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院直哉X你】 婚姻故事 #咒术回战乙女向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棉绒驹子

 

*离婚文学

*“不能被男人的道德所操纵,不能成为他们用以完善自己德行的工具。”

 

  吉川先生惊异于眼前客户的年轻,二十二三上下,面容沉静,素白的脸挂着轻浅笑意,眼部线条分明,瞳孔清凌凌的亮,像被八月的泉水和月光泡了一整夜。姿态柔和舒展,啜饮着事务所纸杯中的茶水,微微垂首,露出颈后一片雪白的肌肤,未束紧的檀木色发丝扫在其上,山雾朦胧,氤氲不清,好像年轻女子的一个眼神就能把人拉回江户时代。

 

  美是美的,只是无端令人哀伤。

 

  吉川清清嗓子道:“女士,不妨讲一讲你的经历,这样在离婚的后续协商中我们才能尽可能的为你争取更多。” 闻言,她细长眉毛蹙起,思索片刻后轻声说:“我和直哉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

 

  我和直哉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我是被他选中的。禅院家族对于咒力和美有着近乎扭曲的严苛,混乱的血脉下是令人作呕的臭气,我们都是通过代代筛选过后得到的,先天就学会了顺从的美丽怪物。

 

  那天和我一起去的女孩子有好多,大家都穿了相同的和服,吉量色的纱罗上是串串紫藤,重重叠叠紫影排成一列,安静地在木回廊上闪动,发出“唰唰”轻响,没人敢说话,没人敢抬头。领进屋内后,我们又整齐划一的侧身俯首跪坐于地板之上,等待家主嫡子的挑选。成为谁的妻子对于我们来讲完全没有差别,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繁衍,换一个地方做一尊瓷像,换一个地方成为禅院家男人炫耀攀比的货物。

 

  没有差别的,从妈妈开始,从妈妈的妈妈开始,就没有差别的。

 

  直哉好像刚刚结束训练,喘气声还有一些不均匀。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从头响到尾,最后懒散停在了我的面前。“就她吧,长得不错。”说罢,轻轻嗤笑一声,“看样子也能伺候好我。”

 

  我这才见了自己未来的丈夫第一眼:眼尾上挑,漂亮得恶劣。头发漂成金色,手收拢进袖中,自上而下地望着我。

 

  我们的婚礼仪式选择了佛前式。穿着白无垢于佛像前宣读永结为好、一生相守的誓言时,一线光打在佛像慈航普度的右眼上,由此拉长,溶于我与直哉二人之间,分割得整整齐齐、恰到好处。

 

  直哉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人,他能将禅院家的产业管理好、天赋卓绝、能力超群,是这一系中最亮眼的存在,人人都将他视为理所当然的下任家主。他只是很难让我感到快乐。

  因为我是如此崇拜他,我必须爱他。

 

  或许爱的种子在我年轻的胸腔内是真的存在过,但我永远无法忘记他把我精心挑选的白山茶挑出一枝,轻捻旋转,而后扬手抛于地板:“这种低贱的东西不要再出现在房间里。”即使我在前一秒刚刚满怀着新婚的喜悦,脸上是克制不住的笑意望着他,告诉他我最喜欢白山茶。

 

  直哉的高高在上和傲慢是从骨血中生出的。他丢掉我的花并不是在和我作对,因为我所说的话他也根本不会去听。

  他是真的不喜欢白山茶,就像国王真的不在意侍奉的奴仆在想什么。

  他是国王,他视我为奴仆。

 

  更多的时候我是一个温驯的影子,为他侍茶、插花、擦汗、揉肩,倾听他所有自大狂妄的言论然后微笑,同床共枕时将午夜梦回被噩梦惊醒而汗湿的他抱紧,轻拍他那比我宽阔有力数倍却在颤抖的肩背。

 

  他的生活我插不上话,直哉也不允许我多嘴。

  他不在家时我喜欢看电影,一部《罗马假日》可以翻来覆去地看好多遍,我试图给我和直哉的婚姻加诸许多浪漫的理由和期许,即使现实生活中他无限轻蔑漠视,我无限沉默容忍。但至少在电影中,我能找到些许被爱的幻想,直哉回家后只会问也不问我的意见,径直关掉投影仪,扬声说:“好吵。”然后命令我去准备午餐。

 

  我们的生活中偶有柔情。记得有一次,他的头发长长了,露出一点黑色发根,在一片金色中十分显眼,像是长出麦穗的土地。注重形象又爱美的他气得直说:“受不了,丑死了。”要我帮他补染,我看着他的发顶,一点点抹好膏体,他突然抬头望向我,猝不及防地问道:“我这样是不是不好看了。”我说,不,这样也很好看。他咧开嘴笑了两声,露出了尖尖虎牙,然后看向镜中的自己冷哼:“那当然。”

