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志】止步告别 #灰原哀 #工藤新一 #宫野志保 #赤井秀一 #秀哀 #昴哀

sodasinei 2021-07-16

原作者:EEEdith 又延


 

治郁系,千万别睡前看啊啊啊!!

 

宫野志保是最后才知道赤井秀一辞职的消息的。

 

她那时在东大的图书馆里睡了一小个下午,阳光西斜,在图书馆木质桌子上打上了一层柔和的光线,她迷迷糊糊地醒来,还没从刚刚的梦里缓过来,就坐在那里对阳光发了会儿呆。手机嗡嗡震动,几条工藤新一的消息“登登登”地发过来。

 

她拿起手机一看,是茱蒂老师的朋友圈截图,上面写着“和以前的同事说再见了”,下面一张配图是赤井秀一的办公位,原先放了一堆资料的地方已经清空了,桌上唯一剩下的只有一小瓶罐头咖啡。

 

她还没来得及震惊,工藤新一又发来几条消息:“赤井君辞职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这么突然?”她有些无奈,工藤新一把她当先知吗?实际上,要不是他说,她什么也不知道。

 

整个下午,宫野志保除了填一张实习申请表什么也没做。暮色蔼蔼,她没心思再看论文,索性关了电脑,背包下楼,电梯口,她又收到了工藤新一的信息。“一起吃晚饭吗?”

 

两人约在学校旁的一家居酒屋见面。工藤新一早早到了,正站在门口等她。显然,震惊残留在工藤的眼睛里还没消退,她知道他此刻很想找人聊聊这个件事。

 

一见面,他就匆匆开了口:“赤井怎么辞职了?太突然了。”

 

宫野志保只好把刚刚在短信里回复他的话重复一遍,“我不知道。”

 

工藤新一像是最终确认了一般,点了点头。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彼此都需要消化一下这个重磅消息。夏日的晚风吹过来,把他们之间的无声拂地舒展了些。

 

好一会儿,他们才意识到自己是过来吃饭的。两人进了店,工藤新一去点餐付款,她一个人找了一张桌子坐下。

 

滑动手机间,她鬼使神差地翻开通讯录,找到“赤井秀一”,他们俩的对话框干干净净,就像是一片无人踩踏的雪地。她打下几个字,随即又删掉,斟酌了一番,再打,再删。

 

她在措辞里徘徊许久,仍然没有找到最合适的问句,工藤新一端回两碗猪排饭,她掐灭了手机,最终放弃。

 

“我之前问了朱蒂老师,但是她还没回我。”工藤新一扒了一口饭,说话的声音被米饭挤得东倒西歪。

 

“嗯。”

 

“其实,辞职这种事说是谁我都相信,但是没想到会是他。”

 

工藤新一回忆起他与赤井一起做事的那些时候,寻找线索、保护线人,为消灭组织而做出的方案和布局,那时自己幼稚到不行,以为靠着博士的几个发明就可以走遍天下,赤井君倒是没轻蔑他的稚嫩,一步步不动声色地告诉他怎么做,现在回想起来,他是怎么忍受自己小儿科伎俩的。

 

“想起来赤井对我影响还挺大的。”工藤新一最后闷闷地补充了一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你还是别把正义的理想放在他身上。他从来不是。”宫野志保说。

 

“我知道,就是有些不甘心。”工藤新一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淹没在一口味增汤里。

 

宫野志保说的通透,放在旁观人的眼里也的确如此,但心里总有一小块岛屿沉默下去,赤井秀一的人生的抉择当然无从干预,但他毕竟也在别人的生命里留下点什么,而现在他拔旗而去,把别人留在一片白茫茫的暴风雪里。

 

准确的说,不是大雪落在荒原上,而是那种亮晶晶的理想主义的东西被风暴吹起,盘旋,然后远去。

 

“你实习申请表填完了吗?”

