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冰雪钻 #双黑 #文豪野犬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黑泥潜水员

 

*武侦宰×干部中的日常,但又是日常生活中最不日常的时刻*

 

中也收到来自他在武侦埋下的暗线的消息,太宰治又在下班时往商业街的方向跑,这已经是他第三天不好好回家了。之前两天,太宰治都在外面一直晃到半夜,等中也不得不先睡之后才带着一身酒气回来,然后神经经兮兮的在黑暗里,站在床前盯中也几个小时。

 

中也可以肯定太宰治又在自找麻烦,想的太多的人偶尔会陷进思维迷宫中出不来。这时最好的办法可不是让太宰动动他那聪明的小脑瓜,而是暴力破解,像中也一样把一切问题碾碎。

 

就如中也正准备做的,不管什么困扰了太宰,不管他有什么要想,都把他绑回家里再想。

 

开着跑车的中也后发先至,在太宰治推开酒吧门的那一刻逮住了他。

 

“中也!”太宰治呛声,毫无用处的挣扎。中也死死拎着太宰的后衣领,把他往车上拖。

 

“我快不能呼吸了。”太宰毫无诚意中气十足地说。

 

中也没有放开,只是把拖行改成牵着,让太宰稍稍有点余地,但绝无跑掉的可能。把太宰治塞进副驾驶,中也压着手脚乱飞的太宰,像捆横行的螃蟹一样给他系上安全带,“我们回家再说。”

 

一路风驰电掣,中也努力维持严肃愤怒的神情,只要他足够强硬,太宰即使不让步也会表现的认真点,不会试图用嬉皮笑脸蒙混过去。于是直到他们进了家门,中也一句话都没说。

 

推太宰治进门,中也转身挂好自己的帽子和外套,手套也脱下放好,十指张合几下,刻意弄出骨关节的声响。但太宰治不受这威胁,他手插进风衣兜里,跑到单人沙发上整个人缩成一团。

 

中也瞥了太宰一眼,他正神色茫然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中也叹了口气,按照之前想好的那样打开酒柜,取出一瓶威士忌,和几个杯子一起咣的一声放在太宰治面前的茶几上。这次中也制造的响声终于起了作用,太宰治抬起眼,“中也?”

 

“想喝你就喝个够,就在这喝。”

 

“这又不能解决问题。”

 

“所以你到底有什么见鬼的问题。”中也搬来一张高脚凳,坐在太宰对面,拿出气势俯瞰他,“喝完了你就给我坦白!”

 

太宰治拿起威士忌看了下商标,果然是最贵的牌子,还有七八个广口杯摞在一起,看来中也是早有预谋了,“想灌醉我啊,中也好卑鄙。”

 

中也哼了一声,“还有什么借口快点说,反正今天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这里没有冰球。”太宰治屈指弹了一下酒瓶,“威士忌不配上冰球,冰镇得凉凉的喝起来就没有灵魂。”

 

“那我给你拿冰块。”

 

“要一整块冰手工削出来的冰球才行!冰块融化的太快了,用模具冻出来的球也不行,那样太浑浊了!”太宰治继续挑剔。

 

中也给今天值班的部下发了个短信,让他们搞太宰说的这些东西。然后他继续端坐着,一边在手机上查怎么做那该死的冰球,一边注意太宰每一个小动作,不让他趁机溜走,“你等着。”

 

不大一会,中也的部下就从附近的酒吧买了冰块和工具赶紧送了过来。几个比拳头略大的正方体冰块摞在茶几上,中也拿起一个,冰冷从指尖开始蔓延。他试了下附带的凿子又扔在一边,从腰后拔出匕首,向下猛地一挥,冰的一角就飞了起来。

 

中也横了太宰一眼,“放心,这把刀还没杀过人。”他露出一个比刀刃更锋利的笑。

 

太宰治终于肯定中也是认真的,他今天必须给中也一个答案。太宰治不再躲避中也的视线,他挺起背坐好,直视中也和中也的表演。

 

那些调酒师要花很久才能学会削一个完美的冰球。但这门技艺,中也无师自通,先是大块的边角碎冰飞起,划着不合理的轨迹飞到太宰治身上,脸上,衣领里。等粗略的球形完成后,中也就开始细削,细小冰晶从他指尖扬起,反射着光像洒落的星星,有些落下,有些飞起好像雪一样粘在中也的鼻尖和发梢,又化成水留在那里。

 

