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哀/新志』论女人会不会影响出刀的速度 #灰原哀 #宫野志保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渺渺

 

年下电竞选手工藤新一×年上战队经理宫野志保

ooc预警 全文9k+

前言:因为某渺不太会玩LOL,所以游戏背景是王者荣耀……不喜勿入

无奖竞猜:工藤新一的决赛赢了还是输了?

 

00

他从来没那么害怕过失败。

 

坐在他身边的服部平次敏锐的发现他的手在抖。

 

“工藤……?”

 

他目光涣散,没有焦点。

 

仿佛这一次输了,他就会失去全世界。

 

竞赛室外是观众嘈杂的声音,他扫过去,一眼就看见了她。

 

一个人,安静地坐在观众席前排。其他人都在大声呼唤着、举着灯牌为自己喜欢的队伍加油——只有她,没有任何动作,就只是将目光放在了他身上,珍重而又充满信任。

 

“工藤,输了也没关系。”

 

他读懂了她唇齿间溢出的话语。

 

四目相对,他静下心来,握紧手中的鼠标。

 

“输有什么好怕的。”他将目光扫过每一个队友。他们对他点头微笑。

 

“不过……我们一定会赢。”

 

 

01

 

“您好,工藤新一先生。”一颗小巧的录音笔放到了他面前,工藤新一垂眸盯着那支笔半晌,也没拒绝,修长的指节在手表上点了点,示意自己时间有限。

 

安室透看见这番动作,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心里却将工藤新一骂得狗血淋头——“就一个小孩子装什么霸道总裁,现在的电竞选手都这么豪横的吗?”安室透想起自己的女同事听说采访的对象是工藤新一时那个花痴的样子,摸了摸下巴,觉得大概面前的人确实有豪横的资本。

 

“对于获得S20赛季的总冠军,斩获共11次MVP,请问您有什么感想?”

 

“我会继续努力地,谢谢各位的支持。”

 

安室透巴眨了两下眼,“这就没了?”但他还是面带微笑:“好,谢谢工藤先生。那么下一个问题……”

 

工藤新一百无聊赖地盯着地面,一边回答着安室透的问题,一边时不时看一眼手表,虽然脸上没有不耐烦的表情,但那双冷若冰霜的眸子已经透露出他的不耐烦。

 

“那么下面是最后一个问题。”

 

听到这句话,工藤新一总算调整了自己的坐姿,准备回答完这个问题就赶紧离开。

 

“众所周知,工藤先生以女粉丝居多,那么她们最关心的问题是——您心中理想的女朋友类型。”

 

果然……工藤新一腹诽了一句,然后看着安室透微笑:“女人只会影响我出刀的速度。”

 

安室透听见这个回答,觉得既是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都快赶上欧亨利式结尾了。他默默地“哼哼”两声,心里期盼着哪个女神从天而降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收了,一边又吐槽工藤新一明明玩的是法师位,出什么刀……

 

哦,名刀。

 

采访就在安室透这样复杂的情绪中结束了。

 

没想到,“预言家”安室透一语中的。

 

真的有女神从天而降了。

 

 

02

 

“宫野经理,以后就麻烦你多多照顾这几个孩子了。”赤井秀一对她鞠了一躬,宫野志保侧身让开了——“别,让姐姐知道了指不定说我作威作福又欺负你。”她在“又”这个字上微微加重了语气,顺便斜睨了某人一眼,换来面前的人灿烂的微笑,说不清是诚恳还是幸灾乐祸。“这是他们的资料。”

宫野志保颔首,收下资料,“那麻烦你安排时间见面吧。”

 

“放心吧。”

 

宫野志保从来没带过战队,她之前是学医的,跟战队经理的职业八竿子打不着边。

 

实力很强?才怪,她的段位卡在钻石就没上去过了。

 

她叹了口气,所以她到底为什么接受了这份差事?

