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世界上有圣诞老人吗? #乙骨忧太x你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琥珀

 

乙骨忧太x你

OOC

点我看奶爸乙骨在线带娃

我不装了,我不仅是取标题废物,我还是写文废物

*圣诞礼物梗来自绿光森林,我记了好多年,当时觉得超浪漫。这个偶像剧是童年回忆超好看der

 

 

00

 

乙骨忧太,咒术师界最强奶爸,奶爸界最强咒术师。

 

 

01

 

三月情人节当天乙骨忧太在摩洛哥出差,半路顺带解决了逃逸长达数月的诅咒师。单手拖拽去了半条命的诅咒师一路后把人抡到墙上,刀尖距离扎进诅咒师眼球仅0.01公分。

 

“请不要反抗了,造成大范围破坏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诅咒师直面特级的压倒性实力,冷汗止不住从鬓角滑落。

 

一只白胖的手从乙骨胸前鼓鼓囊囊的育儿袋里伸出来,抓着乙骨的衣领就往嘴里塞,乙骨眼神平静,右手保持持刀姿势,左手往上一托。

 

小孩一巴掌拍在他脸上,笑呵呵地吐了个口水泡泡,然后尿在了育儿袋里。

  

小孩没娘,说来话长。

 

十五岁之前乙骨忧太当了很长一段时间鳏夫,二十五岁以后他又变成鳏夫,大概他这辈子有点克妻,左右都逃不过当鳏夫的命运。

 

乙骨面色如常拖着诅咒师回到婴幼儿用品店,路上拖出长长血迹仿佛什么凶杀现场。诅咒师大概没想到人生处处是惊喜,刚进婴幼儿用品店就和特级打了个照面,没来得及结账就以生死时速跑出店门上演“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的戏码。

 

他站在货架前面对整排各种写着英文说明的不同的纸尿裤手足无措,躺在地上的诅咒师奄奄一息同他搭话:“我觉得裤型的比较好。”

 

“你也有孩子吗?”

 

“一岁了。”

 

乙骨忧太恍然大悟,原来诅咒师也是位自强不息的奶爸:“幸会。”

 

“……幸会。”

 

 

03

 

你的人生前半段古井无波一帆风顺,按照家族的要求成长,在日复一日的各种古板教育里消磨生命,就等着找个同样无趣的丈夫生儿育女了结此生。

 

喜欢上乙骨忧太大概是你这辈子做的最叛逆的事情。

 

姐妹校交流会上乙骨忧太一人把你们全员揍爬,你看少年一边面露紧张鞠躬道歉一边丧心病狂痛下杀手的样子心如擂鼓,同行的校友告诉你心跳加速不一定是心动,也可能是心梗,你把他的话当耳边风。

 

你暗下决心,一定要追到乙骨忧太。

 

你一向是个说做就做的行动派,乙骨往哪儿跑你就往哪儿追,嘘寒问暖体贴入微,奈何他心里还有放不下,对你只能好言好语劝你放弃。

 

哪怕最后连乙骨忧太身边的朋友都成了你的僚机,好言相劝你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也非要一头撞烂乙骨忧太这堵南墙和他你死我活同归于尽。

 

从高专四年追到毕业,揣块冰在怀里都该化了,乙骨忧太仍然对你温和客气,唯一的慰藉是他从一开始的紧张回避习惯了同你相处。

 

刚毕业那年你们一起去意大利出任务,任务等级评估有误,你和他被困在特级咒灵的领域里生死未卜。

 

你捂着腹部的伤口意识逐渐模糊,乙骨忧太的呼唤声越来越远,你脑子里已经开始放走马灯。

 

“乙骨前辈,在我死之前可以听到你说一句‘我喜欢你’吗?”你气若游丝,随时有可能昏迷。

 

你的术式是能让任何咒力都无法对你产生作用,这很好,意味着哪怕五条悟用茈轰你,你也能在他面前毫发无损倒立蹦迪,但这也很糟,意味着乙骨的反转术式对你不起作用,一旦受到致命伤就是真的致命。

 

