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鹅】GCPD鉴识人员Edward Nygma的日记(中) #哥谭

sodasinei 2021-07-16

原作者:Fëanor

 

又名〈傻Ed和他的小鸟朋友〉

  对“爱”很迟钝的你个妈,永远撩而不自知。

 

继上文

 

 

  Dougherty警官失踪的消息已经在警局里传开了,不过大家并没有过多的讨论,反而都默许这一事件的发生,毕竟他并不是什么好人。

  

  某一天Jim找到我,他用那种审犯人的眼神和语气质问我,“你应该知道Dougherty警官失踪的事吧,Nygma?”

  

  “有所耳闻。”

  

  “对此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想,对我来说是件好事,至少我不用怕他会为了那一拳而报复我不是吗?”

  

  “Yeah,对你来说的确是件好事。”Jim依旧死死盯着我的脸,想从我的微表情中看出一丝破绽。

  

  “你跟他不是也不对付吗,Jim?他非法贩毒却没有服刑,而且还被放出来了,你不是也很生气吗?他失踪了对于你来说不也是件好事吗?”

  

  “我想,他该去的应该是监狱,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你觉得呢,Nygma?”

  

  “Agree.”我无所谓地摊摊手,毕竟Dougherty已经下地狱了,那可比监狱更适合他。

  

  Jim走了,似乎一无所获。你终于怀疑到我身上了,Jimbo,让我看看你还能发现什么。事实上杀了Dougherty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感觉,他激怒了我,但是此前他与我毫无瓜葛。不过,我还是感觉到了变化,关于我自己的一些变化。

  

  在餐桌上,我把今天的事告诉了Oswald。

  

  “So what?那个叫Dougherty跟你有什么关系?”

  

  “Oswald,Dougherty就是我在码头杀掉的那个人. ”

  

  “Oh,这是他的名字吗?你没有告诉过我。”我的小鸟此刻正专心地吃着他碗里的白蘑菇炖鸡,头也没抬一下。

  

  “Come on,Oswald,我是第一次杀人,没办法像你那么冷静。”

  

  “I thought ……”Oswald喝完最后一口汤,用餐巾擦拭完嘴巴,郑重地对我说,“The man……um……whatever his name, I thought he's killed by me. Remember, It's none of your business. OK ? ”

  

  “Oswald……?”我简直不敢相信他的话,甚至觉得自己听错了。

  

  “You know,我身上已经背负了很多很多人命了,不在乎多一个或者少一个,so,that's ok.”他的语气就像在说他有很多汤,不介意分我一碗。

  

  “No no no no, I can never do it, Oswald.”我觉得他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从没有让你帮我顶罪,也永远不会!我不可能让你这样做你明白吗!”

  

  “Oh,relax, Edward. I just say I CAN do this.”

  

  “No, you can't, and you mustn't. ”我认真地看着他,我绝不会允许Oswald为我背负这样的罪行,即使他自己不在乎,但我在乎。

  

  “Okey, okey,那你打算怎么办呢?继续跟Jim斗智斗勇?”

  

  “至少现在只能这样,没有尸体就没有控告,他还不能把我怎样。”我得想个办法,让这件事就这样翻过去,“对了,Oswald,你也要避嫌,这段时间不要来警局了。你也跟Dougherty警官有过冲突。”

  

  “你是说那个在我背后骂我freak的家伙吗?原来是他啊,在码头没有注意看他的脸。”

  

  Oswald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所以你是因为我才杀掉那个Dougherty的吗?”

  

  我仔细回想和Dougherty警官发生冲突那时的细节,“Yeah,I think so.”

  

  Oswald笑了,真搞不懂这时候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之后Oswald果然没有再来过GCPD,而我也减少了和他的接触。Jim依旧隔三差五来问我关于Dougherty警官的问题,我知道他的嫌疑人不止我一个,但是我还是得想个办法让他不能再管这件事。

  

  如果是Oswald,他会怎么做?不自觉地,我在报纸刊登的Jim的照片上画了一个绿色的问号。

  

  我制造了几起混乱,用我自己的方式,谜语。看着整个GCPD被这些谜语耍得团团转,我充满了成就感。原来犯罪能够这么激动人心!