 

思前想后,脑子里浮现出来父亲的笑容。

 

好吧,谁让这是自家的战队。资本的力量驱使宫野志保弃医从电竞,毕竟她不能看着自己家亏钱。

 

至于赤井秀一——他跟赤井明美有三个月的蜜月——想起这件事宫野志保就忍不住眯了眯眼。这是度蜜月吗?他们去的是月球还是火星?

 

饶是心里诸多不满,她还是翻开了战队选手的资料。

 

黑羽快斗:19  位置:ADC,擅长英雄:伽罗、鲁班、孙尚香 

白马探:21    位置:上单 擅长英雄:橘右京、芈月、铠

服部平次:19  位置:辅助 擅长英雄:张飞、牛魔、大乔、蔡文姬

世良真纯:20  位置:打野 擅长英雄:镜、露娜、百里玄策

工藤新一:18  位置:中单 擅长英雄:貂蝉、诸葛亮、不知火舞

 

她仔细看完每个人的位置介绍、打法分析、团战输出等数据,最后将目光落在工藤新一那一行字上皱了皱眉。

 

数据很好,但听说太过自我?

 

合上笔记本,她带上金丝框眼睛,决定会会这几个“网瘾少年”——没有贬低他们的意思。

 

世良真纯大咧咧的躺在沙发上,丝毫不顾及作为战队内唯一一个女孩子的形象——虽然她平时也会偶尔奶两句话,比如——“我今天声音是不是很奶?毕竟声音越奶,杀人越狠!”一旁的黑羽快斗和服部平次正在用魂斗罗pk,时不时瞥向门口一眼。

 

“新一还没回来啊。”

 

“你们来听听这个。”坐在电脑前不知捣鼓什么的白马探终于开口——“工藤怕是又要上热搜了。”

 

“已经上了。”世良打开weibo,看见热搜榜NO.1:“工藤新一:女人只会影响我出刀的速度”几个人看见这条热搜纷纷捂脸,顺便透过指缝看见了黑着脸下楼的赤井秀一。

 

“工藤新一呢?!”

 

好巧不巧,工藤此时刚刚好迈入基地的大门。看见主人公一出场,几个人齐刷刷的转头盯着他,目光复杂,

 

“发生什么了?”当事人表示啥也不知道。

 

“我让你好好上个采访,你都回答了啥?!”

 

“哦,这个啊,那个主持人实在是太烦了。”说完,另一个办公楼里的安室透突然感觉脊背发凉,打了个喷嚏。

 

“那你也不能乱说话!”赤井秀一脸上的表情让每一个人都相信下一秒如果可以,他一定会活扒了工藤的皮。

 

“这不是什么坏事。”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宫野志保露出无奈的神色。

 

“怎么不是坏事了……公关很麻烦的——更何况这小子需要公关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了解过了,工藤先生的粉丝群体中女性占比56%,他这番话基本上隔绝了恋爱的理由,女粉丝反而会放心。之于男粉丝?他们不是冲着你的脸和你的人来的,而是你的技术。作为一个电竞选手,技术过硬才是最根本的。”

 

听到宫野志保这么说完,赤井秀一陷入沉思。倒是这些小少年,见到这个让自家领队陷入沉思的女人都睁大了双眼,仿佛见到了什么外星生物。

 

“不介绍一下吗?”

 

“哦……”赤井秀一看了一眼难得发话的工藤新一,“这是你们的经理,宫野志保。”

 

“你们好。”茶发美人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等一下……宫野这个姓好耳熟啊……”服部平次摸了摸下巴,一副深沉有心机的样子。一旁的黑羽快斗像是看见傻子一般用手肘戳了戳他——“你是不是练傻了——老板姓宫野啊!”几个在沙发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齐刷刷地坐了起来,眼睛里闪着星星,带着崇拜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女人,争取给“富婆”留下一个好印象。站在门口静静观察的工藤新一耸了耸肩,心想原来是自家小老板。他摇摇头,“八点训练室集合。”

 

“今天不训练了。”站在楼梯上的宫野志保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冰蓝色的眸子里出现作为管理者的不可抗拒的眼神。工藤新一听见这话难得的停下了脚步,眸子眯了眯,露出些许不满的神色。“今天出去聚餐,我请大家吃火锅。”

 

“好耶!”世良真纯飞奔上楼去收拾东西。

 

“阿探……”

 

“干嘛?”白马探嫌弃地看了眼往自己这里凑的黑羽快斗,“我怎么感觉宫野经理和工藤他之间有点不对付?”

