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保护费 #双黑 #文豪野犬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黑泥潜水员

 

*无异能的小甜饼,摆摊赚零花钱的宰给看场子的中也交保护费,保护费是很有用的*

 

太宰治摆好画架、座椅,在地上铺好他提前准备的样画,不一会就把一个简单的画摊布置起来。正值暑假,横滨游乐园的门外划出一片区域作为夏日集市,每天都聚集起众多游客和讨生活的摊主,太宰治也趁机混在其中。

 

因为种种原因,他现在正和港黑的首领,他的监护人闹着别扭。拿人手短,不想做森先生工具人的太宰治决定自己赚点零花钱。但为了安全,他还是选择在港口黑手党的地盘之内,这应该能免去大部分麻烦。

 

“喂。你!”听起来就不善的声音叫住太宰治。

 

“你是?”太宰治转过身,一个红头发的小个子站在他的摊前。那家伙努力绷着脸做出凶恶的样子,却被他看上去不过十几岁的艳丽面孔柔和了。身高最多一米六的他披着明显过大的黑西服,戴着一顶老式的帽子,没显得成熟反而更像偷穿了家长衣服的学生。

 

他略抬下巴,“这是港黑的地盘,你知道吧。”

 

“所以?”

 

“所以你要给港黑交保护费,每天一万円。”

 

“你竟然要收我的钱!”太宰治瞥了一眼那人脚尖几乎要踩到的画,港口黑手党首领的似颜绘就摆在那里。看来这个港黑的成员并不认识太宰治,也许他连他的首领都没见过。

 

“这是规矩。”红头发重重跺了下脚,踢起的沙石落在森鸥外脸上,让太宰治忍不住偷笑。“收了保护费我们自然会做事,帮忙,保护你的安全。”

 

被港黑的下级成员堵着收保护费,这可真是有趣的经历,太宰治想着拖延的借口,决定多逗逗他。“我才不需要比我还矮的人保护。”

 

“你这家伙,”他上上下下打量着太宰的衣着,为了符合环境都是最普通的那种。怎么看与他同龄的太宰治都不过是个穷学生。也许就靠这个暑假赚学费,那些画就是全部的希望。如果只对这一个摊位网开一面,他还承担的起。

 

还不等太宰治找好借口,红头发的港黑成员就先说道,“看你也拿不出钱,今天第一天开张吧,我就施舍给你一个生意,替我画一张就当成是你的保护费了。”说罢,他就自顾自地坐在为客人准备的椅子上,拍了拍衣服,挺起胸膛摆好了姿势。

 

“那客人对于画有什么要求?”太宰治坐在画架之后,提起笔,眯起眼睛观察这位黑手党少年的特点。

 

“形象要高大一些。”

 

“我明白了。”

 

太宰治落笔,在纸上画出第一条曲线。所谓似颜绘,关键就是抓住人物的特点而不是写实。面对这个怒气冲冲心却那么软的黑漆漆的小矮子,太宰治的灵感让他只能画出一种模样。

 

“我画好了。”

 

“怎么这么快。”红头发疑惑地说,他站起身走到太宰治身后,去看自己被画成了什么样子。

 

“混蛋!”他一下子从画板上撕下纸,对太宰治吼道,“你为什么画了一条蛞蝓!”

 

“因为你看上去就像小小的蛞蝓啊。我已经很努力得让他变得高大了,哈哈哈。”太宰治耸耸肩,继续挑逗气得快要爆炸的人,“你只说让我画一张,怎么,要违背承诺吗,黑手党大人?”

 

“混蛋。”蛞蝓,太宰治决定先这么叫他,把画揉成一团塞进衣兜里,他拎起太宰治的衣领,恶狠狠地说,“你这家伙就像腐烂的青花鱼一样,满肚子坏水。”

 

“谢谢惠顾哦,蛞蝓。”太宰治愉快地冲着匆匆离去的蛞蝓背影挥手,来摆画摊真是正确的决定。

 

 

生意开张之后,太宰治很快就忙碌起来,但好在似颜绘是很简单的画种,他能抽出足够的时间关注在集市里满场跑的蛞蝓。

 

蛞蝓,帽子架,黑漆漆的小矮人,如果他每个摊只收一万円,还要把大头上交给组织,那太宰治不得不承认港黑派了个慈善家来,因为他几乎一刻不停的在集市里巡视。

 

而每次他路过太宰治的摊位时都仰着头,踩着重重的脚步,却从来没有找太宰治的麻烦,反而帮他的摊位赶走了两个小偷,约束了打闹的学生,教训了躲在围观人群里咸猪手的猥琐男。

 

不过太宰治并不是唯一得到他帮助的人,其它临时有事的摊主都放心让他帮忙看摊,向他求助。而现在他又跑到了中央广场上,穿着一身恐龙装在给小孩子们发气球。

 

没想到港黑那个无聊的组织里居然有这么有趣的人,太宰治隔着画架,偷瞄这条蛞蝓,那他当模特画了几十张速写。从他和别人的交谈中,太宰治听到了他的姓,中原,现在太宰治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他的名字了。

 

 

在中午的烈日之下,中也发完了气球,走到树荫下摘下恐龙头套。他使劲晃了晃脑袋,但被汗水浸湿的头发牢牢地贴在脸上,让他有些不舒服。

 

负责穿玩偶装活跃气氛的人突然得了阑尾炎已经送去医院,但没有玩偶的集市根本算不上夏日集市,而他是唯一能帮忙的人。而且,穿着恐龙装他也可以巡逻。只是这套衣服穿起来比港黑的黑西装制服还要热。他闭上眼,呼出一口热气,觉得自己快要中暑了。

 

“嘿蛞蝓,要吃冰淇淋吗?”

