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哀】恋爱幻想 #名侦探柯南 #灰原哀

sodasinei 2021-07-16

原作者:零下七百

 

迟到的520贺文,6k5字已完结。

有私人设定,ooc预警。

 

1.  灰原哀的社死现场

 

“借过!谢谢!借过一下!啊,抱歉!”

 

在便携袋第N次擦着别人发梢从头顶掠过后,江户川柯南不得不得改变一下拎奶茶的姿势,将双臂尽可能拢在胸前,然后挤过一排排人潮汹涌的看台,走向某个区域。

 

“柯南,你回来啦,你看!小哀入场了!”吉田步美指向看台下花花绿绿的人头,眼眸里有光影在攒动。

 

“哪呢?我怎么没看见?”

 

邻座的圆谷光彦和小岛元太将手指圈成望远镜形状,不停扭动着身体,试图在人海中寻找一抹茶色,兴奋劲毫不亚于在青春偶像演唱会现场。 

 

“拜托,不过是普通的健身操表演而已。”

 

体育场挡雨用的遮阳棚不足以将夏日暴戾的阳光隔绝在外,江户川一屁股坐在元太身边,抬手抹掉挂在脑门上的汗珠。

 

他着实嫌弃这种打着“强身健体”旗号的夏运会,也对隔壁几位初高中校友不约而同翘课,只为替受学分胁迫而随意在[健身操]项目后面打勾的灰原哀加油这种行为表现出极大的疑惑。

 

江户川柯南将手里的冰可乐仰头灌下大半,打了个无声的嗝,碳水化合物中的二氧化碳携着液体中的冰凉从胃中逆流而上直冲天灵盖。

 

“好爽——”

 

烈日高悬将灰原哀晒到两眼发花,紧勒在身上的健身衣压抑住了两万多个妄图向外散发热量的毛孔,她机械的跟着音乐节奏做出相应姿势,抬手,举过头顶,转圈,再放下,如此循环。

 

灰原哀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挂在展示箱里被迫旋转的烤鸭。

 

她肢体动作中呈现出的慵懒与僵硬,和周围拼命把每个动作幅度拉到最大的女生们形成了鲜明对比。

 

一圈、两圈、三圈...

 

灰原哀在心里默数,当她终于完成最后一个动作并打算长出一口气时,音乐戛然而止,随即从校园广播中传出一声极具穿透力的呐喊:

 

生物科学系的灰原哀,我喜欢你!

 

雄浑高亢的男声伴随着麦克风扎耳的高频啸叫持久回荡在东大绿茵操场上,惊的连操场带看台的几千人同时目瞪口呆。

 

当事人还在神游太虚,她正琢磨着回宿舍洗个澡,然后拉上吉田步美去校外新开的甜品店打发时间。

 

不知道是谁带头夸张的吼了句“哇哦~”,瞬间在人潮里引发了多米诺效应,此起彼伏的起哄声一浪高出一浪,全都送给了这位叫灰原哀的女生。

 

哄闹中灰原哀花了足足两秒才从突如其来的告白中反应过来,随即意识到自己正在经历着19年,哦不,是29年人生中的第一次大型社死现场。

 

上午比赛很快结束,之前人满为患的看台也开始变得稀稀拉拉,学生们熬不过炽热的太阳,三三两两躲进甜品店或是餐厅里,这些场所冷气打的很足,完美将夏日的燥热隔绝在另一个世界。

 

不过,有的区域冷气却似乎开的有些过头。

 

“我已经打听清楚了,那小子是田径队的,下午正好有110米跨栏比赛,等我替你报仇...”

