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lavich】Mickey在哥谭 #shameless #Jerome #杰罗姆

sodasinei 2021-07-16

原作者:Fëanor

 

gallavich感情线为主线

当Mickey遇见Jerome

一时兴起瞎写写……(挠挠头)

 

以下 正文

 

  大家好,我叫Mickey Milkovich……说错了重来一遍

  

  大家好,我叫Mickey Gallavich,因为和我的丈夫Ian Gallavich吵架被他赶出家门,谁让我寄人篱下入赘到该死的Gallagher家呢。现在我正在街道上散步,我哪也去不了,你问我为什么不回自己家?come on,我他妈可不想被我该死的恐同老爹用重机枪打成筛子。

  

  如你所见,夜晚的south side真是他妈的一点都不安全,到处都是抢劫枪战……(白了你一眼)

  

  我一路晃到那个该死的穆斯林基佬的商店,赊了一打啤酒,“记到Ian账上”我说。带着啤酒我又不小心走到了小时候经常和Ian约会的那个破球场,可惜今天我是一个人来。我用匕首捅破啤酒罐,然后赶紧用嘴堵住缺口,我和Ian都喜欢这样喝。每次喝完酒,有时候也会抽根烟,之后我们总会在这里打上一炮。

  

  F**K!我好想那个该死的红毛。

  

  正回忆着我们俩温存的场景,一到白光闪瞎了我的眼。睁开眼睛时我发现周围的场景俨然变成了一个全是怪胎的马戏团。

  

  这他妈是什么鬼地方?我在四周转了转,全是没见过的面孔,我只能肯定这里绝对不是south side。我看见墙角处有两个人在踢一个人,本来是不想管的,这种事在south side满大街都是,但是要是Ian在他肯定会去多管闲事。fk!我走过去。

  

  “你们他妈的干什么呢!”从地上顺起一个啤酒瓶就朝其中一个人的后脑勺抡过去。两个人慌慌张张地吓跑了,“呸!怂蛋。”

  

  被打的人窝在地上瑟瑟发抖,“嘿!人已经赶跑了,你他妈没事吧?”

  

  那个软蛋抬起头,当我看清楚他的脸时,惊讶地喊了出来,“Holly shit!Ian!?!?”

  

  我赶紧扶起他,掰过他的脸到处看,额头流了点血眼睛也肿了,他一直抱着肚子,该不会是骨头被踢断了吧?

  

  我扶住他的胳膊,“让我看看,Ian,骨头没事吧?”

  

  “Ian?谁是Ian?”他喘着粗气。

  

  “我老公,你不是Ian?”

  

  长得跟我家Ian一模一样的家伙摇摇头,“我叫Jerome Valeska,不认识什么Ian。”

  

  “什么狗屁名字,像个小丑。”我怎么看眼前这个人都跟Ian长得一模一样,一样的傻逼红毛,一样的雀斑,苍白的像鬼一样的皮肤,长得一样像个外星人,就是不知道这个人有没有和Ian一样的九英寸的……那个。

  

  “um……我看你伤得不轻,要不先送你回家?”等等,我对这人生地不熟的瞎充什么好人。

  

  “我没有家……这里的马戏团就是我的家。”

  

  “所以你到底有没有家?”我发誓他的声音也跟Ian一模一样,这该不会是他的什么狗屁前世?我以为这种事情只会出现在Mandy看的脑残电视剧里。

  

  假Ian笑了,该死,他笑起来也和Ian一模一样。搞得我真想抱着他亲一口。

  

  “从小到大没人对我这么好过,谢谢。你说的那个Ian我和他长得很像吗?”

  

  “Jesus Christ!简直一模一样!”

  

  假Ian沉思了一会开口道,“我确实认识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他的笑变得狰狞而诡异。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是……是吗?”

  

  “但他也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什么Ian。”他撇撇嘴。

  

  “能问下这里是哪吗?”

  

  “哥谭。”

  

  “哥谭?”从没听说过。“在美国吗?”

  

  “当然。”他像看智障一样看着我,“你要不要来我家坐坐?”

  

  反正也没地方可去,不如跟着一张熟悉的脸,我答应了。结果他说的家就是一辆房车。我想起lip的那辆该死的喷粪的房车了。

  

  “他们为什么要打你啊?”为了不让气氛变得尴尬我率先挑起话题,要怪就怪他长得跟Ian一模一样,在Ian面前我可保持不了冷静。

  

  “找乐子。这里的所有人都喜欢打我。我从小就没有爸爸,或者说我根本不知道我爸爸是谁,我妈妈也不管我,在家的时候也只会打骂我。”假Ian把头埋进膝盖听起来像在啜泣。

  

  “真可怜。”虽说我自己家里的情况根本不比假Ian的情况好。

  

  “在你之前,根本没有一个人在我被打的时候帮助我。”

  

  “假……?”

