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旋转不停 #双黑 #文豪野犬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黑泥潜水员

 

*暑假,在唱片店打工的中也遇到了车祸后拄着拐杖的太宰,高中生设定,7K+,一发完

*强烈推荐QUEEN 的Spread Your Wings,第一次听的时候觉得很适合中也,然后觉得也很适合太宰,但最合适他们一起

 

01

太阳要把外面的世界烤化了,从快要燃烧起来的柏油路上腾起的空气,摇动着外面的建筑,路上的汽车,和在烈日之下蹒跚的人。而隔着落地玻璃窗,另一边的中原中也穿着长袖衣裤,系着印有唱片店LOGO的围裙呆在空调房里,他甚至想带上自己的帽子挡挡从头顶吹下的冷气。

 

所以,和外面晒着太阳的人比,他的处境还没有那么糟。

 

趁着暑假,中也在横滨最大也是全球连锁的唱片店打工。尽管现在流行的,店里放的,都是些被修得认不清脸更认不出原本声音的数字组合,但中也负责的黑胶唱片区可以说是店里的音乐圣地,而圣地总是人烟稀少的。

 

把有些年头的黑胶唱片按演唱者和风格一张张摆好,中也抬眼环顾四周,没有一个顾客。很好,中也夹了一张一直想听的爵士唱片走到试听的黑胶唱片机前。可以趁闲暇时试听音乐是中也选择这工作的唯一原因,而现在他又因为太过清闲处于失业边缘,那就更要抓紧时间多听几张了。

 

放下唱臂,黑色的唱片旋转起来。中也带上厚重的耳机,隔开店里吵闹。耳朵可以完全沉浸在音乐中,但眼睛还要注意周围有没有顾客需要帮助。毕竟他刚丢了另一份收入更高的工作,就指着唱片店的工资交下学期的学费。

 

今天是工作日,不是买得起黑胶唱片的人出没的时候,而喜欢听黑胶的学生少的可怜,中也可以再偷闲一会儿。突然一个穿着长外套的人隔着玻璃和中也擦肩而过。尽管只是一瞥,他怪异的样子吸引了中也的注意。可怜的人,他拄着拐杖,一步一顿地走在至少40℃的环境下。隔着玻璃,耳机,音乐,中也却觉得自己仿佛听到了那人的脚步声,拐杖打在地上的声音。

 

中也无法控制的起了一点恻隐之心,如果他不在工作,他应该会出去扶那人一路。也许因为那人的惨样让中也再次坚信自己的生活还不是最糟糕的吧。

 

出乎中也的意料,那人并没有显示在街道中,而是进了这家唱片店。中也放下耳机,仍站在原来的位置,隔着展示架,他认出那个拄拐杖的人很年轻,几乎是个孩子,左脚被石膏包住,不自然地吊起,除了右眼被绷带裹住外,从袖口和领口处也能看到里面的绷带。

 

简直像是从医院里跑出来一样,他的家长就这么放着不管吗。中也带着一点同情和好奇,猜测那人遭了什么样的厄运,也许是车祸,登山摔下山崖。他看着那人和流行区的职员说了几句话,就转向中也的方向。拐杖戳进地毯,脚步重重落下,好像在中也的神经上敲着,中也快步走过去,问道,“你好,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我们店里有轮椅用。我现在不是很忙,跟店长说一下,我可以推你。对什么音乐感兴趣,最近发歌的……”中也突然喋喋不休起来,要知道他跟顾客从来只回答摆放位置这样的问题,无论是高中女生还是其他奇怪的人的搭讪,他从来理都不理。

 

那人的眼神从中也脸上扫过,他并不因为中也想要帮助他而感激,但也不像那些对自己的伤过度敏感的人一样受到刺激。他只是,对中也说的那些都不感兴趣。

 

“中原。”他瞥了一眼中也胸前的名牌,“我是太宰。”

 

“啊,我是中原中也,你可以叫我中也。”

 

太宰点点头,“太宰治,但你可不要叫我治。”

 

中也皱起了眉,不知道怎样回应这冷淡又亲密的话,为了买唱片而来的顾客可没兴趣和店员交换姓名,而如果是为了其它目的,在他这样的状态下……

 

“别的店员说你是这里了解音乐唱片最多的人,我想找一张唱片。”

 

中也找回了些状态,手在身前扎起,像通常一样问,“是什么类型的?”

