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哀/新志】金丝雀 #灰原哀 #宫野志保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渺渺

 

ooc预警

题材:豪门

 

 

00

 

“女人就应该乖乖做笼子里的金丝雀,能够在主人需要的时候,取悦主人就够了。”他低沉的嗓音近在耳畔,温热的鼻息落在她裸露在外的肩膀上,让她微微瑟缩了一下。

 

“工藤新一,我不是你的宠物。”她冰蓝色的眸子露出的不甘和倔强让他有片刻的失神。

 

“你当然不是,你可是我明媒正娶的公爵夫人。”他露出犬牙摩挲着她脖颈旁细嫩的肌肤,像是狩猎的大型肉食性动物。

 

“宫野志保,你没有选择。”

 

她脸色一白。

 

他说对了,她没有选择,无路可退。

 

 

01

 

“父亲……”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门外是她的父母。

 

“志保,如果你不嫁……整个宫野家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她很清楚自己,甚至是整个宫野家的处境,但让她嫁给皇储那个老男人,想到就让她一阵反胃。

 

“姐姐……”她将头埋在臂膀里,低语,祈祷。

 

“志保……”宫野艾莲娜站在门外,“如果真的不愿意嫁,你还有另一个选择。”

 

她倏地打开门,“母亲?”

 

“工藤新一。”宫野艾莲娜异常冷静,一双跟宫野志保一模一样的眸子毫不掩饰地看着她,“只有这个男人,能阻止这次的赐婚。”

 

“我一个伯爵的庶女,拿什么去要求他拯救我?”

 

“志保,你还有筹码。”宫野艾莲娜微微一笑。

 

 

02

 

宫野志保知道工藤新一。

 

应该说,所有人都认识工藤新一。

 

工藤家的遗孤,当今唯一的公爵,拥有北边辽阔的封地和源远流长的家族历史。据说工藤家的财富富可敌国,连皇室都多逞不让。

 

但工藤新一本人更出名。

 

以一人之力平定北边长期的战争,他是目前唯一会让皇室有所忌惮的人物了。

 

宫野志保没法再犹豫。

 

 

03

 

“公爵大人。”管家杰罗敲了敲门,“宫野小姐求见。”

 

“宫野家的小女儿?”工藤新一男得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眯了眯眼,回忆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见过的那个茶发的小姑娘。

 

“让她进来吧。”工藤新一颔首。

 

“工藤公爵。”她弯腰行礼,无可挑剔的礼仪教养。

 

“宫野小姐好,”他依旧坐在那个位置上没有动,事实上,除了皇储,没有人能让他离开他的位置行礼。“不知宫野小姐前来所为何事?”

 

“我或许只是想看看这座圣露丝堡,慕名而来?”

 

“那我只能说宫野小姐好雅兴,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婚事。”

 

闻言,宫野志保眯了眯眼,露出一丝不甘,又带着一点探究的味道,“既然公爵大人都知道了,那我的目的我想公爵大人不会猜不到。”

 

“宫野小姐可能不太清楚……”

 

“公爵大人不缺女人,这我早就有所耳闻。”她笑了笑,用手捋了捋自己的侧耳的碎发,“可我认为,您缺个妻子。”

 

工藤新一终于抬眸正眼看她。

 

“我不会在乎您有多少旧爱新欢,也不会干扰您做任何事,但我需要一个丈夫,那只能是您。”她放下手中的红茶,正襟危坐,“更重要的是,我可以跟您保证,不会离婚。”

 

工藤新一睫毛微微一颤。

 

他动摇了。

 

宫野志保确实很美,但不足以让他心动,真正心动的,是作为妻子的名头。

 

貌美,持家,守礼,聪慧,还有……不会离婚。

 

宫野志保的筹码是她自己。

 

工藤新一必须承认,这很有分量。

 

“据我所知,您只有在成婚后才能拿回帝都里本来的那座本宅。”

 

“你以为我会在乎一座宅子?”他嗤笑一声,修长的腿微微叠起。

 

“但我认为您需要一个不会跟您离婚的——”她故意拖了长调,“妻子。”

 

正中下怀。

 

“我很好奇,宫野小姐哪来的这通天的本事?”

 

“正如公爵大人所说,我只是担心了一下自己的婚事而已。”

 

“……”他静静地盯着她,下意识没了声音,修长的指节捏了捏手上的薄茧,工藤新一意识到自己在防备面前的女人,摸摸鼻子觉得自己有点过于敏感了。而宫野志保那双冰蓝色的,充满坚定,和孤注一掷的疯狂。

 

“好。”他没来得及多想,就在这样的目光下点头答应了。

 

宫野志保松了口气,连忙拿出一早准备好的契约书,“公爵大人只要签上这个,契约就成立了。”

 

工藤新一一下垮了脸。

 

敢情早就准备好了只等他答应?

