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再见,怪物小姐 #真人x恐男症咒术师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琥珀

 

真人x恐男症咒术师

送给我超级超级喜欢的EP!

神仙面前班门弄斧了

注意避雷。重要的事强调。

泥塑有。有一点血腥描写(算吗?)

ooc沙雕甜文。文笔正常拉胯,勿代入逻辑思考。

阳间真人,勿刷biss梗

怪物的心里也会留出一点温柔吗?

表达的爱意却又不是爱,不知道写出来这种感觉没有。

 

 

00

 

你被特级咒灵缠上了,救命。

 

 

01

深夜的东京街头。霓虹灯光照不到的街角,被穿着花衬衫烫着飞机头的不良少年里外围住的少女后退了一步。

 

“一个人闲逛很无聊啊,陪我们玩玩嘛~”

 

“是啊,姐姐的欧派这么大,肯定交过不少男朋友吧?”

 

身穿高中生制服的少女始终低着头一言不发,其中一个起哄的不良正要伸手去拉扯,与此同时少女抬起的手也伸向他——

 

“食我泷泽萝拉哒!”

 

最靠近的不良青年突然被外力一提,重重砸向地面,其他不良反应不及被一棍子戳了出去,重击下失去反抗能力。

 

你一脚踩在不良的脸上,使劲碾了两下。

 

jk抬眼看你,戴着口罩的缘故看不清楚面孔,只在凌乱的长发间露出一双微微泛红的眼。

 

你见高中生妹妹楚楚可怜,心中母爱瞬间泛滥,脚下更用力地踩:“可爱的妹妹是你们这些臭男人能欺负的吗?”

 

“防狼喷雾给你,以后不要一个人走夜路。”你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替她把前襟崩开的扣子系好。

 

你有要事在身,于是匆匆告别。

 

Jk好奇地摇了摇手里的防狼喷雾道了谢,语气轻快地同你说再见。

 

 

02

 

见义勇为的第二天,你在同一个地点见到了正在到处游荡男性咒灵。

 

脸上有着古怪缝合线的咒灵熟稔地和你打招呼:“我们又见面了呢?噗呃——”

 

你抽出咒具抡到他脸上:“草!男人,打!”

 

“等……”对方被你一套无缝连击打懵,生死关头脑内灵光一闪,在你眼前大变活人。

 

于是你举着棍子对着地上楚楚可怜的美少女半天下不了手:

 

“你们年轻咒灵不讲武德——”

 

 

03

 

“如果我犯了罪法律会惩罚我而不是让我大半夜出完任务碰见不良调戏jk然后见义勇为。”

 

硝子问你:“所以究竟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是见义勇为吗?”

 

“是JK吧。”

 

硝子拿手术刀的手法熟练平稳,冷静地噶掉了不知名尸体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

 

你,28岁,家住在东京都千代田区永田町一带,未婚。在职一级咒术师。工作制是比996还要不人道的007。不抽烟,不喝酒。睡前喝一杯温牛奶并辱骂某五条姓教师三十分钟到一小时不等,决不把疲劳和压力留到第二天,医生都说你很正常。

 

是的,除了恐男以外一切正常。

 

众所周知,禅院家盛产天与咒缚。

 

说来惭愧,你没有遗传到禅院家天与咒缚的强健体魄,却不知道从哪个旮沓里遗传到了恐男。

 

参加奥运会的梦想无情破碎,只能做个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007咒术师。

 

咒术界阳盛阴衰,出任务的搭档大致都是男性,导致你极其不想出任务,天天跑到硝子这里想学技术转到后勤。

 

“放弃吧,你又学不会反转术式。”五条悟长腿一伸,占据大半沙发,你冷笑一声,开口嘲讽他学会了也治不好蛀牙。

 

于是你们又像高专时期那样斗起嘴来,直到硝子在烟灰缸里捻灭烟头,拿出锃光瓦亮的手术刀,你们才迫于奶妈的威严不得不乖乖闭嘴。

 

通常你会自觉和男性保持122cm以上的社交距离,非必要时刻绝不开口和男性交流,但五条悟是例外,因为他和你之间存在的距离是“无限”。

 

作为你唯一能正常交流的男性,高专时期的你们关系却极其恶劣,当时的五条悟还没法全天保持无限,一时疏忽忘记在你面前关闭了咒力于是被你一脚踹中,你荣登高专榜首成为第一个踹中五条悟的人。

