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rry】恐惧之物 #HP #德哈

sodasinei 2021-07-16

原作者:Fëanor

 

搬运小号② 

 

  这一次,哈利面前的博格特变成了别的东西。

  

  

  哈利站在修缮复原的木桥上,低头凝视桥下的深渊,缥缈的烟雾下埋葬了多少食死徒的尸骨,身后的城堡又躺过多少学生和凤凰社成员的尸体。他不禁思考这一切的意义。

  

  战后的哈利总是陷入沉思,他变得沉默寡言,谁又能在经历过生死一线之后没有任何变化呢!他不是唯一一个在战争中被抽光所有情绪的人,几乎所有经历了战争的高年级学生,都出现了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即使是为人不齿的斯莱特林。

  

  麦格校长为学生们的心理健康状况感到担忧,她和庞弗雷夫人与历任校长一起商量对策。邓布利多从打盹中醒来,生前他可很难睡场好觉。

  

  “这确实很难办,米勒娃。适当的心理疏导是必要的,但学生们还得靠自己度过这个难关。”他“转头”看向旁边的斯内普,“你有什么好办法吗,西弗勒斯?”

  

  “我可不想死了还在为这群小巨怪头疼,不过——”他拉长调子,“有一种生物不就是为了教他们战胜恐惧而引进学校的吗?”

  

  “你是说,博格特?”麦格露出惊恐的神色,“我想这有些残忍,我们都知道孩子们现在恐惧的是什么,让他们再次面对那些……我很担心。”

  

  邓布利多思考了一会,“我同意西弗勒斯的办法,米勒娃,战胜恐惧的最好方法就是面对恐惧。”

  

  这是一节别开生面的黑魔法防御课,教室的墙上挂着已故前任校长西弗勒斯斯内普的画像,中央放置着一个熟悉的旧衣柜。麦格教授简单介绍了这节课的目的,并且告诉大家庞弗雷夫人就在门口守着,不必担心。

  

  “纳威隆巴顿。”画像开口,发出浓重的低音,“希望你这次能想些正常的东西。”

  

  一些同学被引的发笑,但斯内普的脸色看起来并不像是在讲笑话(如果能看得清他的脸色的话),笑声很快停止了。

  

  德拉科马尔福冷漠地看着那个旧衣柜,仿佛它是那个他对付了一年的消失柜,那个曾数次出现在他的梦魇中吞噬掉他的快乐的邪恶器皿。他一点都不期待从它里面走出来的是什么。

  

  “你觉得你看到的会是什么,哈利?”赫敏问道,在这一切发生之后,她不认为摄魂怪会继续是哈利的噩梦。

  

  “我也不知道,赫敏,我觉得我什么都不怕了,我是说,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我已经面对过死亡了不是吗?我也打败了伏地魔,我能用呼神护卫驱散摄魂怪。卢平教授说过,我恐惧的是恐惧本身,但我已经战胜了自己的恐惧,我有过那么多快乐的记忆,我还有你们,真的,我想,没有什么能使我害怕了。”

  

  “哈利,”赫敏难过地看着他,“我真的不知道这些对你来说到底是不是好事,你最近太忧郁了,你得想办法从这个无底的漩涡中挣脱出来。”

  

  罗恩也拍拍他的肩膀,“兄弟,我知道面对死亡对你打击很大,我们也一样,但你真的需要找个出口发泄出来。”

  

  衣柜的门打开了,一只苍白的,只剩下皮包骨头的手抓住了柜子的边缘,它缓缓迈出柜子,黑色的高跟鞋在地上崴了一下。

  

  纳威举着魔杖,对准它。

  

  贝拉特里克斯爆炸的卷发,疯狂的眼神,引起一小片尖叫声,她一定是不少学生的噩梦。

  

  “Ridikuius!”纳威念动咒语,明亮的光束从他的魔杖尖端射出。

  

  贝拉特里克斯被他魔法击中,化成一团灰。这应该是贝拉最滑稽的状态了。

  