 

中也睁开眼睛,太宰治拿着一个甜筒放在他嘴边。他惊得退后一步,塞满棉花的恐龙尾巴撞在树干上,反弹的冲力让他的脸一下子撞上冰淇淋,被糊了一嘴。

 

“看来是想吃了。”太宰治按下中也挣扎的恐龙爪子,再拿出纸巾擦掉他鼻子和下巴上的冰淇淋。

 

中也探出舌尖舔掉嘴唇上的冰淇淋,“你又想干什么?”

 

“请你吃冰淇淋,你看起来很热。”太宰治一手拿着甜筒,一手换了张纸巾,开始给中也擦汗。

 

中也还穿着玩偶装,被太宰治和树夹着,更有随时可以糊他一脸的冰淇淋戳在眼前,让他没有拒绝的余地,“终于赚到钱了?但你才不会好心请客,快说,到底有什么目的。”

 

太宰治笑了一下,把冰淇淋喂到中也嘴边,“我想交换你的名字。”

 

“就这?”中也瞪着太宰,从他蓬乱的头发一直到微弯的嘴角,想找出恶作剧的迹象,但他看起来似乎很真诚。

 

反正名字就算不说只要打听一下就会知道,中也哼了一声,低头咬了咬了一口冰淇淋,他现在真的很需要冰凉的东西。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太宰治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重复着中也的名字,转动手腕调整他拿冰淇淋的角度,让中也吃的更方便些。但在中也快要吃到蛋筒时,太宰治突然收回手,自己几口吞掉了剩下的部分。

 

“喂,青花鱼,你干什么。”中也不满地叫道,“不是说请我吃吗?”

 

太宰治哈出一股冷气,“我吃中也的甜筒,那中也就可以交换我的名字,记住了,我是太宰治。”

 

“谁稀罕你的名字。” 

 

啪的一声,太宰治把一枚冷贴粘在中也额头上,撩起中也汗湿的头发,在临走之前说,“下午也请多关照,中也。”

 

中也抬起手臂,用恐龙爪子遮住额头,那里的凉意和脸颊的火热冲突着,“快滚吧,混蛋太宰。”

 

 

太宰治看了一眼夕阳,天色已经不适合他的生意,为最后一位客人画好后,他就准备收摊,然后带着一天的劳动成果去请中也吃晚饭。

 

中也已经从早到晚干了一天,现在还穿着恐龙装,港黑再怎么无情晚上也该派人接替他了。太宰治的注意力再次被在旁边摊位上帮忙的中也拉走,愣了好一会才回到画上重新落笔。

 

“要写什么特殊的落款吗?”太宰治用标准的营业口吻问道。

 

“是,如果能请太宰先生签名……”来画似颜绘的女性红着脸说。

 

“明白了。”

 

“喂你小子想对别人的女朋友做什么。”突然一个双臂纹身的一脸凶恶的男人冲出来按住了太宰治的顾客。

 

“你不要碰我!我不认识你!”

 

太宰治站起身,另一个同样有着标准极道打扮的男人从人群里窜出,手里甩着蝴蝶刀挡在太宰治面前。“对啊小子,老实点。”

 

看来是被当成杀鸡儆猴的工具了,太宰治有些烦躁和无奈,虽然他的武艺在港口黑手党里低于平均线,但不代表他会怕这种下层小混混,因为他从来都做好准备,太宰治垂下眼盯紧身前混混的下盘,双臂夹紧,腋下枪套里枪就在那里,但在外人看来是惧怕的信号。

 

因为他还有中也。

 

“太宰!”中也大吼一声,在两个混混怔住的瞬间用一个滚烫的铁锅砸开骚扰女性的混混,亲自踢飞了另一个威胁太宰治的混混,再轻巧地落地挡在太宰治身前。

 

匆忙赶来的中也恐龙装只脱了一半,尾巴还挂在身后,随着动作扫到太宰治腿上,让他发痒,不禁笑出声来。

 

“你吓傻了吗。”中也微微回头,一边护住太宰一边去脱玩偶服装,像一只陷进泥里不停挣扎的蛞蝓。

 

又有四个极道成员走出包围住他们,“多管闲事的小子,敢反抗我们高濑会。你和你身后的人一起等着挨揍吧。”

 

太宰治蹲下身帮中也脱掉束缚他恐龙装,没了臃肿的外套,中也的身形更小了。他的对面是六个拿着球棒和匕首的成年极道分子,体型每个都是中也的两倍。而中也只有自己,用的武器还是从边上摊位顺来的菜刀。

