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我好像拯救了世界但我不知道 #五条悟/夏油杰/伏黑甚尔x原创女主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琥珀

 

五条悟/夏油杰/伏黑甚尔x原创女主。

玛丽苏有,OOC有,全员存活HAPPY END。

全文5000+

逻辑死经不起推敲。

 

 

00

 

一句话总结

 

铁直女只想游戏通关。

 

 

01

 

从黑暗里回过神,你眨了眨被阳光刺痛的双眼,生理性的眼泪溢出眼眶从沾湿的睫毛上落下。

 

又开始了。

 

已经是第十次回到这个时间节点了。

 

涩谷。

 

脑内的剧痛、眼前撕裂的伤口、血和内脏、扭曲的尸体、断肢……

 

纷繁复杂的信息涌入你的脑海,你颤抖着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急促的呼吸起来,仿佛有无数啃食血肉的虫子从肺部进入血液向心脏聚集,啃噬着颤抖着、冷汗湿透了衣服的你。

 

你最后看见的景色竟是在同行咒术师惊恐的眼神里被贯穿脑部面部扭曲抽搐的自己。

 

没有反抗能力,身体和精神已经崩坏的你再次死在了特级咒灵的领域里。

 

 

02

 

你做了一个梦。

 

你梦见了还在京都咒术高专上课的时候,你十六岁的事情。

 

姐妹交流会你因为学艺不精被追着上蹿下跳,五条家的小鬼开着无下限术式狂轰滥炸,你躲避不及挂了不少彩,在同行的校友里根本没有人能和这位大名鼎鼎的六眼无下限术式继承者过招的,更何况今年东京的同期生还有个咒灵操使。

 

“不要打美少女的脸啊!!!”五条悟逼近你之前,你双臂抱住自己的脸,惊恐地大喊起来。

 

“加茂!”在你意识到即将被打飞出去之前,呵斥如同一声惊雷炸在你耳边。

 

“是!”你一擦嘴角留着的口水顺溜地从课桌上起身,双腿并拢两手贴紧身侧站直身体条件反射性的大喊道。

 

班主任的黑脸近在眼前,一个暴扣敲在你的脑袋上,咬牙切齿地在你头上摩擦了两圈,“出去罚站!”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透过玻璃的窗户,穿过树叶枝丫的间隙,明亮的光斑落在你的身前,起起伏伏仿佛支离破碎的时间和梦境。你呆滞的站在教室门口,眼神放空。

 

“原来不是梦……?”

 

你伸手抓住路过的前辈:“前辈,我今年几岁?”

 

“哈?交流会还有一周给我作为全村的希望清醒一点啊!”

 

你回到了十六岁的时候。

 

距离交流会还有一周。

 

 

03

 

你在加茂家的这一辈孩子中并不算突出,因为你的术式虽然稀有但在平时可以说是毫无用处。

 

真真正正的毫无用处。

 

死了以后才能发动的术式,具体作用不明,大概是类似于回溯时间,唯一一位继承了同样术式的祖先死的太早导致唯二继承术式的你没有任何参考依据。

 

回溯时间所覆盖掉的原本时间线没有人记得,自然没人知道你那位祖先干过什么。

 

但是你觉得这些都根本无所谓,反正你只要混混日子到年纪了找个差不多顺眼的人结婚生子然后在儿女子孙的哭声中离世——这就是你最大的人生目标。

 

拯救世界这种事自然有英雄承担与你何关。

 

 

04

 

你的能力在一次次的叠加,每次回到过去之前累积的战斗经验并不会消失,反而会被你带回到过去的自己身上。

 

你能一次又一次从死亡中回归,能力和经验也在一次又一次的叠加。

 

这究竟是诅咒还是祝福已经无法分辨,死亡不能解脱,你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重复。

 

 

05

 

交流会照样是东京姐妹学校的表演时间,某个开着无下限术式狂轰滥炸的疯子和你记忆里并无任何不同。

 

你单人突破了众人混战,挥舞咒具砍废咒灵冲到五条悟面前,一拳打在了那张漂亮嚣张的人神共愤的脸上。

 

在被你一拳打飞之前,五条悟还是懵逼的状态。

 

他跪在地上捂着肿起来的脸,因为陌生的疼痛瞪大了眼睛,那双似乎有泪花波光粼粼的苍瞳里倒映出你更加狼狈维持着出拳姿势气喘吁吁的样子。

 

“你这怪力女是黑猩猩吗!??”

