太宰治的恶习又多了一条,在两人完成任务之后,在彻底粉碎的废墟和敌人的鲜血之中,他和中也做爱。

第一次还很“克制”,在后援到来之前,太宰把中也推进角落,他的身形已经能完全挡住中也,太宰自己也被披在身后的黑色大衣遮住。所以应该没人知道太宰是怎样抚摸中也,没人知道中也的呻吟和喘息。

但太宰越来越放纵,脱下更多的衣服,拖延部下的到来,上一次中也在过程中甚至看到了跟随他们的摄像头,虽然按计划那应该是港黑的黑客控制的。太宰治不在乎那些,他发现一件事能让他尽兴就一定会去做,所有规则和常识都在其次。但他越来越不稳定的行为是不妙的信号,中也感到了,他相信首领同样也接收到了。

然而中也还是允许了太宰,陪他发疯,毕竟他们可能疯不了太久了。

中也挂好外套和帽子,在太宰对面的沙发坐下。太宰正晃着中也的酒杯,喝着中也的葡萄酒。中也知道太宰对红酒从来没有偏爱,但太宰表现的很陶醉,酒液润泽着太宰的嘴唇,他的嘴唇看起来更鲜艳,更美。

“又来偷我的酒,暴殄天物。”中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你的钱呢?连买威士忌那种便宜酒的钱都没有了吗?”

“钱包入水的时候漂走了。”太宰治耸耸肩,无所谓地说。

中也嗤笑了一声,太宰现在的部下各个是游泳健将,他们不会再急匆匆地给中也打电话求他去找入水的太宰了。而被水冲走的钱包就更好笑,太宰从来不带很多现金,横滨也没有银行敢不给港黑的干部补卡。

他的回答只是一个我不想讨论这话题的借口,就算中也追问下去也只会被其它理由搪塞。

“你的安全屋又多了几个?”中也直接给出答案。

“中也惦记上我的遗产了吗?”太宰治反问。

“我……你,你最近该安分一点了。”中也按着自己的眉心。“上次的报告我交给首领了。”

“是吗。森先生说了什么。”太宰放下酒杯,“我们的表演他满意吗?”

“首领什么都没说。”中也不确定首领是否直接看到了他和太宰厮混,但中也和太宰的关系绝对不是秘密。他们的部下,同僚,朋友,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但没人敢用这事调侃太宰。港黑之中,双黑的关系变成了不能说的秘密。

而首领的沉默就更意味深长,不表态就是他的态度,

“我们别管他。”太宰治伸出手,招中也过来,“明天没有工作不是吗?”

酒精进入了中也的血液,他也轻快起来。中也坐到太宰治腿上,端详太宰的脸孔,他任性的缠住一只眼睛,另一只露出的却更任性,紫红的颜色印在他的嘴角,中也舔了那里,是他喜欢的味道。

他们的关系被所有人视而不见,连他们自己也不去讨论。既然如此,那就只享受吧。在这只鸟飞走之前。



6
太宰治确认叛逃。

让一切结束的是来自首领的加密邮件。太宰治没有任何留言给中也,其他人也不敢讨论,连红叶都只是用怜悯的目光看中也,好像连提那个名字都会戳破中也的伤口。

谁在乎讨厌的同事从工作单位消失,中也这样告诉自己,他们所有的联系都只基于港黑,太宰过去只是中也的工作搭档,现在只是一个组织的叛徒。

因为中也从来没要求过,太宰从来没承诺过其它。


工作还是工作,生活,因为中也的可支配收入大增,生活变得更好了。虽然旧车被炸,但中也买了更贵的新款。价值上亿日元的跑车停在十字路口,中也能感到周围人的艳羡。

无非是讨论中也的车有多贵,拍照发到网上炫耀,港黑的干部很熟悉这些。但在视线之中,还有一处不同。中也莫名战栗了一下,他凭着第六感锁定了异常的来源。

那个高挑的男人穿着沙色风衣站在公交车里,一双鸢色的眼睛微微弯曲,近乎温柔的笑着,他在对中也笑,还是车里的同伴?中也不确定,如果不是领口和袖口处露出的绷带,他的神情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太宰。

