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与一只猫相厮守 #文豪野犬 #双黑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黑泥潜水员

 

*武侦宰×干部中的日常

 

00

中原中也讨厌猫,就像太宰治讨厌狗。

 

 

01

中原中也夹着包,戴好了帽子,准备下班。在经过茶水间的时候他被啜泣声吸引,中也停下脚步,轻轻推开门,他的秘书正对着钱夹里的一张照片哭泣着。

 

“佐藤小姐,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对不起,中原干部,我只是……”秘书哽咽了一下,“家人告诉我,我的猫走丢了。”

 

中也接过猫的照片。那是一只气势很足的猫,品种是什么森林猫,有着一双凌厉的鸢色眼睛,从头顶到背部披着厚厚的深棕色长毛,胸脯的毛又是白色的,让中也想到缠满了绷带的太宰。

 

太宰治就像猫一样,被这个念头击中,中也有点恍惚的把照片还给佐藤秘书,半是安慰半是自嘲地劝道,“不要太担心了,也许他很快就会自己回来。就算不回来,猫嘛,自己在外面也会过得很好。”

 

没错,猫就是那样任性的生物。就算像秘书小姐那样,把猫当成主人伺候它也不屑一顾说走就走。要是自以为主人,而猫不过是可以安排的宠物,也只不过会在被抛弃前被多抓出几道伤疤。

 

所以,中也讨厌猫,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跟一只猫相厮守。

 

 

02

提着海产店里特别为他保留的新鲜螃蟹,中也走在回家的路上。雨淅沥沥地下着,天空与大地都浸满水汽,让被绑住的螃蟹好像回到了海洋里一样,拿出力气拼命挣扎着。

 

中也震了几下手中的袋子,让里面的螃蟹安分点。他想是不是用重力让螃蟹们一动不动,又决定在它们蟹生的最后时刻宽容一些,毕竟它们马上就要进太宰治的肚子了。

 

太宰治的舌头比他的胃挑剔的多,如果有理由,比如出任务时太宰治也能接受快餐甚至压缩饼干。但之后他会为自己受了虐待的舌头喋喋不休至少一个星期,这期间中也绝对不能让他进厨房,否则厨房就会像被黑洞袭击过一样乱成一团,而产出的也只有黑暗料理。

 

但如果有新鲜的螃蟹,被剥出蟹肉呈给他,太宰治就会开开心心地享受,他甚至还会屈尊用洗碗机洗碗。当中也熟练剥蟹技巧之后,他就把各种各样的螃蟹料理放进了保留菜单。中也喜欢投喂时太宰治眼睛亮晶晶的样子,像一只餍足的,骄纵的猫。

 

 

03

推开门,屋里也在下着雨。中也奇怪的看了一眼浴室,哗啦啦的水声从里面传出。太宰今天洗澡的时间好早,中也漫不经心地想,但他不想深究原因,谁能搞清太宰治的每一个想法,也许太宰自己都不能。

 

中也把包和螃蟹放在地上,转过身把雨伞放进架子,挂起帽子和大衣。他摘下手套,让赤裸的手指无阻碍地张张合合几次,还没有做完……

 

“中也。”太宰治在扑到中也身上之前叫了一声,为了让中也回头,下意识接住他。

 

“混蛋,说了多少次不要搞突然袭击。小心我把你扔到窗外!”中也被太宰撞了个踉跄,若有若无地推着黏在他身上的太宰。

 

太宰治是从浴室里溜出来的,只披了件浴袍,头发吸满了水,从发梢,从太宰的脸颊上滴落,落到中也身上。太宰治在中也颈侧咬了一口,抗议道,“中也不喜欢我的惊喜吗?”

 

中也长叹一口气,觉得自己更像被猫拨弄的奄奄一息的猎物。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太宰治压下中也的衬衫领子,在更多暴露的皮肤上深深浅浅地咬着。中也反手按着太宰治的头,这家伙是天生的捕猎者,喜欢用各种花招,因为他的捕猎只是兴趣使然,为了愉悦。

 

抓着太宰治的头发,中也把这条黏糊糊的青花鱼从自己身上扯下来。中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已经被蹂躏的好像咸菜一样了,提起装螃蟹的袋子,塞给太宰,“晚上想吃就在水池里放好。”

 

“那我等着中也的大餐。”太宰治扯了扯浴衣下摆,赤着脚走开。

 

 

04

衣服不洗没法穿了。中也刚准备把马甲和衬衫扔到脏衣篮里,但那里已经被一团湿透的抹布占领了。中也掐着那团湿哒哒的布料的角,提起来,果然是太宰治的衬衫。

 

“你的伞哪去了?怎么湿的这么厉害。还有你的外套呢?”中也大声喊道。

 

太宰治不知什么时候溜了回来,他靠在门框上,依然只穿浴袍,双手抱胸神神秘秘地说,“我是走水路回来的。”

 

中也不可置信地瞪着太宰,为什么他能把入水说的这么庸俗。中也现在已经不担心太宰会默默死在哪个他不知道的角落,但听他若无其事的说自己的自杀游戏时,中也的心还是揪了一下。中也永远无法真正理解太宰治到底在想什么,他放弃理解了,既然太宰治还记得回家的路。

 

中也取下自己的干燥的浴巾扔到太宰治头上,“去客厅,我给你吹头发。”