 

“我听说有一张唱片,应该是摇滚乐队。那个主唱自杀了,他给了自己一刀,然后又对头直开了一枪,扑在地上脑浆和血流了一地。乐队吉他手发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个相机把这个场景拍下来,后来这张唱片变成了他们的专辑封面。店里有这张吗?”

 

中也支吾几下,不知道该怎样开口。他当然知道这张唱片,因为那张惊世骇俗的封面成为了死亡金属乐队史上重要的一张,但太宰明显并不对音乐感兴趣。

 

他只是感兴趣死亡。

 

“你知道吗?”

 

“《Dawn of the black hearts》,Mayhem乐队的一张bootleg,是非正式发行的。流通的都是二手,收藏价值很高,所以价格很贵。”

 

“所以你们确实有。”太宰治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我想要。”

 

他是顾客,中也这样告诉自己,想浪费钱就让他浪费,把整个店买下来也不关中也的事。中也取了钥匙,打开放高价唱片的柜子,抽出那张有着令人作呕封面的唱片递给太宰,“售价十万円。”

 

太宰治对价格并不在意,他接过唱片,分开手指挡住画面中的鲜血和脑浆,只留下主唱死不瞑目的面容。眼睛里第一次闪起了光,“虽然场面有点难看,但他看上去还挺幸福的。”太宰治垂手捏着唱片,重心移到拐杖上,准备去结账。

 

“等等。”中也上前一步,拦在太宰治前面,伸手去抢唱片。“那个,你要不要听些别的。死亡金属很小众的,你不会喜欢的。”

 

“这个类型叫死亡金属啊。”太宰治更加捏紧了照片,但中也同样不放手,两人僵持着,唱片盒嘎兹嘎兹作响。“放手,我知道我要买什么,多管闲事的家伙。”

 

中也知道他在给自己找麻烦,太宰可以转头就去找店长,然后中也就会被开除,他会失去所有收入可能连下学期的课本都买不起,但是他就是不能让有着一身不知道怎么搞出来的伤的太宰,带一张自杀成功的唱片高高兴兴的离开。他有种感觉,那会让中也再也见不到太宰,虽然本来他们就没有理由再见。

 

“世界上的好歌那么多,要不要听QUEEN,是我最喜欢的乐队,还有日语歌,比如……”中也一边说一边更用力地抓着唱片,太宰治毫不相让,但只有一只脚立在地上的他重心不稳,突然失去平衡,整个人扑倒中也身上。两个人一起撞上了摆满唱片的架子,摔倒在地。

 

太宰治首先撑起身体,趁中也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抢回唱片,但盒子裂开了,唱片也掰成两半,主唱本来就破碎的脑袋上又多了一条折痕,好像被太宰和中也两人一起又杀了一次。

 

这想法让太宰治愉悦起来,他把唱片夹在胳膊下,讥笑着问,“你要给我推荐什么歌?别是那些所谓降低自杀率的励志歌曲。”

 

中也从身上拾起一张砸下来的的黑胶唱片,看了眼封面,塞给太宰,“就这张吧。涅槃乐队,主唱科本拿了一堆奖和记录,27岁自杀。就算要死也像他那样功成名就之后再死!”

