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是谁在装B #乙骨忧太x你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琥珀

 

乙骨忧太x你

 

欢乐喜剧人妹。

OB纯爱,O装B。你猜谁装B。

我是垃圾,我卡文,我不会写黑化。

OOC预警,杠我就你对。

 

鸡O猫联文但我写乙骨忧太,问就是给我自由过了火。

又是亲友帮难产的我顺产的一天

养肝去了5555。

 

*最好的猎手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我会违背我的天性,忤逆我的本能,永远爱你。

 

 

00

 

你醒来的时候手脚并不能动弹。

 

长期保持一个姿势导致四肢麻痹,针扎般的细微痛楚使你昏沉的大脑逐渐清醒。

 

“清醒过来了吗?”

 

“乙骨……前辈?”

 

 

01

Beta,一个神秘的性别。一个据说人口占比高达百分之八十,但出现率还没Alpha和Omega高的性别。

 

咒术高专,一个神奇的地方。一个据说盛产疯批咒术师的地方,一个令你作为憨批时常感到与大家格格不入的地方。

 

冬至那天你被无良上司委派了任务,饺子还没煮熟就提刀出门在东京郊区追着咒灵砍了一路,半路肚子隐隐作痛,怀疑是早上吃的饺子惹的祸。

 

于是转身跑进最近厕所,蹲坐半晌疼痛渐缓,一摸厕纸,那处空空如也。

 

你面色沉重按下短信发送键给可靠前辈:

 

“前辈,我危,速归。”

 

乙骨忧太当即抛下手中还没捂热乎的咒灵脑袋,风尘仆仆从新宿赶到你发给的定位处,一看东京郊外荒山野岭,举目四望心茫然,只有一间公共厕所屹立不倒。

 

乙骨心提到嗓子眼,拨通了你的电话,你声音奄奄一息气若游丝:“救命,厕所没纸。”

 

 

02

 

你和乙骨忧太的革命情谊说来话长。

 

高专一众Alpha中间,作为Beta的你时常感到自己格格不入。

 

易感期的Alpha情绪极其不稳定,你时常需要出借自己的衣物帮助同窗筑巢共渡难关,虽然从来都闻不到传闻中信息素的气味,但是出于友善的好奇,你还是会去询问Alpha同窗你的信息素是什么气味。

 

“和乙骨前辈一样,淡的几乎闻不到。”伏黑惠告诉你。

 

你这才惊觉原来乙骨前辈和你一样是Beta,可他强大的就像最优秀的Alpha,和你这样平庸的Beta完全不像同类。

 

于是每逢Alpha叫苦不迭的易感期,哀嚎遍野中你现在可以喊上乙骨前辈一起坐在一边嗑瓜子,顺便讨论从未见过的Omega是什么样子。

 

“据说Omega因为太稀少,大部分都被保护和圈养起来了。”

 

“好惨,对比之下自由的Beta真好,”你举起爆米花桶与乙骨碰杯,“敬自由的Beta!”

 

“但是Alpha和Omega彼此忠诚,”人畜无害的乙骨前辈这样说道,“只属于对方,也有种宿命论的感觉呢。”

 

Beta没有标记这一说,比起Alpha和Omega一旦绑定便终身牢不可破的关系,Beta之间的关系更加自由,同时也非常的脆弱和混乱。

 

你撑着脸看向乙骨忧太,他鸦黑色的长睫浓密,在午后细碎的阳光里落下一道柔软的阴影。

 

他的声音轻不可闻,几乎融化在微风里:“被本能支配的爱情,到底是本能还是爱情,真的分得清吗?”

 

 

03

 

全高专只有你是为数不多的Beta,虽然能力并不出众,但好在爱岗敬业,从不出岔子,是五条悟的贴心小棉袄。

 

而乙骨前辈向来能力出众,独来独往,除了你以外他几乎不和高专里任何一个Alpha组队,一个人就能出色完成所有任务。

 

你只要在后面给他呐喊助威,端茶递水,充分发挥狗腿小弟的作用,无所不能的乙骨前辈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但是这样的乙骨每个月都会有一段固定的时间低血糖和身体不适。

 

眼前的咒灵瞬间被一分为二,乙骨忧太流畅收刀入鞘,你甚至没看清楚他拔刀的动作。你一肚子的彩虹屁正准备好鼓吹乙骨,走近时他突然向你方向倾倒。

 

