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哀】失眠 #名侦探柯南 #灰原哀 #新志 #新哀

sodasinei 2021-07-16

原作者:EEEdith 又延

 

一个小短篇  5.8K

阅读愉快#柯南 #柯哀 #工藤新一 

 

01

晚上十一点。工藤新一莫名头痛起来。

 

疼痛剧烈而精准地切割着他的脑部神经,如同一把微型手术刀在脑海中运转。

 

他原想用睡眠逃避带有顿感的疼痛。然而,无济于事,疼痛却让他异常清醒。他去书房找了本书,打算转移注意力。书籍按照他的喜好排序,《福尔摩斯探案集》是第一本,但是他翻了几页,没有看下去。痛感还在,如同一根根纤细的橡皮绳,随时可能崩断,然后迸发出他脆弱的脑壳,溢到现实世界之中。 

 

折腾了半个小时,他忍不住了,给灰原发了短信。

 

“有布洛芬吗?”

 

“有。”灰原的回复迅速而简单,不带一句废话。

 

两分钟后,灰原敲响了他的门。她递给他一支体温计。

 

工藤新一总是不适他的身高,尤其是他见到灰原的时候。他必须低下头才能看到她。而不像以前,只要稍稍侧过脸,就可以看到那抹茶色。这理所当然,他与她差了十年时光。但他却并不明白,她为何选择停留在十年之前。

 

工藤新一把体温计夹在腋下,转身倒在沙发上,疼痛吞噬了他的大部分话语。灰原哀进入厨房倒了杯水,把手中的药丸递给他。

 

“吃了会好点。”

 

工藤新一轻轻点头,拿起她手中的药丸,接过水,喝了下去。

 

“感冒了?”灰原问。

 

工藤新一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不知道。他又指了指脑袋,暗示自己头痛。工藤新一这时发现只有自己坐在沙发上,才能和站着的灰原哀平齐,才能轻易地看到她湖蓝色的眼睛。灰原哀低头看了看表,没注意工藤新一盯着她愣神的动作。

 

“嘀——”体温计在这时响起,工藤新一拿了出来,看了看,又交给灰原。

 

“不烧。”灰原看着体温计上36.7度,做出判断。“大概睡一觉就会好了。”她松了口气,把剩余的药放在茶几上,转身准备离开。

 

“灰原。”工藤新一在灰原哀即将离开时叫住了她。

 

“嗯?”

 

“你有佐匹克隆吗?”工藤显然犹豫了一阵,才问出来。

 

佐匹克隆,白色至淡黄色结晶性粉末。无臭、味苦,不溶于水。用于各种原因引起的失眠症,尤其适用于不能耐受次晨残余作用的患者。它最通俗的解释是安眠药。

 

“有佐匹克隆吗?”工藤新一以为灰原哀没听清,重复了一遍。

 

“有,但是不能给你。”灰原没有转身。

 

“为什么?”

 

“副作用,你用上了就会依赖它的。”

 

服用佐匹克隆的不良反应有困倦、口苦、口干、肌无力、头痛;长期服药后突然停药可出现反跳性失眠、噩梦、恶心、呕吐、焦虑、肌痛、震颤。呼吸代偿功能不全者、妊娠期妇女、哺乳期妇女及15岁以下儿童不宜使用。

 

工藤新一无奈,委屈地说了一声:“我睡不着。”他能感受到疼痛如同微小的电流在他脑海中翻滚、跳跃,每一次细微的动作都能牵动他的神经末梢。

 

原来准备离开的灰原哀,却在这时候折了回来。“我陪你一会儿吧。”她说的轻柔,然后倚着沙发,坐在地板上,随手拿起工藤丢在一旁的《福尔摩斯探案集》。

 

房间里难得的安静。时间在广阔的河流中缓慢流淌。工藤新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灰原……”

 

“嗯……?”

