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世界线收束前可以先谈个恋爱吗? #伏黑甚尔X原创女主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琥珀

 

伏黑甚尔X原创女主。

OOC预警,剧情魔改预警。

黑化女主,想写病娇没写好。前文设定沿用我好像拯救了世界但我不知道 

一直在改一些设定增加了一部分内容因为审核太多次修改会很烦所以重新发。

全文4k

 

 

00

“你知不知道两个快要淹死的人还要拉在一块只会死的更快。”

“那就淹死好了,和你一起也不赖。”

 

同坠地狱吧。

 

 

01

倘若人生重来过你会怎么选?

这个问题放在以前或许你只会敷衍了事——没可能的事情为什么要去想。

 

但当真的被给予这样的机会的时候,你是想和丧家之犬一样死去,还是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你的术式能够通过死亡回溯时间,具体时间不可控制,因为连你也不知道下一次睁眼会回到哪个时间点,你能从死亡中回归,能力和经验也在一次又一次的死亡中叠加。

 

你本该在二十八岁那年的涩谷死在特级咒灵的手下,被贯穿心脏、被斩首、被捅穿肺部……在重复了第十次涩谷事变以后,精神崩溃状态下你的术式突破了极限令你回到十多年前。

 

突破极限的状态是回到十四岁,但是一般你最多只能回到十六岁。

 

第三次回到十六岁。

精神几近崩坏的你在众人面前抄起剪刀捅了自己的喉咙。

 

你是加茂家这辈最优秀的孩子。

每个人都感叹着你的天赋多么惊人,只有你自己知道所谓天赋究竟是用什么换来的。

 

是反反复复的死亡和邻近崩溃的精神,每晚依靠药物才能挣扎入睡。

 

你总结反复尝试接触五条悟和夏油杰最后还是失败告终的经验,这次你没有选去东京读书。

你选择了最方便的京都校,毕业以后能直接凭借裙带关系一跃进入咒术界高层。

 

只要利用好情报优势,一切都会是你的囊中之物,妨碍你的人就让他消失。

你拥有最强的咒术师杀手伏黑甚尔。

 

这个你唯一一次回到十四岁的时间点遇见的男人。

这年你揍趴了家族里所有人以后翘家偶遇伏黑甚尔,你毫无还手之力被伏黑甚尔摁在地上暴揍。

你鼻青脸肿捂着缺了门牙的嘴,从加茂家现任家主那里拿了钱扔到他面前。

 

“够不够包养你,不够我再拿。”

如果富婆不是十四岁,小白脸应该会更满意。

 

 

02

就算决定走玩弄权术这条路,你的进程也并不顺利。

 

又一次进入死局的你当机立断对着自己扣下了扳机。

 

你的意识逐渐回笼,适应了黑暗的你缓缓睁开双眼,光线有一些刺眼。

旁人眼里你只是在书桌上趴着小憩,只有你知道你的死亡名单上又增加了谁的名字。

 

你直起身子后靠在椅子上,一只手捂住了眼睛,仰起的脖子纤细苍白轻易就能折断,泪水不断从指缝里溢出,濒死的痛感还残留在你的大脑里。

 

只要精神不崩溃你就能一次次的重来。

所以你一定会赢到最后。

 

“甚尔,我有事拜托你~”

你对着你的猎犬说道。

 

 

03

加茂家大宅内的会议室。

室内安静无声,倘若针掉在地上都能被听的一清二楚。

 

端坐在高位的人两指缓缓转动茶杯,底下两排依次面对面跪坐着的是加茂家的心腹,帘子遮挡住了不怀好意看向她的视线,那人轻笑道:“别这么安静啊,各位。”

“商量如何把我取而代之的时候也是这样一言不发吗?”

“那可不行,快说一些什么嘛,比如说如何割掉头砍下手脚剜掉眼睛……之类之类的?”

