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asinei:【末日企划·明石线】七夕番外

sodasinei 2020-09-17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乙女向,企划文,第一人称,第三者视角注意。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你们就当我昨天发烧把脑子烧坏了吧。

我是一株玫瑰,不同于市面上看到的其他玫瑰,我有刺,我有比它们数量更多的叶片,更重要的是,我有生命。

我没有异星上那硕果仅存的同伴①那样粗野,我也没有青年窗台下那位同伴那样可悲的下场②,但是我比它们都要美。就像那位作家③描述的一样“花的外瓣红如烈火,花的内心赤如绛玉。”尽管我现在仅长出了花苞而已。

我如此自信并不是没有依据的,我有人类的感情,我想我爱上了一个少年。是爱情的伟大力量造就了我,

我也相信着,只要我能化成人形,他也一定会爱上我。没有人会不喜欢美丽的事物,而我就是,至少从某种意义上就是美丽的象征。毕竟爱情是美丽的,那么传递并且象征爱情的玫瑰也该是美丽的。

我对那位少年一见钟情。在我尚埋藏在泥土里之时,在我仍无法睁开双眼用视觉感受这个世界之时,我听见了他的声音。明明仅隔了一层泥土,他的声音却仿佛遥不可及。他说“这个地方看上去好像很好的样子。”后半句我听不太真切了,但前半句已经足够了。这块地方之所以好就是因为有我的存在啊!一定是这样的,他注意到我了!我激动的整个人,不,整粒种子都颤抖了起来。外界传来了一阵动静,我迫切想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就听到了平稳的呼吸声。他为了和我更靠近一些而躺下了,他因为有我在身边而安心的入睡了!既然你那么相信我,我一定会守护好你的梦境,尽管这并不是我的本职工作。

然后变故就突然发生了。我只能听到一声巨响,我惶恐不安,生怕这突如其来的声响会惊醒我的爱人。几乎是同时,剧痛席卷全身,请原谅我只能想到剧痛这一个词汇,恕我直言,我不认为人类创造出来描绘痛苦的词汇能与我此刻受到的痛苦相提并论,那些词汇加起来都及不上这种痛苦的千分之一。我只能拼命忍住尖叫的冲动,希望能将噪音降到最低。我的声音应该用在对我的少年唱尽世间情歌上,而不是在这里没有风度的大喊大叫。

我忍着了,但我也因为痛苦昏厥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时间观念一向很差,我醒了过来。刚睁开眼就因阳光的刺目而死死闭上。等等,阳光?突然意识到我已经破土而出的我又一次睁开了眼睛,哪怕刚产生的视力因为眼睛被太阳灼痛而模糊不清。当我第一次看见我的爱人的时候,这一切都是那么值得。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无声的呐喊“是他了,就是他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他是第一个找到你的人,他陪你度过了最难熬的时刻,你除了爱他还能怎么样呢?”是啊,我没有什么好不满的,我甚至认为阿多尼斯④不及他的一半。他必须是我的,我也应该是他的。

在漫长的我的生长过程中我与他见了很多面,每次他都在我的守护下沉沉睡去。在他没来的时候,我拜托了风帮我打听他的下落。我知道了他的名字,明石国行。我知道他并非人类,而是刀剑化形的付丧神,这点很重要,这意味着比起那个称为“主上”的金发小姑娘,他应当更能接受同样不是人类的我。我一直在等我开花的那一天,因为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每当我承受不了单方面的相思之苦的时候,总会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叫我等待,他答应我会在我开花那天给我一个奇迹。我相信他,因为我除了相信他没有别的办法,我只能苦苦等着开花的那一天,将每个晚上流的泪伪装成花瓣上的露水。希望能快点开花吧,至少一定要抢在那个女孩之前对他表白心意。在这个叫“本丸”的地方做主的那个女孩,她会是我追求幸福最大的障碍。

然后那一天终于到了,我曾在无数个夜晚期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等来了那个将要带给我奇迹的人,即使他让我本能的畏惧。

『你的直觉没错啦,我是恶魔哟,害怕吗?现在拒绝我的话还来得及哟』

“你要什么?只要我有,我都给。”没什么好怕的,我将近八十天的苦苦等待只为了这个奇迹。只要能给我这个奇迹,神明也好恶魔也罢,我都不在乎。

『哎呀哎呀真是勇敢,为爱不顾一切的少女?这个剧本简直可以上黄金档啊!不过我事先提醒你一句:祈求希望的话,就要付出等价的绝望哟?⑤』

『我要你用以御敌的尖刺,报酬是你一天的人形☆』

“没问题,你拿去吧我不在乎。”

『好的!不能反悔的哟!』

『忘了告诉你了,如果在日落前没有得到他的爱的话……』

『你会像小美人鱼那样死掉的啊哈哈哈哈!』

面色苍白的恶魔笑的瘆人,诱哄着无知的少女走向地狱的深渊。

“我不会输的,我对自己有自信”

抖着嗓音努力平静的说出这句连我自己都不大相信的话。

不可理喻,这就是和恶魔交易的下场?代价居然是我的命?我不会输的,因为我不能输,我输不起啊!