“没事吗,乙骨前辈?”你慌忙上前伸手去搀扶乙骨,他体温一向偏低,此时却高的惊人。

 

“抑……葡萄糖注射液碎掉了。”

 

乙骨将头靠在你肩膀。强大的前辈难得会有这样脆弱的时刻,你心生怜爱地将手贴在他额头:“我带你去药店,请坚持一会儿。”

 

你摸遍全身口袋,掏出草莓味的糖果喂给乙骨忧太。

 

你把糖纸剥开,糖果推进他嘴里。

 

手指碰到他颜色寡淡、柔软湿润的嘴唇,他舌尖卷过草莓味的糖果,微不可查地擦过了一下你的指尖。

 

你触电般抽离,乙骨侧目看你,眼神纯良,带着迷惑询问的意思,还有点刚睡醒似的懵懂。

 

 

04

 

你宣布你和乙骨忧太的革命友情告终,因为你单方面友情变质了。

 

乙骨忧太,全高专最难摘下的高岭之花,但你有全高专最敏锐的恋爱大师熊猫作为场外援助,所以你根本不带怕的。

 

当月你对乙骨忧太嘘寒问暖的频率达到了历史新高,只要他出现的地方必有你紧随其后。

 

“乙骨前辈,你猜我是什么血型?”

 

“B型……抱歉,我不知道。”

 

你自信:“是你的理想型!”

 

乙骨忧太:“……好的?”

 

你喋喋不休,持续轰炸乙骨耳膜:

 

“我对你的爱就像拖拉机上山,轰轰烈烈!”

 

“前辈是不是最近又胖了,在我的心里的分量越来越重了!”

 

乙骨沉默半晌,支开你去买汽水,你迈着欢快的步伐离开,离开时不小心掉落一本粉红色小本本。

 

你拿着汽水回来时看见乙骨捧着一本粉红色小本本认真阅读,越看越熟悉,你直觉不妙,仔细一看封皮上果然烫金写着《30句土味情话,总有一句能撩到你喜欢的TA!》,正是心灵之友熊猫送你的那本。

 

远处的熊猫突然打了个寒颤:“真希,你有没有感觉到一股杀气?”

 

真希:“哈?”

 

 

05

 

你屡败屡战,屡战屡败,以至于后来高专从上至下,从老到小,全都知道你在追求乙骨。

 

奈何乙骨心如磐石,对你依旧温柔体贴、客气礼貌,是个挑不出毛病的好前辈,你直线出击失败,只能讲究曲线救国,于是锲而不舍地请求五条悟做你僚机,出卖灵魂与尊严,被他呼来使去。

 

可能是良心未泯,替你出完一切反向追求乙骨的损招后,五条悟难得良心发现一次:

“毕竟对Omega来说配适度高的alpha根本无法抗拒,不接受Beta很正常嘛。”

 

“可我是beta啊……等等,谁是Omega?”

 

你瞳孔地震,握住五条悟肩膀摇晃,此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你和五条悟同时侧目,门口正是你们谈论的主角乙骨忧太。

 

乙骨的眼神落在你和五条悟接触的双手,稍作停留后他神色如常和五条悟汇报任务流程,没再分给你一丝一毫注意。

 

你的眼神在他和五条悟之间打转,一时间竟然觉得自己十分多余,就像破坏AO二人世界的恶毒女配。

 

 

06

 

你追上离开的乙骨忧太,想为自己这段时间的冒昧打扰道歉,乙骨脚步稍缓,在你的呼唤中回过头来。

 

“之前一直不知道乙骨前辈是Omega,我以为你和我一样是beta,多有打扰,真的十分抱歉!”

 

“……所以alpha就可以吗?”他的声音很轻,像羽毛轻飘飘落在湖水,没有激起一丝波澜。

 

“前辈是喜欢alpha的吧,我一直不知道这件事,真的很抱歉,今后我不会再来叨扰前辈了……”虽然我真的很喜欢前辈,非常不想放弃。

 

你说话的间隙,乙骨的咒力凝聚成型,他举起扩音器靠近嘴边:

 

“睡吧。”

 

话还没说完,困意像浪潮席卷而来,视网膜里最后残留的是乙骨湖绿色的眼睛。

 

 

07

 

以上就是你现在四肢无法动弹,在陌生的房间里醒来的原因。

 

乙骨凑得很近,你们之间从来没有这么靠近过。视线相接,呼吸可闻,你却没有胡思乱想的闲心。

 

“乙骨……前辈?”