 

太宰治站起身,附在中也耳边小声说,“高濑会是来抢地盘的,他们还没发现你是港黑的人,现在跑来得及。这里只有你一个,港黑不会因为你撤退而惩罚你的。”

 

“把你扔给他们打?太宰你说什么傻话?”中也嗤笑回答,在开始降临的夜色下,眼睛如野兽一样闪着凶残的光。“一会我先干掉右边两个,你从那里跑。”

 

“你真的会保护我啊。”太宰治低声道,不是对中也而是在对自己说。

 

“当然,我既然收了你的画,”中也不等太宰回答,也不再回头看太宰,他微微弓起身,刀反手握在胸前,大声对敌人说,“这是港黑的地盘,那家伙,收了保护费就是我的人。”

 

在敌人错愕的瞬间,中也蹬腿发力,向前冲去,他相信那个混蛋但聪明的太宰能抓住机会跑掉,他只需要拖延一段时间。中也用刀背砍中第一个的颈动脉窦,瞬间就昏了过去。他低身躲开棒球棒横扫,趁势绊倒第二个,再踩着他的脑袋袭向第三个。

 

他模糊的感觉到太宰不在他身后了,这让他有些安心,于是第三个的下体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攻击。但第四个,第四个离得太近了……

 

中也架起胳膊护住脑袋,拼着骨折也要挡住第四个人砸下的球棒,但砰的一声响起,受伤的不是中也。球棒毫无力道地擦着中也的胳膊滑下,中也抬起头,第四个人头破血流,满是木屑,脖子卡在画架里,双膝跪下缓缓倒在地上。

 

“Nice job!”太宰治给自己抡画架的英姿喝彩一声,“中也,你不觉得他这样子很像古代被木枷锁住的死刑犯吗。”他兴高采烈地说。

 

“混蛋!不是让你自己跑吗!你为什么回来?”中也狠狠痛骂太宰,但同时抢过敌人的武器塞给太宰,和他背靠背站在一起,迎向最后两个敌人。

 

“因为我觉得你说的很对,”太宰治的心脏疯狂的跳动着,也许是他出生以来的第一次,不是因为这几个敌人,而是因为中也的话。

 

“什么话?”

 

“你收了保护费,就是我的人。”

 

 

-(我)收了保护费(你)就是我的人,(你)收了保护费就是我的人,总之太宰和中也都认为对方是自己的人。

】关于早安吻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完全没有认真写,一个月前的东西真的莫名其妙 # # #文豪   ***   宰治总是比中原也晚起,还总是拖着中原也一起睡回笼觉。若是在休息日中原也意思意思挣扎...
】恋人答题十问01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短打小甜饼,关于回答问题什么的奇怪故事!!很久之前的脑洞,现在翻出来写一写!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   今日特邀嘉宾:武装侦探社中岛敦...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很傻之逼,真的,半小时不知道写出来个啥。 *第一人称 *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文豪   ***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我的脚会向我的爱人走...
】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奇怪的产物,无聊的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芥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的什么部位...
】你的名字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原著向3000+ # # #文豪   ***   认识这么多年以来,宰治几乎没有叫过中原也的全名。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那张看上去好看,说出来的话却...
】Forget me not(不要忘了我). # #文豪*短甜
原作者:終桃   *短甜   2000+ *不要再屏蔽我了我不补了垃圾APP *一帆风顺已发冲呀 # # #文豪     不要忘了我   七月的风乘着海浪声悄悄接近,武装侦探社旁边新开了...
】酒鬼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甜饼 *呐,瓦塔西真的化了,不要再ban了 *我给补吐了 # #文豪 #   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但是我不能控制住自己。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感受,我...
[/]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的幻梦 #文豪 # #
原作者:逢夜   文豪 宰治/中原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一种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一支点燃的烟在冬日...
宰治的作案报告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大叔,意识流9000+,# # #文豪 *补了很多次,再不行就不在这里发了,爱谁谁吧 *甜饼   我叫南村卜,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   首先请停止你们的随意猜测和...
】论宰治因为讨厌中原也而写的27本笔记 #文豪 # #
原作者:盐舟   *是短打 灵感来自于最新一话的文豪汪 *大家除夕快乐!!   中原也一脸不耐烦地一脚踹开了宰治家的门。 本来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正是个适合细细品酒的日子,刚好前段时间...
】新婚夫夫和他们的十个孩子 # #文豪
原作者:泥潜水员   *沙雕,港和武侦的极恶之日,几乎全军覆没,是迫害名单超级长的一篇   宰治肯定自己是在做梦,所以他才看到了小小的也,大概五六岁,鼓着胖嘟嘟的脸颊正在他的枕边沉睡,还发出...
】与中原也的漫长殉情 # #文豪
都没有污浊这个能力,满身红光跳来跳去的蛞蝓已经足够有活力了。但站在首领的角度,开启污浊的组合实在好用,下达一个任何其他人都不可能完成命令,然后宰会把也和自己送入敌人内部,一场大乱,最后任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