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rry】Kill My Darling #HP #德哈

sodasinei 2021-07-16

原作者:Fëanor

 

小号的两篇文都没了……t*d

本来想着做个备份 结果新号还是命短

搬过来蒜了

 

联动《杀死汝爱》

  Harry Potter × Kill Your Darlings

  ooc 忽略时间线 第三人 替身梗 不喜勿入

  

  阳光好得刺眼。穿过云层,穿过廊柱,穿过磨砂玻璃,最后懒散地穿过金色发丝,把钴蓝色的眼睛染成湛蓝。眼睛跟着指尖划过一排排油墨字,“在一个周日下午,百叶窗都放下来。”他的脸上悒悒不乐,心中正爆发一场海啸。

  

  导游领着他的游客,事实上,是他更倾向于称呼他们为“游客”,剪裁考究的法兰绒套装,一丝不苟的呆瓜发型,于哥伦比亚大学而言,于他而言,只是又一群无知的闯入者。

  

  他跳上桌子,声音不大,饱含情绪地念着令他心潮澎湃的语句。像一个煽动者,发表着他的政治演说。以一个极富有忄生日音示的姿态结束表演。没有掌声,但他清楚,确实起到了轰动的作用,因为他感受到了一束追随者炽热的目光。

  

  乏味的文学课因为“小惠特曼”的质疑变得不那么催眠,他饶有兴趣地注视着那位“追随者”,有一瞬间,像在看一个异世界的来客,连他自己也无法融入进那人的思想中去。

  

  他深谙如何吸引一个叛逆者的注意,所以当他伴随着勃拉姆斯的乐声出现在门口,脸上挂着惊喜的笑容,他知道,他的目的达到了。

  

  “卡尔,卢西安卡尔。”他向他伸出手。

  

  后者的眼眸,有一瞬间泛起了忧伤的潮水。

  

  追随者紧紧回握住他的手,“波特,哈利波特。”

  

  “波特?Stupid name.”卢西安用了些力才把自己的手抽回来,“Libation?来杯难以下咽的基安蒂怎么样?”

  

  “当然。”波特接过酒杯,眼神柔和地打量着眼前刚刚认识的陌生人。

  

  黑棕色头发的男孩比他矮一点,戴着愚不可及的圆框眼镜,祖母绿色的眼睛正通过镜片看着他的眼睛。

  

  他皱起眉头,因为那是一双温柔得有些沉重的眼睛,他被盯得快要窒息。那本该是一片灰暗沉寂的树林,可这个词不属于夏天,灼热的阳光被树叶削减地只剩柔和的光斑,空气中散发着泥土和绿植的苦涩味,人群中最显眼的金发男孩盛气凌人,迈着高傲的步子,眼底却满是笑意。

  

  “你的眼睛很漂亮,你的头发也是,被阳光染成了淡淡的铂金色。”

  

  “得了吧,收起你蹩脚的酸诗。”卢西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该死的肉麻的浪漫主义。”

  

  金发男孩在和哈利作对这件事上乐此不疲,像一只烧开了水,坐在炉子上吱呀乱叫的水壶,炉中的火如同他旺盛的嘲讽欲,永不熄灭。思绪多么容易一拥而上,簇拥着一件熟悉的事物,一杯南瓜汁,两个纸杯蛋糕,刻薄的言辞一拳打在馅饼上,挤出粉红酸甜的树莓内馅,一支羽毛笔,半张羊皮纸,纸鹤从一个男孩的手心飞到另一个男孩的手心,他第一次因为被侮辱而发笑。 

  

  波特跟着卢西安来到了他朋友的家,用乌烟瘴气形容这地方再合适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格格不入。

  

  傍晚的纽约市,野性逐渐曝露,巨兽蛰伏在城市上空,等待黑暗的降临。当巨兽苏醒,这座城市点亮万家霓虹试图驱赶黑夜。这里不是伦敦,和苏格兰的霍格沃兹更是天差地别。空气中游荡着种类繁杂的酒水,尼古丁和大/麻/烟的味道。

  

