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五条悟 #乙骨忧太 #夏油杰 #伏黑惠 #虎杖悠仁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琥珀

 

全员性转

All你 主乙骨

男女均沿用原名因为我他么的真的取名苦手。

欧金金就是日语谐音的小OO。

被夹了重发。

想要红心蓝手和评论15551

 

 

00

你一觉醒来长出了欧金金。

 

 

01

双腿间诡异的触感使你瞬间清醒过来。

 

你没有摸错,确实是欧金金。

而且你还晨O了。

 

你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用脸猛击手掌尝试清醒失败的你连滚带爬从床上摔到了镜子前。

 

镜子里黑发凌乱有几分病态的纤弱少年瞪大眼睛看着你,你伸手去掐自己的脸,镜中人也掐自己的脸,你们同时吃痛地松手。

 

一马平川的胸部。

两腿之间存在感极强无法忽视的欧金金。

你瞬间瞳孔地震。

 

你大概。可能。确实。变成了男人。

 

停止思考的你本能地摸过滴滴作响的手机打开锁屏。

不是粉红色的HelloKitty主题,但是这密码又确实是你的手机。

 

置顶的邮件来自禅院真希:“你不会又睡过头了吧,今天早上可是有任务啊!”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来自五条老师:“我这有个孩子想拜托你指导哦~中午过来吧顺便记得保密~wink~”

……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来自熊猫:“乙骨从国外回来了,她不让我告诉你,你千万别说漏嘴啊。”

……

果然是在做梦吧。

 

你躺回床上,双手合十放在小腹上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02

被人从床上捞起来的你条件反射用大腿缠住对方的腰,禅院真希试图扒拉你失败以后涨红了脸大喊:“给我醒过来啊你这家伙!”

 

发了好一会呆,你才反应过来你现在似乎挂在一个陌生男人身上。

单马尾。公主切。上挑的眼尾眼神凌厉。身材高挑。黑色的制服一丝不苟。

你涣散痴呆的眼神逐渐变为震惊:“是你吗!神田优!”

 

“是真希!神田优是谁啊!你这家伙又给我睡过头!”

 

你露出了如梦似幻的笑容:“什么啊……原来是真希啊……不对!你怎么变成男人了啊!”

“……”真希对智障面露怜悯,“我本来就是男人啊。”

 

“木鱼花?”

在门口探头的娇小白发少女歪了歪脑袋。

一缕长发被风抚动蹭过小巧的鼻尖,她没忍住瘙痒打了个超级小声的喷嚏。

 

啊这!实在是过于可爱了,这心动的感觉莫非就是爱神的箭瞬间射中的感觉吗?

你面带满足的笑容捂着心口安详地倒下了。

然后你被真希提溜了起来。

 

 

03

“你这家伙怎么回事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禅院真希劈碎咒灵的头骨,轻巧落地,收刀入鞘。

 

你抬起头看他,男体真希属实身高拔群,长长的马尾垂落下来,眼尾上挑更显得凌厉,他像历史剧里走出来的美少年。

 

你仔细思考着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狗卷走到你身边拉了拉你的袖子。

 

你从口袋里掏出润喉糖递给狗卷棘,少女眨巴眨巴紫色的双眼,或许是错觉吧,你总觉得女体的狗卷棘眼睛好像更大一些。狗卷拨开糖纸,把糖果含进嘴里,小巧的舌尖舔过糖果的边缘,把脸颊顶得鼓起一小块。

像小仓鼠一样。

 

“没睡好吧。”你最后只这么说道。

不知为何在场两人都露出了了然的表情。

 

 

“说起来,真希。”

“怎么?”

“你晨O的时候都怎么办?”

“闭嘴啊你这家伙别在棘面前说这种事情啊!”

 

 

04

“猜猜我是谁?”