  

  “Jerome”

  

  “Jerome啊,你要学会反抗知道吗?让别人怕你,不敢再欺负你。”要是Ian被谁欺负了,我肯定要把那人的手筋脚筋都挑断。

  

  假……Jerome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Mickey。”

  

  入夜,马戏团也渐渐冷清下来。我留宿在Jerome的房车上,跟他挤一张床,本来我想说睡地上,但车里太狭窄了,地上不够睡。

  

  虽然这个人跟Ian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心知他不是Ian,我还是有点排斥跟陌生人睡一张床。

  

  也不知道Ian睡了吗,他会不会想我?只希望他可别蠢到去Milkovich家找我。

  

  第二天醒来,身边的红毛不见了,我第一反应是Ian没吃药进入high期做完饭晨跑去了。

  

  我走下车,看见不远处一头鲜艳的红毛。他一个人在清理昨晚上马戏团观众留下的垃圾。说实话我有些同情他,这么大的马戏团,垃圾让他一个人收拾,这也太没人性了 。

  

  “你需要帮助吗Jerome?”

  

  “不,不,不用,谢谢你,Mick”红毛抬头看了我一眼。

  

  Mick,他叫我Mick?该死的,他真的不是我家那个该死的Gallagher吗?

  

  不知道还要在这个鬼地方待多久,眼前的这个红毛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他不是Ian,他身上是该死的马戏团的牲口的臭味和一股恶心的血腥味。他应该经常被打 ,在south side除了我没人敢打那个基佬童子军,我就跟他打了一架结果就他妈打到该死的床上去了。我望着Jerome的背影想着Ian裸。露的后背忍不住笑出来。

  

  傍晚的时候我在马戏团瞎逛,这里真是充满各式各样的怪胎。我被一堆垃圾绊了一下,fk!我踢了它一脚结果没踢动。我翻开上面压着的黑色垃圾袋,惊悚的一幕出现在眼前,是两具bodies!身上被刀子划得血肉模糊,胳膊腿都被肢解,刚刚绊我的就是一条人腿。我差点吐了出来。

  

  fk!这他妈简直就是虐杀,比我以前看过的bodies惊悚多了,bodies的脸上还在僵硬前被掰出一张笑脸,这根本不是为了致死而杀人,这简直……是为了娱乐……我发誓Terry看到这两具bodies都会吓出一身冷汗。

  

  我跑进房车告诉了Jerome刚刚看到的东西,让他赶紧报警,这么变态的杀人犯要是还流窜在附近可太危险了。

  

  Jerome却出人意料的冷静。

  

  “这种事在哥谭很常见。”

  

  “不是啊,我是说那个bodies简直惨不忍睹,什么样的人能下那样的毒手啊?”

  

  Jerome抬起头,缓缓地,嘴角弯成和body一样的弧度。我的血液冻结了。

  

  “你不是说——要学会反抗——要让别人怕我吗?” Jerome的声音又尖又细,“他们昨天打了我,我就杀了他们,他们打在我身上几拳,我就在他们身上割了几刀。”

  

  “他们都fk过我的女支女老妈,没准其中一个还是我那该死的老爸呢!HAHAHAHAHA……”

  

  Jerome尖利的笑声塞满我的耳朵,幸好他不是Ian幸好他不是Ian。我紧紧捂住耳朵,他的笑声活活让人脱了一层皮。他的脸靠近我,用力掰开我捂耳朵的手。

  

  “Mick,你是对我最好的人,我要把你永远留在身边,永远。”

  

  “fk!你他妈离我远点!”

  

  Jerome压在我身上,该死的Ian力气怎么那么大,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向我的脸靠近,他不是Ian他不是Ian我默念道,闭紧双眼,他是不是也要把我杀了?艹我他妈也太倒霉了,我要是死了Ian肯定很快就把我忘了,然后去另找新欢,该死的,他最好这样。他最好一点都不伤心,好好吃药,我相信fking Gallaghers肯定能把他照顾的很好。shit!我还以为能和Ian好好过日子了,在经历了那么多该死的磨难之后。然而我现在居然要被这个和我老公长得一模一样的变态给杀了……

  

  然而我等了很久都没有刀子或是别的什么划开我的脖子,我睁开眼,Jerome那张笑得狰狞的脸还悬在我脸上,“fk!吓死我了!”

  

  那张脸又靠了过来,有完没完?能在死前最后一刻看见的是Ian的脸好像比其他的死法看起来没那么糟糕。结果那个家伙居然!!他妈的亲我了!!

  

  又一道白光,睁眼又是那个熟悉的球场。所以刚刚我是在做梦?在梦里被一个长得跟Ian一模一样的男的亲了?fk,这算不算出轨啊?

