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志】春日远游 #名侦探柯南 #柯哀

sodasinei 2021-07-16

原作者:EEEdith 又延

 

短篇完结 #柯南 #灰原哀 #新志 #工藤新一 #宫野志保

5.1柯哀日快乐!!!

无脑高甜OOC

青春校园非主流文学现场

 

01

工藤新一开始骑自行车上学。

其实他家离帝丹高中不远,只有两站路。但是作为一个万年起床困难户,赖床的时间能多一秒,工藤新一绝不会少一秒。在每一个分秒必争的早晨,自行车是最佳交通工具。

工藤新一一边挠了挠他桀骜不驯的头发,一边睡眼朦胧地推着自行车出门。车子出了巷口,没骑多远,他看到对面站台上一个熟悉的身影。

宫野志保在哪里都显眼,高挑、瘦、皮肤过于白皙,茶色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乱。

她站在米花町站的安全岛上等车,公交车晚点15分钟,让她今天准时到校的计划泡了汤,人群已经开始不安分地骚动,但宫野志保并不急,她的目光越过站台牌,落在远处飘动的云上,若有所思。

“灰原。”工藤新一叫了她一声,随即刹车,停在她的面前。

“等车吗?”他扬了扬头,看向她,尽管这是一句废话。

他很少在早晨看到宫野志保,大多数时候,自己出门的点儿,宫野志保应该已经踏进教室,如果不是公交车晚点的话。

“大侦探真早。”女孩莞尔,讽刺他一句。

“是啊,起得早也不一定先到哦。”他把那句讽刺趁机返还,得意地笑了笑,“那我先走喽。”工藤身体前倾,蹬上脚踏,说话间已经向前面飞奔出了好几米远。宫野志保看着少年的背影,对于他的幼稚翻了个白眼。

前方的路口,红灯突然跳转。工藤新一将车轮压在白线上,跨下一只脚。等待的片刻,他回了头,看到宫野志保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等待。此刻,大多数人在等待的遥遥无期里,纷纷选择其他方式奔赴上班地点,车站一下子显得空旷。

“嘀嘀——”绿灯亮起,工藤新一没来得及走,身后的喇叭声已经开始连绵不绝,有几辆自行车赶着时间,在他和绿化带之间的狭小空隙里飞奔出去。工藤新一迟疑了一会儿,被人潮推着向前骑了两步。

但随后,他调转了车头。

由于动作过于突然,在他后面的车辆直冲着他撞过去,险些没刹住,“看不看路!”车主狠狠瞪了他一眼,骂了一句脏话。他没在意,移了移自行车,沿着之前的路飞奔起来。

几分钟后,工藤新一停在宫野志保面前。拍了拍后坐垫:“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来不了,别等了,坐我车吧。”

宫野志保的视线落在眼前这个人身上,原本想拒绝,但脱口而出的话到了嘴边又被理智拉了回来。她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7:15,如果7:30不到的话应该算迟到了。她皱了皱眉头,权衡之下,点头答应。

“那么劳驾大侦探了。”宫野志保抚了一下裙子,侧身坐上工藤新一的自行车。工藤新一试了试脚踏,摇摇晃晃地蹬了几下之后,车子平稳地向前划去。宫野志保向前微微一冲,恰好贴近了少年的后背,为了保持平衡,她抓住少年白衬衫的衣角。

谷雨已经过去几天,万物在这个春天疯长,幼嫩翠绿的梧桐树刚刚长出巴掌大的小叶子,在微风之中,蹁跹地晃动着,把一地斑驳的阳光搅得不停跳跃。

工藤新一骑着车穿梭在梧桐树的街道上,温柔的光圈在少年的白衬衫上流动着,他的头发随着风飞扬起来,恰好不会垂下来遮住视线,宫野志保抬起头看着他的后脑勺,有那么一瞬间有些晃神,什么时候这段恰似偷来的时光也可以如此安然自得了。

