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油杰X你】 再回首 #咒术回战乙女向 #男神x你 #BG

sodasinei 2021-07-15

原作者:棉绒驹子

 

*重返2006年

*一切怪力乱神均为虚构

*打砸他人财物属于违法乱纪行为,不可取

 

 

“破碎就破碎,我愿为爱焚于业火。”

 

我的前男友是个人渣,我的生活都被他毁了。

 

他让我相信我们有数不清的兴趣爱好相同、想法不谋而合,就好像你一个人在世界上孤孤单单地走了很久,突然间有个特别了解你、口口声声爱你爱得不行、一切都和你如此契合的人跳出来,站在你面前说:“我已经寻找你很久,我们是天生一对。”

 

就在我沉溺于这段宿命般的感情不能自拔时,他云淡风轻地抛弃了我。

所有的承诺都像是假的,他骗我。

 

我是一尊石像,被他的拥抱禁锢到留下了他的形状,当他离开后,我便破碎,无法完整,遍地都是我心碎的痕迹。脊柱似乎都被他的不告而别打断,我再也没了挺胸抬头直视这城市的太阳的能力。我没办法说明这种感觉,自从他离开后我都活得很模糊不清,胡乱咒骂他才能让自己好受一些,然而这份舒畅对于我痛苦的基数来说是如此渺小。

 

从酒吧出来,扶着墙一路摇摇晃晃,金属包扣不停打在墙面上,在夜色中发出闷响。没吃晚餐,草草塞了几口水果就灌了一肚子酒液,现在胃部是灼烧的痛感,还有七分钟到午夜十二点,这个时间若是放在平时,我远不会走出酒吧,但今天我的第六感催促着说:“出去吧,出去看看。”大脑已经不能进行基本思考,它只会在我的头骨中发出直白浅显的大笑抑或是哭泣。

 

我的身体先一步作出决断,直挺挺地一步一踉跄跌出酒吧,把震天响的音乐和躁动的人群抛在身后。贴着墙走入夜风,我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马路、垃圾桶、景观树、壁灯、车流……一切事物都变成抽帧后的电影片段,视觉暂留在我的视网膜上。

 

“卜卦寻人、卜卦寻人……”电子女声遍遍重复一句话,无机质响起在我身边的巷子中。顺着声音寻去,看到一个老妇人正在把十几粒骨白色的骰子放进乌木色的小桶,有“哗啦啦”响声流出,靠近她才发现所有的骰子上都没有点数。

 

丝毫不顾忌地一屁股直接坐在她身旁的地面上,小石子扎得我大腿内侧痛。“寻人,看看我前男友还活着吗。”我笑嘻嘻地把钱掏出来放在老太太的小桌板上,酒精导致我的手指一直发抖,没办法按张数好,干脆就抓了一把纸币给她。

 

“缘分未了。”她点燃三根线香,中指食指交互轻轻一弹、一口气吹开燃尽的香灰,微弱光线中霎时间闪起三个小红点。焚香味充斥鼻腔,我看她捏着这三根香在我头顶划圈,有点莫名其妙。胃部的刺激性酸痛没有停止、大脑彻底宕机,我好像喝得真的有点多,此刻只想闭上眼休息一会。

 

“缘分未了。”这四个字像是轰炸机,呼啸过境,把我砸得不省人事。

 

风的温度变高了,这是我的第一感觉。勉强睁眼等视野清晰:一片绿树浓荫,青色砖石整齐铺在地面,日头正盛、蝉鸣四起。我毫无形象地倚坐在一根石柱边,不知接受了多久日光的炙烤。

 

阴影投下,突然有人轻按我的头顶来回拨动,“杰!你快看,这里有个奇怪的女人!”那人没礼貌地大呼小叫。“别闹。”一个熟悉得几乎被我刻在大脑皮层上的声音响起。

 