 

“你想多……”白马探抬眸,看见楼上楼下对视的两个人,目光算不上仇视,也算得上半个如临大敌。他把“了”字咽了下去,推了一下黑羽快斗,“我们还是上去收拾一下吧。”

 

几个人前脚后脚地都上了楼,就剩工藤新一和宫野志保没动。

 

“刚刚……多谢了。”说完,他撇开脸,似乎有一些不自在。没想到他会向自己道谢的宫野志保愣住了,随即笑了出来,微不可闻但还是传进了工藤新一的耳朵里,少年红了耳朵。

 

瞥见他红了的耳朵,宫野志保收住了笑容——“那我就收下你的道谢了,不过没想到,工藤君意外的——纯情啊。”

 

某人落荒而逃。

 

 

03

 

“干杯!”几个人坐在热气腾腾的火锅面前,举起手中的杯子碰了一下杯。

 

“之后就由我来负责照顾大家,还请多多指教。”宫野志保站起来,朝着大家鞠了一躬,导致旁边坐着的工藤新一酒杯没拿稳,差点撒了。直起身的宫野志保云淡风轻地瞥了他一眼,笑了笑没有说话。不得不说,宫野志保是典型的混血儿,皮肤白皙,鼻梁高挑,冰蓝色的眸子在平时怎么看怎么高冷,但此时一笑,却又多了另一股风情。几个小破孩子哪里见过这种美人——平日里那些小网红统统被比了下去——顿时都直勾勾地盯着看。坐在宫野左手边 的世良在一种羡艳的目光下光明正大甚至是颇为得意地靠上了自家经理的手臂,让几个男孩子咬牙切齿好不羡慕。

 

宫野志保笑了笑,也没有反感世良的靠近,反倒亲昵地捏了捏她的鼻子,“你看过了,你上赛季的成绩不是特别好,回去给我练露娜和玄策,把胜率练到80%。”

 

“啊!”世良瞬间苦了脸,“80%这……根本不可能嘛。”

 

“他们输了可以说是打野菜,但你输了你就是真的菜。”

 

看上去温柔的经理小姐姐其实是魔鬼——这是被伤透了心的世良最近一条朋友圈。

 

其他人夹菜的手微微一顿,然后默默收了回去。随后宫野志保又将目光放在了小黑皮身上——“服部平次对吗?”

 

低头吃菜的服部一顿,赶紧放下筷子点头——“是的,小姐姐。”

 

“明天开始练东皇太一,要练到能当c打的哦。”

 

“打算用poke阵容碾压对面?”工藤新一来了一句。

 

宫野志保点了点头,目光中透露出些许赞赏。

 

“说起来经理,你是打什么位置的?”他微微凑近了些。其余几个人也都好奇的凑过来。宫野志保一顿,“我是全能型选手。”

 

“哦?”工藤新一微微一笑,“什么段位呀,要不回去一起来场排位?”

 

“不了。”

 

“怎么,嫌弃我们?”工藤新一有凑近了两分,笑容里带着几分揶揄的味道。

 

“我喜欢打中单,这不是抢了你的位置吗?”

 

“没事,我可以打辅助。”工藤新一微笑。

 

宫野志保想象了一下国服中单给自己打辅助的样子,突然脊背发凉,摇摇头:“不了,我段位太低,打不了。

 

“你不是喜欢打中单吗?我可以帮你打。”

 

感觉自己怎么都逃不过的宫野志保沉了眸子,随后夹了块肥牛塞进工藤新一嘴里,“好啊,我先谢·谢·你·了。”

 

工藤新一被这动作撩地耳朵发红,机械性地嚼了两下将口中的肉咽了下去。

 

好像有点好吃?