不知道是阳光太刺眼,还是少年本身,她本能地闭起眼,任凭金色的阳光在她的眼睑上浮动。

工藤猛地一刹车,宫野志保毫无防备,“咚”的一声栽到他的后背上,双手本能地环住他的腰,好让自己保持平衡。等到她睁开眼睛,适应了周围的光,才下意识地松开手。前面的少年转头看她,有些歉意:“刚刚突然红灯。”

这是学校附近最后一个红绿灯。转了弯不出二十米就能到帝丹高中。学校怕学生们在校门口堵车,特意立下自行车要走到街口才可以骑的规定。

她跳下了车,拍了拍裙子。和身边的少年肩并肩穿过人流,走进校门。

 

02

语文课。

工藤新一最讨厌的课,没有之一。在他的思维里,没有证据的揣摩作家心态简直堪比耍流氓。

这节课班主任倒是没亲自上台,不知从哪请到东大的教授过来给大家开了讲座。

结果一堂语文课变成哲学课——更无聊。

工藤新一托着腮帮看向窗外,教室门口的银杏树长得茂盛,远看像一朵腾空升起的云。教授在黑板上放出一张PPT,刚开场,就向懵懵懂懂的高二学生提出了旷世难题。

“如果博物馆着火,你身边有一只猫和一幅画,你恰好可以带有一件东西逃走,你是选择画,还是选择猫?”

空气停滞半秒,所有人似乎都陷入沉思。工藤新一听到题目后皱了皱眉头,视线收了回来。显然,他被勾起了兴趣。

这道题放在不同人的面前,会有不同的答案。闭上眼睛猜,赤井秀一会为所谓的大众利益选画;组织的top killer什么都会不选(除非那幅画很合他的口味);工藤呢,会和大多数人一样选猫。

他用笔戳了戳前面的宫野志保,向前倾斜了身体,在她耳旁轻声发问,“灰原,你会选什么?”

“为什么要逃走?”宫野志保没回头,反问他一句。

“……”工藤新一一愣。

察觉到工藤的错愕,宫野志保笑了,半认真地说:“工藤,你不太适合做一个哲学家。”

一节课有始无终。教授在台上滔滔不绝,但却没能给出答案。下课铃声局促地响起,工藤新一沉浸在刚刚冥思苦想之中,还没得来得及向前和宫野再次讨论,放在抽屉里的手机就兀自震动起来。

 

时间、地点、犯罪现场。

公安部常常请他这个顾问来加快案件的处理进度,说白了是个免费劳动力,而对于十七岁的工藤新一来说,是个解谜、推理、刺激多巴胺的游戏,恰好也能逞逞风头,一举两得。

“有个案子,之后就拜托你了。”他的目光撞上回头的宫野志保,冲她笑了笑。

他说的“拜托”很简单,无非是让宫野在老师点名时帮他编一套“为什么不在”的说辞。不过大概是老师早已习惯了他的缺勤,宫野志保的说辞一次也没用上过。

工藤新一趁着下课混乱,三两步溜出教室,走得很有底气。

 

公安部的案子越来越鸡毛蒜皮,没怎么费周折就搞定了。

等到工藤新一处理完,回到教室时,正是午休时间。教室里安安静静,大部分同学回家吃了饭,零星几个人坐在位置上看书或者写作业。一股午后静谧的慵懒。

宫野志保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窗外的阳光打进来,正巧洒在她的座位上,她整个人沐浴在初春的阳光里,皱着眉头,茶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发亮,白皙的皮肤却有些泛红。微风吹过来,把蓝色的窗帘布卷出一层一层的弧度。

工藤新一经过她的课桌,瞥见了她半埋进课本的脸。他踮起脚,越过她的后背,伸手够到窗沿边的窗帘,把它朝中间拉了拉,遮住了大部分光。

宫野志保没怎么睡熟,但是也不愿意醒,阳光覆盖在她的眼睑上,刚开始还没有那么强烈,但随后视线里一片悬浮的猩红,意识飘忽不定,她懒得起身拉一下窗帘。但突然间一片柔和的阴影打了下来,心里漂浮的心绪落了下来,有一小片安宁。