 

“清醒过来了吗?”乙骨弯起嘴角,“感觉怎么样,身体有不适吗?”

 

“手脚麻了。”你下意识回答,草履虫一样单纯的大脑里终于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为什么我在这里,是乙骨前辈把我捆起来的吗?”

 

乙骨低垂眼帘,睫毛扫过你的眼皮,他身上洗衣液的味道很淡也很好闻,曾经也是让你无比安心的味道。

 

他长时间的沉默让你不安:“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

 

乙骨手指按压你的嘴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你知道吗,我是Omega,天生就会被alpha吸引,本能不可抗拒,即使我非常擅长忍耐,”乙骨略冰的指尖摩挲,像抚摸一朵玫瑰娇嫩的花瓣,“即使至今为止仍然没有配适度很高的alpha出现,但并不能保证未来不会出现这样的人。”

 

冰凉的指尖探入你的唇。

 

“我本来想等我彻底摆脱Omega本能上的束缚再这么做的,可是好像来不及了。”

 

“请忍耐一下吧,接下来可能会有一点疼。”

 

……

 

 

08

 

意识在感官的浪潮里沉浮,流动的阴影里逐渐融化。

 

造成这一切罪魁祸首嘴里还说着敬语,一副冷静置身事外的样子。

 

“请问这样的深度可以吗?您把我的手套弄湿了,麻烦请用嘴清理干净。”

 

 

09

 

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身体上的束缚已经被解开了。

 

洁白的床单一尘不染,看不出昨夜的样子,床板有些硬,但被子柔软,光滑的布料像水一样细腻,你翻身下床,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乙骨并不在你身边,所在的房间又被咒力改造过,门窗全部被钉死,无法强行突破,更无法得知自己所处位置。

 

你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大脑里净是不能理解的事情,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乙骨忧太大概也喜欢你,但他一直避而不谈、不冷不热的态度又令人难以理解。

 

你饥肠辘辘,桌上是乙骨留下的饭菜,甚至尚有余温,他应该才离开不久。

 

好在你一向神经大条没心没肺,吃饱喝足以后呼呼大睡。

 

没有时间的概念,也没有任何消磨时间的娱乐方式,意识在清醒和模糊之间转变,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你因为饥饿无法入眠时,乙骨忧太终于回来了。

 

他身上有浓重的血腥味,步履平稳且缓慢,走近的瞬间突然倒向你。

 

乙骨的身材清瘦,但男性该有的力量感他都有,手掌隔着衣服触摸到的身体有流畅的肌肉弧度。

 

你按住他的后颈,用额头去触碰他的额头,他的体温很高,呼吸也不正常地急促。

 

乙骨倒抽一口冷气,你才发现手下摸到的是他脖颈上缠绕的绷带。

 

血腥味是从他身上传来的。

 

“你受伤了吗?”你急忙分开他的头发去看他后颈位置,却被乙骨紧紧握住双手。

 

一片昏暗里只有乙骨湖绿色的眼睛闪烁着湿润的微光,他轻吻你的指尖,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我已经不是Omega了,再也没有什么能左右我了。”

 

“什么意思?”一切细节都指向你无法想象的事实:“你的腺体……?”

 

Omega摘除腺体的手术九死一生,即使成功也会对本人造成极大的伤害,你只在极端的案例里看见过摘除腺体的Omega,他们的结局也大都不太好。

 

“怎么会这样,即使你是Omega,我也喜欢你啊……”你无法想象他承受了怎样的痛苦,今后又会对身体造成怎样的后果,“为什么乙骨前辈什么都不告诉我?”

 

“如果被Omega本能支配就会爱上别人,不是太逊了吗?”乙骨轻轻擦去你的眼泪。

 

“对不起,即使你会爱上其他人,至少我能控制自己不去爱上别人。”

 

“即使要违背我的天性,忤逆我的本能,我也会永远爱你。”

 

 

10

 

你和乙骨忧太在一起了。

 

先知道这件事的是二年级的几位前辈,他们一副“原来你们才在一起的”的震惊样子,你挠了挠脸颊,莫名有些羞涩。

 

真希:“我以为你们早就在一起了,毕竟乙骨那家伙一直……唔唔唔!!”