 

不对,不对劲。

 

纯情小少年突然反应过来,他好像又被人撩拨了。但任凭他再怎么费力去吸引旁边的人注意力,她也没有再给予过他半分眼神的偏离。

 

“对我有什么要求吗?”黑羽快斗看见吃瘪的工藤新一——不知为何有几分幸灾乐祸,于是凑上前去,却被一句轻飘飘的话堵回来——“你只要别再用你的虞姬给对面送人头我就心满意足了。”

 

大型犬的耳朵耷拉了下去。

 

没办法,谁让他上次拿虞姬开局打了个0-3,被对面的打野按在地上狂殴,就差被载入史册了。

 

他讪讪一笑,偷偷用手肘了肘白马探,示意他给自己救场子,没想到身旁的人早就跟新来的经理小姐姐碰杯话家常去了。

 

哦,差点忘记旁边这个人也是个混血,还是放着嘉业不继承跑出来打游戏的混小子。

 

“经理对我没什么要求吗?”

 

宫野志保听见这话认真的想了想,歪过头:“有啊。”

 

“悉听尊便。”

 

“每天睡到八小时。”

 

工藤新一:???

 

某大型犬拿饮料的手一抖,委屈的耷拉了耳朵,像是没有得到主人的宠爱,又碍于面子不敢表现的太明显,看着倒是让人啼笑皆非。

 

算了。

 

思考片刻,他决定乖乖按照经理说的做。

 

谁让她是经理呢。

 

 

04

 

S20的季后赛如期而至。

 

这段时间众人可谓是过的有苦有甜——小老板,也就是经理姐姐大手一挥,所有人每天苦巴巴的边喝牛奶边打胜率,一边又十分快乐的接受了经理姐姐减少直播时长的决定。

 

工藤新一打开宫野志保的王者账号,对着那惨不忍睹的中单战绩愣了愣,嘴角刚要扬起,被旁边的人的眼神活生生压了下去。

 

“你要是敢笑,今晚就喝草莓牛奶。”

 

“是——”他故意拖了个长音,“经理大人。”

 

打开英雄池,看了眼,他突然改变主意,对着背后的人露出一个谄媚的笑——“经理大人,求包养。”

 

原因——英雄池里面那明晃晃的武则天的倪克斯神谕和海洋之心闪瞎了他的眼睛。

 

工藤新一这人没什么毛病,就是在皮肤上抠门,嘴里嚷嚷好久想买倪克斯神谕,一直没舍得剁手。宫野志保“哼”了一声,嗤之以鼻。

 

“好好打,给你买。”

 

“好嘞!这就给您打上王者。”

 

旁边去冰箱里拿牛奶的世良真纯听见这话摇了摇头,嘀咕两声“人为财死,工藤新一连尊严都没了”。却不料旁边的宫野志保一字不差的全部听进去了。

 

“世良。”

 

“怎么啦志保姐姐。”

 

“没什么我给你请了对面极凰的打野,叫什么来着——哦,pot,一会单挑。”

 

“啊!我不要,我打不过他呜呜呜呜呜呜……”

 

可惜,反抗无效。

 

听见世良真纯的哀嚎,服部平次缩了缩脖子,感觉背后一股凉意,他的手突然不抖了,玩东皇太一的技术突飞猛进——宫野志保无意间走过瞥了一眼,表示很满意,还给他点了盒小龙虾,看得黑羽快斗羡慕死了。

 

这样,poke 的组合算是练出来了。

 

前面几场北极星战队都毫无悬念的打赢了。

 

到八强,遇见了老对手PCG。

 

PCG跟北极星的渊源大概要从黑羽快斗跳槽开始——所以每次跟他们对上,上路基本自动放弃。结果这次让PCG众人没想到的是——黑羽快斗一上来就锁了虞姬。他们以为这人真放弃了,也就毫无压力的决定入侵对面野区。

 

事实证明,PCG天真了点。

 

黑羽快斗魔鬼训练了整整半个月的虞姬,早就将虞姬的二技能用的出神入化,更何况对面还是老对手。你了解我,我就不了解你了?

