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哀】满盘皆输 #名侦探柯南 #gin #gs #灰原哀 #宫野志保

sodasinei 2021-07-16

原作者:EEEdith 又延

 

一个小短篇 #柯南

gin 与 sherry

 

天台上,他与她几步之遥,中间灌满了风。

 

Gin看上去些许疲惫。倒不是激战几日,而是作为一个杀手,他累了,见证过太多的生死,他反而厌倦了生命。Gin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用打火机点上。夜晚的风大,他用手聚拢火苗,点了好几次。

 

秋日的天空一片晴朗,黑夜在此间浓稠地氤氲开,楼下的喧嚣和枪火隔着一层层防护板显得遥远,好像宇宙之间突然劈出了一小片安静,留给了她和他。

 

herry静静地看着GIN,此刻,她突然想走到他面前,跟他要一根烟,然后陪他坐会儿。只是,最终,她没有。晚风有些许凉意,把Gin的烟吹过来,她想起多年以前,第一次见到他。

 

那时,她还在组织的美国研究所实习。

 

某一个夜晚,研究所的门被粗暴地撞开,接下来,整个楼层混乱不堪。鲜血夹着雨水在门口晕染开,所到之处,一片触目惊心的红。楼里所有的人员开始出动,迎接组织里受伤的成员。脚步声和呼喊声混杂在一起,回响在午夜的实验所,血液的甜腻与雨水发锈的冷一同弥漫在空气里,令人作呕。

 

那是组织扭转乾坤的一战,之后它一跃成为别人眼中不可企及的存在,但却很少有人知道那一夜损失惨重。无数的亡者没有找到他们的名字。他们在暴风雨中死去,尸体残骸成为组织崛起的垫脚石,却没有人惦记。

 

Gin脸色苍白地躺在一张病床上,他浑身淋湿,黑色的风衣被撕破了,血从他身体不知名的地方流出来,无穷无尽,又似乎他整个人都浸在猩红的湖泊里。sherry的导师刚刚还准备检查他的伤势,但转瞬间就被叫走了。Rum伤的格外严重,需要马上手术。而那时候Gin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少年。

 

herry就一个人待在了病房。她看着GIN,伸手想探一探他的呼吸。手指还未触到他的鼻尖,她就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拉着她倾斜下去,Gin拽住她的衣领,眼神凶狠而决绝。“杀了我。”他的声音沙哑,却不容置疑。

 

herry在刚刚一瞬间失去了平衡,她把手撑着病床上,努力保持着自己的姿态。她盯着他的眼睛,在里面看到了一丝绝望。由于Gin过于用力,她几乎感到自己要窒息过去。悬停在外的一只手,不断地摸索着手术架,终于摸到了什么,她抬手,将安眠镇定剂戳进了Gin的手臂里。

 

那是她第一次手术,她尝试着让自己平稳下来。导师不在,其他教授也不在。Gin的心跳波幅逐渐衰弱下去,她对着那一条急速降落的弧线发了一阵呆,最后才戴起手套,拿起她的手术刀。

 

她安慰自己,他是想过死的。那句“杀了我”似乎也给了她触底反弹的勇气。

 

她最终选择孤注一掷。

 

几年以后,她回日本。

 

她没想到再见到GIN,他来成田机场接她,倚在那辆保驰捷上,嘲讽地对她说“好久不见”。Gin这几年没什么变化,瘦削、锐利,经常抽烟,沉默占据了他一天大多数时间。只是他的头发更长,眼神也更加冷酷。

 

那场惨烈的激战以后,幸存下来的人都成为组织的顶尖力量,似乎杀戮本身就是一场真实而残酷的筛选机制。他们通过重重考验,确认了实力、体能、智慧与残酷,最终奉献上自己的忠诚。

 

herry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只是沉默的拉开车门,钻了进去。她想起在美国时,他们有过短暂的对话,那是Gin醒后不久,她去给他做身体检查。

 

“为什么没杀了我?”GIN问,他的提问让她莫名其妙。

 

“我是医生,不是杀手。”她回答。“只不过不能见死不救罢了。”

 

“你会后悔的。”他在她的耳旁轻轻地说。

 

即使是久别重逢,她也和GIN形同陌路。

 

她去日本的研究所上班,而GIN每天来无影去无踪地做着任务。Gin杀起人来,无所顾忌。他知道无论他伤的多惨,sherry最终会在死亡的边缘将他拉回来。

 

是的,她依然为他处理伤口。在凌晨,在深夜,哪怕在宇宙里消失时间的某一个点,他都能随时敲响Sherry家的门铃,带着一身伤闯进来,然后不由分说地躺在沙发上,平静地等待着她。