 

“实际上,今天请各位来也没什么大事啦~”你点了点嘴角,仅仅是扯动脸皮一般夸张僵硬的表情,恶意似乎要从你愉悦的口吻里溢出,“只是请你们去死而已。”

 

话音落下那刻,靠近你一方的座下众人尸首分离。

其他人反应过来想要逃跑,都被一刀贯穿了咽喉倒在原地。

 

你掀开帘子踏过一路的血和尸体,愉快的样子仿佛是出门郊游的途中。

 

最后一个挣扎着向屋外爬去的人被伏黑甚尔贯穿了脚踝,你认出来了——他是你父母曾经交好的挚友,从小看着你长大。

但是他也曾经利用信任杀死过你。

虽然现在的时间点他还没有做出那样的决定。

 

“呀~这可是巧啊,叔叔。”你贴近对方的脸,他惊恐的目光让你感到新奇,“真奇怪,你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呢?你可是杀了我一次呢。”

 

“把他的眼睛挖出来,我不喜欢他的眼神。”

 

血溅到了你的衣角发梢,你恍若不觉。

伏黑甚尔注视着你的脸,素白的一张脸年轻而干净,他把血涂在你惨白的嘴唇上,你抿唇尝到一股铁锈味。

 

“顺眼多了。”

“恶趣味。”

 

 

04

又一次,你剧烈喘息着从噩梦中惊醒。

你的手被紧紧握住,这种感知让你从窒息般的濒死感中找到真实,渐渐适应黑暗的双眼看见了抓住你的男人。

伏黑甚尔。

 

你轻轻回握住他的手。

男人的手宽厚温暖,还有常年握武器磨出的茧,并不如养尊处优的人那样光滑柔软,但最能给人安全感。

 

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又梦到被杀?”

“被斩首。”你的另一只手也握住了伏黑甚尔的手,“好疼啊,为什么会这么疼呢?”

 

“能把剪刀捅进自己的喉咙的人居然怕死吗?”

“真讨厌,都说了那是无意识的行为。”你用脸颊蹭了蹭他的手,才发现自己的脸颊冰冷潮湿——你已经在梦中哭过了。

 

“甚尔会一直陪着我吗?”

“你给的了钱的话。”

“陪我下地狱也行嘛?”

“活着或者死,怎么都无所谓。”

“我果然还是最中意甚尔了。”

 

小疯子。

伏黑甚尔垂眸看你,你们之间少见的温情时刻大概就是如此了,男人俯下身,亲吻你的嘴角。

 

无处容身心灵破碎的两人只是在人生的某个时刻相遇了而已,或许以后也仅此而已罢了。

 

 

05

树叶打着转落到池塘里,明明不是食物鲤鱼却误以为是食物挤成一团争相去抢夺。

 

你望着池塘里的鲤鱼出神,你正和血缘上的舅舅,即加茂家的上一任家主坐在一起喝茶。

算是你为数不多的从文件里解放出来的难得的温馨时刻。

 

“禅院家的那几个孩子是你杀的吗?”中年男人用仿佛在问“今天是不是下雨”一般的语气询问着你。

 

“当然啦~”你像个炫耀自己的娃娃多漂亮的小女孩,用骄傲的语气说着不同寻常的话,“除了甚尔还有谁能做的这么干净?”

 

“那接下来是五条家?”

“不,先放一放,我要先吞并禅院家。”

 

“年轻人的时代,我已经老了啊……”他叹了口气,那双明亮的眼睛旁也有了不少细纹,“看你的样子就想到了我年轻的时候。”

 

“您还很年轻呢。”你吹捧道。

 

“不,我已经老了,老到都开始回忆自己的人生了,我也曾经为了追逐权力不择手段放弃了一切,我的良知、我的青春乃至我爱的家人,然而权力燃烧的却是我的灵魂。”

“或许你追逐的并不是你真心想要的东西,你已经拥有的才是。”

 

“不要后悔哦。”

他老神在的说道。

 

“不会的哦。”

你笑眯眯地回答。

 

06

随手扔到一边体检报告的被男人从一堆散乱的文件里捡起。

 

“太过依赖助眠药物可不是好习惯,继续这个剂量这样下去你三十岁就会脑死亡吧。”

 

你一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轻敲打桌面:“没关系哦,体检报告这种东西不看就好了,我很健康。”

 

 

07

“甚尔~他们居然在背后说你是我的看门狗,真是太有趣了!”