  

  我拿到了沾有Jim指纹的撬棍,正在家里设计我的完美计划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这片宁静,我赶忙把撬棍和图纸收起来。

  

  “Oswald!”我看着眼前这只仿佛淋了雨的小鸟,惊讶地叫出声,他看起来狼狈极了,衣服破破烂烂的,脸上挂满了泪痕,“What happened !?”

  

  “Ed……”Oswald叫着我的名字,两行泪水又从他湖绿色的眼睛里涌了出来。

  

  “快进来。”我赶紧把他拉进来,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把门反锁上。

 

Oswald衣服上全是血迹,身上又有大大小小多处伤痕。我让他洗了个澡,又给他穿上了我的睡衣,我的睡衣挂在他身上显然非常的不合身,他的半个肩膀都露在外面,我只好又给他找了件衬衣。

  

  “Now, tell me, What's wrong ?”我把一杯姜茶递给他,仿佛他真的淋雨了。

  

  “My mother died……”Oswald捧着杯子,眼泪又掉了下来,“我妈妈也经常给我煮蜂蜜姜茶,这是她治疗嗓子的秘方。”

  

  “I'm sorry , my poor bird.”我把Oswald紧紧地抱住,他在我怀里先是啜泣,然后哭得越来越大声。直到哭得没有力气才渐渐停下来。我放松手臂准备松开他,但他更加紧紧地抱着我,我抚摸着他的后脑勺,就像我之前做的那样。

  

  “ I can bring tears to your eyes and resurrect the dead, I form in an instant and last a lifetime. What am I?”

  

  “Memory……”Oswald从我的胸口抬起头,他那双含泪的绿眼睛把我的心刺痛了一下。

  

  “Oswald,”我揉了揉小鸟的头发,温柔地对他说,“You must be stronger so that  you won't let anyone take away your love.”

  

  Oswald眨巴着他的睫毛,看着我,

  

  “I understand,Ed.”然后他又把头埋进我的怀里。

  

    

  照顾了Oswald两天,直到看着他终于打起精神。然而我还有要紧事要做。

  

  “Oswald,事实上我最近在做一件大事,为了你好我不能告诉你,而且以防万一,你也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Oswald正在吃我做的菜炖牛肉,是他央求我按照他母亲的菜单做的。我总能想起那个晚上,Oswald的雨伞俱乐部新开张那天,我,Oswald,和他的母亲一起共进晚餐,这段记忆仿佛隔了很远很远,像是好多年以前的事了。

  

  “不要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中,Edward.”Oswald一脸严肃地看着我,“如果你需要任何帮助,尽管说。”

  

  “I will.”

  

  “And……你这有花生酱吗?”Oswald咬着勺子。

  

  “我以为你对花生过敏?”

  

  “Why?I'm not. I love peanut butter!”

  

  

  我送走了Oswald,在此之前我给了他一些钱和几件我已经穿不下了的衣服。我知道,他很快就能变回那个高雅体面的哥谭之王。

  

  我继续完善着我的计划,并且随时准备实施。

  

  我使用变音器给重案组打了举报电话,把Dougherty的事件嫁祸到Jim身上,Jim之前跟他起过不小的冲突,这显然合情合理。然后又趁乱用那把撬棍杀了一个叫Pinkney的小警员,又成功嫁祸给Jim。

  

  Oh,poor Jim.谁让你那么尽职尽责,查到了不该查的东西。但是似乎还有个理由让我讨厌他,那是什么呢?我怎么都想不起来。

  

  Jim终于成功地被关进黑门监狱并被判处四十年有期徒刑,我翻着报纸,那种犯罪的成就感又涌了上来。下一页,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昔日黑帮大佬“Penguin”——Oswald Cobblepot宣布即将竞选市长】

  

