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突袭太宰的后果 #文豪野犬 #双黑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黑泥潜水员

 

*依然是武侦宰×干部中的生活日常*

 

手机铃声响起,中也掏出来查看,是陌生的号码。

 

这是他的私人手机,只有很少的人知道。中也站起身来,走到窗前,俯瞰横滨城区,他本来有个悠闲的下午,只等下班,但现在可能有些意外情况发生了。

 

“你好?”

 

“啊,你好。请问,请问是中原先生吗?”

 

中也皱起眉,这个紧张不安的声音,好像是太宰侦探社的那个后辈,“人虎?中岛……”

 

“这里是中岛敦。那个,中原先生,因为我们联系不上太宰先生,但是国木田先生说有一份今天要用的情报一定需要太宰先生确认。因为太宰先生说过中原先生是他的紧急联系人,所以,太宰先生在吗?”中岛敦像是背台词一样一口气说了出来。

 

“谁知道那喜欢翘班的混蛋在哪里。”中也骂了一句,太宰早上和他一起出门,装得要认真工作的样子,但看来他又逃避工作了。“我会联系他。”

 

中也挂断中岛敦的电话,拨打太宰的号码。如果他要是又因为入水不接电话,那中也就算翘班也要让他好看。显然中也的待遇和武侦的人不同,电话很快接通了。

 

“中也,有什么事?”太宰治像平常一样说道。

 

中也转述了中岛敦的话,但他真正想说的不这个,“你在哪里?”

 

“嗯,一些业务要处理。”太宰治敷衍着,“我会给侦探社回电话,晚上在家等我,我先挂了。”

 

中也听了好久的断线音,他反复分析太宰话语中的违和感。不是内容,太宰翘班的借口何止一百个,也不是语气,他没有紧张和焦虑。问题出在太宰治说话的气息,尽管太宰掩饰的很好,只留下了一点点痕迹,但中也绝对确定他在喘息,像是在做什么激烈的运动,像是他昨晚听到的声音。

 

兴奋的感觉传遍全身,中也觉得自己可能抓到太宰的把柄了。不论他在干什么,既然太宰想瞒着中也。那中也就一定要挖出来,然后用来威胁他,折磨他,报复他。

 

中也坐回办公桌,切入港黑的情报系统,他要找到太宰的所在之处,然后突袭他。

 

太宰治避开了城市里的大部分摄像头,这让他行踪难测。但中也还是把他锁定在了一个区域,而恰巧,一个太宰治的安全屋就位于那里。

 

在两人和好之后,太宰就把自己在横滨的所有安全屋都告诉了中也。他肯定没有吐露自己所有的秘密,但这样的坦诚还是很让中也受用。如果不是今天太宰的气息过于奇怪,中也不会想要拨开太宰想隐藏的东西。

 

但现在,中也已经换了打扮,他穿了运动服,礼帽放进双肩包,带了横滨棒球队的帽子遮住头发。就算太宰控制了一些摄像头应该也无法在中也接近的时候发现。

 

这样简直像是在捉奸啊。

 

中也装扮成放学回家的高中生,走进太宰治安全屋所在的公寓楼。他数着门牌号,停在最可疑的铁门前,心情难得的忐忑起来。

 

太宰治到底在里面干什么,中也好奇不已,虽然不可能被捉奸在床,但肯定是在干见不得人的事。然后中也直接踹开了大门,从玄关看去,太宰治就在客厅里。

 

他上半身赤裸,连绷带都拆去了,他伏在地上,肩膀和手臂紧紧绷着,汗水从他的额角开始盖住每一寸暴露在外的皮肤。

 

太宰治?太宰治在做平板支撑?

 

中也迅速闪进屋里,把门合上,虽然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但他还是不想让太宰治现在的样子暴露出去。

 

“你这是在做什么?”中也堵着门,迷惑的问。太宰治不会真的只是在做平板支撑吧。

 

看到突然出现的中也,太宰治并没有多惊讶,他继续维持了一会,才深深呼了一口气,放松身体趴在瑜伽垫上,“就像你看到的,平板支撑。”

 

中也把玄关的鞋柜移来堵住门,他走进客厅,在太宰治身前蹲下,“你这种懒鬼也会锻炼身体?”

 

太宰治用手支起下巴,仰视中也,“我的好身材是天赋秉异,小矮子羡慕不来的。但肌肉不训练就自己长不出来。”

 

中也不理会太宰的挑衅,直接按着太宰的脑袋把他按回垫子上。现在正是太阳西射的时间,窗外照进来的暖光打在太宰治湿润的背脊上,微微起伏的肌肉线条反射着光线,让他好像如同金属铸成的塑像。这是中也第一次在阳光里,而不是昏暗的灯光下看太宰的身体。

 

中也和太宰都不是肌肉发达的类型,却绝不是皮肉松垮的白斩鸡。事实上,他们的身体都是充满力量、灵巧,又有雕塑之美结合。中也自己的身体是不断用重力淬炼出来的,但他从没想到太宰的身体同样付出过汗水。

 

他应该早就猜到,老天给了太宰治那样的脑袋后不可能再赠送完美的躯体给他。太宰治只是一直都不想让他做的准备让别人知道。他的作战计划好像从天上掉下来,好像一眼就能看穿别人不需要调查,他把打理好的生意交给中也,最后只是轻描带写的炫耀一句。