 

“宫野小姐还真是有自信。”

 

“没这个自信,恐怕也得不到公爵大人的青睐了。”

 

“哼,”工藤新一拿过羽毛笔,签下自己的名字,“牙尖嘴利。”

 

“多谢夸奖。”宫野志保一笑,收回羊皮纸,“那么,回见,我的未婚夫。”

 

 

04

 

婚礼对于宫野志保来说,像梦境一样不真实。

 

宫野伯爵的二小姐和工藤公爵的婚礼。

 

她自己都不敢想。

 

“姐姐,我成功了。”宫野志保摩挲了一下手边的油画,“姐姐放心吧,志保会照顾好自己的。”

 

为了迎娶宫野志保,工藤新一付出了一点小代价。

 

没办法,谁让他抢了皇储的小老婆。

 

人家在封地上给他下绊子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也好,成婚之后先带她去封地住一段日子吧。

 

工藤新一面色略带潮红,推开卧室的门。

 

正在看书的宫野志保吓了一跳。

 

“?!”她瞳孔不可控制的瑟缩了一下,“你你你……你怎么会来?”

 

“今晚是新婚之夜。”

 

她语塞。

 

虽然是契约婚姻,但既然保证了不会离婚,夫妻义务她也没法拒绝。

 

“我我我……我还没洗澡。”

 

“我不介意。”

 

“我介意!!!”宫野志保红着脸跑进浴室,惹得侍女们面面相觑,互看一眼后又心知肚明。

 

“夫人,我来帮你涂玫瑰精油,皮肤会变滑的。”

 

“夫人,水温够吗?玫瑰花瓣和牛奶需要加吗?”

 

“夫人……”

 

“夫人……”

 

宫野志保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热情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只好“任人鱼肉”。

 

“对了,管家叫什么。”

 

说起来,上次拜访时那位管家的待客之道着实滴水不落,令她不禁有些刮目相看。

 

“管家叫杰罗,跟了公爵大人很多年了。”

 

她点点头,没再说话。

 

沐浴完,侍女都识趣地退了下去。

 

工藤新一穿着睡袍,喝着酒,静静坐在桌边看着刚刚出来的宫野志保。

 

“过来。”

 

她脸一红,乖乖走过去。

 

“喝吗?”

 

她迟疑片刻,点点头,随后又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工藤新一似笑非笑地瞥着她,看见自己的新婚妻子脸色微红,一副豁出去的紧张模样,又思及今天是两人的新婚之夜——“虽然是契约婚姻,但毕竟不会离婚啊……夫妻关系还是要维护的。”

 

这么想着,他抱起宫野志保,往床上一扔。

 

“!!!”宫野志保虽然知道这一出逃不掉,但不知为何还是很紧张。

 

“放松,不然你可能会受伤。”他在她耳畔低语,“这是夫妻义务,不是吗?”

 

宫野志保闭上眼,一副“任人鱼肉”的模样。

 

他没说错,是夫妻义务。

 

公爵夫妇之间的感情维系,是必要的吧。

 

 

05

 

“志保夫人是圣露丝堡的女主人。”

 

这是管家杰罗最近最常挂在嘴边的话。

 

他喜欢这个女主人。

 

不会盲目干预公爵的事务,不会对下人乱发脾气,不会刻意刁难他人,连举办的茶话会都备受称赞——这才是公爵夫人该有的样子。

 

不得不说,在收买人心这方面,宫野志保做得很好。

 

工藤新一喝着妻子泡得茶,这么想着。

 

结婚的第二天,由于领地出了些状况,他直接离开了。没想到这个女人在一个月里居然让圣露丝堡中所有人都喜欢她。

 

个人魅力?还是耍心机?

 

“大人。”

 

“杰罗,最近都有什么人来拜访?”

 

“回大人,除了宫野伯爵夫妇以及夫人邀请来参加茶话会的夫人小姐外,还有赤井秀一将军。”

 

“而且……”

 

“而且什么?”

 

“他还给夫人送了花和首饰,夫人……笑得很开心。”杰罗低头,还是说了实话。

 

工藤新一瞳孔微缩,微微捏了捏自己的指节,脸上的阴霾任谁见了都害怕。

 

“宫野志保在哪?”

 

“回大人,在书房。”

 

 

“这本吗?”

 

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宫野志保回头,看见自己的丈夫站在身后,帮她将书架上的书拿了下来。

 

“公爵大人。”她接过书,点头示意。

 

直觉告诉她,他很不悦。

 

宫野志保不想往枪口上撞。

 

“想走?”

