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哀/新志】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灰原哀 #宫野志保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渺渺

 

年上工藤新一×年下宫野志保

27岁与18岁之间的恋爱物语

是成熟男人散发魅力的一天。

双十一快乐啊大家!!!

好久没写东西写出来的啥也不是希望大家别骂我

祝大家幸福安康

标题与正文无关

 

 

00

 

喧嚣声、笑声此起彼伏,聒噪的重金属与旁人的欢声笑语在宫野志保的耳畔交杂在一起,舞池上的霓虹彩球闪烁在每个人眼中,映出不同的光。按照常理来说,宫野志保以前不会来这种灯红酒绿之地,但今天是个例外。

 

“宫野!”同级的小野凑过来,“一起来玩呗。”

 

她垂眸看了眼自己手中早已空荡荡的酒杯,又让调酒师重新加满。随后瞥了眼旁人手中的马天尼,伏特加或是威士忌,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

 

“好啊。”

 

“喲!——”同级的男生看见宫野志保过来,高兴地合不拢嘴,像是看见不染凡尘的女神坠入人间。“宫野难得会参加聚会啊。”

 

今天是他们高分子化学系聚会的日子,为了庆祝他们斩获大学联合化学竞赛的一等奖。平时穿着白大褂带着护目镜的人今天几乎是发泄式的在喝酒、跳舞,似乎是将平日里压抑着的天性释放。

 

“来来来,真心话大冒险咋样?”小野拿着一杯马天尼,冲一圈的男生眨眨眼,用眼神示意宫野志保。她努力地装作没有看见。

 

几个人心领神会地悄悄点了点头。

 

“好啊好啊……”一时间附和声四起。恰巧今日宫野志保心情不佳,也就撇撇嘴由着他们去了。

 

众人拿起啤酒、烧酒,一时之间包厢里安静下来,大家都屏息凝视地看着酒桌中间转动的酒瓶。

 

大约十几秒后,酒瓶停下来了。而果不其然地是,瓶口正对宫野志保。她冰蓝色的眸子微微抬起环视一圈,无所谓地笑了笑,她扬起头,脖颈优美的曲线像是高傲扬起头颅的白天鹅。饮尽杯中的雪莉酒,宫野志保毫不在意地甩了甩头发,然后轻轻地说了“大冒险”。

众人欢呼。

 

“我看看啊,”小野“嘻嘻”一笑,“不如,就对进这个包厢的第一个人表白怎么样?”

 

在包厢里的男生对视一眼,哭笑不得。

 

“喂,高观还在外面吧?”

 

“好像是去上厕所了吧。”

 

“他不是喜欢宫野吗?赶紧叫回来!”

 

几个男生凑在一块窃窃私语,声音却不小,一字不落地传入宫野志保耳中。

 

但选择了大冒险的人没有反驳的余地。

 

更何况,对她来说,是谁都无所谓吧。

 

她冷静地看着包厢那扇不算华丽又不算朴素的门,冰蓝色的眸子不复往日的纯净和冷漠,似乎是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恰到好处令人向往,却又看不透。

 

这或许是所有人第一次看见宫野志保这么迷茫的神色。

 

“啪嗒——”

 

所有人齐刷刷看向门口,屏息以待。

 

进来的那个人西装笔挺,打着蓝色系的领带,一双眸子乍看上去与宫野志保如出一辙。

 

所有人惊呼一声,又识趣地捂住嘴。

 

他们认识那个人,与其说认识,不如说,经常会在各大电视新闻上看见他。更何况,不久前他刚刚来到东大演讲。

 

日本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日本全女性的梦中情人——工藤新一。

 

脑子反应过来的人好奇地眯了眯眼,思考工藤新一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好吧,这也是宫野志保想知道的。

 

但,愿赌服输。

 

她深呼吸,走上前,“您好。”

 

工藤新一似笑非笑地瞥了她一眼,微微颔首,拿身高差自上往下俯视她。

 

“我喜欢你。”宫野志保没有害羞,没有逃避,一双眸子静静地看着他。而四周的人则是欢呼,似乎是十分敬佩宫野志保的勇气,当然,肯定包括对工藤新一的回答的期待。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下一秒,工藤新一将宫野志保拥入怀抱,“不生气了?”