 

“嗯。”

 

“赤井一走,我突然不知道怎么择业了。” 工藤从文件夹里拿出那张申请表,重看了一遍,有些自嘲。

 

他以前总想,有一个人在做这样的事,自己跟在后面就好。而现在,这个领域自己信任的人都走了,自己留下来干什么呢。工藤新一吹了吹前面的米饭,热气蒸腾地他眼睛发热。

 

宫野志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没搭上工藤的话:“给我吧,今天是截止日期,我给你带过去。”

 

他递了过去,她也没看,匆匆塞进了包里。

 

出了居酒屋,天色已经暗下来,工藤新一在夏日的暮色里站了一会儿,晚风吹落了他额头的汗水。他转身,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灰原,你会一直在吗?”

 

宫野志保自然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她凝视着他的眼睛有一小会儿,看到夕阳在里面沉下去,最终没有回答。

 

 

去FBI分部交材料时,刚好晚上9点半。

 

从大楼外看过去一片灯火通明,但等宫野志保到了人事部却发现没有人。她把两张实习申请表放在办公桌上,走得时候,没忍住,去另一端赤井秀一的工位看上一眼。

 

赤井秀一不在。他的桌子上空荡荡的,连之前在照片上看到的罐头咖啡也没有了。

 

宫野志保松了一口气,不会知道该庆幸还是失望。她怕见到他,但又想问清楚。举棋不定之间,宫野志保一转身,随即准备离开,但眼前一黑,猛然撞到身后的一个人影。

 

淡淡的烟草味吸入她的鼻腔,她意识到了是谁,在心里说了一句“该死”。赤井秀一恰到好处地出现在她面前,顺手把咖啡罐头扔进了垃圾桶。

 

“加班?”宫野志保随便找了一个话头,她决定不提那件事。

 

“嗯。”他原来想点一根烟,一支烟从烟盒里拿到一半,刚好碰到宫野志保,于是他又把那支烟送了回去。

 

“我来交实习申请。”她向他解释。

 

“哦。”赤井秀一一边问,一边按下了电梯的下行键。“选好业内导师了?”

 

“原来选好了,但是出了点意外,我最后没填。”宫野志保诚实回答。

 

赤井秀一抬起绿色的眼眸,看了宫野志保一眼,像是划过冰蓝色的湖底,触及到了水下厚厚的冰层。他察觉到她打出的擦边球,但他没有接。

 

“叮”电梯门在这时及时打开,他俩一前一后踏了进去。

 

夜晚已经从地面上升起来了,对面东京的繁华区也开始亮起了灯。两个人从FBI分部出来,一路无话,他们都具有一种随时把天聊死的能力。

 

赤井秀一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按了按,雪佛兰在黑暗里乖巧地亮了一下。“我送你回去吧。”——他总算找到一句话。

 

宫野志保想了想,也没拒绝。这么晚了,她实在没有心思去挤地铁。

 

走到停车位旁,赤井秀一触到车门,随即想起了什么,抬起头来有些歉意:“我晚上和他们吃饭,喝了点酒。”

 

“……”

 

宫野志保有些无奈,到底是谁送谁回家?她伸出手,接过赤井秀一抛过来的钥匙,和他换了位置。此刻,赤井秀一坐上副驾驶,悠闲地看着她认真地系上安全带,像是小学生遵守交通规则一般一丝不苟,他觉得有些好笑。

 

宫野志保倒了车,随即驶出停车位,把雪佛兰汇入茫茫的车流之中,好像是一颗孤星淹没进了东京的璀璨的流光。

 

此时,正是下班时刻,她没开多久,就发现无法动弹,长长的车队把马路围的水泄不通,每一辆车都如同蜗牛一般,缓慢在地上爬行。

 

很长一段时间,她感受到了时间的停滞,轮胎没有移动,车内也静默无声。往常,她是一个可以悠闲自得地和沉默相处的人,但是放在赤井秀一这里就不行了。

 

他锐利的绿色瞳孔可以把她看透,明察秋毫出她的想法,但是也只是如此,他从来不多说一句。而他的沉郁如同低气压的中心,气氛总是滞缓几份,在人的心上压下几寸,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介意我开车绕一圈吗?”宫野志保问,她实在受不了这种逼仄的窒息感,“反正堵着也是堵着。”

