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哀/新志』宫野律师今天胜诉了吗? #灰原哀 #宫野志保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渺渺

 

是818贺文

发了三遍实在累死了就不刷格式了。

律师AU

作者有话说:本来应该先更新德赫或者佐樱的,刷完科目一的题发现已经到818了,所以深夜发文庆祝一下。其实应该先更01的,但我比较想写06就更06了。

 

 

00

 

一个律师如果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就很难控制住自己的舌头                      ——杜坎斯

 

 

01

 

“听说对面律所新来了一个女律师,混血儿,那张脸精致得过分。”

 

“很漂亮?不会是花瓶吧。”几个人嗤笑。

 

“才不是呢,听说她至今没有败诉的记录哎。”

 

“这么厉害?!”几个人啧啧称奇。

 

无意偷听墙角的工藤新一收起嘴角的笑容,“哼”了一声,轻飘飘地从闲话的几个人身边走过。

 

“工藤律师好!”几个人如梦初醒,连忙低下头打招呼。

 

他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目光透过办公楼的全透明玻璃看向对面的那幢楼,嘴角似笑非笑。

 

男人天生是好战的动物。

 

他很期待这位宫野小姐的本事。

 

 

02

 

宫野志保,女,25岁,哈佛大学法学博士毕业,曾任职于世界顶尖的Jones day律师事务所,现定居国内,就职于妃英理事务所。

 

“就这么点?”工藤新一合上档案,撇了眼自己身旁的服部平次。

 

“就这么点。”黑皮慎重的点点头,“话说,你怎么突然对这个小姐姐感兴趣了?”

 

“全胜诉记录,不是很有挑战性吗?”工藤新一微笑,看得服部平次抖了三抖。

 

“工藤,你这次可是真遇到对手了。”

 

“是吗?”

 

“我查过了,对面这位宫野小姐,专攻刑事案件。”

 

工藤新一抬眼,看见关西黑皮灿烂的笑容,“而且,她接了天台杀人案。”

 

“我的案子?”

 

“是,你的案子。”

 

 

03

 

虽然见过照片,但看见本人的时候,工藤新一还是愣了愣。

 

坊间的传言一点也没有夸大本分,面前这个女人确实精致得过分。

 

齐肩的茶色短发配上黑白的制服套装,在案发现场实在是令人无法忽视的靓丽的风景。工藤新一敏锐的注意到她穿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然后,服部平次悄悄用肘关节撞了撞他。

 

“干什么?”

 

“你才是,”两人咬耳朵,“一直盯着人家看干什么。”

 

工藤新一不好意思地收回目光,不自在地咳了两声。

 

宫野志保将目光从案发现场移到两个人身上,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她挺直脊背,稳步朝两人走来,向工藤新一伸出手,“工藤律师,幸会。服部律师,幸会。”

 

“我很荣幸宫野小姐知道我的名字。”工藤新一回握了握她的指尖。

 

“工藤先生不也知道我的名字吗?”她狡黠一笑。

 

工藤新一吃瘪,服部平次的偷笑。

 

她决定善意的替他解围。

食指放在唇珠上,轻轻嘘了一声,宫野志保一笑,“我懂的。成年人的世界可是战场。”

 

“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她朝他眨眨眼。

 

工藤新一觉得面前的这个女人该死的有魅力。

 

 

04

 

三人携行来的附近的Lawson吃饭。

 

宫野志保拆开三明治,看了眼外头毒辣辣的太阳,又看了眼便利店内的空调,舒服般叹了口气。

 

“宫野小姐似乎很怕热?”

 

“怕热倒也说不上,就是讨厌出汗而已。”她公式化一笑,低头吃自己的三明治。

 

工藤新一欲言又止。

 

服部平次敏锐地察觉到了两人之间古怪的气氛,非常识相的自动离场。

 

“我还有个案子要处理你们先聊啊。”

 

宫野志保看着服部平次跑远的背影,“你应该发现了。”

 

“发现什么?”工藤新一眯起眼,故作不解。

 

“我这次胜诉的关键——也就是你败诉的主要原因。”

 

“我们这里有目击证人,你就这么确定你一定会赢?”

 

“当然。”宫野志保似乎有些不满他的装腔作势。

 

“好吧……”工藤新一泄气,“我本来还指望你没发现呢?”

 

“我又不瞎——所以你准备怎么办?”

 

他摩挲塑料杯壁半晌,抬起头,注视宫野志保那对冰蓝色的眸子“宫野律师,有没有兴趣合作?”