这回我看清了,就算样子稍有不同,他也绝对是我的人渣前男友。“夏油杰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你去哪儿了!还想不想和我好了!”我拔地而起,冲上去抓住他的领子鼻尖对鼻尖就开始质问。眼前这个穿着奇怪高领衫和灯笼裤的小揪揪夏油杰低头诧异地看着我,眼睛瞪到前所未有的大。

 

“咳……小姐,你可能认错人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他将手握成拳,放在唇边掩饰性地轻咳一下并否认了我,耳朵却可疑地红了起来。

 

“所以你既不清楚夏油杰的职业、也不知道他的具体情况。”身材高大的络腮胡墨镜男浓眉紧缩,严肃地看着我和夏油杰。“总的来说是这样……但他真的是我的男朋友!我连他身上哪里有痣都一清二楚!”我急于为自己争辩,努力自证身份,还找出手机里和夏油杰的合照给他们看。

 

那个一头白发戴着墨镜的男孩子来回把玩我的手机,看见我和杰的合照还会发出“哦哦哦”的怪叫,对坐在我身边一脸平静的夏油杰疯狂挑眉。

 

夏油杰,不,是2006年的夏油杰,一如既往的宁静祥和,眯眯眼带着微笑,反身锁住五条悟,夺回我的手机,双手捧住归还,“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我能感受到小姐没有说谎。”不卑不亢、十分从容有礼。“请你不要担心,我们一定会尽快找到解决的方法。”他微微俯身鞠躬,安抚我的情绪。

 

年少时的夏油杰什么都好,一看就是那种五讲四美、时刻肩负重任、有他在没问题的好学生,只是太有距离感了,这让与他同床共枕三百多天的我陌生而熟悉。

 

直到晚上钻进被子中我还在恍惚,一切都太魔幻。我回到了2006年、我的男朋友其实拥有类似于魔法少女一样的能力、我还住进了他专门给我腾出来的房间。那个算命的老太太强行把我这个普通人推进了闻所未闻、光怪陆离的世界,我甚至没办法在此刻理清思路来确认这一切是否真实。

 

这是他的一段成长经历吗?抑或只是我极度思念下的幻想。

 

曾经和他在一起时,我抱着他的脖子抱怨,嫌与他相遇得太晚。你们懂的,太喜欢一个人时就恨不得同他一起长大,亲眼看他掉第一颗乳牙、抽第一支香烟、第一次拿到一百分、第一次被女孩子表白……所有未与他相遇的时间与我而言都算作空白缺憾,我都想补上。

 

今日一朝圆梦,我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裹着被子来回翻滚,似有百爪挠心,令我无法安眠。起身环视他的房间,比想象中的还要整洁:《虎胆龙威》的海报正正当当贴在墙上,旁边挂了一副格斗手套,书桌上两本小说集和课本放在一起靠边摞好,钢笔贴紧练习草稿放置,椅背搭着一件刚洗好的黑色外套,散发着干净的洗衣粉香气。

 

我拉开门准备出去遛一遛,就看到夏油杰坐在檐下,笑着问我:“一起看星星吗?”他的神态和我们最初相遇时别无二致,那时他也这样笑着问我:“今晚一起看星星吗?”我鬼使神差就答应了这个堪称恶俗的搭讪,这次也不例外。

 

一般情况下我经常拒绝别人,但却很难对他说:“不。”

 

2006年的夜空要清朗许多,碎钻样的星子闪在他的眼睛里,这时的他眼睛黑白分明,干净得像从未见过暴风雨的青白天空,也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好景色。我恋人的眼睛也云淡风轻,但仅限于表面,其下的暗潮汹涌我总将其归结为成年人的纠结。

 

“这个问题可能会有点冒昧,但我想知道,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他斟酌了一下言辞,认真地望向我。“你肯定是看中了我的美貌!算了,你莫名其妙走上来和我搭讪,我就也莫名其妙答应了和你在一起。”“但是我们相处得很好哦,你很喜欢我的。”我用自己光裸的膝盖撞了撞身边法相庄严的小活佛的膝盖,看它们一起摇摆起相同弧度。