 

“可以去机场的路,那里车少。”赤井秀一永远会在任何提议下面给出精准的指南,就像此刻他的脑海里有一片完整的东京堵车地图。

 

宫野志保在前面的路口调转车头,朝着车流的反方向行驶过去,像一条在风暴里逆行的鱼。车速快了起来,渐渐从蜗牛变成了飞驰的船舱,一望无际的道路上只有月光留下来的空旷,轮胎滑过,呼啸出波浪的声响,宫野志保觉得她能把油门踩到底,一直开下去。

 

赤井秀一打开了车窗,晚风吹过来,他额前的几缕头发迎风飞起,灯光在他的眼睛里忽明忽暗。

 

“听说你辞职了?”也许是开到100码带来的勇气,宫野志保终于问了出来。

 

“嗯。”

 

“为什么?”

 

“我累了。”

 

听到这句话,宫野志保不可思议地看向赤井秀一,男人的眼睑低垂,遮住了墨绿色的瞳孔,她很难想象这句话是从赤井秀一的口里说出来的。在她的印象里,他的字典里没有这三个字。他会永远地平静而笃定、甚至是残酷,永远如同一台不知疲惫的机器维持24小时运转、头脑清晰,思维敏捷。你能随时找到他,随时向他说出任何事,随时解决。

 

但是他又为什么不能呢?

 

那一瞬间,她窥视到他的疲惫——他竟然也有疲惫。他是背负着十字架前行的人。荣耀之后,也算是一种诅咒,他的身上背负着生命,无论是对手的还是同行的,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人。身为FBI王牌搜查官,他总被期许,他也不允许自己辜负。到最后,就像一场画地为牢的囚禁,放在别人那里是一场看似必胜的赌注,跟在他后面总会赢,而他自己,是沉重十字架里的囚徒。

 

只是他们忘了赤井秀一也是一具肉体凡胎,长时期积累的疲惫如同愈存愈烈的酒,最后连酒精都会挥发掉。

 

“别这样看着我,我想了很久了。”

 

“多久?”

 

“从中断卧底组织开始。”

 

宫野志保一愣,一时忘记了看前方。

 

“小心。”赤井秀一声音一沉,随即猛然直起身,左手迅速掰过宫野志保手中的方向盘。宫野志保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急速转弯地车甩了出去,身子受到惯性向右倾斜,正好压向赤井,她在一片空白之中,只能抓住赤井秀一最后的声音,“踩刹车”。

 

雪佛兰擦过前面的车辆的车线,横向漂移到收费站的空地上,轮胎摩擦着柏油马路发出尖锐的声响,一道弧线也重重地打在地面上,几秒钟之后,雪佛兰在距离防护栏只有几米的位置上停下来。

 

有那么一瞬间,宫野志保感到自己剧烈的心跳也在停顿的一丝空白里停下来了。她闭起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把自己从惊魂未定的状态里拉出来。

 

平静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的尴尬。她整个人压在赤井秀一身上,右脚还死死地踩着刹车。赤井秀一一只手揽过她的肩膀,另一只手还握着方向盘。

 

宫野志保轻轻一动,赤井秀一随即松开了手。她直起身,缓了一会儿,随即身体前倾,然后把头倚在方向盘上,茶色的头发垂下来,正好挡住半张脸。此刻,她的脚还踩着刹车,没敢松开,不过赤井秀一已经眼疾手快地拔了车钥匙。

 

“你还好吗?”赤井秀一问,他发现她的肩在轻轻抖动着。他伸出手想抚摸一下她的茶发,但最终悬停在上空,没有触及。

 

宫野志保把脸埋进胳膊里,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车内一下子陷入寂静无声。

 

过了一会儿,她像是终于找到一个憋足的理由,抬起脸,看向赤井:“对不起,我车技太烂了。”

 

尔后,她回想那个瞬间,她承认,有那么一两秒,在脑海中飞逝而过的空白里,她曾想过与他同归于尽。

 

 

送别会最终在博士家举行,是工藤新一坚持的。

 