  哈利念了个咒语,用来阻绝这些令人作呕的气味。月朗星稀,露台的风有些大,明天会是个打魁地奇的好天气。只可惜他已经选择放弃这一切。这不是个一时兴起的主意,格兰芬多不会逃避,即使对手是伏地魔他也从未面露惧色。救世主只是想退隐,仅此而已。赫敏和罗恩对这个解释半信半疑,但他们还是选择无条件支持哈利,赫敏那么聪明,也许能猜到。墨绿色的法兰绒外套内侧插着一根不属于他的魔杖,一支丘比特的箭。

  

  威尔特郡的庄园杂草丛生,死气沉沉,哈利再也没有踏进那里一步。他把接骨木老魔杖归还到邓布利多的棺椁,在此之前,他去了一趟纽蒙迦德。所有人都以为救世主放进棺椁里的只有一根魔杖。

  

  天文台的风比这里大多了。哈利啃了一口攥在手心里被捂热的青苹果,酸甜的汁水和青苹果果皮特有的芳香溢满口腔。他把苹果凑到鼻尖,细嗅那股芳香。那是二年级的圣诞节假期,在复方汤剂的作用下,他得以进入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看到满满一果盘的青苹果,他在弗农家不止一次见过这绿汪汪的小精灵,只是好东西从来轮不到他。金发小男孩口中的脆响哈利仍记忆犹新,他鼓着小嘴,笑得像青苹果一样甜,他不是个令人讨厌的小混蛋,哈利告诉自己。

  

  “你在这干什么?”陌生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仔细一想,也不是那么陌生。

  

  “我想我不太能融入你们,卢西安。”

  

  “你当然可以。”卢西安摇晃着脑袋,眼神涣散,钴蓝色的眼睛被夜色浸染成黯淡的灰蓝色,波特的心刺痛了一下。

  

  “你该尝试一些新东西。”他伸长手臂,像舞者一样晃动上半身,“它可以让你欲仙欲死。”

  

  波特搀扶住差点摔倒的卡尔,他像极了误食迷情剂的罗恩。卢西安的发梢蹭到他的脖子,他的身板很薄,好像一用力就会捏碎他瘦弱的肩膀。哈利像给克鲁克山顺毛一样摸他的头发,他用了某种香水,或者香波,和记忆中的味道一模一样,目中无人的瘦高男孩,经常在擦肩而过时故意撞他的肩膀,这时候就会残留下他细微的气味,柠檬薄荷的清甜,像独角兽置身于夏日的树荫下,探头舔舐渠渠的流水。

  

  卢西安的下唇不经意划过他的脖颈,受惊的独角兽发出惊鸣,然后转身奔进禁林深处。回臆戛然而止,波特推开他,捏住肩膀的手在颤抖,手指几乎要扣进肉里。卢西安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咕咕噜噜地转动眼眶里两颗蓝色的玻璃珠,嘴角挂着诡谲的微笑。

  

  “说真的,你该试试。”他未经允许就把两根手指间夹着的卷烟塞进波特嘴里。

  

  然而波特却被突如其来的腥苦烟雾呛得泪眼汪汪,止不住地咳嗽,“我……我受不了。”卢西安的衣摆被他攥得皱皱巴巴。

  

  “哦,可怜的孩子,妈妈肯定规定了你必须在十点前回家吧?”卢西安嘲讽道。

  

  “我妈妈在我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

  

  他挑了挑眉,“恭喜你。”

  

  “我不认为这是件值得恭喜的事,卢西安。”他的语气有些愠怒,金发男孩比记忆中更混蛋。

  

  “抱歉喽。”卡尔不经意地说道,把刚才的卷烟摁灭在护栏上,随手丢到楼下。

  

  残存的火星也渐渐消失在下坠的空气中。像坠落天文台的邓布利多,人们都因他打败了黑魔王而褒扬赞颂他,却没人知道,他的心也从那一刻起,永远囚禁在高塔之上。

  

  恩师将其所能教授于他,除了一点,而正是这一点,让哈利的往后都陷入无穷无尽的漩涡。

  

  他和阿不思都没能学会。

  

  波特裹紧沉默的大衣,许久之后,冷不丁地冒出一句,“那些东西,真的有用吗?”