你被捂住了双眼,女性温软的身体贴近你的后背,湿润的呼吸吹拂在你耳边激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味道甜美的香水混合着奶油的香气,你甚至不用猜就能想到是谁。

 

“五条老师,你的欧派顶到我了。”

你早知道五条悟此人童颜巨O只是你没想到他女体也童颜巨O。

 

你面前的美女简直是可以直接上红毯走秀的女明星级别。

身材高挑火辣偏偏长着一张无辜的脸,好像把你逼到桌角的人并不是她。她白色的长睫微闪,温柔时如同白鸽敛翅,此时苍蓝的双眸动也不动地含情脉脉注视着你。

而你清楚知道他疯起来的时候眼神有多冷酷无情。

 

五条悟翘了翘嘴角慢慢凑近你,你盯着她形状堪称完美的嘴唇正想开口问她唇蜜什么色号,门口的动静突然吓得你一激灵瞬间从旖旎的氛围里清醒。

 

粉橘色短发的少女瞪大了双眼、饱满可爱的脸颊微红。

堪称社死现场。

 

“……那个,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你的眼神逐渐失去高光。

 

 

05

少女名叫虎杖悠仁。

本来生活在普通人的世界,某一日误食了特级咒物成为了两面宿傩的容器。

被宣布了死亡的少女不知道什么原因复活,目前为了躲避上层的耳目在地下室练习如何控制咒力。

 

五条悟喊你过来的原因很简单,你是完全的近战派,适合指导虎杖悠仁如何使用咒力强化身体战斗——实际上如果不是你一拳能把咒灵从天上锤到地下十米,从你纤细的身材完全看不出来。

 

虎杖是运动型的元气少女,体能好得离谱,光论身体素质你并不如她,但是她缺乏战斗经验,一根筋的攻击方式瞬间被你找出破绽。

 

你一脚把虎杖悠仁撂倒在地,将她双手反剪,膝盖顶住她的后背使她再次动弹不得。

 

“你的咒力不仅可以用来进攻,也可以包裹住身体进行防护。”

你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替她整理好凌乱的衣襟。

 

少女垂眸认真听着你的指导建议时不时点头,一翘一翘的短发上沾到了棉花,你低头看地上刚刚被你条件反射一拳打烂的咒骸,若无其事地移开了视线。

问起来就说你不知道好了。

 

你凑近虎杖,伸手去拿她头上沾着的棉花——你靠得太近了,虎杖有些不自在的后退。

“别动。”

 

可靠的前辈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少年皮肤白皙的脸近在咫尺,瞳孔中满是她一个人的影子,虽说理想型并不是纤细美少年这一款,但是虎杖的脸还是莫名有些热。

 

你伸手摘掉她头发上的棉花。

 

“你生病了吗?”

一脸正经的前辈凑近她,撩起她的额发,冰凉的额头贴住了她的。

 

 

06

虎杖被派遣了任务,你闲下来跑到训练场围观二年级训练一年级新生。

除了你已经见过的虎杖,今年还有两位新生。

 

一位是你先前就认识的伏黑惠。

黑发的少女侧头躲过真希的攻击,双手并拢结印,黑色的大狗从影子里逐渐凝聚成型,抵挡住了真希的第二次攻击。

过于单薄的身体被制服包裹的严严实实,裙子偶尔扬起露出黑丝包裹下形状优美的小腿。

 

是贫乳呢。你心如止水的想着。

伏黑惠突然打了个喷嚏,一时分神被真希撂倒在地。

 

你若无其事地看向钉崎野蔷薇,和你身高相仿、茶色短发的少年被熊猫抡起来转圈,完全没有反抗余地只能气急败坏地让熊猫放他下来。

 

“别走神。”

手臂被对方的手肘一击震得发麻,你瞬间败下阵来。

你的对练对象是夏油杰。

实在不是你定力不够,完全是女体夏油老师在你的xp上疯狂跳舞的缘故。

 

黑长直的高挑美人胸大腰细,狐狸一样的眼睛细长,和狗卷棘一样都是紫色,唯独他看人带三分冷意偏偏看你又多了点妩媚,还有股说不出来的气质。

 

美人一脚踩在你胸口上,似乎是在疑惑你心不在焉,她弯下腰看你,黑发自胸口垂落,薄唇微张正要开口询问。

和美人面对面贴贴实在太刺激,你心如擂鼓、色迷心窍抱住美人的长腿用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大喊:“女王大人!请使劲踩我!”