 

“江户川,如果你还想从我手上拿到下个月唐泽教授专题讲座的入场资格,就请保持沉默,或者立马失忆。”灰原哀面无表情的扔下这句话,用叉子卷起一撮意大利面。

 

所谓马屁拍到马蹄上大抵就是如此,这一刀算是捅进江户川柯南的心窝子里了,他瞥了灰原哀一眼,拿起刀叉狠狠的切割起牛排,挤出肉中血色的肌红蛋白。

 

唐泽教授,主授犯罪心理学,专题讲座一票难求,灰原哀用两篇专题论文从大四学姐男朋友手上换来了入场资格,而选修这门课程的江户川柯南立马向她口头支付了Chanel最新款钱包。

 

“好啦,你们两个,吃饭的时候要保持好心情。”感受到气氛变僵的步美开始打圆场,把一份的蓝莓圣代推向对面。

 

郁闷归郁闷,灰原哀默默接受了这份好意,不得不说,冰淇淋的绵软与酸甜用来平息盛夏的火气确实很有效,一勺,再一勺,开始微微上扬的嘴角宣誓着她的的心情在逐渐变好。

 

江户川柯南叉起牛排偷偷看向灰原哀,她还在慢条斯理的吃那一小碟子意大利面,煮的恰到好处的面条外裹着粘稠的海鲜酱,和她今天涂的唇釉颜色十分像,每一口,灰原哀的唇边就会沾上一点,她用舌尖轻轻一带,然后把相似却不相同的两种颜色一起吃下去。

 

她好像只猫,江户川柯南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个奇怪的念头。

 

灰原哀巧妙的捕捉了这道目光,她将一根根意大利面,一勺勺冰淇淋填进已经饱和的胃里,漫不经心的掩饰着心底泛起的涟漪。

 

“话说——你们两个...”一直闷声吃饭的元太突然开口,光彦迅速抬腿给了他一脚,但是,晚了。

 

“你们两个,到底有没有在正式交往?”元太咽下嘴里的海鲜焗饭。

 

一句话噎的江户川柯南和灰原哀同时愣住,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种说不上是暧昧还是含糊的奇怪气息,就像深海中的鱼在偷偷向上吐泡泡,咕噜咕噜上升,噗嗤噗嗤破掉,然后汽化成一股粉红色的雾,朦朦胧胧的浮在四周。

 

他们对视了一眼,然后很一致的选择了闭嘴。

 

“光彦,我们去看看那边的水果捞!”步美很适时的递了个眼神,光彦立马会意,顺手拽走牢牢钉在座位上的元太。

 

江户川柯用余光扫了一下灰原哀的侧脸,摸了摸有点发热的耳朵,装作若无其事的将脸別向窗外,但事实上,这是个傻的掩饰方案。

 

刺眼的阳光从正南方通过厚重的落地玻璃折射过来一瞬间差点把江户川柯南晃瞎,而随后条件反射的抬手一挡又正好坐实了他的愚蠢行为。

 

“咳...专题会入场券资格你想要也可以。”灰原哀余光也瞥到江户川柯南南欲言又止的样子,决定率先打破沉默。

 

“嗯...你是说Chanel的钱包?”江户川柯南的眼神似有似无停留在灰原哀身上,然后再被灰原哀在每次不经意间捕捉到。

 

“钱包就算了。”灰原哀脸颊发烫,她撩了把贴在侧脸上的茶发,“但你下次要想办法帮吉田抢到Black Clouds乐队演唱会的门票。”

 

“啊,好...”

 

“那...我先走了。”

 

灰原在前脚刚迈出时突然想起放在座位上的提包,她抓瞎似的把手向后一伸,随即触碰到一另只微凉的手。

 

江户川柯南坐在角落的位置,餐桌间狭窄的间隙安放不下那双大长腿,他的身体正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向左前方倾斜着,拎着手提包的右手悬在半空中,灰原夺也似的接过包,迅速穿过走廊推门而出。

 

“小哀呢?”步美三人端着水果捞回来,发现座位上只剩下江户川柯南一个人。

 

“走了。”江户川柯南呆滞的看向落地窗外,灰原哀正顶着烈日疾步匆匆,“这么大太阳,也不知道撑把伞...”他冲着背影小声嘀咕。

 

“柯南啊——”步美长叹了口气,光彦很配合的用一只手拖着下巴朝江户川柯南轻轻摇头。

 

“柯南君,你没救了。”光彦幽幽的说。

 

 2.     江户川柯南的社死现场

 

下午日头更加毒辣,顶着这样的酷暑,除了参赛队员以外的人应该很难提得起兴致,但此时正在进行的110米跨栏比赛,却继上午惊世骇俗的告白后再次掀起了一波小高潮。

 

“柯南他...在干什么?”

