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哀/新志】盲爱 #灰原哀 #宫野志保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渺渺

 

标题寓意多重

日记体

设定:盲人灰原哀×青梅竹马江户川柯南,高中生

祝大家安康

 

 

2019年11月18日

 

今天突然晕倒了……

 

江户川很害怕地把我抱到了米花市立医院。

 

这么多年了,他大惊小怪的毛病还是没改掉。

 

姐姐很担心我的身体状况,好像因为妈妈之前的身体状况也不太好。

 

不过应该没关系吧。

 

 

2019年11月25日

 

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了。

 

我的脑子里长了一颗肿瘤,不过幸亏是良性的。医生说还好发现的及时,肿瘤没有扩大的迹象,但压迫到了我的视神经。

 

简而言之,就是我快瞎了。

 

怪不得最近看东西越来越不清楚了。

 

姐姐抱着我狠狠地哭了一顿,我却觉得挺无所谓的,又拿她没办法,只好拍拍她的背示意我没事。

 

说真的,我好像真的不害怕。

 

手机Line的message没停下过,我看了一眼,是江户川。

 

想起这家伙素来杞人忧天又絮絮叨叨的性格,我闭了闭眼,没回消息。

 

 

2019年11月28日

 

江户川还是知道了我生病了。

 

阿笠博士这个大嘴巴。

 

我小心翼翼刚想拿出来之前准备好的耳机,为了应付絮絮叨叨的江户川柯南。

 

但他一句话都没有。

 

沉默的江户川太过可怕。

 

“江户川……”

 

我想说些什么,却被他眼中铺天盖地弥漫开来的痛意噎住。

 

他的眼神太过可怕。

 

我移开视线,张了张嘴,像是被猫叼走了舌头一样说不出一句话来。

 

“碰——”

 

他摔门而出。

 

 

2019年12月15日

 

真是不知道江户川这家伙在生什么闷气。

 

我捶了捶身旁的沙发,有些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今天眼睛好痛啊

 

可能为了给某个混蛋织围巾累到了吧。

 

不过难得的是江户川还是在夜里敲开了我家的门

 

“不生气了?”

 

“灰原,”他眸子里像结了百年的风霜,“你不害怕吗?”

 

“害怕什么?”

 

“害怕看不见世界万千精彩,害怕看不见我们的成长。”

 

“前一个……看不看得见无所谓吧,”我笑了笑,“之于后面一个,是有点遗憾啊。”

 

江户川问我为什么,我没说。

 

傻瓜,

 

当然是因为看不见未来的你的模样了。

 

 

2019年12月31日

 

今天是跨年夜了。

 

因为视力下降的原因我在学校里带起了眼镜,不得不顶着他人频频注视的目光上课。

 

不就是戴个眼镜吗?

 

而江户川那个幼稚鬼,总是会一一将这些目光瞪回去,然后生气的睨我两眼,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惹他生气了。

 

真是个喜怒无常的男人。

 

晚上两家人一起吃了年夜饭。

 

江户川夫妇特地从美国赶回来陪儿子过年。

 

而姐姐也带着姐夫做了一大桌子的菜。

 

吃完饭后我跟江户川按惯例爬上了阳台看花火表演。

 

可惜啊,明年估计就看不见了吧。

 

心里这么想的不小心念叨了出来,导致原本还是笑着的江户川立马黑了脸。

 

然后也不知道这家伙抽什么风,把我的眼睛一把捂上。

 

“灰原,这个烟花是心形的,粉红色。”

 

“这个是五颜六色的,像是紫色,绿色,蓝色……”

 

我刚想挣脱开他的手,但江户川柯南说了我一辈子或许都忘不了的话。

 

“灰原,看不见也没关系,我来做你的眼睛就好。”

 

那一瞬间,我居然当真了。

 

然后,他吻了我。

 

 

2020年2月21日

 

很久没写日记了。

 

今天是开学日。

 

但我没能正常返校。

 

我看不见颜色了,我的世界变成了黑白。

 

姐姐很担心,推了工作陪我去医院检查。

 

我最近的状态一直不太好,食欲不振,睡眠不足,精神萎靡。

 

我自己都知道。

 

我现在有点想念了。

 

或许人都是这样,失去了之后就会想念。

 

想念江户川那双眸子里,一如西西里海的颜色。

 

 

2020年3月7日

 

江户川今天又来看我了。

 

我们的关系在跨年夜并没有什么质的飞越。

 

事实上,谁都没有再提起过呢那个吻,就连第二天起来看见对方,都是和和气气的打招呼向对方问候新年好,脸红啊害羞啊什么都没有。

 

接吻,没有爱也可以。

 

江户川和我都很清楚自己是被气氛蛊惑了。

 

所以心照不宣,所以闭口不提。

 

他还是如同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婆婆妈妈地告诉我今天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有几个人问他我什么时候回来上学。

 

平日里可以充耳不闻的我今天不知怎么却发了脾气。

 

现在想起来我还真是过分了。

 

“没事的灰原,没事的。”

 

我记得江户川抱着我,一直在说没事的。

 

恩,还有一句对不起。

 

可你为什么要道歉?

