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九公里 #双黑 #文豪野犬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黑泥潜水员

 

*原著向,宰叛逃两年刚加入武侦时,叛逃期有点酸涩,但信我,太宰和中也非常相爱*

 

“太宰,你不工作在看什么?”太宰治的新同事操着大嗓门问道。

 

“建筑。”太宰治眨了眨眼睛,他盯着天花板已经有好一段时间,让他几乎产生幻觉,他可以看破这些水泥和砖石,看透天空,看到九公里之外的建筑,在那最高的一层,中也坐在他的办公室里的样子。

 

他们只相隔九公里而已。

 

横滨是一座大城市,以港黑大楼为中心,方圆九公里足够覆盖最繁华的区域,这也意味着,当中也栖居在那最高的一层时,太宰治走在城市的任何角落里,他们最多只相距九公里。

 

基本摆脱了讨厌的异能特务科之后,太宰治刚刚加入武装侦探社,重新回到这个城市,隐身在这个从高处俯瞰不过是火柴盒大小的砖楼里。太宰治回横滨有很多理由,他哪里都可以当帮助孤儿的正方人士,只有这里他才能帮助中也,用只有他能做到的方法。

 

九公里如果走路要走上许久,在必要的时刻,太宰治可以在街上开出高速公路的速度,他随时可以在几分钟内赶到中也身边,停下污浊。

 

太宰治知道中也不会乱用自己最后的一张牌,一年,十年,他希望一百年都没有让人间失格碰触污浊了的忧伤之中的机会。然而保险就是可以不用但必须有的东西,太宰治也必须让自己在中也可能遇到他解决不了的危机时,处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最多九公里之外。

 

叮——

 

太宰治解锁手机屏幕,中也的新任务资料比送到他办公桌前更早就先发到太宰治的邮箱里。

 

“国木田君,我要请一个星期假。”太宰治站起身,披上风衣,头也不回地说。

 

“你才入职就要缺勤?!你要去哪?”

 

“伦敦。”

 

 

太宰治升起出租车的窗户,把自己隐藏在玻璃之后。车正驶过羽田空港的一号航站楼,在左前方的入口处,一身黑衣的小个子干部踏出豪车。他没有前呼后拥的部下,但也没沦落到要自己推行李。

 

车继续向前,橙红色头发的人还没进入建筑,太宰治和他的距离一点点缩短,十米,八米,五米,这是两年来他们最近的一刻。

 

他扶着帽子,突兀地回了下头,除了驶过的车辆外什么都没看到。载着太宰治的出租车渐渐驶远,八米,十米,一公里,直到在二号航站楼停下。

 

太宰治只带了手提行李,办好乘机手续。他们在不同航站楼,选了不同的航空公司,但两架飞机将几乎同时起飞,沿着同一航线,在同一时刻落在伦敦希斯罗机场,这样就算在天上,也许他们也最多只隔九公里。

 

在伦敦,因为预算和隐藏痕迹,太宰治没有选中也住的豪华酒店,但他挑了临街的房间,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三公里外中也的房间,比他们在横滨时还更近了一点。

 

太宰治不是变态跟踪狂,他也不会天天追着中也的尾巴。太宰治比任何人都了解中也的强大,横滨,日本,东南亚的走私集团,俄罗斯的军火生意,这些事对中也来说都并不危险,可这次不同。

 

森鸥外太擅长压榨部下,只要出借一人,如果成功,他就能在钟塔的眼皮下跟英国最大的黑手党成为同盟,即使失败,折损了干部的港黑反而能要到更多利益。

 

这是森鸥外的最优解,不是中原中也的。所以太宰治必须来做中也的保险,在他出完全不可控的任务时。

 

决战酝酿了几天,中也在总统套房里休息时,太宰治则窝在狭小的房间里研究资料,准备一些黑客方案。中也外出时,太宰治则隔着几个街区跟着中也,记下中也光顾过的餐厅和酒吧,顺便决定明天的餐饮。太宰治从来没承认过,他其实一直不讨厌中也的品位,无论是食物,酒,他的鞋子,愚蠢的帽子,他身上的每一处,太宰治都不讨厌。

 

他们悠闲了几天,然后战斗开始了。

 