 

  那一秒的直哉像个恶劣又可爱的自恋男子高中生,我为他隐秘而剧烈的心动几秒,而这几秒钟又足够将我困在这段几近将我溺亡的婚姻中很久很久。

 

  直哉不喜欢真希,二人见面次次都要唇枪舌战,动辄大打出手。“身为女人,一点女人该有的样子都没有,可惜浪费了这张脸。”真希不与他多言,暗骂一声“讨厌的臭虫。”便俯身冲过来。

 

  真希的体术强悍到我相信假以时日她能够比肩甚尔,直哉轻视她,却在不经意间被真希用刀柄击中肋下。

 

  她用了全力,我看到直哉的脸色不妙,急忙走上去擦掉他额上的冷汗并询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他咬着牙,面容扭曲,抓住我交叉的领口,恶狠狠地说:“没用的废物凭什么凑上来,你有什么资格?给我滚下去。”

 

  太阳明晃晃的直射我们,我的眼睛被刺的胀痛,无法睁开,连呼吸都困难。我只是感觉自己在一瞬间碎掉了,裂缝中间跌落的是我不该有的自尊和不值钱的心动。

 

  我忘记自己是如何离开那片区域的,我只是在反复羡慕真希,她好自由,像一只鸟,我也想变成一只鸟,脱离人类的躯壳,就带着灵魂去流浪。

 

  真希离开的那个清晨只有我去送别她,露水挂在我盘好的头发上,像一滴滴晶莹滚落的泪水。真希皱着眉头问我:“你准备一直这样下去吗?和那个烂人在一起。”我替她整理好制服领口,“不会了,很快就不会了。”

“那么,一路顺风。”我微笑着同真希告别。

 

  在这段婚姻生活中我自卑又割裂。我期待丈夫能够抱抱我,又时刻都在害怕他的命令和轻视。在接吻时他喜欢用手掌用力扣住我的脖颈和脸颊,他的舌钉偶尔会在激烈的亲吻中敲击我的齿面。我不喜欢他的手掌和舌钉,太凉了,像冰块和长矛,在我的口腔肆虐翻滚、又将我的躯体连同思想牢牢固定掌握。

 

  我的母亲在得知我想要离婚的想法时十分震惊,“直哉他并没有侧室啊。”她要我继续留在直哉身边竟然是因为他没有侧室,我的母亲甚至为这一点而对直哉感到欣慰。“不,这不是他将我的一切奉献视为理所当然的理由。”我与母亲讲不通,她认为一个好的妻子就应该全心全意的为丈夫与家庭而活。

 

  那天稀松平常,我们正准备共同去赴宴。我站在门口替直哉穿好外套,用像问他“今天晚餐想吃什么”一样平淡的口吻说:“我们离婚吧。”他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地睁大了那双艳丽上挑的眼睛望着我。不等他开口,我强稳住委屈的心绪:“一生的承诺太久了,我真的疲惫不堪。”

 

  “你不知道我喜欢白山茶,不知道我喜欢的食物,不知道我喜欢看电影。还记得吗?那天你去取定制的衣服,被店员问起,你却连我的手机号码都不清楚。”

 

  “我为你打扫、做饭、熨烫衣服,多少年了?一句来自丈夫的谢谢都没有得到过。”

 

  “禅院直哉,你不明白,婚姻是一台精密运转的仪器,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像生了锈的齿轮一样在为之不停转动。”

 

  “我也会累的。”我的手颤抖不停,捂住了流泪的双眼,几乎歇斯底里地带着哭腔说:“我真的好累,一秒都无法坚持下去了。”

  “在作为你的妻子之前,我是一个女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要的是尊重,懂吗?尊重。”

 

  禅院直哉看着空荡的客厅、冷掉的残羹和花瓣枯萎凋落的山茶,酒精让他不清醒。

 

  在天旋地转跌进卧室的床时,他混沌的大脑忽然想到,自己似乎是喜欢过自己的小妻子的,只是时间太久,竟然连他自己都已经忘记。

 

  残阳将他寸寸紧逼,照在他再次长出的黑色发根。

 

  白山茶很好看,当年那么多人里,只有她衣服上的紫藤花漂亮得让人想把她立刻娶回家。

 

  他还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但很快,他又觉得自己什么都没错。

 

  “所以,故事大概就是这样,接下来的事情就要麻烦吉川先生了。”年轻女人微笑着轻轻点头向吉川示意。

 