 

太宰治被这没什么道理但出乎他意料的话打动了,他把涅槃乐队封面印着游泳的婴儿的唱片同满头鲜血的主唱夹在一起,一手撑着拐杖,避开中也的搀扶艰难地站了起来。

 

“那张唱片被我弄坏了,已经不能卖了。”中也还是想阻止太宰。

 

太宰治上下打量了中也,尤其注意他制服围裙下已经袖口发毛的衣服和底都磨平了的球鞋,“十万円会赔的你倾家荡产吧。”

 

“跟你有什么关系。”中也回嘴,却没有感到被冒犯。太宰治看穿了中也的经济状况,但他的语气里并没有同情或鄙视,他好像只是单纯的想拒绝中也的每一个提议,甚至还有一些真诚。

 

“我现在更想买这张唱片了。”太宰治轻笑一下,突然问道,“你明天还来上班吗?”

 

中也犹豫了片刻,“整个暑假我都在这里打工。”

 

“那明天我再来买别的唱片,如果你给我推荐的歌好听的话。”

 

“你明天会来吗?”

 

“取决于你的推荐。”

 

“涅槃的歌超棒的。”

 

太宰治晃了晃手里的唱片,转身一拐一拐地走开,“那么再见了,中也。”

 

“明天见,太宰。”中也小声回答,更像是自言自语。他停在自己负责的区域没有跟出去,蹲下身整理被他们撞乱的展示架。

 

没有关系,明天他们还会再见。

 

 

02

第二天同样时间,太宰治依然拄着拐,站到了中也面前。

 

“涅槃的歌超赞的是吧。”中也叉着腰,挑眉对太宰治说。

 

太宰治想耸耸肩,却因为没抓好拐杖踉跄了一下,等他重新站稳,才心不在焉地说,“买回去之后才发现你挑的那张唱片需要特别的黑胶唱片播放机。我买了一个,但要明天才到。”

 

中也在心里惊叹了一下,先是十万円的唱片,又是更贵的唱片机都毫不犹豫就买了,好一个大少爷。“那你没在网上听吗?”

 

“我想听中也挑的歌,网上听的和中也挑的唱片不一样。”

 

觉得自己被恭维了,中也的脸稍稍发烫,他走进了太宰两步,“那你要用店里的黑胶唱片机试听吗,我给你推荐其它的歌。”

 

中也伸出手臂,想搀扶太宰。但太宰治同昨天一样侧身避过,他扫到了唱片机的位置,就自己拄着拐往那里去。中也的手臂垂下来,背在身后,他隔着一步慢悠悠的跟着太宰,换回平常面对顾客的语气说,“我教你怎么用。你喜欢哪种音乐?”

 

“没有。”太宰治靠在架子上,不怎么感兴趣的说,“你随便找张看的顺眼的就可以了。”

 

中也横了太宰一眼,为他对音乐的亵渎。但他并没有随手抓一张敷衍太宰,而是跑到从西方摇滚的货架那边挑了一张他最喜欢的QUEEN的唱片。打开保护袋,中也张开手指,托着比他脸颊还大的唱片放在唱片机上。打开开关,黑色唱片旋转起来。太宰治只是百无聊赖地站在一边,欣赏中也的表演,连耳机也不带。

 

“过来。”中也双手举起耳机示意。太宰治看中也的服侍这么到位,便也像天鹅一样垂下了头,让中也为他带上耳机。

 

真是个大少爷,中也抱着双臂,趁太宰听音乐时从头到脚地打量着他。

 

居然有人可以完完全全面无表情地听摇滚,真奇怪。他今天背了书包,看样式是属于横滨学费最高的那所私立高中的。但他居然不买个电动轮椅,或者雇人推他,他绝对不会缺钱。

 

但他只靠那拐杖,自己一个人不知走了多远来唱片店,宁愿累死也不接受别人的帮助,听最好的音乐也不动容。

 

这是一个不能同自己和解的人,中也下了论断,但如果他昨天是为了找一张自杀唱片而来,今天他又是为什么而来的?为了和我的约定?想到这里,中也强迫自己把视线从太宰脸上移开,哪怕只盯着那旋转不停的唱片,也不会让他像盯着太宰那样头晕目眩。

 

可惜唱片还是转到最后一圈,必然地停下了。太宰治摘下耳机,还给中也。

 

“你喜欢吗?”说出口后,中也才发现自己一直在问太宰喜欢的东西。

 

太宰治蹙着眉,好像在头脑里搜刮词句,最后一脸正色道,“难听死了。”

 

“你!”中也瞪着太宰,强压下怒气说,“那你为什么要花时间从头听到尾?”