乙骨定定看你,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你心想乙骨忧太你好狠的心,连我死前你都不愿意骗骗我,乙骨突然开口吓得你意识回笼:“我喜欢你。不是为了安慰你才这样说的,所以和我一起活着出去。”

 

你鲤鱼打挺从地上爬起,当场伤口开裂血流如注。

 

 

03

 

乙骨熟练冲泡奶粉,客厅里的小王八蛋在地上的塑料垫上爬来爬去,他一手托起小孩,另外一只手拿着奶瓶喂奶,喂完以后轻拍小孩的背,让她把奶嗝打出来。

 

小孩猫眼石一样绿色的圆眼睛滴溜溜的打转,一肚子坏水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说女儿长得像爸爸不是没有道理的。

 

明明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小崽子,眉眼里一点也没有你的痕迹,整个人仿佛翻版的缩小乙骨忧太。

 

乙骨又仔细看她的眉眼,试图找到妈妈的影子,然而看来看去只觉得你们睫毛都一样又密又长,除此以外再没地方相像。

 

小孩子柔软细腻的手轻触他的眼尾,拍拍他的脸好像在安慰他。

 

“mama!”

 

 “……是爸爸哦。”

 

 

04

 

你躲在五条悟的办公室思考人生。

 

五条悟一边吃着你上供的贿赂一边口齿不清地开口打趣:“这样好吗?一直躲着忧太,也不知道当时是谁热烈追求他搞得高专人尽皆知?”

 

你面露深沉:“大龄单身未婚男青年不会懂的。”

 

“忧太从正门过来了,建议你从侧门走哦~”五条悟出门前拎走桌上另外一袋喜久福,对你挥手告别。

 

你心里正夸他是活菩萨,从窗户跳出去就和乙骨忧太打了个照面。

 

手机震动提示有新邮件,你打开一看是五条悟跳脱的颜文字:“老师也收了忧太的贿赂的嘛~”

 

草。好你个不讲武德的五条悟。

 

乙骨忧太还没开口说话,你转身又要逃跑,奈何他们师徒都不讲武德,几下来回被他逼至墙角。

 

“请不要再躲着我了,”乙骨垂眸看你,睫毛几乎就要碰到你的眼皮,眼睛湿漉漉的仿佛被雨淋过,“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并没有那种事!”你的心都要化了,连忙否认,“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前辈了,毕竟之前四年前辈都没有答应我……”

 

你喜欢乙骨忧太。

 

笼中的鸟向往自由一样向往着强大的乙骨前辈,因为他不会回应所以你肆无忌惮,但那只是当他是一种精神寄托,终于得到回应的你此刻终于明白曾经那种憧憬的情感和恋心并不相同。

 

乙骨是不是也知道这点呢?

 

你和他对上视线,回来那一个月乙骨昼夜不分守在你床前,他的黑眼圈比起学生时代还要明显,你伸手去碰他下的青黑,才有种他也是普通人的真实感。

 

“我喜欢乙骨前辈,我会学着去正视自己的感情,不会再逃避了。”

 

 

05

 

乙骨家的小王八蛋被叫家长了。

 

乙骨忧太结束工作匆匆赶到幼稚园,他家的小姑娘一脸不高兴地站在老师面前,对面是被她打哭的男孩甲乙丙丁戊若干。

 

乙骨蹲下身,和一脸不高兴的小姑娘对上视线:“为什么和他们打架呢?能告诉爸爸吗?”

 

小姑娘撇过脸不理他。

 

幼稚园的小孩逐渐都被接走了。幼稚园门口乙骨牵着小孩的手,她盯着前面骑在爸爸肩膀上的同学出神,乙骨心下了然,背起小孩让她坐在肩头。

 

小姑娘抓着乙骨头顶细软的黑发,半晌委委屈屈地开口:“他们不相信我的爸爸在拯救世界,还喜欢揪你给我扎的辫子。”

 

乙骨一下没忍住笑出声,惹得小姑娘不满地揪他的头发:“你还笑我!”

