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回响 #伏黑甚尔x你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琥珀

 

伏黑甚尔x你

 

我流分手文学。不会取标题系列。回收站废稿系列(?)

Ooc警告,写的烂私信告诉我就好(下跪)

 

是还没离开禅院家的少年时期的爹咪。

亲友说写得还行所以我废稿重修了,回头看可能会因为羞耻自鲨,趁自己不注意赶紧发出来(什)。

 

 

もっとやさしくできたし,話も聞けたのに

明明可以更温柔、仔细聆听你的话语

 

なぜ夜と朝は,今日の夢を伝えないの?

为何朝朝每夜,都不能将今天的梦传达给你?

 

——《おまじない 》mink

 

 

00

 

和禅院甚尔分手后的第十七年,他死后的第十年,你终于和他达成单方面的和解。

 

 

01

 

你和禅院甚尔,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竹马他天生没有咒力,可你天赋还行。禅院家一向能者居上,禅院甚尔活得水深火热,可你混得还行。

 

所有人都排挤他,巴不得把禅院甚尔踩进土里,可你良心过意不去。

 

人前你受父母教导要同几个有才能的兄弟姐妹待在一处,人后才无拘无束和他独处。

 

一日,几个堂兄把你喊到一处。

 

“你和甚尔关系不错对吧,明晚把他带到后山吧,别用那种怀疑眼神看我嘛,又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只是想和甚尔君开个小玩笑而已。”

 

你信以为真,真的以为只是个小小玩笑而已。

 

 

02

 

他被几个堂兄踹进咒灵堆里时不慎波及到你。

 

十二岁的男孩身量未成,肩膀还不足以支撑起任何东西,面对成堆咒灵却依旧紧紧把你护在在怀里。

 

你惊慌失措地大哭,禅院甚尔咬紧了牙关没有掉一滴眼泪,还有空骂你胆小怕事。

 

你以为他不是很疼,抬眼看见他嘴角的血淌下来,滴在你的面颊上沿下颌滑落。

 

“对不起……”你几乎要被愧疚和后悔淹没,只能不停道歉,直到禅院甚尔忍无可忍说了句你好吵。

 

你捂着嘴抽抽噎噎地哭,鼻尖憋得通红,眼泪大颗大颗得落在他领口。

 

“不痛的。”他说。

 

 

03

 

你跑过禅院家长长的回廊,推开尽头的房间。

 

背对你的少年身体肌肉线条流畅,充满野性的力量感,背后纵横交错还没有好全的旧伤上又添了几道新伤,正努力给自己裹好绷带。

 

你把伤药放在地上,他闻声回头看你,并不惊讶,只扯起嘴角:“今天不用上课?”

 

“逃了,反正也是没什么用的茶道课。”你将沾了酒精的棉签摁在他伤口上。

 

禅院甚尔没有咒力,禅院家认为他没有接受教育的必要,平时只让他做些杂活,他也乐得清闲,只偶尔打发几个挑衅他的嫡子。

 

仆人在背后议论他不懂规矩、没有教养,他懒得搭理。

 

“今天在兄长那里听说之前脱离禅院的女人带着儿子回来了,”你同他谈起今日见闻,“儿子也是个没能继承术式的,大概不会太好过吧。”

 

禅院甚尔有一搭没一搭地应声,并不发表看法,只是接过你手上的棉签把玩。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没头没尾地问道:“你呢?会离开吗?”

 

“放弃已经拥有的一切,和家族以外的男人私奔实在是愚不可及。”你总结她这一生不幸的原因,内心毫无同情怜悯,只觉得她罪有应得,“与其像条丧家之犬一样活着,当初就不该放弃一切远走高飞。”

 

禅院甚尔轻笑一声。

 

 

04

 

你一向是长辈眼里的好苗子,唯一不好的地方大概就是喜欢和禅院甚尔混在一起。

 

他总是喜欢跑出家门彻夜不回,以前家里的老头们懒得管教他,可你和他不一样,你接受的是禅院最好的教育,会是未来咒术界的高层,他们不允许你和禅院甚尔一起胡闹。

 

或许是担心受他影响有了什么叛逆的心思,又或者是接触外界的思想动摇禅院家骨子里根深蒂固的陈腐教育。

 

但是管他呢,你就是喜欢和禅院甚尔待在一起,只有在他身边你不用去想那些繁重的课程,不用听长辈千篇一律的念叨,能短暂而快乐的忘记那些肩负的期望。

 

他会带你逃课去打柏青哥,或者带你在门禁后偷跑出门,带你在夜里疾驰,无数灯火向后略去,夏天的风带来青草的气味,你向天空伸手,好像能握住星星。

 

节日祭拜活动上,禅院家所有人都在场,他却拉着你从安静垂首的人群中溜走。你穿着不适合跑步的和服磕磕绊绊追着他的脚步,看他身手敏捷地翻上墙头。

 

“别害怕,我在下面呢。”

 

你咬着牙把和服下摆在膝盖处扎紧,跟着他从禅院家不甚高大的围墙上翻下。

 

街道人来人往,他带着你灵活地穿梭在人群中。灯火交错间,你凝视他背影,竟然有种他会消失在人群里的错觉。

 

你不知不觉握紧他的手,脚步逐渐放慢,禅院甚尔回头看你一眼,又瞥见路边捞金鱼的摊子,他挑眉:

 

“你还真的喜欢小孩子喜欢的东西啊。”

 

他怎么会消失呢?