“那你现在被狗压着在做什么呢?我的大小姐。”

 

 

08

“说起来,要对五条家下手的话,先要把五条悟杀了吧。”

 

你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看向沙发上看电视的男人。他正开了一罐啤酒,闻言抓了抓头发。

“那就杀了,反正最近接了个私活,一道顺路杀了就行。”

 

“还有一个咒灵操使,不过对甚尔来说肯定不是问题吧~”

 

“知道了——”

 

 

09

你接到了昨天还和你打诨插科说着话的男人的死讯。

 

他死前在想什么呢?

 

你差点没认出来他破破烂烂的尸体,不过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一个脑袋上有着奇怪缝合线的男人找上了你,告诉你可以协助你杀死五条悟和夏油杰。

你因为多次死亡而模糊的记忆里还没有忘记过这个缝合线。

夏油杰的头上也有过,而你并不觉得这是巧合。

 

你甚至来不及为了一个男人的死痛苦和难过,你简直兴奋的要为之颤抖起来。

 

你从未如此接近真相。

原来夏油杰和五条悟并不是摆脱死局的关键。

原来缝合线脑袋才是。

 

 

10

血。红色的血。

几乎铺满了整个地板的血。

 

这么多的血是从哪里来的呢?

你恍惚间想着,直到腹部的剧烈疼痛拉回了你的神智。

 

原来从是你的身体里流出来的。

 

“真可惜,你原本还挺好用的。”造成你致命伤口的男人惋惜地说道,“为什么要去调查不该知道的事情呢?”

“这么多年居然都没有被发现,我差点也被你摆了一道,不过还好,这具身体我就收下了,真是感谢你,把加茂家发展的这么壮大,比我在的时候还要强大的多,而且只听你一个人的话。”

“伏黑甚尔死了真是太好了,不然我还没有自信一击必杀。”

 

“晚安,小姑娘。”

 

无数次将你包围的死亡再次降临之前,“伏黑甚尔”这个名字让你清醒了一瞬间,你笑了起来。尽管因为深可见骨的伤口无法动弹,呼吸牵动的每个瞬间都是凌迟般的痛苦,但却从未有任何时候如此畅快。

 

只要他进入你的身体就会读取你的记忆,你先前放置在身体里的咒具满足发动条件就会从脑部开始毁坏你的身体,他也会死去。

 

“是我……”

是我赢了。

 

终于敲落了命运獠牙的你本该心满意足地陷入无尽的黑暗,或许是因为失血太快手脚冰冷,有那么一瞬间你无比渴望温暖。

 

曾经有一双手总是能抓住你、把你从噩梦中唤醒,你有多久没有正常的入睡过了呢?

分不清楚是真实的死亡还是虚假的噩梦那刻,就是从他死去的那晚开始吧。

 

权力、金钱,真正得到以后的滋味也不怎么样。

 

你以为得要爬得比谁都高,就能把命运踩在脚下,你忘记了你本来只想抓住自己的命运,被命运反复玩弄的人最后选择了玩弄别人的命运。

 

多讽刺啊。

 

因为濒死失去焦点的双眼缓缓闭合,随之而来的是久违的强烈的疲惫和困倦。

 

等到下一次睁开眼。

下一次可不会再让你这样轻轻松松就离开了。

 

 

11

从黑暗中睁开眼的瞬间,生理性的眼泪溢出眼眶从沾湿的睫毛上落下。

你动了动手指,因为被紧紧握住所以完全不能动弹。

 

原本在病床边打盹的男人睁开了眼,对上了你湿漉漉的双眼。

 

“什么啊,这个眼神。”他用大拇指抹去你的眼泪,“直接拿剪刀捅喉咙的时候不是很能干吗?”