 

开局两分钟收下第一个人头,抢了个河蟹,中路支援带了对面中路一塔,又跟世良一起抢了对面一个蓝。这一波顺风节奏打出来,PCG直接蒙了,毫无悬念的被斩落马。

 

半决赛,遇见了极凰。

 

极凰的打野pot是圈子里的老人了,国服第一打野,是世良真纯的偶像——既然是偶像,作为粉丝的世良从来没打赢过他。

 

但这次出乎意料,pot带着自己的红来刷对面的蓝,被草丛里的东皇太一一吸,妲己一个二一连招直接带走,连对面打野的影子都没看见。

 

视野一转,自己的蓝没了。

 

郁闷了半天的pot只好发了句“干得漂亮”。

 

趁着他复活,对面的露娜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进了他的野区,拿走了他的蓝。再看一眼对面的蓝——在中单身上,惹不起。

 

郁闷的裴擒虎走在野区,又被一吸,然后一套带走。

 

Pot:……

 

!妲己和东皇最烦了。

 

于是,pot赢来了职业生涯中打得最憋屈的一场比赛。

 

 

05

 

工藤新一打完比赛,从座位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目光落在最前排的经理人身上。

 

宫野质保的大数据名不虚传。

 

他笑得小心内敛,却还是被熟悉的对友瞧去了这春风得意的样子。

 

“工藤……收敛点。”白马探拍了拍他的肩。

 

他不解地蹙了蹙眉。

 

“别老盯着宫野经理笑得春暖花开。”

 

他一愣,揉了揉眉心,片刻后又不放心的抬起头问:“很明显?”

 

旁边的四个人点点头。

 

“我……”

 

“多大点事,”服部平次勾住他的脖子,“工藤新一能有什么坏心眼呢,最多是想泡我们的美女富婆经理姐姐罢了。”

 

被说穿心思的小少年意思意思红了耳朵,引起身旁一堆人的哄笑。在外面的宫野志保看着他们笑得如此开心,有些不解,但转念一想,也就叹口气随他们去了。

 

然后,比决赛率先来临的,是宫野志保的生日。

 

鉴于宫野夫妇在外开会,赤井夫妇在外旅游——被落下的宫野志保决定拉上一群小少年一起出去吃一顿好的,权当对他们决赛的鼓励了。这么想着,谁料一到基地,灯光全暗,不知道的还以为基地的电闸坏了。

 

她没注意,脚下一个踉跄,撞进某人的怀中。下一秒,世界突然亮了起来——灯被打开了。

 

“生日快乐——”世良真纯手捧着蛋糕,白马探站在开关旁,黑羽快斗叼着玫瑰,服部平次拿着礼花,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干了点什么。

 

你问工藤新一?

 

他忙得很。

 

忙着用两只手圈住他的心上人,让她安安稳稳的倒在他怀中。

 

难得的,宫野志保红了脸。

 

其余的人看见这幅光景,拖着长音齐刷刷站远了一点。

 

他知道她一定是害羞了,所以贴心的将她扶好,小声地在她耳边说了声“生日快乐”。只可惜,他说话时,嘴唇有意无意的碰到她的耳垂,让她撇开头,一时不敢去看他。

 

宫野志保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撩拨了。

 

“今天,我请客,海底捞加小龙虾。”

 

“好哎!”一阵欢呼。

 

“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加入。”门外站着的男人神色莫辨,凉薄的语气让人微微一颤。看见宫野志保回眸,他终是咧开一个笑:“志保,好久不见。”

 