 

“为了确认,果然中也的品位真是太糟糕了。”太宰治一边说一边模仿中也之前的动作取下唱片。

 

“喂,不买你就小心点。弄上划痕是不可逆的。”

 

“我当然要买。”太宰治拿着唱片在脸前扇动几下,“等我回去再听几遍就能更好证明中也的音乐品味差劲了。”

 

中也哼了一声,抢过太宰治手上的唱片给他装好,“我打赌你在说谎。QUEEN的歌是完美的。”

 

太宰治嗯了几声,“希望你明天给我推的歌会更好一点。”

 

“还有明天!”中也半是惊讶半是惊喜地说。

 

和昨天一样,离开之前,太宰治说,“中也,再见。”

 

 

03

从那之后,不只一个明天,整个暑假,无论台风还是热浪,太宰治每天都来唱片店报到。对中也来说,太宰治当然是个纯种的讨厌鬼,但莫名其妙的,遇见太宰之后,中也的运气也好了起来。

 

“我找到了一份工作。”中也一边伸手去摘太宰治脑袋上的耳机一边说,“在一家离这里不远的LiveHouse打杂,老板说看我表现,会给我暖场表演的机会。”

 

太宰治偏了下头,躲开中也的左手,又故意让脸颊碰上中也的右手。他坐在中也特意为他试听方便搬来的高脚凳上,虽然他依然不让中也扶他,但他不再拒绝椅子,还想要中也更多的服侍,所以现在连耳机都不自己摘。

 

“LiveHouse,”太宰治小声重复,“那你终于不用担心学费了。”

 

“工作时间在晚上,就算开学也能干。”中也把太宰治听过的唱片装好,靠着放唱片机的桌子继续说,“这张唱片也要?”

 

太宰治点点头,“你要是能同店长说好按卖出的唱片给你提成,那早就能攒够钱了。”

 

“喂!”中也不满地拿脚尖踢了下太宰的椅子,“好像我在骗你钱一样。谁让你只挑最贵的别人用来收藏的版本买。”

 

每天听一张买一张中也推荐的唱片就好像是他们的约定,让太宰治每天有理由来见中也,让中也有理由同太宰聊天。而让中也更加自豪的是他让太宰体会到了音乐的魅力。

 

虽然太宰治每次都对中也推荐的歌大加批评,不管是多经典的曲子都一样,但最开始他只会说好吵,难听这样的词。现在,一个暑假的时间里太宰治已经成为音乐理论家了。

 

和太宰治每天增长的音乐知识一起改变的是,他也不像初见时那样死气沉沉的了。他们讨论学习,两人的学校相差甚远但他们是一个年级。交流过自己的生活,中也要赚钱养活自己,太宰则要养好伤。甚至过去,中也的都是些倒霉事,孤儿,以为遇到了可以一同搞乐队的伙伴,结果被背叛,攒的钱和吉他都被偷走了。

 

而太宰的过去,他只在中也询问他受伤原因时提了一句,因为他在街上精神恍惚发生了车祸。尽管中也只知道了这一点,但能让太宰坦露这些已经很难了。

 

最后,中也还可以谈论他的梦想。

 

“先从暖场歌手开始,再看看有没有新乐队招主唱。高中毕业后就上京,去东京找机会。”中也眉飞色舞地说,“总之,明天开始终于能开始做自己的音乐。就是离开这里以后只能听数字音源的歌了,黑胶我可买不起。”

 

太宰治突然拉住中也的手腕,死死攥着,指甲都掐进肉里,“离开这里是什么意思。”

 

