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单身汉 #双黑 #文豪野犬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黑泥潜水员

 

*原著向,休战时的暧昧阶段*

 

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简 奥斯丁

 

中也背过身,按了按眉头,深深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总算把心里的烦躁释放了一些。他正参加名为横滨市优秀纳税企业交流会的酒会,作为森氏株式会社,也就是港黑的代表。在这里只要有完美的税表,再穿西服,打领带,不管什么人鬼都可以来。

 

而中也是在这结交关系,或者说联谊甚至相亲的酒会里唯一心思不纯的人。他是带着任务来威胁几个起了异心的合作会社的。尽管中也更想一个个把他们打到,不用重力也行,而不是不擅长地放狠话。

 

但工作就是工作,中也一口饮下杯中不配被他收藏的普通红酒,回头在大厅里寻找他的目标。

 

第一个是跟东京的极道眉来眼去的运输公司社长,生性好色喜欢经常混在女人堆里。中也暗记这些要威胁一番的人的资料,走到女士们聚集的一端。那里穿洋装的,穿和服的,企业家的夫人和女儿们凑在一起,围绕着一个男人。那当然不是中也的目标,而是他的对头,敌人,前搭档,那个会打乱中也计划的人。

 

“武装侦探社这次真让我们大吃一惊。太宰先生也是年轻有为,前途无量。”

 

“是我们社长的关照,还有江户川先生的能力,我的作用不大。”

 

隔着女人们的肩头和发髻,中也狠狠瞪着其中的太宰治。他见鬼的穿了一身白西装,一侧头发别再而后,把蓬乱的发型变得俏皮。他的嘴角一直挂着虚假的笑容,不时绅士地帮别人拉拉椅子递递东西,装出温柔的样子。

 

“以后这样的活动太宰先生要常来。”不知哪个会社的社长太太笑着说。

 

中也在人群之外啐了一口,他是唯一看穿太宰治伪装的人,所以这是他的责任去拆穿他,去拯救她们不受太宰的骗。中也踏出一步,往人群里挤,把自己的任务抛到脑后,他清了清嗓子,大声打断女士们和太宰的交谈。“太宰,你怎么在这里?”

 

中也的语气很无礼,他就是要破坏太宰治搞起来的气氛。但与他想的相反,太宰治的眼睛在中也说话的瞬间就亮了起来,嘴角的弧度也更微妙真实。他像是看到了儿时的好朋友一样,大步迈到中也身边,胳膊搭在中也肩上,兴奋地说,“你终于来了,中也。”

 

“喂。”中也挣扎了一下,被太宰治不动声色地按住。

 

“这是你自己过来的,为了港黑和武侦的声誉听我指挥。”太宰治偏头凑到中也耳边小声说,又正色跟女士们介绍,“这是森氏的中原中也,森先生的得力干将。”

 

横滨企业界没有人不知道港黑的台上企业,一阵窃窃私语声响起,太宰治继续道,“中也是我的好朋友,森氏和武侦的关系也很紧密哦,他来找我有事,我们就先失陪了。”

 

太宰治按着中也的肩,脱出人群找了个僻静的角落。见周围无人,中也掀掉太宰治的胳膊,“谁是你朋友!港黑跟武侦更没关系。”

 

“中也是来干什么的?”太宰治不理怒气冲冲的中也,岔开话题,“不是来相亲联谊的吧。”

 

“有几个合法公司有点不听话,首领派我来警告他们一下。”中也说道,他伸手拽住太宰的领子,“倒是你扎进女人堆里,武侦改行做牛郎店了吗?”

 

太宰治喷笑出声,“中也对政商界一点了解都没有,乱步之前的案子拉下了一个县议员,我们不想牵扯政治,但那些太太们都是来套武侦消息的人,想看看能不能借我们干掉几个对手。”

 

“那你把我扯进来……”

 

“知道武侦认识港黑的人,就能离我们远点了,我们一点都不想当工具。”

 

“这样啊。”中也放开太宰治的领口,他心中的一种酸涩压下,又有另一种烦躁升起,太宰治口中的我们已经和港黑,和中也没有任何关系了。“那你继续骗人吧,我还有工作要做。”

 

“等等,”太宰治拉住中也,“就当是你帮我解围的回礼,我和你一起去找那几个保全和运输公司的人谈谈怎么样?”