 

“啊,没什么。”工藤新一想问灰原,她为什么没有变回来,而是选择一直保持着7岁的模样。但是话到嘴边,他有没说出口。

 

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他与灰原哀难得的独处时光。那是一种并不尴尬的沉默。他躺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地看着天花板,等待着疼痛消退,灰原哀倚在沙发一角,翻着福尔摩斯。

 

他突然回想起曾经和灰原一起看过的电影,里面的女主角说:“为什么人在一起就非要瞎扯一点什么,不然就会觉得特别没劲?”接着,她又自言自语地说道,“当两个人有默契,就能闭嘴享受片刻的沉默。”

 

好在,他们的沉默并不尴尬,多年的默契让他们早已习惯了对方的存在。漫长的无声里,工藤新一足够安心。

 

“你在看哪一章?”工藤新一指了指书。

 

“《波西米亚丑闻》。”

 

“啊,是那位女士呀。”工藤新一若有所思。

 

工藤新一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醒来时,发现灰原已经不在了。他睡眠很浅,像是浮在水面上,漫无目的的漂泊。工藤新一看了一眼时间,凌晨3点,自己大概睡了三个小时。

 

接下来的时间,他失眠到天亮。他看着窗外的天空一层层变浅发亮,从深蓝一直稀释到淡蓝色。有那么一刻,工藤新一感到自己漂泊到宇宙尽头,周围一片死寂,没有风,万物枯萎,时间静止。他面对一片没有潮汐的海水,无处可逃,沉溺窒息于它的空旷与荒芜之间。

 

挨到六点,他躺不下去了。起身洗漱,早早出门转了一圈。尽管已经三月,但有时候冷空气会猝不及防地袭入,他这次学乖了,临走前多穿了点衣服。

 

02

来到博士家时,灰原哀已经起来了,她坐在长桌前,一边看时尚杂志,一边吃早餐。

 

“早啊,灰原。”工藤新一打了招呼。

 

“好点了?”灰原抬起了头,看着工藤新一比起昨天精神了几分。

 

“嗯。”他点点头。“有吃的吗?”

 

“冰箱里自己拿。”灰原哀已经习惯了工藤新一来蹭饭,有时候是早上,有时候是晚上。他拥有做客为主的能力,相当自然熟,并且毫不愧疚。对于博士家的东西,工藤新一也轻车熟路。他去厨房倒了一杯牛奶,拿了饭团,坐在灰原的对面吃了起来。

 

早餐之后,他们起身出门。其实他们俩并不顺路。帝丹小学和帝丹高中相差十万八千里,地理意义上的。但是这没有妨碍他们一起走到路口。工藤新一不想早早去学校,他讨厌学校里机械而无聊的早读课,所以经常绕路,陪灰原哀走上一段。

 

“昨天谢谢啦。”工藤给灰原道谢。他倒不是指灰原送药来,而是灰原最后陪他的那段时间,让他有了一小段时间的睡眠。

 

灰原哀打着哈欠,没怎么在意,挥了挥手。“没事就好。”她比工藤新一快几步,一直走在他的前面。

 

“药的话……”

 

“放你那边吧。留着备用。”

 

“嗯……”工藤新一答应下来,但他突然想起什么,停下脚步,有一丝疑惑。“不过,你为什么会有佐匹克隆?”

 

灰原显然没想到工藤新一会问这样的问题,迟疑了一秒,说道:“医生备着各种药很正常吧。”

 

工藤新一捕捉到了灰原哀的一闪而过的沉默,心里一沉,不依不饶起来。“如果一种药不会被用到,为什么还要买呢?”

 

没有回答。

 

“你依赖它吗?”工藤新一加快两步绕到灰原前面,挡住了她的路,盯着她的眼睛。

 

没有回答。

 

“那边好像有案件发生。”灰原指了指工藤新一背后的路口。他转过身,却发现路上秩序井然,如同平日,丝毫没有混乱的迹象。趁着这个功夫,灰原飞快穿过斑马线,走到了马路对面。

 

当工藤新一意识到自己上当时,已经迟了,左脚还没迈出踏向斑马线的一步,对面的红灯突然亮起。来来往往的车辆湍流而过,挡住他的去路,他下意识地又收住了脚。

 

已经在马路另一侧的灰原哀转身离开。工藤新一落寞地站在街口,看着灰原哀消失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下午三点,趁着课间休息,工藤新一猫着腰溜出教室。他敏捷地抓住学校的黑色栏杆,双脚一登,继而翻身过去。工藤新一落在外面踏实的土地上,这意味他逃课成功。

 

江户川变成工藤新一之后,曾经问过灰原,“你为什么不变回来。”

 

当时,灰原给出的答案很简单:“因为小学放学时间早。”他一时语噎。不知如何回答。现在看来,竟然无比正确。

 