 

还有他从来不参与体术训练,但会在中也训练的时候挑衅。一边躲避中也的攻击一边偶尔给中也几下“按摩”,中也那时没想过真正不会打架的人根本躲不过自己的攻击,他只是觉得太宰找打又逃跑的样子,有点可爱。

 

太宰治坐起身,“中也还有什么事,我今天的锻炼还没结束呢。”

 

“你的训练水平很值得怀疑。”中也起身环视客厅,这个安全屋已经变成了太宰治的健身房,“让我这个专家来给你提点意见。”

 

“跑步机,哈,你不是说我在跑步机上的样子好像狗一样吗。看来现在你也知道跑步有好处了。”中也拍着墙边的跑步机说。

 

“那是我用来模拟中也思维的工具,跑起来后封印了我的思考能力才能稍稍理解中也这种笨蛋。不过最近我用不上这个。”太宰治跟在中也身后解释。

 

中也哼了一声,又去看其它器械。一个插在铁架子里的牌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抽出那牌子,足足一米多长,翻转到另一面,另一个中也就印在上面。

 

“混蛋太宰!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中也把他自己的人形立牌塞到太宰治怀里,“你是想拿它当沙包吗!”

 

太宰治楞了一下,然后爆笑起来,他笑得弯起腰,几乎要把怀里的纸板中也折断,“蛞蝓,你也太瞧不起自己了。”太宰放下纸板中也,让它靠在墙上,然后回到中也身边,“我本来是想把它放在地上,做俯卧撑的时候用,因为俯卧撑实在太无聊了。但是试了一次之后效果不佳,因为看着中也的脸我就不想起来了呢。”

 

“你什么意思!”中也后退一步,发现自己已经几乎靠在墙上。

 

太宰治突然伸出双臂撑在墙上,而中也就被锁紧墙壁和太宰之间。太宰治垂下头,略带鼻音,“中也还不明白吗?”

 

太宰治身上的汗水的被他身体的热度蒸发,让中也呼吸的空气都是咸的。中也感到口感舌燥,不自觉吞咽起口水。太宰治弯曲手臂,他靠的更近了。是要做俯卧撑吗,中也胡思乱想着。然后突然一切都穿成了线,俯卧撑也好,平板支撑也好,还有其它训练胸肌和腹肌的器械……

 

“因为昨晚中也要我更努力一些。所以现在,中也就来验收下成果吧。”

 

作案报告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大叔,意识流9000+,# # #文豪 *补了很多次,再不行就不在这里发了,爱谁谁吧 *甜饼   我叫南村卜,一个满脸胡渣中年大叔。   首先请停止你们随意猜测和...
】论治因为讨厌中原也而写27本笔记 #文豪 # #
原作者:盐舟   *是短打 灵感来自于最新一话文豪汪 *大家除夕快乐!!   中原也一脸不耐烦地一脚踹开了治家门。 本来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正是个适合细细品酒日子,刚好前段时间...
】我脚不是我自己脚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很傻之逼,真,半小时不知道写出来个啥。 *第一人称 *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文豪   ***   我脚不是我自己脚,我脚会向我爱人走...
】你名字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原著向3000+ # # #文豪   ***   认识这么多年以来,治几乎没有叫过中原全名。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那张看上去好看,说出来话却...
[/]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幻梦 #文豪 # #
原作者:逢夜   文豪 治/中原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一种离开你时模糊痛苦,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一支点燃烟在冬日...
】关于早安吻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完全没有认真写,一个月前东西真莫名其妙 # # #文豪   ***   治总是比中原也晚起,还总是拖着中原也一起睡回笼觉。若是在休息日中原也意思意思挣扎...
】恋人答题十问01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短打小甜饼,关于回答问题什么奇怪故事!!很久之前脑洞,现在翻出来写一写! #文豪 # # #治 #中原也   #   今日特邀嘉宾:武装侦探社中岛敦...
】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文豪 # # #治 #中原也 奇怪产物,无聊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芥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什么部位...
】Forget me not(不要忘了我). # #文豪*短甜
原作者:終桃   *短甜   2000+ *不要再屏蔽我了我不补了垃圾APP *一帆风顺已发冲呀 # # #文豪     不要忘了我   七月风乘着海浪声悄悄接近,武装侦探社旁边新开了...
【文乙女】他是鬼(篇)● x你● 文豪乙女向● 文
原作者:治子   *文豪X鬼灭之刃(只是背景) *私设ooc  *小学生文笔   治作为你男朋友挺好,待你温柔体贴。他完美无暇,就一个问题,比较懒,不愿动。可大冬天,你自己也想缩在被...
】酒鬼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甜饼 *呐,瓦塔西真化了,不要再ban了 *我给补吐了 # #文豪 #   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但是我不能控制住自己。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情绪什么样感受,我...
】新婚夫夫和他们十个孩子 # #文豪
原作者:泥潜水员   *沙雕,港和武侦极恶之日,几乎全军覆没,是迫害名单超级长一篇   治肯定自己是在做梦,所以他才看到了小小的也,大概五六岁,鼓着胖嘟嘟脸颊正在他枕边沉睡,还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