 

“哦?”她将咖啡送到嘴边。

 

 

05

 

“本案原告,即被害人真田宪,于2020年8月4日于米花路42号友枝公寓顶楼处坠楼身亡,经判定被害人身上无其他击打或挣扎痕迹,属于高空坠落死亡。现在宣本案被告人真田幸子。”法庭审理司的陪审员之一宣讲完毕。

工藤新一这次代表检方,替原告,也就是被害人打官司,也算是日本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例子了,如果他成功了,那他将被载入日本律师史册,还能破格获得大律师资格证。

年仅24岁的大律师,屈指可数。

工藤新一表面上信心满满,镇定自若,实际上暗地里只能苦笑——他的履历怕是要添上一桩败诉,大律师资格证估计也泡汤了。

被告真田幸子上场。

工藤新一握了握腕间的手表,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被告面前。

“你的名字是?”

“真田幸子。”

“你与被害人的关系?”

“夫妻。”

“你们结婚多少年了?”

“十五年。”

“时间挺长了——为什么没有要孩子?”

“我的丈夫不想要孩子。”

“据我所知,被害人在外有两个私生子,这件事你知道吗?”

“知道。”

“你有没有因为这件事怨恨过被害人?你们有没有因此吵过架。”

“有。”真田幸子将头埋得更低了。一旁的宫野志保却轻舒一口气,还好她没有撒谎。

“那你是不是因此想要杀了你丈夫!”

“反对!”宫野志保立刻站起,“无关推论!”

法官点了点头,“反对有效。”

工藤新一及时收势,他撇了眼陪审官席,几个陪审员正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他的目的只是引导陪审员的想法,显然他已经做到了。

“申请传唤我方证人。”

“传唤原告方证人。”

证人是一个只有20岁出头的年轻女大学生。

“你叫什么名字?”工藤新一放缓了语速。

“神崎绘。”

“神崎小姐,请问案发当时,你看见了什么?”

“我……我是友枝公寓的住户,事发时我正好到达公寓门口,然后听见身后的地面上有巨大的声音,我没忍住回头一看……就……就看见一具四分五裂的尸体。”小姑娘现在想想还是后怕,话语间带上几分哭腔。“然后我朝上望了一下,看见了真田太太。”

真田幸子脸色惨白。

“我方证人陈述完毕。”工藤新一朝法官席微微鞠了一躬,随后观众席爆发出热烈的讨论。

“肃静!”法官敲响木槌。“现在由被告方律师提问。”

宫野志保站了起来,仪表形态满分。

“神崎小姐,你刚刚说你看见了我的当事人,是吗?”

“是的。”

“要知道,那可是18楼,你怎么那么确定看见的是我的当事人。”

“反对!”工藤新一立刻站起,斗志满满,“根据笔录显示,被告承认了自己案发时也在阳台。”

“反对有效。请被告律师陈述该问题与本案的相关性。”

“如果证人看见的不是我的当事人而先入为主认为是我的当事人。并不排除第三人做案的可能性。”

法官赞同的点点头。

“我的视力很好——”神崎小姐有些不满受到如此质问,“所以我看得一清二楚。”

“那么神崎小姐有没有想过视觉错位这一点呢?”

“视觉错位?”

“反对——无关推论!”

“反对无效。”

“其实我的当事人并没有对被害人实行犯罪举动,而是在被害人坠楼后张望呢?”

“从你的角度,是看不见我的当事人是否推了被害人的。所以,无法断定我的当事人是否真的进行了犯罪。”

“可是——”

“我的问题完了。”宫野志保没有再给神崎绘说话的机会。

“下面我将陈述一样关键性的证据。”

“原告方证人在1楼的角度,由于视觉错位,无法看见18楼实行犯罪手法的全过程所以不排除自杀和第三人做案的可能性。”

“由现场采集的指纹和门口的监控录像的来看,排除了第三人作案的可能性,所以下面我提出的是另一种可能性,自杀。”

工藤新一静静的看着宫野志保,本该站起来反驳的他一言不发。

“这是案发现场的照片。”宫野志保操纵电脑投屏。

“大家可以发现——天台上,死者周围围满了绿植。其中有一盆破碎了,上面的脚印经过比对,属于死者。”

“同时我也请鉴定科的警官帮忙证明,一个陈年男子的臂展都无法触碰站在绿植中心的死者,更何况我的当事人这样的女子?”

“如果她借助做案工具呢?”工藤新一站了起来,目光对上,两人心有灵犀般一笑。

“阳台上并没有类似于棍子之类的物品——真田家的扫帚,晾衣架等上面只有保姆一个人的指纹,而在公寓后门的垃圾桶里找出来的具有类似棍子作用的物品,也没有我的当事人的指纹。”

“如果她带手套了呢?”

