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asinei:[芥川龙之介乙女]图书馆奏鸣曲

sodasinei 2020-09-18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被屏蔽重发
 我终于还是对芥川下手了。
 第一次写第二人称,ooc严重见谅
 推荐bgm:鹿乃的心拍数。
 顺便,川贝粉炖雪梨是真的难吃。

 

0.“In my barren land  you are the final rose.”

“在我荒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1.

“图书馆?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去那种地方?”芥川放下手中捧着的瓷碗,抬眸看向你:“不用回答也没关系,在下可以接受‘心血来潮’这个解释。”

你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把放在桌子上的瓷碗又端起来,用勺子舀出里面的雪梨块吹凉后送到他的嘴边。调羹和碗边碰撞发出轻响。芥川也极其自然地接受了来自恋人的投喂。“因为我想和龙之介有更多的独处时间嘛,这个理由比心血来潮好得多吧。”

“自然,”芥川咽下了口中的雪梨块。自家恋人的厨艺绝对算不上好,冰糖放太多了,炖出来的雪梨甜得诡异;川贝粉的涩苦也不甘示弱地彰显着自身的存在。两种完全对立的味道在口腔里炸裂开来曾成功的让第一次平常你手艺的芥川呛咳不止。平心而论,芥川甚至认为中药都比你的黑暗料理强十倍不止。“那么,下个休息日一起去吧。”

“龙之介这不是任务哦,别露出那么可怕的认真表情嘛。这是约会啦约会。”你放下碗拉去芥川的手与之手掌相贴:“阿,不过如果过程中发生什么不太美好的事,我会很难过也说不定哦。毕竟是约会嘛。”

感受着恋人尚未完全放松的身体肌肉再一次紧绷起来,你怀着快要满溢而出的爱意笑出了声。

2.

下个休息日很快就到了,芥川也并没有忘记与你的约定——他从来不会忘记与你有关的任何事,即使是一时间的戏言也一样。这份细心和深埋于心底的温柔造就了他特有的浪漫,那是一份沉默却诚挚的爱。

但你还是有些不满,反复和芥川确认这样一个问题:

“龙之介你的伤真的不要紧吗,果然还是...”

“区区小伤而已,不必挂念。”龙之介温柔却不容拒绝地打断了你:“而且你答应过在下的,若非万不得已,绝对不会使用异能。”芥川的食指虚指在你的唇上,那目光颇带了几分责备,但更多的是心疼以及内疚自责。复杂的情感辉映在那双比黑曜石更深邃的眼瞳中。你心虚得地缩了缩脖子,避开了他的视线。

你的异能是罕见的治愈系,能将别人身上的外伤转移到自己身上。因为这其中蕴含着的那份慈悲的性质,你的异能被命名为“圣女的救济”。

而你上一次使用异能是为了救下重伤濒死的芥川。为了能让两个人的生命都能得到延续,你付出了五感之一的味觉作为代价。大难不死,你的后福就是终于和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芥川龙之介从双相暗恋修成了正果。

你悻悻地收回了搭在他肋骨间的手指。你心里清楚在层层衣物的遮挡下,那里此刻一定缠绕着厚厚的绑带。手指下移,赌气般的在他腰上揩了一把油,然后心满意足地看着恋人僵着身子红了耳垂,挽起他悬在一旁的手臂,收起担忧换上了灿烂的笑容:

“那就让我们开始今天的约会吧!”

3.

你从小就很向往图书馆。

倒不是因为那里是所谓“知识的殿堂”,而是出入于其中的人都衣着整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一切都迫使当时还是个女童的你相信“如果世界上有天堂,那么天堂一定是图书馆的样子。”

彼时的自己尚无进入“天堂”的权利,和芥川一起加入港口黑手党之后,没有丝毫自保能力的你既要处理无数的文书工作又要照顾本来身体就不好又备受摧残的竹马芥川,时不时还要处理因为直属上司自杀行为导致的一系列连锁反应的善后工作。去图书馆就成了一件挺奢侈的事。

奢侈到近十年你都对图书馆念念不忘,即使偶尔有了空闲也会忧惧这样的自己是否依然具备步入“天堂”的权利。直到你遇到了一位红发的青年……这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现在的你就站在图书馆门前的最后一级台阶上,距离“天堂”仅仅一步之遥。你偏过头看着身旁恋人的侧脸,你觉得你似乎终于重新拥有这种资格了。

天光透过云影降临到人世,五月末的阳光已经带上了几分刺目。恍惚中你觉得也许你根本就没有失去过任何资格或者权利,只是你出于胆怯将自己的心禁锢住了而已。

对,一定是这样的。就算满手血污,只要心还是干净的,一样可以写成出色的小说;哪怕是满身泥泞的恶犬,只要有谁愿意给他一线薄明,也可以拥有独属于他的幸福。你终于找到了自认为正确的答案,只可惜已经来不及告诉他了。

那位先生现在过得如何呢?