850米,中也进入的大楼里突然冒出滚滚浓烟,如同进攻的狼烟。太宰治同时开启三套监听系统,中也的敌人,港黑在伦敦的盟友,和苏格兰场的内部通讯,在各种口音的英语里,偶尔能听到几句中也的话,英文版的谁想被重力碾碎,听起来也不赖。

 

太宰治向中也的所在跑去,一路躲避着别人,同时用假声分别在三套通讯系统里加上几句,为互相敌对的三个组织缠上同一套傀儡线。然而此时战士们都已经就位,太宰治能撬动的力量并不大。能否在不使用污浊的情况下,带着不是一条心的盟友干掉敌人,都要看中也的了。

 

300米,太宰治进入了大楼,在楼里办公的职员们正惊慌地跑来跑去,成为太宰治的掩护。他躲在接待处的桌子下,在脑海里计算这建筑的内部结构,和耳机中命令一一对照,再想办法调开去找中也的敌人。中也至少要面对五个异能力者,不需要更多的子弹去给他添乱了。

 

50米,太宰治和中也在同一楼层,砖石碎裂、钢筋折断的声音或远或近的响着。太宰治的潜入比他想的更顺利,在最后三层,他计划路线上的敌人都被提前解决了,看他们受伤的原因,被重力压断骨骼,被石块和子弹壳击中,这只能是中也在和异能者战斗的同时清出了这条路线。

 

可能是方便盟友进攻,为了情况不利需要撤退时留下的后路,或者是为了太宰治的到来。

 

有意或无意,他们都太了解对方的,还有他们在一起时战斗的风格,中也可能在敌人明显破绽百出的攻击里找到了熟悉感,然后他便下意识地回应了。

 

10米,在敌人的惨叫里搀着中也的一声痛哼。太宰治停在被打穿的墙壁背后,和中也只有十米。透过缺口,太宰治看见中也瘫在地上,只有肩膀和头靠墙撑着。他身上有几道割伤,都避开了主要血管并不严重。右臂的烧伤有点麻烦,控制火焰的异能者几乎烧掉了中也的手套,但没能逼出中也最后的一张牌。

 

中也的胸口不再剧烈起伏了,他不再从身体里榨取最后一丝力气,平稳的呼吸声在空气中微微震荡,听在太宰治耳中要比远处的枪响,爆炸声,人类的哀嚎都更惊心动魄。

 

太宰治站起身,除了一面千疮百孔一推就倒的墙壁外已经没什么能阻挡他了。伦敦离横滨至少一万公里,森鸥外不能阻止太宰治。中也被当成交易的条件经历了这场战斗,也许他对组织的忠诚也有所动摇,那太宰治可以说服中也和他一起消失在这千万人口的城市里,或者直接抱着已经精疲力尽的中也离开。

 

谁都不能阻止太宰治了,除了中原中也。

 

而中也颤动起来,他盖满黑灰的右臂艰难地移动着,指尖抖动,探向一块碎石。抚摸一样,中也碰到了不过指节大小的石块,瞬间不详的红光缠绕其上,好像以怒火作为燃料,石块以比子弹更快的速度飞起。

 

射向太宰治。

 

太宰治向右偏头,石块在太宰治扬起的头发间穿过,击中人体。太宰治转过身,走到趁他发呆时进入这层,成为被中也干掉的最后一个敌人身旁。踢开敌人手上的枪,不再理会这个完全失去力量的人。

 

中也知道他在那里,中也知道他会躲开,中也在用最后的力量保护他。

 

五米,三米,一米,太宰治走到中也面前,蹲下。中也的帽子不知什么时候扣在了他脸上,遮住他的眉眼,如果不看伤口,不去嗅中也身上的血腥味,他看上去就好像在树下睡着的孩子一样平静。

 

两年之后,太宰治再一次碰到中也。从中也开始战斗时就一直缠在他身上的红光安静了,消失了。太宰治取出他随身带着的急救包,聊胜于无的给中也包扎。无论太宰的指尖触碰哪处伤口,中也都不避开,却也不反应,不回答。

 

敌人的频道已经完全静默了,盟友们开始庆祝并有条不紊地进入大楼搜寻,苏格兰场的警察们有些着急,但离赶到还要些时间。太宰治完成急救处理,手探入帽子下玩着中也的头发,指节摩挲着中也的脸颊和额角。

 