  不少学生的恐惧之物是伏地魔或者某个食死徒,学生们用咒语给他们穿上了各种各样的奇异服饰,或者长出神奇动物的特征,教室里又回荡起笑声,就像五年前一样。

  

  赫敏和罗恩最深的恐惧是纳吉尼,当那条大蛇张开嘴准备朝他们咬过来的时候,罗恩紧紧攥住赫敏的手,他们一起念动咒语,大蛇变成了被倒吊起来的乌姆里奇。

  

  轮到哈利,他走上前,看着恢复原型的博格特,他的脑子里是空的,他想不出自己如今害怕什么,要是说难过或者后悔,这一类的人事物倒是有很多,可是恐惧,这倒是个难题。

  

  博格特那团黑色物质,在空中盘旋了一会,放慢速度,哈利屏住呼吸,然后它缓缓下沉,堆积在地面,慢慢拉长,成型,变成了人的模样。

  

  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孩躺在他面前,抽搐着,不知道是谁凑过去,大声地喊道,“这不是马尔福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一个人缩在墙角的德拉科,他不知所措地回应着各式各样的目光,嫌弃,憎恶,疑惑,他看了眼地上的“自己” ,想起来背后的故事。

  

  哈利觉得脑子更空了,比被施了“一忘皆空”还要空。他困惑地看着地上的那个人,熟悉的记忆像海浪一层又一层翻涌上来。身临其境的相同感情塞住了他的喉咙。这是哈利战后第一次体会这么强烈的情感波动。

  

  人群中传来窃窃私语,画像上的斯内普“想起”那天,当他闻声赶到时,看到波特跪坐在地上,攥住德拉科的手,声嘶力竭地喊着“不!”眼泪融进痛苦的乌云里。那模样就像十几年前抱着莉莉尸体的自己。

  

  哈利抬起手,把魔杖对准地上的马尔福,“Ridikuius!”

  

  它变成了一只活蹦乱跳的白鼬。哈利松了口气。

  

  他转身给下一个同学腾位置,无意中撞上了马尔福的视线,后者皱紧眉头,扭头跑出了教室。

  

  第二天,全校都知道了,格兰芬多救世主的恐惧之物是濒死的德拉科马尔福,这不可避免地引发了很多遐想。丽塔斯基特给她的报道起了个类似言情小说的名字《救世之星和他的秘密之境》上面交代了哈利和他八年的“死对头”实际上是秘密情人的德拉科马尔福相爱相杀的故事。这让哈利想起了那本《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生平与谎言》。

  

  “这只满嘴喷粪的老母狗!”罗恩的声音惊动了整个用餐时段的餐厅,学生们的目光都被他吸引,他只好放低声音小声地说,“她居然说马尔福是你的情人!?她怎么敢!?”

  

  “冷静点,罗恩。”赫敏望向没事人似的哈利,“现在全校的人都在曲解你和马尔福的关系,你打算怎么办?”

  

  “在霍格沃兹,流言总是比喜讯走得快。”他用叉子戳着一个南瓜派,眼神瞟到斯莱特林长桌上那个空着的位置。

  

  “你打算坐视不理吗?你这是默认了他们对你的恶意造谣!”

  

  “闭嘴,罗恩,你还嫌事情不够乱吗?我们应该冷静下来想个办法。不过首先——”她望向哈利,“你得解释清楚已经真实发生的事情,为什么博格特变成了马尔福的模样。”

  

  哈利摇摇头,“这很复杂,赫敏。当时的情况是我太紧张了,第一次错手杀掉一个人,你知道,那种亲手结束掉一个生命的感觉,所以我不认为这跟马尔福本身有什么关系,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一样。”

  

  “也就是说,你真正害怕的是杀人的感觉。这样就说得通了。”赫敏松了口气,“谣言止于智者,我们至少可以先向身边的人解释清楚。”

  