  

  “我是说,缓解痛苦。”

  

  “当然。”卢西安又戴上微笑,“释放痛苦,带来欢愉。太阳残酷,月亮苦涩,唯有辛辣的爱情使我全身麻醉,龙骨崩散,沉入海底。”

  

  波特从一个西装革履,戴金丝眼镜的男人手中接过面罩,面罩上的塑料管连接着一个半米长的钢瓶。他在犹豫,这是张单程票,他可能会再也摆脱不了对它的依赖上瘾。

  

  “一忘皆空”似乎更简单。也许他还有一丁点责任感,他唯一能做的只剩无休无止的自责,但这不意味着他不能通过其他方法缓解挣扎的痛苦。

  

  他不再去想遥远的英国和霍格沃兹,卢西安勾着他的肩膀,用细长的手指捏着手帕擦拭巴勒斯残留的唾液 ,然后把面罩递给他,“欢迎来到奇妙仙境。”

  

  波特带上面罩,耳边是卢西安在其他药物的刺激下高声念着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然后发出嗤笑。

  

  “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

  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

  狂风把五月宠爱的嫩蕊作践,

  夏天出赁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天上的眼睛有时照得太酷烈,

  它那炳耀的金颜又常遭掩蔽;

  被机缘或无常的天道所摧折,

  没有芳艳不终于凋残或消毁。

  ……”

  

  波特靠着墙,蹲坐在地上,高度提纯的致幻气体搅乱了他的神智,他喃喃自语,“你很像一个人。”

  

    卢西安望着眼前转圈的天花板,伸出手去抓盘旋飞舞的星尘,出于礼貌地回问,“谁?”

  

  “一个……混蛋。他是我的死对头。”波特侧过头,盯着他的眼睛,然后是头发,然后是紧抿着的嘴唇。

  

  “所以是你讨厌的人?”

  

  “不,我……是的,我讨厌他。”波特又深吸了一口致幻的气体。“他总是顶着那头令人讨厌的金发耀武扬威,像只嚣张的白鼬……该死,我看见他了。”

  

  卢西安从嗓子里发出几声干笑,“希望你在梦里也能受到他的折磨。”

  

  “Yeah…我也希望……”他闭上眼,微笑着。

  

  有个少年迈着狂妄的步伐向他走来,用他特有的语气,念着“波特”,着重爆破音,尾音化作嘴角的笑,摆出一副穷凶极恶的表情放着狠话,却被他的一个皱眉吓得一溜老远。他的挑衅不休不止,逐渐成了哈利在霍格沃兹生活的一个习惯,然而,一切却在又一个夏天,戛然而止。

  

  

  哈利站在水中,抱着德拉科的尸体。

  

  他是个食死徒,他已经选择了阵营,他站在他的对立面。金色的头发凌乱地贴在他的额头上,苍白的皮肤微微发青。救世主甩出去一个“统统石化”,不熟悉的魔杖,力量深不可测。

  

  他倒在了他面前,浑身冰冷,接着瞳孔扩散,蓝宝石般的眼睛变成了空洞的鹅卵石。

  

  他是魔法世界的救世之星。他拥有了死亡圣器,却无法成为死神的主人。复活石只能带来虚假的幻影,老魔杖发出了致命的一击,隐形斗篷也挡不住死神带走他的灵魂。

  

  救世主拯救了千万人,却亲手结束了自己爱人的生命。他甚至来不及向怀中的男孩告白,告诉他,他享受他的恶作剧,他想要帮助他,他早应该回握住那只手。

  

  卢西安背对他躺在身侧,哈利把手指插进他金色的头发,在他的发间落下一吻。他像个逃犯一般离开了魔法世界,进入了麻瓜的大学,他以为能离自己的爱、自己的错远远的。他以为能逃开自责,逃开内心隐秘的情感,然后他看见了那个和德拉科如此相像的男孩。

  

  他揭开了那个结痂的伤疤,然后在模糊的血肉上撒盐,他的样貌,他的气味,他的语调,都和那个沉睡的男孩如此相似。

  