 

光彦、元太、步美以及所有认识江户川柯南的人,都瞠目结舌的看向跑道。

 

在这之前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也要参赛,江户川柯南还朝侦探团的位置自信的挥了挥手,然后双手撑地,前后脚依次蹬在起跑器上,做了个非常标准的蹲踞式起跑动作。

 

发令枪响后他像枚箭一样笔直的冲了出去,直到,他遇到横在面前的第一个栏框。

 

他耸着肩,抬起右腿,以一个非常帅气的姿势一跃而起,然后...踢翻了第一个栏框,接着如法炮制,踢翻了第二个,第三个....等到第四个栏框前时,与其说在跑,不如说在挪,被踢翻的第三个栏框翻板狠狠磕在了他的膝盖上,割出一道口子。

 

然后,他就光荣的因伤下场了。

 

全场一片哗然,江户川柯南所有同学连带着侦探团四人都恨不得把脸埋进土里,以至于他踉踉跄跄的朝他们走过来时,竟然没有一个人主动上前扶他一把。

 

“江户川同学,能不能解释一下你刚才在做什么?”灰原哀将吸饱酒精的棉签按在江户川柯南被栏框割伤的膝盖上质问到。

 

“这是什么行为艺术?”

 

“这跟书上的讲的完全不一样!”伤员还在满脸愤慨的嚷嚷。

 

“看几分钟理论知识你就觉得自己能参赛,谁给你的自信?”

 

灰原哀三两下往膝盖处缠了几圈纱布,手指飞舞着打了个结,然后附赠上一个跨世纪的白眼:“这就是你说的,替我报仇?”

 

“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报仇了。”光彦和步美在一旁憋笑憋的好辛苦,而元太已经毫不顾忌形象的躺在了座椅上,一个人占了四个人的座。

 

江户川同学这次的行为艺术成功吸引了所有参赛者的注意力,以至于比赛到一半直接被叫停。

 

江户川柯南突然有点理解灰原哀上午万众瞩目下的感受了,但很显然,自己的丢人情况要远超出一大截。

 

去他的专题讲座,去他的夏运会,江户川柯南现在只想就地坐化,当场圆寂。

 

 3.       气泡酒

 

“Muse,看球,来不来?”

 

晚上九点半,正在躺在宿舍里无所事事的户川柯南在简讯铃响起后一脚蹬掉盖在身上的外套,从床上飞身而下,一瘸一瘸的摸出了学校。

 

Muse是校外一家很独特的清吧,装潢会根据每周不同主题有轻微变化,今晚没有乐队演出,而是用一架投影仪在在巨大的墙壁上投屏,屏幕上正转播比户选手代表国家队远征西欧的足球赛事。

 

江户川柯南几乎一眼瞅见了人群里的灰原哀,一枚精致的银杏叶发夹将她右边耳发轻轻别在脑后。

 

这是江户川柯南用一张Blabc Clouds乐队前区门票贿赂步美陪他跑了七八个专柜后精心挑选出来,送给灰原哀的十八岁生日礼物。

 

“你之前不是说要在宿舍看实况转播吗?”江户川柯南拨开人群朝她挤过去。

 

“宿舍断网了,看不了。”灰原哀随手递给江户川柯南一杯白葡萄味的气泡酒。

 

“比护选手今天的状态看上去不太好。”江户川柯南在灰原哀身旁坐下,“刚刚这个球丢的有点可惜。”

 

“是啊,在上次踢爱尔兰的时候扭伤了左脚,还没恢复。”灰原哀眼睛紧盯着画面,比护在被断掉后又以一个非常漂亮的假动作把球夺了回来,现在正带着球向中场方向移动。

 

“江户川,今天博士跟我通电话了。”灰原哀突然说。

 

“哦?”江户川柯南喝了一口气泡酒,葡萄的微酸混合着淡淡的花香弥漫在舌尖,密集的气泡在液体中上下沉浮。

 

