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志】冰火两重 #名侦探柯南 #柯哀 #工藤新一 #灰原哀 #琴酒

sodasinei 2021-07-16

原作者:零下七百

 

3k8字小短篇极限速打已完结。

剧情混乱预警,胡言乱语预警,颜色预警。

 

雪虐风饕将宫野志保的整个世界都冻住了,她跪在一片银雾中把工藤新一刨出来,像从土堆中扒出个巨型红薯。

 

近在咫尺处一株枯死的落叶松突然拦腰折断,枝丫上的积雪像瀑布般倾斜而下,劈头盖脸打在身上,瞬间又将工藤新一大半个身子埋进了雪里,宫野志保顶起右膝,将全身的力气压上去,然后扯住一条胳臂拼命往前一带,将工藤新一整个人从雪窝中拽了出来。

 

五分钟前,他们所乘坐的直升机发动机故障,被迫在200米不到的高度进行极限低空跳伞。

 

宫野志保尝试往前走,但双腿却被牢牢焊死在齐膝深的雪里,好容易拔出右腿,一脚下去又直接没到了大腿根,再也动弹不得。

 

八十多公斤的体重压在肩头,大团的雪块从四面八方扑来将她砸的摇摇欲坠,朔风奔着听觉中枢长驱直入,像尖锐的石子在玻璃上用力划过。

 

“放我下来...”

 

微弱的声音在啸叫中一闪而过,将宫野志保的心脏狠狠拧了一把,冻傻了,甚至忘记确认背上的人是否活着。

 

“命挺硬。”她将肩头放松,让工藤新一慢慢从身上滑落,自己也因为脱力摔进雪里:“能走吗?”

 

“大概能,就是比较费劲。”工藤新一撑起身子将宫野志保扶住:“左脚扭了。”

 

“你特殊体质真是一如既往的稳定,集合了全世界的幸与不幸。”宫野志保将手指伸进工藤新一的作战靴中,用指尖残存的知觉触摸按压着:“还行,没骨折,没脱臼。”

 

“能联系上赤井吗?”工藤新一用眼神指向宫野志保胸前别着的对讲机,他自己的已经在跳伞后被埋进雪窝里了。

 

“没信号。”宫野志保朝远处的稀疏针叶林扬了扬下巴,半山腰上的小木屋在雪雾中浓缩成一个黑影,像一头伏在原地中静候猎物上钩的熊,她胡乱塞抓起几把雪塞满水壶,再将水壶塞进胸口。

 

工藤新一挣扎着站起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随即被灌进肺里的冰粒子呛得一阵猛咳,宫野志保分担了他三分之一的体重,他们在雪地中艰难前行,深一脚浅一脚,身后拖出一条扭曲的银蛇。

 

雪在宫野志保体温作用下融了小半壶,她将水喂进工藤新一嘴里,虽然不够热,但也不至于在饮用后再度降低身体核心温度。

 

工藤新一靠在壁炉边上,头无力的耷拉着,他感觉自己肺部时而冰冷,时而灼热,吸进去的是冰渣,吐出来的是炭火,他的脸白的发青,唇上飞起一层皮,嘴角一圈紫红色圆点,是冻伤的痕迹。

 

他双目微阖,在睫毛的交叉重叠的影像中看着宫野志保在身上摸索,情理之中的一无所获,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她不抽烟,装备也早就被埋在屋外的冰天雪地中,所以不会有火。

 

工藤新一从怀里掏出一把史密斯·韦森左轮手枪,抬手甩出转轮后递给宫野志保:“用它点火。”

 

宫野志保被冰住的瞳孔在瞬间裂开了,尘封在冰面下的复杂情绪从这些裂痕里张牙舞爪的涌出,换作无数张cut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最终画面定格在堆满杂物的地下室,她面无表情,语气冷的像口里衔着一块冰,向外嗖嗖透着寒气。

 

她将这块冰嚼碎,锋利的冰刀将她切的满口鲜血,她对工藤新一说:“我不爱你。”

 

她拼命抑制大脑按下切换键。

 

“嚓”。

 

画面还是被切了。

 

她看到自己双脚被牢牢捆住,一把银色的史密斯·韦森左轮顶在她的太阳穴处。

 

“玩个游戏,Sherry。”

 

Gin把这把银色的左轮手枪拍在宫野志保面前。

 

“有意义吗?”她下颌微抬,白皙精致的面庞上写满厌弃。

 

“不敢?”Gin对宫野志保的睥睨毫不避让,嘴角勾出一个阴森的笑容,将左轮手枪顶在工藤新一额上:“要不,跟他堵?”