大概是过道太窄,工藤前倾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宫野志保的课桌,缺了一小块黑色桌角的课桌轻微晃动,还没等工藤看清,一件东西顺着倾斜的课桌飞速滚落,摔在地上。

被人碰到了课桌,宫野志保还是睁开了眼。她半抬头,就看着手指还停留在窗帘上的工藤新一。两个人视线相撞,愣了一两秒。

随即他们才意识到有什么落在了地上,低头一看,是宫野志保的钢笔。她忘了盖笔盖,此时笔尖两点已经脆弱地裂开,一小块黑色墨渍染在地上。

工藤新一弯腰捡起来,看到坏掉的尖端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倒是宫野志保没有在意,揉了揉太阳穴,说了句“没事”,递上了钢笔盖。

他跨了两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只手在笔袋里翻了一会儿,找出一支钢笔递给宫野:“你先用我的。”

高中生自然是不用钢笔了,宫野偶尔只会拿出来抄歌词或者写信,也没有寄给谁,无非是打发时间。那支钢笔是姐姐送给她的,她一直随身携带。

下午的课上,工藤新一盯着眼前那一只红色的钢笔发呆。钢笔很旧,笔头掉了漆,笔身还有几道划痕。他原来犹豫要不要扔掉,却在转动时无意发现钢笔的末端刻着字,小而浅,不仔细看很难发现:SHIHO。他一愣,推测应该是谁送给她的礼物,结果被自己搞坏了。

他想着哪一天能不能找人把它修好,于是把它放在了笔袋不常用的夹层里。

但他没找到可以修的地方。

日后,他扔掉了许多的东西,先是教材、试卷、校服,然后是烟头、领带、剃须刀。但这支红色的钢笔每次翻出来却没舍得扔,他紧握在手心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个有风的春日下午。

 

03

体育课。

操场永远是荷尔蒙最泛滥的地方,它们和草地上的翠绿交织在一起,缠绕着春天从身体里迸发出来。

不过,女生们总是躲在树荫里乘凉,带一卷作业、一本书不愿撒手,男生们占领下篮球场、足球场开始挥洒额头上亮晶晶的汗水。

工藤新一穿着蓝色的足球服,在翠绿的足球场上奔跑,前面有人阻拦,他见状左闪,却在最后一秒绕到右方,足球如同带有引力,牢牢贴在他的脚下,最后一秒,他用脚一勾,顺势一踢,足球稳稳当当地进了门。一局比赛结束,空中爆发出胜利的欢呼声。

工藤新一停下来,双手撑着膝盖喘着气。他的刘海湿了一小半,服帖地贴在额头上。工藤直起腰,正好瞥了坐在看台上看小说的宫野志保。

她有在看比赛吗?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个想法,但随即立刻被自己否认了。他开始好奇,她手上是哪一本书。

“工藤!”不远处的队友向他招招手,示意着下一场的开始。

“来了。”他答应着,收回目光,又返回到比赛之中。

临近下课的那场比赛,工藤新一没有那么好运,带球跑的时候被对方两面夹击,结果来不及躲闪,重重摔了一跤,左边手臂当场脱臼。

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等到工藤反应过来,疼痛已经沿着手臂钻进心脏,他的左半个身体一阵麻木。队友扶他也不是,不扶也不是。愣是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刺耳的上课铃声在这时响起。人群犹犹豫豫,最终散开。大家都赶着上课去,为了不迟到,权衡之下,重课轻友。

宫野志保在这时候出现在工藤新一的眼前,工藤新一在这时看清了她拿到的书,原来是《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古怪的品味,他想。