 

 

2020年3月22日

 

江户川带我去了游乐场,我们小时候常去的那个。

 

说起来,还真是怀念。

 

自从小学毕业后就没来过了吧。

 

“灰原。”

 

那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瞬间。

 

十七岁的江户川柯南向我伸出手,一如七岁那年。

 

我还真是够不争气的,竟然哭了。

 

“江户川,你后悔了吗?”

 

“后悔什么?”

 

我吸吸鼻子,突然又觉得自己的问题很奇怪,只好摇摇头表示没事。

 

“没后悔过。”

 

我听见他的回答。

 

 

2020年4月8日

 

春天到了尾声。

 

我住进了医院。

 

从床边的窗户看下去,外面的樱花已经谢的差不多了。

 

残败的樱花纷纷落在泥土里,一时间有些泥泞不堪,却别有一番美感。

 

我呆呆地盯了好久,连江户川走进来都没发现。

 

“灰原,今天想吃什么?”

 

他脱下外套,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歪过头,瞧了他片刻,说想吃炸鸡。

 

江户川·老妈子·柯南果然没有同意,而是出门给我去买荞麦面。

 

“灰原。”

 

我发现我很喜欢听他叫我。

 

每一次,我都想记在日记里。

 

说起来,我一直瞒着他们所有人一件事——我已经写好了遗书。

 

所以,好像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2020年5月4日

 

今天是大侦探的生日

 

江户川这段时间好像接手了什么棘手的案子,我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了。

 

原本的新年礼物被迫搁浅成了生日礼物,看来也是没机会给了。

 

人都见不到,更别说祝福了。

 

“灰原,你又熬夜了啊。”

 

手机简讯不会骗人,我打开窗户,非常非常努力地往下看,模模糊糊的人影,我知道那是江户川。

 

连忙跑下楼,我带上围巾。

 

“这不会是我的生日礼物吧?”不用看就知道绝对是愁眉苦脸。

 

“有就不错了。”

 

我递到他手上。

 

“喂,灰原……”

 

“嘘。”

 

我静静地看着他,闭上了眼。

 

“江户川,生日快乐。”

 

 

2020年5月11日

 

我注意到姐姐跟姐夫发生了争吵。

 

原因很简单。

 

我的眼睛恶化了。

 

其实我都知道。

 

姐姐一定在想着怎么瞒我,我猜姐夫想告诉我。

 

我已经快要看不见了,只能凭感觉和从前的肌肉记忆辨别方向和人。

 

“江户川,是你吧。”

 

我注意到江户川来了。

 

“恩。”他的声音很低。

 

“我们……合影吧。”我鼓起勇气,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好。”自从我的视力恶化后,他对我可以说是百依百顺,我说一他绝不说二,但这样的怜悯并不是我需要的。

 

那是我最后一次跟江户川合影。

 

照片被我锁在了手机私密相册里,谁也不知道。

 

除了我。

 

 

2020年7月6日

 

我……完全看不见了。

 

我听得见姐姐抱着我时刻意压抑的抽泣声,我感受得到姐夫安抚姐姐时眼神的心痛和温柔。

 

我……

 

“灰原。”

 

我听见了。

 

虽然声音很小。

 

“对不起。”

 

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要道歉。

 

“没关系的,我原谅你了。”我告诉他。

 

只要是江户川柯南,我都会原谅。

 

他,第二次,吻了我。

 

 

2020年9月18日

 

很久没有写日记了,有些不太会写字了。

 

自从看不见了之后,一切都变得麻烦了起来,包括写字。

 

好在我早有心理准备,所以之前就学了盲文。

 

江户川很好奇我为什么能这么快就学会盲文。

 

秋天到了。

 

我最近总会没头没脑的感叹,也许是因为脑内的肿瘤有扩散的趋势。

 

不过医院待久了,连消毒药水的味道都算好闻的。

 

“灰原,张嘴。”

 

我乖乖张了嘴,吃到了江户川削好的苹果。

 

“水果最近又涨价了。”语气可见的肉痛。

 

“我又没让你买。”

 

“小没良心。”

 