在中也从震惊中恢复之前,那辆左转线上的公交车便首先启动。中也不能让自己的车在大街上飞起来,他也不能自己就那样飞出去追。

他只能下车,跑了几步,看那影子消失在车窗里,看车消失在路口。中也还不知道那是不是太宰,就算是,他更不知道捉住太宰后他能做些什么。

中也像个无力的普通人那样坐回自己的豪车,现在没人羡慕他了,周围的鸣笛声都在嘲笑中也,嘲笑他还想见他。



7
被封印的太宰治又回到中也的思绪里。有时,中也走在街头时会感到熟悉的视线,但当他去搜寻时却没有任何发现。在夜晚,中也又开始邀请太宰进入他的幻想。虚假的太宰并不怎么有趣,但至少不像真实的太宰那样无法预料。

在中也已经习惯太宰治不会出现在他的生命里时,他又回来了。

中也有操控横滨市监控系统的权限,在太宰治离开港黑大楼的那一刻起他就追踪着太宰的身影。显然,太宰治了解的不仅是港黑内部的布置,整个横滨他都了如指掌,所以整整两年里港黑没人知道他就在横滨。

如中也所料,太宰治很快就消失在监控中。中也想停止浪费时间,他没可能捉到太宰,但当他放弃检查摄像记录之后,一种感觉从心底涌出,他知道太宰会去哪。

不需要证据和跟踪的经验,和太宰相处过三年的中也凭本能就知道太宰会怎样行动。他打开了对应位置的监控,跳到他预测时间,太宰就站在那里等待。

太宰治数次消失在摄像头中,又停在新的位置等待中也的发现。这是隔着时间和空间的追逐与邀请,中也不停重放着太宰治站在公寓门前的画面,太宰治在那里等了很久,中也等了更久。

但他还是想见他。


中也在太宰的公寓楼下灌了一瓶干红,他离开车,今晚他不会再用到车了。中也一步步迈上楼梯,没有选电梯,更没有用能力作弊。每一步他都在犹豫,转身从此再也不见还是冲进太宰的房间。

中也推开太宰的门。

“你来了。”太宰治毫无意外和紧张,他换了松垮柔软的棉质家居服,就坐在直面门口的椅子上。他对中也不带挑衅的微笑,脸颊上还贴了彩色格纹的创可贴,高中女生常用的那种。

中也不知该如何回应这样的太宰。就算中也没法下手杀他,他们至少应该针锋相对,至少该有敌意和挑衅。应该像中也那样毫不犹豫的划伤太宰的脸,不该是太宰用那可笑轻浮的创可贴掩盖伤口。

“你叫我来的。”中也回忆他们的过去,想找到合适的语气。

“现在我们都下班了。”太宰治站起身,他赤着脚向中也走来,缓缓抱住中也。

中也没有挣脱,他叹息着让太宰从上到下覆盖住他的身体。太宰长的更高了,这很讨厌,太宰变得温柔了,这更讨厌。

“我很想中也。”

中也只是喝了太多酒,他的酒量从来就没好过。如果白天他不是已经狠狠地揍了太宰一顿,那中也绝不会放过他。但现在,既然白天已经发泄了怒气,借着醉意,中也把太宰推到椅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四年来微微变化的轮廓,和眼中不变的肆意任性。

他依然很美。

“只有晚上的部分,可以和以前一样。”


8
太宰治在空中,白色风衣和绷带一起随他飘动着,像折翼的白鹤正从空中坠落。

但这次不用担心,因为中也和他一起,因为两人会一起降落。


中也睁开眼睛,入目皆是断壁残垣。不过地平线处已经微微发亮,大多数星星都隐没在暗蓝的夜空中,还剩下的唯有最亮的几颗,等待着新一天的到来。

中也深深吸气,海风中混杂尘土和血的气味。他勉强支撑起自己,离开太宰治的肩头。和中也靠在一起的太宰治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狼狈。他白衣破碎又染着血,尘土和砂石覆盖全身。但太宰治只是浑不在意地笑着,让一切污浊都无法掩盖他的美丽。

“中也,我好累啊。”

真是任性,这个预料到一切又策划了一切的人,在尘埃落定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却是,撒娇?他知道中也会纵容他吗,他知道中也爱着他吗?