“大侦探可还好?”她弯下腰,半片影子打在工藤的身上。

“还没废。”他挣扎着回答,好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惨。

“球踢得不错。”宫野志保太熟悉他的狼狈了,嘲笑了一番之后,伸出手拉他起身。他翻了个白眼,还是握着她的手站了起来。

两人一起去了医务室。这个时间点,医务室没人。校医们资质不深,还经常翘班。两个人就在医务室坐了一会儿,实在是感到时间的缓慢。

在工藤那里,疼痛滴落在时间的罅隙里,每分每秒都异常煎熬,而放在宫野志保那里,她纯属是因为无所事事。

十分钟过去了,宫野志保没什么耐心,想凑合着自己来吧,毕竟脱臼是件小事。

她刚按过工藤的左肩和左臂,不料,工藤“嗷”的一声叫了出来,本能地离宫野远了些,像是一个怕受伤的小兽。宫野志保皱眉,怀疑是自己下手重了,还是工藤的疼痛忍耐力太差。

她曾经给组织的top killer和FBI某位高层取子弹时候,对方连呼吸都不会乱一下,还能神情自然地抽一根烟,腾出手处理工作事项。怎么到了工藤新一这里,他身上每一块皮肤都成了炸药桶?是自己医术退步了?

工藤新一怯生生地看着宫野,眼里充满防备:“你能不能开始的时候说一下?好让我做个准备。”

她叹了口气,觉得有些好笑:“行,我喊123行了吧。”

工藤新一点了点头。

“一、二……”

“二”还没说出口,宫野志保的唇就贴上了他的,那是一个薄如蝉翼的吻,蜻蜓点水般地掠过他的唇。

工藤新一还在紧张的准备里忐忑不已,突如其来的一吻让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左肩膀向上一提,“咔哒”一声,骨骼锁住骨骼,手臂恢复原位。

宫野志保在这时退了一步,什么也没有说,拿起落在病床旁的那本小说,走了出去。

在多巴胺的眩晕里,疼痛总是后知后觉。等到工藤新一再次感到疼痛时,它们已经像退潮的浪花一样,没有丝毫的气势。他没缓过神,目光落在窗外的天空里,茫然地愣了好一会儿。

 

等到工藤新一再回到教室,一堂课已经过了一大半。他弯着猫腰,灰溜溜地从后门进来,移到自己的位置上。那本是他最爱的化学课,但他完全无心再听,脑海里自动播放着刚刚的情节。

那一刻,脑海里像是断片、失忆、死机。反正是出了故障,不能回归均值状态。不过,怎么想好像都是自己被占了便宜?

“喂,宫野……”工藤新一用笔戳了戳宫野的肩膀。

“工藤,如果你再提刚刚的事情,信不信我可以把你骨头接上,也可以把它卸下来?”宫野志保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在算着化学题,语气平静。

“……”

 

04

四月,big大阪队vs东京spirits队的春日决赛将在东京足球场举行。

这场比赛工藤新一心里“痒”了很久,临近三月末,他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两张票,看上去一切顺利妥帖,但是很不巧,比赛时间是星期三下午。

高二的自由活动课,一大半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了出去。宫野志保走得慢,上课铃响的时候,还在座位上收拾书本。

工藤从抽屉里拿出两张票,低头看了看,犹豫片刻,随即用笔戳了戳前面的宫野志保。

“灰原……”工藤新一说,“去看big大阪队vs东京spirits队的比赛吗?”

“好啊。”宫野志保回答地很随意。

“走吧。”工藤新一从椅子上立刻站了起来。

“现在?”宫野志保一时没搞明白,看着猛然跳起的工藤新一皱了皱眉头。

“嗯,今天下午的比赛,一起逃课?”

“……”宫野志保沉吟片刻。

“灰原,你不会没逃过课吧。”看到宫野志保的反应,工藤新一略微有些惊讶,宫野志保没逃过课,在他看来简直是个笑话。

“没……”宫野志保回答地很认真。“在组织的时候没有过,逃课、不说明理由失踪会被惩罚的。”

工藤没料到自己随口一说的话被宫野当了真,进而牵扯到了组织,尽管这个案子在漫长的过去已经侦破,但是提起来,还是像没有完整愈合的伤疤。他抽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多嘴的乌鸦。

“什么惩罚……”他没忍住,下意识地追问。

不好的预感突然来临,像是有细小的针挑开皮肤,刺进血管里。灰原向来很少与他讲组织的事,但每次说起,他都觉得触目惊心:“你……有过……”

“我没有……”宫野志保低垂了眼睛,打消了工藤的猜测。“不是我,是身边的人会受到惩罚。”

工藤新一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但随即想到什么,心里又五味陈杂起来,

他抬起眼睛去看她,喉咙滚动了一下,却说不了话。辗转几次,最后只能在心里叹息一声。为什么宫野志保的弱点永远是别人?