 

“我想到高兴的事情……抱歉抱歉,但是打人是不对的,下次试着去老师面前打小报告吧。”

 

“他们说我没有妈妈,”小姑娘的声音闷闷的,有雨水滴落在他发顶,“我有爸爸就够了,才不需要妈妈。”

 

乙骨的脚步逐渐放缓。

 

他知道的。

 

看见别人家温柔漂亮的妈妈会忍不住一直盯着看,回家会偷偷跑到他的房间翻他收起来藏在柜子里的你的照片和衣服,晚上睡不着会指着星星问哪个是你。

 

“周末我们去迪士尼玩吧。”

 

 

06

 

你怀孕了。

 

乙骨满世界地跑,但是每到一个地方都不忘给你带一些稀奇古怪的当地特产,好慰藉你不能完成的环游世界的梦想。

 

视频电话那头的乙骨保持静止长达三十秒,你以为信号不好正要挂了重连,他才从一片空白的掉线状态重新上号:

 

“我马上回来。”

 

你从事咒术师行业多年,反转术式对你不起作用,涉谷事变一战落下了不少的旧伤,二十岁那年出差腹部的贯穿伤更是几乎把子宫从中撕裂,身体状态每况愈下,年纪轻轻被迫养生,无法再支撑高强度的咒术师工作,于是转到了后勤。

 

医生说你的身体不适合生育,有很大的风险。

 

你本来是不可能怀孕的。

 

然而命运就是这样神奇的东西,千分之一的概率都能成真,你抚摸着平坦的腹部,难以相信那里正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

 

是由你和乙骨忧太带到世界上来的,独一无二的珍宝。

 

“我想把她生下来。”

 

乙骨握紧你的手,你拍拍他的手背安慰他:“没关系的,我运气一向都很好,所以肯定能平安把她生下来的。”

 

 

07

 

乙骨要出一个长期任务,出差的归期未定,临走前把孩子托付给可靠后辈伏黑惠,所有同事里面伏黑惠最擅长和小动物打交道,四舍五入就是擅长带小孩。

 

伏黑惠看着小姑娘和前辈如出一辙的无辜绿眼睛陷入沉默,结印招来脱兔。

 

小姑娘抱着脱兔使劲吸,牵着伏黑惠衣摆说要看狗勾,面冷心软的酷哥摸了摸她细软的头发,结印喊出玉犬。

 

夜里她抱着枕头去敲伏黑惠的房门,伏黑惠揉着头发思考半晌,抱来另一床被子铺好。

 

小孩被子裹得严严实实只看得见头顶一撮头发,玩了一会憋气以后露出湿漉漉的圆眼睛:“惠叔叔,你认识我的妈妈吗?”

 

 一个月后乙骨忧太来接孩子,小孩抱着伏黑惠不肯撒手,并说以后要和伏黑惠结婚,乙骨当场失手劈烂门板。

 

路上小姑娘牵着他的手叽叽歪歪地说话,说到一半突然突然安静,乙骨正要问她怎么了,小姑娘突然扯扯他的袖子让他蹲下来。

 

“妈妈是去很远的地方做圣诞老人了,每年的圣诞礼物都是她送的对吗?”

 

乙骨垂眸看她,父女长得很像,黑色细软的头发,湖绿色的眼睛,眉眼纯良温顺,就是没有多少母亲的影子。

 

小女孩轻轻抱住乙骨忧太的脖子。

 

“虽然只有我有圣诞礼物,但是爸爸也不用伤心,我可以和你分享的。”

 

乙骨恍然想起其实她们是有像的地方的。

 

明明眼睛里的神态一模一样,为什么之前从来没有去注意呢?