 

他很随意的叼了根seven stars,携着尼古丁的灰雾从湿润的烟嘴处进出,又在宫野志保肺中穿插而过,烟草的味道让她胃里泛起阵阵恶心,她拼命忍住想要吐他一脸的冲动。

 

“妥协了?”Gin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左轮手枪,他从她憎恶的表情中抓到了稍纵即逝的愤怒:“谁先?”

 

“随便。”宫野志保咬牙按捺住心底的火,这个男人总是能一把掐住她心底的最薄弱处。

 

“这种时候,就不讲究女士优先了。”Gin将左轮手枪在手里转了个圈,然后慢条斯理的顶上了太阳穴,宫野志保冷笑了一声,这种时候,他身上倒是散发着与杀手气质毫不相符的绅士风度。

 

“咔哒。”

 

“运气不错。”Gin用食指像弹烟灰般轻蔑的把枪推向宫野志保:“Sherry,该你了。”

 

0.34kg的手枪,拿在手里不算轻也不算重,宫野志保迎着Gin的戏谑,将枪口顶上太阳穴。

 

这不是她第一次切身感受金属抵在头上的冰凉,但本能反应还是让她的手在瞬间有一丝颤抖,对面的工藤新一立马挣扎起来,不成声的嘶吼让他听起来像头发情的怪兽。

 

“咔哒。”

 

宫野志保把枪狠狠拍在桌上,挑衅的看向Gin,Gin从她冰凉的眼神中感受到独特的危险气息。

 

很早以前他就知道,这个女人面对无法掌握的情绪十分擅长逃避,可一旦这种情绪决堤,她就会选择和这种情绪玉石俱焚,他知道自己正在步步冲击她的临界点。

 

“我改主意了。”Gin吐掉嘴里烧了一半的香烟,居高临下的看着宫野志保,暗灰色的瞳孔中闪过狠戾:“就我们两个太无聊了,加个玩家。”

 

他举枪的手往旁边一伸,脸上的笑变得肆虐而张扬,随着手腕翻转,宫野志保表情崩塌也在意料中开始崩塌。

 

“老实说,你跟你姐姐简直一样,天真的让人觉得好笑。”Gin将枪顶在工藤新一的头上,毫不犹豫扣下扳机。

 

“咔哒。”

 

“这样才有趣,不是吗?”他抬手将枪口瞄准自己。

 

“咔哒。”

 

“你觉得你能赢?”Gin的笑变得意味深长,当中夹杂着宫野志保很熟悉的讽刺与调笑。

 

她当然只知道为什么,史密斯·韦森左轮手枪只有六发子弹,现在还剩最后两发,二分之一的概率,会吃下唯一一枚子弹的人,不是她就是工藤新一。

 

宫野志保看向工藤新一,他被人揪住头发摁在桌面上,半边脸在摩擦下因为变形而显得格外狰狞,他的嘴被封住了,从咽部发出沉闷的吼声,两额青筋高高隆起,瞳孔中布满血丝,满的几乎要从中渗出来,像头发了疯想要暴起咬人的棕熊。

 

她突然觉得自己眼睛生锈了,她看到一片残阳把大半个世界染得鲜红,工藤新一的脸在鲜血中被揉碎,然后重新拼接组合。

 

最后拼出来的脸是当初他在地下室时的样子,眼眸里像装了潭深不见底的湖,表面风平浪静,内里暗流涌动。

 

她又想起那句:“我不爱你。”

 

我不爱你。

 

狗屁。

 

宫野志保将枪口顶上太阳穴,力气大的几乎将头盖骨顶碎。

 

“再见。”

 

电光火石间,宫野志保扣动了两次扳机。

 

“砰!”