 

宫野志保低着头,没有说话。

 

工藤新一凌厉地眼神扫视了一圈,看见桌上大大小小的酒瓶、扑克牌、筛子,星眉自然地蹙了蹙,完完全全不掩饰自己的不满。

 

“下次,别来了。”

 

一直当缩头乌龟的宫野志保抬头,“如果我没记错,我跟工藤先生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

现在有什么资格来管我?”

 

现在的宫野志保像是炸毛的猫咪,但十八岁的小姑娘果然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工藤新一笑了笑,低沉而温润的嗓音就在宫野志保的耳侧。她皱眉,推开抱着她的男人,推门而出。

工藤新一抬腿追了上去。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01

 

“志保!”在酒吧门外,工藤新一终于追上了她,一把拉住她的手臂——“闹够了吗?”

 

“你觉得我在闹?”她终于冷静了,之前看见他出现那些悸动和欢喜终于都化成了泡沫,“是你说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你要考虑一个能跟你结婚的女人。显然,那不是我。”

 

“志保,我27岁了,事业也算有成,自然而然会考虑结婚这件事。”

 

“那么工藤先生有心仪对象了吗?没有的话需不需要我帮你介绍?”她反唇相讥。

 

“宫野志保,你就是我考虑的对象。”他颇是疲惫的揉了揉眉。

 

“你还记得开始的时候,我说过什么吗?”

 

“我们两只是肉体关系,不会有任何别的关系。”

 

“同意了就得遵守,工藤先生,不然就算违背契约。所以,如果你决定了要找人结婚,那我认为我们的关系还是现在结束为好。”

 

“你不想跟我结婚,为什么?”

 

“比起我,你有更好的选择。”

 

“宫野志保,你在害怕什么?”

 

她看着他,眼睛像是蒙了一层纱,又有些泪水含在眼里,始终不肯落下。

 

她该怎么告诉他,她在害怕因为太过喜欢工藤新一而失去自我的宫野志保。

 

 

02

 

宫野志保,17岁,东京大学医学系新生,奖学金获得者,是今年医学教授最看好的新生。

 

工藤新一,26岁,事业有成的日本名侦探,东大的荣誉校友。

 

今天是工藤新一回校演讲的日子。

 

也是宫野志保和工藤新一第一次见面。

 

目暮警官看见宫野志保,向她招招手。小姑娘乖巧地走上前,目光克制而疏离。

 

“志保,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目暮警官。”宫野志保颔首。

 

“新一啊,这位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帮验证科进行化验的16岁的宫野志保。”

 

她这才将目光放在工藤新一身上。

 

工藤新一上下打量了她一下,“你好,宫野志保,是宫野厚司教授的小女儿吗?”他向她伸出手。

 

“您认识我父亲?”宫野志保伸出手轻轻握了握他的指尖。

 

“事实上,我认识的是你的姐姐和姐夫,赤井秀一和宫野明美。”

 

宫野志保点了点头,没有深究。

 

“宫野小姐,有兴趣一起喝一杯吗?”