“那请问我的当事人将手套藏在哪里了?”

“公寓楼天台上没有,大楼周围也没有发现高空丢弃的手套——根据楼梯监控和电梯监控表明我的我的当事人没过离开天台,因为她在拨打求助电话。”

观众席上一片死寂,陪审员面面相觑,而工藤新一选择了又一次沉默。

“还有问题吗?”

“没有了。”

“在原告方无法拿出足够证据证明我的当事人将死者推下天台实行故意伤人和杀害罪的情况下,我方当事人有权要求无罪释放。”

她环视全场,目光里的傲然与坚定令人不容忽视。

法官和陪审员起身,宣布休庭十五分钟,并将两位律师叫到后台。

“工藤新一你怎么回事故意放水?”法官一开口就就是劈头盖脸将工藤新一臭骂一顿。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你们两个早就串通好了吧。”

“不过脱下这身法官服,我认为你们做的很棒。”

“宫野小姐,你很优秀,希望日后我们能再见面。”

“我专攻刑事案件,遇上qiangjian,sharen,qiangjie才会找我。”她眨眨眼,“再次见面恐怕又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法官哈哈大笑。

“我宣布,由于证据不足,当庭宣布被告真田幸子,无罪释放。”

宫野小姐今天又胜诉了。

 

 

06

 

“想不到宫野小姐也会来这种地方?”

 

“没有法律规定律师不能来酒吧吧,工藤律师。”

 

“我还得祝贺宫野律师再赢一场。”他点了杯威士忌,朝她碰杯,而后一饮而尽。

 

“没有工藤律师的谦让,我也没那么容易赢。”她扪心自问说的是大实话,也讲杯中的雪莉酒喝完。

 

“所以你约在这种地方,就是想请我喝酒?”

 

“不全是。”

 

宫野志保拿起LV最新款的手提包,又点了两杯马天尼。

 

“这杯敬工藤律师,跟你的合作很愉快。”

 

“我也是,好歹没有输得颜面无存。”他自嘲。

 

她盯着他半晌,随后自顾自笑了笑。

 

“你笑什么?”

 

“工藤新一,有没有人说过你其实不太适合做律师?”

 

“为什么?”

 

“律师不能百分百相信自己的当事人,正如当事人就算签了保密协定也会对律师撒谎。所以,律师不能带有任何私人感情去辩护。”

 

“你的意思是我私人感情丰富?”

 

她摇摇头,“你知道律师和委托人像什么吗?”

 

“悉听尊便。”他难得的好脾气。

 

“短期案子就是yiyeqing,长期案子就是丈夫和xiaosan。”

 

“那原配是谁?”

 

“法律。”

 

“为什么?”

 

“因为我们钻法律的空子。”

 

他被她这贴切的比喻逗笑了。

 

“宫野,是不是发生什么了?”

 

“我只能告诉你。”她低头贴近他,在他耳边耳语,“真田宪有个1000万的保单,受益人是真田幸子。”

 

他一时没了言语。

 

“所以,真相往往不为人知,却最是可怕。”

 

她留下一叠纸币,“我请客,回见。”

 

工藤新一目送着宫野志保走去。

 

 

07

 

“你最近怎么老往对面看?”

 

在工藤新一第17次望向对面的时候,服部平次没忍住,出声提醒了他。

 

“有吗?”

 

“有。”

 

“你不会……看上对面那个小姐姐了吧?”服部平次八卦地挤眉弄眼。

 

“我只是觉得她观察力不错,人也漂亮……”说到后面自己都没了声。

 

“工藤,你心动了。”

 

不愧是东大法学系四辩服部平次,总结精辟。

 

 

08

 

工藤新一总琢磨着自己该做点什么。

 

于是他开始有意无意地经过对面大楼的门口,一天三次经过宫野志保常去的咖啡店,中午买她喜欢吃的沙拉,咖啡和三明治。

 

“你这么做有什么意义?”服部平次吐槽他。

 

“服部你不懂,这样子遇见她,就好像……就好像缘分是撞上来的,不是自己寻来的。”

 

“遇见谁?”

 

宫野志保落座,一脸好奇地看着面前的两个大男人,欣赏了一下两人惊慌的神情,然后故意调侃,“不会,是我吧?”

 

工藤新一自我禁言ing。

 

“不告诉我啊,真可惜,我可是特意来找你们两的?”

 

“是你……”工藤新一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噗嗤,我早就猜到了。”宫野志保展颜,“不过我这次来是谈正事的。”

 

“我想开一家事务所,想请你们两位当合伙人。”

 

“我们两个?”