 

真希面露惊恐转过头来对你做闭嘴的动作。

你不明觉厉地一回头刚好看见纤细的忧郁系美人从熊猫身后走出。

好巧不巧正是刚回国的乙骨忧太。

 

你曾经和乙骨忧太告过白这件事在高专里都不是秘密。

那是在里香解咒之前的事了。

 

腼腆忧郁的少年面露愧疚拒绝了你,你笑着和他说没关系,晚上却在宿舍里抱着被子偷偷哭了好久。

 

你万万没想到换个性别,你居然好死不死也和乙骨忧太告白过,而且同样被她拒绝。

难怪真希、狗卷和熊猫总是对你露出奇怪的表情——现在你的告白失败对象就站在你的面前。

 

倘若时间倒流你一定不被美色冲昏头脑。

 

 

07

你和乙骨被派去协助虎杖悠仁。

 

七海建人所遭遇的不明的人形咒灵似乎有改造人类的能力。

这位金发混血美人令人印象深刻,看起来非常冷淡不好相处但实际上是可靠又温柔的年上大姐姐,实力也非常强劲。

她会感到苦手的人形咒灵绝不是泛泛之辈。

 

你申请协助任务,没想到乙骨也在协助之列。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你越不想见到一个人的时候就越容易见到。

 

这边世界的女体乙骨忧太和你所在世界的男体乙骨忧太似乎没太大不同。

你观察着这位看起来温柔又柔弱的美人,乙骨也在不留痕迹地观察着你。

 

你变了很多。

就像成长的蝴蝶破茧而出,你变得自信又闪耀,被同伴所信任、受人喜爱,和第一次见面时有些阴沉的少年完全不一样了。

但是没关系,你只会是她的东西。

倘若蝴蝶要振翅而飞,那就折断他的双翅。

 

虽然想着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但是乙骨却对你露出了善意的笑容。

你挠了挠发热的脸颊,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己没出息。

 

 

08

你躺在高专医务室的床上。

 

就算有特级咒术师乙骨忧太在,为了保护无关人士你仍然被特级咒灵关进了领域。

 

名叫吉野顺平的少女向你不停地道谢,你一向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只能对红着鼻子抹眼泪的少女说了好几遍“没关系”。

家入硝子借口你要好好休息,让虎杖带着顺平先走。

 

你对这位救你于水火中的校医道谢。

眼下青黑仿佛几日没睡、气质有些颓废的青年无所谓地摆了摆手:“你也别总是胡来啊。”

 

“是,下次不会了。”你因为给他增加了工作任务感到心虚,可靠的大人并没有再说什么指责的话,留你一个人躺着休息。

 

 

09

从你发现身边的人都变了性别以后已经过了一周。

你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办法回去了,开始思考是否要对大家坦白情况。

你最先告诉的人是乙骨,没有别的原因,仅仅因为他是你第一个看到的人。

 

面容秀美的少女先是瞪大了眼睛,随后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我建议你先不要告诉别人。”

“为什么?”

“因为如果知道可靠的前辈或者信任的学生突然变了一个性别,大家都会觉得不自在的吧?如果有一天换回来了,大家相处可能会有些起来尴尬,特别是真希和野蔷薇。”乙骨将耳畔散落的发丝挽到耳后,“而且,生活上有什么不便也可以拜托我,先保持这样如何,再过一段时间看看吧。”

你本着信任可靠的同学的原则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本来是这样的。

但是自那天以后乙骨和你越发亲密了起来,甚至会在所有人面前主动挽住你的手臂。

 

乙骨对你说大家都是女孩子没有关系,你看着她小鹿一样湿漉漉的眼神完全找不到拒绝的正当理由,于是你们亲密到你的学妹伏黑惠都发简讯悄悄问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

 

你发觉似乎有什么不对,但是近战派草履虫一样简单直白的大脑里完全想不明白其中的问题,于是你自暴自弃放任自流。

 

你们出任务形影不离,甚至会去游乐园一起坐摩天轮,去电影院看电影,有时候乙骨会来你宿舍喊你一起打游戏,连真希都不再擅闯你的宿舍了,只能拉着野蔷薇到处跑。

 