 

血痕在空中飚出一根完美的弧线,猩红的液体溅了工藤新一一脸,浓烈的气味迅速在空气中弥漫,Gin的身子一歪,直直的砸向地面,他的太阳穴上被开出一个红点,正向外冒着红白相交的鲜血。

 

FBI破门而入,宫野志保还错愕的盯着自己手中的左轮手枪,里面根本没有子弹,赤井秀一扛着AWM进来时,她正抱着工藤新一坐在血泊中。

 

宫野志保从转轮里退出一枚子弹,又从靴筒中抽出一把芬兰军刀,小心翼翼的撬松弹头,倒出里面的灰黑色火药。壁炉中的火很快烧了起来,她往里添了几根松枝,然后从衣兜里取出一包压缩干粮,就着雪水填进饥饿的胃。

 

光影在工藤新一的脸上跳跃,壁炉的火似乎不足将他温暖,他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宫野志保将他被雪浸的潮湿的衣服一层层褪下,直到露出泛黄的肌肤。

 

她将脸贴在他冰凉的背上,心里冷的像结了一层霜。

 

她又脱下自己的衣服,一层层,直到剩最后一张薄薄的布料,然后她隔着这层布料抱住工藤新一的躯体,裹上微潮的外套,她是滚烫的,他是冰凉的,正如那晚在罗瓦涅米的小酒馆。

 

她裹着一条暗红色的围巾,看向酒馆外的黑暗,工藤新一参加的这次跨国缉毒追捕行动持续了已有整整三个月。

 

“我快回来了。”

 

他打电话时来时,疲惫顺着沙哑的嗓音跨越了七个时区,宫野志保朝空气摆了摆手,似乎想替他拂去额发上的雪粒,当听到对面细微的喘息时,她的脸毫无征兆的就湿掉了,她挂掉电话,火速买了当晚飞往芬兰的机票。

 

工藤新一推开酒馆的木质门时,宫野志保正看着一杯Margarita怔怔发愣,她听到身后木门传来的“吱呀”声,转头对上了那双湖蓝色的眼。

 

壁炉中的木材噼啪作响,他抱着她,身上还携着屋外的寒气,她的脸却在鸡尾酒的催化下被烧的潮红。

 

工藤新一粗暴的将自己扯了个干净,却又在手伸向宫野志保时放慢了动作,他像替一枚玲珑剔透的水蜜桃去皮般一层层褪去了她身上的衣物,足够小心翼翼。

 

很快,她被剥的只剩最后一件,隔着薄薄的布料,工藤新一看见她漂亮的锁骨下若隐若现的春光。

 

他感觉自己浑身都被点燃了,情不自禁的吻上了她的锁骨,他环上她的腰,替她解开了最后一层遮挡,双手摩挲着她背后的蝴蝶骨。

 

他的手上是粗糙的茧,脸上是钢刷般的胡茬,他在她颈部摩擦,被他所触摸到的每个地方都传来阵阵刺痛,但2万多个毛孔传递出的战栗却精准且含蓄的表达着她的需求。

 

工藤新一被包裹在巨大的眩晕中,他想起丛林中啸叫着划破空气的子弹擦着皮肤从肩头掠过,火辣的像被在一根荆棘反复鞭挞,时而又想起自己卡在巨大的冰缝中进退不得,寒气从深不见底的谷底涌上来将他封印,窒息感顺着寒气向上攀,他的喉头被紧紧扼住。

 

战栗中的宫野志保回到自己变成灰原哀逃离毒气室的那晚,工藤新一皮肤上透出的气息和那夜的雨一样散发着刺骨的寒,但这种寒意中又穿插着APTX—4869作用下时欲火焚身的灼热,全身206块骨头都在经历又一次烤熔。

 

他急迫,却克制着,她煎熬,却渴望着,他们都陷入了这种糟糕的情绪中,痛苦却爱的一塌糊涂,他们就这么做着,一半冰凉,一半滚烫,时而坠入冰窟,时而是翻滚的岩浆。

 