 

“是的——虽然两位不是日本最具影响力的律师,确实年轻律师中的佼佼者,正好是我要找的人。”

 

“待遇?”服部平次抱胸。

 

“随你开,毕竟你们是合伙人。”

 

“我不想当合伙人。”工藤新一出声拒绝。

 

“那你想要什么职位?”

 

“老板。”

 

“那我呢?”宫野志保指了指自己。

 

“老板娘。”

 

 

09

 

Holmes律师事务所是全日本雇佣律师平均年龄最小的事务所,其创始人工藤新一宫野志保今年也只有2728岁而已。虽然创办才两年,却已经成为全日本家喻户晓的律师事务所。

 

“工藤先生,这个案子,真的希望您考虑一下,报酬非常丰厚。”

 

“抱歉,浅见先生,我们律师事务所有规定,不接私活。”

 

“您这样的位置,还需要遵守规定吗?”

 

“不巧,这个规定是我夫人定的,所以必须得遵守。”工藤新一起身,“我可不希望晚上睡地板。”

 

 

写完以后jio得糖分每天很高,可能成年人的恋爱就是平平淡淡(?)对不住非常期待的大家。

这篇不属于无脑恋爱文——我要成为hold得住所有文风的作者所以我不能只写小甜饼,不过最深沉的大概是drama了。之后也会继续往深沉方面走,当然,该欢脱的时候绝对欢脱。

灰原818快乐!

这里渺渺祝阅读愉快!

/今天的工藤一也在努力做个好男朋友 # #
?”   “我想把南交到她手上啊。”毛利兰温柔一笑,摸摸少年人的头。   把工藤一,交到手上。     ,年22岁。   待就业,如今作为伴娘正站在台柱后看着毛利兰的婚礼。   那是天使...
『CA/』有江户川南就够 # # #工藤一 #
自己的帽子扣在头上。“还是这样好看。”   “工藤。”   “嗯。”   “我们恋爱吧。”   “这话该我来说。”     03   江户川南和,工藤一和,进入甜蜜的...
/』夏天就是要喝可乐 # # #abo
!”令和的福尔摩斯抱头鼠窜。     05   “南,喝可乐?”   “喝饱……哎呦。”   江户川南挨上结结实实的一脚。   “毕竟夏天就是要喝可乐啊。”   一直在想的信息素...
『CA/』回首之处 # #名侦探南 # # #江户川南 #工藤
清楚离开的原因。   成为?   别开玩笑有什么好的?   有阿笠博士,有平凡的人生,有少年侦探团,有——江户川南。   工藤一苦恼的抓抓头发。   但这一次...
『CA/短篇』drama # # # #
带有咸味的海风,回过头去,目光里已是冰冷一片。“我,和你工藤一之间,从来没有我们。拥有我们的是江户川南和,希望你搞清楚。”   “你这个女人,真冷血。”工藤一苦笑,头发被海风吹得...
「CA/」未竟少年时 # # #
。”   ,或者该说,带上耳机,耳边是婉转的女生唱着“You are the only one.”   “你想去哪里?”   身旁一个人坐下来,挡住她窗户外边的阳光。逆光下她眯眯眼,这才看...
/』结婚这件大事 # #
眉毛蹙得 比天高。   “可是我选不出来。”工藤一委屈的把脑袋蹭到怀里,像极讨好主人的大型犬。   一旁舔爪子的小看见,摸摸撇开目光。   哦,忘说,小是工藤一养的猫,冰蓝色瞳孔...
/」一梦千秋 # #
……这是我一个朋友,叫……”他停片刻。   “。”   摘下面纱,清浅一笑。     05   “不知小姐要如何治疗一?”   “少侠身患癔症,是因心魔。我能做的唯有替少侠放血,先...
【单人向】Miss Lonely # #
。后来她拉着她的手说:“谢谢你,小。”似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她从来就不是什么sillygirl。祝福她,真心的。   婚礼结束两天后她就走,新婚的夫妇去机场送她,工藤一拍拍她的肩膀...
/』肌肉饥渴症 # #
作者:渺渺   算是看《想见你》有感而发。原名last dance 心理医生×病人工藤一 对不起一直没更,大学开学一直在忙,真的很抱歉呜呜     00   “今天感觉如何...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 #
一上下打量她一下,“你好,,是厚司教授的小女儿?”他向她伸出手。   “您认识我父亲?”伸出手轻轻握握他的指尖。   “事实上,我认识的是你的姐姐和姐夫,赤井秀一和明...
/】金丝雀 # #
。   用话说——“反正公爵大人不缺女伴,完全可以找一个称你心意的金、丝、雀。”   还特地加重音。   记仇的小女人。   工藤一不得不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思考怎么哄老婆,毕竟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