 

宫野志保愣了愣,平静的眼眸中像是被投入石子的湖面一样泛起波澜——她微抬起眼睑,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

 

“不好意思工藤先生,我还有个报告要写。”

 

 

03

 

宫野志保对工藤新一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话在11月5日之前,是真的。11月5日之后,大概是自欺欺人。

 

很难有人能控制自己不去喜欢他。

 

毕竟他太耀眼,耀眼地让人想到了太阳。

 

宫野志保有幸见到了这一耀眼的时刻。

 

“凶手是里子小姐。”工藤新一摘下平光眼镜,“在咖啡店下毒风险很大,我十分敬佩你的勇气。”

 

“不好意思,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长岛里子微笑。

 

“你手上有氰化物残留下来淡淡的刺鼻味,虽然很淡,你完全可以说是酒精消毒液,但取样分析的话,结果很快就能出来。”宫野志保站在一旁,冷静地看着她,“我劝你不要撒谎。”她穿着灰色的呢绒大衣,头发比起上次见面微微长了一点。

 

工藤新一觉得她更漂亮了。

 

侧过头去,他果然连带着看见了宫野明美。这个女人正在墙角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对上目光,还冲他眨眨眼。工藤新一一瞬间有些头疼。

 

她的目光又落在自己妹妹身上,突然变得高深莫测了起来。

 

 

“志保。”

 

“姐姐,怎么了?”宫野志保将碎发撩到脑后,一直垂眸看着手中咖啡的她终于抬眸。

 

“最近有恋爱的打算吗?”

 

“恋爱……当然没有。”

 

“阿勒——我觉得那个工藤,对你挺感兴趣的。”

 

“姐姐,成年人的兴趣,我未必玩得起,你也清楚。”她眼底的慎重和迟疑不减半分,连带着手指都在杯柄上画圈圈。

 

“他未必是一时兴起,你也未必玩不起。”宫野明美神秘地眨眨眼,看向她背后。宫野志保回头,那人依旧是一丝不苟的西装外加领带。

 

“不知道宫野志保小姐愿意赏脸一起吃个饭吗?”

 

宫野志保回头看了自家姐姐一眼,却发现宫野明美笑得格外灿烂,“志保当然愿意,去吧去吧。”

 

宫野志保挑眉,思考自家姐姐就这么卖了自己?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的她没看见宫野明美给工藤新一比了个大拇指而工藤新一回了句谢了。

 

一来一回,早有预谋。一个坑了自己妹妹,一个解决单身问题。

 

 

04

 

后来?

 

宫野志保就被工藤新一带到了chuang上。

 

他们zuo的次数太多,多到宫野志保怀疑自己爱的到底是这个人还是这具身体。那工藤新一呢?是她这个人,还是这个身体呢?

 

成年人的世界里xing与爱分不开。

 

然后,工藤新一说,他想结婚。

 

宫野志保决定终止这段关系。

 

再后来呢?

 

工藤新一不甘心,追妻到新宿的酒吧。

 

现在呢?

 

安静的包厢,只有两个人。

 

宫野志保坐在工藤新一腿上,全身香汗淋漓,基本上说不出完整的话。她方才知道男人平日里都在克制自己,真的动起真格来,哪里会克制而忍让。他像是虎视眈眈鹿肉已久的孤狼,终于品尝到了血肉的滋味,要将她拆骨入腹,一滴不剩。

 

“宝贝,放松。”男人沙哑着嗓子,掐着她的yao迫使她dong

 

“乖,自己来好不好?”他在她耳边细语,伸出shejian舔了舔她的耳廓。

 

宫野志保一个激灵,瞬间软了身子。

 

工藤新一像是被取悦般笑了。

 

“等等,今天是……”

 

余下的话语未能说出口。

 

“放心,我算过了。”他抱紧她,利用她失神的片刻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大小尺寸刚刚好。

 

宫野志保愣住了。

 

“你或许玩不起成年人的兴趣。”他下巴抵在她额头,“但我对你绝非一时兴起。”

 

“我以为你只是想跟我shangchuang。”

 

“宝贝,没有爱的才叫shangchuang。我们这是做love。”他笑了笑,“现在,愿意嫁给我了吗?”

 

“可以不公开吗?”

 

工藤新一:???