为了这样的美色,太宰治的心跳乱了半拍。当中也挥刀时他是专注的,眼中只有寒光闪烁,连世界,连太宰都褪去了。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太宰治。这种傲慢的想法像毒液一样麻痹了太宰治的身体,酒还没有倒出,他便开始沉醉了。

 

中也让冰球在食指尖上旋转起来,用能力作了弊,最后调整成几乎完美的球型。弹了下手指,冰球叮当落进杯子,中也打开威士忌,随意倒了一些,“给你。”

 

金棕色的酒和剔透的冰,威士忌被推到太宰面前。太宰治捏着杯沿,晃了几下听冰和杯子碰撞的声音,他抿了一口酒,湿润了下嘴唇,然后开口,“我最近在想,住着中也的房子,家务也是中也干的多,中也负责做饭,现在还帮我削冰球。”

 

太宰治抬起头,中也就静静坐在他眼前,一直皱着的眉因为刚才的话舒展了一点。这就是太宰治想要的一切,但当他想要的一切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时,又不可避免的让他产生了做梦一样的不真实感。

 

这是永远不会消失的吗?

 

“那你就帮我分担一些啊混蛋青花鱼。”太宰开始说话之后,中也便稍微放松身体,随意地说,“以后你负责扫地。算了,你还是去买个扫地机器人吧,它肯定比你靠谱。”

 

“但我的卡刷爆了。”太宰治握紧藏在风衣兜里的手,一个盒子的棱角陷进他手掌里。

 

中也用匕首转了个刀花,甩掉上面的水珠插回刀鞘,嗤笑道,“就你那破工作。”他刚想继续嘲笑,目光却陷进了太宰治眼中。中也不知道太宰治在想些什么,之前几天在烦恼什么,肯定不是他的工资。因为他现在注视中也的眼神,像粘腻的蜂蜜,像成熟的小麦,像旷野的篝火,像金棕色的威士忌。

 

中也喉结抽动,咽下口水,他觉得有些热,有点渴。

 

“给我尝一下。”中也站起身,去抢太宰手里的威士忌,第一次想喝这一直被他不屑一顾的液体。但现在,饮酒就如同去饮太宰的眼神。他的膝盖搭在太宰的沙发上,一手撑在太宰肩膀上,一手抓着太宰的手腕就着杯子喝了一口。

 

“我的酒怎么样?”太宰治趁机环住中也的后颈。

 

中也轻咳一声,像平时那样嘲笑,“像你一样糟。”

 

“那就没办法了。”太宰治含住一口威士忌,按下中也的脖子,吻上中也,渡酒进他口里。

 

酒精被点燃了,从中也的嘴唇,口腔,身体内部,到最外的指尖。中也的手指按在太宰的脸颊上,接触冰之后还剩的一点寒意立刻被滚烫的温度驱散,近乎刺痛起来。太宰治一向是那种喜欢火上浇油的人,他强迫中也咽下更多,直到再也没有可以吸吮的东西之后,他才放开中也,最后又舔去中也嘴角残留的酒液。

 

“这样的酒呢?”

 

“混蛋!”中也眼角发红,撑起不自觉坐到了太宰治腿上的身体,在他的肩头狠狠掐了一下。中也深深呼吸几次,压下蠢蠢欲动的身体。他扫了一眼地面,杯子和冰球已经滚到了墙角,残酒撒了一地。“你别想,你别想混过去。”

 

他重新挑了个冰块,拿手掌托着,用冰来压住在血管里奔跑着的火。“不说清楚就继续喝。”

 

中也再次抽刀,比上次更熟练,于是他可以一边挥刀,一边看着太宰。那家伙已经像国王一样端坐好,弯着嘴角,挑剔地看中也表演,只有太宰脸颊飘着的红色证明他并不是对刚才无动于衷。

 

“呲。”这一刀切多了,中也垂下眼,冰块下半缺了一大块,无论如何都削不成正好放进杯里的圆球了。他刚想换上一块冰,又突然想到刚才看过的视频,可以搭配威士忌的冰不是只有球一种。

 

太宰治眯起眼睛,冰块在中也手中呈现出越来越多的棱角,大大小小的面组合起来,让那块冰开始闪耀。

 

中也在落地灯下摆弄了一下冰块,满意地看着光折射开。将这块冰雕成的钻石放进杯中,倒上酒,中也把这杯可以称得上艺术品的酒塞给太宰。

 

太宰治恍惚地接过,不喝,反而是好像盯着什么炸弹一样看着在威士忌中起起伏伏的冰钻石。

 

冰做的钻石也是钻石,而钻石……

 

“中也……”

 

“干什么,我可没在里面下毒。”

 

太宰治宁可自己收到的是一杯毒酒,那他就不用忐忑地掏出自己的回礼了。“中也犯规,居然被中也抢先送钻石,真是输了。”

 

“这个很好看吧,我看视频学的,比普通的球更……”中也止住,因为太宰塞了一个盒子在他手里,“太宰?”