  “发生了这么多事,眼下大家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哈利皱起眉头,看着赫敏。

  

  哈利站起身,离开了长桌。盘子里只剩下被戳成烂泥的南瓜饼。

  

  罗恩望着他的背影,失意地说“战争对他影响太大了,他现在还是很忧郁。”

  

  

  德拉科一起床就看到了床头有份最新一期的《预言家日报》。肯定是扎比尼为了笑话他故意放的。他讽刺地看了一眼头版头条,和配图那张黑魔法防御课的照片,波特眼睛里的惊恐和悲伤一点都不像装出来的。毕竟他差点杀死了自己的同学,即使是他最讨厌的马尔福。

  

  章鱼又黏在卧室的玻璃上,它的吸盘密密麻麻的,像密集的眼睛,德拉科的思绪中有一双绿色的眼睛,自大又傲慢,总是出现在报纸的头版,脏兮兮的打印墨水把祖母绿变成了黑曜石,他小时候经常拿来把玩。但他不喜欢黑色,所以总是把黑色的手钏埋到花园的土里,爸爸总会因此训斥德拉科。爸爸被抓走那天,他自己的照片也被登上报纸,一脸狼狈与不安,他的眼睛不是黑曜石,而是黑碧玺,但这不能阻止连日来的噩梦,黑魔王的魔杖尖端发出的绿光是梦魇的根源,它的对面是一双绿色的眼睛。愚蠢的章鱼喷出墨汁,染黑了他的窗子。

  

  德拉科拿脚指头都能想到外面正传着什么样的流言蜚语。作为当事人中无辜的那个,他一点都不想蹚这趟浑水,救世主可不会想被一个食死徒捎带抹黑,波特肯定会想出办法结束这场闹剧。在此之前,他最好避着点人,事实上,从开学到现在他也一直是这样做的。

  

  掐着时间,餐厅里没剩几个学生的时候,德拉科披上袍子离开公共休息室。

  

  作为“复读”的八年级学生的一大好处就是课少,他可以最后来餐厅,慢慢悠悠地吃上一节课的时间,前提是那些烦人的家养小精灵不来赶他走。

  

  然而在拐弯的时候他却撞上了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

  

  “抱歉。”哈利波特扶了扶被撞歪的眼镜,当他看清面前的人时,剩下的话被噎了回去。

  

  德拉科楞在原地,满脑子还是波特一头装进他怀里时的触感,调整了一下情绪,用刻薄的语气说,“救世主波特现在都横着走路吗?”

  

  “抱歉,马尔福。”哈利难得的没有顶回来,这倒是让德拉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了。

  

  “没什么事麻烦你让一下,我要去吃饭了。”他准备从哈利旁边跻身过去。

  

  “等等,德……马尔福,有件事希望你不要误会。”哈利叫住他,“报纸上的那些,都不是真的。”

  

  “我当然知道,那个疯女人最喜欢搞这样的噱头。”他本来想说我最好避避风头,结果却说成了,“我们最好避避风头。”这样一听反而真的像他们之间有点什么了。

  

  哈利慌乱地看了他一眼。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抱歉给你添了这么大的麻烦。”哈利侧身让出一条路,“你去吃饭吧。”

  

  德拉科走过他,然后嘴比脑子快地喊了一声“波特!”

  

  事已至此,他不得不抛出那个问题,“你为什么看到的是六年级在盥洗室的我?”