 

“切,别小看人了啊,”你大拇指抹去唇角的血,对着面前目瞪口呆甚至忘记攻击的东京高专三人组竖了个国际友好手势,“东京的混蛋。”

 

虽然你一拳打飞了对面最帅的帅哥但是京都校的大家还是被打的很惨就是了。

 

 

06

 

穿着正装被家主押着去见五条家的小鬼这种剧情在你曾经经历的十几次重复轮回里还是头一次。

 

你也只活到二十八岁涩谷事变发生的时候。

 

反反复复回溯,但敌我差距犹如天堑摆在眼前,曾经偷懒混日子浪费天赋导致你在一次次无解的死亡里无比悔恨。

 

回到十六岁的你开始疯狂学习知识,不断的实战和练习,直到交流会你那惊天动地的一拳谁也想不到加茂家一个懒懒散散的叛逆期少女突然变了个人一样成长速度突飞猛进。

 

“我想要改变命运的力量。”你郑重其事地对着加茂家家主,你血缘上的舅舅说道,“我想站在咒术界的顶端。”

 

所以站在咒术界顶端的方式就是泡到咒术界的顶端?真有你的我的好舅舅!

 

你和五条悟的视线在空中碰撞,互相看不顺眼的两人各自别过头去。

 

你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拒绝参加这种无聊的订婚,对你来说联姻什么的都无所谓,你只想通关涩谷事变结束轮回。

 

在涩谷那场混战里的五条悟呢?咒术界最强应该赶到然后解决了一切吧,没有活下来的只有你这种杂鱼罢了。

 

你低垂着眼帘思考着,手指无意识地攥紧了和服。

 

自然错过了和你面对面坐着的少年偷瞄你的神情。

 

 

07

 

咖啡厅的空调不停制造着冷气,玻璃器皿里的冰淇淋冒着白色的水汽,店门被推动,店门口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过于安逸的场景与平时打打杀杀的日常生活多少有些格格不入,尤其是乖乖坐在你对面百无聊赖地用勺子搅和巧克力巴菲的五条悟。

 

“我说,”双手撑在桌子上,将下巴靠在手掌上盯着墨镜背后的苍蓝色双眼,“这种无聊的约会你不是可以不来吗?”

 

五条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你真是一如既往的无聊,难道就不能是我想念许久未见的未婚妻了吗。”

 

“彼此彼此,信你的话不如信母猪会上树。”

 

“伏黑甚尔,你知道这个人吗?”

 

“哦。”你捻起冰淇淋顶端的草莓,“禅院甚尔?没有咒力的家伙吧,说起来他的儿子继承了‘十种影法术’,真讽刺……应该、大概、不,百分百会被禅院家带回来吧。”

 

“我要他的儿子。”

 

五条悟用“今天晚上吃什么好”的语气笑眯眯地说出这种话的时候,你手里的草莓掉在地上滚了两圈。

 

你盯着地上草莓滚落冰淇淋融化的痕迹。

 

“……你认真的?”

 

 

08

 

“所以说,这种死前托孤给仇人的家伙脑袋一定有点问题。”

 

和五条悟连手阴了禅院直毘人一把的你和硝子吐槽道。

 

平静的日子照常过去,在你准备随便结个婚——以为这辈子终于无事发生的时候,命运还是向你露出了獠牙。

 

 

09

 

你又死了。

 

满身冷汗地从床上醒来,你泄愤般锤了枕头一拳,疼痛感还残留在大脑里,仿佛下一秒就会有内脏从腹部掉出来。

 

又失败了,你眼睁睁看着五条悟被狱门疆封印,对方明显有备而来,那张脸绝对是当年死去的诅咒师夏油杰的脸,你离涩谷事变的秘密就差一步之遥,却又一次死在了特级咒灵手里。

 

你披了件衣服端着灯连夜冲到了藏书的书库,书架上都是灰尘但你根本无所谓,疯了一般的寻找记载特级咒物的书册。

 

“没有、没有、没有……”

 

手指插进蓬松杂乱的头发里,你近乎撕扯一般扣住了头皮。

 

又一卷藏书扔在了地上,书柜被你带倒在地,躺在满地杂乱无章的书籍里,漆黑的瞳仁中倒映出微弱的火光跳动。

 