宫野志保站在那里,半晌,摸了摸刘海,笑了下:“好久不见,Gin。我都不知道你回来了。”“我来陪你过生日。”他走上前,俯视她。“你最爱的红玫瑰还有……Gucci新款的包包。”说这话的时候,他没有看着她,反倒是眼神环视了一圈。宫野志保也没客气,收下包包放在沙发上:“既然来了就一起吃个饭再走吧。”

 

“我以为你会愿意与我共进烛光晚餐。”

 

“我不记得我们是能共进晚餐的关系,我的前·男·友。”她咬牙切齿的慢吞吞说出那三个字。随即,后面五个人落在他身上的目光突然变得充满敌意,就像是争夺心爱的玩具的孩子。

 

心爱的玩具。

 

他默不可闻地哼哼两声——“还真是贴切的比喻。”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打扰了。”他弯下腰,执起她的手落下一吻。“再见,我的小姑娘。”

 

宫野志保看着他离开,才长舒一口气。原本语气中的兴奋与雀跃都咽了下去——“走吧,我订了位置。”

 

其他人不敢多问,唯有工藤新一眯起狭长的眸子,神色恹恹,盯着宫野志保。可惜,她明明感觉到这股逼人的目光,却权当没看见。

 

坐在海底捞里,宫野志保还是神色如常的替众人夹菜,问候,俨然一副知心大姐姐的样子。反观其他人,倒是心事重重。这一幕落在宫野志保眼中,多少有点好笑:“你们在这沮丧个什么劲,前男友嘛,很正常。”

 

转念一想,面前这几个18、9岁的孩子估计还没谈过什么恋爱,也就将满肚子的不合时宜咽了下去。

 

“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

 

工藤新一知道自己的语气不好。没办法,他很生气。

 

“阿拉?什么表情?”她装傻。

 

“明知故问。”

 

她被他的咄咄逼人逼迫得有些许不耐烦——“工藤君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不是说——女人只会影响我出刀的速度吗?”她将他语气模仿得惟妙惟肖,让人听了便忍俊不禁。望着笑趴在桌子上的队友。工藤新一咬牙切齿,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哎……”服部组织不及时。

 

算了,酒壮怂人胆。

 

这不,工藤新一一把抓住宫野志保的手腕,将她往外带。

 

“你干什么?”

 

“跟我走。”

 

 

06

 

周边是海底捞的包间,欢声笑语,一刻不停。

 

这家店不够细致——连厕所转角处的灯坏了都不知道。

 

这么暗,要是发生点什么,该怎么办呢?

 

宫野志保红着眼眶,被夹在墙壁和男人中间,这么想着。

 

他似乎发现了她的走神,决心要惩罚她——于是更加用力的咬住他的嘴唇,将呜咽声从她的喉咙中拖出来,有一点一点吞之入腹。

 

片刻钟后,工藤新一退了出去,顺便稳稳扶住腿软了的宫野志保,将她往怀里一带。显然,他的经理姐姐还没反应过来。

 

通红的耳朵,白皙的脸颊染上绯红,还有微肿的嘴唇。

 

“你……”她颤颤巍巍地开了口,“你才多大,不是说女人只会影响出刀的速度吗?怎么干起这事来……”她声音越来越小,“一点都不含糊。”

 

她的话取悦了他,他慢慢笑开了,连胸腔都在震动,“我啊……早就在脑子里演练了好多遍。”

 

这话一出,某人的脸更红了,且有慢慢向脖子蔓延的趋势。

 

他垂眸,不再逗她。

 

“我喜欢你。”

 

少年呼出一口气,认认真真的表白。

 

“你认真的?”

 

他点头。

 

“我可是你老板。”

 

他点头。

 

“我比你大7岁。”

 

他点头。

 

“我……”

 

“再多的理由,也无法阻止我爱你。”

 

宫野志保垂眸。

 

“所以你……愿意吗?”

 

“愿意什么?”