  下雨了,窗外翻涌起潮气,浅灰地面被寸寸打湿。“对了,您有女儿吗?”女人突然问道。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说:“没什么的,只是希望您告诉她:我们的选择有很多,婚姻并不是人生的必修课,想做什么就去做吧,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她抬手拢拢散落的发丝,羞涩地笑了一下:“或许我有些词不达意,但我现在,真的很自由,第一次这样自由。”

 

  吉川看她打开伞缓缓走入雨幕,身影玲珑窈窕,像一只云雾中的白鹤,引颈展翅,婉约地飞向了属于自己的山野中。

 

x】甚尔推能和同担拒否的厌猫猫在一起吗?(后篇) #
原作者:ミカドド   -x -太子爷反穿,152被真希妈捅心脏濒死前穿到了现实世界,变成了一只猫然后被了家——然后在前篇里发现自己变了人,这里是后续。 -主卖猪失败只好养猪 -带...
x】甚尔推能和同担拒否的厌猫猫在一起吗?(前篇) #
原作者:ミカドド   -x -太子爷反穿,152被真希妈捅心脏濒死前穿到了现实世界,变成了一只猫然后被了家 -主是个甚推+梦 -有后续(。)   甚尔推能和同担拒否的厌猫猫在...
】你们家都盛产耙耳朵吗? #
京都腔过于可爱,我想看他挨打和学习德。 因为不知道jjxx会怎么画所以我流私设很多。 被打脸就跑路,写完爽了再说。     【伏黑甚尔】   多年后的初恋重逢   01 “那个甚尔完全没有...
【五条悟】追寻 # #x
一级师时,在越来越讨厌时,在我知道五条少爷收养了甚尔叔叔的孩子时,我们的关系还是没有任何的进展。   五条少爷来拜访家里,又像小时候那样,在后院里说着讨厌人的话。   “不要做些无谓的...
【伏黑甚尔X】 富婆奇遇记 # #x #甚尔 #BG
脸。       比如我在闲来无事时阅读话本子,读到主角给主角捏了个面人时,就举着书去找甚尔要面人,他顶着一张嘲讽的帅脸用三白眼看我,“这是在做什么梦呢?”语毕走出院子。       第二天我的...
】寡王能和寡王在一起吗? #夏油杰 #家入硝子 #五条悟x
介绍介绍那位看起来很温柔的小姐吧?”举着望远镜附和。     “所以我们就蹲在草丛里看?”硝子又一次挥开了飞过来的蚊虫“还有上一次隔壁府立的就是因为千里迢迢跑来给炫耀朋友,结果第二个星期...
】来聊天吧 #x #
英语本当上手!   五条悟:老师没有奖励吗?   萝卜吃兔子:有的老师,但要先把德大师和脑花请出去   夏油杰(脑花):?   :你们就不能自己建个群吗?   萝卜吃兔子:就不能不待在我们...
】退役师杀手会梦到jk老婆吗 #伏黑甚尔x
原作者:琥珀     伏黑甚尔x OOC属于我 婚后文学(?)逃家大小姐不会梦到师杀手 番外篇     00 “每个女孩都会幻想以后自己嫁给什么样的人吧,所以十八岁的我在想什么才会嫁给一个满脸...
】再见,怪物小姐 #真人x
惭愧,没有遗传到家天与缚的强健体魄,却不知道从哪个旮沓里遗传到了恐。   参加奥运会的梦想无情破碎,只能做个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007师。   界阳盛阴衰,出任务的搭档大致都是男性,导致...
】我好像拯救了世界但我不知道 #五条悟/夏油杰/伏黑甚尔x原创
着无下限式狂轰滥炸的疯子和记忆里并无任何不同。   单人突破了众人混战,挥舞具砍废灵冲到五条悟面前,一拳打在了那张漂亮嚣张的人共愤的脸上。   在被一拳打飞之前,五条悟还是懵逼的状态...
【五条悟X的世界 (反穿) # #X
最受欢迎的“疯批美人”设定,难怪最近各个社交软件都被五条悟刷屏了。     打了个哈欠按下平板第七集的暂停键,又往后伸了伸懒腰。     老实说看到现在,并没有什么太喜欢的角色,可能是其他...
】和包养的男人填婚姻届也可以吗 # #伏黑甚尔
,惠,这是妈。”   到很久之后,上了高专的伏黑惠回忆起和自己继母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都会被尴尬到捏紧拳头。   但是,他还是很庆幸自己的父亲能遇到。   母亲的早逝和父亲的不靠谱让他对家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