宫野志保明白他的欲言又止。他想问,但是又不敢。其实也不是怕赤井秀一,工藤新一是怕他得到他想象中的答案,怕有什么破碎掉。就像那天在高速上。他毫不避讳地面对她的问题,她没反应过来,最终让车辆失了控。

 

那一刻,她知道,是自己想要太多了。

 

人总有妄想,比如把自己的理想加诸在别人的头上,比如总希望有人站在那里,带领他们穿越一道道门槛,坚定不移地捍卫着世间的正义,一同捍卫的,还有他们脆弱的信仰。工藤新一也不例外。

 

只是,赤井秀一不是那样的人。或许,以前是,现在他累了。

 

送别会也没有外人,宫野、工藤、赤井和博士。四个人平平静静吃了一顿午饭,就像是那会儿,冲矢昴多做了一份咖喱,偶尔送到博士家一样,博士会招呼他一起吃个饭。

 

工藤新一虽然是张罗的人,但是本身什么也不会,只能买了一些速食回来,宫野忙着一个论文的DDL,到了中午才往博士家赶,最后,还是赤井秀一下了厨。要不是见识过冲矢昴的手艺,其实很难想象眼前这个男人会系上围裙在博士家的厨房里做饭。

 

她回来时,他的咖喱刚好,他用手套端着锅放到客厅的木质桌上。这是个怎么看起来都别扭的场面。

 

赤井秀一最后去拿了一瓶酒,说今天的场合喝点酒才好。她看着标签,一时没缓过来。Old Overholt (老奥弗霍尔德)——著名的黑麦威士忌酒。

 

那是组织的传统,当一个人获得代号时,会送给他一瓶和酒名相匹配的上等好酒。他原来一直存放着,尽管是出于毁灭。她想,那些日子,这瓶酒一定像极了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他的上空,把十字架又往他的身体里钉了一点。

 

51%的黑麦,如同芸芸众生的重量,借以抓住的希翼和幻想最终酝酿成苦涩的、浓郁的、琥珀色的黑麦威士忌。不得不说,组织的酒名,还真是一语成谶。

 

他们都喝了那杯酒,宫野志保品尝到了这份苦涩,它们在她的味蕾上跳动,最终沿着神经末梢传到她的心脏。她咽下最后一口酒,突然明白,他这次是真的决定离开了。

 

 

夏末的某一天,宫野志保和工藤新一送赤井秀一去机场。其实准确来说,不是他们送,毕竟,开车的人是赤井秀一,他们俩只是乖乖地坐在后面。

 

宫野志保想起了那天晚上,他们从机场返程的时候,赤井秀一在车里对她说:“别把我想的太高了,志保。”

 

她再次意识到,赤井秀一不是万能的。面对世间种种,他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他的所有胜利看上去是FBI布局的理所当然——正如挽救生命是他们忠贞不二的职责,而他的失败,大概只有他自己才能尝出其中的锋利和残酷。

 

她没回答他。

 

机场的大厅里,赤井顺利拿到了登机牌,只是到最后,赤井秀一都没有告诉他们自己要去哪。行李已经被托运,赤井秀一身旁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他的行李太少了,或许他是一个从来不需要行李的人。

 

他转身对他们说:“就到这里吧,别送了。”

 

宫野志保在这时一愣,她想起这是她对他说过的话。

 

那是她第一次和诸星大见面,晚餐过后,姐姐让他送她一程。他们俩其实没走多远,刚过一个红绿灯路口,她就转了身,对他说,“就到这里吧,别送了。”

 

她想,他应该明白她的言外之意。组织这片危险的领域最好不要涉足。她不清楚他是谁,但知道在组织严密的监视中还能接近姐姐的人,一定不简单。这句话像是划清界限,也像是一句忠告。她到现在已经分辨不清。诸星大在那时点点头,绿灯亮起的时候,他没有向前,而是目送她远去。

 

但宫野志保最终知道,他没有听她的。

 

“给。”赤井秀一将什么塞到了宫野志保手上,“你把它处理掉吧,自己用也行。”

 