 

“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等你拿到了季后赛的冠军,我就答应你。”

 

 

07

 

工藤新一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所有的计策都没能用上。

 

他第一回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起计谋都像是小儿科。

 

他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好几天了。

 

“志保姐姐,他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当世良第18次这样来问的时候,宫野志保终于耐不住性子了。

 

“我知道了,我去看看。”

 

“他不会有事吧?”

 

“如果这样就把他打倒了,那他就不是工藤新一。”

 

他没锁门,宫野志保转动门把手,一下子就进去了。

 

“工藤君?”他没开灯,夜晚视力不太好的宫野志保皱起眉头,开始摸索机关,却不知道,黑暗中的那个人抬起头,睁开眸子,像是黑夜中潜伏的猎豹看见猎物一般,露出嗜血的目光。

 

工藤新一一把拉住她的手,一手揽住她的腰带着她倒了下去。

 

两个人双双倒在柔软的床铺上。

 

下一秒,铺天盖地的亲吻袭来。

 

她知道他心里不舒服,也没阻止和反抗,就这样耐心地让身上的人亲吻着,一点一点抚平他炸起的毛。

 

他终于离开她的唇——她以为一切结束的时候——他往下动了,沿着她的脖子细细亲吻,像是饿了一个冬天的狼拖着白天鹅的脖颈在雪地中划出一道血痕,点点滴滴。

 

宫野志保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手不自觉攥紧身上的人的衣服。

 

所幸,他停了下来。

 

“下次,我一定会赢的。”

 

少年落下保证。

 

宫野志保含着笑,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

 

“我会拿下这赛季的冠军,然后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他问得小心翼翼。她被他这样的语气——像是讨着吃糖的小孩子——弄得有些眼眶发红,一时哽咽。

 

半晌,她低低地应了一声,“愿意的。”

 

 

08

 

对面坐着的是季后赛的冠军,FNG。

 

这是一只由三位国内选手和两位国际选手组成的职业性国际战队。

 

对面的中单,Gank,作为这赛季空降的选手,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当今中单法王。

 

季后赛,工藤新一惨败给他。北极星也与冠军失之交臂。

 

“工藤?”

 

比分已经1:1了,进入到了最后一局,也是最关键的一局。

 

他从来没那么害怕过失败。

 

坐在他身边的服部平次敏锐的发现他的手在抖。

 

“工藤……?”

 

他目光涣散,没有焦点。

 

仿佛这一次输了,他就会失去全世界。

 

竞赛室外是观众嘈杂的声音,他扫过去,一眼就看见了她。

 

一个人,安静地坐在观众席前排。其他人都在大声呼唤着、举着灯牌为自己喜欢的队伍加油——只有她,没有任何动作,就只是将目光放在了他身上,珍重而又充满信任。

 

“工藤,输了也没关系。”

 

他读懂了她唇齿间溢出的话语。

 

四目相对,他静下心来,握紧手中的鼠标。

 

“输有什么好怕的。”他将目光扫过每一个队友。他们对他点头微笑。

 

“不过……我们一定会赢。”

 

 

两个队伍从竞赛室出来,相互握手致意。

 

“打得很漂亮。”Gank对他微笑:“你是一个可敬的对手。”这大概是Gank能做出的最高评价了。

 

工藤新一回礼,“你也是,期待我们的下次交锋。”

 

“希望能看见一个不一样的你。”

 

“当然,因为我不会再输了。”他咧开嘴笑了。

 

从颁奖台上下来,工藤新一就低着头,耷拉着耳朵灰溜溜地走到宫野志保面前,头都不敢抬。宫野志保看见她这幅样子,仿佛看见了大型犬低着头,耷拉着耳朵,半垂着尾巴的模样。

 

“对不起……我又输了。”

 

“哎……果然”宫野志保摇摇头。

 

“那我们的约定……”他湛蓝色的眸子有些紧张地盯着宫野志保看。

 

她俯下身来,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了他一个吻。

 

“在我心里,你就是冠军。”

 

“所以……”

 

“约定依旧有效。”她笑得很美,“我愿意。”

 

工藤新一抱住她,不再忌讳旁人的目光,俯身亲吻自己的心上人。

 

 

09

 

“我们今天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工藤新一先生进行采访。”安室透拿出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稿子——“工藤先生真是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

 

“先恭喜工藤先生拿下这次季后赛的冠军。”

 

“记得工藤先生上次来的时候曾经说过:‘女人只会影响我出刀的速度’。不知道现在工藤先生还是这么想的吗?”