  在致幻气体的幻想中,他看见在马尔福庄园时和自己对视的德拉科,他无神的眼睛里不是厌恶,不是嘲讽,不行戏谑,他看到了,关切,难过,害怕。金发少年剥掉了他的伪装,他只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小孩,在恐惧和威胁下被迫长大。哈利笑了,在内心深处,他为此更加彻底的沦陷。

  

  有些东西你一旦爱上,就永远的属于你。如果你试图抛弃他们,它们只会绕回你身边找上你。他们会成为你的本质,或是,毁掉你。

  

甜文】当文里的拉科穿越到原著 #hp同人文
原作者:木曰   *Summary:文里的拉科穿越到原著后,帮助拉科追求利的故事 ● DMHP●drarryhp利波特●拉科马尔福 *ooc   早上拉科迷迷糊糊从床上醒来...
hp乙女」Kiss or Kill #恋与hp
原作者:缪斯不在   #里尔 #西弗勒斯 #卢修斯 #ggad #韦斯莱双子 #利波特 #小天狼星 当你问他“kiss or kill” 三句话短打小甜饼 ooc预警 T·R   F·W  G...
文】槲寄生知道 #hp同人文
原作者:XiaoYi.   私设都是斯内普教子。  拉科海归。  年龄差9岁。  (我好像越来越短了) #drarry #DMHP #利波特 #拉科马尔福    正文   利期待这一天...
文】当原著里的拉科穿越到文 #hp同人文
原作者:木曰   *算是同系列的文 ●●DMHP●drarryhp拉科马尔福●利波特 上一篇:当文里的拉科穿越到原著  *ooc   “你回来啦,我正在做烤饼哦。”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文】宿命 #hp同人文
原作者:XiaoYi.   殉情啊啊啊啊啊啊我爱死了 这种文风有点压抑…搞一次就够了后面专注小甜饼 黑粗体是歌词Gotta Be A Reason 小斑鸠的!! #drarry #DMHP #利波...
文】利今天撩拉科成功了吗 #hp同人文
原作者:木曰   *战后 利傲罗拉科治疗师设定●DMHP●drarry拉科马尔福●利波特 *ooc  元宵节快乐ヾ(≧∇≦*)ヾ   拉科·马尔福有一个秘密,他喜欢波特...
甜文】如果一个吻不够,那就来两个 #hp同人文
原作者:木曰   *Summary:因为一个吻利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主动出击后终于打开了拉科的心扉。 *时间线从[火场救夫]开始●●DMHP●drarryhp利波特●拉科马尔福●dh...
文】迷情and迷情 #hp同人文
原作者:花怜研究事务所   #ooc预警 #上课无聊的脑洞 # #drarry #利波特 #拉科马尔福 #DH #利·波特 #利 #拉科 #利:马尔福你神经∥病吧! #3.5k...
文】拉科快乐魔药 #hp同人文
原作者:花怜研究事务所   #ooc预警 #我是糖果罐子 #大概会有很大一点沙雕 #今天依旧爽完就跑 # #drarry #拉科马尔福 #利波特 #DH   “嘭——”   “???”罗恩愣...
甜文】论如何将心上人收入囊中 #hp同人文
drarry● DMHP● 利波特● hp拉科马尔福    1.   战争改变了太多,当利·波特见到拉科·马尔福时这般想到。   利再次见到拉科是在魔法部与圣戈芒的会议上,针对治疗师与...
「里尔×你」知更鸟与荼蘼花 #hp乙女 #恋与hp #汤姆里
,“算是提前送给你的圣诞礼物,不许告诉别人。”   在拿起魔杖的瞬间,里尔露卝出了前所未有的可以称之为喜悦的神色。“当然,my sister。”   ​Ⅳ   科尔夫人一直想不明白,里尔那样一个性卝情...
文】drarry逃.病态爱(囚 禁) #hp同人文
原作者:XiaoYi.   麻瓜世界#文 病态爱(囚 禁) #拉科马尔福 #利波特   “找到了吗”戴着家主戒指的金发男人手指敲着沙发,看着刚进来的一个黑墨镜男人问。   “已经关进地下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