 

herry常常睡眠不足地醒来,翻出药箱为他处理伤口。她用酒精先为他消毒,“滋滋”的双氧水在他的伤口上跳跃,细小的泡沫迸溅出来有泯灭下去。肌肉本能地微弱跳动,他闭起眼睛独自消化着疼痛。Gin的身上往往是旧伤覆着新伤,sherry需要小心翼翼。

 

Gin并不看Sherry的动作,上药之后,疼痛减轻,他腾出手,点了一根烟。这时候,他抽烟极快,好像如此能够稀释疼痛,茶几上的烟灰缸不一会儿溢出灰色尸身,星光在最后的一刻逐渐消亡。

 

只是,此刻的他对于死亡、疼痛都脱敏了。他早已没有了年少时对于死亡的渴求与愤怒,他对疼痛的隐忍也增进了几份,“杀了我”这种幼稚言语不会再说了。Sherry有时感觉自己在修补一台坏掉的机器。

 

herry看着他胸口那一条缝线的疤痕,有些愣神,伤疤已经淡下去了,却隐约可以看到缝合的痕迹。她没想到,她做的第一场手术会以这样的形式存在于他的身体里。

 

“我从来没问过你,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哪句?”

 

“很久以前那句,你说我会后悔的。”

 

GIN眯起眼睛想了一会儿,最终回忆的丝线投掷无边的黑暗,落入无声的虚妄之中。“忘了。”他把烟头往烟灰缸里按了按,说的轻描淡写。

 

包扎结束之后,如果时间太晚,Gin会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小憩,然后第二天送sherry上班。这算作是他独特的答谢方式。只是他从来不曾表露过。

 

Gin讨厌酒精消毒水的味道,这让他想到生命的反复无常,他的不堪和伤痕都会在无影灯下暴露无遗,他讨厌那种被强烈灯光穿透的感觉,那本质上是一种懦弱。比起这些,他更期待势均力敌的杀戮或是旷日持久的死亡。

 

herry下班之后,常常去药物所不远处的酒吧等待。那是GIN喝酒的地方。

 

东京的秋天常常下雨。灰蒙蒙的水珠从高空落下来,好像要一遍一遍冲刷着这块土地的罪恶。风很冷冽,夹杂着雨丝,趁人不备钻进袖口和裤脚,引起阵阵寒意。

 

她到的时候,他还没来。她坐在屋角昏暗的地方等待,要了一杯水。Gin第一次带她来的时候,她看着酒保背后琳琅满目的酒不知所措,这不是她的领地。

 

“你没有喝过酒?” Gin颇为好笑,于是自作主张为了点了一杯Gin。他知道她招架不住,故意想让她难堪,没想到Sherry却不愿服输地将那杯酒喝完了。是的,这个女人没有酒量,却有胆子。

 

烈酒沿着她的喉咙滚下去,跌进胃里,浓烈的酒精刺激着她的胃翻江倒海,每一个神经末梢都在泡沫中隐隐作痛,她倔强地咬着唇,好让自己眼前的世界不失焦。

 

Gin来的时候,他的大衣肩膀和衣角都湿了,残存的水珠顺着他的衣服落下来,在地板上迸溅出一朵朵透明的水珠。Gin在她的对面坐下,要了杯酒。桌上有一盘未下完的国际象棋,像是之前客人留下的残局。

 

Gin看着桌上的棋盘思索了一会儿,拿起一个子儿,沿着黑白棋盘,前进了几步。随后他身体后仰,慵懒地倚在沙发上,扬了扬下巴,示意Sherry继续。

 

herry本身无心下棋,但她碍于与Gin之间尴尬的沉默与无聊,于是,拿起了她面前的棋子。她走白,Gin走黑。对于她来说,这本来是一次胜利在望的棋局,白多黑少,而且白棋的位置绝佳。

 

她拿起“车”走了几步想救回落在陷阱“骑士”,却没想到Gin黄雀在后,用几步就吃了她的子儿。

 

几次交锋之后,Sherry发现自己的棋子损半,而Gin却毫发无伤。GIN得意地笑起来,喝了一口酒。

 

她仓皇起来,看着棋局,不知道该保护皇后还是救援将死之兵。

 

“如果你在执行任务时,问题已解决,但是你的Team里有其他人生命受到威胁该怎么办?”Gin在这时突然开口,身体前倾。

 

“救人?”