“你说,我要不要认真考虑一下谈场恋爱了?”末了,她又补上一句:“像大多数正常19岁女生一样。”

 

大约今天是个什么对博士而言很特殊的日子,他突然变的感慨良多,尤其是聊到芙莎绘时,博士说话的语气变得十分怀念,一把将自己拉回了几十年前。

 

“我已经60多岁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看到小哀和新一找到独属于自己的人生伴侣,甚至是——生儿育女。”

 

前半句话听的灰原哀心里有点泛酸,后半句话又让她不由自主脸红起来。

 

“要记得谈一场值得铭刻在生命中的恋爱啊,小哀!”在挂断电话前博士一本正经的嘱咐着。

 

谈一场恋爱,这种想法,对每个女生来说应该都是埋在心里最羞涩而又珍贵的秘密,但灰原哀却毫不犹豫告诉了江户川柯南。

 

灰原哀和江户川柯南之间没有秘密,他们就像那枚红白相间的药丸,将自己的人生磨成了粉末,再存封进去,一人一粒,溶进彼此的血液里。

 

“哦,那就谈吧。”江户川柯南拼命按捺住狂跳的心脏。

 

“话是这么说,也没什么方向。”灰原哀也喝了一口手里的气泡酒,粉红色的液体,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江户川,你对恋爱,有没有过什么有趣的幻想?”

 

 4.      恋爱幻想

 

恋爱幻想,是江户川柯南在高三毕业那年提出来的概念,一个满脑子福尔摩斯直男自认为很浪漫的词。

 

帝丹高中毕业典礼结束后,江户川柯南和灰原哀并排走在银杏树穿插而成的绿茵下,他突然说出了这个词。

 

“恋爱幻想?”灰原哀蹙了蹙眉,“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我知道幻想源于需求,而恋爱应该属于人的五大需求中的一种。”

 

“你认为,恋爱幻想应该被归类于五大层次需求中的哪一种?”江户川柯南不动声色的捏了捏拳头。

 

“怎么突然研究起这个了?以后想主攻心理学?”灰原哀打趣的瞥了眼江户川柯南一眼,嘴角突然勾起一抹揶揄,“不过你应该知道,男幼儿会先对异性产生感情,而第一位异性往往是他的母亲,弗洛伊德曾将这种的特殊柔总结为‘性本能’,之后定义为俄狄浦斯情结。”

 

她故意看向江户川柯南,面前这个人被她这番言论弄的红头胀脸,连呼吸都局促起来了。

 

她轻笑了一声,继续说:“表面看来,恋爱幻想或许应该归类于自我需求或是社交需求,但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我认为应该归类于——生理需求。”

 

最后一句话说完后江户川柯南脸都快憋紫了,灰原哀看他窘迫的样子实在忍不住,“噗”的一下笑出了声。

 

阳光投下的细碎光影轻轻落在灰原哀的脸上,浓浓的笑意从她眉眼间溢了出来,像鞠了一捧细沙,然后听着这些沙子从指缝间缓缓流下。

 

这样的表情在灰原哀脸上一年里也很难见上一次,江户川柯南突然觉得有阵清风在自己心底蜻蜓点水般滑过。

 

“你今天心情很好?”江户川柯南故作镇定轻咳了一声,“我以为你对毕业这种事不会有太大感觉。”

 

“我和你不一样,工藤新一已经经历过小学和国中的毕业季,江户川柯南顺着同样的轨道又走了一遍,但我从读书起就一路越级,对灰原哀来说,每一个毕业季都是种很特殊的体验。”

 

“你这算是在炫耀吗?”江户川柯南撇了撇嘴。

 

“看你怎么理解了,总之,这样的体验,还不错。”

 

 5.      幻想范畴

 

其实,江户川柯南自己也不知道恋爱应该被归类于五大层次需求中的哪一种,总之他的确幻想过,只不过灰原哀当时的回答显然脱离了他的幻想范畴。

 

“恋爱么...我想大概是神秘,而又难以琢磨的。”

 