 

太宰治坐回沙发,挺立,或者说僵直地坐着,想要移开视线,却又死死盯着中也,“打开来看看吧。”

 

盒子弹开,一枚戒指躺在里面。毫无装饰的铂金环,只在正中镶嵌了一块并不大的扁平方形钻石,边角还都被金属护住,完全发挥不出钻石闪耀的特色,说是镶着的玻璃也会有人信。

 

钻石中也见得多了,不知道多少鸽子蛋过了他的手,但他只觉得那不过是宇宙里多得很的碳元素,又易碎,只是莫名其妙的贵。而把钻石浪费得切掉底,订做成这么丑的款式,大概就是太宰钱包空空刷爆所有卡的原因了。

 

中也把这不合格的钻戒握在手心,圆润的外形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痛感。所以这就是唯一的优点了,可以戴在手套下,即使挥拳也不会影响,甚至使用污浊之时,这戒指也可以牢牢拴着中也的无名指。

 

就像太宰。

 

“我想要问中也,”太宰治最后还是没有勇气去戏谑,他甚至在最后移开了视线,只盯着中也送他的冰钻,“中也会接受我的求婚,一辈子都不离开吗?”

 

“笨蛋。”

 

中也抽走太宰治手中的酒杯,把钻戒放在太宰治掌上。

 

“难道还要我自己带上吗?”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很傻之逼,真的,半小时不知道写出来个啥。 *第一人称 *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文豪   ***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我的脚会向我的爱人走...
宰治的作案报告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大叔,意识流9000+,# # #文豪 *补了很多次,再不行就不在这里发了,爱谁谁吧 *甜饼   我叫南村卜,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   首先请停止你们的随意猜测和...
】关于早安吻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完全没有认真写,一个月前的东西真的莫名其妙 # # #文豪   ***   宰治总是比中原也晚起,还总是拖着中原也一起睡回笼觉。若是在休息日中原也意思意思挣扎...
】恋人答题十问01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短打小甜饼,关于回答问题什么的奇怪故事!!很久之前的脑洞,现在翻出来写一写!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   今日特邀嘉宾:武装侦探社中岛敦...
】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奇怪的产物,无聊的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芥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的什么部位...
】你的名字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原著向3000+ # # #文豪   ***   认识这么多年以来,宰治几乎没有叫过中原也的全名。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那张看上去好看,说出来的话却...
】Forget me not(不要忘了我). # #文豪*短甜
原作者:終桃   *短甜   2000+ *不要再屏蔽我了我不补了垃圾APP *一帆风顺已发冲呀 # # #文豪     不要忘了我   七月的风乘着海浪声悄悄接近,武装侦探社旁边新开了...
】酒鬼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甜饼 *呐,瓦塔西真的化了,不要再ban了 *我给补吐了 # #文豪 #   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但是我不能控制住自己。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感受,我...
[/]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的幻梦 #文豪 # #
原作者:逢夜   文豪 宰治/中原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一种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一支点燃的烟在冬日...
】论宰治因为讨厌中原也而写的27本笔记 #文豪 # #
原作者:盐舟   *是短打 灵感来自于最新一话的文豪汪 *大家除夕快乐!!   中原也一脸不耐烦地一脚踹开了宰治家的门。 本来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正是个适合细细品酒的日子,刚好前段时间...
】新婚夫夫和他们的十个孩子 # #文豪
原作者:泥潜水员   *沙雕,港和武侦的极恶之日,几乎全军覆没,是迫害名单超级长的一篇   宰治肯定自己是在做梦,所以他才看到了小小的也,大概五六岁,鼓着胖嘟嘟的脸颊正在他的枕边沉睡,还发出...
】北国三日 (第一夜)#文豪 #
凌乱地飘动着,睁大的眼闪着比冰雪更刺骨的光。为了看这样的美景,就算中途被小矮子趁乱打了几下也值得了。 “你在发什么疯!”体术更强的也终于在水中站稳并压制了不停捣乱的宰,他崩溃的低吼道,“中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