 

“不过,我猜你也没有很喜欢我。后来我们分手了。”我低头不去看他,“是你不要我了。”我低声说,几乎连自己都不愿意听清。

 

“不会的。”他反驳我,掷地有声。我们之间陷入沉默,只有蝉鸣不停。我不懂他怎么有自信这样笃定,但他这样严肃,他了解自己总也多过我了解他,过去他什么也不肯告诉我。

 

那天晚上我们乱七八糟聊了很多:咒术师的高危性、他所执着的正论、挚友、电影、诗集……他曾经不愿和我谈论的事情都聊了个七七八八,甚至喝光了十二罐啤酒。

 

我第一次感受到他也是个这样饱满、鲜活的小男孩,对世界有早熟而独到的见解。兴致浓时我一把拉起他,借着酒劲说:“咱们偷偷地去市中心找一家婚纱店吧。”夏油杰没问为什么,等我回过神时自己已经坐在那条被他称作“虹龙”的大家伙背上大笑尖叫了。

 

凉风一口一口灌进我的肚子里,头发尽数吹到后方,我却如此酣畅。他突然问我:“如果你知道我会和你分开,你还会……”不等他讲完,我大声打断他。

 

“我还是会和你在一起!再来一千次、一万次!”

“不管多少次!我都喜欢你!”

“不后悔!”

破碎就破碎,我愿为爱焚于业火。

 

回头看他,恋人年轻的脸庞失去了镇定从容,毕竟是少年人,听到我撞到南墙心不死的言论会震惊。

 

凌晨两点,婚纱店都已经打烊。夏油杰酒醒了,我却还没醒,他问为什么要来婚纱店时我正四处寻找称手的砖块。

“我想有一张和杰的婚纱照。”说着甩手就打碎了橱窗的玻璃,抱出一大捧婚纱。06年的样式在我眼中已经过时了,但我仍然找了个角落换好它。

 

夏油杰肯定不认可我鲁莽的行径,但他或许是在可怜我、或许是在思索补救的办法,总而言之,他没有去制止我的醉酒疯狂行为。

 

“来吧。”我挎过他的手臂,走到早就设置好的手机前,拍摄了来自2006年的婚纱照,我心目中的、一生一次的、新郎必须是夏油杰的婚纱照。

 

闪光灯亮起。

 

等我再次睁眼,已经回到了那条小巷子,身边还是那个卜卦的婆婆。

 

清晨降临时,2006年的夏油杰已经找不到昨天奇迹般降临的“未来女友”,只是房间里乱堆的被子和摊开的笔记本证明她确实来过,笔记本上写着:不要在2016年8月4日下午3:30去海滨口经贸公司宣讲啦。再见,男朋友。

 

蝉鸣、热气、夏夜、零散的啤酒罐、碎掉的婚纱玻璃展柜……年轻的夏油杰深呼一口气,在这个被命运搅乱的夏天,一切都像一场梦一样,他什么也没能抓住。

 

我按开手机,照片还在。昏黄路灯光下,我穿着繁复过时的婚纱,笑得连牙龈都看得一清二楚,身边尚且青涩的夏油杰站得笔直,低头微笑着看向我。

 

我问卜卦婆婆:“我的未婚夫到底在哪里呀。”

她低头按灭了线香,摇了摇骰子:“他愿不入轮回道,换片刻与你相逢。”

 

我以为我的时间线是一个闭环,而夏油杰未来的人生则会是一条通荡坦途,可他心甘情愿投入属于我的时间洪流,在有我的世界里倾尽爱意,不死不休。

 

我开始笑,看着我们简陋至极的婚纱照开始不停发笑,手机屏上却落了一滴又一滴水渍。

 

夏油杰什么都好,就是不听我的话,你看,他还是来找我了。

 

我突然想起和他第一次见面,是在2016年8月4日下午3:30的海滨口经贸公司,他穿得像个假和尚,一眼就看到了我,笑着问我。

 

“今晚一起看星星吗?”