 

说是吹头发,其实还有头皮按摩啊,精油护理啊一些乱七八糟的事。中也靠在沙发上,太宰治则趴在中也大腿上,撑起手臂把脑袋送到中也手里。对中也来说这不是个让他的身体舒服的姿势,被太宰治两条铁轨一样的细长手臂压着,但这是能让他们最靠近的姿势。

 

“你把水滴的到处都是。”中也打开了吹风筒,在热风和电机的啸声中用模糊不清的声音抱怨着。太宰治晃了晃脑袋,中也的五指按住他,一边松着头发,一边给他按摩。

 

“知道了,我一会儿就去擦干。”

 

“呵,你会等到水都蒸发掉吧。”

 

“那我就把水渍擦掉。”太宰治感到头发已经大半都干了,只剩下一点点水汽萦绕在他们之间。他放下身体,侧着脸躺在中也腿上,手臂伸展开,从脚尖到指尖如弓一样拉开,像猫在伸懒腰。

 

“我把伞和外套给了一只小狗。”太宰治的气息吐在中也腿上。

 

中也顿了一下,“你不是讨厌狗吗?”

 

“嗯,”太宰治从鼻子里低低哼了一声,“是一只刚出生的狗,我也认不出是什么品种了,毛是橙红色的,还那么小就被丢掉了。虽然我也不能养它,不会养别的狗的。但是橙红色的毛发又那么小……”

 

“我就把外套给它垫了,伞撑在它的箱子上。我那么漂亮的伞一定能吸引到路人,现在它应该被谁捡回家了。”

 

“是吗。”中也把吹风筒调小,移远,只让柔和的风吹起太宰的发丝,在中也指尖跳跃。

 

“然后反正衣服都湿了,我就顺水回来了,很久都没有漂了。”

 

“哼!还可以让我给你吹头发吧。”中也揉着太宰治的头发,已经完全干燥,柔软又蓬松了。发梢在他掌心轻轻戳着,让中也从手掌到心间都有些发痒。

 

太宰治含糊地拖了一声长调,侧起身,脸在中也腿上找了个最舒适的位置,大有在那里睡上一觉的架势。中也不想掀起他,放下手里的吹风筒,双手搭在太宰治头上,在那里撸来撸去。

 

所有人都喜欢撸猫吧,在太宰治哼哼唧唧的声音中,中也乱想着,就算这只猫又神秘又任性,又骄纵又喜欢给中也找麻烦。

 

中也弯腰,弓起身体,张开手臂,让太宰治安心躺在他撑开的空间里。

 

他模模糊糊的感觉到,和一只猫厮守的唯一办法,让他愿意回到你身边。

 

宰治的作案报告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大叔,意识流9000+,# # #文豪 *补了很多次,再不行就不在这里发了,爱谁谁吧 *甜饼   我叫南村卜,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   首先请停止你们的随意猜测和...
】你的名字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原著向3000+ # # #文豪   ***   认识这么多年以来,宰治几乎没有叫过中原也的全名。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那张看上去好看,说出来的话却...
[/]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的幻梦 #文豪 # #
原作者:逢夜   文豪 宰治/中原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种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支点燃的烟在冬日...
】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奇怪的产物,无聊的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芥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的什么部位...
】Forget me not(不要忘了我). # #文豪*短甜
原作者:終桃   *短甜   2000+ *不要再屏蔽我了我不补了垃圾APP *一帆风顺已发冲呀 # # #文豪     不要忘了我   七月的风乘着海浪声悄悄接近,武装侦探社旁边新开了...
】酒鬼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甜饼 *呐,瓦塔西真的化了,不要再ban了 *我给补吐了 # #文豪 #   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但是我不能控制住自己。我不明白这是种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感受,我...
】关于早安吻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完全没有认真写,一个月前的东西真的莫名其妙 # # #文豪   ***   宰治总是比中原也晚起,还总是拖着中原也一起睡回笼觉。若是在休息日中原也意思意思挣扎...
】恋人答题十问01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短打小甜饼,关于回答问题什么的奇怪故事!!很久之前的脑洞,现在翻出来写写!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   今日特邀嘉宾:武装侦探社中岛敦...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很傻之逼,真的,半小时不知道写出来个啥。 *第一人称 *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文豪   ***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我的脚会向我的爱人走...
中原也的漫长殉情 # #文豪
都没有污浊这个能力,满身红光跳来跳去的蛞蝓已经足够有活力了。但站在首领的角度,开启污浊的组合实在好用,下达一个任何其他人都不可能完成命令,然后宰会把也和自己送入敌人内部,场大乱,最后任务的...
】论宰治因为讨厌中原也而写的27本笔记 #文豪 # #
原作者:盐舟   *是短打 灵感来自于最新话的文豪汪 *大家除夕快乐!!   中原脸不耐烦地脚踹开了宰治家的门。 本来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正是个适合细细品酒的日子,刚好前段时间...
】夫夫百问(全) #小说 #文豪宰治 #中原
原作者:伏子深   ☆我觉得也应该拥有百问。 ☆D指哒宰,C指chuya。M指我。   段花絮: 宰先生打着哈欠,不情不愿的和中原先生坐在张沙发上,用懒散和嫌弃的语调大声说话,“啊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