 

“一副被我欺负了的样子。”

“啧,别哭了,你又没死。”

 

 

12

你,十六岁JK,目前正和丧偶带一子的小白脸绝赞同居中。

 

厨房烧饭做菜的男人有着宽松的居家服和围裙也遮不住的好身材,和健身房养出来的为了哄女人开心的肌肉根本不是一个档次,而你真实清楚着这肉体有多么适合杀戮。

 

你摸了摸喉咙上的绷带,对面对面坐着的黑发男孩露出了一个友善的笑容。

男孩有些腼腆,不过你不在意。

你不清楚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还好你还没忘记。

 

这次先把那个混蛋脑花宰了吧。

你看着伏黑甚尔忙碌的背影笑容甜蜜一本满足地想道。

 

 

我馋爹咪身子,我下贱!

 

】我好像拯救了世界但我不知道 #五条悟/夏油杰/x
作者:琥珀   五条悟/夏油杰/x。 玛丽苏有,OOC有,全员存活HAPPY END。 全文5000+ 逻辑死经不起推敲。     00   一句话总结   铁直只想游戏通关...
【禅院直哉x你】推能和同担拒否的厌猫猫在一起?(篇) #
作者:ミカドド   -禅院直哉x你 -太子爷反穿,152被真希妈捅心脏濒死穿到了现实世界,变成了一只猫然后被你捡了家 -推+梦 -有后续(。)   推能和同担拒否的厌猫猫在...
【禅院直哉x你】推能和同担拒否的厌猫猫在一起?(后篇) #
作者:ミカドド   -禅院直哉x你 -太子爷反穿,152被真希妈捅心脏濒死穿到了现实世界,变成了一只猫然后被你捡了家——然后在篇里发现自己变了人,这里是后续。 -卖猪失败只好养猪 -带...
】和包养的男人填婚姻届也可以 # #
,也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异类。   “所以,你也是?”你消化着这些足以颠覆你原来世界观的信息量,看着这个连嘴角的疤痕都那么恰到好处的男人问道。   他没有立刻回答,赛马比赛结束后...
】退役师杀手会梦到jk老婆 #x
作者:琥珀     x你 OOC属于我 婚后文学(?)逃家大小姐不会梦到师杀手 番外篇     00 “每个女孩都会幻想以后自己嫁给什么样的人吧,所以十八岁的我在想什么才会嫁给一个满脸...
x你】可以喜欢你,惠 #
什么好的,而且还是不良。 可他们也都打不过惠,所以都是悄悄说的,你只是一笑而过这些窃窃私语。 因为情侣一事看起来是真的,足以堵上悠悠众人的嘴。   你身边的同学还是很好奇,跟不良校霸恋爱是种...
】当你兴奋的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男神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 #夏油杰
原因啊,当然是找到新的富婆了啊。”   的话让你们面面相觑,也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这种私密的事情正常情况下不应该在大家面前提起吧……   “金的名字?啊,告诉你也无所谓啊,她叫Y/N。”说着,他...
】回响 #x
。”     05   “即使没有力好歹可以看见灵,从四级师开始做起也没关系。去参加师等级评定吧,是我好不容易求来的机会……”   禅院扯起嘴角,露出带点嘲讽的笑:“然后一辈子看人脸色...
】你哭着干翻了他们 #五条悟 #夏油杰 #家入硝子 # #all你
作者:酆泽漆   ※“你”:泪腺发达+共情能力强 ※全员存活he师共存的平行世界线 ※剧情小白逻辑混乱       (一)     你爱哭是整个灵界都知道的事。     因为你不仅...
】情商太低怎么办? #五条悟 #夏油杰 # #两面宿傩 #家入硝子 #庵歌姬
——你们在约会?”她露出一暧昧的笑容。     “早安,酒花小姐,用脑子想想就知道这是不是了。”     ?     关系不是很好么?绝对会被骂吧。挑眉。     “哎呀,说话还是太冲了呀木...
】糖果小姐的浪漫史 # #夏油杰 #五条悟
不能来了。     当时真就以为他跑到别处了,直到在界的“朋友”和你说天与缚被六眼杀掉了。     当时第一想法是:他有吃完那袋糖果?       (三)     你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离别的人...
】逃家大小姐不会梦到师杀手 #×你
作者:琥珀   ×你 师杀手×师家族逃家大小姐 想了想还是改了标题,感觉一个怎么看都不满意。 OOC预警 全文7k 爹咪太香也太难写了我泪目   时间设定在惠妈死后,爹咪入赘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