 

“错,杀了他。” 他说的简单,却在三言两句点明了她的弱点。

 

herry听到这几个字一愣神,而这时,GIN在说话的功夫将了她的军。

 

她低头,发现自己早已满盘皆输。

 

不久之后,Sherry跟着Gin去出任务。那是一个高级人士云集的酒会,也是肮脏交易的达成之所,他们的目标是截取对手见的一份秘密资料。他和她顺着人群在舞池中跳舞。

 

她的身体紧绷,这样近距离地靠近Gin让她突然间不知所措。“三点钟方向五十米”、“九点钟方向30米”,她在一来一回的旋转间,给Gin报着目标人物的位置。

 

“好。”Gin墨绿色的眼睛很少看她,每转一圈,每走一步,他都在计算方位和角度。

 

音乐接近了尾声,头灯上的灯光暗了下来。第二轮致辞开始。两个目标人物离开了现场,随后Gin也追随着离开。“去车里等我。”他嘱咐Sherry。

 

herry从黑暗中退场,去了一趟洗手间洗了把脸。细长的高更鞋让她的脚酸痛不已。当她走出洗手间时,眼前突然有什么一晃。她晕了过去。

 

好像过了久远漫长的时间,Sherry强迫自己努力睁开眼睛。意识像是宇宙中无声的碎片,漂浮不定,“滋——”肩膀上突然传来了一阵疼痛,如同一根意识的稻草,让她顺着痛觉清醒起来。“砰砰”又是两枪,她闻到了一股血腥味。眼前的影子在重叠,她看到对面站的是Gin。而自己正被一个人挟持着,勒紧了脖子。

 

“一手交人质,一手交资料。GIN。” Sherry身边的那个人说话了。“我就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

 

Gin沉默了一会儿,把口袋中的U盘扔了过去。随后身后的那一个人一推,Sherry踉跄地向前走了几步,几欲摔在地上。他趁着片刻的功夫消失在人群里。

 

Gin抱她出来,拉开保时捷的车门,把她丢进副驾驶。然后推挡、踩油门、转动方向盘,离开现场。

 

“你不是说过,这样会输吗?”sherry的声音里有一丝调侃,药物的作用正在消散,疼痛让她清醒不少。她想抓住他的把柄,他的漏洞,他的失误。她还是念念不忘自己输掉的那盘棋。

 

GIN沉默了一会儿,平静说道:“总会有例外。” 

 

是的,总会有一个棋子,即使动用所有棋子去救都在所不惜。他们俩心知肚明,却没有戳破,那颗棋子是棋盘上的皇后。

 

第一次见GIN杀人是在不久以后。以往,她只是听说,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

 

那天,Gin接她回家,车走到一半,Gin瞄了一眼后视镜,瞥见一路尾随的车辆,他打满方向盘,换了线路。他开着保时捷一路飞驰,最终停在了一处隐蔽的港口。

 

太阳已经消匿,这里的天色晦暗,灰蒙蒙的潮气弥漫在空气里,浑浊、愤怒的海浪带着脾气冲击着秋日的礁石,再让自己在白色的飞沫间粉身碎骨。近处的海水中是漂浮的木棍、损毁渔网的浮标和空荡荡的漂流瓶。

 

“在车里等着。”他下车时,丢给她一句话。

 

她从保时捷那一小片车窗里看到了那一天的杀戮,枪声不绝于耳,子弹以最精准的方式进入身体、远处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血液连成一片,沿着水泥路消失在台阶上。她看到他们死亡前的挣扎,痛苦地蜷曲、求饶、恐惧。但是Gin并没有停下。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Gin回来了,他满身浴血,却并无大碍。上车之后,他从口袋里优雅地掏出一条白色手帕擦了擦他心爱的伯莱塔,然后启动保时捷356A,开车离开。

 

“结束了,是之前威胁你的人。”

 

“他……他们为什么会再来?”sherry问,她记得在各个交易的场合里,那个人虽然精明,却一直口碑极佳,他是一个遵守诺言的人。

 

“之前给他们的那份U盘,里面的资料毁了。”Gin冷笑了起来。

 

herry抬头,震惊地看着他。她突然觉得他变得陌生,抑或自己从未了解过他。回去的路上,她一直没有说话。之后,她拒绝为GIN包扎伤口,sherry说不出原因,只是脑海中一遍一遍想起港口的死亡。

 

Gin伸出手抬起了她的下巴,强迫sherry的眼睛看着他。“你以为自己很无辜吗,sherry?没有亲自参与杀戮,就可以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假装自己很高尚?别忘了,你也促成了他们的死。”

 

她听了Gin的话,打了一个寒颤。是的,Gin说的没错。她一次一次地救起GIN,一次一次阻止他死亡,却没法阻止他的杀戮。而她知道,他活着,杀戮就无法停歇。他所有的恶里面都有她的,她最终成为了他的帮凶。

 

Gin松开了手,她颓然跌落在地板上。

 