 

“越来越不想和男人说话了,最近在考虑学习手语。”事后硝子拿鸡蛋敷在你一圈青黑的眼睛上,你狗仗人势,对隔壁床的五条悟咧嘴一笑,比了个国际友好手势。

 

 

04

 

任务中你救下了一个小男孩。

 

受到咒灵惊吓的男孩嚎啕大哭,辅助监督联系他的父母到达前由你暂时照顾他,你手足无措间看见街边卖气球的小贩,于是带他去看气球魔术。

 

小男孩拿着你送他的腊肠狗气球抽抽噎噎,一旁的特级咒灵托着下巴蹲下观察人类幼崽:

 

“人类的幼崽真奇怪,这么低劣的拟态明明一点也不像,一眼就能看穿嘛——”

 

你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等……真人!”

 

在男孩惊恐的视线里,真人漂亮的手指开始扭曲伸长、逐渐拧巴成了腊肠狗的样子。

 

好不容易哄好的。

 

你面无表情,下一秒男孩的尖叫穿破耳膜。

 

草。

 

 

被逼上梁山的你只好求助于麦当劳的儿童套餐。

 

变小的真人和小男孩排排坐好,面前是一人一份的儿童套餐。两双小短腿在你眼前晃来晃去。

 

真人托着腮,异色的双瞳在小男孩稚嫩的脸上显得格外圆润可爱。

 

“不害怕年幼的男性人类,却厌恶成年男性人类,这种特定的恐惧情绪让我非常的好奇。”

 

你顺走了真人面前你就差这一个集齐全系列的儿童套餐玩具,为了掩饰自己因公徇私的行为你决定做点好事,于是倒打一耙问道:

 

“咒灵有味觉吗?”

 

“没有哦,不过我可以有~”

 

“咒灵吃下去的食物会正常排泄吗?”

 

“需要消耗咒力进行分解,分解以后变成少量的咒力。”

 

“你好奇人类的极限在哪里吗?”

 

“?”

 

你迅速塞了他一嘴的油泼辣子圣代。

 

 

05

 

你注意到咒灵在好奇不同精神状态的人。

 

他就像个新生儿,带着纯粹的恶意和天真在学习人类,学会如何更像人类。

 

有时他会粘着你好几天,有时又人间蒸发,据他所说除了你以外他还有很多正在观察的人类,你是他观察最长久的那一个。

 

你听到这句话时右眼皮直跳,讪笑半晌回他一句:“我谢谢你。”

 

周末你休假在家准备出门,身正条顺青春靓丽的jk站在门口正要按门铃,这次他把胸变小了一些,不至于崩掉扣子,高高扎起的马尾下露出的一节脖颈白腻,发丝随他侧头的动作没入衣领蹭过纤细的锁骨,黑丝过膝袜卡在大腿上勒出些勒痕。

 

美少女真人双手合十:“今天请和真真子约会吧!”

 

你:“你是去人类社会学习xp系统了吗?”

 

美少女对你俏皮地wink,你关上门,走到镜子前面无表情地试了一下wink。

 

妈的不会,输了。

 

拉开门,你面对真人期待的眼神。对方再次对你发动可爱攻势,你残血再起不能被KO。

 

“好吧。”

 

 

06

 

鬼屋前排队的情侣腻腻歪歪。

 

“呜呜,亲爱的我好怕。”

 

“没事宝贝!我会保护你的!”

 

真人饶有兴趣地观察了一会儿,转头对你说:“你怕鬼吗?我会保护你的!(棒读)”

 

你噎住:“我比较怕工作人员被你吓到。”

 

前脚刚心如止水地从鬼屋出来,后脚他就拉你去拍大头贴。

 

你:“我们搞点古怪的吧。”

 

可爱的真真子点了点嘴唇:“你确定吗?”

 

“一直拍可爱的也拍腻了。”


“食我无为转变啦——”


他把你半个脑袋放进了嘴里。


“噫——口水好恶心!”

 

你拿着洗出来的一叠照片陷入沉思。

 

咒灵不能被照相机拍到对咒术师来说是常识,可你完全忘记了这一茬,于是洗出来的大头贴上只有你一个人犯傻的样子。

 

但是真人完全不在意这些,他拉着你大街小巷地乱窜,你看着五彩缤纷的招牌有些不确定地询问:

 

“你知道这是做什么的地方吗?”