 

“你怎么知道我的目标?”

 

“看港黑最近的行动就知道。我一向比中也擅长谈判,你忘记了吗?”太宰治低下头,和中也对视。

 

中也屏住呼吸,他怎么可能忘记。当太宰是港黑的干部时,他出马的谈判没有不成功的,而如果再配合中也,无论什么组织都要对双黑低头。

 

“我们只是休战。”中也低声说。

 

“休战关系的盟友。”太宰治再次把手搭在中也肩上,“要合作吗,任务第一的干部?”

 

中也只哼了一声,就被太宰治推着回到喧闹的大厅。太宰治再次证明他对港黑经营的了解在四年之后依然比中也更多,不用中也说一句,太宰治就准确的找到了中也的目标。

 

当太宰治说话的时候,怀有异心的人连冷汗都不敢留下一滴,当他低头饮酒,被他盯着的人连呼吸都会屏住,在太宰治用不知道哪里来的消息敲打过他们之后,中也几乎只需要背几句台词就能让对方保证再也不敢耍任何心机。

 

任务完成的太轻易了,中也从桌上又拿了一杯红酒,一口气喝了一半。中也站在旁边,看太宰治在他最擅长的领域表演,配上他今天崭新的演出服,太过光彩照人,简直让中也觉得自己几乎处于烈日之下,让他感到干渴。但越是干渴,越是饮酒,他就越因为太宰治而头晕目眩。

 

“最后一个。”太宰治瞥了一眼灰溜溜逃走的年纪比他和中也加起来还大的某个社长,夺过中也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小矮子的品位出了什么问题,这种酒你以前看都不会看,怎么喝了这么多。”

 

中也抢回酒杯,里面只有几滴残红,他抬头,太宰治正舔着嘴唇看着他。“这是工作。”他闷声说,对自己说。

 

“威胁的任务解决了,你不去找几家港黑的关联企业安抚一下吗?”太宰治突然提议,好像他是港黑的首领一样。不等中也回答,他就拉住中也的手,直接往人群里寻找下一个目标。

 

如果这是在战场,中也会毫不犹豫的占据主导,但他在该死的酒会,穿着不习惯的好像镣铐一样的正装,还被太宰治钩住手指。他收紧手指,带着手套的指头戳进太宰治掌心,并肩和太宰走在一起。

 

“你可不许搞砸了。”中也对太宰说,几乎咬上太宰难得没被头发盖住的耳垂。

 

“安心。”太宰治像是小孩子一样摇了摇和中也拉在一起的手臂,“我的计划什么时候失败过吗?”

 

 

太宰治的计划过于成功了,中也认识的被港黑控股的建筑公司社长,在最初的惊讶之后就开怀地和港黑的干部与前干部交谈,“两位不去跳舞吗?”

 

中也楞了一下,跳舞,和谁?他下意识偏头去看右边的太宰。太宰治正在抿着香槟,他垂着头,藏在刘海后的眼睛向中也隐秘的眨了一下。

 

我要和太宰跳舞吗?中也睁大眼睛,在心底无措地问着自己。

 

但还不等他回答,社长又继续道,“我敢说这次来的每一个企业家的女儿都想和中原干部与太宰先生跳舞。有你们出席这次酒会是一定今年最成功的联谊酒会了。”

 

“我们一会儿会跳的。”太宰治放下酒杯,敷衍地回答。他微微皱了下眉,因为中也抓得他的手腕像碎裂一样痛。

 

中也觉得今天他喝的所有酒精都在这一瞬间涌入血液,他是昏了头才会想和太宰跳舞。他放开太宰治,把手背到身后,眼睛瞄着周围的人,果然他是这个联谊酒会里唯一不在状态的人。连太宰治都准备和别人跳舞。

 

“我喝的有些多。”中也后退半步,有些疲累的看了太宰一眼,“我去休息一会儿,你自己跳吧。”

 

“太宰先生。”某位议员夫人插进来,抓住太宰治胳膊,“我们……”

 

“中也!”太宰治回头,中也就像钻入草丛的小动物一样,一瞬间就不见了。

 

 

“你们来门口等我。”中也挂断和部下的电话,放开栏杆撑起身体,在露台吹了一会儿风让他的头脑清醒了不少。酒意和其它混乱的想法散去之后,他告诉自己是时候退场了。他已经完成了任务,难道还要留在这里看太宰治和哪家的小姐跳舞吗?