 

“公爵大人有事?”

 

“当然。”他低头凑近她,“看来我的夫人魅力很大啊,短短一个月,就又有男人为你倾心。”

 

“我不知道公爵大人在说什么。”宫野志保不习惯这么近的距离,微微移开视线,却被身前的男人认作是心虚。他用手钳住她的下巴。

 

“没必要撒谎。”

 

“但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工藤新一的鼻息撒在她脸上,“以后你只能待在圣露丝堡里,不需要举办茶话会,也不要见任何人。”

 

宫野志保呼吸一滞,猛地推开工藤新一。

 

“你把我当做什么了?我也是人,有权利决定自己想见谁,去哪里!”

 

“宫野志保,你是我的女人。”他冷笑,抱起她。

 

“女人应该乖乖做金丝雀,取悦一个主人,而不是朝三暮四。”他粗鲁地将她扔到书房的软塌上。

 

“我不是你的宠物。”宫野志保试图起身反抗。

 

“你当然不是,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公爵夫人。”他将她压在身下。

 

一夜无眠。

 

 

06

 

宫野志保觉得自己快散架了。

 

谁叫身旁的男人霸道又执拗。

 

昨晚绝对不是一个美好的体验。

 

想起他将自己称作金丝雀,宫野志保脸色一白,有些愤愤地想要骂人。转念一想,自己如今全然仰仗他而活,一边骂自己没用,一边打落牙齿和血吞。

 

“醒了,我的小金丝雀。”他从背后缠上来,轻轻吻了她一下。

 

宫野志保眼神一眯,将他踹下床。

 

“我说过了,我不是你的宠物。”

 

被踢下床,出乎意料的是工藤新一倒也没生气,反倒笑意盈盈地抓住宫野志保的脚踝往自己身下带,“昨天晚上怎么不见你如此张牙舞爪?”

 

她又气又委屈,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不闹你了。”工藤新一看见小姑娘红了眼眶,终归心疼了一下,“你跟赤井秀一怎么回事?”

 

“我跟赤井秀一?”

 

“听杰罗说,你们两聊得很愉快?”他在笑。

 

“你在吃醋?”宫野志保挑眉。

 

“这是男人的尊严问题。”

 

宫野志保睨了他半天,叹气,“赤井秀一是我姐夫。”

 

“姐……姐夫?”工藤新一脑壳一痛,所以他乱发一通脾气还发错了。

 

想起她那早些年去世的姐姐,工藤新一一时没了言语。

 

“姐夫也要保持距离,知道了吗?”他故作严肃镇定。

 

“是——公爵大人。”

 

 

07

 

工藤新一很痛苦。

 

因为他上次做错事,已经很久没有挨到自己老婆的裙角了。

 

用宫野志保的原话说——“反正公爵大人不缺女伴,完全可以找一个称你心意的金、丝、雀。”

 

还特地加了重音。

 

记仇的小女人。

 

工藤新一不得不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思考怎么哄老婆,毕竟夫妻生活和谐很重要。

 

他琢磨着是金丝雀这个称呼惹到她了。

 

当晚,他就送了宫野志保一只金丝雀。

 

“你什么意思。”看见这个礼物的时候,她脸色煞白。

 

“送你的礼物。”

 

“如果公爵大人是想提醒我只是一个宠物的身份,那大可不必。”

 

他叹气,打开笼子,让金丝雀飞了出去。

 

小鸟看了他一眼,张开翅膀飞走了。

 

“你……”

 

“等一会,就一会。”

 

半盏茶后,那只金丝雀又飞了回来,还衔了新鲜的果子。

 

“我希望你像这只金丝雀一样。”

 

“我不会限制你的自由,永远不会。但你也要记得回家。”

 

“毕竟,你不只是我的金丝雀,还是我明媒正娶的公爵夫人。”

 

 

08

 

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奇怪了起来。

 

公爵大人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两人几乎夜夜睡在了一起。以前一天也见不到一次的工藤新一如今一定会陪着宫野志保吃晚饭,洗澡,然后两个人度过疲惫但充实的一晚。

 

日子美好到宫野志保有时候以为她与工藤新一是两情相悦才结婚的。

 

但一切只是契约而已。

 

她说过,不会爱上他。

 

爱,在这份契约婚姻里,是违规的。

 

 

“公爵大人,我有话要对你说。”宫野志保站在门边,双手紧张地摸着衣角。

 

“坐下说吧。”

 

他难得直接放下了手头的工作。

 

“我……违反了契约。”

 

“什么?”