工藤新一回到博士家时,上气不接下气。但是还好,他时间掐的准,灰原哀还没有回来。他轻手轻脚地从电视下的茶几下搬出药箱,把每一个瓶子都翻了一遍,终于找到了一小瓶佐匹克隆。他在手心里握了握,放进了口袋。

 

灰原哀放学的时候,故意磨蹭了一会儿,出学校大门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她不知道如何和工藤解释,回去估计又要应对他的胡搅蛮缠。这让她头疼。

 

失眠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大概要延续到她在组织的时候,那时候,姐姐刚刚去世,她经常性的失眠。她试过很多种方式,甚至是起来工作,但第二天她的效率就会极差,导致填写的实验数据经常出错。她渴望平稳而深沉的睡眠,而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就是服药。

 

变成灰原哀之后,有一段时间她睡眠有所好转,但却常常做梦。她一直梦到Gin的追杀,赤井的死、工藤新一的死,每一声枪响都直击心脏,血色漫无边际地铺开。平日的忧虑都以梦境的方式暴烈而无声的侵袭进来。她常常会从梦境中挣扎着醒来,浑身是汗,惊恐未定。

 

困倦、口苦、口干、肌无力、头痛,这是服用佐匹克隆的不良反应;反跳性失眠、噩梦、恶心、呕吐、焦虑、肌痛、震颤,这是长期服药后突然停药可能出现的反应。

 

与药剂打交道这么多年,灰原哀并不是不知道。只是,当一种痛苦过于严重,人们习惯于用另一种去弥补,尽管代价一点点层积,最终可能无法挽回,但也好过没有选择。

 

灰原哀也不例外。

03

凌晨一点。工藤家的门铃响了。工藤新一很快开了门,他显然有些困倦。但是他预料到她会来,所以耐着性子等着。

 

“还给我。”灰原哀抱着臂站在夜色之中,说话直接了当。

 

“什么?”工藤新一装傻。

 

“佐匹克隆。”灰原哀说道,“是你拿走我的药吧。”

 

“你没有回到我问题,你为什么会有它。”工藤新一说。

 

“医生备药很正常吧。”她还是那句话。

 

“是吗?只是备着?结账的小票单上显示是3月20日买的药,还没到两个星期,这瓶佐匹克隆就少掉一半?”工藤新一质问她。

 

“工藤新一,你没有资格干涉我的用药自由。”工藤新一能感受到灰原生气了,只有生气的时候,她才会一字一句地称呼他的全名。

 

“那你之前也没有资格干涉我的。”工藤并不打算示弱,他唇反相讥。

 

灰原哀一时语噎,愣在一旁。尽管她知道辩论技巧并不等于成熟,但是她承认,工藤新一有他的自由决定他现在的状态。但是出于本能,灰原选择拒绝他之前的要求。

 

工藤突然意识到自己说话严重了,转而降低了声音。“你……一直失眠?”

 

“我的状况我自己清楚,不劳驾大侦探操心。”

 

“别自欺欺人了,灰原,你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人,医生是治不好的。那就是他们自己。”工藤新一缓缓说道,“他们常常习惯于给出药方,却不寻找生病的原因。”

 

工藤新一是对的,疼痛的根源有时候并不是病理性的。作为一个医学领域的博士,她擅长治病,却不擅长医心。她常常借助药物逃避痛苦,如同喝酒后的一场大醉,却难以找到自己真正的病因。没错,当局者迷。

 

灰原哀沉默下来。

 

三月的凌晨,屋外还有些冷。凉风吹来,工藤新一哆嗦了一下,感到一阵寒意。他看着灰原哀穿着单薄的睡衣站在门外,突然感到一丝心疼,他想伸出手拉她进来。但却被灰原甩开了,她时刻保持着防备与远离的姿态,一只脚抵在外面,没有进来的意思。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工藤喉咙发痒,不知道说些什么。他这时候突然体会到了沉默的尴尬。

 

“你为什么没变回去?”不知怎么的,工藤新一突然想起以前那个问题。

 

“这是我的选择,与你无关。”灰原哀说完,转身离开,消失在夜色之中。

 

自然,灰原哀一夜没睡,工藤新一的问题一直在她脑海中盘旋。她没有变回去,以灰原哀的身份存在。为什么呢?就连她也说不清。她不知道自己变成宫野志保之后回去哪里,也不知道会不会与他变成陌路,她依赖这一份熟悉感和默契,却暗自恐惧变成宫野志保会失去一切,换句话说,灰原哀还活在过去。