恶魔没有骗我,隔天我真的变成人了,原来那不是梦啊。我到底是该高兴还是痛苦啊。

我花了好久去习惯人类的身体,等学会走路和用声带发声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我果然上当了啊,但是已经没有退路了,这个本丸很大,我花了好久才找到明石的房间,他不在那里。

他在哪里?我应该去哪里找他?

我无能为力,只能选择堵在明石房间门口守株待兔。这个方法真笨对吧?

我等到他了,顺便一提,我被迫用了两个小时存活时间让大家看不到我,又被迫用了另外两个小时让我和他的对话不被人打扰。他可能是被吓到了,嘟哝了一句这里怎么会有别的女孩子。

“明石国行,我喜欢你!我从出生开始就一直一直喜欢你!”来不及了,只剩下不到一个小时,必须速战速决!

“……迷路了?”他习惯性的弄了弄头发

“什,什么?”

“你是别的本丸的审神者?认错人了吧?”

“我不是什么审神者我也没有迷路更没有认错人!我是花坛里唯一的那一株玫瑰啊!”

“啊……这是新的恶作剧吗?好啦好啦我被吓到了,现在可以让我回去睡觉了吗?”

“来不及了啊……时间不够了啊”只剩下半个小时了,我该怎么办?

“我那么喜欢你,你就,不能喜欢我一下吗?”声音染上了哭腔,我徒劳的进行最后的挣扎。

“呃……不是你喜欢我我就必须要喜欢你的啊,再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哪怕骗我都不愿意吗?……明明只有骗我我就能得到幸福了啊!”

“那样也不是真的啊,好了我走了。”

“……即使是虚构的幸福,至少也是幸福啊……”我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放声大哭。

我最终还是没有死成。我放弃了我的叶子,交换来了成为幽灵的权利。我一个人在本丸里飘来飘去,我常趁明石睡着的时候亲吻他的眉眼,抚摸他的头发。我没有吻他的双唇,不是不想,是不敢。那里应该留个他爱的人,而不是爱他的人。我害怕他知道这件事会恨我。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我死于一个绿发男子的刀下,我不恨他。

现在我又变成了一朵玫瑰,没有刺,没有叶子,只有孤零零的花朵。恶魔也没在来过了,日子平淡如水,这样就好了,我知足了。

那个金发的女孩子正式和明石交往了,她叫布兰卡,和名字一样是个百合花一样的女孩子。难怪明石不喜欢玫瑰花呢。

我以为自己能放下的,直到他们两个来到了花坛,我听见他们悄悄耳语了些,然后看着明石的手伸向了我。

我被摘下了,很疼,但是可以忍受。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谢谢你肯利用我得到幸福,这就是我存在的全部意义,谢谢你,我唯一爱过的人。

这个本丸里没有玫瑰花。

这个本丸里再也不会有玫瑰花了。

我以为我死了,但是我没有。我被困在了只有我一个人的地方。

过了将近两百年的光阴吧,我重新来到了这个世界上,这里现在变成了活地狱。

我跟着恶魔身边,得到了关于布兰卡转世的消息。

他告诉我布兰卡这一世也会遇见明石,我只要把他抢过来就好了。

对啊,抢过来就好了。我爱了他那么久,他应该是我的他必须是我的!心怎么样都无所谓了!至少,至少我要得到人!

我亲眼看着布兰卡父母惨死,我没有去救。因为我的目标只是让她带出明石。

我躲在暗处,用近乎痴迷的眼神看着我的爱人。然后去准备重逢的惊喜。

我挂在虚伪的微笑将带着厄运的玫瑰花散播到这个世界上,以此获得化为实体的力量。

直到第一个收到我玫瑰花的人惨死,然后悲剧还在蔓延。

我发誓我没想要害死他,我以为他只是会倒霉一阵子而已!

现在的我和吃人的溯行军有什么区别?我费尽心思,然后终于,成了明石最厌恶的那种生物。

“恶魔”

『在!我的可爱的玫瑰小姐有什么事吗?』

“我要和你,做个交易”

『唔……让我想想。我比较想要玫瑰小姐的……』

『我想要你的心啊!一定很有意思吧!我想看看人类的感情啊!一定很好玩吧!』

“你拿去吧,我的心和我的命你一并拿走好了”

『欸可以吗?那真是谢谢啦我的帮凶小姐!』

“那个,叫布兰卡的女孩”

『我明白了!让她死掉对吧!还是说……要让她生不如死呢哈哈哈哈!』

“让她幸福”

『哈哈哈我就知道……欸!什么?』

“我说,让她幸福。因为只有她幸福明石才会幸福!只要明石幸福我就怎么样的无所谓!”