 

“我,背叛了自己说过的话。”宫野志保心一横,“我感觉我爱上公爵您了。”

 

“这样啊,”工藤新一看着他,“那你该接受惩罚。”

 

“是的,请您惩罚。”

 

“我想,就罚你这辈子都别离开我吧。”

 

“大人……”

 

他走过来抱住她,“我等你这句话很久了。”

 

“我从来没说过,你爱上我,就离婚吧。”

 

“契约里没有这一条哦。”

 

宫野志保方才意识到自己早已进入男人的圈套。

 

 

09

 

工藤新一一开始单纯的只是觉得自己需要找个人结婚,而宫野志保正好送上门来而已。对于他来说,女人更像是工具和附属品。

 

改变这个想法第一次,是看见宫野志保那个,孤注一掷的,令人无法拒绝的眼神。

 

鬼使神差的,他答应了那份荒唐的契约婚姻。

 

至于什么时候爱上宫野志保,许多年后的工藤新一想起来,或许是在婚礼上。

 

她穿着婚纱,款款朝他走来。

 

那是他未来的妻子,他孩子的目前,他余生的伴侣。

 

这是生平第一次心动。

 

而这第一次,也注定了未来的千千万万次。

 

/』夏天就是要喝可乐 # # #abo
!”令和的福尔摩斯抱头鼠窜。     05   “南,喝可乐吗?”   “喝饱了……哎呦。”   江户川南挨上了结结实实的一脚。   “毕竟夏天就是要喝可乐啊。”   一直在想的信息素...
『CA/』有江户川南就够了 # # #工藤一 #
自己的帽子扣在了头上。“还是这样好看。”   “工藤。”   “嗯。”   “我们恋爱吧。”   “这话该我来说。”     03   江户川南和,工藤一和,进入了甜蜜的...
/』今天的工藤一也在努力做个好男朋友 # #
?”   “我想把南交到她手上啊。”毛利兰温柔一笑,摸了摸少年人的头。   把工藤一,交到手上。     ,年22岁。   待就业,如今作为伴娘正站在台柱后看着毛利兰的婚礼。   那是天使...
『CA/』回首之处 # #名侦探南 # # #江户川南 #工藤
清楚离开的原因。   成为?   别开玩笑了,有什么好的?   有阿笠博士,有平凡的人生,有少年侦探团,有——江户川南。   工藤一苦恼的抓了抓头发。   但这一次...
『CA/短篇』drama # # # #
带有咸味的海风,回过头去,目光里已是冰冷一片。“我,和你工藤一之间,从来没有我们。拥有我们的是江户川南和,希望你搞清楚了。”   “你这个女人,真冷血。”工藤一苦笑,头发被海风吹得...
「CA/」未竟少年时 # # #
。”   ,或者该说,带上耳机,耳边是婉转的女生唱着“You are the only one.”   “你想去哪里?”   身旁一个人坐了下来,挡住她窗户外边的阳光。逆光下她眯了眯眼,这才看...
/」一梦千秋 # #
……这是我一个朋友,叫……”他停了片刻。   “。”   摘下面纱,清浅一笑。     05   “不知小姐要如何治疗一?”   “少侠身患癔症,是因心魔。我能做的唯有替少侠放血,先...
/』结婚这件大事 # #
眉毛蹙得 比天高。   “可是我选不出来了。”工藤一委屈的把脑袋蹭到怀里,像极了讨好主人的大型犬。   一旁舔爪子的小看见,摸摸撇开了目光。   哦,忘了说,小是工藤一养的猫,冰蓝色瞳孔...
【单人向】Miss Lonely # #
。后来她拉着她的手说:“谢谢你,小。”似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她从来就不是什么sillygirl。祝福了她,真心的。   婚礼结束两天后她就走了,新婚的夫妇去机场送她,工藤一拍拍她的肩膀...
/律师今天胜诉了吗? # #
咬耳朵,“一直盯着人家看干什么。”   工藤一不好意思地收回目光,不自在地咳了两声。   将目光从案发现场移到两个人身上,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她挺直脊背,稳步朝两人走来,向工藤一伸出手,“工...
】Anniversary # # #江户川
作者:Fëanor   #名侦探南 #工藤一 # #同人文     明明还不到夏季火红的太阳就已炙烤着大地,和上个星期整周的雨水比起来,即使是烈日也充满幸福。     对着...
】Proposal # #名侦探南 #
作者:Fëanor   #江户川南 # #工藤一 # #同人文 #同人文       “工藤老弟,这次又多亏了你啊!”目暮警官从米花大饭店出来,转身向工藤走去,“终于又一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