 

“我还想好好上大学。”

 

“我保证不让你怀孕,但必须公开。你看看你们系有多少惦记着你的。”眉眼一皱,像极了吃醋的丈夫。

 

“好吧。”宫野志保故作遗憾地叹了叹气,“那余生请多指教,工藤新一先生。”

 

“请多指教,我亲爱的宫野志保小姐。”

 

日本的福尔摩斯,家喻户晓的名侦探工藤新一先生,于27岁那年抱得美人归。

 

/』今天工藤一也在努力做个好男朋友 # #
?”   “我想把南交到她手上啊。”毛利兰温柔一笑,摸了摸少年人头。   把工藤一,交到手上。     ,年22岁。   待就业,如今作为伴娘正站在台柱后看着毛利兰婚礼。   那是天使...
/』夏天就是要喝可乐 # # #abo
!”令和福尔摩斯抱头鼠窜。     05   “南,喝可乐吗?”   “喝饱了……哎呦。”   江户川南挨上了结结实实一脚。   “毕竟夏天就是要喝可乐啊。”   一直在想信息素...
『CA/』有江户川南就够了 # # #工藤一 #
余生来弥补。”   “那欠我年,她要如何偿还?”     02   江户川南贴心将外套披在了身上。一扭头我,看见旁边三个小学生火辣辣不加掩饰白眼。   “自从南和酱谈恋爱...
『CA/』回首之处 # #名侦探南 # # #江户川南 #工藤
清楚离开原因。   成为?   别开玩笑了,有什么好?   有阿笠博士,有平凡人生,有少年侦探团,有——江户川南。   工藤一苦恼抓了抓头发。   但这一次...
「CA/」未竟少年时 # # #
。”   ,或者该说,带上耳机,耳边是婉转女生唱着“You are the only one.”   “你想去哪里?”   身旁一个人坐了下来,挡住她窗户外边阳光。逆光下她眯了眯眼,这才看...
/」一梦千秋 # #
……这是我一个朋友,叫……”他停了片刻。   “。”   摘下面纱,清浅一笑。     05   “不知小姐要如何治疗一?”   “少侠身患癔症,是因心魔。我能做唯有替少侠放血,先...
/』结婚这件大事 # #
眉毛蹙得 比天高。   “可是我选不出来了。”工藤一委屈把脑袋蹭到怀里,像极了讨好主人大型犬。   一旁舔爪子看见,摸摸撇开了目光。   哦,忘了说,小是工藤一养猫,冰蓝色瞳孔...
『CA/短篇』drama # # # #
带有咸味海风,回过头去,目光里已是冰冷一片。“我,和你工藤一之间,从来没有我们。拥有我们是江户川南和,希望你搞清楚了。”   “你这个女人,真冷血。”工藤一苦笑,头发被海风吹得...
】秋日之歌 # # #名侦探
作者:EEEdith 又延   # #工藤一 # #南   东京雨水多了起来,工藤一又没带伞。   应该是秋日了,寒意总在夜晚降临。   他坐着扶梯,仰头看着地铁口上方一小...
/律师今天胜诉了吗? # #
咬耳朵,“一直盯着人家看干什么。”   工藤一不好意思地收回目光,不自在地咳了两声。   将目光从案发现场移到两个人身上,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笑。她挺直脊背,稳步朝两人走来,向工藤一伸出手,“工...
】失眠 #名侦探南 # # #
一夜没睡,工藤问题一直在她脑海中盘旋。她没有变回去,以身份存在。为什么呢?就连她也说不清。她不知道自己变成之后回去哪里,也不知道会不会与他变成陌路,她依赖这一份熟悉感和默契,却...
】冰火两重 #名侦探南 # #工藤一 # #琴酒
像被在一根荆棘反复鞭挞,时而又想起自己卡在巨大冰缝中进退不得,寒气从深不见底谷底涌上来将他封印,窒息感顺着寒气向上攀,他喉头被紧紧扼住。   战栗中回到自己变成逃离毒气室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