“你把恋爱也当成阅读侦探小说?”灰原哀对此表示嫌弃。

 

“可以这么说,一本侦探小说,有人喜欢通过线索推导结果,有人喜欢根据结果回味线索,不过我两者都不是。”江户川柯南一本正经到。

 

“我喜欢根据线索推敲结果的刺激,但同时也享受在结果中回味线索的繁琐,如果说恋爱对象是本侦探小说,那她一定值得我花费毕生精力去推敲和回味。”

 

就像你一样。

 

江户川柯南一直觉得,若把看似同龄的吉田步美比作藏在盒子里的巧克力糖,那灰原哀就是潘多拉盒子中的未知,打开步美,你不知道哪一颗更甜,但如果打开灰原哀,你永远不知道一秒跳出来的会是什么。

 

从他们认识的第一天起,灰原哀就变化着方式对江户川睿智的的大脑制造各种冲击,她是高冷不苟言笑的转校生,是被警官一声呵斥惊到嚎啕的无辜幼童,是恐怖黑衣组织的制药人Sherry,是外表7岁内心84岁的婆婆,是为了手机挂机当机一整天的追星少女....

 

她神秘莫测,她阴晴不定,她是江户川柯南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攻不克的疑难课题。

 

但是,江户川柯南喜欢这样的她。

 

他的喜欢中掺杂着很多复杂的东西,有探寻,有无奈,有疼惜,有愤怒,几乎所有的因素看起来都很难和喜欢这个词挂上钩,可江户川柯南就是清楚的知道。

 

他喜欢。

 

“你认为,我的幻想是什么样的?”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江户川柯南胸膛中的跳动,灰原哀突然侧过身,很认真的看着他。

 

“我不知道。”江户川柯南想了想,“总之,不会是石黑哲也那样的。”

 

“他啊,当然不适合。”

 

灰原哀瞅了晚江户川柯南膝盖上她用白纱布打的那个恶趣味的蝴蝶结,两个人很默契的对笑了一声,石黑哲也,就是今天那个跑到广播站,当着全校师生向灰原哀告白的家伙。

 

“在你心里,什么样的人才适合?”江户川柯南咽了口唾沫。

 

“我也不知道。”

 

“你觉得,我适合吗?”

 

江户川柯南望着屏幕,余光却瞟向身旁的灰原哀,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比护将球带进对方禁区,一记长传后稳稳落到了英雄脚下。

 

“太可惜了!”灰原哀蹭的一下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比护在和英雄的交替互传下来了一记凌空抽射,可惜球打在了门框上。

 

微缩画面正在灰原哀琥珀色的眸子里跳跃,江户川柯南的心脏突然也随之再次猛烈的击打起来,曾经被抑制的冲动突然像海啸一样咆哮着滚滚而来,翻天覆地,波涛汹涌。

 

“对了,你刚刚说什么?”灰原哀歪了歪头,双拳紧握收在胸前,比护带球连接连晃过两人后直逼球门,起脚,抽射。

 

“灰原,我们在一起吧。”江户川柯南俯下身,在灰原哀耳边轻轻说。

 

“进了!”灰原哀一把揽住江户川柯南的脖子,朝他尖叫:“比护进球了!比护得分了!”

 

“你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

 

江户川柯南湖蓝色的眸子中传出的目光炽热的像是要把灰原哀烧穿,在长达几秒种的凝视下,她终于平静下来了,现在正歪着头,用一种略带玩味的表情回应着。

 

“灰原,我...”

 

江户川柯南还想说什么,突然感觉到两片温润的东西覆上了自己的双唇,恍惚间他闻道一丝玫瑰花的清甜,这缕清甜正在和自己口中的白葡萄酒交替,碰撞,融合,产生出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

 

这是江户川柯南18年人生中从未感受过的,这种反应刺激他体内的每一根神经,每一寸血液,每一粒细胞随着灰原哀上下扇动的睫毛轻轻敲打着。它们垫脚,跃动,旋转着奏响了一支欢快热烈的圆舞曲,江户川柯南仿佛在这支圆舞曲中看见了流淌在维也纳斑驳树影中的的蓝色多瑙河。