如果太宰治揭开帽子,他会看到什么表情呢。憎恨?愤怒?期待?渴求?但无论是哪种表情,太宰治都不能去看,如果看到,他就再也无法让中也离开,他和中也将成为对方唯一的锁链。

 

现在,将太宰治和世界联系在一起的只有中也,正是因为悬挂在世界的边缘,太宰治才明白人与人之间关联的可贵。所以他不能斩断中也与他人的关联,与红叶的,与他的部下,甚至与那个讨人厌的首领的。

 

他只能收回手,隔着帽子,太宰治狠狠按了一下中也的头。

 

“中也,你已经消灭了敌人,是时候休息了。”

 

 

太宰治在港黑盟友的人到来的前一刻离开了这处废墟,回到他的破旅店里呆了几天,等中也的伤口基本愈合,又乘着基本同时刻的航班先后在横滨落地。他们从不同的航站楼出关,太宰治排队等出租车,混在人群之中,看港黑的车队驶过,去迎接他们立下大功胜利归来的干部。

 

他们这次没有再碰见,他们坐不同的车离开,开往不同的方向,但在横滨这个又大又小的城市里,他们最多也只相隔九公里。

 

可九公里实在是太远了,太宰治已经无法再忍受九公里,无法忍受八公里、七公里,三米或一米的相隔。

 

他想要更靠近中也,消去他们之间任何的距离。他一定会有办法,因为他是太宰治,因为中也在另一端等他。

 

 

-中也带伤是因为他在不能用污浊时一挑五,他永远是武力天花板

 

-叛逃期是我唯一舍得描绘心理上有些虐的时期,因为HE是注定的,他们注定会再次相见

宰治的作案报告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大叔,意识流9000+,# # #文豪 *补了很多次,再不行就不在这里发了,爱谁谁吧 *甜饼   我叫南村卜,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   首先请停止你们的随意猜测和...
】关于早安吻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完全没有认真写,一个月前的东西真的莫名其妙 # # #文豪   ***   宰治总是比中原也晚起,还总是拖着中原也一起睡回笼觉。若是在休息日中原也意思意思挣扎...
】恋人答题十问01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短打小甜饼,关于回答问题什么的奇怪故事!!很久之前的脑洞,现在翻出来写一写!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   今日特邀嘉宾:武装侦探社中岛敦...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很傻之逼,真的,半小时不知道写出来个啥。 *第一人称 *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文豪   ***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我的脚会向我的爱人走...
】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奇怪的产物,无聊的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芥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的什么部位...
】你的名字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原著向3000+ # # #文豪   ***   认识这么多年以来,宰治几乎没有叫过中原也的全名。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那张看上去好看,说出来的话却...
】Forget me not(不要忘了我). # #文豪*短甜
原作者:終桃   *短甜   2000+ *不要再屏蔽我了我不补了垃圾APP *一帆风顺已发冲呀 # # #文豪     不要忘了我   七月的风乘着海浪声悄悄接近,武装侦探社旁边新开了...
】酒鬼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甜饼 *呐,瓦塔西真的化了,不要再ban了 *我给补吐了 # #文豪 #   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但是我不能控制住自己。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感受,我...
】与中原也的漫长殉情 # #文豪
都没有污浊这个能力,满身红光跳来跳去的蛞蝓已经足够有活力了。但站在首领的角度,开启污浊的组合实在好用,下达一个任何其他人都不可能完成命令,然后宰会把也和自己送入敌人内部,一场大乱,最后任务的...
[/]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的幻梦 #文豪 # #
原作者:逢夜   文豪 宰治/中原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一种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一支点燃的烟在冬日...
】论宰治因为讨厌中原也而写的27本笔记 #文豪 # #
原作者:盐舟   *是短打 灵感来自于最新一话的文豪汪 *大家除夕快乐!!   中原也一脸不耐烦地一脚踹开了宰治家的门。 本来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正是个适合细细品酒的日子,刚好前段时间...
】新婚夫夫和他们的十个孩子 # #文豪
。   “你们全体都来。”也叫了一辆面包车,把个小鬼都塞了进去,芥川负责驾驶,与谢晶子,直美和镜花也一起去看热闹。   车直接开进公园,在儿童区停下,也和宰把小鬼们一个个丢出车子。他们一落地就冲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