他们沉溺在这份即将解脱却又难以自拔的缠绵中,越陷越深,像窗外怒号的风,屋内燃烧的火。

 

“噼啪。”

 

一颗火星从壁炉里蹦了出来。

 

他醒了,她靠在他的后背上睡着了。

 

工藤新一的身体被她的体温和壁炉里的火烤的滚烫,宫野志保在迷迷糊糊中喊了他两声,他把她揽入怀中,拢了拢罩在两人身上的外套,用深不见底的眸子看向窗外。

 

天快亮了。

 

【end】

 

第一次写成年人的爱情,老觉着还有很多想表达的东西没好好表达出来,自我怀疑中...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适合写这种,囧,写的不对请轻喷,溜了溜了~

『CA/』回首之处 # #侦探 # #宫野保 #江户川 #
清楚离开的原因。   成为宫野保?   别开玩笑了,宫野保有什么好的?   有阿笠博士,有平凡的人生,有少年侦探团,有——江户川。   苦恼的抓了抓头发。   但这次...
】秋日之歌 # # #侦探
作者:EEEdith 又延   # # #宫野保 #   东京的雨水多了起来,又没带伞。   应该是秋日了,寒意总在夜晚降临。   他坐着扶梯,仰头看着地铁口的上方的小...
『CA/』有江户川就够了 # # # #宫野
自己的帽子扣在了头上。“还是这样好看。”   “。”   “嗯。”   “我们恋爱吧。”   “这话该我来说。”     03   江户川和宫野保,进入了甜蜜的...
/』今天的也在努力做个好男朋友 # #宫野
?”   “我想把交到她手上啊。”毛利兰温柔笑,摸了摸少年人的头。   把,交到宫野保手上。     ,年22岁。   待就业,如今作为伴娘正站在台柱后看着毛利兰的婚礼。   那是天使...
】小猫的追求者 # #侦探 # #
作者:Fëanor   HP设定 #宫野保 #江户川 以下正文   有些时候,宫野保会在自己的桌肚里发现支装饰用的凤凰羽毛或者小瓶福灵剂,绑着红黄双色的绸带。      某个愚蠢的格...
】失眠 #侦探 # # #
暗自恐惧变成宫野保会失去一切,换句话说,还活在过去。   也没睡着,个人住在隔壁,却感到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在他们之间疯狂生长,将他们逐渐隔开,之间以各自的“自由”为名...
江户川)对的评价: #
作者:Fëanor   #江户川 # #侦探 # # #宫野保   一个哭哭啼啼的女孩。(TV 129) 你真冷静。(TV 130) 你还真是……不怎么可爱啊...
】Proposal # #侦探 #
作者:Fëanor   #江户川 # # #宫野保 #同人文 #同人文       “老弟,这次又多亏了你啊!”目暮警官从米花大饭店出来,转身向走去,“终于又睹‘平...
『CA/』谈个恋爱吧 #侦探 # # #江户川
  “,看着我!”   七岁的迷迷糊糊睁开双眼,血红片。   “!”   “……你好吵。”她脑袋嗡嗡作响,过度失血让她连骨骼都在颤抖。   目光从江户川身上移到紧跟在移动钢板后的赤井...
】MISS # #侦探 #
作者:Fëanor   #江户川 # # #宫野保 #同人文     宫野保坐在宅的书房里翻着本门捷列夫的《论元素分合论》。自从她成为这里的女主人,这类的书籍瞬间多了...
】Anniversary # # #江户川
作者:Fëanor   #侦探 # #宫野保 #同人文     明明还不到夏季火红的太阳就已炙烤着大地,和上个星期整周的雨水比起来,即使是烈日也充满幸福。     宫野保对着...
】Merry Christmas # #侦探 #
作者:Fëanor   #江户川 # # #宫野保 #同人文 #同人文     六个月,像过了六年一样。这种度日如年的生活,究竟还要逞强到什么时候?     她喝了口马克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