 

你唾弃自己胡思乱想,又怕他笑你,不好意思和他说实话,只能理直气壮回看他,一副“我就是幼稚”的外强中干样子。

 

他失笑,带你捞空了摊位上的金鱼。

 

最后你只在老板惊恐的目光里挑了两只最漂亮的金鱼。透明水袋里长长的红色鱼尾像漂亮的丝绸一样交错摆动,你看得出神,一时不注意路人撞了肩膀崴了脚,木屐上的红绳断开,你一头扎进禅院甚尔怀里。

 

他拦住你的腰帮你稳住重心,你贴着他胸口听见他沉稳心跳。

 

木屐修不好,于是禅院甚尔背着你走完了祭典,人群喧闹的声音逐渐变得遥远,你才发现他不知不觉带你散步到河边。

 

星星点点的微光从草丛里升起,你趴在他背上伸手去捉,动作幅度太大,差点从他背上滑下来,禅院甚尔托住你大腿,侧过脸看你。

 

你一直知道他很好看,禅院家的血脉刻在你们相似的容貌里,眉眼间是一种锋利又张扬的美,嘴角那道疤却突兀地将他同禅院的那种精致割裂。

 

你伸手去摸他嘴角那道疤,他心眼很坏,张开嘴轻咬你指尖,见你也不抗议,出声道:“怎么了?”

 

你思前想后,最后得出结论:“甚尔,我好像喜欢你。”

 

 

05

 

“即使没有咒力好歹可以看见咒灵,从四级咒术师开始做起也没关系。去参加咒术师等级评定吧,是我好不容易求来的机会……”

 

禅院甚尔扯起嘴角,露出个带点嘲讽的笑:“然后一辈子看人脸色吗?像条狗一样?”

 

“难道你要一辈子在禅院家做杂活吗?”你和父母争吵了数个月才达成和解,你不理解他辜负你一片好意,“我已经求父亲为你打点好一切,你只要去做就可以了,这不好吗?”

 

“除了做咒术师,离开禅院家的条条框框也会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我不愿意做他们的笑柄,离开禅院提供的一切你靠自己何年何月才能做到?”你近乎恳求,“就算是为了你自己,请不要放弃我辛苦请求来的机会。”

 

你们像往常一样不欢而散。

 

你以为他只是放不下自尊心,可他真的一声不吭从此离开禅院,再也没有回来。

 

你毫无疑问被甩了,但自尊心作祟,人前只说是你甩了这个没有咒力的废物,只有你知道自己人后的模样是如何狼狈。

 

和禅院甚尔刚分手那段时间你以泪洗面。你精神恍惚,借酒消愁,每晚在泪水和酒精的浸泡里入睡,不知不觉把胃喝坏。

 

你仍难以控制地满世界打听他的消息,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小部分时间希望听见他过得好,大部分时候又希望听见他离开你以后一点也不好,最好和你一样肝肠寸断,最后回来求你原谅。

 

可你明明早就知道他是个不会回头看的人,真的发觉禅院甚尔不伤心,离开禅院家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如鱼得水,全然把你抛之脑后的时候,却又忍不住骂他。

 

男人果然是没良心的东西。

 

你边哭边骂,化妆品在脸上糊成一片难掩落魄的颜色,趴在洗漱台上让眼泪和胃酸一起流淌。

 

 

06

 

后来你走上父母安排的道路,一路顺风顺水进入咒术界高层,成为最年轻的烂橘子。

 

 

07

 

2018年10月31日19:00以东急百货店、东急东横店为中心,出现了半径400米的帐。

 

你得到消息赶到现场支援,和同行的几位咒术师被困在特级咒灵的领域中。苦战中特级咒灵一拳打碎了你几根肋骨,你失去作战能力,命悬一线。

 

禅院真希撑着你正准备从伏黑惠打开的缝隙中将你带出。

 

一双手自那仅能通过一人的缝隙中探出——从中出现在你面前的男人有一张你不会忘记的脸。男人天生一副称得上英俊的好相貌,但穿过嘴角的疤像突兀地将他割裂,使他有一种捕食者般的野性。

 

“……甚尔?”

 

你清晰记得他死时身体残破不堪,此时却完好如同他离你而去时一般。

 

男人却只用那双突兀染黑的眼睛仅仅给你一瞥,随即夺过禅院真希手上的特级咒具。

 

那一眼把你带回在眼泪里干涸的少女时代,带回那些年岁流转里死去的旧日时光,你思绪混乱都是些无关的画面,你想起那两条金鱼没有被养活后来只能埋在后院,想到禁闭室里摸着黑把你们的名字刻在相合伞下面,又想到自己为什么总对禅院真希偏爱一些,为什么所有人都嘲笑她不自量力,只有你鼓励她离开禅院家。

 

那些话分明是想对另一个连背影也未曾留给你的人说的。

 

“你也可以离开的。”禅院真希离家前曾问你,“为什么要留在这个地方?”