一定在天国成为了优秀的小说家了吧。

而且也一定、一定和孩子们一起过着非常幸福的生活吧。

你这样想着,慢慢地、慢慢地露出了微笑。迎上龙之介疑惑的目光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位故人。我们进去吧。”你松开了挽住芥川的手,换成了十指相扣的姿势,然后一脚跨入了天堂。

请等着我,小说家先生。请等着我,在必然到来的未来等着我。

请允许我向你介绍这我用全副心神爱着的伴侣,请允许我在图书馆中阅读你心血的结晶。

到时候请用最高级的红茶招待我吧,那时候我应该就能尝到味道了。不要哭泣而是立刻开始漫无边际的闲谈就好了。然后一定要笑着祝福我和龙之介幸福。

在那之前,愿你晚安。

4.

实际中的图书馆与你想象中的虚妄相似却又不同,你带着新奇的目光打量着周围变换的景物——这不是你第一次来图书馆了,但是和恋人一起来却还是头一次。而且,不管来多少次,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也绝对不会散去。

芥川在旁边安静地听着,等你终于意识到图书馆禁止喧哗而红着脸不再说话时才开了口:“你好像很熟悉这里?”没话找话的典型,芥川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废话。他左手握拳挡住嘴轻咳一声掩饰尴尬。

“其实也没有,偶尔龙之介你忙着训练的时候会来这里打发时间啦。”你摆摆手露出了一瞬间落寞的表情,尽管飞快地被掩盖了过去却依然没逃过一直注视着你的芥川的眼睛。他侧过头看向稍远的地方。训练量,下次尽可能少一些吧。

“啊!”你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用右手敲了一下手掌。“我知道一个不错的好地方哦,跟我来!”

你拉着芥川一路来到了位于顶楼的独立阅读室,挑了一间空房就走了进去。阅读室里很干净,角落里的一台留声机吸引了芥川的注意力。

“我记得是在这里……找到了。”你在一旁的唱片架上抽出了一张唱片,蹲下身尝试着将它放在它该在的位置上。而芥川就在你摆弄留声机的时候把目光转向了室内的书架,手指抵住其中一本的书脊将它抽了出来,随意翻开其中的一页。

“…In my barren land  you are the final rose.”

芥川的英语很好,这你是知道的。但知道归知道,当那些遥远异国的文字从他的唇舌中流淌到空气之间,你仍然感到惊艳。你直起身与他四目相对,于是你知道也许他是出于偶然才翻到的这一页,但无论如何,在那一刻他的心境与那位智利诗人奇异地吻合在了一起。跨越了无数的时间和空间,诗人借着名为芥川龙之介的年轻黑手党之口,终于对心悦的姑娘说出了那句:

“在我荒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你静静地看着他,感受着心脏在胸膛中叫嚣出一百一十次的“我爱你”,用右手启动了留声机。在古典乐还没能将整个房间包裹起来之前,你用一种快要流泪的语气叹出:

“If my heart must broken,my love”

“Please let it broken for you.”

然后你走上前,看着芥川把诗集合上放在一边向你伸出了双手。你扶上他的肩头踮起脚尖,将那句“I love u”衔在唇上渡了过去。芥川的双臂环在你的腰上,动作轻柔地像对待一件珍贵的易碎品。

芥川闭上眼,在左胸第二、第三根肋骨的下方,有什么鲜红色的物什正不断翻涌起酸涩鼓胀的满足感。心脏反常地剧烈跳动牵动伤口带出刺痛,可就连这份疼痛尝起来也像是欢愉。芥川收紧了环在你腰上的手臂,两个人的心跳声逐步重合,融汇成更强有力的一份心疼跳。

“能活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与你相识相恋相伴相守,真是太好了。”

“谢谢你,不嫌弃这样拙劣的我。”

耳边,古典乐柔缓的旋律静静地流淌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5. 