  “Oh,Oswald,我的小鸟,你又有什么打算?”报纸上的Oswald梳着油光光的大背头,简直就像个正人君子。

  

  我把那张不像他的照片剪下来,随手夹进一本书里。

 

GCPD人员Edward Nygma日记(下) # #
,Dougherty辱骂了他,所以我做都是理所应当事。      “Edward Nygma有人来看你!”      我跟着狱警走出去,还隔着两张网我就看见他了,我小鸟,他看起来可真得体,可是我……脏兮兮狱服...
GCPD人员Edward Nygma日记(上) #
GCPD,但你看起来并不像警探。”      “是的,Fish女士,我是人员,是来打听前两天命案。我想知道凶手是谁。”      Fish女士突然笑了,“我已经说过了,那起命案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况且...
】我两个男朋友 # #nygmobblepot
名叫Edward Nygma男人每天和自己另一个人格争论焦点总是围绕一个问题:谁掌握这个身体统治权。只是后来,在他们发现两个人格一个共同点之后,这个焦点问题有了一个新论题:他们共同爱人...
】我爱你,虽迟但到 #
又变得阴险起来,他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笑,“Revenge.”      Edward从梦惊醒,连续三天做了一模一样梦,他甚至真的能感到腹部在隐隐作痛。满头大汗Edward拖着疲惫身体走进浴室...
【Jerome × 你】关于妥协,和濒死 # #杰罗姆 #乙女向
 up,Jerome.   你费劲地抬起一只手想去抚摸你Valeska,可是探出去指尖只触到一片僵硬冰凉。 怎么会呢?小疯子是不会死。他曾经还复活了呢。 他信徒们可以死,他疯子小姐...
【Jerome × 你】meet # #杰罗姆 #乙女向
力气,没什么表情地接受你瞪向他不满眼神。   当那阵能把人骨头都吹透冷风将今日份公报》刮到你脸上时候,你才有点不爽地把它抓下来。巷子里到处都是这个报纸,水泥地上,砖墙上,电线杆上。要不...
【Jerome × 你】共感 # #杰罗姆
,双手悬空感受着夜晚风。 这个时候,没有与任何物体接触掌心却突然传来一阵异样感觉,就好像是把双手用力按在了满是粗粝石子地面上。 你像被针扎了一样迅速缩回来检查手掌,本以为是碰到了什么飞行昆虫...
【Jerome × 你】甜点时刻 # #杰罗姆 #乙女向
了。” 你走到近前,朝疯帽匠先生挤了挤眼睛。 Bingo!   好多天后Jerome骑着摩托带你疾驰在街头,你坐在后座环着他腰,金棕色头发被风拂得像盛开太阳花。 今天出门Jerome没说要...
【Gallavich】Mickey在 #shameless #Jerome #杰罗姆
。”      他笑变得狰狞而诡异。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是……是吗?”      “但他也不是你要找那个什么Ian。”他撇撇嘴。      “能问下这里是哪吗?”      “...
OVERLORD x雅战记 #安兹乌尔恭 #不死者之王 #幼女战记
原作者:阿妙   “今天工作总算是完成了啊。”安兹在办公桌前叹出一口气,那是轻松,从一天工作解放出来社畜叹息。 看了看时间,安兹整理了一下桌面,然后在公司门口遇到了自己友人。 “雅君...
【Jeremiah × 你】耶利玫瑰正处于休眠期 # #杰罗麦
原作者:Ade   *第一人称 *人设捏造注意,女主名叫Rachel Sharp (瑞秋·夏普) *基本是以前,慎看   “耶利玫瑰”生长在沙漠,在极端环境里它们会脱水...
因惧而生怖 ● 时空绘旅人● 司岚
法师塔顶楼,也就是他卧室。 我从昏迷醒来时候就发现自己在一个华贵床榻上,下意识召唤画灵发现力量已经被禁锢。窗户上附着法力让她无法靠近三尺之内,门上有强大法力波动。 台阶恐吓,出其不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