 

真人乖巧地眨了眨眼睛,你才发现他离你很近,纤长的浅色睫毛像绵密的雪、像风卷起的海浪扫轻柔过你的鼻梁。

 

“陪我进去吧~呐啊~”

 

可恶,真可爱啊。

 

微乎其微的反抗毫无效果,你被他拉进了美甲店。

 

事后他举着亮晶晶的手指递到你面前,你在他的狗狗眼中败下阵来:“很好看。”

 

天色已晚,夜晚城市的霓虹灯光暧昧迷离,雨水从天上零星降落,怪物小姐背对光怪陆离的城市街头,飞驰而过的车灯明灭间,他是那块照光不进的阴影。

 

“平时咒术师见到咒灵都会追着祓除,为什么咒术师小姐很自然就接受咒灵的生存方式?”

 

“咒灵和人类本来就是世界的一体两面而已。”

 

“你觉得咒灵产生的原因是什么?”

 

“怨恨、恐惧、嫉妒,”你抬头看街头的灯牌,倒映在瞳孔里是一片破碎的星光,“也许还有爱。”

 

真人伸手碰了碰你的指尖。

 

所谓的“爱”,会令人类男女互相碰触时的灵魂颜色明亮不已。

 

为什么你不一样。

 

搞不明白啊。

 

 

07

 

“花御花御~快看我的美甲~”

 

“……?”

 

“漏壶,看见我的美甲了吗~你有吗?”

 

真人凑到漏壶面前,被点名的咒灵莫名其妙地问他那是什么。

 

“啊!漏壶是黑色的,好狡猾,不过没有我的好看~”

 

“夏——油——”

 

 

08

 

“真人,你有弱点吗?”

 

靠在沙发上看书的真人和你对上视线,他眨了眨眼,竟然有点孩童似得迷惑。

 

“我不知道哦,你自己来找找看?”

 

他在你面前划开了自己的肚子,牵着你的手在里面摸索,你摸到温热的血和内脏,和人类过于相似,手拔出来全是黏黏糊糊的血渍。

 

“……我可不会反转术式。”

 

他忍俊不禁:“你是不是忘记我是咒灵了?”

 

“你洗地毯。”

 

真人露出一副“你怎么这样”的委屈表情,见你毫不心软,于是又饶有兴致地问你:

 

“怎么了?是要祓除我吗?”

 

“我对祓除任务以外的咒灵没什么兴趣,人也好咒灵也好,并没有什么区别,”你拧开水龙头,水流冲出泡沫洗掉手上的血渍,“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

 

真人看着你的背影陷入沉思。

 

在来你这里之前,他已经试验了好几天,找了很多个不同的人类。

 

一开始他尝试拥抱她们,被他环抱的女性的灵魂瞬间充满了恐惧的颜色变得浑浊不堪,而他没有任何感觉。

 

后来他尝试像人类一样用进食的器官触碰对方,人类只会颤抖和流泪。

 

“啊,好无聊的人类把戏。”他想。

 

你见他难得发呆,曲起手指弹了一下他的脑门,一瞬间感觉你和他之间有什么更深层次的东西——超越肉体以外的存在,猛地触碰到了一下。

 

你们同时被这种微妙的感觉吓到了。

 

 

09

 

啊,是这样啊。

 

想触摸这个人类的灵魂。

 

 

10

 

结束必要的日常工作,你将咒灵身上插着的咒具拔起回收,和总是在一旁安静看你工作、观察你的真人对上视线。

 

他是带着人类恐惧降生的咒灵,是最纯粹的恶、不可凝视的深渊。

 

春天的傍晚清风温柔,他破天荒地越过一地废墟拥抱了一下你,你埋在欧派的天堂里不知所措。

 

“咒术师小姐,如果接的任务是祓除我,你会下手的对吧?”

 

你思考片刻,赞同点头:“嗯,会的。毕竟你还是挺招人恨的。”

 

“我想你的回答也会是这样!咒术师小姐,我好像更了解人类了一些。”他蹭了蹭你的脖颈,几缕头发擦过你的鼻尖。

 

“要走了吗?”