再长的曲子也总有结束的时候,当一区终了的时候你们不约而同地离开了彼此。于是一个人又分裂成两个人,但是一份心跳却依然紧密的粘合在一起。

“月光奏鸣曲。”你仰起脸任由芥川替你拭去颊上的泪水,“这首曲子的名字。”

“我不懂古典乐,一点都不懂。我更加不懂贝多芬,他太伟大了,我不能理解他深邃的思想中的哪怕千万分之一。我只知道这是一位半聋作的曲,一位盲女第一次听,而百年后,一位味觉缺失者妄图对他它进行解读。同样都是五感缺失的残疾人,纵使时代不同地域不同……事实证明我想错了,人与人果然无法互相理解,所谓评论家也只是装出一副很懂的样子而已。”

“我好像透过一个钥匙孔,头一次窥见生命的荒谬:我们信任的体系终将腐化我们,我们钟爱的人们终将辜负我们,而死亡是一台坠落中的钢琴。”

“而贝多芬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能向着满天繁星坠落,钢琴不过就是木头而已,他却能让腐朽的死亡上开出月华版般的花。这样的终焉也不坏呢。”

“我想说,月光奏鸣曲的意义,它的价值自它一问世就已经成就了。它存在的意义不是被某人赋予的。别让那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莫名其妙的人对你评头论足啊!别认可他们的话啊!别否定自己的光辉啊!别把关心在乎你的人推开啊!别一个人硬抗啊!想要获得别人的认可的话自我认可不是大前提吗?请多关心自己的身体啊!请少让我担心一点啊!我还有四感可以失去但是那样的话我就没办法感知到你了我才不要啊!别让我以后只能像自我欺骗一样的把你的姓冠在我的名前啊!明明我才是你的恋人不是吗?请多发自内心的笑一笑啊!”情绪的阀门一旦打开就关不上了,说到最后你已经从一开始的哽咽演变为泣不成声。你干脆捂着脸痛快地哭了出来。

啊,完蛋了,一切都结束了。明明好不容易确定了恋爱关系,这样一来绝对要被讨厌了。自以为是的地说什么大言不惭的嚣张话呢我,还把他那么尊敬的太宰先生说成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莫名其妙的人。你似乎隐约听见了叹息声,透过张开的指缝看的也许

很快就会和你结束恋人关系的芥川龙之介冷着一张脸。啊,果然吗。但是绝对不后悔说了这些话。

“这些……”

“都是真心的,全部都是在这几年来我一直想对你说的话。每一个字都是认真的。”死到临头你反而奇异地冷静了下来,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想把自己喜欢了十年的青年的脸刻在心上。也许下一次要付出的代价就是视力了,你苦笑着自嘲,真是一点都不好用的异能啊。

“在下…在下并不知道……”芥川谨慎地斟酌着措辞:“总之,这十年辛苦你了。在下也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算了。”芥川上前一步给了你一个足够温暖的拥抱:“在下并不算擅长言辞,但,唯有想要一直陪伴着你的心情是半分假的都没有掺的。”

“在下会努力学着做一个合格、优秀的恋人的。所以在那之前,请不要丢下在下,请一直陪伴在在下身边。”

“好吗?”

你感觉到拥抱着你的青年在不住的颤抖,他在害怕。这一认知打乱了你全部的不安。他连死都不在乎,但是他害怕失去你。你突然笑了,什么嘛,原来你们都是患得患失的胆小鬼。

好吗?这种问题的答案难道还有第二个吗?

你轻轻拍了拍他示意他放开你,在他突然警惕起来的目光中胡乱抹去了脸上的泪痕,笑得很丑。

“好哦,违背诺言的人要吞一千根针。”

芥川看着你,他也笑了。忽然他从风衣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戒指盒。

“虽然选在这个时机有些草率,但在下真的想这么做很久了。”

“小银缺个嫂子,在下缺个能相伴…咳,缺个能照顾…也不对。”

“在下缺你。”

“所以,要不要考虑一下?”

“芥,芥川夫人。”

青年一手掩嘴一手托着戒指盒的样子似曾相识,仿佛十年前有一个瘦弱的男孩一也是这样一手掩嘴,一手将一支白玫瑰递给你 对,就连脸上的红晕都一模一样。记忆与现实重合,十年过去了,你们还是谁都没有变。只不过是长大了而已。

“我很荣幸,我的先生。”

你看,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果然是玫瑰样式的。

In the barren land,you are my only rose.