随后,他挥了挥手,转身离开,宫野志保和工藤新一看着赤井秀一的背影消失在人海之中,他们俩知道不止是赤井秀一,他们目送走的,还有另外一些东西。

 

心里的那座岛屿随着赤井秀一的离开终于沉没进了海。宫野志保突然有些想哭。

 

她低头,这时才发现赤井秀一塞给她的东西——是雪佛兰的钥匙。他把车留给了她。她知道,她和工藤要自己开车回去了,那是一条没有赤井秀一的路,他们要自己走了。

 

“叮咚”手机在这时响起,是一条短信提示,她拿出来一看,上面写着:FBI的实习申请已通过。

 

END

『CA/柯』回首之处 # #名侦探柯南 # # #江户川柯南 #
清楚离开的原因。   成为?   别开玩笑了,有什么好的?   有阿笠博士,有平凡的人生,有少年侦探团,有——江户川柯南。   苦恼的抓了抓头发。   但这次...
「柯/梦千秋 # #
。     10   “武当弟子,求见师兄。”   “进来吧。”开门的却是,“其实你追上来点意义都没有。”   “你要是再被那么人发现……会很危险的……”   “我会保护好...
】冰火两重 #名侦探柯南 #柯 # # #琴酒
,里面根本没有子弹,扛着AWM进来时,她正抱着坐在血泊中。   从转轮里退出枚子弹,又从靴筒中抽出把芬兰军刀,小心翼翼的撬松弹头,倒出里面的黑色火药。壁炉中的火很快烧了...
『CA/柯』有江户川柯南就够了 # # # #
自己的帽子扣在了头上。“还是这样好看。”   “。”   “嗯。”   “我们恋爱吧。”   “这话该我来说。”     03   江户川柯南和,进入了甜蜜的...
『柯/』今天的也在努力做个好男朋友 # #
?”   “我想把柯南交到她手上啊。”毛利兰温柔笑,摸了摸少年人的头。   把,交到手上。     ,年22岁。   待就业,如今作为伴娘正站在台柱后看着毛利兰的婚礼。   那是天使...
【柯/】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 #
上下打量了她一下,“你好,,是厚司教授的小女儿吗?”他向她伸出手。   “您认识我父亲?”伸出手轻轻握了握他的指尖。   “事实上,我认识的是你的姐姐和姐夫,明...
【柯/】金丝雀 # #
。   “你在吃醋?”挑眉。   “这是男人的尊严问题。”   睨了他半天,叹气,“是我姐夫。”   “姐……姐夫?”脑壳痛,所以他乱发通脾气还发错了。   想起她那早些年...
】MISS # #名侦探柯南 #柯
作者:Fëanor   #江户川柯南 # # # #同人文     坐在宅的书房里翻着本门捷列夫的《论元素分合论》。自从她成为这里的女主人,这类的书籍瞬间多了...
『柯/』夏天就是要喝可乐 # # #abo
!”令和的福尔摩斯抱头鼠窜。     05   “柯南,喝可乐吗?”   “喝饱了……哎呦。”   江户川柯南挨上了结结实实的脚。   “毕竟夏天就是要喝可乐啊。”   一直在想的信息素...
文/柯文】竟渡河(中)08 ● 柯● 江户川柯南
,正是“男人”群体中员的:“……” 那边的人说了长串,似乎才反应过来刚才说“你好”的那个声音不对劲,这才警惕地问:“你谁?” 已经关了火,把炒蛋分别倒进两个盘子里,盘子里还有烤得焦黄的吐司...
『柯/』论女人会不会影响出刀的速度 # #
。   “不介绍一下吗?”   “哦……”看了一眼难得发话的,“这是你们的经理,。”   “你们好。”茶发美人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等一下……这个姓好耳熟啊……”服部平...
『CA/短篇』drama #柯 # # #
带有咸味的海风,回过头去,目光里已是冰冷片。“我,和你之间,从来没有我们。拥有我们的是江户川柯南和,希望你搞清楚了。”   “你这个女人,真冷血。”苦笑,头发被海风吹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