  

  我站起来,没带手机,也搞不清楚是什么时间,提着剩下的两听啤酒,往家的方向晃。

  

  走到铁路下面的时候,听到Ian老远就在喊我的名字。

  

  我跑向他,从来没有这么快地跑向他。Ian看见了我就不再喊了,他笑着张开双臂。我扑进这个熟悉的怀里,有个比自己高的老公就是好,Ian把我完完全全包裹住,说实话我现在真想像个娘们儿一样在他怀里哭一场。

  

  “你他妈绝对想不到我发生了什么,Ian。”我伸手抓他的红头发,猛嗅他身上的味道,烟酒味加上碳酸锂片的臭味混杂着便宜的香水和急救车上的消毒水味,这才是我的Ian。

  

  “我们回家再说。”他拍拍我的背。

  

  “那你答应我再也不能把我赶出门了,太他妈恐怖了你知道吗!”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Ian的嘴唇亲上我的额头。

  

  Ian搂着我的肩,我环着他的腰,往家的方向走。

  

  该死,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看Ian笑。

  

 

  ps:大半夜写的,胆子比较小,没敢把shi ti写出来,造成的阅读障碍敬请理解(瑟瑟发抖の俺)

  还有fk就是F—u—C—k,居然连这个词都会被挂

Jerome × 你】甜点时刻 # # #乙女向
了。” 你走到近前,朝疯帽匠先生挤了挤眼睛。 Bingo!   好多天后Jerome骑着摩托带你疾驰的街头,你坐后座环着他的腰,金棕色的头发被风拂得像盛开的太阳花。 今天出门Jerome没说要...
Jerome × 你】meet # # #乙女向
绑架了七名工人,用喷漆罐他们身上漆了“Maniax”从《公报》的大楼楼顶扔了下去,算是“疯子帮”的首次亮相。 通缉照片上Jerome的笑容里透出彻底的疯狂,是你从未见过的表情,但你并不意外。 你...
Jerome × 你】共感 # #
,阿卡疯人院新晋罪犯,入狱罪名是弑母。   所以逃跑是正常的,你用拙劣的借口告诉自己不必介怀,脑袋里却一直环绕着Jerome的模样。 棕红的发,深绿的瞳,不加掩饰的疯狂,他像盛放名为的泥沼里的...
Jerome × 你】关于妥协,和濒死 # # #乙女向
可以死,但他是不会死的。   对,“Jerome”可以是一种意识一种观念,可以由千万人继承,即使过去很多年也可以作为怨念的阴云笼罩。 可是那个曾经把你护怀里,用他自己的身躯抵挡所有飞过来的流弹的人...
【Jeremiah × 你】耶利的玫瑰正处于休眠期 # #
伤害他,他强调他与Jerome的不同。   听起来应该是陈述事实,可我总觉得他的话半真半假。这让我想起深夜捧读时曾了解到有一种沙草,它被称为“耶利的玫瑰”。书上写道:     “它可以躺那里多少...
【布鲁斯·韦恩×你】戈登的内心咯噔一下 #男神×你 #恋与DC #DC乙女向 # #蝙蝠侠
斯说话了。 于是她决定和瑟琳娜一起去找证/据,让布鲁斯清醒。 好布鲁斯清醒了,他和瑟琳娜一起去找希尔薇了。 不带佐伊。 佐伊无事可做,所以她出去了,之后被绑/架了。   八 戈登听到这个消息时...
茶香四溢(尼尼and小红篇)● 漫威● 钢铁侠● DC● 红宾 #乙女 #托尼 #提
美国,下了车和助理直奔分公司,等你准备完第二天需要用到的资料后,筋疲力尽的倒了床上,你一抬头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你眼前。   你刚要尖叫,来人就捂住了你的嘴。   你仔细的看清了眼前人的样子...
【谜鹅】GCPD鉴识人员Edward Nygma的日记(下) # #谜鹅
负的犯罪心理我当然不会处理掉我的杰作!      “Hervey……”我早该想到的。我举起双手转过身,手电筒的光线有些刺眼。           阿卡的生活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除了四处漏风的房间...
掉落夜翼视角● DC乙女● 红头罩● 蝙蝠侠● 恋与DC● 森陶德● 夜翼
森…咳,没什么。 今天回酒吧遇见森了,他的脸上有个小红包。迪克没忍住多看了几眼。森生气了,他总是生气。 提森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男朋友。 达米安:你干脆搬去跟他一块住。 这不行,迪...
[森]万物重逢 ● 恋与DC● DC乙女● 综英美● 红头罩● 森陶德
的小丑,为什么他还没有死?为什么他可以安然无恙的躺阿卡里? 这就是的规则吗。   森从前扔我这里的野草已经碗里生存了下来,我买了一个小鸟图案的花盆把它移植了进去。这过程中它磨碎了几片...
【谜鹅】GCPD鉴识人员Edward Nygma的日记(中) #
高雅体面的之王。      我继续完善着我的计划,并且随时准备实施。      我使用变音器给重案组打了举报电话,把Dougherty的事件嫁祸到Jim身上,Jim之前跟他起过不小的冲突,这显然...
【Jason中心】WE。 #Jason Todd #Batfamily
,恶狠狠的沉溺进其下的汹涌之中,只留下无数的涟漪一层层的荡漾开来。   旧法外者的解散,伊的死去,新法外者的分开,现在这里,的这片土地上,从来都没有人可以带他离开。   他们可以很简单的概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