  

  “因为我差点杀了你,第一次错手杀掉一个人,你知道,那种……”

  

  “果然是这样。”德拉科背对着他,“我知道了。”

  

  然后德拉科飞快地走远了。留下哈利一个人站在原地,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不是真正的原因,他想了一晚上,得出来的绝不是这个结果,这只是所有人都想听到的原因罢了。

  

  哈利捡起课本,准备去上他的进阶课程,即使救世主凭借优秀的O.W.Ls成绩就能够直接当上傲罗,但他并不想那么快就开始为未来打算。

  

  他浑浑噩噩地混完了一天的课程,即使是他不用修的课程他也厚着脸皮进去旁听,谁会阻止救世主的赏光呢?当他在进阶魔药学的课堂上没有看到那个铂金色的脑袋的时候,无名的失落从心底泛上来。

  

  下课后,斯拉格霍恩教授叫住哈利,询问他对于未来的打算。

  

  “我相信你绝对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傲罗,哈利。”

  

  “谢谢您,教授。”

  

  “如果你需要任何帮助,我很乐意在你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你也许不是最有智慧的,但你绝对是我最值得骄傲的学生。”

  

  “谢谢您,教授。”哈利应付着,他现在确实没有心情去想之后的事。

  

  “在我看来,你似乎现在就遇到了一些困难。”

  

  “也许吧,教授。”

  

  “是你心里的问题,魔药帮不了你。但你要知道,倾诉是解决大部分心理问题的好方法,你可以找个信任的人倒倒苦水。”

  

  “可是如果有些事,我打算藏一辈子呢?”哈利抬起头,似乎对谈话有了点兴趣。

  

  “如果它还存在你的记忆里,有些东西是藏不住的。”斯拉格霍恩盯着他的眼睛,“你的眼睛和你的母亲一模一样,它藏不住秘密。”

  

  哈利又低下头,“谢谢您,教授。”

  

  黄昏的时候,哈利一个人来到天文台,站在邓布利多当时坠落的地方。他不知道的是,曾经有个学生,也喜欢一个人站在这里。

  

  身后传来赫敏的声音,“哈利?”

  

  哈利扭头,他的好朋友看清他的脸之后走上前来。

  

  “被我猜对了,你果然在这里。给你带的晚饭。”她拿出两个鸡肉三明治和一杯蜂蜜酒。

  

  他接过食物,一开始没注意到,现在肚子确实有些饿了,“我有些事情需要思考。”

  

  “你把一些东西藏得很深,哈利。深得你自己都以为它不存在。”

  

  哈利惊诧地看着她,“你知道了?”

  

  “你说‘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言下之意就是,只要他活着,知不知道你对他的感情并不重要。”赫敏笑了笑,“我认识你八年,而且我还是你最聪明的朋友,至少比罗恩聪明。”

  

  “就像你当初看出来我对罗恩的心思一样,我们都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可是事实上我们都不擅长。”赫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你知道为什么我和罗恩最害怕的是纳吉尼而不是伏地魔吗?”

  

  哈利摇摇头。

  

  “我们害怕纳吉尼不是因为害怕死亡,而是害怕对方死亡。”她直视着他,“不要再等到命悬一线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真实感情。”

  

  哈利在天文台又待了一会,穿堂风吹乱了他的思绪,但是有一条红色的思绪却终于拨云见日。

  

  他又来到了黑魔法防御课的教室,这时候天已经几乎黑了,模糊中他看见教室中央的一束亮光。

  

  铂金色头发的男孩背对他站立着。

  

  “马尔福?”他试探地问道。

  

  “我不相信你,波特。”听到那个熟悉的腔调,他确定了眼前的就是他想找的人。

  

  德拉科转过身,哈利看见了他身后的东西。那是海格,不,是博格特,他怀里抱着一个男孩。

  

  “这次你休想再骗我了,波特。去他妈的害怕杀人,你总以为所有人都会蠢到相信你的鬼话吧?”

  

  “事实上我只需要你一个人相信就够了,但显然,你没有。”他笑了。

  

  “真该死,这滋味一点都不好受。”他一挥魔杖,把博格特变成一个青苹果,然后重新关回衣柜里。

  

  “你是不是应该有话要对我说?”他对正在傻笑的哈利说。

  

  哈利脸一僵,笑容停住,“我……我喜欢你,马……德拉科,从很久以前开始就……”

  

  “我的老天,真是肉麻死了,过来。”德拉科搂过哈利的脖子,嘴唇贴上他的双唇。

  

  哈利扬起嘴角,尽情享受德拉科的吻,是酸甜的青苹果味。半晌,他推开他。

  

  “你是不是也应该说一次?”