 

工藤新一也没睡着,两个人住在隔壁,却感到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在他们之间疯狂生长,将他们逐渐隔开,工藤新一与灰原哀之间以各自的“自由”为名,画地为牢,将对方拒之门外。但是他们却不明白,爱注定要有永不止尽的纠缠,挂念与羁绊。

 

两个人沉浸在夜色里,各自怀着心事,一直到天明。

 

04

第二天早晨,工藤新一没有来蹭早饭。这也正合灰原哀之意。两个人默契地没有相见,各自沿着自己的路径上学。

 

放学回家的路上,路过药店时,灰原站在门口犹豫了几秒,想着要不要进去再买一些药。她放弃了与工藤新一索要佐匹克隆,知道那样争吵图费口舌,毫无结果。

 

就在她前脚准备踏进药店的时候,一个身影冲了过来,从后面拽住了灰原哀。她回头,看见了那个她目前最不想见的人。

 

工藤新一没有说话,绕到了她身前,挡住了她去药店的路。灰原哀移动左脚,他也移动左脚,灰原哀移动右脚,他也移动右脚。在外人看来,两个人像是在玩小学生的幼稚游戏。

 

“你跟踪我?”灰原哀停了下来,挑起眉毛,看着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不置可否。他今天是铁了心,不让灰原哀进去。灰原没有跟他多理论,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体完全无法逞强,于是只能转身离开。

 

工藤新一跟在他的后面,却感到灰原哀与平日里有一丝异样,刚刚他碰到她的手,感到她在发烫。她说话的时候也带着鼻音,感冒了吗?他的心里陡然升起一丝歉疚,想着一定是那天凌晨,他们俩吵了架,灰原站在春寒料峭的夜色里,着了凉。

 

“你感冒了?”工藤新一快步赶了上来。

 

灰原哀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晚上,工藤新一故意敲响了博士家的门,带来了毛毯和书籍。

 

“你来干嘛?”灰原哀皱着眉头,有些不解。

 

“你失眠的话,我就来陪你聊聊。”工藤说。

 

“我没有……”灰原哀本能地脱口而出。

 

工藤新一没有理会,自顾自地走进博士家,在沙发旁的地板上坐了下来。没错,他向来自来熟。灰原哀拿他毫无办法,所以索性不去理会。感冒让她些许难受,她没有力气再说多余的话。

 

“吃药了吗?”工藤新一问到。

 

“吃了。”灰原哀裹着被子,闷闷地回答一声。

 

夜色柔和下来,灰原哀闭起眼睛,想要找回失落已久的睡眠,工藤新一在一旁打开了一盏橙黄色的小灯。他翻开那本《福尔摩斯探案集》,他看见之前灰原在这一页折起来了一个小角,于是就顺势看了下去。

 

“对于一个训练有素的理论家来说,容许这种情感侵扰他自己那种细致严谨的性格,就会使他分散精力,使他所取得的全部的智力成果受到怀疑。在精密仪其中落入砂粒,或者他的高倍放大镜镜头产生了裂纹,都不会比在他这样的性格中掺入一种强烈的感情更起扰乱作用的了。然而只有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就是已故的艾琳·艾德勒,还在他那模糊的成问题的记忆之中。” 

 

故事翻到最后,令他有些怅惘。奇怪,以前怎么没有这样的感受?

 

“灰原,你失眠的时候都想什么?”他知道灰原没睡,便在寂静的黑暗中发问。

 

“在脑海里算化学方程式。”

 

“……” 真是无聊的女人,他在心里想。

 

“好点了吗?”过了一会儿,工藤新一又问。

 

“嗯。”灰原微弱地回答一声。

 

随后,又寂静下来。他们两个人像是坐着一艘船,飘荡在宇宙之中。时间消失了,继而空间也消失了。他不知道这艘船要去哪里,只知道她一直在身边。aptx4869让他们彼此连接,成为命运共同体。在无穷无尽的宇宙里,他们靠着彼此陪伴度过孤单的漫漫黑夜。

 