 

灰原哀竖起食指隔在两人唇间,比了个“嘘”的手势。

 

“我先说。”

 

她双上环上江户川柯南的脖子,将他的头微微压下来。

 

“江户川,我喜欢你。”

 

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江户川柯南不太确定这样的场面在自己的的恋爱幻想中应该说是符合,还是超出。

 

嘛,不重要了。

 

【end】

『CA/』谈个恋爱吧 #侦探 #新志 # #江户川
作者:渺渺   是十七岁的江户川和十七岁的之间的故事。 反正,就是发糖,但糖分不高。 不喜慎入     00   “。”   “嗯。”   “我们谈个恋爱吧。”     01...
『CA/』回首之处 #新志 #侦探 # #宫野志保 #江户川 #工藤新一
清楚离开的原因。   成为宫野志保?   别开玩笑了,宫野志保有什么好的?   有阿笠博士,有平凡的人生,有少年侦探团,有——江户川。   工藤新一苦恼的抓了抓头发。   但这一次...
】失眠 #侦探 # #新志 #新
作者:EEEdith 又延   一个小短篇  5.8K 阅读愉快# # #工藤新一    01 晚上十一点。工藤新一莫名头痛起来。   疼痛剧烈而精准地切割着他的脑部神经,如同一把微型...
】怀厄莱阿莱也有晴天 # #侦探
作者:Fëanor   #江户川 #新志 #工藤新一 #宫野志保 #同人文 #同人文     “小喜欢吧…”步美凑近很小声地说,用有些悲伤的语气,好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的口...
【新志】Proposal # #侦探 #
作者:Fëanor   #江户川 #新志 #工藤新一 #宫野志保 #同人文 #同人文       “工藤老弟,这次又多亏了你啊!”目暮警官从米花大饭店出来,转身向工藤走去,“终于又一睹‘平...
【新志】秋日之歌 # # #侦探
,是清脆的声响。   他们站在山头奋力大喊每一个人的名字,吉田步美、圆谷光彦、小岛元太、江户川。   风把声音传的很远很远,江户川的名字在最后碰撞在一起。重重叠叠,到最后听不清晰...
恋人以下,咫尺天涯 ● 侦探● 毛利兰
失败到成功仅剩一步之遥,从天堂到地狱也只在旦夕之间。     “江户川,”在漫不经心的挪着步子,街边的景物缓缓地后移着。“你告诉她咱们的事情了吗?”     “告诉了。”的眼神没有焦距,正出...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侦探 #
作者:EEEdith 又延   全文6.3k 已完结 向,ooc  食用愉快 # # #新志 #工藤新一 #宫野志保   01   【您有一封新邮件】   凌晨两点,宫野志保刚刚准备...
】挺甜的 #侦探 #
。   “你一定要在第一次恋爱时就搞得众叛亲离?”江户川质疑到。   “恋爱的酸腐气息。”把头从杂志里抬起来,轻飘飘的补上一句。   虽然在场人都知道光彦向步美告白成功有多么来之不易,但这种旁若无人的...
【新志】MISS # #侦探 #
作者:Fëanor   #江户川 #新志 #工藤新一 #宫野志保 #同人文     宫野志保坐在工藤宅的书房里翻着一本门捷列夫的《论元素分合论》。自从她成为这里的女主人,这一类的书籍瞬间多了...
【新志文/文】竟渡河(中)07 ● ● 新志● ● 江户川
都没有明确的分界,一切又都被分隔得明明白白。 工藤新一对着总是会忘记伪装,他不知道自己眼底那一点晦暗不明的神色,全都落在她眼里。于是她坐起来把药吃掉,明显感觉到他似乎松了口气。 他恢复了那种...
【新志文/文】竟渡河(中)09 ● ● 新志● ● 江户川
你们两个和大家不一样。” “你现在也是小孩子。”笑了一下。 “可谁知道,真的不是小孩子呢?”她闭上眼睛,心里这么多年积压的那些难过,借着一点儿酒精全部涌了上来,“小,你说世界上明明有那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