中也闷哼一声,刚想发作却看到太宰治一脸黑气,莫名有些气短,“下周一就开学了啊,所以今天是我最后一天在这里工作。”

 

太宰治低下头,碎发遮住眼睛,有些飘忽地说,“最后一天啊。”

 

“太宰?”中也看太宰抿着嘴直直地盯着他,也心虚起来,“没提前告诉你是我的错。但我们本来就会开学啊,我又不可能天天打工,你也不可能每天都来。”

 

“你说的没错。”太宰治放开中也,伸手拿回拐杖,从凳子上站起。中也第一次感到太宰要比他高上很多,甚至称得上很有压迫感。

 

“中也,”太宰治转向货架,挑了一张中也推荐过的乐队的唱片,“这也是你喜欢的吧。”

 

“这张里有几首不错。”

 

“继续,其他的唱片。”

 

“你想多听几张吗?”中也走到太宰身边,“那这张很棒。”

 

“继续。”

 

……

 

“还有呢。”

 

“太宰。”中也的手轻轻搭在太宰的胳膊上,犹豫地说,“你已经挑了很多了。”

 

太宰治搂紧胸前的一摞唱片,“也是,再多我也拿不了。但是就算一天只听一张很快就会听完。那我去结账了。”

 

“还有,再见了,中也。”

 

如果像以前那样,那中也应该停在黑胶唱片区和流行音乐的交界,看太宰治慢慢走远。再等待明天的相见。但他现在有一种感觉,同第一次见到太宰时一样如果他停在这里,他就再也不会见到太宰了。

 

 

04

“世界上最大的混蛋。”中也用咒骂抢救回自己的注意力。当他回神时太宰治已经离开唱片店,消失在街角了,“任性,胆小鬼,混账太宰。”

 

中也背过手,解开了制服围裙。只跟店长说了一声,不等回答就跑出唱片店。他知道自己又要搞砸一份工作了,大概还会进黑名单,以后都别想打这行业的工,可能还有其它后果。

 

但他不能让太宰一个人离开。

 

“太宰,治。”中也跑了几段弯路,最后在一个十字路口逮住了太宰,他气喘吁吁,断断续续地叫着太宰的姓,太宰的名。中也记起太宰治说过不想让中也叫他治,那更好,中也报复似的把治的音节拖得很长。

 

“你有什么事。”太宰治不看中也,只盯着还有几分钟才会变色的红灯说。

 

要说什么,中也卡了壳,他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追出来。他顺着太宰的视线看向对面,发现这里离他要工作的LiveHouse很近。

 

中也深吸一口,站直身体微微抬头紧盯着太宰治的眼睛,“我想邀请你去我要工作的那家LIVEHOUSE。”

 

“中也,其实我对音乐不感兴趣。”尽管太宰治正拎着几十张唱片,他这个暑假花在音乐上的钱更超过百万円,但这都只是借口,工具,只为了给自己一个接近世界上唯一让他感到有趣的人的理由。

 

而生活就像播放着的黑胶唱片,一遍遍地转着圈,让人产生不会停下的错觉,但最后一圈转完之后,也就停下了。

 

“那是因为你没听过好歌。我有一首歌想唱给你听。”中也把所有他喜欢的歌都介绍给了太宰,但既然那些对太宰治来说都不够好,他就相信,也必须相信,自己能为太宰唱出世界上最好的歌。

 

“跟我来。”中也抢过太宰治手里的唱片,他真正需要的不是这些东西。挽着太宰治的胳膊,强迫这个还打着石膏拄着拐杖的“残疾人”跟他走。中也甚至想好了,如果太宰反抗就直接扛起他。

 

但太宰治跟上来了。

 

 

“这家LIVEHOUSE很小,但老板喜欢音乐又好说话。”中也带着太宰来到一个老旧砖房的侧面,昏暗的招牌指示着向下的楼梯,看上去像是通往地狱的路,“就是楼梯有点陡,我可以背你下来。”

 