 

“这句话……是有实践依据的。”

 

工藤新一笑了。

 

“女人当然会影响你出刀的速度——我这不是赢下了S21的季后赛冠军吗?”

 

他笑得有些张扬。

 

“这可是,多亏了我的女朋友。”

 

/』今天工藤一也在努力做个好男朋友 # #
?”   “我想把南交到她手上啊。”毛利兰温柔一笑,摸了摸少年人头。   把工藤一,交到手上。     ,年22岁。   待就业,如今作为伴娘正站在台柱后看着毛利兰婚礼。   那是天使...
/』夏天就是要喝可乐 # # #abo
!”令和福尔摩斯抱头鼠窜。     05   “南,喝可乐吗?”   “喝饱了……哎呦。”   江户川南挨上了结结实实一脚。   “毕竟夏天就是要喝可乐啊。”   一直在想信息素...
『CA/』有江户川南就够了 # # #工藤一 #
自己帽子扣在了头上。“还是这样好看。”   “工藤。”   “嗯。”   “我们恋爱吧。”   “这话该我来说。”     03   江户川南和,工藤一和,进入了甜蜜...
『CA/短篇』drama # # # #
带有咸味海风,回过头去,目光里已是冰冷一片。“我,和你工藤一之间,从来没有我们。拥有我们是江户川南和,希望你搞清楚了。”   “你这个女人,真冷血。”工藤一苦笑,头发被海风吹得...
「CA/」未竟少年时 # # #
。”   ,或者该说,带上耳机,耳边是婉转女生唱着“You are the only one.”   “你想去哪里?”   身旁一个人坐了下来,挡住她窗户外边阳光。逆光下她眯了眯眼,这才看...
『CA/』回首之处 # #名侦探南 # # #江户川南 #工藤
清楚离开原因。   成为?   别开玩笑了,有什么好?   有阿笠博士,有平凡人生,有少年侦探团,有——江户川南。   工藤一苦恼抓了抓头发。   但这一次...
/』结婚这件大事 # #
边缘染她好看唇形。   “再,工藤一。”   如所言,工藤一在两日后,再一次见到了她。   “她是?”   “我自己来吧。”她摘下白手套,礼貌自己手,“,这次受FBI...
/」一梦千秋 # #
……这是我一个朋友,叫……”他停了片刻。   “。”   摘下面纱,清浅一笑。     05   “不知小姐要如何治疗一?”   “少侠身患癔症,是因心魔。我能做唯有替少侠放血,先...
【单人向】Miss Lonely # #
。后来她拉着她手说:“谢谢你,小。”似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她从来就不是什么sillygirl。祝福了她,真心。   婚礼结束两天后她就走了,新婚夫妇去机场送她,工藤一拍拍她肩膀...
/】十五月亮十六圆 # #
呢?   安静包厢,只有两个人。   坐在工藤一腿上,全身香汗淋漓,基本上说不完整话。她方才知道男人平日里都在克制自己,真动起真格来,哪里克制而忍让。他像是虎视眈眈鹿肉已久孤狼...
/律师今天胜诉了吗? # #
咬耳朵,“一直盯着人家看干什么。”   工藤一不好意思地收回目光,不自在地咳了两声。   将目光从案发现场移到两个人身上,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笑。她挺直脊背,稳步朝两人走来,向工藤一伸手,“工...
】Proposal # #名侦探南 #
作者:Fëanor   #江户川南 # #工藤一 # #同人文 #同人文       “工藤老弟,这次又多亏了你啊!”目暮警官从米花大饭店出来,转身向工藤走去,“终于又一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