6.

港口黑手党的无心之犬在那一天找到了温度不输给太阳的、他独属的白月光。

【文豪野犬向】一时,一世 ●太宰治●中原中也●●中岛敦● 男神×你
求什么,默默的退出了这本不是你能干涉的事,,下辈子,我再也不会遇见你了,更不会在爱上你了。 你沉入海里,眼泪和海水融为一体。 ~~~ 敦 “小姐是我最好的朋友!” 白发少年对你笑着笑得阳光...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の死」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死 萩原朔太郎   (一)   七月二十五日,我正旅居于汤岛温泉的落合楼。吃早饭时,服务生无意地向我打听道:   “您知道那位叫的小说家吗...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の小斷想」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7.24  河童忌)   于的小断想 萩原朔太郎          没有比更受到诸多毁誉褒贬、诸多彼此矛盾的评价的文学家了。有人把他的...
【文野】他们跟你的猫爭风吃醋● 文豪野犬● 太宰x你● 太宰治● 中原中也● 文野中也● 江户乱步●
分鐘,就会想方设法把你弄走。 “巧克力。”十分鐘前才拿过了。 “不給,除非你不再打扰我。” “那我和小姐相处的时间要和小一样。” 最后乱步还是比不上小。 乱步你要查案嘛~   【】 小...
【文豪野犬向】他是个感染者 ● 男神×你●太宰治●中原中也●●中岛敦●陀思妥耶夫斯基●涩泽彦●梦野久作
在你庆幸的时候樋口告诉你这一消息,感染了,而且融合率高达15%,得到消息的你迅速找到了他,看到他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接受治疗,满口责备的话都咽了下去。   “阿为什么不告诉我.....”   “咳...
「太宰治先生最骄傲的人是」若神有情,请好好待他。
,可他好像又最担忧。 为什么会这么说? 大概,是因为太宰治先生每次面对会夸奖他又会说出他的不足,虽然语气比谁都欠揍,可这也掩盖不了他眼中深深的喜悦和其中参杂着的担忧...
【试译·萩原朔太郎】追忆 #日本文学 #翻译
不是根本没读过我的作品吗。”“等你哪一天读过我的全集的话!” 实际上,我对自己虽然与相交但却并非他忠实的读者这件事,始终都觉得心中惭愧。但究其缘由,绝非是我不喜欢他的作品。倒不如说,与谷...
【文豪野犬向】一起睡觉 ● 男神×你●太宰治●中原中也●●中岛敦
原作者:身心巨皮的猫草 ڡ   *好久不见_(:3」∠❀)_ *内含横滨F4 *向!!!! *不喜勿看,禁止ky!!!! *走起↓ PS:这是正经睡觉,明天有不正经的_(...
【文豪野犬向】你的眼睛很好看啊 ● 太宰治● 中原中也● ● 中岛敦● 男神×你
原作者:身心巨皮的猫草 ڡ   *入坑文豪啦!!! *哦吼吼吼吼吼以后会产一些文豪粮 *ooc有吧。。。 *我的,不要抢 *今天的目标依旧是扒了的衣服扑倒他,完成度:0 *主横滨F4...
【试译·萩原朔太郎】死(下) #翻译 #日本文学
原作者:硯蓮   10 ,对我而言终成了不可解的谜团,或者说已成了神秘的人物。他充满了“关怀”与友情,既是值得敬爱仰慕人,却又同时令人感到是个冷酷又坏心眼的人。最为不可解的,便是他一方面...
【试译·萩原朔太郎】死(上) #翻译 #日本文学
?” 我因吃惊而反问。自杀??这怎么可能呢。但不可思议的是,这消息的根源,却令人感到了不能否定的确实性。以防万一,我更让女佣替我拿来报纸。但在我还未看到报纸时,便已处于本能的异常直觉,断定这变故...
【文豪野犬向】全员兔化 ●太宰治●中原中也●●中岛敦● 男神×你
工作咯~” “丫头别!” 于是你愉快的抱着迷你中也兔来到了港黑,愉快的和大家解释了一遍之后开始了愉快的一天,虽然中也兔并不愉快。   ~~~   (垂耳兔)   变成兔子后整只兔都...