他笑了笑,继续给我削水果。

 

 

2020年11月18日

 

我是江户川柯南。

 

灰原不会再写日记了。

 

不,她写不了日记了。

 

灰原脑内的肿瘤急剧恶化,前天,在手术台上,没能下来。

 

我很感谢我残留的自制力能让我写下这段话。

 

离灰原知道自己得病刚好一年了啊。

 

我一直在思考,灰原的眼睛看不见了怎么办。

 

可当这天真正来临时,我发现我的一切考虑都是多余的。

 

不管如何,她都是灰原。

 

我的灰原哀。

 

我愿意变成她的眼睛。

 

灰原一直以为那两个吻是我的一时意乱情迷。

 

是,也不是。

 

是意乱情迷。

 

不是,因为那两个吻是我长期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在她面前土崩瓦解的表现。

 

我早就想吻她了,我发誓。

 

我想跟灰原哀度过余生。

 

除了她,谁也不行。

 

但她抛下我走了。

 

什么话都没有留给我。

 

那封遗书我没看,我也不想看。

 

所有的答案都在这本日记里了,我要的,还有灰原要的。

 

灰原要的答案我现在就给。

 

我喜欢你,灰原。

 

『CA/』回首之处 # #名侦探南 # # #江户川南 #工藤
清楚离开的原因。   成为?   别开玩笑了,有什么好的?   有阿笠博士,有平凡的人生,有少年侦探团,有——江户川南。   工藤一苦恼的抓了抓头发。   但这一次...
『CA/短篇』drama # # # #
带有咸味的海风,回过头去,目光里已是冰冷一片。“我,和你工藤一之间,从来没有我们。拥有我们的是江户川南和,希望你搞清楚了。”   “你这个女人,真冷血。”工藤一苦笑,头发被海风吹得...
「CA/」未竟少年时 # # #
。”   ,或者该说,带上耳机,耳边是婉转的女生唱着“You are the only one.”   “你想去哪里?”   身旁一个人坐了下来,挡住她窗户外边的阳光。逆光下她眯了眯眼,这才看...
/』夏天就是要喝可乐 # # #abo
!”令和的福尔摩斯抱头鼠窜。     05   “南,喝可乐吗?”   “喝饱了……哎呦。”   江户川南挨上了结结实实的一脚。   “毕竟夏天就是要喝可乐啊。”   一直在想的信息素...
『CA/』有江户川南就够了 # # #工藤一 #
自己的帽子扣在了头上。“还是这样好看。”   “工藤。”   “嗯。”   “我们恋爱吧。”   “这话该我来说。”     03   江户川南和,工藤一和,进入了甜蜜的...
/』今天的工藤一也在努力做个好男朋友 # #
?”   “我想把南交到她手上啊。”毛利兰温柔一笑,摸了摸少年人的头。   把工藤一,交到手上。     ,年22岁。   待就业,如今作为伴娘正站在台柱后看着毛利兰的婚礼。   那是天使...
/」一梦千秋 # #
……这是我一个朋友,叫……”他停了片刻。   “。”   摘下面纱,清浅一笑。     05   “不知小姐要如何治疗一?”   “少侠身患癔症,是因心魔。我能做的唯有替少侠放血,先...
/』结婚这件大事 # #
眉毛蹙得 比天高。   “可是我选不出来了。”工藤一委屈的把脑袋蹭到怀里,像极了讨好主人的大型犬。   一旁舔爪子的小看见,摸摸撇开了目光。   哦,忘了说,小是工藤一养的猫,冰蓝色瞳孔...
/律师今天胜诉了吗? # #
咬耳朵,“一直盯着人家看干什么。”   工藤一不好意思地收回目光,不自在地咳了两声。   将目光从案发现场移到两个人身上,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她挺直脊背,稳步朝两人走来,向工藤一伸出手,“工...
】Proposal # #名侦探南 #
作者:Fëanor   #江户川南 # #工藤一 # #同人文 #同人文       “工藤老弟,这次又多亏了你啊!”目暮警官从米花大饭店出来,转身向工藤走去,“终于又一睹‘平...
文/文】竟渡河(中)08 ● ● 江户川
夹子别在了后面,看起来又和平时显得有些不同。 如果她是,如果她当时和自己一起服下解药,现在又是会在做些什么呢? 她肯定还是会继续做研究的,但她是会在学校担任一个教职,还是会去大的研究所?她是会留...
文/文】竟渡河(上)02 ● ● 江户川
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不一样,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没人在等着一个 叫 ‘ ’的人。” 但有很多人在等工藤一。 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她,因为这也是事实,在这世界上没有亲人,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