  

  “你居然还有疑虑?好吧。”德拉科从耳根泛起潮红,“我喜欢你,波特……我喜欢你,哈利。我说了两遍,比你还多一遍。”

  

  德拉科脸上漾起得意的笑,粉红色染上了他金色的发梢。

    

Fin.

Drarry】Kill My Darling #HP #
气体的幻想中,他看见在马尔福庄园时和自己对视的拉科,他无神的眼睛里不是厌恶,不是嘲讽,不行戏谑,他看到了,关切,难过,害怕。金发少年剥掉了他的伪装,他只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小孩,在恐惧和威胁下被迫长大。...
文】发生在半夜两点的一件小事 #hp同人文
原作者:宁缺   # #DH #DMHP #Drarry   半夜的两点属于我想你的时间。   空荡荡的房间满是黏腻的燥热,风扇早就因为某些故障早早罢工。散落满地的书籍草纸让人联想到疯狂时期的巴...
甜文】如果一个吻不够,那就来两个 #hp同人文
原作者:木曰   *Summary:因为一个吻利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主动出击后终于打开了拉科的心扉。 *时间线从[火场救夫]开始●●DMHP●drarryhp利波特●拉科马尔福●dh...
甜文】当文里的拉科穿越到原著 #hp同人文
原作者:木曰   *Summary:文里的拉科穿越到原著后,帮助拉科追求利的故事 ● DMHP●drarryhp利波特●拉科马尔福 *ooc   早上拉科迷迷糊糊从床上醒来...
甜文】论如何将心上人收入囊中 #hp同人文
drarry● DMHP● 利波特● hp拉科马尔福    1.   战争改变了太多,当利·波特见到拉科·马尔福时这般想到。   利再次见到拉科是在魔法部与圣戈芒的会议上,针对治疗师与...
文】明暗 #hp同人文
原作者:花怜研究事务所   #巨型ooc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有点意识世界逃生的赶脚……反正来水一下 #8k+ # #drarry #DH #利波特 #拉科马尔福 #利 #拉科 #...
文】当原著里的拉科穿越到文 #hp同人文
原作者:木曰   *算是同系列的文 ●●DMHP●drarryhp拉科马尔福●利波特 上一篇:当文里的拉科穿越到原著  *ooc   “你回来啦,我正在做烤饼哦。”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文】金箭射中了鹿屁股 #HP同人
原作者:阿兹卡班在逃黑魔王   ● 拉科● HP利•波特● 同人● Draco● draco/harry● harry potter   1. 这一切应当从什么时候开始? 世间...
文】耽溺 #hp同人文
原作者:宁缺   #DMHP #DH # #Drarry   大战后的马尔福们处境显而易见的没有之前那样美好,即使最终因为救世主的辩护而免去了牢狱灾但还是不能改变他们曾经投奔黑暗的事实,更何况...
文】The Double(上) #hp同人文
的脑洞文,无意冒犯历史以及有关文学巨匠还有电影创作人。 # #Drarry #杀死汝爱 #利波特   [一]      战争很残酷,那些夹杂在空气里烧焦的气味,尘埃烟雾,变作残垣败瓦的霍格沃茨...
文】色彩缤纷 #hp同人文
原作者:花怜研究事务所   #ooc预警 #画家×色盲 # #drarry #利波特 #拉科马尔福 #DH #利·波特 #3.5k+ #summary:在这只有黑白灰构成的世界里,唯有...
文】四季旅馆 #hp同人文
原作者:喵三   *平静的小故事 *一发完,约5.7K字 #利波特 # #Drarry   四季旅馆的老板查尔斯是一个矮墩墩的小老头。他三十七岁时遵从父亲的遗愿,从餐厅辞职接手自家旅馆。这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