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悟X你】 后青春期 #咒术回战乙女向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棉绒驹子

 

 “ 暗恋的战场上没有赢家。

  我是仓皇出逃的逃兵,虽幸免一死,他却化作达摩克利斯之剑悬于头顶,日夜煎熬,不得善终。”  

 

  把排了三个小时的队才买到的欧培拉蛋糕寄回日本后,我走进了路边的电话亭。

 

“我现在和忧太在法国啊,给你买了欧培拉蛋糕,据说奥地利的哈布斯王朝和法国的波旁王朝长期纠纷,后来以联姻告终,婚礼上就有这道甜点压轴,听起来很圆满不是吗?” “最近的任务难度不大,我一个人完全搞得定。” “老师,我听说你最近开始带其他一年级生了。”

 

“圣诞节快乐,老师。”

 

  电话亭的玻璃起了雾,我看不清夜晚的街景,就用指尖轻点在上面,一路蜿蜒,水珠自指腹滑下,像是玻璃吞吐眼泪。

 

“说实话,我还真的有点想您。”

 

  我对着一通根本未拨出的电话碎碎念。

 

  我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只有电话听筒知晓。

 

  我喜欢五条悟,鬼迷心窍、大逆不道。由此五内灼烧,不得安眠。万般思念缠绕,无法诉诸于世。他就是我为自己打造的、世界上最小的监牢。

 

  从看到老师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生死不详、下落未明。

 

  求解脱啊,求解脱。于是我做了逃兵,当了懦夫。

 

  和忧太在国外执行任务的一年间,我习惯了每到一处都要在当地的电话亭拨打一通五条悟永远无法接听的电话。忧太不会过问为什么,就像我也不会问他为什么总是要在休息日去逛商场买一些有当地特色的首饰和娃娃这种只有小女孩才会喜欢的东西一样。

 

  都只是传递不出去的思念罢了。

 

  我有时也会希望这些电话被我真的失手拨出,让五条老师好好听听我那琐碎的日常、关于他的回忆、不入流的爱恋和无边际的想念。可惜,我虽然没用极了,但是在“隐藏”这件事上做得却十分出色。

 

  今年的夏季,我和忧太去了冰岛。从北部的胡萨维克坐上船,清晨出海。天地茫茫,一片深浅不一的蓝,海岸已不见,只剩深沉海面与月白天际相接,自成一体。

 

  海风凉得厉害,我伸手裹紧冲锋衣,突然间听见了一种奇妙的鸣叫。

 

  悠长寂寥,像是什么远古的神明从地球的心脏中发出的呓语。

 

  我看见了鲸。

 

  巨大修长的脊纵向破开一条白浪,尾巴向下弯曲、再翻起。沉入海下又腾跃。

 

  我向朝圣一样久久凝望这种美丽、强大、不可靠近的生物,几乎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就像曾经仰望五条悟一样渺小。

 

  我从小就能看见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拥有一种别人所没有的力量。家门不幸,流离失所,靠这种三角猫功夫和别人一起坑蒙拐骗,浑浑噩噩度日直到十七岁。

 

  我不知道五条悟是如何找到我的,那天下午,他问我:“要不要来咒术高专?”我听不太懂他口中的什么咒术、咒力。

 

  他站在我那狭小潮湿的出租房中,不足四掌宽的窗口非常给面子的漏进一束光,打在他的身上。

 

  恍若天神。

 

“去东京有什么好处?”“嗯,大概是有‘最强’来担任你的老师吧。对了,东京的甜品可比这里的好吃多了。”

 

  他把我捞出了那个闭塞落后的村庄,带我去见识了城市的霓虹。

 

  我那迟滞缓慢敏感自卑的青春期,由他开始。

 

  他是月亮,我得不到也喜欢、摸不着也喜欢,喜欢得绝望,只要他的光曾照到我的身上,我就甘做连夜筑天梯企图陪伴他的愚者。

 

  他会笑嘻嘻地揽住我的肩膀讨要我一直随身携带的糖果,会弯腰让我帮忙摘掉卡在眼罩后的落叶,会在出任务时给我带回伴手礼……

 

  我曾固执己见的把这理解为独一份的优待。

 

  可是就算是处于青春期的愚者也有自知之明,月亮的光也会照向他人,那光亮得人泪眼朦胧,只好仰面跌落天梯。

 

  我决定逃跑。

 

  和乙骨忧太一起离开东京的航班订在了晚九点。我万万没有想到可以在机场送别的人群中看到五条悟的身影。

 

“这就要走了吗?老师我啊,真的很伤心呢。”他微笑着拉长了语调说着这种可信度很低的话。

 

“拜托五条老师有点诚意好不好!”但我仍然走向了张开双臂的他。

 

  他太高了,我的手只好虚搭在他的腰间,脸侧贴在材质冰凉顺滑的制服上。

 