“灰原,你我都是好学生。”最后,他岔开了话题。

“嗯。”宫野志保愣了一下,对这句话不明所以。

“所以,偶尔逃个课老师是不会在意的,等看完比赛再想想理由。”工藤新一不知道从哪里搬来的这套理论,听上去很有道理。

“……”

与学校操场一墙之隔就是宽阔的马路,尖细的黑色栏杆把学校简直围成一个世外桃源。工藤新一眼疾手快,抓着栏杆三下五除二地翻了过去,等宫野志保回过神,他已经站在栏杆的另一侧朝她微笑了。

对于这种出校方式,宫野志保只能翻着白眼回应。

“你的脚先搭在这里,再踩在这里。然后跨过来。”工藤新一在外面耐心指导,栏杆另一侧的宫野志保想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在工藤新一的反复劝说下,宫野志保终于握紧黑色的栏杆,踩过中间黑色的桃心向上,将另一只腿跨了过来。她此时在高处,低头看着下面仰着脸的工藤新一,这个角度多少有点奇怪,却又莫名顺畅。

爬上去并不难,难得是下来,两米高的栏杆,另一侧完全没有可下脚的地方。宫野志保开始后悔刚刚逃课的决定。工藤新一向上伸了手,语气温和:“没事,跳下来。”

宫野志保一狠心,听了他的安排,纵深一跃。她原以为自己会自由落体,但是并没有感受到双腿砸向地面的疼痛感。工藤新一最后时刻接住她,让她的脚跟亲吻地面时有了一个缓冲。他刚好握到她的手,扶着她的膀臂,让她轻轻落地:“我说了没事的。”

 

东京的体育场和艺术馆离得不远,都在一条主干道上。路过艺术馆门口时,宫野志保瞥了一眼门口的海报,不肯走了——今天有梵高的画展。

工藤新一一时间没适应宫野变化这么快,站立在一旁愣了半天。结果两个人谁也没拗过谁,最后决定在艺术馆门口分道扬镳。

因为是工作日的关系,艺术馆里人不多,宫野志保慢慢晃悠了几圈,来到了梵高的展馆。

此时,四下无人,一幅向日葵安安静静地悬挂在一面墙的玻璃窗里。梵高用笔豪放而多变,仔细分辨,那一幅画里有三十多种黄色。他笔下的黄色饱和度极高,整块画布被金色燃遍。热烈绝望。

那一年,高更给梵高带来了新颜料和黄麻画布,梵高心情很好,他立刻用上了高更的礼物,将自己沉浸在向日葵的涂抹里,但不久之后,他们大吵一架,情绪过激的梵高,用剃须刀割下了自己的耳朵,而高更在惊恐中仓皇离开,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见面。

宫野志保的目光落那一片层次分明的金色里,她想起哲学课上那道愚蠢的题,觉得哲学家们真是过于无聊的生物。

那一天,她说的是真的,如果是她,她会选择抱着那一幅向日葵死去。也许那是个不错的结局。

但向日葵这种植物,它们是向死而生的。

 

比赛已经结束了,人潮退却,工藤新一站在空旷的足球场上,突然想起他和她第一次来看足球赛。那时他对她一无所知,近乎愚蠢地问她:“你多大?”