 

“さようなら~”

 

“またね、怪物さん。”

 

 

真人说的是“再见”,这个“再见”在日语里有长期离开的意思。

你说的是“再见,怪物小姐”,这个“再见”是日常的告别。

 

】逃家大小姐不会梦到杀手 #伏黑甚尔×你
原作者:琥珀   伏黑甚尔×你 杀手×家族逃家大小姐 想了想还是改了个标题,感觉前一个怎么看都不满意。 OOC预警 全文7k 爹咪太香也太难写了我泪目   时间设定在惠妈死后,爹咪入赘津...
【夏油杰X你】 回首 # #x你 #BG
奇迹般降临的“未来友”,只是房间里乱堆的被子和摊开的笔记本证明她确实来过,笔记本上写着:不要在2016年8月4日下午3:30去海滨口经贸公司宣讲啦。朋友。   蝉鸣、热气、夏夜、零散的啤酒罐...
+电锯人】恶魔猎人会梦到吗?2.0 # #电锯人
by/ Moonlight   *《》和《电锯人》的梦幻联动   【6】   ——“前辈有家人吗?” ——“血缘关系意义上的家人没有哦。” ——“朋友呢?” ——“唔,我有一个灵魂挚友,他陪...
【五条悟X你】你的世界 (反穿) # #X
最受欢迎的“疯批美人”设定,难怪最近各个社交软件都被五条悟刷屏了。     你打了个哈欠按下平板第七集的暂停键,又往后伸了伸懒腰。     老实说看到现在,你并没有什么太喜欢的角色,可能是其他...
【五条悟X你】愈合 # #X你 #五条悟 *he小甜饼
之后,你才带着雀跃的心情慢慢收拾自己的行李。     的生活很繁忙,不管是学生还是已经开始独当一面的大人,都在不遗余力的奔赴在各个充满诅咒的地方。     “那么,钉崎,虎杖,伏黑就跟我来。”新田...
玫瑰少女 (/原) 五条悟x她 ●
灵,是完全不同于人类的存在,但在我眼里,她就是我最喜欢的女孩。”   莎莎似懂非懂。   看着她心神不宁离开的背影,骨不知怎么事,直觉冲脑,没多思考直接冲莎莎大喊:“莎莎小姐你…或许可以直接问五...
】五次狗卷棘想要告白,一次他成功了(下) #
,语气是严肃又凝重。 “棘还有雪畝,都有过跟你相似的经历。试着去相处吧,找到活下去的意义。还有,也别受那些人的欺负了。” 骨忧太想到那个寡言的和总会站在他旁边不远处的黑发小姑娘。 是……一样的人...
】让他堕落吧 #梦 #伏黑惠 #神×我 #五条悟 #夏油杰 #虎杖悠仁 #骨忧太
撕开我的衣服吗,亲爱的     100%     五条决没有和骨说过照顾你的话,你被他的学生压在身下时总在心里嘲讽他     但你没想过他让骨保护你的话是真的     砍伤了你的腿所以你只得...
】你哭着干翻了他们 #五条悟 #夏油杰 #家入硝子 #伏黑甚尔 #all你
原作者:酆泽漆   ※“你”:泪腺发达+共情能力强 ※全员存活he共存的平行世界线 ※剧情小白逻辑混乱       (一)     你爱哭是整个灵界都知道的事。     因为你不仅...
「五条悟 x 我」《与雪同归》 # #神×我
太阳的地方,就必定会有阴影追随。他是潇洒的阿波罗,不应该被怨灵扯住而错失金马车。   我只是一句戏谑的话。毕竟从未有灵是因为的愿望而产生的——当然这个假设被后日的新起之秀骨忧太给打破了。但在...
】糖果小姐的浪漫史 #伏黑甚尔 #夏油杰 #五条悟
母亲是一个纯粹的菟丝花,她之前嫁给了一个男人,那个人据母亲说是什么,还是个大家族的嫡子。可惜他们——或者说那个阶层的人都反对和一个普通人在一起,但由于多巴胺未消,他们顶着压力在一起了...
双向暗恋(/梦)五条悟x我●
。”   “那是为什么?被以前最欣赏的学生、现在最关注的新星这样排斥,就算是我也感到很受伤啊,讨厌我吗?”   接连两个形容攻击太猛,我腿一软直接摔下去,早有准备的五条悟随手一捞,彻底将我圈在怀里,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