太宰治摇摇头,那只自由的手按在中也的肩上,“我跟着你。”

 

中也先向下走了几步,直到感觉太宰治把他当成另一根拐杖之后,才配合太宰治的脚步一直向下。地下空间还算宽阔,只有一个不大的舞台上摆着架子鼓和麦克风。中也把太宰领到边缘的卡座,让他坐下,又跑走去跟老板商量。

 

不一会,中也带着两瓶汽水回来,一瓶冰凉的戳到太宰脸上,自己也仰头灌了一口。

 

“中也要对我说什么?”太宰治挺直腰板,像坐在教室里一样。

 

“我……”中也开了口,又把话咽回去。如果我说什么大道理,他只会当什么都没听见,不管太宰装的有多像,中也都能看出太宰不会是个好学生。

 

何况中也本来就不会说大道理,他只是一直努力生活,不放弃梦想。而现在他要做的事又多了一件,哪怕太宰永远不能和自己,同世界和解,那就让他一辈子拄着拐杖好了,那样也可以向前。

 

“你只要听我的歌。”

 

 

夜幕降临,LIVEHOUSE里很快就喧闹起来。客人们兴奋的踏入这里,不够兴奋的也很快被气氛感染。从暖场歌手到正式受邀演出的乐队,他们吵闹着,而太宰和中也只是坐在角落,挨在一起,和那个世界并不相容。

 

“他们的歌我都会唱。”中也看向舞台,乐队被台下激动的观众簇拥着,主唱的声音更大了。中也等待这一段结束,在副歌响起时他的声音也加了进去,被厅里的喧闹盖过,除了身边的太宰治谁也没能听到。

 

中也没有说话,甚至不看太宰,他一首接一首,把乐队当成他的伴奏,唱着自己的歌。但当太宰的手指搭在他的喉结上时,他也没有推开。从喉咙直接发出的震动,把信号顺着指尖传给太宰。

 

中也知道太宰会明白。

 

他们一直待到散场,等人潮散尽,中也才拉着太宰走到舞台下,最好的一个位置。他双手撑着舞台,灵巧的翻了上去。他之前请求这里的老板借一把电吉他,和舞台的一段时间给他。现在他能给太宰唱他最喜欢的歌了。

 

中也不太熟练的扫了几个和弦,他有一段时间没有练习吉他。但他很快就熟悉起来,毕竟这首歌他唱过弹过太多次,用来鼓励自己,现在也能传达给太宰。

 

他把麦克风调整到适合自己的高度,轻咳一声。现在台下只有太宰一个人站在那里,胳膊紧贴着身体,僵硬的站着,他抬头看着中也,然而在那双深色眼睛里中也看不出太宰的情绪。

 

所以这真是最差的舞台了,中也开始弹奏,只有一个心不在焉的观众,他听摇滚时都没法蹦起来。

 

但中也觉得自己拥有整个世界。

 

 

Since he was small

Had no luck at all

Nothing came easy to him

中也开始唱,对自己,对太宰。

 

……

 

So honey

Spread your wings and fly away

Fly away far away

中也把这段唱错了,他把honey拖的太长,他看到太宰治蓦地抬起头,显然注意到了这个瑕疵。

 

Spread your little wings and fly away

Fly away far away

但中也只是继续唱下去,就算有瑕疵,他们迟早能飞过这些问题。

 

Pull yourself together

Cos you know you should do better

That's because you're a free man

 

中也竭力唱出最后的高音,可惜没唱到原唱那么高,但他想让唯一的听众跟着那声音找到一点感觉,摆脱束缚,克服困难,飞翔,自由,什么都好。该死,中也翻身下了舞台,捏住太宰的双肩,他应该给我一点反应。

 

然而太宰治比任何一次都沉默,他批评了所有中也崇拜的歌手,却对中也不怎么成功的演唱一言不发。太宰的脸紧紧绷着,牙齿咬着嘴唇,身体微微颤抖,好像跟自己较着劲。

 

“太宰?”