 

10

 

夏油杰。

 

问题一定出在夏油杰身上。

 

只要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必须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我要去东京读书。”

 

你一脚踢爆了你舅舅房间的门。

 

 

11

 

你已经是加茂家这辈最出色的孩子。家族里无人能和你匹敌,除了术式鸡肋无用以外,你都是当之无愧的最强。

 

直到十四岁这年揍趴了家族里所有人以后翘家遇到伏黑甚尔,你记得上次的时间线里五条悟和你打听他的事,于是嘴欠问了一句“你是禅院家的人吗”的你被伏黑甚尔摁在地上暴揍,你鼻青脸肿捂着缺了门牙的嘴,冲回家对加茂家的家主、你血缘上的舅舅说了上辈子没说过的话。

 

“我要这个人,给我钱。”你面无表情地说,“不给我的话我就让发财在你床上小便。”

 

发财是你捡的流浪狗,父母双亡以后你俩相依为命。

 

现在你家又多了一个人。

 

什么?不给咒术师家族的人打工?

 

那一定是钱给的不够多。

 

 

12

 

夏天的阳光过于毒辣,午后让人昏昏欲睡,你趴在桌子上,忍不住开始瞌睡。

 

“口水流下来了哦。”

 

“啊!”

 

冰凉的触感让你从昏昏欲睡的状态瞬间惊醒,是夏油杰的手指蹭过了你的嘴角。

 

“唔……”你揉着眼睛,一脚踩在桌子上向后仰倒舒展酸痛的腰部,“好困啊,杰。”

 

“又在熬夜打游戏吗?”

 

夏油杰轻轻扶住了你的椅子,你抬头与他对视。

 

“那个游戏,我上周就通关了——”特意拉长了声音,五条悟毫无距离感的揽住你的脖子,呼吸近在咫尺,“要是给五条大人上供贡品的话也不是不能免为其难教教你~”

 

“再保持这个姿势的话我就要窒息了麻烦二位高抬贵手放过小的一命。”

 

在两人松开你——主要是五条悟单方面锁喉之后,你突然面无表情抓起五条悟的双手,盯着他的眼睛把他看到眼神闪烁开始到处乱瞟。

 

“干嘛啊你这家伙……”

 

“悟待会有空吗?”

 

“嗯?有哦?”

 

“好耶!来和我打一架!”

 

加茂·钢铁·直女·母胎solo之神·你露齿一笑。

 

 

13

 

你和五条悟在空地扭打起来,你跳起来给了五条悟一个十字剪。可能是你太用力了,直到你松开他他的脸还是憋的红红的。

 

 

14

 

五条悟发烧了。

 

硝子和杰组队出任务,照顾同窗的重任就落到了你的肩膀上。

 

换上新的冰袋和毛巾,你从五条悟嘴里抽出温度计,看着上面的数字咋舌。

 

“三十九点五度,你居然还活着吗。”

 

“嗯……因为……我是最强的……”

 

“最强所以发烧也是最强的吗!?”你一巴掌呼到五条悟脸上,男孩子的脸光滑柔软,你忍不住捏了捏,准备悄无声息的收回犯罪的手。

 

五条悟抓住了你的手,贴在了自己脸上。

 

“好冰、好舒服……”

 

蹭来蹭去地好像白色的大猫猫哦。

 

你觉得有趣得不行,于是跪坐在床边,用另外一只手去戳他的脸,结果被当场抓获。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双眼看着你,没有戴墨镜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你,阳光从窗户照进来,光影交错间你无端想到教堂里彩绘玻璃里蓝色的那块——你好像从来没有仔细看过你的同窗、你曾经的或许也是未来的未婚夫。

 

你总是在一遍遍思考如何结束痛苦的时间回溯,却忘了你的心还未遭受磨难变得麻木时,命运还没有对你露出狰狞的獠牙前,不起眼的你曾经站在京都的同窗身后,对那个人群里肆意张狂的少年有过的悸动。

 

你终于回忆起第一次死亡前你的不甘和产生不甘的理由。 

 

 

15

 

二年级的时候你的班上来了新的插班生。

 

天内理子,能看见咒灵,但是没什么战斗能力,目前正在努力地学习中。

 

你和理子非常投缘,三句话就勾搭到了一起,光速把她拉入冥冥、歌姬、硝子和你的女子会,不仅平时大家会指导她战斗技巧还会一起出门逛街。

 

“惠超级可爱的!你看这张照片!”你不留余力地和理子安利起你的侄子——虽然没有血缘关系的伏黑惠,“和老爸完全不像,又懂事又能干,上次我生病了惠给我泡了感冒药被我夸了还脸红……”

 

“哦!哦呼!超可爱!”

