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油杰X你】 观音不渡 #咒术回战乙女向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棉绒驹子

 

  “我们都是苦客。他不求渡,我难自渡。”

 

  华灯四起的时候,舞厅的旋转楼梯上就会响起杂乱的高跟鞋声。一群舞女绰绰约约地摇上二楼,留下一阵金粉香风和印在客人们脑子里的雪白手臂。

 

  那时的我也夹杂在其中,发髻高盘在头顶,项链、耳环、戒指,一样不少,一夜转出来的台子钱能买上一只一克拉半的火油大钻戒。

 

  细一数,自十几岁离家起,已经在这风月场上混了十年整。身边的小姐妹换了一茬又一茬,嫁人生子的不在少数,孤苦伶仃香消玉殒的更是多见。唯独我还在咬着牙卖腰扭屁股赚钱。

 

  谁不求个安生日子?刚入行时,和我交好的姑娘爱上了官员的儿子,不过月余,两人双宿双飞、珠胎暗结,日子过得紧紧巴巴但也算得上快乐,我时常去接济探望她。

 

  后来,她是在我面前被活生生打死的,那男人也被他爸爸的保镖强行从床上拖走,再也没了音讯。

 

  真心假意、虚虚实实。在这个地方,保命第一,赚票子第二。

 

  苦海无边,就先别妄言谈爱了。

 

  混乱的音乐里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望过去是田中,名下有十几家橡胶厂,名气不大不小,财产不多不少。他高举着手臂,在一片红红黄黄的光里招摇。

 

  我挂上笑摇过去,把鳄鱼皮的手包顺势甩在桌上,两条嫩生生的胳膊就环在了田中的身上。“好久不见啊,今天终于知道叫我啦?”

 

  放在平时,这老东西巴不得多揩两把我的油,今天他却尴尬地扯下了我的双臂,搓搓手,给我介绍那位坐在阴影中的“大人物”。

 

  “这位是教祖。” 我心中暗自不屑,田中这是开始信什么宗教了。

 

  那位教祖大人合手端坐,一身黑色五条袈裟,发丝散于肩头,取一部分与后脑扎了个髻。面容如玉,笑得神秘莫测,眼睛狭长,眼尾上扬,半合不合。

 

  眼风扫过我,我只觉得脊背一凉。

 

  哪里有和尚这么邪气,他就像个从深山老林里沾了烟火气成了精的大狐狸。

 

  “……你这些年攒下来的也不少,多行善事,多多积福嘛。”田中原来是早就摸清了底细,深信我的户头下有一笔巨款,要拉我一同给夏油杰投资。

 

  在田中的眼里,夏油杰这个假和尚有通天之力,能祛除一切邪祟。

  在我眼里,笑眯眯的夏油杰是个逛夜总会的骗子。

 

  “算了吧田中先生,要是真的有神明,早该帮我脱离苦海了。”“我不信人,更不信神佛。”

 

  拎包离开前,我不经意间扭头看了夏油杰一眼。他在暗处,收敛了笑容,面无表情,冷眼扫视场内的一切。

 

  是厌恶和鄙夷。

 

  那一瞬间,我丝毫不怀疑他会像碾死一只虫子一样除掉这里所有的人。他痛恨蝇营狗苟的普通人,我发誓,他一定是这么想的。

 

  他耳上的圆形黑色耳钉反射过冷透的光。我打了个寒颤。

 

  托夏油杰的福,我今晚的状态很差、心神不宁,和经理打个招呼准备提前回家。

 

  外面开始下雨了,我约的车还没有到,百无聊赖的开始用鞋尖踩地上的积水。我的影子倒映在水中,和花花绿绿的灯牌混成艳俗的一团,又被我踩成碎片。街上空无一人。

 

  “小姐,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夏油杰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他的双手收拢于袖中,微笑着向我走来。

 

  “不了。”我摸出烟盒,低头点燃。猩红火光亮起一瞬。深吸一口,烟草味和雨水的气味在这寂静的街道里缠绵得难舍难分。

 

  呼出的袅袅白烟中,我隐约看见夏油杰微微抬起了手。

 

  “我的存款不多,但是,如果不嫌弃的话,不妨去我家看看另一件我准备捐赠的东西。”

  “你说呢,教祖大人。”

 

  夏油杰的手又放了下去。

 

  我将家中的阁楼设成了佛堂。

 

  我与夏油杰一同沉默地望着眼前半人高、通体翠绿的玉观音。观音慈眉善目,笑意盈盈,指尖在烛光里闪耀着温润的光。

 

  夏油杰好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一个舞女,一个蝼蚁,一个嘴上口口声声不信神明的女人,用半生的积蓄换了一尊玉观音。

 

  窗外雨声阵阵,夏油杰心跳隆隆。

 

  我笑了,也随夏油杰一同盘腿坐下。“那时候比现在年轻,总以为虔诚一点就能从这东飘西荡的孽海中脱身,天天拜,天天求。”

 

  “后来,和我一起苦苦挣扎的小姐妹死在了我的眼前。”“从那一刻我就明白了,我没那慧根,观音不渡我。”

 

  “等哪天真两腿一伸,我也没办法登西方极乐,下十八层地狱,上刀山下火海也是迟早的事。”

 

  “你把这尊玉观音带走吧,别让我玷污这些菩萨老爷了。”

 

  “我这十年,林林总总算下来,最恶心的就是人。”

 

  夏油杰脑后的小揪揪不知什么时候散了下来,给他梳头发的许是个小女孩,手劲小,扎得松。他的耳钉映上了如豆烛火一点红,像是有了些许温度。

 