 

曾经他单个手掌就能托起的孩子,尿床了会悄悄把床单藏到床底的孩子,知道他要远行就会嚎啕大哭的孩子,居然已经快要长到他腰间。

 

“爸爸已经收到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圣诞礼物了。”

 

 

08

 

你包装好第五十份礼物。

 

预产期应该在圣诞节,你提前在邮局存了未来六十年的圣诞礼物,每年按时送到家里。

 

每份礼物你都妥善包装封好,放进写好的贺卡。

 

第一份礼物里的贺卡上你是这样写的。

 

“你好啊,我的孩子。

 

能将你带来这个世界上,我感到非常的幸福,你是上天赐予我的恩惠,是我和名为乙骨忧太的男人因爱情而结合、而生育的孩子。

 

感谢你来到我们的身边,感谢你愿意成为我们的孩子。

 

抱歉我没有办法亲自陪伴你长大,但请你相信,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是谁在装B #x
每个月都会一段固定的时间低血糖和身体不适。   眼前的灵瞬间被一分为二,流畅收刀入鞘,甚至没看清楚他拔刀的动作。一肚子的彩虹屁正准备好鼓吹,走近时他突然方向倾倒...
】早知道前辈喜欢野的我就不装了 #X
原作者:琥珀   双A装O。 沙雕文学。 X 逻辑不能自洽,请勿带入逻辑思考。     00 “前辈绝对是个O啦。”   入学的第一天,对二年级的前辈一见钟情。     01...
】让他堕落吧 #梦 #伏黑惠 #男神×我 #五条悟 #夏油杰 #虎杖悠仁 #
的     这天敲开了的门,开门的确实他尊敬的老师     五条上身只穿了件皱巴巴的衬衫,连扣子也没有扣,他哈哈笑几声完全没有被抓包的尴尬     “是啊,来送早餐的。”     他躲过...
】他其实没那么喜欢 #五条悟 #夏油杰 #
原作者:月兔   内含:五条悟     夏油杰      他其实没那么喜欢     五条悟   五条悟其实没那么喜欢。   五条家的家主,出生即是六眼的天选之子。他总觉得自己能够拯救世界...
】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五条悟 # #夏油杰 #伏黑惠 #虎杖悠仁
双翅。   虽然想着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但是却对露出了善意的笑容。 挠了挠发热的脸颊,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己没出息。     08 躺在高专医务室的床。   就算特级在,为了...
】戒断反应 # #狗卷棘 #五条悟 #虎杖悠仁 #夏油杰 #
忘记带了,尴尬又窘迫的不打算回家,转头就钻进了朋友家。她好心借电话给摇摇头有些恶劣的想看一温柔的着急的模样。 不过现在,感受着他抱时的紧张,突然些后悔。听着少年的声音有些沙哑...
/】不要随便掏人家裤子●
……      “这里甜点很不错……嗯?怎么了,表情很可怕奥”      “啊,是这样的老师,刚刚这边灵,同学去把它消灭了刚来”       “原来如此”      咖啡厅里的和谐的(?)气氛在...
】该分就分() # #
原作者:月兔   篇   秉承着不黑化的骨子哥没有灵魂的观念,到底是写个黑化的,还是温柔的。   你们分手了,毫无征兆又好像也不是那么意外。 不仅是小他一届的后辈,还是酒吧夜店的常客,招摇...
)所谓爱情的证明?● 五条悟● 夏油杰●
希望,”亲了夏油杰嘴角一口,“杰要在每次吃完灵后都要和我kiss一下!”     “就算我不在杰的身边,杰也要记着次数等回来后和我索要哦!”         句话说,孩子是爱情的结晶...
】当是他的青梅竹马 #梦 #男神×我 #伏黑甚尔 #
,漫过床头的灯光     01     在人潮里艰难前行的时候,被人拉住了手     我皱眉头,见眉宇成熟的望进我眼睛     “……?”     他一笑     “好了,没忘记我...
】这位毛病
变成D   ————《也不能让伏黑惠怀孕》   【】   同   我也不能让长出♂   ————《放过我吧》   【禅院真希】   她把我失踪的校服裙子找回来了   我很感谢她...
】当说他体力不支 #五条悟 #夏油杰 #
怀里,狭长的眼尾微微挑,美眸半眯。 “那今晚我一定好好努力,让夫人满意”       “体力不支?” 他抚开额边的发丝,指腹停留在的脸颊,言笑晏晏的模样。 “是在担心我。” “目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