 

】特殊 ● x #x我 
,剩下的都是慢慢苍老的岁月,没有力气支撑我去来一场罗曼蒂克的爱情了,况且最盛大的五年都献给了,我没法拿出多余筹码来等价交换了。   所幸还有这场花了五年才换来的恋爱足够让我用余生慢慢回味...
】落叶 # #x
悟打了电话。也许是因为叛变的人是,不是其他的师,而是,五条悟最终没能下得去手。   收到他叛变的消息时,我在学校。推开他宿舍的门,没有人去楼空的场景,一切都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书桌上摊开...
x我】早春● x *不要在河流上面!
抽离。我说不想让我松手呀,那叫声老师来听听。   其实被他拉着没什么的,大不了就一起摔。   话音没落,那边一次打滑,惯性把我他那边拉倒,我在心里暗叫不好,这次是真的要摔了。没等我做好膝盖找...
】当兴奋的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伏黑甚尔 #
旁边,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陪聊天的那个人。   七海健人:   刚进公司实习的就像只小白兔,什么也不懂,和同期的一个男生跟着前辈的七海一起学习。   “Y/N有没有看最新的啊?那个展开真的...
】总之就是非常无语 # #五条悟 #狗卷棘 # #x
,所以才不跟他计较的。   在后辈中跟家入硝子的关系最好,跟的关系也还可以,或者这样说,家入硝子比“其他人”更为高一些,五条悟比“其他人”则是低一大截,在“其他人”的范围里。   当然,这是...
】寡王能和寡王在一起吗? # #家入硝子 #五条悟x
消化了,人喜极而泣。      就是甚尔连夜跑来把这个自信喊他“姐夫”垃圾白毛揍了一顿。      还没打过。      导致拿着这事嘲笑了甚尔一年。      (七)      有点懵...
x】盘星教教主的友会是肥橘吗? #
原作者:ミカドド   -x -完全走玉碎篇+0卷原作路线,主被杀妻证道后变成猫了() -一般人主,微胖吐槽役JK   没问题的话⬇️   01   沙朗斯基说,某种意义上,世界本身就...
哭着干翻了他们 #五条悟 # #家入硝子 #伏黑甚尔 #all
。     笑死,无下限也挡不住。       第一次见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的主人公的狗死了而哭完。于是他看见红肿着眼睛,吸了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归为弱者,五条悟被...
】我好像拯救了世界但我不知道 #五条悟//伏黑甚尔x原创
。   站起身一脚踩在五条悟的脚上,趁他吱哇乱叫的时候抢手机,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16   要去偏远的村庄祛除灵。   最近为了躲避五条悟煞费心机,此等好机会必然不能错过,于是...
】当他抱着的常用物品睡着 #同人 #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伏黑甚尔 #
原作者:肥宅大佬AKI   ✨ 太优秀了╮( ̄▽ ̄"")╭恭喜剧场版,2季也一定要出呀~ ✨ 悟/娜/甚/,熟最香了,yyds ✨ Y/N=your name 正文: 五条悟...
】当写作业的时候● 五条悟● ● 伏黑惠● 两面宿傩● 七海建人● x
原作者:饴糖   内含五条悟//两面宿傩/七海建人/伏黑惠 ooc有   dk五条悟         “呜呜呜,悟,救救我啦!这个数学真的好难啊。”         手里握着签字笔,看着那行...
】慢性死亡 #
。”       (五)     美美子和菜菜子叽叽喳喳的对说今天她们同大人去的地方,看起来很高兴,她们确实是把当作了同伴。     只想掐死她们。     不止她们,包括所有人,的老的少的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