有一日乙骨带来了酒。

当你捂着宿醉后疼痛欲裂的大脑,转头看见衣衫不整的自己和乙骨躺在一起的时候——你仿佛看见了世界毁灭的前兆。

你想着是醒来的方式不对于是双手合十放在小腹上安详的躺下企图从这个诡异的色迷心窍的梦中醒来。

 

可能是真的太累了,你的睡意慢慢涌上来。

 

 

10

醒来的你摸着自己的欧派和消失的欧金金喜极而泣,一转头看见衣衫不整的男体乙骨忧太和你躺在一起。

……

真不愧是我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啊!

你捂着脸想。

算了,毁灭吧。

 

突然感觉男体视角应该也很有意思。

 

】让他堕落吧 #梦 # #男神× # # # #
他们吧,。”       0%     他知道你和还有的混乱关系,从来不说什么,只是会淡淡地避开你     你当他是守规矩的好孩子,你更喜欢坏孩子,最好是由好变坏的坏孩子...
」蒙眼猜男友play # #狗卷棘 # # # # #
,稳稳当当的交于手中。   “记得打轻点,小孩受不住。”老师还细心的叮嘱老师句。   “???” 老师你不干这样的啊!!!   Ver.+狗卷棘   手机里叮咚叮咚的响...
】是的,你们是有个孩子 # #男神× #梦 # # # # #甚尔
,觉得人与人之间终究是有很大差异的,——所以你决定今天由他做家务     可怜巴巴地看着你,你假装没看到     “反正精力很旺盛嘛。”     他,眼睛亮得闪     等你反应过来...
】戒断反应 # #狗卷棘 # # # #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狗卷棘 ★ooc有。每个你是不同个体,欢迎自行代入。 ★在学校玩不到手机产生的小脑洞。短,发完 ★越到后面越跑题()   戒...
】暧 昧 万 岁 # # # # #梦 #
打情骂俏,,你给老子好好吵架。”   ver.     获得特权进入男生宿舍打游戏,尽管在看来更像是种折磨     躺在地板上的和他几乎被垃圾淹没     “这些是零食...
】醋 淹 东 京 #梦 # # # # #
原作者:金を生 *吃醋烂梗 */直/宿   ver.     和逃课去甜品店买情侣套餐被逮住     从班主任办公室罚跪出来,一眼望见把眼睛笑没的     硝子用着赞美...
】高专女生深夜竟被轮流威胁?! # # #两面宿傩 #
。   失德教师抽什么风?怎么加上小号的?   你拿手机的手微微颤抖,想想还是不敢乱。   你往下翻着,接着是头像为白两个狗的人的消息。   :   【知道你是把她灌醉拿她手机发...
】他们夏天的降温秘诀 # # # #两面宿傩 #
被欺负过一样,有些惊讶地看着你,好半天欲言又止,终于说出来句软绵绵的话:   “……欺负病号。”   他过身就装睡。         夏天偶尔会去看他打球,抱着毛巾等他,看他在球场上的...
关于相亲对象是暗恋对象 #男神X你 # # #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狗卷棘 # *是关于相亲的he小甜饼     //          比闹钟更先唤醒你的是嗡嗡震动的手机...
GB】你们的清晨● ● 两面宿傩● ● 七海建人● ● 同人
原作者:饴糖   ABO世界观 妹A男O 内含//两面宿傩/七海建人// 看个乐子就好 ooc           “老师——”         周末他总是被你温柔...
征募灰姑娘(/梦) ,狗卷,,宿傩,
捏紧拳头撂下句“不干”气冲冲跑走。     第四个是。   他边朝你走进边回头看远去的:“怎么,被拒绝所以跑宿舍偷偷哭去吗?” 他看你:“要不要去安慰他一下...
】快跑,大型双标现场 # # #男神× #两面宿傩 #甚尔 # #
原作者:金を生 */甚/直/宿   ver.     某不知名白毛男子有天时兴起扯下他的皮筋,试图给他扎头发     结果是从地里冒出的灵把对方差点踩进地里,两人直接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