  他看了玉观音半晌,转头望向我,夏油杰的虹膜颜色深,眼白多,却很亮。

 

  他突然笑了,用手支着一边的脸颊,笑得咬牙切齿,笑得扭曲。“可惜了,我不求渡。”

 

  “这些东西,根本渡不了我。”

 

  他的半侧身子在烛光中,袈裟上的金线晃得我眼睛痛,另外半侧浸在幽深冰凉的黑夜里,像掉进了一个无人能把他救回来的噩梦。

 

  我突然感觉他好痛苦,无可名状的痛苦。

 

  于是我扑上前捧住了他的脸,他收紧了缠于我腰上的双臂。

 

  爱情的生发就在充满荒谬的电光火石之间,在有限的时间中,我和他都企图以一己之力殊死顽抗将其延长。

 

  我们像两只落败的兽,在肌肤相亲之中过渡彼此的体温,均衡对方的伤痛。

 

  这伤痛的基数是如此之大,我们交换一点、平摊一点,兴许就可以让对方好受些。

 

  我们赤裸着身体躺在他的袈裟上,我说:“这尊玉观音让你白白带走还是有点亏,做个交换吧,你把耳钉留下。”

 

  我捏了捏他的耳垂,和我想象中一样的冰凉。

 

  夏油杰侧身支起头看着我,参差不齐的发丝垂落,发梢延伸衔接之处是右手臂上青绿的血管。“睡吧。”

 

  他笑眯眯的,真像一只可爱的小狐狸。

 

  等我第二天睁开眼睛,夏油杰已经离开了。

 

  阁楼的玉观音被不知名的巨大力量击得粉碎,青白玉石屑铺满了地板。

 

  他留下了一张卡,里面的钱够我大手大脚花上一辈子。

 

  四年后的一个平安夜,我带着装饰好的槲寄生从自己开的花店里刚刚回到家中,就收到了一份署名“夏油杰”的小包裹。

 

  里面是他的那副圆形黑色耳钉。

 

  我放到掌心焐热,戴到了自己的耳垂上。

 

  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样的选择,我不清楚他在哪里。

 

  他不要观音渡他,但我等他。

 

#x
原作者:其嗔   *x我 *ooc归我 无脑码字流   。我心说,回头看看我吧。   我如愿看到了二十七岁的站在了我的对立面,所有人都告诉我那是他。   照片上他的额头上用铁丝做...
】特殊 ● x #x我 
原作者:其嗔   *x我  *ooc 归我 无脑码字系列   为什么会被困在这种奇奇怪怪的doi就出去房间啊。   关在一起对象还是暗恋对象。   说来惭愧,我暗恋的时间...
】当兴奋的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伏黑甚尔 #
旁边,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陪聊天的那个人。   七海健人:   刚进公司实习的就像只小白兔,什么也懂,和同期的一个男生跟着前辈的七海一起学习。   “Y/N有没有看最新的啊?那个展开真的...
x我】早春● x *不要在河流上面!
抽离。我说想让我松手呀,那叫声老师来听听。   其实被他拉着没什么的,大不了就一起摔。   话音没落,那边再一次打滑,惯性把我他那边拉倒,我在心里暗叫不好,这次是真的要摔了。没等我做好膝盖找...
】落叶 # #x
悟打了电话。也许是因为叛变的人是是其他的师,而是,五条悟最终没能下得去手。   收到他叛变的消息时,我在学校。推开他宿舍的门,没有人去楼空的场景,一切都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书桌上摊开...
】我好像拯救了世界但我知道 #五条悟//伏黑甚尔x原创
。   站起身一脚踩在五条悟的脚上,趁他吱哇乱叫的时候抢手机,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16   要去偏远的村庄祛除灵。   最近为了躲避五条悟煞费心机,此等好机会必然不能错过,于是...
X】 再回首 # #x #BG
地大呼小叫。“别闹。”一个熟悉得几乎被我刻在大脑皮层上的声音响起。   这我看清了,就算样子稍有不同,他也绝对是我的人渣前男友。“把话给我说清楚!去哪儿了!还想想和我好了!”我拔地而起...
哭着干翻了他们 #五条悟 # #家入硝子 #伏黑甚尔 #all
。     笑死,无下限也挡住。       第一次见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的主人公的狗死了而哭完。于是他看见红肿着眼睛,吸了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归为弱者,五条悟被...
】寡王能和寡王在一起吗? # #家入硝子 #五条悟x
连人带椅翻到地上。     敢置信的抬头看硝子:“哈?”     硝子很冷静的瞥了你们一眼,然后指了指的动态。     是一张和一个女性的合照。     “对吧?我都没有脱单那种人...
x】盘星教教主的友会是肥橘吗? #
会的猴子。 他厌恶他们,又不得不利用他们。 他们背负着毫无道理的仇恨。甚至知道他常常把“猴子”挂在嘴上,是为了告诉别人,还是告诉他自己——或者是为他的屠杀附加上所谓的“大义”呢...
】当他抱着的常用物品睡着 #同人 #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伏黑甚尔 #
,不要抱着衣服了,抱我吧!”   :   因为今天突然在下班前来了新工作,想拖到明天,所以只得给自家男友发了信息之后乖乖留下来加班。   进家门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急急忙忙把皮鞋脱掉,风风火火...
】当写作业的时候● 五条悟● ● 伏黑惠● 两面宿傩● 七海建人● x
。         “如果xx酱愿意和老师玩点游戏,老师就帮。”   dk         真好看,有点怪怪的刘海配着这样美人的脸,看起来居然一点也违和。         在被阳光洒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