  我承认,我还是流泪了,眼泪飞快的被五条悟的上衣吸收,看不出一点存在过的痕迹。

 

  在外的一年间,我无数次的告诉自己:青春期的阵痛早就已经过去了。

 

  只是在深夜时,独自躺在酒店的床上,盯着透过百叶窗的光,这种阵痛还是会按时敲响在每一寸神经末梢,令我不禁胡思乱想。

 

“真遗憾啊,如果早知道那是最后一次见面,就多抱一会儿了。”

 

  五条悟看着他的学生拖着行李箱走向登机口,懒懒散散地背着手离开。

 

  她很乖,五条悟一直都知道。

 

  走出航站楼时,五条悟看向了天空,残缺不全的月亮挂在天上。该死的亮,亮得像他那个乖学生的眼睛,眨啊眨啊。月亮也烫,烫得像乖学生在他怀里流的眼泪,浸进了皮肤,烫得他心口痛。

 

  五条悟感觉自己不对劲“回去找硝子看看吧。”他自言自语道。

 

  他那时不明白,有一种情况叫做“后青春期”。

 

  他所有后知后觉的情绪和情感,都发生在了那个有月亮的,离别的夜晚。

 

】我的青春奇妙恋爱物语 # #x
才是正常的吧。     4. 【女儿,妈妈觉得也是一个青春期的少女,咱们现在在日本,不像国内那样严苛的看待早恋。妈妈也不和啰嗦,那两同学都不错,特别是那个白毛小伙,长得真是精神。要是...
X的世界 (反穿) # #X
最受欢迎的“疯批美人”设定,难怪最近各个社交软件都被刷屏了。     打了个哈欠按下平板第七集的暂停键,又往伸了伸懒腰。     老实说看到现在,并没有什么太喜欢的角色,可能是其他...
X】愈合 # #X # *he小甜饼
特级更棘手的诅咒。     选择的是近,对的速度很快,力量也很强,诅咒很快就被按在墙上失去了攻击力。     但有一点迷惑,老师直接用自己的几个式之一,或者领域展开不就好了吗?为什么非要...
X】兄妹关系? # #X *伪黑化(更多的是占有欲)
被满足。相应的,家也动起了歪心思,如果身上的强大力量能传承下来该多好……         所以在出生的这几年里,他们一直在界里找着天赋极强的女孩,希望能让后代继承天赋这件事...
死而生● x *x我 双视角
。   我一直记得,的手是热的,塞给我的那个馒头也带了点温,是他捂的久了。   高层们觉得关于我这个未婚妻的身份足够压住一阵子了,老头子们想用我扼杀反抗的心。   我说未婚妻这个身份不...
】早餐店老板娘可以拥有神仙爱情吗 ● x #x我 #无脑小甜饼
原作者:其嗔   *x我 无脑小甜饼 *ooc归我归我    白头发的那个人真的很难伺候。   开早餐店的第三个月,白头发那个人统共来了几,今天是嫌豆浆不够甜,昨天是粥太稀,大前天说玉子烧...
写老师的欧欧擦同人被发现了该怎么办(x我)●
来自的文学素养指导。   这,这是人能干出的事儿吗?气哭!   “那也没办法,作为你们的班导,除了负责培养你们作为师的能力,在一般教育上也不能落后,好好感谢吧、老师可是特别拨出时间给开小灶...
】中了奇怪的诅咒之后 #X # #伏黑惠 #虎杖悠仁 #狗卷棘
就和他有了婚约,还被家里长辈勒令必须在一起结婚。自小就是要什么有什么且从未被胁迫过的自然对有了意见,所以开启了后续他所说的一系列渣行为。          但现在他想开了,也后悔了,想追...
】当兴奋的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x妳 # #七海健人 #伏黑甚尔 #夏油杰
旁边,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陪聊天的那个人。   七海健人:   刚进公司实习的就像只小白兔,什么也不懂,和同期的一个男生跟着前辈的七海一起学习。   “Y/N有没有看最新的啊?那个展开真的...
××卡卡西】我的两个老师同时我告白● 旗木卡卡西●X●火影忍者
。 卡卡西给布置的课题,交给做。布置的论文,发给卡卡西写。 两个顶级天才在隔空交流中,碰撞出无数思维火花。 很快,你们之间的交流已经不仅仅限于课题、忍、仙、体,甚至开始...
X生长期 # #x #BG
原作者:棉绒驹子   *《青春期》的后续 *是甜的(确信) *“我敢说我爱到动魄惊心。”     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自己斜靠在的肩膀,脸颊埋进他的颈窝,轻轻呼气,他身上的气味烘起...
】我的神明 # #x
打扰我的歉意吧。”   不是询问,更不是请求,是命令。   回去之后的那些言论,才让我才知道了祂的身份。   出身于界御三家之一的家,百年难得一遇的六眼。界没有人不知晓,出生即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