中原中也,他是什么时候起爱上太宰治呢。从他愿意成全太宰治的一切任性开始。

“在天上飞原来一点都不轻松。”

谁能想到可以操控重力的中原中也,如同每一个肩负责任束缚于大地的普通人那样活着。而太宰治却像自由的鸟,他可以随意的闯进中也的世界又飞走,飞向生,飞向死。

太宰治拉着中也的手,轻吻中也的掌心,“当我累的时候,中也一定要接住我。”

中也以为那是没有脚的无法落下的鸟,所以中也必须纵容他,让他继续飞下去,哪怕远离自己。只为了不让他坠入死亡。

但那只鸟在中也手中降落了,他找到家了。


-写的有点艰难的一篇,还有好多写作技巧要学习
-翻了一下手里的大纲,全是谈恋爱谈的有点艰难的剧情,我不想让他们那么难啊!有人想点甜梗让我写吗?努力产糖

】你的名字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原著向3000+ # # #文豪   ***   认识这么多年以来,宰治几乎没有叫过中原也的全名。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那张看上去好看,说出来的话却...
】关于早安吻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完全没有认真写,一个月前的东西真的莫名其妙 # # #文豪   ***   宰治总是比中原也晚起,还总是拖着中原也一起睡回笼觉。若是在休息日中原也意思意思挣扎...
】恋人答题十问01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短打小甜饼,关于回答问题什么的奇怪故事!!很久之前的脑洞,现在翻出来写一写!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   今日特邀嘉宾:武装侦探社中岛敦...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很傻之逼,真的,半小时不知道写出来个啥。 *第一人称 *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文豪   ***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我的脚会向我的爱人走...
】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奇怪的产物,无聊的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芥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的什么部位...
】Forget me not(不要忘了我). # #文豪*短甜
原作者:終桃   *短甜   2000+ *不要再屏蔽我了我不补了垃圾APP *一帆风顺已发冲呀 # # #文豪     不要忘了我   七月的风乘着海浪声悄悄接近,武装侦探社旁边新开了...
】酒鬼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甜饼 *呐,瓦塔西真的化了,不要再ban了 *我给补吐了 # #文豪 #   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但是我不能控制住自己。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感受,我...
[/]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的幻梦 #文豪 # #
原作者:逢夜   文豪 宰治/中原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一种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一支点燃的烟在冬日...
宰治的作案报告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大叔,意识流9000+,# # #文豪 *补了很多次,再不行就不在这里发了,爱谁谁吧 *甜饼   我叫南村卜,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   首先请停止你们的随意猜测和...
】论宰治因为讨厌中原也而写的27本笔记 #文豪 # #
原作者:盐舟   *是短打 灵感来自于最新一话的文豪汪 *大家除夕快乐!!   中原也一脸不耐烦地一脚踹开了宰治家的门。 本来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正是个适合细细品酒的日子,刚好前段时间...
也!TAXI! #文豪 #
的时候,也自己也能很好的做策划,偶尔有些小问题但在的能力下很快就跟解决。但那与不同,曾经宰治总能找到合适的时机,最佳的行动路线,交给尽情冲锋。青出于蓝,宰治的方案永远是真正的最优解...
【奇迹/文乙女向】如果做了有颜色的梦 #子的篮球bg #赤司征十郎 #青峰大辉 #文豪 #男神x你 #中原也 #芥川龙之介
可能继续了,那就向始作俑者要一些补偿吧。   文豪   [中原也]:无言   “日安,中原干部~”   你对这位无时无刻都在散发成熟靠谱的男人魅力的上司很是仰慕。   “嗯。”   中原也有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