 

“我已经没有机会了。”你那时这样回答,“我依靠禅院家获得了一切,那些东西一生都会和我的骨肉血脉融合在一起。”

 

“你还年轻,还可以选择依靠自己获得一切。”

 

“你是自由的鸟,该去更广阔的天地。”

 

他曾经也想带你离开禅院,可你却希望他陪你留在这毫无温情的人间地狱里。

 

你为自己的年轻气盛和自以为是后悔了自他离去后的所有岁月,这份悔意再没有机会告诉他。

 

 

07

 

你自以为可以为他在牢笼里寻得一片安身之所,却忘记他不该被禅院的腐烂荒芜囚禁。

 

他注定是自由的鸟,该去往更广阔的天地。

 

那日清晨你从他怀里醒来,黑发散落在雪白的背脊上,像一捧心尖上终年不化的雪。他也曾想过和你共度余生。

 

只是你们谁都不曾说过,总觉得你们之间还有很长很长时间,总是来得及说的。

 

后来谁也没来及说出口,就像日出后消融的雪,从此了无痕迹、无处可寻。

 

哭着干翻了他们 #五条悟 #夏油杰 #家入硝子 # #all
开口训话时泣不成声。   太可爱,也太让人怜惜。     的印象始终绕不开“咸”和“甘”。   因为星浆体那次,一边哭一边把他往死里揍,眼泪冰冰凉凉,滴到他脸上,滴到他被她搞出来的伤口上...
】当兴奋的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男神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 #夏油杰
。   才不会允许Y/N带着这么可爱的笑容跟别的异性讲话呢。   :   由于工作能力出众又脾气很好很有耐心,公司决定让带一个新来的男生。   为了让他尽快融入这个集体,中午的时候,特意邀请...
】世界线收束前可以先谈个恋爱吗? #X原创
消失。 拥有最强的师杀手。   这个唯一一次到十四岁的时间点遇见的男人。 这年揍趴了家族里所有人以后翘家偶遇毫无还手之力被摁在地上暴揍。 鼻青脸肿捂着缺了门牙的...
】我好像拯救了世界但我不知道 #五条悟/夏油杰/x原创
原作者:琥珀   五条悟/夏油杰/x原创主。 玛丽苏有,OOC有,全员存活HAPPY END。 全文5000+ 逻辑死经不起推敲。     00   一句话总结   铁直只想游戏通关...
】退役师杀手会梦到jk老婆吗 #x
原作者:琥珀     x OOC属于我 婚后文学(?)逃家大小姐不会梦到师杀手 番外篇     00 “每个女孩都会幻想以后自己嫁给什么样的人吧,所以十八岁的我在想什么才会嫁给一个满脸...
】当他抱着的常用物品睡着 #同人 #男神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 #夏油杰
睡梦中可以石更吗?”   :   去到公寓的时候,他居然没有像往常一样开门把拉进去然后做这样那样的事,让觉得很意外,不过所幸他也没有锁门的习惯,象征性的敲敲门之后就推门走了进去...
【禅院直哉x推能和同担拒否的厌猫猫在一起吗?(前篇) #
原作者:ミカドド   -禅院直哉x -太子爷反穿,152被真希妈捅心脏濒死前穿到了现实世界,变成了一只猫然后被了家 -主是个推+梦 -有后续(。)   推能和同担拒否的厌猫猫在...
】最好的结局 # #
。”   “…”又看站在一边仿佛在看戏的,似乎想说什么,又移开视线,“算了…”   无意识施展了慢慢走向他。   五条悟没有阻拦,只是看着的背影沉思。   这家伙的...
【禅院直哉x推能和同担拒否的厌猫猫在一起吗?(后篇) #
。 “哈,亏知道我是谁啊,女人,果然是对我痴情不……” 男人的话都还没说完,已经嚷嚷了起来。 “不、不要直哉,我要,不要直哉!” 直哉:??   这个梦怎么这么真实啊,而且好不容易梦到...
】情商太低怎么办? #五条悟 #夏油杰 # #两面宿傩 #家入硝子 #庵歌姬
提议。     然后被野蔷薇锤了一拳:“白痴,压根不知道那段话的意思。”     “啊?”     惠一阵不好的感觉,再次扭头,果不其然已经消失了。     (二)     ...
】逃家大小姐不会梦到师杀手 #×
别的我也要七。”   “哈哈,祖传式的话给十吧。”   一直不出声站在一旁的握住惠的手看:“……想卖掉惠吗?”   “本来就是禅院的血脉,到禅院家也没什么不妥吧。”老头直起身子看...
】花了十亿,无痛当妈 # #
去赌马而放惠一个人在家的对惠的愧疚更深了。   带着这种复杂的心情,旁边吃着草莓看赌马比赛,对自家儿子离家出走毫不在意的。   “?”他给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