『喂喂等一下,你的恋情如此绝望而痛苦,却想着让她的恋情甜蜜又幸福吗?』

“嗯,心这种东西我才不需要,太疼了啊。生命我也不要了,我不想活了。但是我要让明石幸福。”

“然后,作为你的帮凶,我希望我能进入布兰卡的梦里,然后让我和他在梦里在一起,让我死掉”

『好吧好吧,真的是搞不懂你了,我答应你啦』

明石国行,你占据了我的整个生命,我拼尽全力却没办法在你的生命中留下一点点痕迹。人的感情,好痛苦啊!

“明石国行!这里为什么会有玫瑰花瓣啊!”

“我怎么知道啊布兰卡你不要一大早就大喊大叫好不好?你不喜欢玫瑰吗?”

“玫瑰漂亮是漂亮,但是它其实就像许多美术家一样尽是表面的形式,没有诚信的内涵,肯定不会为了别人牺牲⑥,它甚至不可能有感情,更不可能懂得爱情。相比之下,我还是更喜欢百合花啊”

“不过这些玫瑰花扔到浪费了,我给你做个护身符,然后把花瓣放进去怎么样?”

“随便你,我懒的管。”

布兰卡,谢谢你,我好幸福啊。

果然,祝你幸福是正确的选择呢。

 

①出自《小王子》
②出自《夜莺与玫瑰》
③奥斯卡·王尔德,英国作家
④植物神,被爱神钟爱的美少年
⑤出自《魔法少女小圆》
⑥出自《夜莺与玫瑰》

sodasinei:【末日·线】第二章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文,cp是国行×女审神者 小学生文笔,ooc致歉   街道上空无一人,天空是黑沉沉的。空气中透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浓重的血腥味,耳边不时传来...
sodasinei:【末日·线】第一章 伊始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乙女向,cp是国行x原创审神者 小学生文笔,ooc致歉 我真的不是故意不让老板戏份多一点的!   “喂?是我,布兰卡……今天不回来吃饭了?可是...
sodasinei:【血族·清光线】第二章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乙女向,文,ooc严重 清光血族设定 都能接受请继续           “嘿!你觉得这两种口脂哪种更适合我后天穿的裙子,石榴红还是玫瑰红?”罗...
sodasinei:【血族·清光线】第一章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乙女向,文   当斜阳的余辉已经温柔地铺洒在湖面上,斑驳的树影在地上呈现出光圈的时候,罗赛塔终于到了目的地——一所位于森林边缘的略显老旧的教堂...
「文豪与炼金术师」[文アル][藤秋] こひつくすらんこの
。誠如你所說啊,我也這麼認為。許了沒什麼意義的願望呢,真可惜。才不是沒意義,也一點都不可惜吧,島崎。哦,這麼說也是,謝謝你,秋聲。……彼此彼此啦。 在的夜裡他們是熊熊燃燒的艷火,璀璨絢麗得喧賓奪主...
【试译·小川未】蔷薇与巫女(上) #日本文学 #翻译
。造墓碑的石刻铺里住着戴着头巾的老婆婆,因为已有八十岁高龄,因此从早到晚都在用藏青色的棉布缝着他人拜托她缝制的钱包。 他因为多少做过学问,因此并不迷信。即使那个“腐坏的古沼里,生长着无头无尾的黑色...
【朝俞】 ● 伪装学渣 ● OOC● 甜文
原作者:若水   节快乐! (我靠嗑cp过) “小朋友~我有惊喜要给你~” 贺朝一下班,直奔医院,接他的小朋友回家 走到办公室后,骚里骚气地说出来这句话 “傻逼,干什么”谢俞边说边脱下了白大褂...
【铁骕求衣/欲星移/风逍遥】江海逝舟 ● 金光布袋戏
。” 铁骕求衣绕开他的话头,淡淡道:“那人在中原寻了一处避世所在。” 对座那人只低首倾听,不时轻杯盖撇去茶水浮沫。那茶色与他的眼眸如出一辙,茶汤映入眼中,与温润瞳色融在一处。 见他不接腔,铁骕求衣原以为...
sodasinei:【血族·清光线】第三章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玫瑰花的香味溢满整个大厅,玫瑰花一样的姑娘站在他面前嘴角带着笑意。                “嗨呀嗨呀你可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
sodasinei【翻译练习】川啄木「閑古鳥」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郭公鸟     川啄木   晨晓将近,春夜渐, 窗前烛影微曳, 今闻其一声,拂晓之 唤声或作别?郭公鸟。   闻其一声。非也,我仅是, (是怅苦之心的呼喊...
【梁皇无忌/默苍离】听江曲 ● 金光布袋戏
淡,白天的狼藉也已清扫完毕。陆承怀将明日做生意所需的吃食酒水备了个八八,掐灭灯火,提了一盏灯向回房的方向走去。廊下月练湛,两间平常闲置的客房的窗纸内还隐隐透出暖黄烛光。 他不禁唇角带笑:独自一人...
国行】浮栈 ● 刀剑乱舞● 填词● 国行● 近侍曲
原作者:碧落溪   时间太碎片化,凑不出填坑的时间,就先填个词吧。 计划内其实有别的曲子在先,但前几天看了个的手书,又看了一眼考据,突然决定先把他的曲子填掉。 既然是刀剑拟人,那就必须讲独立刀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