工藤新一继续读着手头的书,转头看了一眼灰原,发现她已经睡了。他轻手轻脚转了个身,跪在地板的一边,仔细看着她的脸。只有在睡着的时候,灰原哀才会收起她的倔强和冷漠的刺,展现出一种令人着迷的平和感。

 

工藤新一想看她有没有退烧,但他突然意识到体温计上次被灰原拿给自己了。于是,他只好俯下身来,拨开她额头的几缕头发,将自己的额头靠了上去。

 

还好,已经不烧了。他在心里舒了一口气,踏实了点。

 

这是,他突然发现,他离她是那样的近。他能触及到她的轮廓。眉毛、眼睛、鼻子、嘴唇都近在咫尺。灰原的呼吸缓慢而平稳地吹到他脸上,他的心小心翼翼地提了起来,“砰砰”撞击着他的肋骨。

 

于是,他顺势低下去,亲吻了她的唇。

 

晚安。

 

End

 

药物是我在网上搜的,说明也是网上的,如果大家失眠的话,切勿模仿,及时就医,谨遵医嘱,祝大家都有一个好睡眠!

『CA/』回首之处 # #侦探 # #宫野保 #江户川 #工藤
清楚离开的原因。   成为宫野保?   别开玩笑了,宫野保有什么好的?   有阿笠博士,有平凡的人生,有少年侦探团,有——江户川。   工藤一苦恼的抓了抓头发。   但这一次...
】Proposal # #侦探 #
作者:Fëanor   #江户川 # #工藤一 #宫野保 #同人文 #同人文       “工藤老弟,这次又多亏了你啊!”目暮警官从米花大饭店出来,转身向工藤走去,“终于又一睹‘平...
】秋日之歌 # # #侦探
作者:EEEdith 又延   # #工藤一 #宫野保 #   东京的雨水多了起来,工藤一又没带伞。   应该是秋日了,寒意总在夜晚降临。   他坐着扶梯,仰头看着地铁口的上方的一小...
】MISS # #侦探 #
作者:Fëanor   #江户川 # #工藤一 #宫野保 #同人文     宫野保坐在工藤宅的书房里翻着一本门捷列夫的《论元素分合论》。自从她成为这里的女主人,这一类的书籍瞬间多了...
『CA/』谈个恋爱吧 #侦探 # # #江户川
。”   “知道了,谢谢医生。”他鞠躬,匆匆忙忙叫有希子去办出院手续。   铭记医嘱的江户川,赫赫有名的少年侦探,在未来的十年里,絮絮叨叨如同老婆子,没少收到来自的白眼——在她的身体健康方面...
】Anniversary # # #江户川
作者:Fëanor   #侦探 #工藤一 #宫野保 #同人文     明明还不到夏季火红的太阳就已炙烤着大地,和上个星期整周的雨水比起来,即使是烈日也充满幸福。     宫野保对着...
】Merry Christmas # #侦探 #
作者:Fëanor   #江户川 # #工藤一 #宫野保 #同人文 #同人文     六个月,像过了六年一样。这种度日如年的生活,究竟还要逞强到什么时候?     她喝了一口马克杯...
】夏日游荡 # #
作者:EEEdith 又延   BGM(也是文章提到的两首歌~): # # #侦探 #工藤一 #宫野保 《Suite bergamasque, L. 75:3. Clair de...
】午夜航班 # #侦探
作者:EEEdith 又延   *用残留的放假时间来一个激情速打 *短篇完结,超短,越写越短 # # # #宫野保 #工藤一   飞机在平流层里颠簸了几下,宫野保醒了。   她...
『CA/』有江户川就够了 # # #工藤一 #宫野
自己的帽子扣在了头上。“还是这样好看。”   “工藤。”   “嗯。”   “我们恋爱吧。”   “这话该我来说。”     03   江户川,工藤一和宫野保,进入了甜蜜的...
文/文】竟渡河(中)08 ● ● 江户川
作者:Hedging   中篇   ————   08.   他实在太累,躺在沙发上就睡到了第二天,起来做早饭,这才发现他昨晚根本没走。 “你今天不用上班吗,大侦探?” 这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的...
文/文】竟渡河(上)02 ● ● 江户川
下来,免不了要血肉模糊。 这样真的好吗?他并不知道答案。 而兰坐在他旁边,看着他熟练地和顶嘴,突然笑着说:“我就说怎么觉得很熟悉……一你和小讲话的语气,和简直一模一样。” 她说完又觉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