 

走回大厅,中也不知道是否应该高兴自己没有在舞池找到太宰治。他环顾四周,一瞬间就在黑灰西装和花花绿绿的裙装之中,确认那个比任何人耀眼的白色身影不在这里。

 

中也本想和太宰治说声再见,因为他比太宰治更有礼貌。但既然找不到太宰治,中也反而有些放松地叹了口气,他不用困扰了,这次就让中也不告而别好了。

 

就像他们的关系,也许会合作,也许又会相争,但除开涉及到各自组织的事之外,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小矮子真会躲。”

 

中也猛地回过身,太宰治站在他身后,皱着眉,脸也崩的紧紧地,他半是气愤半是埋怨地说,“我一直在找你。”

 

“你找我做什么!”中也心里无名的火又烧了起来。

 

“你也完成任务了,我们不该享受着酒会本来的作用吗?”太宰治微微倾身,伸出左手。

 

“听说过这句话吗,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提前知道乱步的推理让我在股票市场上赚了一大笔。”

 

“你要和我比存款吗?”中也语无伦次地回答。

 

“我想说,中也要和我跳舞吗?”太宰治在他那白得发亮的服装映衬下露出了一个更刺眼的笑容。

 

和太宰跳舞?一直被中也压在心底的念头又冒出,不受控制的在中也心上自己跳起舞来。中也看着这个讨厌的前搭档,为自己找些零碎的借口,比如这是个机会,他可以在舞池里狠狠踩太宰几脚,报复他的油嘴滑舌。

 

而无论心中有多少复杂的念头,最终中也只是简单地伸出手,让两个单身汉的手搭在了一起。

 

】关于早安吻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完全没有认真写,一个月前的东西真的莫名其妙 # # #文豪   ***   宰治总是比中原也晚起,还总是拖着中原也一起睡回笼觉。若是在休息日中原也意思意思挣扎...
】恋人答题十问01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短打小甜饼,关于回答问题什么的奇怪故事!!很久之前的脑洞,现在翻出来写一写!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   今日特邀嘉宾:武装侦探社中岛敦...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很傻之逼,真的,半小时不知道写出来个啥。 *第一人称 *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文豪   ***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我的脚会向我的爱人走...
】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奇怪的产物,无聊的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芥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的什么部位...
】你的名字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原著向3000+ # # #文豪   ***   认识这么多年以来,宰治几乎没有叫过中原也的全名。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那张看上去好看,说出来的话却...
】Forget me not(不要忘了我). # #文豪*短甜
原作者:終桃   *短甜   2000+ *不要再屏蔽我了我不补了垃圾APP *一帆风顺已发冲呀 # # #文豪     不要忘了我   七月的风乘着海浪声悄悄接近,武装侦探社旁边新开了...
】酒鬼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甜饼 *呐,瓦塔西真的化了,不要再ban了 *我给补吐了 # #文豪 #   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但是我不能控制住自己。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感受,我...
[/]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的幻梦 #文豪 # #
原作者:逢夜   文豪 宰治/中原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一种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一支点燃的烟在冬日...
宰治的作案报告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大叔,意识流9000+,# # #文豪 *补了很多次,再不行就不在这里发了,爱谁谁吧 *甜饼   我叫南村卜,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   首先请停止你们的随意猜测和...
】论宰治因为讨厌中原也而写的27本笔记 #文豪 # #
原作者:盐舟   *是短打 灵感来自于最新一话的文豪汪 *大家除夕快乐!!   中原也一脸不耐烦地一脚踹开了宰治家的门。 本来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正是个适合细细品酒的日子,刚好前段时间...
】新婚夫夫和他们的十个孩子 # #文豪
原作者:泥潜水员   *沙雕,港和武侦的极恶之日,几乎全军覆没,是迫害名单超级长的一篇   宰治肯定自己是在做梦,所以他才看到了小小的也,大概五六岁,鼓着胖嘟嘟的脸颊正在他的枕边沉睡,还发出...
】与中原也的漫长殉情 # #文豪
都没有污浊这个能力,满身红光跳来跳去的蛞蝓已经足够有活力了。但站在首领的角度,开启污浊的组合实在好用,下达一个任何其他人都不可能完成命令,然后宰会把也和自己送入敌人内部,一场大乱,最后任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