 

终于,太宰治悠长地吐了一口气,好像把所有力气都吐尽了,全身的放松下来,“我累了,中也。”

 

“也对,我该送你回去了。现在有点晚。”中也放下手臂,有点沮丧地转过身。他向前迈了一步,又停下,回头瞪着太宰。

 

“我累了,中也。”太宰牵着中也的手,低声重复了一遍,“楼梯太陡了,你背我上去。”

 

太宰治的语气没有命令那么绝对,但也不是在恳求。他只是第一次屈尊给中也一个帮他的机会,给自己一个接受的机会。

 

“麻烦。”中也俯身,很快太宰就伏在他背上,把全部重量都交给中也。

 

两人一起,尽管只有中也一个人在爬着楼梯,慢慢地走上去。他们重新回到室外时,无数的灯已经把横滨点亮,夜间比白天更璀璨。

 

中也感到太宰治的胳膊,压在他肩上又不停乱动。“别乱动啊,太宰。”

 

太宰治的动作反而更大了,他拆掉自己头上的绷带,趁中也没法阻止他,在中也脖子上环住,还打了个蝴蝶结。

 

“我拴住中也了。”

 

所有唱片都有最后一圈,但如果你一直为我而唱,那我们的这张唱片就将永远,旋转不停。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很傻之逼,真的,半小时不知道写出来个啥。 *第一人称 *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文豪   ***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我的脚会向我的爱人走...
】你的名字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原著向3000+ # # #文豪   ***   认识这么多年以来,宰治几乎没有叫过中原也的全名。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那张看上去好看,说出来的话却...
】关于早安吻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完全没有认真写,一个月前的东西真的莫名其妙 # # #文豪   ***   宰治总是比中原也晚起,还总是拖着中原也一起睡回笼觉。若是在休息日中原也意思意思挣扎...
】恋人答题十问01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短打小甜饼,关于回答问题什么的奇怪故事!!很久之前的脑洞,现在翻出来写一写!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   今日特邀嘉宾:武装侦探社中岛敦...
】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奇怪的产物,无聊的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芥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的什么部位...
】Forget me not(不要忘了我). # #文豪*短甜
原作者:終桃   *短甜   2000+ *不要再屏蔽我了我不补了垃圾APP *一帆风顺已发冲呀 # # #文豪     不要忘了我   七月的风乘着海浪声悄悄接近,武装侦探社旁边新开了...
】酒鬼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甜饼 *呐,瓦塔西真的化了,不要再ban了 *我给补吐了 # #文豪 #   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但是我不能控制住自己。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感受,我...
[/]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的幻梦 #文豪 # #
原作者:逢夜   文豪 宰治/中原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一种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一支点燃的烟在冬日...
宰治的作案报告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大叔,意识流9000+,# # #文豪 *补了很多次,再不行就不在这里发了,爱谁谁吧 *甜饼   我叫南村卜,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   首先请停止你们的随意猜测和...
】论宰治因为讨厌中原也而写的27本笔记 #文豪 # #
原作者:盐舟   *是短打 灵感来自于最新一话的文豪汪 *大家除夕快乐!!   中原也一脸不耐烦地一脚踹开了宰治家的门。 本来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正是个适合细细品酒的日子,刚好前段时间...
】新婚夫夫和他们的十个孩子 # #文豪
原作者:泥潜水员   *沙雕,港和武侦的极恶之日,几乎全军覆没,是迫害名单超级长的一篇   宰治肯定自己是在做梦,所以他才看到了小小的也,大概五六岁,鼓着胖嘟嘟的脸颊正在他的枕边沉睡,还发出...
也!TAXI! #文豪 #
的时候,也自己也能很好的做策划,偶尔有些小问题但在他的能力下很快就跟解决。但那与不同,曾经宰治总能找到合适的时机,最佳的行动路线,交给也让他尽情冲锋。青出于蓝,宰治的方案永远是真正的最优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