 

“对吧对吧!还有……”你毫无自觉地竖起手指开始数惠惠世界第一可爱的理由,却没发现理子浑身过电一般的应激反应。

 

五条悟弯下腰揽住你的脖子,拿走了你的手机开始翻照片。

 

“你这么喜欢孩子吗?”他咬着冰棍,口齿不清地嘟囔着。

 

“要是你生一个也不错。”

 

夏天的风有些燥热,风吹到你的脸上让你的脸也开始燥热起来,教室窗台上的盆栽因为过高的气温一副恹恹的样子,有白鸽落在窗台又扑闪着翅膀飞走。

 

你不用转头都能想象的出来这个人现在是一副怎样顽劣的表情,也不知道是蝉的叫声太响,还是你的心跳太响。

 

你站起身一脚踩在五条悟的脚上,趁他吱哇乱叫的时候抢回手机,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16

 

夏油杰要去偏远的村庄祛除咒灵。

 

你最近为了躲避五条悟煞费心机,此等好机会必然不能错过,于是连夜收拾行李拉着夏油杰逃离高专。

 

在那个村庄里,你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最温柔最有正义感的夏油杰会变成诅咒师。

 

在看到普通人虐待有咒力的女孩之前,在那之前一直认为强者应当保护弱者,咒术师应当保护普通人的夏油杰心里在想什么呢?

 

你不知道,你也不愿意深入去想。你拦在他面前,抬头给了表情快要失控的他一个安慰的笑容:“我不想杰去做无法挽回的事。”

 

你握住他的手,他僵硬的手指微微蜷缩,最后只是虚握住你的手。

 

随后你冷笑一声拨通了电话。

 

“莫西莫西,警察叔叔吗,这边要报警,有人虐待儿童。”

 

“甚尔,收养的手续拜托你帮我看一看,就写在甚尔的户口下面好了。”

 

你比了个划脖子的手势,用唇语对夏油杰说:

 

“给爷打”

 

下一秒最靠近你的村民被你一脚命中,受到无情的致残打鸡。

 

 

17

 

回去的路上你和杰分别握着一只瑟瑟发抖的小女孩的手。

 

由于她们两个死死握着手不肯松开,你们只能一人牵起一边。

 

“像一家人一样呢。”

 

你看着夕阳下四个人的影子并排占着。

 

“我像妈妈,杰就是爸爸,菜菜子和美美子是爸爸和妈妈的宝贝女儿。”

 

“你很喜欢小孩?”

 

“唔……有吗?”你撅起嘴思索了起来,然后左手敲右手掌心恍然大悟,“如果是杰的孩子,我一定会很喜欢的吧。”

 

夏油杰好像很苦恼的笑了起来:“你这可真是危险发言。”

 

“夏天,终于要结束了呢。”

 

这无休无止的夏日、漫长的没有尽头的时间,终于迎来了终结。

 

 

18

 

“甚尔——陪我去逛街——我要给菜菜子和美美子买衣服——”

 

你在玄关穿鞋,伏黑甚尔解开围裙揉着脖子不情不愿的拿起你的包。

 

“啊——麻烦死了,又多了两个小鬼,我可不是专职煮夫啊。”

 

“不要这么说嘛,惠多了两个姐妹不是好事吗?甚尔不是说过想要女儿吗?”你戳着伏黑甚尔的胸肌不满地嘟囔,“可恶,为什么男人的胸比我大……”

 

伏黑甚尔握住你的手,弯下腰贴近你的脸,他比你高大很多,无论是脸还是身材都给人一种野性的美感,“我说的想要女儿可不是这个意思。”

 

“是是,你说的都对,现在我们可以出门了吗?”你一巴掌推开伏黑甚尔靠的过近的脸,长时间的相处你已经习惯了这人毫无距离感。

 

“切,果然还是小女孩。”

 

伏黑甚尔抬起手理了理你的头发。

 

你转头对着浑身写满了戒备——主要是对伏黑甚尔的菜菜子和美美子笑道:“我们出门吧~小惠也一起来——”

 

美美子:“怎么办,危,夏油大人,危。”

 

菜菜子:“可恶,肮脏的大人,可恶!”