得到的回答是:“八十四岁。”最后拐弯抹角地,他才知道,原来她和他是相当的十八岁啊。

他起身离开,回头去接宫野志保,一路上想着往事。光阴轮转,很多其实已经记不起来了,但唯独她还在身边。

宫野志保从艺术馆出来,已经傍晚了,夕阳从远处收拢了光线。几步之遥,工藤新一站在远处等她。

她看着他的身影,向前走了几步,在他面前也立住了。夕阳拉长了他们的影子,用余晖勾起金色的轮廓。好似每一个无人知晓的黄昏,都有一场秘而不宣的遇见。

宫野志保突然发现,她开始喜欢带有少年感的人和事。

比如单车、旧钢笔、工藤新一。

 

END

】午夜航班 # #侦探
原作者:EEEdith 又延   *用残留的放假时间来一个激情速打 *短篇完结,超短,越写越短 # #灰原 # #宫野保 #工藤一   飞机在平流层里颠簸了几下,宫野保醒了。   她...
『CA/』回首之处 # #侦探 #灰原 #宫野保 #江户川 #工藤
清楚灰原离开的原因。   成为宫野保?   别开玩笑了,宫野保有什么好的?   灰原有阿笠博士,有平凡的人生,有少年侦探团,有——江户川。   工藤一苦恼的抓了抓头发。   但这一次...
】失眠 #侦探 #灰原 # #
原作者:EEEdith 又延   一个小短篇  5.8K 阅读愉快# # #工藤一    01 晚上十一点。工藤一莫名头痛起来。   疼痛剧烈而精准地切割着他的脑部神经,如同一把微型...
】MISS #灰原 #侦探 #
原作者:Fëanor   #江户川 # #工藤一 #宫野保 #同人文     宫野保坐在工藤宅的书房里翻着一本门捷列夫的《论元素分合论》。自从她成为这里的女主人,这一类的书籍瞬间多了...
】Proposal #灰原 #侦探 #
原作者:Fëanor   #江户川 # #工藤一 #宫野保 #同人文 #同人文       “工藤老弟,这次又多亏了你啊!”目暮警官从米花大饭店出来,转身向工藤走去,“终于又一睹‘平...
】秋日之歌 #灰原 # #侦探
原作者:EEEdith 又延   # #工藤一 #宫野保 #   东京的雨水多了起来,工藤一又没带伞。   应该是秋日了,寒意总在夜晚降临。   他坐着扶梯,仰头看着地铁口的上方的一小...
】Merry Christmas #灰原 #侦探 #
原作者:Fëanor   #江户川 # #工藤一 #宫野保 #同人文 #同人文     六个月,像过了六年一样。这种度日如年的生活,究竟还要逞强到什么时候?     她喝了一口马克杯...
】早安 #灰原 #侦探 #
原作者:Fëanor   #江户川 # #工藤一 #宫野保 #同人文     “喂!快起床,要迟到了!”宫野保一把扯掉工藤一身上的被子,又跑去窗边“哗”地拉开窗帘。阳光直射在他脸上...
『CA/』谈个恋爱吧 #侦探 # #灰原 #江户川
。”   “知道了,谢谢医生。”他鞠躬,匆匆忙忙叫有希子去办出院手续。   铭记医嘱的江户川,赫赫有名的少年侦探,在未来的十年里,絮絮叨叨如同老婆子,没少收到来自灰原的白眼——在她的身体健康方面...
】Anniversary #灰原 # #江户川
原作者:Fëanor   #侦探 #工藤一 #宫野保 #同人文     明明还不到夏季火红的太阳就已炙烤着大地,和上个星期整周的雨水比起来,即使是烈日也充满幸福。     宫野保对着...
/文】任我行(01.   “第一诫”) ●
。 “诶,我以为小什么话都会和你讲呢。”小兰说,“毕竟你们两个总是形影不离的……” 她说着,似乎想起了些旧日往事:“就像以前我和一一样。” 她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没注意到身边的男孩一闪而过的惊讶...
】第一天 #灰原 #侦探 #
原作者:Fëanor   #江户川 #工藤一 #宫野保 #同人文     “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同学。”     老师话音刚落小兰就急切地扭头问后面的人:“一你听到了吗?有同学诶!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