那一日,她突然明白了年少时Gin对她说的那句话。

 

“你会后悔的。”

 

那不是愿望没有实现的愤愤不满,而是一语成谶的是非判断。是的,你会后悔的。日后,她给他做的每一次手术,看上去是在延长他的生命,而本质上是在延长他的痛苦。之后,它们酝酿成一颗颗子弹,打入鲜活的躯壳。

 

“杀了我。” 是曾经年少的Gin的求救。她没听懂,以自顾自的方式救了他。却没想到,最终,她成为他微弱的光亮,也成为他杀戮的最后之盾。

 

她后悔了。

 

“我明明是想救你的。”sherry哀伤地看着他。她在想,也许18岁相遇那年,她没有救他,结局有会不会有变化。

 

Gin轻笑一声,“放弃吧,sherry。” 他的一根烟抽到了尾。

 

她走了两步,伸手拿起他的伯莱塔。如同他早期训练她的那样,双眼直视猎物,双臂绷直,左手托着右手稳住,深呼吸,扣动扳机。

 

她将子弹一颗一颗打入过去的虚无,堵住恐惧,堵住死亡,堵住风。

 

END

『CA/』回首之处 #新 #侦探 # # #江户川 #工藤新一
清楚离开的原因。   成为?   别开玩笑了,有什么好的?   有阿笠博士,有平凡的人生,有少年侦探团,有——江户川。   工藤新一苦恼的抓了抓头发。   但这一次...
】失眠 #侦探 # #新 #新
一夜没睡,工藤新一的问题一直在她脑海中盘旋。她没有变回去,以的身份存在。为什么呢?就连她也说不清。她不知道自己变成之后回去哪里,也不知道会不会与他变成陌路,她依赖这一份熟悉感和默契,却...
『CA/』有江户川就够了 #新 # #工藤新一 #
余生来弥补。”   “那欠我的十年,她要如何偿还?”     02   江户川贴心的将外套披在了的身上。一扭头我,看见旁边三个小学生火辣辣的不加掩饰的白眼。   “自从酱谈恋爱...
/新』今天的工藤新一也在努力做个好男朋友 # #
?”   “我想把交到她手上啊。”毛利兰温柔一笑,摸了摸少年人的头。   把工藤新一,交到手上。     ,年22岁。   待就业,如今作为伴娘正站在台柱后看着毛利兰的婚礼。   那是天使...
【新】秋日之歌 # # #侦探
作者:EEEdith 又延   #新 #工藤新一 # #   东京的雨水多了起来,工藤新一又没带伞。   应该是秋日了,寒意总在夜晚降临。   他坐着扶梯,仰头看着地铁口的上方的一小...
/新』夏天就是要喝可乐 # # #abo
!”令和的福尔摩斯抱头鼠窜。     05   “,喝可乐吗?”   “喝饱了……哎呦。”   江户川挨上了结结实实的一脚。   “毕竟夏天就是要喝可乐啊。”   一直在想的信息素...
『CA/短篇』drama # #新 # #
带有咸味的海风,回过头去,目光里已是冰冷一片。“我,和你工藤新一之间,从来没有我们。拥有我们的是江户川,希望你搞清楚了。”   “你这个女人,真冷血。”工藤新一苦笑,头发被海风吹得...
「CA/」未竟少年时 # #新 #
。”   ,或者该说,带上耳机,耳边是婉转的女生唱着“You are the only one.”   “你想去哪里?”   身旁一个人坐了下来,挡住她窗户外边的阳光。逆光下她眯了眯眼,这才看...
【新】冰火两重 #侦探 # #工藤新一 # #
辣的像被在一根荆棘反复鞭挞,时而又想起自己卡在巨大的冰缝中进退不得,寒气从深不见底的谷底涌上来将他封印,窒息感顺着寒气向上攀,他的喉头被紧紧扼住。   战栗中的回到自己变成逃离毒气室的那...
【新】Proposal # #侦探 #
作者:Fëanor   #江户川 #新 #工藤新一 # #同人文 #同人文       “工藤老弟,这次又多亏了你啊!”目暮警官从米花大饭店出来,转身向工藤走去,“终于又一睹‘平...
【新】MISS # #侦探 #
作者:Fëanor   #江户川 #新 #工藤新一 # #同人文     坐在工藤宅的书房里翻着一本门捷列夫的《论元素分合论》。自从她成为这里的女主人,这一类的书籍瞬间多了...
【新】Anniversary # # #江户川
作者:Fëanor   #侦探 #工藤新一 # #同人文     明明还不到夏季火红的太阳就已炙烤着大地,和上个星期整周的雨水比起来,即使是烈日也充满幸福。     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