 

 

19

 

至于逛街遇到五条悟和夏油杰这种事。

 

你毫无自觉的牵着伏黑惠的手和两人打招呼。

 

伏黑惠只能假装没看见三个肮脏的男人之间的暗流汹涌。

 

惠:烦了,毁灭吧。

 

 

20

 

拯救世界——啊,等你想起来有这件的时候,好像已经不知不觉完成了。

 

世界线收束前可以先谈个恋爱吗? #X
作者:琥珀   X。 OOC预警,剧情魔改预警。 ,想写病娇没写好。前文设定沿用好像拯救世界知道  一直在改一些设定增加一部分内容因为审核太多次修改会很烦所以...
】你哭着干翻他们 # # #家入硝子 # #all你
。     笑死,无下限也挡住。       第一次见你,你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的主人公的狗死而哭完。于是他看见你红肿着眼睛,吸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你归为弱者,被...
】当你兴奋的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男神x妳 # #七海健人 # #
原因啊,当然是找到新的富婆啊。”   的话让你们面面相觑,也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这种私密的事情正常情况下应该在大家面前提起吧……   “金的名字?啊,告诉你也无所谓啊,她叫Y/N。”说着,他...
】快跑,大型双标现场 #惠 # #男神× #两面宿傩 # #骨忧太 #
作者:金を生 */惠/虎//直/宿   ver.     某知名白毛男子有天一时兴起扯下他的皮筋,试图给他扎头发     结果是从地里冒出的灵把对方差点踩进地里,两人直接打...
】糖果小姐的浪漫史 # # #
死。     迟来援救者破开帐。     “啊呀?”略微惊讶,充满遗憾的对你说“看来只能下次再来。”     他把你扔准备发动力的,将背后的刀拔出来,趁着你扰乱的招式逃出去...
】关于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这件事 # #骨忧太 # #惠 #虎杖悠仁
早上可是有任务啊!” 好像是有这么事。   来自老师:“这有个孩子想拜托你指导哦~中午过来吧顺便记得保密~wink~” ……感觉是什么好事。   来自熊猫:“骨从国外回来,她告诉你...
】情商太低怎么办? # # # #两面宿傩 #家入硝子 #庵歌姬
。”面无表情的看着。      “为什么?你是她什么人吗?”恶劣的笑一下,然后将你扯到身前,极其嚣张的抱住。      【怒气:110%】   【怒气:110...
】当他抱着你的常用物品睡着 #同人 #男神x妳 # #七海健人 # #
作者:肥宅大佬AKI   ✨ 太优秀╮( ̄▽ ̄"")╭恭喜剧场版,2季也一定要出呀~ ✨ /娜//,熟男最香,yyds ✨ Y/N=your name 正文: ...
】当你喝醉…… #同人 #男神x妳 # # #七海建人 #
作者:肥宅大佬AKI   ✨ ///七 ✨ Y/N=your name ✨ 依旧是沙雕小甜饼~~ 正文: :   “,你给听着!”一脸红yun颤巍巍的伸出手指指向坐在对面的男人...
】让他堕落吧 #梦 #惠 #男神× # # #虎杖悠仁 #骨忧太
他们吧,忧太。”   惠     0%     他知道你和还有骨的混乱关系,从来说什么,只是会淡淡地避开你     你当他是守规矩的好孩子,你更喜欢坏孩子,最好是由好变坏的坏孩子...
】是的,你们是有个孩子 #惠 #男神× #梦 # #骨忧太 #虎杖悠仁 # #
作者:金を生 */惠/虎/宿/直/   ver.     很有慈父的气质     每次见到心灵手巧给他梳辫子的儿子总有些头疼,你们的孩子比起去公园和同龄人玩皮球显然更喜欢打理他...
那超喜欢大惊小怪的哥哥● ● 男神×你 #
,便跟着离开一下。     结果谈完话一出门便看到偷听的三只小猫。     是,能和玩一块的能有多省心?     总之,事情都处理完了,虽然狠狠宰一顿,总归结果还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