 

熊猫眼疾手快捂住了真希的嘴把她拖走,你正想追问,听见身后一声咳嗽。

 

你连忙上前嘘寒问暖端茶送水捶肩敲背问乙骨身体哪里不舒服,乙骨对你温温柔柔一笑,你立马七荤八素晕头转向,连想问真希什么都忘记了。

 

 

11

 

最优秀的猎手往往以猎物的形式出现。

 

恰好你也爱他,于是心甘情愿落入甜蜜编织的陷阱。

 

】早知道前辈喜欢野的我就不了 #X
原作者:琥珀   双AO。 沙雕文学。 X 逻辑不能自洽,请勿带入逻辑思考。     00 “前辈绝对个O啦。”   入学的第一天,对二年级的前辈一见钟情。     01...
】世界上有圣诞老人吗? #x
原作者:琥珀   x OOC 点我看奶爸在线带娃 我不了,我不仅取标题废物,我还是写文废物 *圣诞礼物梗来自绿光森林,我记了好多年,当时觉得超浪漫。这个偶像剧童年回忆超好看der...
】他其实没那么喜欢 #五条悟 #夏油杰 #
时候脑花控制不了夏油的了吧,脑花去死吧!)       觉得没那么喜欢。 好吧,其实没那么觉得,看到他跟狗卷站一起的时候感觉很般配。 “狗卷前辈拉下拉链,对着犹太说,亲我...
】让他堕落吧 #梦 #伏黑惠 #男神×我 #五条悟 #夏油杰 #虎杖悠仁 #
撕开我的衣服吗,亲爱的     100%     五条决没有和说过照顾的话,被他的学生压身下时总心里嘲讽他     但没想过他让保护的话真的     师砍伤了的腿所以只得...
】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五条悟 # #夏油杰 #伏黑惠 #虎杖悠仁
协助之列。 真怕什么来什么,越不想见到一个人的时候就越容易见到。   这边世界的太和世界的男体似乎没大不同。 观察着这位看起来温柔又柔弱的美人,不留痕迹地观察...
】当他的青梅竹马 #梦 #男神×我 #伏黑甚尔 #
,漫过床头的灯光     01     人潮里艰难前行的时候,被人拉住了手     我皱眉头,见眉宇成熟的望进我眼睛     “……?”     他一笑     “好了,没忘记我...
】戒断反应 # #狗卷棘 #五条悟 #虎杖悠仁 #夏油杰 #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五条悟/夏油杰//虎杖悠仁/狗卷棘 ★ooc有。每个不同个体,欢迎自行代入。 ★学校玩不到手机产生的小脑洞。短,一发完 ★越到后面越跑题()   戒...
/】不要随便掏人家裤子●
……      “这里甜点很不错……嗯?怎么了,表情很可怕奥”      “啊,这样的老师,刚刚这边有只灵,同学去把它消灭了刚来”       “原来如此”      咖啡厅里的和谐的(?)气氛...
)所谓爱情的证明?● 五条悟● 夏油杰●
希望,”亲了夏油杰嘴角一口,“杰要每次吃完灵后都要和我kiss一下!”     “就算我不杰的身边,杰也要记着次数等回来后和我索要哦!”         有句话说,孩子爱情的结晶...
】该分就分(上) # #
原作者:月兔   篇   秉承着不黑化的骨子哥没有灵魂的观念,到底写个黑化的,还温柔的。   你们分手了,毫无征兆又好像也不那么意外。 不仅小他一届的后辈,还酒吧夜店的常客,招摇...
】该分就分(下) # #
发现房间一片漆黑,陌生的环境,窗外还淅淅沥沥下着雨,手脚被束缚着。 “真个糟糕的天气”这么想着,又想起那天他陌生的样子。 看了一眼安然的睡身边的,他好像没有被之前所发生的事影响,长长的眼睫...
】五次狗卷棘想要告白,一次他成功了(下) #
,语气严肃又凝重。 “棘还有雪畝,都有过跟相似的经历。试着去相处吧,找到活下去的意义。还有,再也别受那些人的欺负了。” 想到那个寡言的言师和总会站他旁边不远处的黑发小姑娘。 ……一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